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群英争雄 下章
第十六章 安然无恙
 一连三天,马达一直陪着果天香,两人说情欢乐之下,大小“战役”共计十五次,杀得她乐不思蜀。

 令她欣慰的是,她确定自己可能“有喜”了。

 她欣喜地陪他狂了!

 宮装美妇的柳眉却一天天地锁得更紧了!

 接连三口,信鸽不停地来回飞翔!却一直没有黎若男的消息。

 相反的,带来的全是各地保安镖局的恶耗。

 在各大门派分丁合作大“扫黑”及田雪的并呑之下,据她的估算,目前只有八处保安镖局安然地歇业。

 要命的是,田雪派人潜到开封分发解药,经过这三天,总舵中至少有八千人开溜,而且全投靠到田雪的“同心会”

 她暗暗观察尚留在总舵的人员,立即由浮动的人心暗感不妙,她经过—番长思之后,立即吩咐小风唤来马达。

 马达‮入进‬书房之后,她立即指着桌前椅子,道:“请坐!”

 “谢谢!”

 “果天香近况如何?”

 “很好!”

 “你瞧瞧桌上之帐册,它包括本门目前的所有现银、珠宝及产业”

 马达首次见过帐册,没多久,他便被那些近乎“天文数字”的财富吓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她自菗屉中取出一个小袋,道:“袋中装有本门蔵宝处之线图及三把铜匙,暂由你保管吧!”

 “这…属下恐怕无法胜任此项任务。”

 “别客气!你今晚就带果天香去见果毅吧!”

 “是!”

 “你见到果毅之后,先提亲,再提联盟之意,本座愿意聘他和恨天五叟为副门主,报酬当面再议。”

 “是!”

 “你用过晚膳就出发,远去速回!”

 马达应声是,立即收起小袋离去。

 她一回房,果天香立即送上一记香吻,遭:“她找你何事呢?”

 “她要礼聘你爷爷和恨天五叟为副门主,酬劳面谈。”

 “爷爷不会答应,她上回早就向他提过啦!”

 “如果我要娶你呢?你不肯帮老公吗?”

 “天呀!是真的吗?”

 “我会骗你吗?”

 “天呀!太好啦!人家一定要叫爷爷答应此事!”说着,又立即送上香吻,双手更是忙着要宽衣。

 “且慢!咱们即将要用膳,膳后马上启程!”

 “好呀!太好啦!”

 “恨天五叟好不好商量呢?”

 “他们气的,有时候也不理爷爷哩!上回居然也在打人家的主意,若非小白吓他,人家早就吃亏了!”

 “你爷爷为何要这种朋友呢?”

 “互相利用嘛!”

 “迟早会吃亏的!”

 “爷爷早就心中有数,所以,他才会偷出解药交给人家。”

 倏听一阵脚步声自楼梯口传来!马达一使眼色!她立即钻入榻下。

 不久!小风果然送来晚膳,她一走!果天香立即钻出来,道:“好香喔!这儿大师父的手艺真!”

 “用膳吧!”

 两人欣然用膳之后,一见天色已黑,两人一整衣衫,立即启窗掠去。

 有她这位识途马仔带路,加上众人皆认识马达,他们二人在不久之后,便掠出后墙朝远处驰去。

 她首次与心上人并肩而驰,欢喜之下,当然全力奔驰,而且,接连奔驰一个多时辰,仍然不觉得累哩!

 马达在暗赞她的轻功不赖及內力悠长之余!反而邀她略事休息,然后才继续沿着官道驰去。

 夜渐深,行人已稀,两人顶着夜风疾驰,不由身心皆慡!

 丑寅之,马达突听前方远处传来清脆而疾骤的蹄声,他立即低声道:“前面有两匹快骑驰来,靠边些!”

 “怪啦!三更半夜的,有谁会发神经催骑疾驰呢?”

 “既有咱们这两个神经病在赶路,当然也有人发神经催骑疾驰啦!”

 “讨厌!人家是和你说正经的嘛!我怎么投听见蹄声呢?”

 “快啦!这两匹马的脚程快的哩!”

 两人靠边疾驰片刻之后,果天香欣喜地道:“是咱们的人,咱们轻松啦!”

 “你怎会知道来人是咱们的人呢?”

 “人家对这些马匹透了…呀!嘿!诺!”

 远处立即传来惊呼道:“姑娘,是你吗?”

 “不错!”

 一阵马嘶之后,两位魁梧青年已经勒住坐骑掠下来行礼。

 她欣然行礼,道:“他就是马大侠!”

 两人立即行礼,道:“参见马大侠!”

 “二位别多礼!幸会!幸会!”

 “是!”

 “你们连夜赶路,究竟为了何事?”

 “老爷子和恨天五叟翻脸负伤,弟兄们正在到处找你哩!”

 “真的呀?爷爷曰前在何处?”

 “辉县。”

 “他的伤势要紧吗?”

 “时昏时醒!”

 “快带路!”

 二人应声是,立即并掠上一匹快骑,一位青年更是自怀中取出一物抛向夜空,立听夜空中传出一阵“啉咻…”锐声。

 果天香率着马达并坐一骑,边驰边回头道;“这是本族的联络工具,其余的人即将会向这条路线会合。”

 “好主意!”

 马驰甚疾,劲风刺曰,说话甚为吃力,四人便专心疾驰。

 不久,远处纷纷传来“咻咻!”锐声。一名青年立即又抛出七枚“信号弹”不到盏茶时间,便有四人四骑前来会合。

 沿途之中!好似母带小般,人马越聚越多,直到天亮之后,已经聚集两百余人,声势立转浩大。

 他们急于赶路,根本无暇用膳,一直到了晌午时分,终于会合了近千人浩浩地停在一家客栈前。

 客栈四周,清一是身穿草绿色劲装的青年及中年人,果天香朝众人略一招呼。便和马达跟着一名中年人掠向后院。

 入房之后,只见两位四十五、六岁之劲装中年人自塌前相,榻上则躺着満脸黑紫,昏小醒的果毅。

 果天香悲呼一声:“爷爷!”立即跪在榻前哭泣。

 马达立即问道:“老爷子的情况如伺?”

 “一个半时辰前曾醒过一次,他只道句香儿,立即又昏不醒至今。”

 果大香哭得更伤心了!

 “老爷子中了何毒?”

 “老爷子中了四种毒物,虽经小黑及小白以毒攻毒,仍然无效唉!”

 倏听那位一直不说话的中年人问道:“马大侠,听说你不惧小黑及小白之毒,而且还险些要了它们的命,是吗?”

 “是的!”

 “你可愿意救老爷子一命?”

 “愿意!”

 那人道:“谢谢!”就下跪。

 马达忙架住他道:“别多礼!先救人要紧!”

 “是!请你划破腕脉输血救老爷子。”

 “好!如何做?”

 “先输血于碗中,再灌入老爷子的口中;不过,他的牙关已经渐硬,毒气已渐外移!恐怕要偏劳你冒险度血入腹!”

 “好!取碗来!”

 那人立即取来两个瓷碗。

 马达毫不犹豫地以指尖划破左腕。不久,便接了两碗鲜血。

 他止血之后,立即扳开果毅的下颚,含血度入他的腹中,大约过了盏茶时间,突见果毅的‮部腹‬一阵咕噜连响,接着,开始上吐下泻。房中立即一阵腥臭。

 马达接过巾,不停地替果毅擦身,一直又过了半个时辰,果毅终于呻昑出声,果天香惊喜地连呼“爷爷”

 “香…儿!”

 “爷爷,你醒啦!是达哥救你的哩!”

 “达…马达!”

 “晚辈在!”

 “老夫…领你这…份情啦!”

 “前辈。你别客气!晚辈尚有何需要效劳之处,请吩咐!”

 “不必了,他们二人自会处理!不过,你必须替老夫…宰了…那五个…老鬼…否则…老夫…实在不甘心!”

 “是!他们目前在何处?”

 “可能已经跟田雪…赴西安了!”

 “哇!是田雪在搞鬼吗?”

 “是的…她以…相…黎丫头…真的落入…她的手中了吗?”

 “是的!”

 “难怪…你先去救她吧!”

 “是!”

 “香儿,挑两人给马大侠…带路。”

 “香儿陪他去吧!”

 “不!你必须替爷爷另外处理一些事。”

 “好吧!香儿这就带达哥去找人。”

 马达朝果毅行过礼,立即跟着果天香离去。

 果天香先和马达在前厅用过膳,然后再吩咐两位青年带马达离去。

 马达和那两位青年各跨一骑刚驰出县城不远,便听见右侧林中传出苍劲的声音道:“小伙子,请稍候!”马达一听是万事通的声

 音,即向二人道:“暂停!”便勒住坐骑。

 马驰甚疾,他突然勒住,身子立即向前飞了出去,所幸,他的功夫毕竟不赖,身子在半空中连翻三次之后,立即飘落在地上。

 灰影一闪,果然是万事通来到他的身前。

 “哇!你险些坑死我,有何鸟事?”

 “呵呵!别火!别火!你想不想见一个人’”

 “不想,我急于赶路,失陪!”

 “等一下!你赶着去找人,对吗?”

 “少卖关子!”

 “那人姓黎,你想不想见她?”

 “真的呀?她在何处?”

 “你想不想见她呢?”

 “废话!”

 “别为!别火!她在林中木屋內,请!”

 马达朝那两人略一招呼,那两人立即欣然驰回辉县。

 “呵呵!小伙子,你的锋头曰健哩!”

 “健??是健康的健?还是下?”

 “当然是健康的健啦!少林五派掌门人感激死啦!”

 “死啦!讣闻呢?”

 “呵呵!少胡扯!老夫沾了你的光,接受五派的百般礼遇,谢啦!”

 “他们全收回掌门信物啦!”

 “不错,否则,那批和尚及道士岂敢再出来跑?”

 “跑?当心车祸哩!”

 “不错!当今的那些坏胚子全部出来横行,如果不小心些,还真会发生车祸,糊里糊涂地被宰掉哩!”

 “快到了没有?”

 “快啦!别急!她很好!”

 “是你救她的?”

 “是令岳父车庄主!”

 “哇!会有如此巧合之事?”

 “巧合?什么意思,”

 “咳…她被劫走,天下这么大,居然是家岳救了她,岂不巧合?”

 “不对!你另有含意!”

 “少瞎猜!家岳如何救她的?”

 “是两位青年负伤挟她遭人追杀!令岳先出手救援,老大随后凑个热闹,正好在天亮之前救出他们。”

 “那两位青年是谁?”

 “他们不肯道出来历,不过,由他们的打扮,分明是贵门之人。”

 “原来如此,就是前面那间木屋吧!”

 “标准答案。”

 马达欢呼一声:“若男!”立即掠了过去。

 白影一闪,黎若男果真自木屋中掠出来,只听她咽呼一声:“达哥!”立即似小鸟依人般掠了过来。

 马达上前抱住她,道:“若男,苦了你啦!”

 她唤道:“达哥!”立即热吻着。

 万事通怔了一下,立即向后转,非礼勿视。

 马达和她吻了又吻,一直过了好—阵子之后;才分开身子。

 “若男,听说是两位本门弟兄救你的?”

 “不错!快进来见见他们!”

 “先谢谢万前辈吧!”

 “呵呵!免!免!不敢当!”

 黎若男羞赧地向万事通道过谢,立即带马达入屋。

 木屋中甚为凌乱,分明是猎户临时休息之处,马达一见两位青年吃力地起身行礼,他立即上前扶他们坐下。

 他由他们手中之戒指认出他们是江家庄之人,立即欣然道:“有劳二位大哥救出若男,感激不尽!”

 “不敢当!属下四人原本不知是要去接姑娘,直到见面之后,方始俟机除去另外的二人及小萍。就在属下四人得手之际!另—批接应人员已经赶来,一番斗之后,陈、薛二儿不幸阵亡,属下二人亦已负伤。”

 “唉!陈、薛二儿死得大壮烈了!”

 黎若另立即问道:“他们是…”

 “他们来自江家庄,是家岳吩咐他们暗中保护我的,想不到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有将近二十人牺牲,唉!”

 “你…你与江家庄结亲了?”

 “是的!恕我瞒至今曰。”

 “唉!经此一劫,我看开了不少!”

 “若男,你怎会遭劫呢?”

 “小萍掩饰得太好了!田雪实在大可怕了,居然连小萍也被收买,我以前实在太低估田雪了。”

 “她一直将你蔵在何处呢?”

 “开封客栈的厨房中。”

 “高招!高招,咱们只顾往西安追,却想不到你仍被蔵在附近,她实在高明得令人觉得害怕!”

 “不错!对了,听说车庄主曾救了你,他人呢?”

 “走了!”

 “走了?这…”

 她不吭半声地立即低下头。

 他会意地朝那两人问道:“二位的伤势颇重,可能需要长期静养…”

 倏听万事通在屋外嘿嘿—笑,道:“此事交给老夫处理吧!”

 “哇!谢啦!”

 “小伙子,你出来一下!”

 马达—出木屋,立见万事通疾掠向远处,他知道对方要避开黎若男,于是,他不吭半声地掠去。

 “小伙子,你仍然要回去嫠妇门吗?”

 “是呀!”

 “该门已经‮裂分‬为二,迟早会火拼,你何必趟浑水呢?”

 “我喜欢热闹呀!”

 “下个月即将举行武林盟主角逐大会,—定更热闹,咱们去瞧瞧吧!”

 “哇!那么多的帮派垮了,还要搞这种游戏呀?”

 “正因为道消魔长,才必须如期举行,俾选出盟主统合各派的力量,好好地扫净这些妖魔鬼怪。”

 “你最热心,最适合担任盟主!”

 ”不!不!老夫有自知之明!甘拜下风,你是最适当人选。”

 “你别忘了我是嫠妇门总巡察,该门是你们的‘扫黑’对象哩!”

 “心照不宣,你是外黑內白啦!”

 “错了!我即将娶黎姑娘为。”

 “可是,你也是车家庄及江家庄的女婿呀!还有,金陵镖局的那位齐姑娘也被你‘那个’了!她非你莫嫁矣!”

 马达闻言,才想起齐玉萍,他脫口问道:“她目前在何处?”

 “哪个她?”

 “唉!齐姑娘啦!”

 “未婚妈妈,在老夫家中待产!”

 “什么?她…她亦有喜啦?”

 “不错!听你的口气,好似尚有别的姑娘有喜哩!”

 “没有啦!她好吗?”

 “不好!她一直替你担心!”

 “我…以后再说吧!”

 “肚皮曰大,能再拖多久呢?小兄弟,歹路不可行!别趟浑水啦!”

 “不行!我不能半途而废!”

 “这…老夫早已领教过你的拗脾气,老夫不再劝你了,你是聪明人,好好地想一想,可别误己又误人!”说着,立即掠向木屋。

 他掠入木屋之后,抛下两副面具,立即扶着两位青年离去。

 “达哥,他方才和你谈什么?”

 “他劝我别趟浑水,歹路不可行!”

 “这…抱歉!是我连累了你!”

 “小鸟岂知大鹏之志,别理他!”

 “达哥!你有何大志?”

 “化解你们父女之仇恨。”

 “父女?这…”

 “门主已将那件事告诉我,你瞧!”说着,立即取出小袋递向她。

 她乍见那个小袋,美目异采连闪,惊喜地问道:“此袋真的是由娘交给你的吗,抱歉!我没有侮辱你之意。”

 马达搂她入怀,立即叙述自己与其母交谈之经过。

 “达哥,娘在骗你,她若是不关心我,岂会将此袋交给你呢,此袋几乎耗尽她前半生的心血哩!”

 “真的呀?”

 “你既得此袋,—定瞧过帐册吧?”

 “是的!”

 “帐册中之数字至少有八成摆在此袋中,而且那些珠宝若依五年前市价估计,如今至少已经增值一倍以上。”

 “真的呀?珍宝好似占不少的比例哩!”

 “三分之二,因为它们具保存容易及增值甚快之优点。”

 “哇!这笔财富简直是富可敌国嘛!”

 “差不多!娘舍得将它交给你,她会不疼我吗?”

 “她只是暂我保管而已!”

 “傻瓜!什么叫‘暂’?她自己不会保管吗?”

 “这…”

 “达哥,我以你为傲!”说着,立即自动送上香吻。

 马达心情大佳,不客气地边吻边揩着油。

 两人的衣衫不知不觉地被“驱逐出境”了。

 这间木屋位于森林深处,甚为隐秘,两人在情之下,虽曾有些犹豫,不过,立即被绵绵爱意冲垮戒心!

 他热情地‮抚爱‬着。

 她赤地任他揩油,双眼热情地望着他。

 以前的冷冰消失不见了!

 以前的羞赧然无存了!

 她自幼就被其母培养出‮立独‬及好胜心,一听马达又多出三位娇,输人不输阵!她怎能不热情些呢,

 尤其,车傲梅居然—下子怀了一对男婴,此事对她的刺更大,因此,她决心要好好地満足马达。

 马达面对她的空前热情及媚态,他险些乐歪了!

 他吻遍她的每寸肌

 他摸遍她的每寸肌

 没多久,木屋中热闹纷纷了!

 倏见两名黑衣青年自木屋右侧远处悄然出现,两人乍听到此种“响曲”立即停身低声交谈着。

 不久,两人兵分两路悄然接近木屋。

 两人刚接近木屋十丈,马达立即察出异响,他不作声地继续刷着,暗中却默察这两人的动静,那两人毫不知情地缓缓移向木屋。

 “哈哈!若男,你今儿个可真神勇!”

 “嗯!达哥!别糗人家嘛!”

 马达立即朝酥背亲了一下,他暗中一察到那两人突然撤退,而且越退越远,他愉快得哈哈连笑了!

 那两人正是被“若男”及“达哥”那两句话所吓退,两人低声商议一阵子之后,其中一人立即匆匆地离去。

 马达既然听见有人来而复走,判断那两人必会找来帮手,于是,他更加全神贯注了。

 果然,不到半个时辰,三百余名黑衣人自远处掠来,黎若男在哆嗦之中,频呼“达哥”全身更是汗下如雨。

 那三百余人悄然围向木屋四周了。

 马达突听见枯枝被踩断之声音,他略一默察,立即发现有一大群人自远处四周来,他忙将她放在地上,传音道:“若男,快以

 右掌连拍‮腿大‬內侧!有警!”

 她会意地低唔连连,双掌互拍向‮腿大‬內恻。

 他啊啊连连,却迅速地穿上衣衫。

 不久,他大啊一声,佯嘘嘘的样子示意她穿衫。

 她羞赧地匆匆着衣。

 当她刚穿妥衣衫,马达便听见四周传来澎湃的掌力,他低喝一声:“上!”立即牵着她破顶而去。

 “轰隆”声中,那间木屋已是木屑纷飞,夷为平地了。

 马达哈哈一笑,身子倒掠而下,双掌一阵疾劈猛挥之下,二十余股雄浑的掌劲已经疾卷而去。

 “轰隆”声中,地上出现十余个大坑,八位青年惨叫半声,便粉身碎骨地被震粘在深坑的深处。

 一大堆暗器疾而来了,马达双掌疾挥,不但立即将它们“三振出局”而且得它们回去咬主人。

 那群黑衣人纷纷闪躲了。

 马达的“混沌”出现了,只见他似疾风般到处飘掠,所经之处,必是掌力如山及惨叫连连。

 鲜血到处噴溅着。

 残肢断臂胡乱地抛掷着。

 一株株大树被连拔飞向半空中了。

 远处立即传来一阵厉啸。

 马达哈哈一笑,边攻边扬声道:“飙马马达在此,送死的人速来!”

 黎若男尚未落地,便目睹这种好似厉鬼抓魂的骇人招式,她为了避免影响马达,便掠向远处。

 她方才乐得太过头,此时一停身,便酥软地靠在一株树旁观战。

 倏听南方远处传来宏亮的声音道:“少林悟德敬向马施主问安!”

 声音方蓓!该处便响起一阵兵刃‮击撞‬声音。

 倏听西南方传来:“武当全子率十二名师弟及六十三名师侄向马施主请安!”声音未落,立即传来拼斗声音。

 “哈哈!谢啦!别太勉強!让那群王八蛋冲过来吧!”

 “是!”

 马达似台风般又疾攻半个盏茶时间之后,现场便只剩下他和黎若男,立见她欢呼一声:“达哥!”疾掠而来。

 马达搂住她吻了一下之后,道:“生意又来了,你歇会吧!”说着,他立即朝南方疾掠而去。

 他一见到是一位黑衣老者率领百余名黑衣人疾掠而来,立即吼声:“鲁颜,你这个叛徒,纳命来吧!”

 双掌一振,十成功力疾攻而去,

 “轰!”一声,黑衣老者的半边身子被劈飞出去,另有六名青年亦遭波及,惨叫连连地倒飞出去。

 他似猛虎扑人羊群般凶残地厮杀着。

 那群人早已失去斗志,立即作鸟兽散。

 马达岂肯放掉这群坏蛋,他尽展身法,猛催功力地疾扑猛

 不到半个时辰,那群人全部“嗝庇”了。

 他一听见远处传来黎若男的叱声,他哈哈一笑,立即掠去。

 那群人原本在围攻黎若男,乍听见马达的笑声,吓得疾逃向四方,

 马达好似清道夫般到处奔掠及飞扫着,不到盏茶时间,除了十余人逃掉之外,现场只剩下他们两人尚能出气了。

 “若男,没事吧?”

 “没事!不过,方才有些招架不住哩!下回别如此疯啦!”说着,双颊立即一红。 ’

 马达搂着她的纤,道:“有我这种老公,惊什么嘛!”

 “达哥,你的武功真吓人!”

 “哈哈!好玩嘛!他们来了!”

 两人立即略整衣衫。

 不久,果见三十余名和尚及五十余名道士分别掠来,马达立即拱手,道:“承蒙诸位相助,感激不尽!”

 那位清瘦老道立即还礼,道:“荣幸之至!马施主果然神勇过人,地上这些尸体不知是何来历?”

 “本门叛徒,同心会之帮众。”

 “原来如此!马施主上回义挽敝派危局,贫道代表敝派向你致谢!”

 那些道士亦纷纷问讯行礼。

 马达急忙还礼,道:“不敢当!”

 立听一名中年和尚道:“小憎诸人亦向施主致谢!”

 “不敢当!在下另外有事,现场就偏劳诸位了。”

 “恭送马施主。”

 马达欣然和黎若男飘掠出林了。

 “达哥,你好坏!你分明整人家,又取走五派信物,却矢口不认帐!”

 “哇!失礼啦!你那时好凶喔!我敢认帐吗?”

 “达哥,你瞒了人家很多事,对吗?”

 “咳!不多啦l给我一个自首的机会吧?”

 “好!咱们目前去何处?”

 “去客栈见果毅,他被恨天五叟下毒,若非我救他,他早就‘嗝庇’了,我打算趁机邀他加入本门。”

 “达哥,你真好!”

 “我正在戴罪立功哩!”

 “讨厌!人家已经多曰未净身,方才又弄了—身的汗,咱们先去买些衣衫及找个地方好好地冲洗身子一番吧?”

 “遵命!”

 “讨厌!少口是心非啦!”

 “冤枉!我正在戴罪立功呀!”

 “讨厌!”

 她那神态令他瞧得心儿一,不由自主地停身搂吻着她。

 “达哥,人家会被你死啦!”

 “哇!我又不是蛇,怎会死你呢?”

 “你比蛇还会人哩!”

 “为什么呢?”

 “讨厌!”

 “为什么呢?”

 “讨厌!现在不是正在人吗?”

 “哈哈!若男I你真会糗人哩!”

 “讨厌!”

 两人欣然入城之后,果真先赴估衣铺挑妥衫裙,然后找家客栈好好地清洗身子及共进宵夜。

 一切就绪之后,两人欣然去找果毅那批人。

 半个盏茶时间之后!两人刚接近那家客栈,便有一位青年自墙內拣出来行礼,道:“参见马大侠!”

 “你好!此地投事吧?”

 “托你的福,没事!”

 “老爷子还好吧?”

 “很好!刚才还吃了两碗饭哩!”

 “太好啦!辛苦你啦!”

 两人便掠墙而入。

 两人刚掠到后院院中,果天香已经脆呼一声:“达哥!若男!”

 掠了过来。

 黎若男上前拉住她的手,道:“香姐,你更人了!”

 “小妹哪及你的一半呢?”

 “你太客气了!令祖好多了吧!”

 “好多了!达哥,爷爷一直在问你的下落,走吧!”

 “好呀!请!”

 三人甫踏入厅前台阶,果毅已经了来,道:“马大侠、黎姑娘,你们回来啦?”

 “哇!老爷子,你的气不错哩!恭喜!”

 “呵呵!老夫这条命全靠你血救活,老夫心知你急于找人及返回总舵,岂敢不快些恢复身子呢?”

 黎若男脆声道:“果老,你怎么变得如此开朗了呢?”

 “昔曰的果毅已死,今曰的果毅应该看开些!”

 “恭喜!”

 “呵呵!谢谢!请坐!”

 四人坐定之后!果毅含笑问道:“黎姑娘,贵门尚老夫加入吗?”

 “竭诚,副门主悬缺已久!”

 “呵呵!你不怕被老夫手下这一千七百余人吃垮吗?”

 “敢开饭店,岂怕大食客,何况,您们这一加入,本门不啻增加千军万马,家母获悉之后,必定会惊喜之至!”

 “老夫全是卖马大侠的帐哩!”

 “多谢!达哥不愧家母之栽培。”

 “你与他成亲了吗?”

 “没有!”

 马达立即接道:“前辈…”

 “呵呵!改口!改口唤声爷爷吧!”

 马达立即欣然起身三跪九叩,道:“爷爷金安!”

 “呵呵!香儿,你放心了吧?”

 果天香満脸通红地低头不语!

 “呵呵1听说你们方才会合少林及武当之人,宰了将近一千名同心会之人,是吗?”

 “是的!让牛马将军忙碌,真不好意思!”

 “呵呵!江湖中出现你这位煞星,黑道人物该收山啦!”

 “爷爷威名远震天下,本门的声势一定更壮。”

 “呵呵!少往爷爷的脸上贴金了,爷爷目前的惟—愿望就是宰掉这五个老鬼,其余之事就交给你们啦!”

 “爷爷,你不是有解药,怎会中毒呢?”

 “那五个老鬼可真阴险,那瓶解药居然被动过手脚,否则,我岂会中毒呢?”

 “糟糕!我把解药交给门主了。”

 “这…只要她不遇上那五个老鬼,理应不会有事!”

 “但愿如此!”

 ”大家先去歇会儿,明早再动身吧!”

 马达应声是,立即跟着果天香‮入进‬一间上房,他不由暗忖道:

 “哇!我究竟该留下哪一位马仔呢?”

 果天香媚笑道:“若男,咱们去聊聊吧!”

 “好呀!走吧!”

 二女这一离去,马达放心地歇息了。

 ※ ※ ※

 此时的嫠妇门总舵正在杀声震天,惨叫如雷!

 血纷飞!惨不忍睹!

 五位护法一见马达离开之后,悄悄地会商之后,为了解药及财富,更为了宮装美妇的女,他们准备叛变了。

 他们分头联络妥五位堂主,再悄悄地分头召集人手。

 入夜之后,宮装美妇—用过膳,立即取出得自马达的那个瓷瓶,她略一嗅视之后,含笑呑下三粒药丸了。

 哪知,功力运行一周天之后,她立即发现“璇玑”及“志堂

 ”的气机有些迟滞,她紧张地默察着。

 好半晌之后,她冷哼一声,立即取出灵药服下及运功调息。

 她一直忙到子夜时分,仍然无法化解那两处道之毒,她颓然地收功,坐在桌旁默默地思忖着。

 倏听一阵轻细的脚步声自院中人厅,她立即沉喝道:“谁?”

 右掌立即应声拍向榻前右柱。

 右柱轻轻—震之后,四周立即传来—阵叮当脆响。

 一阵暴喝之后,灯火大明,人影疾晃,倏听东方传来一声惨叫!四周立即传来拼斗声音。

 “轰!”的一声!那五位老者劈倒房门疾掠而入。

 “大胆!你们要干什么,”

 “嘿嘿!门主,惠赐解药吧!”

 “嘿嘿!门主,把财物出来吧!”

 “嘿嘿!门主,陪老夫乐一乐吧!”

 五老琊地嘿嘿连笑了。

 “该死!”

 “叭!”的—声,一张茶几疾飞向五老,四周墙壁纷纷出毒针,宮装美妇趁势破窗疾掠而出。

 一名老者当场中针倒地。

 出师未捷身先死,他含恨挣扎片刻,立即“嗝庇”

 其余的四位老者叱喝连连地疾迫而去。

 宮装美妇自忖没把握对付四老,立即疾掠向前院,沿途喝道:“缴械无罪,本座明早立发解药。”

 这招果然奏效,立即有不少人收招退身。

 “嘿嘿!各位休中她的缓兵之计,大家皆知她的狠毒,还是制住她出解药,再均分此地之财物吧!”

 这招更有效,杀声更响亮了。

 不过,三百余名查核人员自动前来“护驾”了。

 四名老者边斗边吼,四周立即纷纷涌来对立的人,现场立即血纷飞,杀声如雷,惨叫连连了。

 宮装美妇尽展绝学的连毙两位护法,不过,由于“璇玑”及“志堂”隐隐生疼,她暗晴叫苦了!

 她的身手越来越迟滞了。

 那两名老者得意地疾攻了。

 破晓时分,院中到处皆是尸体,双方虽然疲累,却仍然在尸体堆中狠拼,谁能挨得久,谁就可以发大财。

 宮装美妇身中两掌,那两名老者亦分别挨了三、四剑,不过,她由于体中之毒逐渐蔓延,情况更危急了。

 所幸另有六名查核人员在旁不时地护卫,否则,她早就倒下了。

 墙外四周的拼斗已经结束,不少人溜入宮装美妇的房中及书房去搜寻解药,现场只剩下七千余人在拼斗。

 叛军约有四千三百人!护驾军尚有近三千人,双方一时尚未出现庒倒的局面,不过,情况已对她甚为不利。

 突听那六名查核人员喝道:“门主,速退!”说着,立即扑向那两名老者。

 她略一咬牙,立即疾掠向右侧高墙。

 当场便有二十余名叛军拦截。

 她叱喝连连,痛下杀手。

 可是,叛军越围越多,她的毒气蔓延越快,她虽然连宰百余人,一时却无法杀出重围。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再度被那两名老者围住,手不久,便分别中了两掌,疼得她惨叫出声噴出鲜血。

 护驾军‮狂疯‬地上前护卫了!

 现场的拼斗更白热化了。

 死亡人数直线上升了!

 就在危急之际,突听大门口传来一阵长啸,蹄声方歇,一道蓝影已经掠过高墙疾而来。

 她抬头一望,立即暗叫道:“是他!”

 心神一分,她的‮部腹‬立即又中了一掌,只听她问哼一声,立即带着鲜血踉跄地向后连退。

 四位护驾人员立即上前拼死护卫。

 那道蓝影正是靖风山庄庄主车宏城,他自从救了黎若男,一见她一直冷漠地对待自己,他便悄然离去。

 他买了一匹快骑赶来此地,准备向她摊牌,此时一见到她身负重伤,他立即振剑疾攻向两名老者。

 他虽然因为沿途疾赶而略显疲累,不过!比起这两位负伤又长时间剧斗的老者,他占了不少的优势。

 何况,他既然被各界公认为未来的武林盟主,那身武功岂同小可,立见剑光霍霍,剑嘶连响。

 不到十招,一名老者便被削去右臂,他刚惨叫暴退,便被两名查核人员在腹各戳了一剑。

 一阵惨叫之后,他含恨而殁了,

 另外一位老者心神一,又支撑五招之后,脑袋便“搬家”了。

 叛军们的士气顿时“跌停板”

 他们疾逃向四周了。

 车宏城无暇迫杀,一见她倒在地上,立即上前,道:“让我替你疗伤吧!”

 “住手!你…你又想重施故技!”

 “我…唉!”

 她咬牙撑起身子,刚走出一步,倏觉一阵天旋地转,立即向外倒去。

 他急忙上前扶住她疾掠而去。

 “放…放手!”

 他置之不理地挟她‮入进‬一个房间,立即关妥门窗察看她的伤势。

 这一瞧,他立即暗自皱眉!

 他一探腕脉之后,骇呼道:“剧毒攻心,你…”

 她冷哼一声道:“我…一死!你就…可以无牵无挂了!”

 “大姐,你别误会!且容小弟先替你毒吧!”说着,立即飞快地拍按她的身上大

 不到盏茶时间,他已经额上见汗,他仍然继续拍按她的大,又过了半个时辰,他才呼呼地服药。

 不久,他开始替她治疗外伤,他脫光她的衣衫,一见到満身的剑痕及掌伤,他立即剑眉一皱。

 他仔细地替她活血去淤,然后,开始敷药。

 他一直忙到午后时分,才治妥她的外伤。

 他刚嘘口气,突听她呻昑出声,他立即一探她的腕脉。

 恢觉那些剧毒又开始自“璇玑”及“志堂”向外扩散,他暗叫一声:”糟糕!”立即又运功拍按她的大

 足足又过了一个半时辰,她总处稳下来了! 他嘘了一口气,立即挥手拭汗。

 他取被覆妥她身子,便坐在榻前椅子。

 不久,他累乏地靠柱打瞌睡了。 m.EDaXs.Com
上章 群英争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