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蕩妇日常 下章
第6章
 “感谢大小姐一如既往的信任,但是属下还是得跟您汇报。”白贺嘴角。他就知道大小姐跟主人一样都是不管事的。“好吧好吧,你坐下说我听着。”殷芙也是无奈。白贺便在塌上坐下说起来。

 他的声音低沉稳重,听起来跟他的人一样严谨,有一种很可靠的感觉,而这时候,阿一的手正技巧地在她背上游移着,不轻不重地刺着各个位。殷芙不由舒服地呻出声。

 “唔…”只是轻如猫叫般的一声哦便轻易打断了白贺低沉的叙述,这个声音仿佛是来自九天之上的魅惑,飘忽地回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让两个男人瞬间冲动起来。

 白贺顿了一会儿,看了一眼殷芙,复又继续说起来,可是阿一却忍不住了,他开始略带挑逗地按摩起来,双手如有魔力般忽轻忽重地按

 “嗯…阿一你按得好舒服…”殷芙的呻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媚。殷芙感觉自己腿间了一片,她本就是放的女人,自己有需要从来不想忍着。

 更何况她的属下本来就是师父给她准备好伴。于是她主动翻过身来,让阿一按摩正面,她知道白贺其实一直用余光注视着她。

 她也不说破,索就让他们看个够吧,看他们能忍到什么时候。阿一又给她正面上了一遍各种保养品,方细细按摩起来。

 殷芙却突然起了坏心,说道:“阿一,子,上来。”阿一不明所以,却依然听话地掉宽松的短,顿时出一狰狞的大

 殷芙表示很满意,她伸出小手轻轻拉住它,放到前,磨了几下尖,才说:“这儿好,用这个按。”

 阿一浑身一抖,忍住被这突然的刺不断升腾的望,分开双腿跪到殷芙两侧,开始用头对着_头旋转按起来,此时的白贺早就忘了汇报工作的事,目不转睛地盯着小上的男女。

 “哦…”殷芙一边呻着,一边不断指着身上各个的地方,让阿一的大巴上去按摩,结果当然是越按越

 殷芙的眼神开始离起来,最后终于指着两腿间汩汩水的户道:“阿一,这儿也好,快进来帮我按按。”阿一等的就是这个,当下大便毫不迟疑地了进去。

 “嗯…快一点!”阿一便像打桩机一般送起来,强烈的快跟波一样不断地侵袭着殷芙的身体,还有大脑。

 她的意识一片混沌,只希望大永远不要停止。恍惚中她看到嘴边又出现了一巴。

 她毫不犹豫地将它纳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白贺已经掉了身上的衣物,加入到了这场事中来。

 对不起大家,最近太忙了,一直没时间写,今天总算爬上来更新了,字数虽然多,但是有点少(害羞),稍微过一点剧情,后面又是大啦。

 感觉越写越长了,感谢大家的支持,此文练笔不会收费,请放心食用。***“唔…大巴好好吃…太快了…”殷芙一边吃着,一边随着身下的叫着。

 “一会儿要快一会儿太快的…到底要哪个啊…”阿一略带嫉妒地看着殷芙着白贺的,坏心地停了下来。

 “嗯…不要停啊…要快…”殷芙感觉到下面里的大巴停了下来,快到顶点的望瞬间降了下来,小不由地瘙难耐,她本能地,自助套起来。

 不过这幅度太小,根本解不了渴,她只好更加卖力地着嘴里的。阿一被殷芙这的样子看红了眼,把她的大腿抬起来举到肩上,再次大力干起来,“死你这个一刻也离不了巴的货!”

 “嗯…好快…好…我要上天了!”殷芙被得翻起了白眼,只觉得眼前闪过一片烟花,瞬间就了身。道剧烈地收缩起来,同时出一股热

 阿一被这一绞一烫,也憋不住出了浓稠的华,在他出的同时,早就被得硬得不行的白贺立马拔而入。

 殷芙还沉浸在高的余味中,冷不防被一更大更巴强势入,紧缩的都能感觉到上面那一凸起的青筋,磨到的时候整个人瞬间又瘫了,竟然这么快又连着来了一个高

 白贺的巴属于特大号的,特特长,头几乎有小孩的拳头大,殷芙好不容易被开的小艰难地吐着,之间亲密无间,严丝合

 她真是爱死了这巴,浑身酥软着,只有下面的小嘴儿紧咬着不放松,水一波波地出来,润滑着几乎没有隙的甬道。

 白贺的也因此越来越顺利,不过他一向自控力比较强,又极有耐心,仍是不紧不慢地送着,或九浅一深。

 或三浅一深,直把殷芙得娇连连。被的充实感让殷芙也不再那么急,她享受着白贺有技巧的。殷芙这虽然不是白贺从小到大的,可是在“天”的调教可都是他来的,所以要说最了解她需求的人,非他莫属了,他总是会在殷芙觉得有点的时候来那么重重的一下,缓解她的瘙之后又不疾不徐地轻轻。高就会像愤怒值一样慢慢积累,这中间双方都可以慢慢享受的过程。

 白贺还可以空玩她的大子,顺便亲个嘴儿。阿一看着俩人这么耳鬓厮磨的样子很是不

 可是身下刚刚发出来的大却又高高竖起,他又没有胆子跟白贺抢,只好拉过殷芙空着的小手让她帮自己。殷芙有一搭没一搭地动着,享受着这难得不烈却舒畅无比的事。

 数千下后,殷芙感觉自己的高值已经快要了,小本能地绞紧,打破了平衡。“啊…要来了!快…死我!哦…”她放声叫起来。

 白贺迅速把她腿架起来往下拖,拖到股挨着沿的位置,才站在地上大开大合地用力干起来。

 阿一见状见针地把进了殷芙的嘴里,堵住了她的叫,让她只能发出“唔…”等含糊不清的呓语。

 只见加大加加长的紫黑色巴飞速地在雪白晶莹的女体中前后进出,每次进到底都能看到平坦的小腹中那大的形状。

 白贺的每一下顶都要尽而入,顶到子里才肯罢休,不过以他的长度来说,这种程度轻轻松松,就是殷芙的动地越来越快。

 那千万张小嘴的力越来越大,每次进去花的力气也越来越多,摩擦的快也越来越强烈,他强忍着望和不间断的大力让他身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随着动作四溅,有的飞在地上,有的落在殷芙的身上,那张略显成严肃的俊脸好像也收敛了几分,变得格外有魅力。

 此时的阿一早就已经爬到了殷芙的身上,他的股正着巨也在她小嘴里飞快地进出,动作间,殷芙硬得不行的头不断摩擦着他的,让他一阵阵战栗。

 “啊!”“哦!”“吼!”三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三人分别出了华。殷芙上下的小嘴儿忙不迭地着这大股大股的生命华,超级足。

 ***一番休整之后,殷芙总算听完了白贺的报告,又问了阿一把预约今天的客人是谁,然后不紧不慢地梳妆打扮起来。想要跟作为“天

 头牌的殷芙一亲芳泽,不仅要提前好几个月预约,还要足种种苛刻的条件,如年龄不能超过四十,身高不得低于180,不能有赘,还要提供体检报告…等等。

 总觉得不是嫖而是被嫖呢,尽管如此,还是有人趋之若鹜。今天的客人是林疏朗,林氏财团下一任最有力的继承人候选者。

 殷芙回想着他的资料,翩翩贵公子,心智狡若狐,爱好撕碎别人的面具,最喜欢把端庄大方的贵妇变成妇。扮端庄啊!就如他所愿吧。殷芙今天的打扮可谓是相当得体。

 或者说是保守,全身上下该的不该可是一点都没,她选了一条至脚踝的连身长裙,还是长袖高领的设计,暗紫的网纱裙摆上用金线绣了一只只小蝴蝶。

 在灯光下走动的时候光闪烁,就好像真的蝴蝶一样振翅飞,端庄中又带有一丝俏皮感。殷芙到的时候,林疏朗正喝着小酒,跟五六个侍女调笑着,一副公子的样儿,她却看到了这个人身上一层厚厚的面具。

 “有点儿意思。”殷芙在心里暗道,她不由地。说起来,她跟这位林大少的爱好其实是一样的呢!

 她啊,也最喜欢撕碎那些衣冠禽兽的面具了呢!训练有素的侍女们早就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林疏朗抬头。

 正好看到了殷芙的一瞬,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也足以让他的望抬头,果真如传说中一样。

 是个勾人的尤物,不过林大少何许人也,多年的隐忍让他立刻如本能一般压制住了自己的望。

 一阵幽香拂过,殷芙已经袅袅娜娜地在他侧边的沙发上坐下了,仪态优雅有如贵女。林疏朗勾起嘴角,微眯着眼,轻佻地打量着她。啧,包得还严实!

 收大摆的长裙衬得纤越发盈盈一握,好像一用力就能掐断一样,上半身贴合的设计则完全突出了她的波涛汹涌,这惹火的身材偏偏被包得密不透风,让人忍不住想要撕碎那些碍事的布料,好一探究竟。

 殷芙矜持地端坐着,任凭他打量,表面上看起来纹丝不动,其实感的身体早就在这越来越灼热,犹如视般的眼神下动了情。

 空气中的幽香也随之越来越浓,这种含荷尔蒙的香味堪比烈药,会让人兽大发,化身成被望支配的野兽!

 “坐得那么远干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林疏朗忽然起身近,一条腿强势挤入殷芙坐着的单人沙发,呈半跪状,一手撑住沙发靠手,一手勾起殷芙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

 他离得极近,温热的气息几乎要洒在她的脸上,殷芙努力运转着心法才能保证她在浓烈的男荷尔蒙笼罩之下不先失态,看着男人幽暗的双眸中那有如实质的火,殷芙笑了。

 她伸出一只手抵住他越靠越近的脸,方才悠悠说道:“我倒是不怕你吃了我,就怕你只想跟我谈人生呢!”

 温热柔软的小手如羽般拂过林疏朗的嘴,彻底绷断了他望控制理智的最后一弦,翩翩公子终于化身成为人形野兽,欺身下,“我现在只想跟你谈生人!” M.eDAxS.com
上章 蕩妇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