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我和我 下章
第25章 粉腿舏蹬
 就当方婷还想去挑衣服继续拍的时候,我坐在椅子上将脚从高跟鞋里出来稍稍活动了下“婷宝贝,好了啦,差不多了。”

 我换回原来的衣服,冷静下来之后再见到张颖强,真的颇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后悔刚刚那么心血来的让人家几乎看光光了,为了打破尴尬,我故意问了句“这个…不会被其他人看到吧?”

 “不会的放心,我带回去自己修,搞好了刻盘给你,我那不留的。”张颖强很诚恳的说。“哦好。那什么时候能拿呀?”

 “嗯…这样吧,下周周中应该差不多,到时候你最好去我那,看哪些留着哪些删掉。”“好的,谢谢啦!”我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到了周六,我便到了影楼,张颖强正在拍照片,所以自己做在桌前欣赏自己的影集。看完后我不得不赞叹一下张颖强的摄影技术,虽然这个人很,不过男人都是如此了。

 但是我没有找到我的那些穿着情趣内衣和感衣裙的查对暴的照片。张颖强拍完照片过来后,看到我翻找的样子,他凑到我面前,故意的问道“你在找什么?”看见他一副欠欠的样子,真想给他来一拳。我把手收到他面前。

 “拿来”他呵呵笑着,伸手从身后拿出一个装饰非常漂亮的装影集递到我的手里。我聚会神的翻看着,上面的相片拍的很传情,将我身上的女柔美和感全部拍了出来,相片中的我有些许失神,眼光离。

 嘴角挂着一丝唌,上体罩半遮半掩,出一丝晕,半点嫣红分外人。下体两条长腿织在一起,结合处的三角痕,若隐若现的展现在照片上。“啊”这张相片已将我的秘密完全暴。“怎么样很漂亮吧,像你这样的美女。

 就应该趁着年青留些这样的照片,”我并没有理他,而是把影集收好后,然后便藉口自己还有事,便要离开,而他一直送我到门外,在门口时。

 他厚着脸皮约我出去逛街,我没有应承他,而就在这时他靠得我越来越近,将我慢慢地到墙边,看着越来越紧紧的面孔,我的呼吸变得急促,手足无措,最后闭上双眼,伸手想要把他推开。

 但已丧失力气的我无法推开他,只能感受他越来越接近我,双手捧住我的头,狠狠的吻了上来,此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竟然被他给亲了。

 他的舌头嫺的伸进我的口中,贪婪的允着。我用力挣杂着但结果只是被他有力的双手紧紧地箍在他的身上。

 当他造的双手攀上我细小的双峰时,我的身体彻底软掉了,像无骨的藤曼一样趴伏在他的身上,我开始无意识的回应着他的索求,香软小舌与他的舌头鸾着,我能够感受到他口中淡淡的烟草味道和身上那些浓烈的男气息。

 “嗯…”仅仅只是一个有力的吻就让久旷的我像和李元做了一样达到了高道内涌出的了我下的内。我双腿紧紧纠在一起,用力控制住不让自己呻出声,就在这时楼梯突然传来女高跟鞋走路的哢哢声,我回过身来猛地将他推开。

 然后匆忙离开了!自己被强吻的让我感觉有些气恼,而更为气恼的却是自己的反应,我发现自己似乎有成为女的潜质。

 在和李元发生关系之后,没有丝毫羞感的我立刻从清纯女变成女,恨不得夜夜嘿咻,将他榨干,而刚的一个吻就让自己高了,甚至还憋了一身火。

 我感觉体内一丝丝的热涌出,滋润了我的大小,甚至在道口挂了一滴。我伸出食指轻轻粘住了那滴涂在小上,我能感觉到手指造的动,带给我的快越涌越多,我手指转动的圆圈越来越小,越来越深。

 “嗯…”的发出一声呻,我的一节手指已整个道中,没有疼痛,只有快。我能感觉到我的道狠狠的住我的手指,既不允许我手指在前进。

 也不想让他出来,我停顿了一会后,缓缓的移动着手指,着我的户,一开始是一个指节,慢慢变成两个。

 最后整手指完全入,速度越来越快,我的身体越来越软,越来越兴奋,但却一直无法高,身体的燥热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严重。我一直感觉道内有个点再对我不停召唤。

 但我手指的长度却无法够到他。我不安地转动着身子,掐着、捏着,体内一股朦胧的快竞逐渐清晰了起来。

 一种想做的冲动来愈强烈了,我猛然想起头柜里的宝贝,急忙翻身从头柜中将那装着按摩的袋子取了出来,将它们放在上,望着这两奇形怪状的子,其中一个是我买来的大号的自

 此时我的体内的空虚与念愈来愈炽烈,我的舌尖不停地着嘴,一种想含住念驱策着我臣服地跪趴在两子前,右手握住了左边的子,颤颤地伸出了舌尖子前端头模样的部分。

 了几下后,我的心中突然有股强烈地想要的的冲动,想好好地帮男人口的念头,这念头一起就无法遏制了,我开始像着男人物般地着它,左手则伸到了睡衣里,抚摸着我悬垂的一对圆浑房,用两指捏着逐渐涨大的头,说不出的美妙快一波波地在我体内窜了起来。

 我含子,把自己的嘴当成了,上下吐着子。上凸起的颗粒起来更令我有种罢不能的冲动,此时的我像个情溃堤似的女人般地叫着,套子的速度也加快了,左手则顺着沟滑动而下。

 在肚脐眼周围划起了圆圈,并地摇摆起部,快一阵阵地刺着身上各个感部位,我又将左手探入了透的蕾丝内中。

 在裂中摩娑着一粒逐渐突肿的凸,着,道里的某块部位愈来愈,我急忙将中指进裂里,搜寻着那捉摸不着的处,水大量地从灼热的裂而出,我半闭着眼,嘴里含着。

 指尖拨着,舒地享受着这种靡念。子刚道的瞬间,我的下体有种被剧烈撕开的疼痛,感觉上的两片几乎要被子给撑挟到道里去了,道里顿时涨得的,一点空隙也没有,眼泪差点疼到夺眶而出。

 但疼痛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紧接而来的是从涨道深处传至大脑中枢里。一种无法言喻但却悦至极的足感。

 硬的子似乎顶住了我道尽头某个原本搔难忍的感部位,子上的颗粒刺道里的壁渗出一股像要出来似的汁,浑身的细胞都舒畅快活地跳跃了起来。

 大脑中枢里彷佛下达指令催促我语地呐喊着,此时我好像不释放出这种秽的声响,就不能得到身体全部解放之快。可这子也才刚入。还没开始的动作呢!

 “我…我不行了…要丢…好美…好舒服…天…好…我死了…我要上天了…哼…”我叫了好久,才让这一波快慢慢从脑门里退去,我再度用嘴含住右手里的子,左手则缓慢地将道里的子推送了起来。

 上的颗粒来回摩擦着道壁,体内的快也慢慢加速每一次撞击都产生出高度的快,真的好舒服、好舒服,“我、我不行了…要丢…好美…好舒服…天啊…好…我要上天了…”我推拉子的速度愈来愈快。

 那水渗出来的程度也愈来愈多,道的肌突然收缩着夹住了子,让左手的推送产生了阻碍,我用力地将道更深处,左手的拇指按动开关,子立即猛烈地震动了起来。

 在收缩的道里震动翻腾着,那种巨大幅度的震撼感令我到快疯掉了,我的脸整个趴到了上,叫的嘴角不停地出口涎,“不要…不能这样…我要来了…”巨大的快使我快要哭出来。

 全身僵硬,粉腿蹬,心里油然产生一种自己原本就是个生来的女人之错觉,一波波彷佛无穷无尽的快充斥着我的知觉,让我浑身洋溢着被推上了云端天神殿堂的美好幸福感,我几乎嘶喊狂叫到快晕厥过去了。

 就在这最亢奋的时刻,道深处突然动着。涌出一股强而有力的热,我尖叫着拔出了好那子让高的热撞击着道壁,下体不受控地剧烈慉了好一阵子,双腿终于承受不住这高的刺,全身瘫软俯卧到铺上。

 我呼着气,脸上热渐渐散去,心里又想笑又想哭地不清究竟是兴奋。抑或是难过,只觉得下体好空虚,心中有着一丝当女人的甜蜜。以及一股说不出的怅然若失。

 因为我第一次意识到…女人不能没有男人!在随后的一个月中,张颖强几次电话约我出去游玩,我都拒绝了。

 但我发现我的拒绝越来越无力,越来越软弱。每次电话时间越来越长,最后几次我被他在电话里讲的笑话逗得咯咯笑个不停,而我和他通电话时声音也有意的越来越轻柔娇媚。 M.edAXs.cOM
上章 重生我和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