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蕩妇日常 下章
第5章
 其实“天”是她的师祖留下来的,传到她这儿也才第三代,她们这一门又是一脉单传,毕竟天之体实在是太少了,尤其是天又内媚的。

 这种体质天生产生不了气,需要从外界取,但是它却能将灵力提纯炼,而内媚之体,简单地说就是只要男人靠近就走不动路了。不用说,这在以前就是妥妥儿的鼎炉啊!幸好现在是末法时代。殷芙的师祖创造了一套功法,只要以身体内储存的气为媒介就可以自发地取外界的灵力进行修炼,还改善了内媚之体对于男人的渴求,从只要是个男的提高到能够提供高质量气的男人。

 而且练这套功法还会使自己越来越美貌,小也越来越紧致,男人只要过就再也离不开了。也就是说把自己从鼎炉的位置变成了把男人当作鼎炉,不得不说是一个天才!

 而且只要她想,男人也可以不是鼎炉,而是双修。“天”就是她在双修伴侣们的帮助下一手创办的,不仅给自己提供一方势力。

 对于寻找能够提供高质量气的男人也很有帮助,还能给自己寻找衣钵传人。殷芙就是在一次招聘中被她师父发现的。

 那时候她才十四五岁,却因为从小被各种男人滋润,看上去发育得比十七八岁的还要好。让迫切想要逃离的她混进了面试,被师父捡到了宝,然后一路调教。

 在她能够独当一面的时候就功成身退,把这些全部交给她,自己逍遥去了,在殷芙的记忆中,并没有母亲的存在,师父就是她的母亲。

 而父亲,她对他的感情很复杂。因为没有母亲,殷芙从小就是被父亲带大的,由于体质的关系,她很小的时候本能地喜欢赖在父亲怀里,对于女儿的依赖父亲一开始很是高兴,后来在给她洗澡的时候发现,只要一摸她的那里,她就会水,父亲一开始以为是

 后来凑近闻了闻发现居然是水!他对于女儿这么小就会水觉得震惊之余,又兴奋不已。

 他内心阴暗的思想让他认为这就是个小货!将来肯定是离不得男人,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了自己,于是开始了他变态的调教之路。殷芙从小没喝过几天水。

 她喝的都是生身父亲的水。每到她哭喊着饿时,就会有一支大巴凑到她嘴边,年幼的她把头当成_着,直到出白白的跟汁一样的水。

 不过这也歪打正着,不然缺少气的她很可能早就夭折了,所以她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父亲。

 殷芙每天都要躺在父亲下含着头睡去,第二天含着头醒来喝下清晨的第一泡浓浆,而父亲也每天都要拿自己花出来的水泡茶喝,他的让她维持了生命。

 而她水里纯的气不仅让他强身健体,还让他越来越年轻英俊,就这样一直长到六岁,殷芙还是每天都要含着父亲的头才能睡着。

 六岁的时候,父亲开始教她口的技巧,他不再足于单纯的头,他让她像吃糖一样,到八岁的时候。

 她已经很容易就能完成深喉了。年少无知的她每天都热衷于跟父亲玩这个游戏,一直到现在她也没断过“”当她能深喉的时候,父亲又盯上了她的

 他其实每天都在试探着,终于惊喜地发现她已经能够容纳两手指了,当晚就给她开了苞。也许是天赋异禀。

 她只在痛过一阵之后就开始感觉到快,此后食髓知味,天天着父亲她,睡觉的时候的小嘴也从上面的变成了下面的。父女天天像连体婴一样,那时候父亲最爱给她穿上连衣裙。

 然后里面什么也不穿,在坐车或者公园玩的时候,父亲的大巴就在她的小里,终于有一回。

 她和父亲在大伯家做客的时候被堂兄不小心掀起了裙子,从此她就成为了全家男的公用

 上学的时候,比她高二级的堂兄时常会在下课的时候把她拉到男厕所的隔间里,用还没有发育完全的捅她,次数一多,难免被人发现,然后她就成了全校男生的“公车”

 慢慢地,她开始觉得这不是好的事情,因为大多数时候她并不想跟他们玩这个游戏,而且学校里其他女生看她的目光都是又鄙视又仇恨,她被排挤在她们的团体之外,她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回去问父亲。

 他只是笑着说:“因为芙儿是天生的妇啊!生下来就是给男人的!那么小就会勾引爸爸了呢!”然后又是一顿狠狠的干。

 殷芙后来变得越来越讨厌跟男发生关系,因为他们总是不顾她的意愿不分场合地想干就干,而且其中有一些人她看了都恶心。

 可是她的身体却无法抗拒这一切,直到那天,她看到了“天”的招聘广告,也许是第六感,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

 她直觉那会成为她的救赎,果真,她遇到了师父,不仅摆了体质的困扰,同时也摆了自己弱势的处境。***

 殷芙沉浸在回忆中,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出租车已经偏离了方向,朝着另外一个更偏僻的地方开去了。夜渐沉,路边的景也越加荒凉,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司机也随后下了车。

 一路上从后视镜不断观察殷芙的司机是越看越燥热,又看她一上车就一直闭目不语,以为她睡着了,于是向胆边生,直把车开到荒郊野外也没见她有醒过来的意思。

 就决定就地办了她!他绕过车头来到另一边,出租车后座左边的门是锁死的,他并不担心殷芙能逃跑,一想到马上就能上到这种尤物,他那经常不太中用的都兴奋了起来,在秃头司机的胖手颤巍巍地打开车门的瞬间,他只觉得眼前一花,就飞了出去。

 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殷芙没事人一样从后座出来,看都不看飞出去的司机一眼,径自走到驾驶座开车调头走了。

 在相距不远的路上与一辆银灰色的轿车擦肩而过时,她看到了一张有点熟悉的脸,殷芙勾起嘴角,一笑倾城,这一趟折腾下来,到“天”的时候夜幕降临已久,远远看去,整个城市灯火辉煌,“天”所在的不夜城虽然离主城有一段距离,却更是亮如白昼。

 殷芙开着小破出租车在一众豪车中特别显眼,她无视门童惊讶的眼神,将钥匙抛给他,低声说了一句“处理了”

 就转身消失在了门后,而一路尾随而来的盛清在看到她进了“天”之后单手摩挲着下巴,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殷芙轻车路地绕过曲曲折折的回廊来到自己专属的休息室,在这里,每个小姐都有属于自己的休息室,还有配套的助理和保镖。

 殷芙不仅是这里的主人,她还兼职做着小姐,除了亲信的几个人,没人知道她就是隐在幕后的神秘老板,她的休息室很豪华。

 除了会客室会议室卧室卫生间,还有一间超大的更衣室。殷芙边走边衣服,等她走到卫生间浑身已经光溜溜的了。超大的按摩浴缸里已经放好了水,她伸手探了探温度,刚刚好。

 水里加了舒缓疲劳滋养身体的药剂,是她师父的独门配方,“劳累”一天之后泡一泡,不仅能泡去身体上的各种爱痕迹,还能使收的气更好地转化。

 殷芙舒适地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闲暇,待药力完全散去,方才起身。早就候在一旁的助理立刻上前,细心地帮她擦干身体,吹好头发。

 殷芙的助理跟普通小姐的助理不同,他是师父专门为她培训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堪称全能,而且长得很是符合殷芙的审美,当然,味道也很

 这样的助理有七个,他们按照每周一天轮班,今天是周一,所以助理就是阿一啦。阿一看着镜子里精致的女人,还有她一丝不挂如玉般洁白无暇的完美娇躯,下的大早就将宽松的专用短撑起了大帐篷,他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问道:“大小姐,今天要按摩吗?”

 殷芙回头,妙目转地上下打量了他一遍,直把阿一看得不自在了,方答:“今天来得有点晚了,就简单按一按吧。”

 也不去看阿一略带失望的神色,径自往隔间去了。这是一个专门用来按摩的小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单,只有一个雕花的檀木柜,一张特制的小,并一张贵妃塌。

 殷芙斜倚在塌上等着阿一做好准备工作。阿一熟练地从柜子里取出各种瓶瓶罐罐放在小尾特别设计的筐子里。

 然后调整好小的高度。准备就绪之后他抱起殷芙放上小,让她背部朝上平躺着,便开始将瓶瓶罐罐里的各种秘制膏涂抹到她的背上。

 殷芙的背也很完美,光滑细致,没有一点瑕疵,就算放松地平躺着,也能看到形状优美如蝴蝶般的肩胛骨。

 这时候,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殷芙懒懒道:“进来吧。”走进来一个面相严肃、衣着一丝不苟的男子。

 他手里拿着一叠纸张,看起来是文件的样子。这位便是“天”现在的总管,也是明面上的老板—白贺。“是白主管啊…”殷芙抬眼看了下来人复又闭上。

 “是的,大小姐,属下来是跟您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计划,还有一些合作项目也需要您过目。”“我不是说了你看着办就好。那些蒜皮的事就别找我了嘛。” m.EdaXs.COM
上章 蕩妇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