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BOSS的新宠 下章
第十二章老总的婚姻保卫战
  

 第二天,几乎是一大早,王晓晓就一改往日的能赖一分钟是一分钟的老习惯,一骨碌从上爬起来,以有史以来最积极的态度冲进办公室,果然,这个不要命的铁人老板,会在刚刚八点的时间就已经端坐在办公室里了。

 悄悄地转身去茶水间里泡好一杯咖啡,浓香四溢,果然引得他成功地抬起头来。

 见到来人是她,周总似乎叹了口气,微微地扯起嘴角,笑了起来:“这么早啊!”很平常的一句问候,好像昨天根本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他依旧是她心目中那个完美无缺的老板,依然温和和风度翩翩。

 “是啊!专程来为你冲咖啡的。”王晓晓边说边轻轻地将咖啡放在他的手里。

 周总有点很奇怪,从来不和自己保持近距离接触的王晓晓,怎么会在突然之间和自己亲近起来了?受宠若惊地说了句:“谢谢!”

 “老实说有什么事找我?”他问得有点小心。

 “我有什么事找你办明说就是了,还用得着这样巴结你呀!”她却回答得漫不经心:“不过,你不觉得你该赔偿我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因为昨天老板娘把我当成第三者二什么的,我比窦娥还屈呢!”

 “你想要点什么?黄金还是白银?”到底是见过世面的极品男啊,除了淡定没有一丝慌乱,果然算得上是个情场老手噢!“管吃管住另发两块大洋行吗?”

 “切…谁稀罕那些,要送把你送给我还差不多!”王晓晓嘀咕着说道,忽然眼珠一转大声地说道:“其实我昨天去追老板娘了。”

 周冬良一愣,像是在等待下一文一样,安静地杵着。

 “我们聊了很久。”又来上一句,王晓晓喜欢极了这种一步步钓人上钩的感觉。好比小说里面的侦探,一步一步地剥开故事神秘的面纱,她感觉特兴奋,特有成就感。

 “周总,你都不好奇我和老板娘都说了些什么吗?”

 “哦?说了什么?关于我吗?”周冬良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很是顺从地接着王晓晓的话问下去,聪明的人都不会主动拒绝别人主动为他搭好的阶梯,再说好奇是人的天

 “其实吧,告诉你也不要紧,她明确地和我讲了,她再也不想跟你过了,说得简单点就是要和你离婚,你都不知道啊!老板娘昨天哭得好伤心,那叫一个伤心绝,梨花带泪了,谁见了谁心疼!”王晓晓故意凑到周冬良跟前,她想好好看看这个成功人士是怎么伪装自个的。

 “她,她喝酒了?”周冬良沉沉地问道,眼睛里闪过一丝忧愁。

 “喝了白酒来着!”王晓晓倒也回答得干脆,“都喝醉了,我送她回去的。”

 “她喝不得酒的,会过敏的,真是自己不知道爱惜自己。”周冬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奈,但又有种担忧。

 明明相爱而又不能相互包容,一个男人为了事业而忽略了对家庭的关心,才会导致了这出闹剧的发生,哎!怪不得人们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王晓晓故意不在乎地说:“你不用担心,老板娘说了,说是有个叫梅强的会照顾他,她还说了…”

 这下可好了…她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这个成功人士像脚底上安了弹簧似的,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一眨眼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你不是不在乎吗?你做得到吗?”王晓晓呵呵呵地笑了。

 这之后,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虚荣心在作怪,王晓晓觉得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是开始有了些微妙的变化,原来么,在公司里就像是海里的一瓶水可有可无,现在忽然觉得自己也可以渐光鲜起来,职场上的男男女女个个都是察言观的高手,没有点七七八八的本事就庸在这世上晃了。

 职场上很流行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眼瞅着公司墙壁上挂着的大钟,马上就要走到下班的时候了,公司流行这句话:上班叫坐牢,下班叫刑释放,最后几分钟,公司的所有人员都已经做出了飞出牢笼去放风的准备,只等下班铃响,人们都拿出百米赛跑的精神来。

 下班音乐声响了,王晓晓这次没有急着飞出牢笼,而是掏出手机第一次颇为自觉地给婚姻介绍所的梁阿姨打电话:“梁阿姨呀…我是王晓晓呀…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那件事吗?”王晓晓扯开嗓子说道,故意对着那敞开的成功男人的办公室门:“对对…是是是,你要问什么条件啊,个头一米八,人嘛要英俊潇洒型的,钱嘛千万富翁也可以凑合!”闭着眼睛喊着,王晓晓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晚上不见不散啊,你说要登个记呀,没问题的,她叫石小玉,记住了吗?石头的石…”

 话还没说完,果然看到效果了,只见那成功人士一个剑步地冲到王晓晓的面前,这一米八的个头往她眼前一杵,还别说有点吓人的。

 “你在搞什么鬼?”声音阴沉,典型的霸道型男人,周冬良这些天简直就快被石小玉折磨疯了,这些天里他难得下了班就回家,却发现家里空空如也,自家的老婆失踪了,偶尔看见她在家吧,却总能瞅见她捧着个手机眉飞舞地说个不停,那表情叫人恨得牙疼。

 “没什么呀,我打个电话而已!”

 “仅仅是打个电话而已吗?还讲这么大声?”周冬良略带斥责地说道,声音不是很大,好歹王晓晓也是老员工了,得留点面子给她,太让她下不了台也不好。

 看看,这就是成功人士,明明嫉妒得发疯,却还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非常抱歉周总,我要下班了,再见!哦,我记得您一向很忙的,经常加班到深夜也是家常便饭来的。”王晓晓特意昂起头,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有点小人得志的嫌疑。

 是不是给点阳光你就灿烂,给点颜色你就开染坊啊!要知道周冬良平时也是老虎的股――摸不得的人物。

 “她要去相亲吗?”成功男士似乎不想理会王晓晓的调侃,表情依然淡定得让人摸不清下一句他该问什么!

 “她是谁?”王晓晓装傻道。

 “王晓晓你别给我装!”

 “没有装啊!周总你想多了吧!”

 “你…”周冬良咬牙道:“石小玉,你前面电话给那个谁说的…”却忽然又不问了,整个人就像是被去了气体的气球。

 “算了,你走吧…”转过身,周冬良住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人往往是很奇怪的,明明想知道,却又扯不下那层面子,望着周总的有些潦倒的背影,王晓晓觉得自己的玩笑是不是开的有点大了,不管怎样讲,那毕竟是人家的家务事,敌我矛盾都属于人家自己的矛盾,要由他们自己去消化,怎么着也轮不着她一个外人来横一杠子。

 可…这个火是由她挑起来的,总该由着她来灭吧!这边周总的心意非常明显,只要再教育个三两个回合就可以刑释放了,这些都是电视剧里面常用的伎俩,王晓晓对此深谙熟悉。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事情却像放侦探片一样,一波三折,看样子成功人士自有他成功的理由,这句话简直就是至理名言,周冬良可是个不能被人小瞧的简单的人物。

 那晚上,王晓晓正陪着打扮入时的石小玉在某餐厅里相亲,当然,相亲的目的只是为了作秀,只是为了演一出戏,气气周冬良,也就算达到此行的目的了。

 相亲其实进行得很顺利,梁阿姨给石小玉安排了一俊男,一个斯文腼腆的小伙子,一顿饭下来倒也心情舒畅,

 石小玉显然对相亲的热度也不过持继了几分钟而已,人最怕有参照物,一看看对面的小伙,再想想自家的男人,他们两个怎么能划等号呢?

 其实这也正是王晓晓打的如意算盘,人们往往以为下一个都是最好的,这一对夫欠的不是别的,无非是男的患得患失,女的认清事实。然后再好好珍惜对方,好好过日子。

 可是…俗话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而这个不测风云还来得颇为华丽。

 蓝色的T恤,这次换成了七匹狼的,做工的考究再搭上一副好衣架子,更显得几分斯文的狂野,这个男人的每次出现都显得那么波澜不惊,那么自信,好像世上的一切无不在他的掌控之中,这让王晓晓觉得他一直高高在上,颇有希望能看到他有一天也能狼狈一回。

 林玉龙毫不客气地站在他们面前,用研究的眼神开始打量他们三人,好像在数他们每一个人的孔似的,看得他们心里只发

 “石小玉,没想到你喜欢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林玉龙只呼其名,显然他和石小玉是熟悉的,他和周冬良和石小玉是多年的同学加朋友,他缓缓开口说道,声音有点微凉:“周冬良让我正式传达你,他要和你离婚!”

 “什么?”三道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出奇得和谐,一样得抑扬顿挫。

 “你说什么?”石小玉的声音出奇的镇定,却只有王晓晓看到了她微微颤抖的手指。

 “中国话你听不懂吗?周冬良说你可以向他提出条件,诸如青春损失费和赡养费他都可以答应你!”

 “什么?他像打发一件穿过的衣服一样,他想把我扔掉,他是不是早就盼望这一天了!”石小玉忽然不受控制地笑出声来,很大声,毫不顾忌,引得餐厅其他人炙热的目光,她说:“他好狠的心,亏我跟了他这么多年。”

 对座的相亲男原本还惊诧地看戏,后来发现自己被成为了配角,情况很是不妙,闷不吭声地灰溜溜地走掉了。

 然后…只剩下一当事人和两个局外人还在那里晃不过神来。

 “为何你总是喜欢玩火,难道是贪图一时的快乐,为何你总是不喜欢认错,你从不曾为我想过,不是我对你有太多要求,对爱情本来就应该执著…”刘德华的声音有力地在餐厅里响起,颇是恰到好处,不知怎的原先还亢奋激动的石小玉突然就摊软下去,一声不吭地看着桌面,神情阴沉得叫人担心。

 “真的假的呀?周总要和老板娘离婚?”王晓晓觉得自己说话都有点底气不足,她觉得难堪和难为情,她看了一眼他的嘴,她想起了他那天的吻,她的脸红了。

 “不是真的难道还是煮的?这种事情你见过有谁开玩笑的吗?”林玉龙瞥了一眼王晓晓,又是她,印象中这个她好像总是有太多奇怪的东西。

 她究竟还有多少表情是自己所不熟悉的,他有兴趣知道。

 “我说林大老板,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了,没啥事你自动离开现场!别让我动手请你出去!这里好像不怎么你…”

 “王晓晓你整天是不是吃了撑的,石小玉婚都还没离,你就带她来相亲,你讲点公德好不好?”林玉龙说,眼神如鹰,王晓晓顿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学生,背如针芒。

 正想着要如何打破这种被动局面,不是有自卫反击战吗?用一用也无妨,沉默了许久的石小玉爆发了。

 “周冬良呢?他人呢?他怎么不出面和我谈?有本事出来见我,不要装缩头乌!要离婚是吧!哈,可以,谁怕谁呀!”石小玉愤怒了,一个激动也不管了。

 王晓晓纠结了…那石小玉现在的处境不是自己一手组织策划的吗?事情到了这一步,的确是王晓晓没有预料到的,谁会想到半路杀出个陈咬金还这么不识趣。

 对于石小玉的愤慨,林玉龙显得冷静,纹丝不动地坐在刚才相亲男坐过的位置上:“周冬良说他很忙,叫我传达给你,叫你把离婚的条件都想好提出来,他随时准备鉴字就可以了!”

 “林玉龙,你说他是不是欺人太甚了,想要离婚只让人转达一下就完事了,他把我石小玉当成什么人了?”石小玉嘲讽地笑道,眼角的眼泪得要溢出来了,他又没看见,她哭个什么东西?“周冬良,他居然还真长本事了,居然真的要离婚?枉费我今晚特地打扮,以为他会出现,还以为他会在乎这段婚姻,难道说我们这几年来的感情是一句话就能打发的吗?难道这些年我石小玉抱着睡觉的男人,都是在欺骗我!我要找那个挨千刀的男人算账去!”

 “石小玉你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你做为一个女人,你们俩做为我多年的同学加朋友,我劝你多体谅我们男人一点,有哪个男人喜欢一个整天只记着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整天趴麻将桌上不回家的女人啊?女人得多想想我们男人在外面摸爬滚打是个什么滋味!回家了见不到一张笑脸,时间长了,耽谁身上谁烦!你好好想想吧!”林玉龙丝毫不理会石小玉的歇斯底里,好似一个美女不顾形象的咆哮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他直截了当地批评石小玉。

 王晓晓看不过眼了,一手安抚着身旁忍不住泣的石小玉,一边打算声讨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

 还没等她开口,就听到他先开口了:“王晓晓小姐!”林玉龙慢条斯理地喊道,好似带着几分玩味,几分戏谑,几分冷漠。

 “什么事?”王晓晓没好气地扭头应道,不可否认,自己曾无数次装作不稀罕的男人,心里却觉得他一点也不让人讨厌。

 “我提醒你!没啥事不要瞎掺和别人的家务事,搞不好会引火烧身!”懒洋洋的口气却对王晓晓有强大的杀伤力,有点等于是说自己有点长舌妇的味道,她觉得自己有点无地自容,悲哀至极。

 好吧…没话说了,谁让自己有点二还外加有点三八,这事怨不得别人,人知错能改也算是有修养的吧!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是:装哑巴,事实重于雄辩嘛!

 这会只能可怜兮兮地瞅一眼身旁停止泣的石小玉,她显然心灰意冷。

 石小玉两眼无神地看着铺着淡红色布的餐桌,上面安静地摆放着的餐具反着吊顶的灯光,很是刺眼,如同此刻被剌痛的心,他真的能狠得下心来和自己离婚?她一直以为他是在乎自己的,至少还没有达到非要抛弃自己的地步。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他已经连面都不愿意和自己见了,是不是自己玩得太过火了?可他对自己已经漠不关心已经三年了,这能全怨我吗?

 蓦地起身,冷颜朝一旁没有说话的林玉龙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嘴角扯起一抹笑,那么的寂寞,好像永远盛开的玫瑰,凄美而落寞,却透着丝丝绝望。

 “通知周冬良,我在家里等着他,限他半小时之内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话说到这里,石小玉转身,昂着头走了出去,坚持她最后的骄傲。

 随着高跟鞋撞击地面的声响,使王晓晓内心又开始沸腾起来了,这才是她认识的石小玉,那个带着无比骄傲的女子。

 “你很得意?”微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戏谑,这个可恶的家伙原来还在。

 王晓晓回过神来,忽然很认真地上下左右看了看林玉龙。

 男人显然被这样的审视的目光得有点全身上下不舒服。

 “是啊!不像某些人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意外的是:这家伙居然换了一抹深邃的眼光看向王晓晓,嘴角扯起,轻轻地笑了。

 “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他们好!不然真看到他们俩离呀?”

 “是么?都是为了别人好?你把自己说得像圣人似的。”王晓晓讽刺地说道,说完也不看林玉龙一眼,就华丽地一转身离开了餐厅。

 “圣人?有点意思…”看着那娇小玲珑的女子大步流星的背影,林玉龙笑了。

 王晓晓,难道你一点也没觉查到,遇上你已经是我人生最大的,糟糕透顶的事吗… m.EDaxS.Com

上章 总裁BOSS的新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