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蕩妇日常 下章
第3章
 就将她往宽大的办公桌下一,待她跪坐好,一支高高立的大已经凑在了她的面前。“含住!”只见盛清和衣冠楚楚地坐在老板椅上,因为克制情一张俊脸紧绷着,平添了几分上位者的威严,尽管略显沙哑的嗓音出卖了他,但殷芙还是不由自主地选择了顺从。

 她伸出素白的小手握上他的大,她一只手尚握不拢,只好再伸出一只,两只手包覆住,一边轻轻动着,一边张开感的小嘴,含住了头。

 头一进入殷芙温软热的小嘴里,盛清和就发出了舒的叹息,这时外面的门又被敲了三下,他只得沉声道:“进来。”

 门应声而开,总助领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正要对盛清和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越过他快步走到了盛清和的办公桌前。

 他吊儿郎当地用双手撑着桌面,使自己平视盛清和,方戏谑地开口:“大哥,好久不见了啊…”盛清和制止了想要开口的总助,并示意他出去。

 三番两次吃瘪的总助在怀疑自己无能的同时又无奈地关门出去,这时的殷芙正在努力地将这条硕大的纳入自己的口中。太大,她吃得很是艰难。

 不过也很享受,她并不着急吃下去,只是慢慢地吐着,舌尖还时不时调皮地扫过敏感的头,刺得它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前,殷芙毫不客气地一一了进去。

 这浓烈的男气息让殷芙刚刚得到足的身子又不安分地动起来,饥渴的小已经控制不住地开始出水来,她试图小幅度地左右扭动来缓解这种,嘴上也更加卖力了。

 而盛清和就可怜了,他一边承受着极致的舒,一边却要克制这种感觉,使自己面色如常,天知道这有多难,可真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他看着对面与自己有六七分相似的男人,与自己不同的是。

 那脸上还是一股子的纨绔,让人心生不喜,冷声道:“盛清,你来这里做什么?”“来看看大哥嘛,怎么,大哥不啊!”盛清故作委屈道。

 “难不成大哥是在做什么好事,被我打扰了吗?”他接着又道。盛清和顿时沉下脸来,他就知道这小子一来就没好事!

 盛清这小子,从小就一肚子鬼主意,偏偏还天不怕地不怕,更不怕尴尬,最喜欢的是让人尴尬。

 在盛家就是一混世魔王的角色,爸妈完全放养他,家里其他人都是见到他就绕道走,从而使之越长越纨绔。

 盛清和这个从小就作为继承人培养的大哥对他的感情很是复杂,既羡慕他的自由,又不喜他的纨绔,他知道盛清可不是随口说的这么一句话,这小子精明得很。

 尤其是在男女之事上,看着殷芙扔在沙发上的包包和散落在地上的高跟鞋还有一些文件,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盛清和不知道的是,盛清还有一项奇特的技能,他的嗅觉特别灵敏,但是只针对女人身体的味道,在空气中残留的味道里,他闻到了一股永远也忘不掉的特别的味道。

 那是早上他在路上忍不住强暴的那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闻就有一种想要狠狠占有她的味道!没想到这么个尤物居然早就让盛清和给得了,他眼中闪过一丝霾。

 ***“原来小弟是特地来看我,现在人看完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就不送你了。”已经修炼成商城老狐狸的盛清和强忍住身下想要薄的望下了逐客令。盛清瞥了眼休息室虚掩的门。

 虽然心有不甘,但毕竟是在大哥的地盘上,也不好太造次,反正知道了人在哪儿,他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精明如盛清也万万没有想到他一向老成严肃的大哥居然胆子能大成这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敢让人给他口,其实他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发现真相了。

 只能说大概是盛清和高冷的形象塑造的太成功了,其实盛清和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人前人后都一样清冷的自己偏偏对殷芙总是难以自持。

 就跟着了魔似的,只要看到她,就无时无刻不想她,死她!就像现在这样,是以前的自己绝不会做的,一想到差一点就会被盛清发现殷芙跪坐在地上含着自己大的样子,盛清和就觉得格外刺,本就已经很是壮的硬生生又涨了一圈,殷芙的小嘴险些被撑破了。

 好在她上面的小嘴跟下面的一样弹极佳,稍稍适应了一会儿又开始吐起来,这会儿听到人出去的动静,殷芙终于敢发出声音来,她啧啧有声地,仿佛那是无上的美味。

 还不时发出一两声媚到极点的哦,盛清和这个时候是一刻也不能忍了,他只想把大捣入她的身体,狠狠地她!

 他把殷芙从地上拉起来,因为跪坐太久,殷芙的双腿已经发麻,根本无法站立,她踉跄着就倒在盛清和怀里,盛清和就势托住她的股,像抱小孩一样把她抱起来快步向休息室走去。

 这个姿势让两人的下身紧密贴合在一起,走动的过程中大的不断摩擦着殷芙的,偏偏又不入,殷芙难过得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咬一样。

 水不住地,直把盛清和的也浸润得滑腻无比,好在就几步路,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扔在了上,紧接着一巨大就贯穿了她,坚硬的跟烧热的铁杵一样。

 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底,因为太烈,甚至顶开了子口,把殷芙的肚子都顶起一个小包。“小货,这么几步路你就忍不住了,看你那的,就这么想被吗?”

 “刚刚得很刺吧?是不是很想被盛清发现,然后两个人一起你啊?”“哦…!这么紧是想夹死我吗?”不小心脑补了一下跟盛清前后夹击殷芙的场景,盛清和的怒气值不断上涨,他一边野蛮地横冲直撞,一边说着各种荤话。

 殷芙已经被这不带任何技巧的原始野冲撞给翻了天,那一声声媚叫简直婉转地能勾魂,小嘴儿还不服输地跟盛清和较着劲。

 “啊…得我好…人…人家一刻都离不开大…就…就想被啊…”“嗯…轻点啊…要坏了…”换来的当然是更加大力的干,盛清和好像装上了电动马达一样。

 一刻不停地快速着,直干了千余下。静谧的休息室里,只能听到“噗嗤噗嗤”的声,和“啪啪”的体撞击声。殷芙的水越越多,几乎快成汪洋了。

 “货!水这么多是想把我淹了吗?”这一波大力的已经把盛清和的愤怒值用光了,他缓了口气,把殷芙转成跪趴的姿势。

 看到那离了大得不住扭动的大股,又忍不住“啪啪啪”拍打了几下,没想到这货水得更了。

 殷芙正在兴头上,没想到换了个姿势大却迟迟没有入,不由着急地把股撅得更高了。

 雪白的股浑圆翘,依稀能看到有几个红红的手掌印,中间是粉的菊花和微张着的鲜红小嘴儿,那嘴里不断地着口水,似乎在做着无声的邀请。

 见此美景,盛清和再也忍不住,把对着那张小嘴儿就了进去。才歇了这一会儿,好不容易开的又变紧了,大只能一寸一寸地慢慢沉入。

 每进去一分,殷芙就发出一声足的呻,直把盛清和听得火焚身,这磨人的小妖,迟早要死在她身上!

 殷芙不能忍受这种渐进带来的瘙感,她上下晃动着股,调整好位置便向后这么一顶,整瞬间被她吃了进去。

 “哦…”“哦…”两人齐齐喟叹出声,一个是终于被填的充实感,一个是要被夹断的紧窒感。太了!

 后入的体位不仅更深入,还让大巴摩擦到了很多正常体位不到的感点,只要再那么几下,殷芙就要高了。

 偏偏盛清和因为太紧怕马上出来半天不肯动作,殷芙只好无奈地自己前后扭动着股。这女人,实在太了!盛清和咬牙,却还是配合地扶住水桃般圆翘的股,快速动起来。

 “啊…”眼前闪过无数小星星,殷芙尖叫着了身。热的冲击和道瞬间的痉挛让盛清和再也憋不住,几乎在同时释放了自己。一股股滚烫的浇在子口,被一地收进了肚子里。

 终于得到滋润的殷芙仿佛整个人都亮了起来,皮肤越发水润,眉眼越发精致,有一股暗暗的幽香升腾起来,伴随着两人的呼吸。***

 时值中午,总助已经体贴地帮盛清和叫好了星级酒店的外卖。盛清和放下手中的文件,眉头,起身轻轻走到休息室。

 睡中的殷芙像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般人,薄薄的蚕丝被只有一角盖在平坦的小腹上,出即使平躺着也依然丰硕的子和两条修长的大白腿。

 那隐秘的幽谷在腿间若隐若现。盛清和只觉得一阵燥热,发现他的下身又可地硬了。怎么办呢?

 干呗。反正午休时间够长,盛清和索除去了自己全身的衣物,着一条大就爬上了,他也不叫醒殷芙,只轻轻地掰开她的双腿,便把头埋了进去。殷芙光滑白皙的户干净得如玉女一般。

 他拨开两片肥厚的大,探出舌头准确地擒住了中间那颗红的珍珠,轻咬慢,很快他就感觉到它慢慢地充血大,紧闭的花里也出了香甜的水。

 盛清和大口大口地着这无上的美味,清甜中带着一股幽兰似的芳香,完全不同于一般女子那带着酸的味,光这就是世间少有的极品了。 m.EDaXs.Com
上章 蕩妇日常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