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蕩妇日常 下章
第8章
 “啊…朗哥哥用力啊!”可是她想不明白这短短的几步路之间发生了什么,任她怎么催促发林疏朗都没有化身成狼,她觉得这很不科学。

 甚至开始怀疑他的能力,“嗯…林疏朗…你到底…行不行啊?”“嗯?!小货…这么饥渴呢!这就忍不住了啊!我行不行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林疏朗闻言只是轻笑着勾起她的下巴送上了一个舌吻,然而巴仍旧保持着原来的步调。连将法也失效了!魂淡!看在你这么有意思的份上我就再看看吧,不然可别怪我用媚术了啊!殷芙在心里暗暗想道,她几乎要怀疑自己的魅力了,其实林疏朗也忍得很辛苦,但他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只有过程越艰辛,果实才会越甜美,他想要把快累积到极限,然后一次释放出来。

 想想就快慰得很!但是好难啊!身下的人间尤物简直磨人得很,那小本来就紧到不行,还跟河蚌似的,又夹又咬的。

 那上面的小嘴儿还叫个不停,骨头都要被叫酥了。殷芙却觉得快要被折磨疯了,身体不断叫嚣着“好空虚…好空虚…”虽然已经被大巴填了,但还是想要更多,更快,更用力!

 这一下一下的,虽然有在动,却像隔靴搔,始终挠不到处,她现在只想被暴地对待,是什么都好,我啊!用力啊!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抑或是觉察到了她的极限,殷芙感觉到体内的开始得更大,她不小心动用了内视。

 看到她小内壁的褶皱被迅速地撑开,变得平滑许多,她格外感的甚至都能感受到上暴起的青筋。巴的送也在渐渐地加快,从一开始的和风细雨,变成了狂风暴雨!

 “啊!好!”这次,她发出了来自内心的呼喊,她的身心都为这快感到愉悦,久旱逢甘霖,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林疏朗也觉得很,这种连灵魂都得到释放的感觉他从来没有别人身上得到过,也许是因为这种极限状态打破了新的纪录吧。

 他的身体甚至不需要他的控制,自然地驰骋着,快简直如翱翔九天。殷芙破例地没有喊那些语,有的只是最原始的息和舒的叹息,然而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就像行驶在波涛汹涌大海上的小舟般,身体完全不由自主,只能随着快的海浮浮沉沉。

 两具忘情的身体之间,通红大的正飞快地在光洁无的白虎出,间或带着被得外翻的鲜红,混浊的白沫翻飞着落在器官上,身体上,上,夹杂着女声娇媚男声低沉的息。

 就连空气似乎都变得靡起来,“啊!”“啊!”一高亢的尖叫,一重的低吼不约而同地响起,两人终于第一次同时释放了自己。大股大股的白浆从大的而出,被直直抵在子口的头生生进了里面。

 功法自动运转,这些含着生命华的体只是挨了个边就直接化为了能量,滋养着殷芙的身体,被折磨得筋疲力尽的她终于得到了餍足,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再被上几百次都不是问题。

 林疏朗虽了,却也没有半点萎靡,他足地趴在殷芙身上,一脸幸福地把脸埋进大子里,微微着气,平息着高的余韵。

 ***男人壮的身体上,还挂着一滴滴的汗珠,显得尤为感,当然,殷芙是没有的,她的体质早就已经变得清凉无汗。

 不过身上也沾着各种体,黏黏腻腻的,让人不舒服。林疏朗格外体贴地爬起来去放了洗澡水,又温柔地公主抱着殷芙进浴缸。

 超大的豪华按摩浴缸躺两个人当然是绰绰有余,林疏朗自己也毫不客气地爬了进去,跟殷芙并排靠在一起。温热的水有节奏地冲刷着身体,晃得人昏昏睡,殷芙舒服得眯上了眼睛。

 林疏朗偷偷偏头看着她的侧脸,鬼使神差地想起了一句话:“如果你想知道一个女人的真面目,就带她去游泳。”洗澡应该也是一样的吧?突然手就有点。“芙儿,我帮你洗澡吧。”他殷勤地说道。

 殷芙闻言瞥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睛。不知怎么的,林疏朗突然就有点心虚,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不过她既然不反对。

 那就是默认咯?不过林大少虽然花名在外,这帮人洗澡却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以前都是女人们上赶着要服侍他洗澡呢,帮她们洗澡什么的,就算是情趣她们也没那个资格。说得难听一点,殷芙只不过是天的一个女罢了,按理说比那些女人还不如呢。

 可是一想到自己可以任意摆她的身体,他就觉得热血沸腾,心跳加速,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想归想,林疏朗手上动作却是不慢,他先用手接了点温水,把殷芙的脸蛋儿沾,然后挤出洗面

 在手上打出泡沫之后轻柔地涂在她脸上按摩,再用清水冲去,这一套程做得熟练无比,殷芙差点都要以为他也是干服务行业的了,却不知道自恋的林大少爷可是每天都这样精心对待自己脸蛋儿的。

 接下来就是见识真面目的时刻了!怀期待的林疏朗却注定要失望了,殷芙今天的妆并不重,轻薄的底妆只需要简单地用洗面就可以卸得干净,因此出现在他面前的还真是素颜的殷芙。

 可完全不是他想象中那种画皮的妖,素颜的殷芙比化了妆的她更美!她的肌肤吹弹可破,脸上光滑得连一个孔也看不见,嘴是樱花般粉的颜色,睫依然又长又翘,简直跟芭比娃娃一样精致可爱!

 她的面具好像也随着那层粉底一起被洗掉了,之前的她看起来总是有一种如高岭之花般的疏离感,跟现在这个玉雪可爱的女孩子完全不是一个人嘛!

 不过身材还是一样霸道!林疏朗看着看着,视线就不由自主地向下游移,那一对就算在水中依然高高耸立的大子,轻易地就能占据人的心神,让人完全忘了要干啥,只想扑上去捏啃咬,就像他现在一样。

 ***殷芙无奈地看着几乎要把脸埋在自己里的林疏朗,是个男人就没有不爱这对大子的。

 过了好久,直到殷芙都觉得_头有点疼了,林疏朗才心满意足地起身,并拉着殷芙一起站起来,就开始往她身上打沐浴,他居然还记得洗澡的任务!

 他的大手不断地在她身体各处游移着,从上到下,从左往右,几乎都被他摸遍了,殷芙感的身子没两下就站不住了,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林疏朗终于抹好了沐浴,扶着殷芙在浴缸边坐下来,他让殷芙背对着他坐好,双手扶住她的肩膀。

 然后一条大的出现了,它慢慢地轻轻地就着沐浴的润滑,在殷芙的背上动起来,随着它主人的动作,或打着圈圈,或上下滑动。

 头不断摩擦着殷芙的皮肤,带起一阵阵颤栗的电,林疏朗得不行,马眼都吐出了透明的口水!

 因他的力度把握得特别好,且只是用头轻柔地按摩,殷芙也觉得很舒服,饶是她身经百战也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服务,不得不说林大少确实会玩。

 按完了背部,林疏朗又让殷芙转过身,这下就是直面大巴了。眼睁睁地看着大巴在自己的身体上一寸一寸地擦过,时不时跟头亲个嘴。

 或者把自己埋进深深的沟中上下滑动,这种视觉上的刺让两人的身体都前所未有地兴奋!

 感觉室内的温度都开始升高了,不过这还没完呢!按完上半身,林疏朗又让殷芙跟他面对面地站好。

 他的薄噙住她的小嘴忘情地着,则一刻不停地在她的部和大腿内侧游移着,只把殷芙拨得娇微微,呻不断,但就是不入,正面挑逗够了之后。

 就是背面,殷芙浑圆翘的部当然是重点,大当成道一样着,偶尔还会坏心地带过她已然瘙得不行的地方,如蜻蜓点水一般。

 简直快把她折磨疯了!殷芙开口求饶:“阿朗…好哥哥…快给我…好难受…”林疏朗这回倒没有再玩,因为他也很难受!简单地给两人冲了水,他让殷芙双手撑着墙壁借力,自己则扛起她的下半身,站在浴缸里就干了起来,一时间,“哗哗”的水花声和“啪啪”的体撞击声不绝于耳,几乎盖过了殷芙猫叫般的呻,不过浴缸实在不是一个合的好地方,原因水太滑!太费劲!

 干了百余下,饶是林疏朗自觉体力耐力过人也有点撑不住,索把人抱到了浴室的镜墙前。

 为了足某些人的喜好,天的卫生间专门装了镜墙,需要的时候只要按一下遥控器就可以翻转过来,非常方便。镜墙上还有各种道具可以选择,都标在遥控器上。

 林疏朗按下了吊环,很快,天花板就翻转过来,也呈镜面模式,数个吊环也随之垂下,他选了两个把殷芙双臂扣起来。

 然后自己分开她的双腿,把通红狰狞的大一寸一寸地了进去。特殊的设计让殷芙不论从哪个角度都能清楚地看到入自己身体的样子。

 看着长坚硬的热铁破开幼粉白的蚌,那视觉的冲击,让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殷芙的双手被束缚着高高挂起,莹白的手腕扣在黑色的吊环里,显得尤为纤弱,双腿被大大地分开,男人的器狠狠地刺入那中间的小孔。

 她的身体便随之晃动,看起来摇摇坠,仿佛随时都会断掉一样,她的头发也散地披在身上,显得楚楚可怜,有一种被凌的美感。 m.EdAXs.COM
上章 蕩妇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