首页 群英争雄 下章
第十五章 杀个不停
 天津桥乃是洛之名胜古桥!它因为南方“安乐窝”古迹而名噪全国,平一直是游客如织。

 凌若亚在黄昏时分便在洛桥附近的一家酒楼据案独酌及远眺佳景,暗中却打量着桥上的来往人群。

 戊亥之,人渐散,他会过帐亦朝庄中方向行去。

 不久,他在街道一阵穿折之后,进入安乐窝中。

 住在安乐窝之人大多数为大儒邵康节之后人,此时皆已经上榻休息,凌若亚顺利地隐在路侧一株槐树上。

 那株槐树距离天津桥约有二十余丈,正好可以监视桥上之动静,他坐在枝叉间之后,立即运功调息。

 亥子之,万籁俱静,桥上空无一人,凌若亚的体能已达颠峰状态,他轻嘘一口气,立即睁开双眼。

 他一见桥上空无一人,立即望向夜空。

 他刚估算已近子时,倏听远处传来一声轻响,他刚低下头,一道灰影已经天马行空般掠到桥头。

 他正在暗骇,那道灰影已经立在桥旁远眺桥下水。

 那是一位相貌陌生的老者,由他那立的身材及方才之绝顶轻功!可见他的武功不俗,凌若亚立即凝视他。

 老者却似石人般立着,连头儿也未转动一下。

 足足地过了盏茶时间,凌若亚按不住地飘下树走了过来。

 老者却仍然立不动。

 一直到凌若亚走上桥,老者才沉声道:“鸭子,信呢?”

 凌若亚一确定对方是自己所等候之人,立即沉声道:“接着!”

 “唰!”的一声,一封信疾向老者。

 他的身子一弹,探软剑,漫天剑影已经疾卷而去。

 这是他精心设计之招式,他自信必然可以退对方,只要对方一退,他的另外—招杀着!立即可以紧攻而出。

 哪知,对方不退反进,左掌一抓住信,右掌立即抓向青光闪闪的剑影中,哇!他疯了不成!

 “叭!”一声轻响,漫天剑影消失了!

 老者以指尖捏住软剑的剑叶了!

 凌若亚神色大骇,左掌立即疾劈向对方的口。

 对方将手中之信一振,“咻…”声中,那封信好似一把匕首般立即幻出一团劲气疾卷向凌若亚的左腕。

 “啊!云遮,你怎会此招?”

 他骇然收掌暴退了。

 老者冷哼—声,以软剑剑尖挑开信封封口及挑出那三张信纸。

 凌若亚一催功力,幻起劲猛掌力攻至。

 老者身子一闪将左袖一挥,虽然未见什么物体自袖中出,凌若亚却闻到一股沉香,神智立即一昏。

 他刚道:“不好!”老者的左掌一旋及一拍,凌若亚立即被劈飞出去,“砰!”的一声,他当场摔个大元宝。

 他很想起身,却觉全身便不出力道,他心知自己必然中了暗算,他的神色一惨,立即凝视着夜空。

 老者仔细地瞧过那三张信纸,确定它们没有被下毒之后,便将它们收入怀中,然后走向凌若亚。

 “你信中所述皆是事实吗?”

 “哼!”

 “识相点!否则,老夫把你剥光吊在桥旁让你及车宏城丢尽脸。”

 凌若亚神色一变,立即应道:“全是事实。”

 “马达何时离庄?”

 “他未提及此事。”

 “他一离庄,当天晚上子时,老夫就在此地候你,届时你必须把车傲梅送来此地。”

 “这…”

 “你若不依,翌上午,车宏城便会看儿这把剑及这封信!”说着,伸掌朝凌若亚的腹下一按。

 凌若亚略一挣扎,立即踉跄起身。

 老者弹出一粒灰色药丸,立即掠向远处。

 凌若亚黯然下药丸,虽觉功力逐渐恢复,却自忖非对方之敌;他只好似斗败公般垂头丧气地返庄。

 不过;他的脑海中却一直在想着对方为何对自己的招式如此,而且居然将那招“云遮”使得那么完美。

 ※ ※ ※

 此时的马达正热情地着车傲梅的双,逗得她兴奋不已。

 马达原本不打算“动”她,是她热情地解除装备求,他只好战了。

 夜深人静,门窗虽然深垂得遮掩住春光,却遮掩不了“响曲”声的传出,远处房中的车夫人睡不着了!

 她并不是被焰,她是担心爱女会“产”呀!

 她正在担心之际,却见身旁的老公一直望着纱帐发呆,她立即低声道:“相公,你在想什么呀?”

 “啊!没…没有!你怎么醒啦?”

 “相公,你自入夜之后,好似心情不乐哩!”

 “没什么?我是在担心亚儿而已!”

 “唉!这孩子,唉!”

 “夫人,你看亚儿会不会闯出病呢?”

 “不会吧?”

 “夫人,上回鲁大爷托人来提亲之事,你就撮合一下吧!”

 “嗯!鲁家姑娘不愧为名门闺秀,我明再向亚儿提提吧!”

 “夫人,梅儿她…”

 “年轻人贪于声,我担心她会产哩!”

 “你明再提醒她一番吧!夫人,达儿建议暂缓成亲之事,你有何意见,”

 “顺他的意思吧!还是以大局为重!”

 “你帮我鼓励他先除去嫠妇门门主再解散该门吧!”

 “好主意!我们明再提此事吧!相公,梅儿疯成这样子…唉!”

 车宏城一听见爱女的呃啊叫声及战鼓更响,他苦笑—声,道:

 “达儿该会知节制,咱们早点歇息吧!”说着,身子向侧一转,立即闭上双眼。

 车夫人哪能放心呢?她的那对柳眉紧锁住了!

 此时的车傲梅却柳眉舒展,体汗下如雨地哆嗦着。

 马达放缓力道,双频频地在双着,逗得车傲梅终于将“货儿”奉献出来了。

 马达为了避免损耗她的功力,立即“撤军”

 她呼呼地搂住他,频呼:“达…哥!”不已了!

 ※ ※ ※

 翌上午,马达二人陪着车宏城夫妇膳毕之后,立即易容成为一对年轻书生到洛城中去寻幽揽胜。

 马达有娇作向导,欣喜地踏遍城内外名胜古迹。

 马达故意在洛逗留!俾田雪利用那把小金剑遂行阴谋,他希望能够让那些坏蛋去狗咬狗一嘴

 哪知,第七天破晓时分,马达及车傲梅尚在酣睡,倏听婢女敲门道:“姑爷、姑娘,老爷及夫人有请!”

 两人匆匆地漱洗之后,立即入厅。

 只见厅中已坐着车宏城夫妇及王百杰三位师兄弟,瞧他们的肃穆神色,分明已经出了大事,马达二人立即入座。

 只听车宏城沉声道:“嫠妇门昨晚血洗峨嵋,上千女尼及俗家弟子全遭击毙,该门扬言在三内要血洗恒山。”

 “哇!真有此事?”

 “是少林寺传来之讯息,我即将赶往嵩山会商驰援恒山派之事,希望你能赶回去阻止此事。”

 “是!”

 “擒贼先擒王,你何不除去嫠妇门门主呢?”

 “这…”

 “你在途中好好地考虑一下,我先走了!”

 王百杰立即起身陪他离去。

 马达肃容道:“娘,梅妹,我走了!”

 车夫人忙道:“用过早膳再走吧!·

 “谢谢!我急于赶路,告辞!”

 “别急!勇儿,你去通知那九人准备启程,达儿,你和梅儿聊聊吧!”

 马达应声是,立即与车傲梅回房。

 车傲梅搂着他,道:“达哥,你多保重!”

 “梅妹,你放心!你忘了我是一个福将吗?”

 “我方才突然一阵心惊胆颤!你多加珍重呀!”

 “安啦!我不会有事啦!来!亲一个!”

 她立即送上樱

 四一接,她的泪水不由自主地簌簌直落下来。

 他又劝慰一阵子,才和她朝外行去。

 只见庄丁及仆妇们已在院中列队恭送,马达朝他们一一挥手颔首之后,才登上马车,沉声道:“启程吧!”

 那八位青年立即跨骑护车疾驰而去。

 为了赶路,诸骑不但奔驰甚疾,而且在途中只由两位青年购来卤味,众人便边疾驰边取用着。

 未初时分,天气甚为燠热,那十二匹马通体冒烟地停在嫠妇门总舵大门前,马达立即匆匆地掠出车厢。

 “参见总座!”

 马达朝门口那六位青年略一颔首!抬头一见黎若男母女已经站在厅前,他立即掠过去行礼,道:“参见门主。”

 “剑令呢?”

 “属下放在房中。”

 “速去取来!”

 马达暗自叫苦,立即匆匆地离去。

 他原本以为血洗峨嵋派之事是由黎若男母女所下令,此时一言,立即猜忖是田雪在搞鬼,他暗骂不已了。

 他刚走到清风楼拱门口,立即看见小萍及小风行礼,道:“参见总座。”

 他道:“免礼!”立即掠入厅中。

 他匆匆入房之后,立见桌上有一张纸条。

 “宝贝在衣柜夹层中,阅后毁!”

 他怔了一下,忖道; “哇!是田雪的字哩!她好大的神通呀!”

 他打开衣柜摸寻一阵子之后,果然在内侧找到一个夹层,而且还找到那把小金剑及一张纸。

 “她们没找过此夹层,你矢口否认吧!阅后毁。”

 他嘘了一口气,将剑放入袋中,双手将那两张纸一,立见它们化为灰屑。

 他将灰屑朝口中一,喝了一门茶咽下之后,立即下楼。

 他一入大厅,立即取剑奉上。

 宫装美妇盯着他,问道:“你把它放在何处?”

 “衣柜夹层中。”

 “你知道衣柜另有夹层,”

 “无意之中发现的,”

 “你知道峨嵋被血洗之事吗?”

 “知道!属下正是为了此事赶回来的,车庄主已赶往嵩山会商支援恒山派之事,因为,本门即将在三内血洗恒山。”

 “此事并非本座所下令!据那批参与昨晚行动者飞鸽呈报,他们是奉你之命令执行那项行动的。”

 “哇!黑白讲!我…”

 “本座知道不是你做的,因为,你根本分不了身,而且也找不到那些人,不过,那些人却看见过这把剑令。”

 “这…难道它曾经被盗用过?”

 “有此可能!若男,你说吧!”

 黎若男立即传音道:“此事可能是田雪在搞鬼,因为,参与昨晚行动之人正是奉命监视她的爪牙者。而且,持剑令者之容貌、体态及嗓音皆和你相似,若非她如此的熟悉你,别人岂能办到呢?”

 “哇!快抓她呀!”

 “无凭无据呀!何况,她已经以美拢络了八位护法及九位堂主。

 “壮士断腕,杀!”

 “这…我和娘商量一下吧!”

 二女立即以传音入密交谈着。

 马达不低头思忖着。

 好半晌之后,黎若男起身,道:“咱们回房谈吧!”

 马达立即跟她离去。

 入人房之后,她取出一张字条交给他道:“你先瞧瞧吧!”

 “峨嵋死亡一千四白二十三人!本门折损六千八百二十九人,

 轻重伤一万八千六百五十三人,恭候进一步指令。”

 “哇!够狠!要不要除去田雪?”

 “要!”

 “如何下手?”

 “借刀杀人,家母将令她和四位护法及四位堂主率领一万五千人即刻启程,目标仍是恒山派,由各大派去消灭她们吧!”

 “这…事情不是闹大了吗,这与你们的意愿相左了吧?”

 “长痛不如短痛。”

 “可否由我来对付她?”

 “不妥!”

 “这…”

 “娘的心意已决。”

 “唉!想不到八之内居然有如此大的变化。”

 “变化岂止这些而已,前天晚上被‘恨天五叟’那五个老鬼大闹两个多时辰,毁了一万多人哩!”

 “哇!真的呀?他们真的那么罩呀?”

 “他们的毒物防不胜防,不过,他们也分别拄彩,至少半个月动弹不了啦!”

 “本门既然已经折损如此多人,何必再派出这万余人呢?”

 “无妨!保安镖局尚有近三万人,娘会安排心腹伺机除去田雪,只要她一死,事情就好办多了,车姑娘好吗?”

 “她很好!她…她…”

 “怎样?”

 “她有喜了!而且可能是双胞胎男婴!”

 “啊…恭喜!你们拜堂了吗?”

 “没有!她坚持等候你—起成亲。”

 她的身子一震,立即低头不语。

 他又故意道:“她邀你和我一起隐退。”

 “我…你和她谈起我的相貌和她相似之事吗?”

 “没有!我不愿引起困扰。”

 “你当真愿意偕我和她归隐吗?”

 “是的!”

 “我…抱歉!”

 “我明白!尤其目前正值多事之秋,你岂会置娘不顾呢?”

 “你…你承认娘了?”

 “是的!我决心娶你!即使娘做了什么事!我也会体谅她!”

 她的双眼立即一

 他将她搂入怀中,轻轻地泪珠。

 她唤声:“达哥!”立即贪婪地他的双

 他紧搂着她。热吻着,爱抚着!

 两人的衣衫纷纷被“三振出局”了。

 这时,田雪和八位老者一身劲服地自院中朝前掠去,只见她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默默地瞥了房间一眼,迅疾掠去。

 不久,一万多人各跨一骑惊天动地地离去了。

 宫装美妇回房不久,守即带着一个包袱匆匆地独自跨骑离去。

 黎若男就在此时,哆嗦连连地呻着。

 ※ ※ ※

 夜似水,洛大津桥旁突然又山现那位灰衣老者,他仍然立在桥旁默默地望着桥下水;没多久,凌若亚又自那株槐树掠过

 来了。

 “人呢?”

 “一时无法得手!”

 “住口!你以为老夫奈何不了你吗?你愿意别人知道你的上为何会有那朵血玫瑰吗?”

 凌若亚立即神色若土,全身轻颤。

 “嘿嘿!老夫再候你一个时辰,届时,你不来,或空手而来,老夫立即去揭发此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立即朝远处掠去。

 凌若亚痛苦地抓发暗喊道:“天呀!我凌若亚上辈子究竟造了什么孽呢?我该怎么办呢?”

 他踉跄离去了。

 半个时辰之后,老者又回原处立着。

 又过了盏茶时间,凌若亚挟着一个布袋疾掠而来,由袋子之形状,袋中果然装了一个人,老者笑了!

 凌若亚停在老者身前文余外,立即将布袋掷去了。

 老者刚接住布袋,凌若亚已经翻腕向

 白光一闪,“噗!”的一声,他的心口已被一把匕首戳入,他将

 匕首向外一拔,立即血如注地靠在桥柱。

 “你…你为何要自绝!”

 “生…不如…死!”

 “噗!”的一声,匕首又已经戳入小腹。

 老者启袋一瞧袋中是一位婢女,他立即神色一变,沉喝道:

 “小子,你不怕老夫对你娘不利吗?”

 “来…世…再报!”

 老者不由身子—震!

 “你…你们会…不得…好死…”

 身子—偏,立即倒在桥上。

 老者喃喃自语道:“好汉子!算啦!”

 他朝袋中婢女的背心一按,立即高去。

 ※ ※ ※

 此时的田雪正在“华清池”旁应付两位老者的“英法联军”

 华清池乃是唐朝杨贵妃倒唐明皇之处,池中之滚滚硫黄却比不上池旁“英法联军”之攻势烈。

 三人操劳了半晌,她佯呻数声之后,故意服下一粒灵药调息。

 两个“老猪哥”一见她累成这副模样,得意地各自净身,着衣调息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她精神焕发地睁开双眼,她一见两位老者尚在调息,她含着冷笑泡入池中了。

 好半晌之后,一位老者睁服贪婪地瞧着她那忽浮忽沉的体,没多久,呼吸便又急促了。

 田雪暗暗冷笑地游向池旁,道:“龙哥哥,拉人家—把嘛!”

 老者如获圣旨地立即拉起她。

 “讨厌!没乐够吗?”

 立听另外一名老者道:“宝贝,你太人啦!”

 “讨厌!胡哥哥!你也在糗人家吗?”

 “嘿嘿!你真是天生尤物,令人百玩不厌!”

 “人家吃不消啦!”

 “嘿嘿I龙兄,你方才够猛哩!”

 “胡兄,你才是威风八面哩!”

 两人立即嘿嘿大笑!

 她擦干体,穿上劲装,道:“难得有机会来到华清池,却又要急着赶往恒山,真是扫兴!”

 “门令森严,奈何?”

 “胡哥哥,你有否发现门主要咱们去恒山送死?”

 “这…不会吧!”

 “胡哥哥,本门即将在后天血洗恒山之事已经传遍江湖,你今在沿途之中,难道没有发现有不少人在监视吗?”

 “不错,看来各派高手一定会去恒山驰援。”

 “是呀,咱们这万余人不是要去送死吗?”

 “门主已经调集外围人手接应咱们了呀!”

 “外围!保安镖局的人才是她的心腹,咱们才是她的外围,你听过‘狡兔死,走狗烹’这句话吗?”

 “这…门主认为咱们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差不多!”

 二老神色一悚,立即对望着。

 “胡哥哥、龙哥哥,咱们何必替别人打江山呢?反而被别人借刀杀人,咱们何不联手另创一个帮派呢?”

 二老不由耸容。

 “二位哥哥,你们是否在忌讳体中之毒呢?”

 ”不错!”

 “我有解药。”

 “当真?”

 田雪立即自袋中取出一个瓷瓶,各弹给他们一粒清香药丸。

 一老略一嗅闻,立即送入口中:

 不久,二人匆匆地到附近去“萝卜蹲”了。

 一阵“劈叭!”声音之后,二人分别排出一滩腥臭之物,田雪立即含笑以纱巾替他们拭净下身。

 二老如释重负地欣然道谢,

 田雪妩媚笑道:“二位哥哥请稍候!”说着,立即朝外掠去,不久,她带着六位老者进来了,二老相视一眼,立即掠去。

 田雪咯咯—笑,道:“二位哥哥,你们拿定主意了没有?”

 “秦兄他们已经同意另立帮派了吗?”

 那六位老者立即含笑点头。

 “好吧!谁当头儿呢?”

 “咯咯!大家皆是头儿,如何?”

 “不行!不行!你是发起人,你来领导,咱们八人协助吧!”

 其余七老立即含笑附和着。

 “咯咯!谢谢!谢谢!小妹一定会与你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空就陪你们好好地乐一乐!”

 八只“老猪哥”嘿嘿连笑了。

 “咯咯,咱们取个‘同心会’名字,如何?”

 “好呀!同心协力,无往不利!太好啦!”

 “咯咯!谢谢1据小妹的观察!这万余人之中,至少有一部份是那对母女之心腹,咱们可要设法对付他们哩!”

 “会主定有高见,洗耳恭听!”

 “这些人多是你们的老部下,只要用心一查,自然可以查出来,咱们明在此留一天,自然有人会沉不住气地要去打小报告,届时

 ,嘿嘿!杀1”

 “对!此外,咱们必须尽早解去众人体中之毒,我有药方,明就偏劳秦哥哥带人入城配药吧!”

 “是!”

 “西安之保安镖局占地甚广,咱们不妨占据那一带做会址,此事偏劳熊哥哥及鲁哥哥率领亲信酌办。”

 “没问题!”

 “咯咯!咱们来这一招,那对母女必然会惊慌失措,够她们乐的啦!”

 “她们会不会令马小子宰众来攻呢?”

 “我另有布置!我敢保证她们会乖乖地蹲在开封。”

 “会主不愧为女诸葛,佩服!”

 “咯咯!不敢当,今后全仰仗各位了!”

 “属下誓死效忠!”

 ※ ※ ※

 翌上午,马达独自在四周木屋巡视,他一见那两万余人正在勤练武功,立即含笑继续朝前行去。

 他刚走到右后院墙角岗哨,立见那位卫兵拱手行礼,道:“参见总座。”

 马达刚含笑道:“免礼!”倏队对方将右掌中指轻轻地一扬,赫见对方的指中戴着—枚戒指。

 他的心中一动,立即认出对方是江家庄之人,他刚朝四周匆匆一瞥,忽见对方弹出一个小纸团。

 他一接住纸团,立即离去!绕了—圈之后,径自回到清风楼房中。

 他一打开纸团,立见:

 “姑爷金安:

 属下等六十三人于五前混人此地,不幸被“恨天五叟’毁去十六人,昨天又被调走二十六人,目前只剩二十一人在此。常必勇昨天曾目睹门主独自跨骑离去,经过属下二十一人接替注意至今,尚未见她退回,判系另有行动。据属下诸人默察此地人之私下谈论,皆对‘恨天五叟’甚怀惧意,此事特供酌参,请随时与属下诸人联络。

 敬祝

 金安!

 宗明敬叩”

 马达将纸团撕下边边忖道:“她为何要独自外出呢?为何至今末返呢?”

 他不由默忖着。

 此时的黎若男正坐在书房中翻阅柜中之机密资料,倏听—声轻细的敲门,道:“姑娘,你的参汤送来了!”

 “端进来吧!”

 房门一开,小萍已经端着瓷杯入房,她朝桌上一放,立即行礼退去。

 她退出房门之后,立即将右耳贴在门上倾听。

 没多久,房中立即传出一声闷哼,小萍的嘴角立浮现出一丝冷笑,只见她推开房门,问道:“姑娘,你怎么啦?”

 黎若男刚喝下参汤,立觉神智一沉,她刚闷哼一声,立即运功,此时一见小萍进来,她恍然大悟地叱道:“你…你…”

 小萍身子一闪,立即上前扣住她的右肩,道:“你作梦也想不到吧?哼!还有更多令你想不到的事儿会发生哩!”

 小萍立即朝她的右脑一拂,眼一按,然后轻轻地一踢书桌之右脚。

 “嘎嘎…”声中,左侧书柜前方立即出现一个暗道,小萍挟起昏不醒的黎若男,立即掠入暗道。

 一阵“嘎嘎…”声响之后,柜前地面立即恢复原状。

 ※ ※ ※

 晌午时分,小风来到门前问道:“总座,你是否要与姑娘共进午膳?”

 他道:“是的!”立即起身高去。

 哪知,他找了—圈,不但没有见着黎若男,连小萍也不见人影,他稍一思忖!便决定到书房去瞧瞧!

 倏听一阵步声,他一见是宫装美妇自院中行来,立即上前行礼。

 “若男呢?”

 “属下正邀她共进午膳,一时却找不到她。”

 “她没有向小萍告知去处吗?”

 “小萍也不见人影。”

 “怪啦!小风呢?”

 “在清风楼中。”

 “你到别处找过了吗?”

 “属下正去书房瞧瞧!”

 “走!”

 二人一进入书房,她立即发现桌面那碗翻倒之参汤,她暗道一声:“不好!”立即上前察看。

 “糟糕!参汤中有毒!”

 “真的呀?是准下的毒手?”

 “你去吩咐众人封锁十里范围展开搜索!”

 马达应声是,立即离去。

 宫装美妇开启暗道,仔细地一瞧,立即疾而入。

 不到半个时辰,她匆匆地拣回书房,只见她在桌上疾书一阵子之后,立即朝后掠去。

 不久,五十二只信鸽自后院冲天飞向四周了。

 她掠入大厅,立见马达和三位老者坐在厅中,她先道: “免礼!”又立即沉声道:“姑娘是被小萍劫走的。

 边护法,你们三人连召集人手分途往西安方向追去,她一定是去和田护法会合,记住,要留活口!”

 三老起身应是,立即离去。

 宫装美妇沉声道:“婢!”立即低头沉思。

 黄昏时分,一批批疲累的人群纷纷回来了,每人的答案皆是“没有!”宫装美妇的脸色更深沉了!

 没多久, —名青年抱着一只信鸽入厅,道:“禀门主,西安来报。”

 宫装美妇激动地自鸽脚取下一个竹管。

 她迫不及待地取盖倒出一张字条!迅速地瞧着。

 刹那间,她的身子一震,双眼寒芒连问,咬牙切齿道: “人!”

 马达怔了一下,却不便吭声。

 她朝那青年道:“你下去吧!”立即将字条递给马达。

 “熊彪及鲁川率众攻下镖局,仅属下幸活,池明敬叩。”

 马达不由忖道:“好厉害的田雪,够狠!”

 立听她沉声道:“此事必是令师所策划,你有何意见?”

 “属下愿意前往西安抓她归案。”

 “你下得了手吗?”

 “属下早在昨天即表示过此种心意。”

 “好!她既然已经翻脸,一定会传来讯息,届时再说吧!”

 “是!”

 “小萍知道甚多的秘密,本座必须去处理一番,烦你在此坐镇,一有小女的消息,立即到本座房中通知。”

 “是!”

 她一离去,马达立即思忖不浯。

 不久,小风送来晚膳,道:“总座,你吃些东西吧?”

 “谢谢!弟兄们呢?”

 “厨房正在准备宵夜。”

 “很好!吩咐他们留心下毒!”

 小风应声是,立即离去。

 马达这餐饭吃得甚为不顺,因为每隔不久!便有人或信鸽报来“没有消息”他不由暗暗苦笑着。

 一直到了子丑之,宫装美妇方始入厅,马达立即将一大叠字条递给她,道:“至今尚无姑娘的消息。”

 “辛苦你了,下去歇息吧!”

 “门主,你累了!你去歇息吧!”

 “无妨!你下去吧!”

 马达立即行礼离去。

 马达一回房!立即拿着衣衫走入浴室。

 他刚关上房门,立即浴池中传来一声轻细的:“达哥!”

 他怔了一下,忖道:“哇!是三八马仔?”

 他一飘过去,立见果天香浑身赤地泡在池水中向他媚笑,他不由传音问道:“你何时回来的?”

 “不到盏茶时间,不吗?”

 “之至!”

 “把门关上嘛!”

 他关妥门,一转身,她立即掠过来献上一个香吻。

 他紧张了大半天,一逮到这个机会,立即准备要轻松一下,于是,他热情地吻着她,抚摸着她。

 “达哥,想煞小妹矣!”

 “黑白讲!你怎么拖到今天才来找我呢?”

 “爷爷不让人家来嘛!”

 “你今晚怎能来呢?”

 “人家从昨晚就溜出来了,哪知,下午一入城,便看见一大堆人横眉竖眼地找人,人家一直等到这时候才进得来嘛!”

 “你爷爷他们在何处?”

 “潼关,他在陪‘恨天五叟’,他们伤得重哩!”

 “该死!”

 “听说,他们伤了二、三万人哩!”

 “吹牛!臭盖!他们只伤了一万多人,而且,我当时不在此地,否则,他们早就被我摆平了!”

 “他们的毒物很厉害哩!他们上回来此地,只是牛刀小试,目前正在配炼多种毒物,你可要多加小心哩!”

 “你把解药几粒来吧!”

 “人家今晚就是送来解药嘛!”

 “好香妹,谢啦!”

 “好好地亲人家一阵子嘛!”

 “遵命!”

 她立即将四肢趴在地上。

 他搂着纤,立即“开天辟地”了。

 足足地过了一个时辰,她方始哆嗦地呻着,他打蛇随上,使出全力毫不留情地轰炸着!

 垮了!她垮了!

 她涕泪交流了!

 他制住她的“黑甜”;立即将她的那对丰向中央挤成—条沟,然后玩着。

 没多久,他突然打了一阵哆啸。

 不久,他含笑赤地走出浴室了。

 却见宫装美妇脸色深沉地坐在椅上,他吓得怔住了。

 “把衣服穿上!”

 他窘迫地进入浴室穿妥衣衫,方始低头来见她。

 “是果天香吗?”

 “是的!”

 “她可真会趁隙而入,她来做什么?”

 “恨天五叟正在潼关炼制毒物,她送来解药。”

 “她待你可真是死心塌地!”

 “属下知罪!”

 “算啦!本座不便怪你,你准备如何安置她?”

 “这…敷衍!”

 “妥吗?”

 “属下明知不妥,却无更高明之策。”

 “果毅真的和恨天五叟在潼关吗?”

 “是的!”

 “你想知道本座的复仇对象吗?”

 “是的!”

 “咱们来个换条件,你真心对待小女,我把此人告诉你吧!”

 “遵命!”

 “果天香睡了吗?”

 “属下把她制昏了。”

 “好,本座的复仇对象正是靖风山庄庄主车宏城。”

 “门主可否赐知原因?”

 “可以!果天香的解药呢?”

 马达立即入浴室取来果天香的衣衫。

 她自袋中取出三个瓷瓶,嗅瞧片刻,立即收下一个白色瓷瓶,

 道:“你见过车夫人了吧,她是我的胞妹,我长她两岁。我和她联袂行道江湖,同时遇上车宏城,却又同时爱上他,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他中意她。我受此刺,便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一直追求我的‘多情郎君’曹岳霖,哪知,我替他生下—子之后,他居然在外另结新。偏偏那女人是个有夫之妇,没多久,他便遭了那妇人之夫的暗算,我便开始寻仇,哪知!在击毙对方及他的羽之际,却身负毒伤,活该有这段恨,车宏城恰好经过该处,他及时救了我,却在替我疗伤之际玷污了我,这种人该不该杀?”

 “这…可否详述当时的情形?”

 “可以!我的右下方,小腹及左分别被毒剑所创,他在替我拔毒之后,趋我昏睡之际,予以玷污。”

 “这…他可能是按捺不住吧!”

 “责之词,一个浑身是血之妇人有何人之处?何况舍妹的姿并不比我差,他分明是趁人之危及视我如玩物。”

 “他有否向你解释呢?”

 “他的说词是‘按不住,糊涂后悔’八字。哼!”

 马达不便多言了。

 “可恨的是,我居然怀了他的孩子,我原本要打掉它,后来决心要留下它来厉我的复仇意志,我终于做到了。”

 “姑娘知道她的身世吗?”

 “知道!她以他为!”

 “父女天,门主何妨…”

 “别说了!我让她嫁给你,已经够宽厚的啦!她此番落入田雪的手中,是死?是活?全看她自己的造化啦!”

 “属下可否去救她?”

 “先看田雪的动向而定!”

 “是!”

 “你看果毅会不会与田雪联手对付本座?”

 “这…有此可能!田雪一定会惑他。”

 “你有否办法阻止他们的合作?”

 “请门主指示吧!”

 “你很聪明!你说吧!”

 “属下可否由果天香身上着手?”

 “高明!她若要求你娶她呢?”

 “这…”

 “宁娶婊为,不娶为婊,你听过这句话吗?”

 “没有!不过,属下却明白此话的含意,它鼓励女子从良,对吗?”

 “不错!”

 “门主何不给车庄主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悔过的机会。”

 “悔过,能弥补我的创痕吗?能填平恨海吗?”

 “门主可否为姑娘着想…”

 “不必!本座恨她!因为,她的体中着一半他的血。”

 “属下却觉得门主深爱着姑娘,因为,门主此时的神色已足以证明!”

 “错了!本座是在关心这片基业。”

 “属下知错!”

 “果天香若嫁你,你怎么办?”

 “娶她。”

 “当真!”

 ”不错!否则,属下不配劝你放弃复仇。”

 “吾意已决,谁也动不了,你好好地哄她,本座会佯作不知此事!记住,时间宝贵,可别让田雪捷足先登。”

 “是!”

 她默默地离去了。

 他思忖片刻,立即去衣衫替果天香解及沐浴。

 “达哥!”

 “香妹,你醒了?”

 “达哥,你真好!我自己来吧!”

 “不!你太累了! 下回别如此疯,懂吗?”

 “呸!呸!讨厌!实在真讨厌啦!人家要你赔!快吻人家!”

 他果真搂着她热吻着。

 好半晌之后,她瘫软在他的怀中了!

 “香妹,到榻上去歇息吧?”

 “嗯!达哥…你…真好!” m.eDaxS.com
上章 群英争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