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BOSS的新宠 下章
第十四章相亲之伤
  

 其实一个人幸福不幸福,关键看你怎么去想有些事情,如果凡事都朝开里去想,幸福就离你不远了。

 说起恋爱和结婚吧!其实都不是件容易的事,话说:曾经沧海还难为水呢!

 恋爱和结婚其实都是一门学问,有的人一辈子也没参悟透,难怪有人说了:你再优秀,总有人不爱你,你再不优秀,总有人会爱你。

 但王晓晓始终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种类型的人:是优秀的,但没有人爱的那一种呢?还是不优秀,可还是没有人爱的那一种呢?

 对于一个年过三十至今未婚的大龄女青年来说,最头疼的事莫过于参加别人的婚礼,花前月下此情此景容易教人受刺,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和自己周围的人相比较,不说别人,单说自己那么多的大学女同学,一逢上同学聚会,一个个携家带口地幸福而来,席间还会有几个小宝贝撒着,逮住你叫一声阿姨,那才叫一个郁闷。

 因此林丹妮说:“马上的同学聚会你得找个男人和你一道风风光光地去,让你的那些个老同学也睁大眼睛好好瞧瞧,谁说咱年纪大就找不到好男人了?所以你当前的任务重中之重是找男人。”

 王晓晓不以为然地笑道:“别扯蛋了,你以为找男人就像买棵白菜这么容易呀?还得人家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才行嘛!”

 林丹妮说:“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创造的,你得努力去争取呀!不然真成一嫁不出去的老古董了?人家古董还越老越值钱,而你呢?越老越不值钱!”

 王晓晓说:“我总不能上街上胡乱抓一个吧!”

 林丹妮说:“这俗话说得好啊!有枣没枣你都打它三竿,你不是喜欢帅哥嘛!这要是万一一不小心从树上掉下个刘德华来呢,那你不是赚大了。”

 王晓晓说:“虽说你说的有点白做梦!但也有几分道理。”

 林丹妮说:“心动不如行动!”

 王晓晓说:“这事急得来吗?”

 林丹妮说:“不要太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王晓晓说:“我都相了那么多次亲,都没戏,看样子我这辈子是公下蛋――别指望嫁人了!”

 林丹妮说:“错!没有一千次的失败就没有第一千零一次的成功。”

 因此,王晓晓决定再破釜沉舟一回,掏出电话,按下了梁阿姨的电话,那就让梁阿姨的婚姻介绍所来拯救一下她这个快要溺水而亡的灵魂吧!要说病急了还投医呢,权当作死马当活马医吧!

 梁阿姨接到王晓晓的电话很是高兴,一口一个好闺女,你终于开窍了!说得王晓晓羞得咬牙切齿,敢怒而不敢言!谁叫咱不是没法子?谁叫咱需要男人呢,而梁阿姨又是专做这一勾当的,就算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怨不得旁人,再说买馍的得找卖馍的,卖馍的得找卖面粉的,这是一顺理成章的产业链,所以她别无选择。

 时间很快都敲定了,用梁阿姨的话说,大网撒鱼,就不信漏不下一两条来,再说矮子里面也能挑将军,这事包在阿姨身上,阿姨就是专门干这个营生的,还怕给你找不着对象?

 听梁阿姨说话的语气有点像古时候青楼里面的老bao子,王晓晓像是红楼里面的头牌,唯一不同的是:古时候男人揣着钱来求见,而自己则是花钱来见男人。

 要说这婚介所的费用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虽然不至于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但只要一行动就能差不多去了王晓晓半月的工资,这让王晓晓握紧拳头,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一座城池也把它攻下了,一定要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

 林丹妮说过,这些年若不是自己无心恋爱,感情麻木,说不准早就迈进了婚姻的门坎,搞不好小宝宝都能打酱油了!王晓晓姑且把这当做是某种鼓励,心欢喜地加入到了相亲大战中。

 相亲第一天,地点还是上岛咖啡厅。

 王晓晓略施粉妆,一身针织白色连衣裙,浅蓝色的带小花的细链别在间点缀一下,可别说还真有点都市名媛的风范,这一身打扮第一次让一向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林丹妮伸出大拇指说好。

 正想着呢!只见一小平头中等身材,穿一身乔丹白色运动装,脚踩一双黑色安踏运动鞋,长得有点像成龙的大鼻子男人走了过来,王晓晓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中的资料,这位想必就是比自己小三岁的私企业主陆一民吧!

 不管怎么说招呼是先要打的嘛!

 “陆先生好!我是王晓晓。”尴尬地笑着,手上的招呼也随着陆一民带着探究的目光而讪讪地落下。

 “这位大姐,你就是王晓晓?”陆一民开口就不招人待见,不就是大三岁吗?谁让梁阿姨说现在流行老少配,叫自己大姐?我有这么老吗?

 “这位小同志,我就是王晓晓。”王晓晓假笑了一下,脸上有点僵硬的生痛。

 “哦!王姐,你比我想像中要好得多?特别是皮肤好,你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啊!是完美马丽,还是玫琳凯?这两种牌子的化妆品都比较好用的,我原来的女朋友只用这两种牌子的化妆品,不过呢?女人总是比男人老得快一点,一不小心脸上的皱纹就一条一条地长出来了!”

 “哦!我有点不明了!陆先生此次来的目的是跟我说你原来的女朋友,还是向我推销化妆品啊!”王晓晓有点相当地不悦。

 “别提那个货!一提她我就来气,她早背叛了我,跟一个网友好上了,还背着我和那王八蛋同居!我是他们鬼混了半年之后才知道的,当时我气得很,恨不能拿刀去杀了那对夫*妇,后来一想,杀了那对狗男女也没啥意思,搞不好自己还得进班房,这样一想,我就没有去杀他们…”陆一民的话就像涛涛江水绵绵不绝。

 “对不起!我去一趟洗手间!”王晓晓觉得胃里有一股酸气,让自己想吐。

 匆匆跑到洗手间去,干吐了一阵,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如果…咖啡厅能让人喊叫的话,那么她,王晓晓好想仰天长叹“找个男人咋就这么难?”

 王晓晓不明白,这男人又不是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又不是稀有动物,咋就成了自己的奢侈品呢?难道三十岁的女人就非得注定要成为剩女?

 王晓晓觉得陆一民太让她受不了,感觉心理不健康似的,第一次见面就大谈原来女人的背叛,这让她觉得心里像了一只绿头苍蝇似的,但又不能明说,只好安排林丹妮过一会儿打电话来找理由开溜。

 磨蹭了好一会,王晓晓才强勉回到座位上,陆一民伸过头来问道:“怎么啦?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呀?要不要带你去看医生,有病千万别顶着,该看医生还得去看…”姓陆的还在继续发表演说。

 王晓晓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个小品:那男的就这么跟他相亲的对象说:我姓罗,大家都叫我啰嗦,我在广场第十电线杆下面等你!你坐公汽来,坐公汽到广场要花六分钱,你给售票员一,他找你四分,你给他二,他找你一四,记住我在电线杆下面等你,千万别爬到电线杆上面去了!想到这里,王晓晓勉强挤出来一点笑:“没关系,可能是有点着凉了吧!”

 王晓晓这时候其实最想做的事是:拿针把他的嘴上,免得他制造噪音。

 正在这时候,林丹妮的电话很争气地响起,王晓晓一接电话,样子装作很着急地说:“你说什么?外婆病了?好好好!我马上赶过去。”

 放下电话,王晓晓又装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对陆先生说:“不好意思,我外婆病了在住院,我得马上过去!”

 陆先生一听,倒是也跟着着起急来:“住哪家医院?我跟你一块儿去。”

 王晓晓懒得理他,就随口一说:“住分院内科,我要走了,以后再联系吧!”

 王晓晓打的士跑了。

 没想到刚到家,还在气呢,陆先生的电话就追过来了:“王姐呀!你外婆住哪间病房啊!我买了鲜花和牛送过去,问了分院的内科,他们说里面住好几个老太太,我不知道哪个是你外婆?你能出来接我一下吗?”

 王晓晓这时候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办?来不及细想带着一副哭腔回答道:“我外婆她,我外婆她在抢救的路上就咽了气,还没到医院里去,我们正在忙着处理后事呢,你别心了,先回去吧!”

 王晓晓真要哭了,姓陆的电话里还在不屈不挠地说:“在哪个殡仪馆呀,我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王晓晓气得只想骂姓陆的弱智,那个烦呀,又只好硬着头皮,哑着噪子说:“不用了,真的谢谢你!对不起,我现在心里很难过,心里很,就不和你多说了。等过了这一阵再联系你吧!再见!”

 说完,王晓晓就关了机,她简直要崩溃了!

 经过了这件事,王晓晓好长一段时候不敢接电话,不敢独自走夜路,她怕见到鬼。 m.EDaxS.Com

上章 总裁BOSS的新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