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我和我 下章
第38章 裑体不住抖动
 在这喇叭声中,我们结束了这一个长长的让人不已的吻,与此同时,一辆汽车从我们身边驶过了,不知是害羞,还是因为其它的什么原因,我只是依偎在北方的怀中。“好了,思妤,车走远了…”

 “嗯…北方,人家今天真的很开心呢!”我依靠在北方的怀中,喃喃的说着,是的,真的太开心了…女孩的依靠只让的北方的心魂一,鬼使神差的说出了一句话来。

 “思妤,今晚陪我好吗…”面对他的要求,我并没有拒绝,而是含羞的轻嗯了一声。***“啊!”

 在我的尖叫中,北方从后把我一把抱住,拉着我坐到了上。当了这么多年的男人,我当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我才会紧张。天啊!难道…想到那一幕,我的心底便浮现出一阵复杂的情感,有些抵触,有些紧张,还有一丝期待…这,这不算是出轨吧!

 想到自己还没有明确和张颖强说分手,我不有些负罪感,但这种负罪却让我感觉有些兴奋…就在这时北方轻轻抚摸着我的秀发,动情的对我说“思妤,你累了吗?我帮你按摩一下放松下吧。”

 这个家伙,脾气果然没有多少变化…自己还是“男人”的时候,不也就是用这一手去骗其它的女孩吗?没想到的今天北方把同样的手段用在了自己的身上。我没好气的瞥了北方一眼。

 “你这个坏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思妤的娇喃使得北方的心魂一,不过他并没有放弃,而是轻声在她耳边说道。看着她的脸上发出不胜酒力的红晕,娇媚可人的让北方不由自主地发出赞美“思妤,你真的好美!”

 也许是那半杯红酒的酒意上头的关系,我我可能是有点醉了,撅起小嘴应该了一声,随意的抛了一个媚眼给北方,好像对北方说“你才知道啊!”

 北方看了心中一阵恍惚,眼前的这个女孩实在是太过人了,“老婆我来了!”北方抱着我来到上,把我轻轻放在中央,让我背朝上的躺在上,双手向前,头侧枕在手背上。北方温柔的摸了一下我的秀发,然后双手在我的肩颈部慢慢的推起来。

 “嗯”的叫了一声,然后我便舒服的闭上了眼睛,“…想不到,你还真的有技术嘛…”享受着北方的服务,我嘴里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声,我确实没想到“自己”的按摩技术会这么好。嘿嘿。那还用说?更好的“技术”

 还在后头呢…北方暗暗得意,自从上大学以来,他一直在刻苦自学按摩的技术,就靠这一手,前后成功入垒四个女友。

 他不急不快的在思妤颈背上推,放松她的身体,大概过了六七分钟,北方看她已经完全放松了身体,便轻轻的拉下她身上吊带裙,一片雪白的粉肌肤就呈现在了北方的面前,只见光滑的背肌肤没有一丝瑕疵。

 她的皮肤非常的白,看着她娇羞的躺在上,的后背白晃晃的肌肤晃的北方都感觉有些刺眼。都说一白遮百丑,何况思妤还是个十足十的美人。

 但她的白又不是普通的白,她白的肌肤,像最寒冷的地方最清澈的雪花那般晶莹,像最新鲜最纯净的牛一样水,像最人最清滑腻的去了皮的鸡蛋一样富有弹

 甚至就连一丝素沉积的瑕疵都看不到,完全都是细腻而白的肌肤,几乎都看不出孔和汗。摸起来就像婴儿的一样细,只让北方心魂一。“讨厌,北方,你…你想干什么?”在北方接下我的吊带裙时我就想阻止他。

 不过可能是酒醉的关系,我的动作没有什么力量,北方轻轻拍了一下我因为抗拒而紧张的背部肌,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思妤,别紧张,我是在帮你放松”可能是刚才舒服的按摩有了效果,也许是对他的信任,让我轻轻的娇了一声,松开了手。

 北方轻柔爱抚着我的肌肤,指甲在我的肌肤上轻快的滑动,带给我一种难言的放松和异样,就在这按摩中,不知何时,我身上的吊带裙慢慢的被了下来,甚至就连罩的后扣都被解开了。

 而我则只是不自知的享受着他的按摩。“嗯…北方…你…”时不时的呻一两声,又强行抑制住,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的多。

 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身上的吊带裙被北方完全了下来,牙齿不自觉的轻咬着下,北方跨坐到我的小腿上,双掌轻轻贴在我盈盈一握的纤细肢上。

 我有点怕,身体扭捏的动了起来,随着肢的摆动,我那丰的翘也开始在北方面前摇晃。北方心中一阵热涌动,具不安分的抬起头来。

 北方连忙下心中的火,轻咬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下。北方知道现在不是和思妤做的好时机。如果现在对她做出了那种事,也许她可能会迁就着他来一次,但是今晚这刚刚营造好的良好氛围就毁了。

 而这并不是他所要的结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北方还是慢慢的用手掌推动,掌心发出的热力温暖着沉思妤的肌肤。

 见北方没有别的意思,便放下心底的紧张静静躺在那果,继续闭目享受着北方的按摩。北方的手在我的背部轻捏慢,缓缓的释放着我身体里的疲惫。慢慢的,我的呼吸轻柔了,舒缓了,接着酒劲,一点一点的进入了睡眠状态。北方对动作充了怜爱。

 此时他只觉得自己的气神出人意料的好,经历了一天的疲劳,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不但没有睡意,反而还非常兴奋。

 他的手慢慢向下抚摸,先试探的碰触了几下思妤的丰,结果她没有反应。于是放心的开始按她的股和大腿。北方先在周边按捏,放松她的腿部肌

 期间还恶作剧的轻轻拍打她的丰,她的股弹真的是非常好,打下去有很明显的反弹和晃动,让北方爱不释手。

 见她还是没有反应,北方就开始摸到了她的大腿内侧,然后手掌边缘借着按摩,慢慢摩擦她趴开双腿出的被内包围的部。

 然后再慢慢的退去她的内,在退去内的瞬间,北方整个人都惊呆了,两团紧致圆翘的瓣之间,夹着一只粉酥酥的红小鲍,蓬门紧闭,张着蛤嘴似的两片

 明明甜裂,偏偏贲起的上光洁无,宛若幼女一般,令人血脉贲张。躲在上的她翘起圆,大腿却被的分开,不仅私处纤毫毕现,连小巧的菊门也一览无遗,没有半点深的沉淀,也没有肠头似的突起,只是一圈淡杏的细绉褶。

 与油润润的户,以及蛤瓣顶端那一点晶莹滴的芽相比,直是人以死的深幽。眼前的美景让北方瞬间看傻了眼,惊骇之中复觉无比香,同时暗里咽了口馋涎。

 “白、白虎!”惊讶于思妤下体的美丽,北方便把头也凑了上去,嘴轻触她的翘,舌尖滑过她的股沟。两手指入她的沟里上下,再挪到户的部位,指腹一用力,一下按入中。

 慢慢的,北方感觉到了思妤发一声音无意识的呻声,“嗯…呃…”北方知道她开始有感觉了,于是便慢慢加大抚摸她部和腿内侧的力度,舌尖也开始滑过她的户。

 睡梦中的我起了本能的反应,不住身子一震,一阵似曾相似陌生异样的酸麻便自丹田涌起,向我的四肢扩散开去。

 随着北方的指尖在道浅处的磨擦,一股股的水冒了出来,很快就把身下的单浸透了。北方知道时机差不多要到了,他手上发力,把她的两片向左右分开,舌头向户内里深入。

 他的舌尖抵住了思妤的蒂,开始上下挑动,时而,时而滑过,有时也会向内探入。半睡半醒间我只感觉到一股股热气吹向我娇感的蒂上。

 接着又感觉到好像似灼热的舌头抵在那紧闭的上,舐扫拂着。我难耐地的想放声大叫,结果却只能在喉头里发出阵阵惹人怜爱的悲鸣。

 “嗯…嗯…”在梦中的我感觉到那恼人的舌头在我的蒂上、间上佛来佛去。不久感到灼热舌头愈舐愈烈,又顶开我的道,还探入自己体内壁内拂扫,不时又在感的蒂上拨。

 甚至用牙齿轻轻咬啮着我那花瓣似的,我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舒服,使劲想扭动着身躯,感觉身子不由她。我这时只想喊出声音来缓解自己的难耐。

 “嗯…”那放的叫声,只让我的心魂一脯急促地上下起伏,自己高耸着的房越来越涨,头越来越硬。“啊…”思妤的呻声越来越大,北方知道她就快醒了,于是加快了的速度,手指也向股沟探入扣

 “呜…”听到思妤的呻声越大,北方的速度就越快,她的身体也开始不自然的抖动。“嗯”的一声长叫,我从梦中醒了过来,身体不住的抖动,股更是用力的向上抬起,下身一阵阵的紧缩,甚至就连脚指都紧紧的弯在一起,把北方的手指牢牢住,双腿夹着北方的头让他不能动弹。 m.EDaXs.Com
上章 重生我和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