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我和我 下章
第9章 只知无论如何
 偌大的房间里,点着一盏昏暗的头灯,浑身赤的带着酒味的男人正打着呼噜。似乎睡得很沉地躺在我的身旁,几件衣服零地散落在上、地上。我缓缓地放下了双手,掀开身上的薄被!

 我看见了自己前那对真实的圆浑美,尽管现在自己的身体被单薄的被子遮住。却还是曲线玲珑的下半身。

 怔呆了片刻后,我的脑袋似乎更清醒了些,两股间隐隐的痛楚之外,还传来一种黏腻腻的感觉,部还有…一种被硬物入侵、肆后的酸麻感。

 不久前与李元疯狂做的记忆逐渐清晰了起来…被爱抚、被、被入我的道,还有…我的叫声…天啊!我真的成了一个的女人了吗?我怎么就这么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别人,我不应该,应该交给自己,不对,是北方才对啊!纷的思绪在我的脑袋里翻腾着,我屈弓着身子,把头俯埋在双股间,用手着我的一头长发。昨晚的遭遇历历在目的重现在眼前,心里有着混乱至极的惑。又有着难堪的莫名伤心,却又有点…被疼爱的甜蜜感。

 天啊!我这是在想什么?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我,知道自己现在只能以女身躯活下去啊!甚至自己都接受了自己是个女人的现实了,甚至都准备嫁给自己。可没想到现在息莫明其妙和其它的男人发生了关系。

 可是…与男人做的经验实在颇人的,反正都已经有一次经验了,不如…我又猛力地摇了摇头,并用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低声骂道:“你在想什么啊!你怎么这么啊!”其实我之所以会这么想,原因非常简单,尽管我的外表是个女人。

 但是内心却是一个男人,自然没有女孩与生俱来的羞感,相比于羞,身为男人时对望和快的追逐反倒深深的影响着我。

 “可不能胡思想了!”身稍稍一用劲,想要翻过身的我发现小小的动作却换来下身阵阵疼痛酸涨,浑身酸麻酥软,眉头不皱了一下,就在这时。

 我感觉到身后一个拥抱,把我拉入怀中,在被这个火热的身体拉入怀中的瞬间,昨晚的记忆被点燃,随之复苏的还有身体感官,隐隐作痛的下体以及身后紧贴着我间的火热晨体。

 他!他醒了?现在,我该作何反应,诚然,昨晚的一切都是我“被迫”的,按照常理而言,我现在应该像影视剧里所有酒后失身的女人一样。

 要么大哭大闹沸反盈天地让禽兽滚出去,要么委委屈屈地缩在角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绝望模样。可,现在我应该怎么办?也许装睡是个好办法,让他先去面对!

 但是就在这时,我发现他的手已经变得不再老实了,他的一只手着我丰高耸的房,一手抚摩着我的浑圆的大腿和丰腴的美

 半握的玉被人用力一捏,稍稍疼痛中的酥麻感觉得我娇躯一颤,差点没有叫出声来,但紧接下来,那种感觉变本加厉。

 抓住动的手力道更大,腻柔的仿佛要从他手中挤出似的,娇的小樱桃被轻轻一刮便带得娇躯一阵战栗。

 那种微疼的感觉越来越淡,都转化为了酥销魂的感觉了,而另一只坏手伸进她下身,抓住娇的圆滚巨大的雪,上下左右的不断肆得多,仿佛要把所有的火都发在那两瓣绝美的圆上,的力道不轻不重。

 在这体面事前,半睡半醒中的李元再也忍不住熊旺的火。抓住玉的左手一紧,惹得我忍不住一声若有若无的娇啼,右手从两瓣雪白丘中间深邃的沟划进,直达。手掌一横,分开两只微微颤抖的丰玉腿。

 在润泥泞的幽谷一阵,他握住茎,用大头在我的上下刮蹭着,待到顺滑得差不多,便杆一,长驱直入。“啊…”这个时候再装睡就太假了,我发出一声似的惊叫,睁开了眼。

 “小妤,你醒啦?”下身入女孩的体内,李元笑望着她,下并没有停止动作,突然,他脸上的笑容消息了,他发现自己的下面被她紧紧的含裹着,下体好容易挤进层层障之中,不用探。

 就觉似有无数小嘴同样咂的他眼里心里火烧火燎的。差点甚至就要出来了。“别动,别动!”李元着我的香肩,紧紧地捏着。

 他的眉头紧皱着,他没有想到她的道会这么紧,其实,他在半夜时分就醒了,等到看清楚身边的女孩后,他就全明白了。

 刚刚分手的他看到了这个平时被他视为妹妹的女孩脸上的泪痕,在用力了自己几个耳光后,他便做出了决定…做她的男朋友,但是这要怎么去面对呢?当他感觉到身边的女孩醒来之后,他做出了另一个决定,用行动表明一切。

 抱抱着经过昨夜自己努力耕耘娇媚软弱,楚楚动人的玉体,已经适应了思妤那会道的李元喃喃说道:“小妤,做我的女朋友好嘛。”

 他说着,便俯身来吻我,我胡乱地晃着头,不让他接近,却终究不敌,被他结结实实地堵住了嘴,香舌被他牢牢住,他趁机将我两只手腕抓在一只手上,空出的那只手去我的椒,身下的也不停。

 在顶到尽头的时候还要转着圈地磨蹭几下,昨天多少还带着破身后的痛楚,今天完全清醒后才深刻体验到头上那道棱角刮着里面壁的快是多么强烈。

 尤其是这种充分润滑的情况下,简直要融为一体,快像电一样,一波波点亮我全身的经络,冲击着我的意识。

 而我的小嘴被他盖着,只好从鼻子里发出微弱的哼鸣,他那充刚的鼻息洒在我脸上,不令我意,而他也在活运动中,急促地取着我清醇的呼吸。

 “嗯…”在他的冲击中我不自觉的呻了一下,盘住他的,这时两瓣自动的绷紧,道内里的障便又层层叠叠的收拢,这一收拢,我就觉得一种与过去截然不同的味道。

 那种硬物时的充实,从小腹润物细无声的滑到心头。因为若有还无,我便一下一下的绷紧玉股,用内里的去寻,去找,去琢磨…就这样,我的下体承受他猛烈的攻势,有一瞬间我几乎怀疑这个奋力打桩的是不是个机器人,此时我的呼吸已经极度紊乱。

 帝这时李元又俯下身,在我耳廓上来回地舐,重的动着我耳朵后面的感点:“小妤,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心里不一阵阵气苦,都这步田地了才想起表白!

 但嘴里还是装作软弱地吐出两个字:“混蛋…”只不过听起来软绵绵的毫无力度。“小妤,答应我吧。”他下身始终没有停止送。

 而且研磨得越发彻底,我早已受不住他的干,情高涨的花径开始不时地痉挛,类似溺水的急需抓住什么东西的错觉填臆,我极力克制着不去合他进动作,高只是时间的事。

 而且很快,我们俩都将对此心知肚明。李元感受到下身传来的感,慢慢笑,反而减缓了干的频率和深度。男人在高前有意地减缓快的累积,品味前的感觉是很

 但是这种临近高却放缓节奏的事情发生在女身上就不是那么美妙的了,我总算明白了隔靴搔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和难熬。“小妤,答应我好不好?”李元不紧不慢地胁迫着我。

 “不好…”“好不好?”他又拨着我小巧的头,这下心里的火更炽。“不…”他忽然双手捧起我尖俏如莲瓣的小脸。

 这一次,他没有继续问好不好,而是深深地望着我:“小妤,我爱你,有些事的前后顺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相爱的。”我知道火候已够。

 我闭上双眼,两行清泪悄然蜿蜒,不是感动,而是泪腺被那熟悉的绿色酸楚所刺,昨晚,我莫明其妙的失去了自己清白的身体,现在,我奉上了自己的心。

 我双臂抱住他的脖子,带着哭腔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老公,我也爱你…”李元狂喜地抱住我纤细的身体,回应道:“老婆,我也爱你!听你叫我老公,真是太好了!”

 说着,下的战车再次加足马力,快像仪表盘上的指针,瞬间临赤红的极限,一时间像是整个星空在我眼前被打碎,无数闪亮的碎屑划过,昨晚那肆的电再次席卷全身,我只觉得全世界只剩下我俩下体合的那一点。

 耳中回响着莫名的轰鸣,仿佛所有的声音在呐喊:干!干!干!干死她!我双手不由自主地绕过他宽阔的脊背,紧紧地抱住蕴藏着巨大能量的火山般的身躯,体的快,臣服的快,堕落的快,伴随着大片大片的理智被他的杵捣碎,我只知道无论如何,我现在只想要那极致的快肢无师自通地配合着他的干,恨不得他将我整个人戳穿,贪婪的子口锲而不舍地追逐着他硕大火热的头,两条腿也情不自地勾住了他的,以最佳的角度承受着他居高临下的加速送,决堤的水早已将身下的单打,像是带着打井涌泉的胜利喜悦般,李元壮的茎愈发高涨。 M.eDAxS.com
上章 重生我和我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