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蕩妇日常 下章
第4章
 殷芙半梦半醒间只觉得空虚得紧,下面又,不由发出了难耐的呻。盛清和暗笑,缩起舌头钻进了,模仿着具进进出出,还不时扫一下肿蒂,然而舌头毕竟长度有限,殷芙被得不上不下的,只好幽怨地醒了过来。

 原本勾魂的媚眼也因为没睡醒的缘故略显迷茫,多了几分纯真,那一脸求不又委屈的小表情看得盛清和心中一动。

 突然有了逗她的心思,他故意下那儿臂般的巨龙,“小货,想吃大吗?”殷芙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渴望地看着他,呃。他的,那神情再明白不过。

 “想要啊!求我呀,求我我再考虑要不要给你!”虽然殷芙非常不想足他的恶趣味,可实在是不想受情的折磨,因为体质和功法的关系,她对望的耐受力近乎为零,所以没有多做犹豫她就选择了屈服在望之下。

 “小货想要总裁大人的大,求总裁大人给我…”看着盛清和晃动着大似乎无动于衷的样子,殷芙知道就这样他还不满意呢。

 她当然明白他的心理,不就是想要足一下自己的调教望嘛,所以她一开始也没拣着多的词儿说,毕竟要循序渐进嘛!

 “小货下面的嘴儿饿了,想吃总裁大人的大…”“唔…人家好难受…好想被总裁大人…”

 “哪里?”殷芙的努力有了回报,不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盛清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下面的小嘴儿…”“不对,要叫。”“人家想要总裁大人我的…”

 “用什么?”“总裁大人的大…”“是大巴。”“人家的,好想被总裁大人的大…”

 “小母狗,又发了,一会儿不你就难受是吧?”“是的,我是总裁大人的小母狗,一刻都离不开主人的大巴,求主人死母狗吧!”

 殷芙说着就跪趴成母狗的姿势,大白股高高撅起,出被掰得开开的粉,透明的都快泛滥了。“好一条的母狗!我这就死你!”

 盛清和已经被刺得双目通红,铁杵般的直捣黄龙,他今天似乎特别容易暴,一边大力拍打着殷芙那白得晃人的圆,一边次次狠到底,尽而入,尽而出。

 “啊…太快了…太深了…到子了…”“主人好…大…大得小…小母狗好…”“只…只想天天被主人…哦…好爱大巴…”

 “嗯…好舒服…要上天了…”在这狂风暴雨般的冲刺中,殷芙都不知道自己泻了多少次。她得身体都觉得不是自己的了,整个人飘飘仙,只知道疯狂地叫,誓要把那个男人也拖下情的深渊。

 盛清和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明明之前还想着要好好怜惜她的,不知为何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就想死这个妇,他爱死了她的,同时也恨死了她的

 或许是盛清的突然造访让他有了猝不及防的危机感,很多以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一一浮上来,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的他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慌乱的情绪。

 这些全部化为了他身体的动力,让他像上了发条一样不知疲倦地横冲直撞,也许他潜意识里觉得征服这样的女人必须先在身体上征服她吧。

 两人的合处已是一片泥泞,原本透明的爱早已经变成了白色浑浊的泡沫,隐约能看到翻飞的大又肥厚了不少,白皙的部变得有些红肿,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情的味道。又一波爱而出,这回殷芙终于够了。

 她使出了大半的功力在道壁上,盛清和只感觉到原本已经被开的小突然绞得死紧,大被卡在里动弹不得,只能乖乖地等着一阵阵的热浇在马眼上。

 他再也忍不住,关一松,大股新鲜浓稠的子孙便了出来,“哦…都给你…我的小母狗…”这些充着浓郁生命能量的体一滴不剩地进了殷芙的子

 不过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小生命,已经与身体完美结合的功法时刻运转着,瞬间就将它们转化为了能量,滋养着殷芙的身体。***餍足之后,盛清和抱着殷芙到淋浴间清理了一下。

 看着乖乖任他摆的女体突然后悔当初为什么图方便只装了简单的淋浴,应该换上豪华按摩浴缸的,这样就能在浴室再来一发了。殷芙自然感觉到了某人渐渐抬头的望。

 虽然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不过无非就是些嘿嘿嘿的念头罢了,不由暗啐真是个种马,但是,她真是爱死这样的种马了!洗净擦干,大战一场之后当然需要补充能量啦!

 外卖已经被体贴的总助装在保温盒里悄悄放在了茶几上,菜不多,却样样精致,看起来就让人食指大动,连一向不重口腹之的殷芙看着都觉得想吃。尽管她才刚刚“餐”

 一顿,此时两人都是光溜溜的未着丝缕,某个刚被贴上“种马”标签的男人自然是做了符合这个身份的事儿。

 他抱着殷芙坐到沙发上,硬邦邦的大状似无意地擦过她的部,却并不入,只是高高翘起来。

 随着两人的动作弹在了殷芙的小腹上,顺着呼吸一动一动的,原来他打的是让这个小货自己忍不住求他进去或者自己坐上来的主意。作为一个极品尤物,殷芙的身子自然是一等一的感。

 何况又练了离不得男人的功法,在功法的作用下,只要有强烈的雄气息靠近都会使她腿软,更别提这种高档货了。

 殷芙的下身早就已经水不止了,所以她注定是当不成贞洁烈妇了。盛清和一般工作时间不喝酒,所以他午饭的配酒一律改成了乌龙茶。时值盛夏,温热的饭菜配上冰镇的乌龙茶简直不要太舒

 盛清和含了一口茶,勾起已经瘫软在自己怀里的小妖的下巴,对着红的小嘴就印了上去,还没有所动作,那边就已经迫不及待地了上来。殷芙伸出小巧的舌头就往盛清和嘴里钻去。

 她轻易地就勾住了他的大舌与之起来,一边还不忘着他嘴里的津,仿佛沙漠里饥渴的旅人遇到了甘霖。

 乌龙茶的清香混合着男人的唾,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让她意犹未尽,她眨巴着妩媚的双眼,在她渴望的眼神下盛清和度了一口又一口,半杯茶下去了,饭菜还没动呢。殷芙却不想吃,她现在只想吃掉盛清和。

 盛清和这会儿却极有耐,愣是边给她喂食边自己慢条斯理地用着。殷芙是坐不住了,她乖乖地落入了盛清和设想的套子里。

 只见她双手环抱住男人的身,把自己紧紧贴上他的身体,一双豪在他的膛上上下磨蹭着,下身也开始不安分地扭动起来。

 那泛着水光的此时开了一个小小的口,不住地摩擦着,看起来就像是一张微张的小嘴在啃着一样,尽管盛清和已经忍得青筋毕,他表面上还是按兵不动。

 殷芙急了,一口咬住他的喉结,嗔道:“进来嘛…”“想要就自己来啊…”盛清和坏笑,他本意只是想逗逗她,多让她发发撒撒娇什么的,没想到这小妇如此饥渴,听完果真自己抬起股,就要把进去。

 只不过太过大,殷芙费了好大的劲才吃进去了一个头,这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她的已经被水浸润得顺滑无比,所以她只是扶着往上那么一坐,整就在重力的作用下直接到了底。这感觉简直太了!

 殷芙兴奋得进去就高了。盛清和也差点关不守,那就太丢人了,可是真的太了!隐忍许久的在一瞬间穿过层层叠叠像千万张小嘴一样在着它的褶皱强行破开子口,又被殷芙高的热浇灌,这样还能忍得住不必须得称赞一声英雄!

 高的殷芙已然是无力再战,盛清和只好无奈地抬起她的股,又动自己的,上下套着,这个姿势真的不是很好施力,了几下之后。

 他干脆把她放倒在真皮沙发上,大力干起来,黑色的沙发上殷芙的身体白得格外耀眼,她瘫在沙发上,两条修长的大腿被分开来抗在男人肩上,大狰狞的紫红色像利剑一样在粉的花进拔出。

 不知高几次的殷芙已经无力叫,只剩下“嗯啊”的呻声还在断断续续地刺着盛清和的耳膜。

 千余下后,男人一阵低吼,出了浓稠的白浆,却仍不肯拔出,那里面仿佛有巨大的吸引力,吸引着他沉沦其中不肯自拔。“小妖!早晚要死在你身上!”

 盛清和已经自甘堕落了,觉着反正这也不影响他的工作,反而乐在其中。这个下午,他一直抱着殷芙坐在他腿上处理公务,两人的器一直没有分开过,他空还能颠两下。

 而殷芙也时不时自己动两下止止,直到接近下班时间,盛清和才批完所有的文件,两人自然是又干了个。***

 下班之后,殷芙拒绝了盛清和的晚餐邀请和送她回家的要求,随意打了辆车便往“天”而去。

 她没有发现,一辆低调的银灰色轿车正悄悄地夹杂在下班拥堵的车中尾随着她。殷芙上了车便闭目养神,全然无视司机在听到她说出去“天”后那种又羡又下的眼神,她虽然

 但也不是个男人就能上的,像这种秃顶大肚的中年男人,不但看着倒胃口,闻起来也是一股劣质的味道,不用试就知道一定是个早的货!说到“天

 这在本地可是个无人不晓,却连达官显贵都少有人能进得去的销金窟,它的背后势力无人得知,只知道这不能惹,因为这么些年来,想打它主意的人下场都很惨。

 “天”因神秘而知名,不过更出名的是它的小姐,它不止一次公开向社会招聘,当然是打着服务员的名号。

 那要求,啧啧,选美比赛都没它严,据说进去之后还要经过茶道、花、琴棋书画舞等各种培训,最后能留下来的也是万里挑一。

 但就算是被筛下来的,也都被各路显贵疯求。江湖上对“天”有各种传闻,真相到底如何却不得而知,因为能进去的都是平常人接触不到的圈子,这些圈子里的人大多低调内敛。

 而且更深谙多说多错的道理。所以“天”在老百姓眼里那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而对于能进入其中的美貌女更是怀着一种“说到底还不是个卖的”恶意。好吧,殷芙也确实是。 M.eDAxS.com
上章 蕩妇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