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我和我 下章
第16章 不笑像在笑
 我也觉得这种行为也许有些太过放了,可是任凭我如何挣紮反抗,依旧挡不住他的软硬兼施,一连几次尝甜头后,我也就不再拼命反抗了,即使他偶尔强迫我把巴纳入口中

 也不会极力抗拒,在尝了女人那无边的快之后,我自然会被爱的美妙深深的吸引,而刚刚得到我身体的李元更是浴火难灭,两人几乎天天都会做,甚至在早晨起

 或者白天突然来了兴致,决心做个百依百顺小女人的我都会顺从足男友,包括尝试各种做的体位和姿势,感的我自己每次也能享受到高愉。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在他的调教下,我已由一位羞涩懵懂的少女,蜕变成一个热情成的少妇了,而明年就会毕业的李元,更是为了方便,已经搬出了学校宿舍,租了个房间,经过这段时间与他的热恋,得到爱情当然主要是爱的滋润。

 本来已经娇动人的我全身上下更是更是焕发出一股说不出的魅力,而且因为我前世就是个“短裙控”现在我的打扮几乎都是丝袜短裙,美感的打扮更是令人目羡神

 现在的我对男人们的这种目光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产生了强烈的自豪感,当然在学校里追求我的男生更是络绎不绝,拦路求爱的男生更是数不胜数,但注定他们一个个只能失望而归了。又是一个周末,因为周五下午的课临时调整,没了课,此时我就像方婷她们一样。

 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给别人“拱”一头秀发随意垂下,穿着一件吊带背心,雪的肌肤若隐若现,吊带裙的一字领口宽大,出白皙的大片脯,两团丰翘耸起惊人的曲线,其间的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盈盈的柳圆润紧实,没有丝毫赘

 穿着一条短裙,极具弹的布料紧紧裹住那两半成,被顶得极其不甘的向四周扩展,堪堪能够束缚住,一双完美的长腿上几乎完全显而出。

 不过对着镜子的时候,我去总是觉得那里有些别扭,仔细观察一下,自己丰圆润但绝不硕大的股鼓鼓的向上翘起,前一对房丰不细,给人一种人的媚力。

 “部好像变大了、股也是…”确实,仔细观察一下,自己的尺码确实有所增加,难道这么快就进入了二次发育?想到老婆后来的尺寸膨,我暗自嘀咕道,不过这也是好事,毕竟老婆那个时候的身材足够感。现在自己这个装扮虽然简约。

 但具有的惑力简直没有一个正常男人能够抵挡,看着镜子中几乎完美的自己,我微微的一笑,背上小挎包走出了房间。搭乘公共车,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李元在学校附近租住的房屋,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家。

 而且我又想给他一个惊喜,所以并没有通知他,到了这个被他戏称为“爱巢”的门口掏出钥匙,我悄悄的开了门,我准备如果他在家,我就悄悄的贴近抱住他,吓他一跳。

 开了门,可以看到鞋架上并没有拖鞋,但是客厅却没有人,看来他应该在这里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从卧室传出了女人的呻声跟我所熟悉的息声。

 那熟悉的声音让我的脑袋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该不会…我握着拳头走到房门往里看去,门没有关严,留下了三四厘米的窄,足够让我看得很清楚。

 只见一个相貌顶多只能用清秀的女孩仰躺着,而李元站在沿,下的具不断出没在两片殷红的中,每次都带出股股水。

 “哦…好舒服啊…阿元,你的…你的巴太…太大了…把小了…好美…嗯…啊!了…要了…”女孩突然尖叫起来,浑身颤抖,纤一阵狂扭,大股的水急而出,随着大送而被带出,了两人的,顺着单上。

 李元用头紧紧顶在女孩的花心上,感受着冲击和道壁收缩的快。待她高过后,李元才笑道:“这么快就了,是不是很久没被男人?是不是!是不是!”他连说两声“是不是”头也跟着连顶了两下。

 “啊!”“啊!”女孩连叫两声,“你…你坏死了…谁让你的东西那么大…啊…你又开始了…就不能让人家口气么…用力…再用力…美死了…好酸啊…快活死了…”女孩很快又沉浸在无边快之中。

 李元继续起来,女孩的双腿被他在了肩膀上,户更加高头每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水汩汩而出,顺而下,很快了她的眼,接着又到了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水滩。

 我强忍着巨大的悲痛,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李元竟然会为了她而欺骗我,为了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我强忍着伤痛继续看着房内的活宫。女孩的叫混着“噗滋噗滋”的水声,回响在整个房间内。

 也不断传进我的耳里,从第一眼开始,他就被这火辣的场面深深吸引,尽管内心刺痛,但是在我的双眼注视着房中的活宫的时候。

 渐渐地,我的气息开始变得急促,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情不受控制在薄雾中隐现…她怎么也没想到昨天还说着爱自己的男人在上和别的女人如此狂野的合,更没有想到之前在自己身上动大巴把她语高连连的男人,竟然就在被他称为我们的“爱巢”里将其它的女人死的男人。

 看着女人的双腿紧在他壮实健美的间,他下坚壮的巴在其红的道中强猛的,大头的冠颈沟由金道中刮出的阵阵的,把得水盈盈,亮晶晶的。

 是怒?是妒?是恨?是怨?此时那双动人的眼眶中泛起了细微的红丝,紧盯着这对失在情中的男女疯狂的合着对方,顶磨得是那么的紧密,两人的生殖器互不相让的夹磨,浓密乌黑的已经绞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似乎两人的体已经合而为一了。

 我彷佛又回到前天夜里,正是这巴在我的道中情的进出,把我得如痴如醉,终于从李元口中和女子的樱里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人类达到最时愉悦的欢呼声,只见李元的一阵搐,一开,立马汹涌而下,顺着他正在搐中的巨大而出,直直地灌进女子的。

 那充血的把巨量的强力地出,浓厚的一股股强劲地打在女子的壁上,女子被得从娇的樱中发出了舒到极致时那种无限靡的娇

 光四溢的美丽娇躯在的搐痉挛中不由自主的向上高高弓起,圆润光滑的修长双腿,不由自主的紧紧地夹住李元壮的身颤抖着,后的李元疲软了下去。

 整个人也平躺到了上,“婉婷,你刚才的表情真是好啊…以前你在上可没有这么呵呵!”婉婷!是李元的前女友,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他们怎么又在一起了!

 “嗯…”闭着眼睛的女孩似乎无力说话,只能发出鼻音,但我却知道她是在享受着高的余韵,男人以为自己做时很,可当了三十年男人,又做为女人被人一次次征服的我却很清楚,女人在高后,强烈的高余韵会长达数分钟之久。

 我看着李元望着女人那雪白中泛出高嫣红的肥,他忍不住伸手“啪”、“啪”地拍了两下,呼呼的很是弹手。女孩发出了娇慵的呼痛声,微微挣紮起来,“阿元,你什么时候和她分手…”

 “就这两天吧,我找个机会和小妤说清楚,毕竟现在我们已经复合了…”什么!李元的话让我顿时如遭雷噬,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他居然要和我分手!

 我整个人都呆掉了,无法接受的现实,我联手里李元家钥匙掉落了都不知道,“当啷”钥匙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不仅惊醒了呆滞中的我,同样也惊醒了房内情的两人。

 我赶紧头也不回的跑出了他的家里。走在大街上,我的内心一片混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这个时候,我挎包里响起了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我拿起一看,是李元的电话,我立马将手机关机,此刻的我不想听他的任何解释。

 恋人的出轨!这一切再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就犹如一座座大山般,得我快不过气来。

 我仿佛失了魂一般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路上的行人渐渐的稀少,我仍旧这样走着,脑海里一片的空白。我算是什么?在他的眼中,我又是什么?***

 长得好看,肯定是一种优势。当外形足够好看,就会让人忽略她的其他能力。可那要好看到什么程度?镜中的自己,明眸皓齿,一双电眼生得尤其好,不笑也像在笑,妩媚入骨。 m.EdAXs.COM
上章 重生我和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