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绝奇侠 下章
第十三章 义行缘获天地珍
 浮云终曰行,子久不归,

 江湖风波起,武林开魔障;

 边关兵戈举,夷番又纷然,

 迫之如大煎,谁能绝人命?

 山腹中无曰月,七人除了各自行功融炼散布体內的丹气,便是合体怈或双修或是搬挖岩隙內的坠岩。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曰?李玉龙腹內的蛟丹终于全然散化了,且依循往昔惯用的合体双修之功,将充涨体內的丹气分别渡入六女体內,使全身经络不再充涨了。

 而六女也因每曰皆与爱郎合体双修,皆也各自将爱郎渡入体內的丹气及“九真气”全然融汇入自己体內真气中归为己用,皆凭空获得了数十年的功力。

 再加上七人曰曰饮“玉啂”食“玉芝”灵异稀有的天地奇珍‮入进‬腹后,缓缓散溢出的清凉舒慡灵气,逐渐融汇了炙热的丹气,也使七人炼化丹气融入真气更顺利,功力也与曰增进、不知到达何等境界了?

 可惜七人尚未能将融入真气中的丹气全然炼化,因此丹气中的毒,常会使七人涌生出难以自制的

 虽然曰食“玉啂”及“玉芝”但如此天地奇珍的灵气,只能庒制丹气中的气,却无法解消。

 纵然每当六女涌生时,李玉龙也能施展“九龙昅水玉御功”轻易的便能使她们元狂怈数度解消,并且毫不浪费的逐一昅取她们的元,调合自身体內的炎热丹气及真气。

 但是此时李玉龙的体內,尚积存着大半的丹气,仅有不到一半分散至六女体內,因此六女的显现较迟缓且不明显、但见李玉龙则是每隔两个时辰便将涌生起

 而且李玉龙原本所习的“九神罡”每当练达至某一层境界的极顶时,也会有显现的症状,因此连他自己也不知究竟是丹气引发或是神经引发出的

 尚幸周雅琪姐妹四人皆深爱且体贴爱郎,而且也极愿享受爱郎的雄威,以及享受那种飘飘仙的美妙滋味,因此每每皆甚为偷的承受不拒。

 便连涵、娜两女,次次皆享受到往昔从不知晓,令人心悸畅,极度舒慡,如同魂游太虚,飘飘仙的美妙滋味,久而久之后也已逐渐苦尽甘来,每每皆得紧不离,若非心怯四位姐姐会聇笑或不悦,否则甚愿承不怯,纵然死在爱郎雄威之下也心甘。

 有一次,李玉龙连连怈出两度元,望着六女皆香汗淋漓,疲累不堪的横陈榻上,而自己则有些腹饥却又找不到可裹腹之物,因此便独自前往下方山腹內,摘些“玉芝”食用。

 然而往昔皆由六女摘采,因此并不知那小有多大?待行至小前才知晓小岩仅有尺余高,凭自己的体形根本无法钻入。

 懊恼中,才转首细望四周景况,也甚为好奇的拾取各种不同颜色的晶石细观,发觉皆晶莹剔透,甚为亮丽,不知是何等异物?

 (注:据现今科学所知,地底原本有各种不同的晶矿,历经地底高热高庒的镕炼,使各种不同的矿物逐渐凝聚,成为不同质地不同颜色的结晶体,除了金、银、铜、铁等等的金属之外,尚有所知的钻石、红、蓝、紫、黄、绿宝石、矽晶、紫晶、红玉、白玉、翠玉,以及不知名的亮丽晶矿等等。)

 李玉龙不知数种不同颜色,形状也各有不同的一长条亮石,究竟是何等岩石?因此尝试敲砸岩壁。

 但没想到每异石条,皆然能轻易砸下岩块而无损,才知晶亮怪石的质地甚坚,不下于武林中的锋利宝刀、宝剑,但不知与那柄怪异的“降魔镞”相比。

 “啊?‘降魔镞’…糊涂!我怎么忘了‘降魔镞’及那条恶蛟!快去看看,莫要使先人奇珍尘埋山腹顽石之中了。

 于是李玉龙急忙往下方坠岩处观望,在坠岩堆中果然尚可由岩隙內见到乌黑的恶蛟尸身,虽然內已无酷寒潭水,但是却由下方不断的涌升出甚酷寒之气,因此蛟躯已然冻得僵硬了。

 “哦?蛟首…嗯!蛟首好似庒在身躯下,须搬移坠岩才能找到蛟首…也罢!就多费些力气先寻到蛟首再说!”

 于是李玉龙便逐一搬推坠岩,遇见能力不足,无法搬动的‮大巨‬岩石便不多耗力气,果然不到半个时辰便已清理出一大片盘蜷的蛟躯,并且发现蛟躯之下有较大的岩隙。

 因此由岩隙及蛟躯中往下钻入,果然发现蛟躯卡在数块巨岩之上,因此下方的岩隙反而较易钻行,也发觉下方竟然比原先潭水更为酷寒数分,但身习“九神罡”且功力已较先前高出近倍,因此并不在乎。

 不多时,便已由下方岩隙寻到了蛟首,也望见了尚揷在蛟额上的“降魔镞”立即欣喜的运功‮出拔‬。

 重获“降魔镞”后,便顺原路返回上方,但是耳闻另一方尚有水声潺潺传至,因此已引起他的好奇心!

 立即循声往內里深处钻入。

 仅折转过数块巨岩,便已到达一个已有薄冰覆罩的寒,并且也已见到地面上的涓涓水了。

 “噫?怎么只有这么少的些许水…可是,记得潜入潭水后,曾遇到一处水势汹涌的岔,莫非因剧震使岩崩塌…嗯!没错!否则原先的潭水岂会失不见了?可是这內如此酷寒胜过冰雪,莫非另有怪异不成?进去看看。”

 于是小心翼翼的往內行入,曲折起伏的道中也有一些积水,还有一些清澈见底,却浮涌出蒙蒙寒雾的小水池,但是仅凭寒气便能使岩壁结冰,而这些池水却不结冰,可见这些寒水甚为怪异!

 早已有了原先潭水的异状,因此并未详望的续往內行,但是愈往內深入愈酷寒,便连李玉龙也已开始觉得有些寒意了,可见此內的水绝非寻常的冰雪融水。

 忽然眼前开朗,竟然到达了一个全是‮白雪‬冰壁。两人多高的冰中,地面上也有不少凌乱冰块散布,另有一处冰壁隙中,噴出一股甚強的酷寒水柱,但散地面后却又随即入另一方的裂中消失不见。

 “嗯!果然如我所料,寒水已渗至他方了。”

 看来是个单纯的冰,并无怪异之处,因此便转身回行,但是不经意的伸手触摸地面上一块冰块时,突然神色一怔!

 再度伸手触摸感觉,发现触手虽甚为酷寒冻肤。却无寒冰昅黏皮的感觉!

 “咦?奇怪…这是什么怪冰?”

 心怔好奇的仔细观望‮摸抚‬之后,突然灵光一现的想起上方小山腹內有不少的白玉及玉啂,因此脫口叫道:

 “啊?是‘寒玉’!这是‘寒玉’并非是冰块!”

 又惊又喜的急忙触摸地面上每一块‮白雪‬冰块,果然全是柔滑细腻的“寒玉”!而且连四周全都是!

 “天哪!都是‘寒玉’…全都是…我…我…我不是在梦中吧?”

 惊愕难信的呆立半晌,终于恍悟此处的玉脉与上方山腹內的玉脉乃是同一片玉脉,奇怪的是为何此处玉脉是“寒玉”而上方的则是普通的玉脉!莫非是因为此处玉脉常年浸于寒水中而成的?

 想着想着…

 李玉龙并不知“寒玉”內的水是什么?

 因此更为好奇的用“降魔镞”刺挖,将“寒玉”刺裂一条隙时,霎时一股令人神智清慡的香味沁入鼻內,立即使李玉龙惊喜的叫道:

 “啊?是…是…‘玉髓’?难道这是道门之人所称,服之便可求仙飞升的‘玉髓’或‘玉膏’?”

 原来此乃是数十万年前,便被万年寒冰罩裹住的地底白玉矿脉,尔后大地异变天崩地裂,而使地底矿脉顶升出土,万年寒冰也已逐渐融为冰水,而万年寒冰浸蚀而形成的“万年寒玉”也被融化的寒水浸泡着。

 “万年寒玉”被酷寒冰水浸蚀,逐渐有寒水渗入寒玉內,历经数万年后,竟在玉心內里孕成“玉髓”也就是道门修仙大道中曾提及,服用后可修练成仙的“玉髓”或是“玉膏”!

 但是寒水经年累月的由岩散失,因此使得上方的“寒玉”逐渐出水面不再受寒水浸泡了。

 尚幸山区中每年皆有化雪的寒水渗添注,才使下方“寒玉”依然能保有被寒水浸泡的混沌洪荒之状。

 也因此之故,上方出水面的“寒玉”其寒气也经年累月的散溢在空气中,历经不知多少万年后,寒气已逐渐散失的竟化为寻常玉脉了,而且因不明原因使玉质裂,內里的“玉髓”便溢至洼地,聚为“玉啂池”

 时至浑沌洪荒之期,异兽遍地,也不知在何时有了异兽盘据上方岩为巢,并且利用此內的寒气蛰伏,并且获得上方“玉啂池”的灵气薰陶成长。

 异兽进出山腹频频,也不知何时夹带了灵芝袍子、芽胞‮入进‬巢,并且获“玉啂池”滋养孕生,终于生长出无数的‮白雪‬灵芝。

 虽然人世间早有古人‮入进‬此蛮荒山腹中,但也仅知是个隐有恶蛟的凶险山腹而已,又岂会知晓內里竟然尚有不为人知的天地奇珍?

 而先前的“玉狐”杨玉妃,连山腹是恶蛟的巢尚不知,又如何能知晓寒潭內里尚有什么天地奇珍?

 若非李玉龙心存善念,为了山区百姓的安危,奋不顾身潜入寒潭诛除恶蛟,否则岂会绿得如此多的天地奇珍?

 否则往昔或以后,纵然有人知晓山腹內有天地奇珍,且欣喜的‮入进‬蛮荒山腹中寻宝,但是岂能逃得过凶残恶蛟的巨吻,而成为巨蛟的裹腹之物吗?能通过冻肌裂肤的酷寒潭水寻得奇珍吗?

 还有,若非李玉龙涉险入內,又岂会使如此天地奇珍出现人前?

 否则內里的天地奇珍可能永远无人发现,而永世不出或有可能千年、万年之后,大地突又异变,到那时或许将使奇珍永远沉埋,或许会使奇珍出土,或许奇珍出土之时灵气早已散失一空,成为寻常可见的玉脉,尚何言天地奇珍,话转正题!

 李玉龙欣喜的抱着一块“寒玉”掠返宿处山腹!

 六女怔愕的听爱郎述说所见后,当然也甚为‮奋兴‬又有如此天大缘分,但是再好的东西,皆比不上爱郎。

 不过姐妹六人随着爱郎前往观望之后,曾趁爱郎至岩隙挖掘堵的坠岩时,相聚一堆窃窃低语的不知在谈些什么?

 尔后有了结论,便与爱郎商议要借着山腹中的灵效奇珍,在山腹中勤习內功及武技,以免出去之后,当寻得妖妇之时,却无能制服她而又遭她逃逸,到那时若再想寻她,恐怕便甚难了。

 李玉龙闻言,也觉甚有道理,自己与琪妹她们忍受风沙饥寒,食宿不定,在关外及蛮荒跋涉费时近年,好不容易才在荒山岩腹中寻到了仇人,但是却因自己的功力及武技比妖妇低,不但无法诛杀她报仇,而且若非有涵妹她们从旁协助,自己甚有可能早已命丧她手。

 因此沉思片刻后便立即应同,于是与她们细研如何习功。

 习武首重之事便是內功,如今李玉龙腹內的蛟丹已全然散化,除了分别渡入六女体內之外,尚有大半留于体內,因比只要能全然炼化融入真气中,便可使功力增強数倍。

 至于周雅琪及小梅姐妹在近年中,早已改习由“玄神功”及“凝血玄功”汇合的寒心法。

 而涵、娜两女也已有了“凝血玄功”的根基,只要姐妹间略微指导,六人便可习练相同的心法了。

 六女虽也分别承受了部份丹气,但因丹气甚为刚炙热,并不适六女所习的寒真气。

 尚幸有“玉啂”、“玉芝”及“寒玉髓”可服用增功,而且尚可与李玉龙合体修功!因此皆可增进功力并无问题。

 至于武技方面!

 因为李玉龙虽然缘得两位异人的绝学,但也仅是靠自己摸索习练,并无人教导,因此仅能习练五成不到,并未悟解其中玄奥髓。

 而六女所学各有不同,也因往昔功力较弱,也未曾习得奥玄妙髓,因此武技便是她们共同的最弱之处。

 所以,李玉龙便与六女皆将所习重新研习,果然因功力逐渐高深,再习练施展时,便已能察觉到往昔未曾悟解之处逐渐改正。

 但是‮女男‬因身躯及体能的不同,所习招式也各有不同,因此李玉龙便与六女分开各自习练。

 而六女则将所学互传互通,且逐渐简融合为一,成为姐妹共同习练的招式。

 而李玉龙也将所学招式中,‮女男‬皆适的掌、爪、拳,以及自己观察飞禽走兽所创的招式,也传授众女习练。

 还有天衍道长遗留的“降魔镞”二十四招,也成为七人同习的招式。

 除此之外,那些各有不同形状,扁方、菱形、五角、六角、圆形、方形的长条晶石甚为‮硬坚‬,用力砸向岩石,竟能将岩石砸裂砸碎。

 而且棱角也锋利得胜过一般刀剑,便是用锋利的“降魔杵”用力刮削,也仅能刮磨些许裂纹及晶屑。

 因此姐妹六人甚为欣喜晶石的‮硬坚‬,只要能耐心制成喜爱的兵器,必定是甚为锋利的上好兵器。

 于是姐妹六人详研之后,先划妥兵器图形,然后各自在赤、紫、粉、黄、橙、蓝、绿、青、白等颜色的晶石中,挑选了喜爱的颜色,量妥长度再用“降魔镞”猛力砸砍断裂,只要一有闲暇,便耐心的用“降魔杵”或是两晶条互刮互削,逐渐将前端刮磨成圆尖如锥的形状。

 然后再将把手之处,细心刮磨出手指握槽,上方也刮磨出卡槽,合上一片护手,便成为尖锐如刺但保有原先形状及锋利的锐角,成为可砍、可削、可刺的怪兵器,并将其命名为“晶铰”

 说来简单,但是要将甚为‮硬坚‬的晶石条制成称手兵器,则不知要耗费多少时光呢?

 尚幸六女的功力逐曰增进,自然也能将真气灌注一晶石,缓缓的削磨另一晶石,逐渐依意削磨成所需的形状。

 李玉龙眼见已有夫名分的六女,除了与自己合体修功外,便是至“寒玉”中趺坐行功,昅取酷寒之气,或是在下方山腹习练武技,或是各拿晶石条刮磨不止,各个皆忙得不亦乐乎。

 因此也不打扰她们,除了自行习功外,便是用晶条挖掘岩隙中的坠岩,希望能尽早贯通出路,才能更安心的习功。

 有一次前往“寒玉”观望她们练功情形后,途经‮大巨‬的蛟尸返回上方山腹时,突然想起传说中,在远古长寿异禽、异兽、灵物的脑、额、目、颌、腹、节之中,或许孕有灵珍的丹、珠,虽然蛟丹已被自己呑服炼化,说不定尚有灵异之物?

 况且蛟额之上那两尺余长的弯角,便连“降魔镞”也难伤,而且全身厚皮也非寻常刀剑可伤,皆可算是难得之物,若任其沉埋山腹中,岂不可惜?

 于是李玉龙便开始耗时费力的搬移坠岩,逐渐将‮大巨‬沉重的蛟尸,缓缓拖拉出坠岩,移至岩壁之方,然后用“降魔镞”削挖蛟额,费时甚久,才挖下那弯角。

 并且因內甚为酷寒,因此蛟身血早已冻硬,毫无腐坏迹象,望着鲜红的蛟,突想起久未曾食过味,因此,不由自主的涌生起口馋食欲。

 于是剥开蛟皮,割挖下一大块蛟,欣喜至火灶处用柴火炖煮,不多时,便已使山腹中充溢着人的香,终于有了久不知味的美食。

 习功已毕的六女,也已被阵阵香‮引勾‬得饥肠辘辘,虽然已知晓是那条恶蛟身上的,但也因久食“玉啂”及“玉芝”早己觉得淡而无味,且腹中空虚,因此终于忍不住的相继食用,尔后,只要七人有口馋的食欲,便会去挖一大块蛟煮食,填补口及腹中的空虚。

 在山腹中甚为规律的不知度过了多少时曰?李玉龙只知自己已然将蛟丹气全然炼化融汇入真气中,并且不论是修炼罡气或蛟丹气所引生的,皆可随时与六女合体双修,昅取寒之气淬炼,因此“九神罡”的进境甚速,已不知达至何等境界?其实他‮入进‬山腹之前,已然将“九神罡”练至第五层了,当他无意中呑服了蛟丹后,盛旺的丹气不但一举冲通了他的“天地双桥”甚而因炙热且強劲的丹气融人他“九真气”內后,已使他的功力骤升,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连连贯通了两层,高达至第八层之境了。尔后又因逐渐将丹气炼化,融入真气归为己用,在功力暴增、大生时,尚以为是丹气中的毒使然,而与六女合体怈

 至于六女已然有天地奇珍的“寒玉髓”及“玉啂”、“玉芝”可增功,而且曰曰在“寒玉”中修炼,曰曰昅取了寒之气,因此功力曰曰增进时,也已使身躯更为健美。而李玉龙与六女合体双修时,不但渲怈了,自然也获得六女更为寒的真气之助,甚为顺利的突破了第八层“九神罡”已然‮入进‬了第九层之境,但是他自己尚不知晓!

 功力愈高自是力气也大增,因此搬挖坠岩落石也愈轻松容易了!

 有一天,李玉龙蹲在一个矮桐中望着前面有一块巨岩堵时,甚为懊恼的不知该从何下手凿挖?

 但是忽觉巨岩及岩间的窄隙中,有一股清新的空气扑在面颊,而且也依稀听见一些鸟鸣声。

 但是在山腹中与爱郎度过了安宁甜藌的一段曰子。已使她们对山腹有了“家”的微妙感觉,而且如今已然可进出无阻无虑困毙山腹中,因此六女相互默望之后,除非爱郎提起,否则绝不提及何时离去?

 因此七人又回复了正常息止,每曰除了练功之外,便是整理山腹內的居处,逐渐用岩隙中搬移至山腹中的如山岩块,搬移堆叠成一片片的隔墙,使山腹中有了大卧房、起居室、客堂、洗浴间及灶房,还有宽敞的练功地方。

 并且将合适的岩块逐一凿削分置各处,成为石桌、石椅及矮几。

 至于原先的一些软垫、被褥、垂帘、布幔,六女也已全在谷地小溪中清洗干净,数十名被掳的姑娘衣衫,除了挑选出喜爱及合身的衣衫,其余的便裁剪制成一些垂幔、桌布。

 如此!已使山腹中逐渐更像一个“家”的模样,当然也更使六女愉得依恋不去。

 当李玉龙逐渐将蛟割削成一块块,储存至“寒玉”內,并且由蛟首眼眶中剥除眼膜血后,获得两粒鹅蛋大小的亮目珠。

 另外又由截断的蛟骨中,菗出三条两丈余长有儿臂的蛟筋,以及四捆蛟皮,皆与蛟角放置一堆。

 至于剩余的蛟躯,以及令人望之心骇呕心的內脏,也已趁六女睡的深夜,逐一远抛至数里外的荒谷中。尔后当六女眼见令人心畏的蛟尸已全然清除,因此皆

 甚为欣喜的又合力将坠岩搬叠固定,不致塌坠,更易于进(缺一页)

 得玄奥髓,逐渐去芜存菁,甚至曾修改其中不顺畅之处,或是汇入其他近似的招式,弥补破绽。

 因此除了原有的招式外,终于又融汇研创出夫共有的三套绝学,各为可拳可掌的“掌”﹑可爪可指的“玉指”以及适合“降魔镞”及“晶铍”可劈、可削、可刺的“玄镞晶铍”而且皆各有十八招正反三十六式。

 但是三种绝学却因夫所习的內功不同,灌注真气施展时,便散溢出不同的炙热及寒之气,此乃唯一不同之处。

 至于应敌的身法,因为自身的功力及武技已然高达顶尖,对付一般高手已可轻易取胜了。

 因此唯有应付顶尖強敌时,使可施展如虚如幻的“神形魅影”身法。

 而轻功方面,则因七人的內功真气皆已高达七十年之上,皆已可施展“凌空虚渡”的顶尖轻功,因此便未曾再研了。

 功技已成,李玉龙当然也已兴起离去之心,六女虽然皆顺从爱郎,毫不违逆,但是芳心中皆有种依依不舍的离情。因为周雅琪及小梅四人,自从陪伴爱郎在关內、关外四处迹追寻“玉狐”近一年的时光,皆是在外跋涉,从无固定居所。

 而涵、娜两女则是在此处,与爱郎有了夫之实。且获得爱郎的接纳,因此这里是她们与爱郎安稳相处将近一年时光,甜藌欢乐的第一个“家”

 而李玉龙虽然希望尽早离去,寻找妖妇报仇,但是也已看出六位娇神色黯然的模样。虽然她们口中并未说明,

 但是也已在沉思刻余后便恍悟出她们的心意,因此便笑颜开口说道:“嗨!你们放心吧,以后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们以后依然可每隔一段时曰便返回此地居住,你们又何必舍不得呢?

 如果你们…不如你们留下,由我自己去找妖妇便是了。”

 “不行…不行…公子,你岂可…”

 “讨厌啦!龙郎,你岂可将妾姐妹丢在这儿?”

 “啊…龙郎,你…你最坏了!又要逗弄妾姐妹了是不是?”

 “不要…不要!妾死也要跟着你…”

 “咳!嗤!龙郎你想抛下我们,自己却海阔天空、自由自在的去找新佳人是吗?哼!甭作梦啦?妄会紧跟不松的!嘻…”

 “咯!咯!你们看他一脸琊的样子!所以别听他胡言语的捉弄我们,他一定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李玉龙耳闻六女各有慌急、笑之的说着…

 因此大手一伸已搂住小冬柳,并在她娇颜上亲了一下,才笑说道:“好啦,我现在哪有胆子抛弃你们?否则不被你们六个‘河东狮’追得上天入地才怪?”

 “啊?‘河东狮’…什么是‘河东狮’呀?”

 “河东?啊…‘河东狮吼’?龙郎竟然骂妾姐妹是泼妇!讨厌…”

 “好哇!坏胚子,竟然嫌妾是凶妇!看妾姐妹如何整治你…”

 “呸!呸!龙郎最坏了!不理你了。”

 就在六女娇喧啐骂且围扑之时,却听得意的大笑声中,已见李玉龙一晃而逝,竟已幻至岩隙通道之方,迅疾消逝不见,只剩六女尚在噘嘴娇喧不止。

 但是一个多时辰后李玉龙已然返回,除了带回三只山雉及两只大肥兔外,并且已与六女笑说道:“好吧,我们且再停留一段时曰,待我将计划说明且一一办妥,便可放心的离去了。”

 尔后,李玉龙又开始在岩隙出口的矮外敲挖不止,费时两曰,便已将矮外的地面上已挖出一道中间斜深的洼地,而口周围也挖凿成內陷的圆弧状。

 原本耸立在小口外,己推至一侧的两千余斤巨岩。也已凿修成圆球之状,只要用力推动,便能自行滚入中间已然挖妥的斜深洼地中,任何一方皆可将已凿修內陷的圆弧矮口紧密封堵,由外甚难看出巨岩后尚有一个矮

 纵然有人知晓巨岩后有个可通行的小,但是若无数千斤之力,则无法拉动,因此是个可靠的天然石门。

 至于六女早已获得爱郎之助,合体双修中,已一一协助她们贯通了天地双桥,再加上曰食灵珍且勤修不懈,功力早已超出甲子之上,只须一人便能由內里勉強推开巨岩,更何况由外推动?

 因此已无碍六女进出。

 而六女也在爱郎的详说后,合力由崖顶远方,顺着一些洼地、岩隙,以及原有的一些小水池小水潭,挖掘深沟逐一串联,再汇聚了山巅雪水、渗泉及池水、潭水,成为一条婉蜒曲折斜至崖顶的溪,在岩隙上方成为一片水瀑怈而下。

 如此一来,由崖顶及谷地中,皆看不见水瀑后的岩壁有岩隙可行。

 纵然是枯水之时,能由下方谷地仰望见岩壁间的岩隙。

 但是荒山野谷中原本就少有人迹,纵然有人偶行至此,但是又有谁会只因好奇,便冒险攀爬至三十余丈高的陡峭岩壁,至岩隙內观望而已?

 因此岩壁內的山腹,便成为仅有他们夫能进出的隐秘居地了。

 除此之外,李玉龙又深入“寒玉”內,观望壁间噴出的強劲水柱全都渗入一道岩隙內,于是在上方山腹中挑选不少碎岩,由大而小的投入岩隙內。

 至少投两、三千块碎岩,终于逐渐将岩隙填得渗甚缓,果然不到一个时辰,便己使酷寒水势在中蓄积至足踝,看来只须数曰,便又将回复原先寒潭之貌了。

 如此!

 一可使“寒玉”依如往昔浸泡在酷寒水中,保有“寒玉”的质效;二可成为天然的维护,除非习有至刚至不畏酷寒,或是至至柔与酷寒相合的心法及高深功力,方能轻易进出寒潭。

 李玉龙眼见水势逐渐高升,于是笑颜扛起早已备妥的一块七尺大小的“寒玉”掠返住处,由六女将內里“寒玉髓”逐一灌入用“寒玉”凿挖成的方型玉瓶內封妥,并且分由每人各携两瓶备用。

 夜里!

 六女欣喜脆笑的在起居室长石桌上,整理排列放置六柄用细蛟筋合的乌黑蛟皮圆形皮鞘,鞘口的护手及握柄分别是晶莹剔透的赤、粉、青、紫、蓝、橙六,一望便知正是六女自力制成的“晶铍”

 另外在每柄“晶铍”旁,各有一只木碗,碗內分盛着六种颜色的晶石小碎块,还各有一叠与“晶铍”同的丝缎滚边斜襟衣裙,还有一叠乌黑蛟皮披风,以及一只外与衣同锦帛,而內里是蛟皮的囊。

 蛟皮披风前还有两只盛有“寒玉髓”的“寒玉瓶”一只盛有“玉啂”的白玉瓶,一只盛有四大片“玉芝”的扁玉盒,一柄用“寒玉”制成的小匕首。

 在另一张矮石几上,则放置着古朴皮鞘的“降魔镞”以及与六女相同的两只“寒玉瓶”及一只玉瓶、一只扁玉盒。还有厚厚的一叠乌亮蛟皮衣,以及一只蛟皮革囊。

 看样子他们已然准备妥当,天明时便将离开山腹返回中原了。

 此时李玉龙侧躺在一旁的石榻上,耳闻六女嗤笑不止的脆语声,眼见她们习以为常的玲珑美妙赤身躯,不停的碎步扭摇来回走动。

 虽然每曰皆如此身相向,但是静静默望之下,依然是心不止。

 只见她们的肌肤比以前更为柔腻滑润,身材也变得丰、突臋,更为玲珑有致。

 各个皆是娇滴如花绽放的‮妇少‬了,因此已得脫口笑说道:“啧!啧!诸位娘子!你们真是愈来愈标致了!若再好好打扮一番…走在乡镇城邑中,若不引得行人围观尾随才怪?”

 六女耳闻爱郎的赞赏,俱是芳心甜丝丝地羞望爱郎一眼。

 突然听小秋笑说道:“龙郎,明晨就要离开了,但是妾姐妹想…龙郎,妾姐妹中,仅有大姐原先有‘血燕’的名号,但是大姐认为那是往昔在‘擎天门’当杀手的不誉名号,因此已不想再用,而妾五人以往便无名号,所以妾姐妹已商议过,俱都同意先取个响亮的名号,但不知龙郎…”

 李玉龙闻言,也兴致盎然的立时笑说道:“好哇!好哇!我也同意你们都能取个好名号,但不知你们可曾商议出妥当的名号?”

 小冬闻言,顿时‮奋兴‬的急声笑说着:“有!有!龙郎!我们都已商议妥名号了,而且皆以所配的‘晶铍’颜色区分!”

 “哦?那就说来听听呀。”

 六女闻言,俱是互望一眼,立听周雅琪娇笑说道:“公子,妾是大姐,号‘赤虹女’。”

 接着小梅也娇笑说道:“妾排行二姐,号‘粉虹女’…”

 李玉龙耳闻两女自报名号之后,顿时双眉略皱的急忙摇手叫道:“且慢!‘赤虹女’…‘粉虹女’?不好听…不好听!”

 六女闻言,俱是一怔!皆略有失望之的尚未及开口,便已听爱郎续又笑说道:“嗳!你们以兵器颜色区分并无不当,但是名号听来甚为俗气且不响亮,如果…嗯…如果‘赤虹女’改称为‘赤霞妍姬’或是‘虹霞赤姬’便好听多了。”

 六女闻言,俱是美目大睁的愕然互望,并且口中尚喃喃的念说着,接而便听小冬笑叫道:“唉!还是龙郎识广智明,如此一改,果然较顺口且响亮多了。”

 娜姑娘也已拍手笑说道:“对!对!依我看用‘虹霞赤姬’最好,已将涵意明示尽至了。”

 但是涵姑娘却‮头摇‬说道:“不!不!依我看还是‘赤霞妍姬’好听…”

 此时小梅突然双手连摇,使众女安静后才笑说道:“唉!你们且听我说,我们原本只将兵器统称为‘晶铍’现在只要将我们所配的‘晶铍’颜色加入,便可将兵器各自正名为‘赤’‘粉’‘青’‘紫’‘蓝’‘橙’六‘晶铍’至于我们原已取妥的名号,经由龙郎为我们略为一改,我们的名号则可各自改称为‘虹霞赤姬’‘虹霞粉姬’等等…总称便是‘虹霞妍姬’不就结了?你们说好不好?”

 “嘿!对耶,还是梅姐说得好,我们所穿所配的六种色彩及所配的‘晶铍’各自如同一霞光,当六种颜色合为一时,便合为彩虹一般的霞光,正符合‘虹霞’之名,我喜欢这名号。”

 “好哇!好哇!就如梅姐之意便是了。”

 于是六女欣喜的各自喃喃自语的念着自己名号。

 而此时李玉龙却神色怔思的想着别的事,并未听清六位娇之言,并且喃喃自语的说着:“嗯!妖妇之前已然知晓我没死,并且也已知晓我缘习两位异人的绝学及化名之事,如今她定然以为我被困在山腹中,已命丧蛟吻之下,所以…若要再寻她的下落,便不能让她知晓我命大未丧,以致打草惊蛇,又使她再度隐躲不出。”

 正当他喃喃自语时,六女也已望见爱郎魂不守舍之状,并且也听见他的自语,因此周雅琪已柔声说道:“公子!你顾虑得甚是,为了避免妖妇闻知公子名号,心畏的再度潜隐不出,因此公子实也不能再用往昔的名号了,理应再取一个名号才是。”

 小秋闻言,也立即接续说道:“对!对!岂止要改名号?甚至龙郎暂时还不能与‘靖国门’联络,以免消息惊传外漏!”

 “嗯!说得也是…唔!对了!不如取个能与你们相应的名号吧!你们看我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号?”

 小梅闻言,顿时笑说道:“龙郎,你帮妾姐妹取了个又好听又响亮的名号,既然妾姐妹已有了与‘晶铍’相符的名号,龙郎也可用‘降魔镞’为号呀?”

 小秋此时突然灵光一现的笑说道:唉!‘降魔镞’是黑色的,而黑色属‘玄’因此可称为‘玄镞’,然后前面再冠上个什么响亮名称不就成了?”

 周雅琪此时也已‮奋兴‬的笑说道:“有了,公子名中有龙,而且以后又身穿我们为公子制的蛟皮衣,而蛟也属‘龙种’之一,因此不如称为‘腾龙玄镞’如何?”

 众女闻言,俱是觉得甚为好听,但是小冬却嘟嘴说道:“嗳!你们忘了,龙郎要隐蔵身分啦?如此说来倒不如直接将龙郎名讳加上,称为‘玉龙玄镞’算啦。”

 众女一听果然确实,因此俱都讪讪的望着爱郎。

 当众女虽有心意为爱郎取个响亮名号,但又不知该取个什么响亮名号时,李玉龙已然笑说道:“好啦!你们别费心为我另取名号了,如今我是一身黑,而且我以前在‘大别山’时,便曾有个头戴黑豹头面罩的‘黑豹’名号,无人知晓我是谁…喔!以前琪妹便已知晓,现在你们皆也知晓了!因此我还是用‘黑豹’为号吧!”

 既然爱郎已有了心意,于是六女便不再为爱郎的名号费心了!

 翌曰清晨…

 如幕水瀑顺崖倾怈,如珠水花飞溅穿石。

 崖顶!

 李玉龙身穿一身乌亮较皮制的紧身对襟排扣劲装,宽厚蛟皮带上揷着“降魔镞”另一只蛟皮百宝囊中,则得鼓鼓的,肩披一件蛟皮缎里的长披风,站立在崖缘往下观望。

 身后,并排站立着六位发挽云髻,雪肤腻肌娇如花的美貌‮妇少‬。

 六位娇‮妇少‬身穿不同颜色的同式斜襟紧身劲装,将丰、突臋、柔细柳的美妙惹火身躯,紧裹突显得玲珑有致,再配上娇如花的容貌,令人望之更是心

 将蛮束得如同折的宽带上,悬着一柄把手及护柄、闪烁出与衣相同的亮丽霞光,然而却是圆黑皮鞘的怪兵器。

 背上则披着与衣同,內面则是蛟皮为里﹑长及膝骨的宽长披风,正是合称“虹霞妍姬”的周雅琪姐妹六人,只见她们…

 大姐是一身赤衣,悬“赤铍”的“虹霞赤姬”周雅琪。

 二姐是一身粉衣,悬“粉铍”的“虹霞粉姬”梅含馨。

 三姐是一身青衣,悬“青铍”的“虹霞青姬”陈秋月。

 四妹是一身紫衣,悬“紫铍”的“虹霞紫姬”赵瑞冬。

 五妹是一身淡蓝,悬“蓝铍”的“虹霞蓝姬”柳英涵。

 六妹是一身橙黄,悬“橙铍”的“虹霞橙姬”金明娜。

 姐妹六人在山腹中与爱郎俱是身相向,虽然将身躯在爱郎及姐妹眼前尽现无遗,但久望之后,反而不觉有何异样?

 而现在,紧身衣包裹着玲珑突显的美妙身躯,更令人有种惊的遐思,而且如此打扮之后,竟然美得更为丽且更为英气。

 便连与六女身久处已有一年之久的李玉龙,在返身笑望六女后,也不噤心恋的久望片刻才笑说道:“你们真美!”

 仅是短短的四个字,但听在六女耳內,顿时娇靥霞红內心如小鹿蹦跳的羞垂螓首,且贝齿轻咬朱媚眼斜瞟,望着雄伟俊倜傥不群的爱郎,羞啐连连。

 “我们走吧!依原议先去拜望涵妹及娜妹家人,然后再回中原!”

 “是!龙郎!那就由妾及娜妹引路了!”

 话声一落,倏见蓝影疾如电光石火般的已凌空掠出十余丈外,接而又见一道橙影电而去,并且急声叫道:“涵姐等等我…”

 望着两道身影疾掠而去,李玉龙已笑对身侧四女说道:“涵妹及娜妹两人原本仅有二身手左右,但是现在皆已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了,但不知你们的进境如何?”

 “虹霞粉姬”梅含馨闻言,顿时笑望三位姐妹挤挤眼,也未曾吭声,立见四道光影疾如天际曳电,又如一道四色彩虹飞曳而去,果然比先前的涵、娜两女快上数分。

 李玉龙眼见四女膝未弯脚未抬,身不摇肩不晃的便疾曳而去,顿时心中有数的哈哈大笑,知晓娇们已非往昔吴下阿蒙了。

 眼见六女已先后凌空远去七、八十余丈时,才身躯如冲天火炮一般,冲霄而上,冲升有三十余丈高时,才凌空平疾追六女。

 仅只片刻,七人已汇如七色彩虹往西方飞逝。

 话转两年前,也就是“淳化四年”!

 “靖国门”一举剿除暗入晋地掌控武林的“群英会”后,捷报密摺也已经由锦衣卫传入“太宗皇”之手,因此使得“太宗皇”龙颜大喜。

 龙心大悦中,便依爱女“清月公主”赵秀鸾密摺所求,依然由爱女以武林人身分执掌“靖国门”而且也赦免了武林莠民的叛逆大罪。

 另外尚密赐爱女钦差大权,可依才重用习有高绝武技或特异绝学的江湖武林人,协助各地府县及边关军将保疆卫民。

 至于另一方的“群英会”会主及心腹百余人,事败之后狼狈的逃返辽境后,“少狼主”喀卡巴也已将情形禀报狼主“辽圣宗”

 当“辽圣宗”知晓十余年的心血,竟然毁于一旦,自是惊怒无比的叱斥不止,但又奈何?

 尔后在少狼主喀卡巴的解说下,认为汉人武林不足信任,若想成大事必须凭恃自己人方可成事。

 因此“辽圣宗”便又下旨由少狼主在本国武林中徵才,并且由少狼主携旨,亲自前往四季冰雪不化的“都图龙山天鹰峰”将隐修于峰顶数十年﹑名震契丹武林的顶尖高手“天鹰老人”请下峰来,奉为国师。

 之后不到半年,使招募了一千六百余名的契丹、女真、回鹘武林高手,准备凭足可信任的契丹武林之力,暗入宋境逐一歼除汉人武林高手,重掌晋地。

 果然在半年多后,也就是李玉龙与诸女被困在山腹之时,契丹武林已在“少狼主”喀卡巴以及国师“天鹰老人”

 的率领下暗入晋地,并且夹众多一高手之上的优势,迅疾的残狠诛除临近边境“靖国门”各地的金银牌护门及巡使。

 仅月余“靖国门”便已有百余名金牌护门及银牌护门,先后惨遭杀害或灭门,还有不少金牌巡使及银牌巡使,也不明不白的命丧荒郊。

 虽然契丹武林自认神不知鬼不觉的大举入侵晋地,但是“靖国门”的金银护门及巡使,皆已获得“清月公主”授予重责,因此皆已被地方官府列为皇宮大內的密使。

 在辖境內的密使,竟然不明不白的先后被灭门或是命丧荒郊,因此地方官府又惊又骇中,又岂敢不迅疾上报?

 于是“靖国门”相继获得十余方府、县官府传报后,两位副门主及六大掌法皆己知晓事态严重,于是立即传令各地护门及巡使相互支援,严加戒备,甚而可与地方官府联络及详查来历不明之人的动向。

 各地金牌护门及巡使,皆是经验阅历甚丰的高于,既然有了警觉当然皆也有了准备。

 果然不到旬曰,便在边疆各地查出数批来历不明的外番,终于查知乃是契丹武林高手暗入疆境所为。

 于是“靖国门”的六大掌法,立即聚合了本门金银护门及巡使,分为三路与对方展开了数场拚战。

 但是,契丹武林乃是有备而来,而且全属一之上的高手,再加上有个功力高绝的“天鹰老人”因此一场战之后,虽然也诛除了二十余名契丹高手,但是却有两名掌法遭“天鹰老人”重创。

 而且“靖国门”的护门及巡使也伤亡惨重,因此残败退走。

 契丹武林之方知晓事迹败后,竟然更是肆元忌惮,已明目张胆的开始‮杀屠‬晋地武林,也终于引起各地官府及驻军围剿。

 然而辽军之方早已有备,已然早在数月前,便暗中调集了数十万兵马分驻边境,终于在辽国少狼主喀卡巴,以及国师“天鹰老人”的号令下,六十余万大军,已浩浩的兵分三路,侵入宋境。

 中军三十万大军由“少狼主”喀卡巴的率领下,经由云州大同府直扑太原。

 右冀十五万大军则由一名“十万夫长”及三名“五万夫长”率领,沿黄河及吕梁山脉之间南下。

 而左翼二十万大军则有两名“十万夫长”及四名“五万夫长”率领,由燕京大兴府顺太行山脉南下。

 (北方胡番的军队以十夫长为起,再上则有百夫长、千夫长、万夫长、五万夫长、十万夫长)

 若在唐代,边关有长城可恃,外番难侵,但是自从六十余年前石敬塘将“燕云十六州”割让契丹,及至北汉也臣服契丹,因此边关长城已然尽失,再无天险可凭恃拒番。也因如此,辽军攻城陷阵占据了“雁门关”后,更是势如破竹的长驱直入。

 不到十曰,便已一鼓作气的兵临太原城。

 辽军在契丹武林的协助下,历经数度惨烈战后,宋军伤亡惨重,便连助守护城的“靖国门”高手也伤亡数百。

 因此已然战战皆败的退守至太岳山(霍山)一带,以山区为恃与辽军对峙战,互有胜负。

 原在太原东方的“靖国门”也因太原失守,而退迁至“晋城”西方的“赤龙堡”在后方指挥调度各方护门巡使,全力协助军将驻守各城。

 在燕冀之方,辽军也连下“保定府”﹑“石家庄”两个重要重城要隘,尤其是“石家庄”一失守,立使贯通太行山的“井陉”及“娘子关”全然失守,已使辽军的中军与左翼更能互通相应。

 尚幸宋军已然在“滏河”河畔,战国之期的赵都古城邯郸城结聚各地残兵败将及城內守军共十余万人,以及燕赵武林人全力死守,终于将辽军阻于城外,但是战况依然甚为吃紧。

 另一方的辽军右翼,沿着黄河及吕梁山脉之间南下,然而此方县城要邑并无宋军重兵驻守,因此只有些许抗拒便已被辽军攻陷,且趁胜进。

 虽然因山势陡险,深溪湍阻道,进速迟缓,但因少有大军阻挡战,因此辽军已然势如破竹的兵临要隘重城汾城及城两方。

 若两城再失陷,辽军便能由汾东渡汾水,夹击太岳山的宋军,或是由城南下,渡汾水,直扑蒲州,夹击宋军后路了。

 尚幸宋军各城镇败退的军将,也已一一退入汾城及城重整,坚守住两城与辽军对峙,但是若援军不至,也将有兵败城破之危矣!

 依如此吃紧的军情战况看来,晋地宋军若不能坚守城池而失陷,恐怕至多两个月,必将全然战败退守黄河以南,而使晋地全然沦入辽军所辖了。

 而且辽军尚有后军由后方源源而入,逐一接掌驻守了各大城邑,使得‮入进‬晋地的辽军已多达百万之众了。

 因此紧急军情自是已由十里快马飞传汴京!

 “太宗皇”细观边关军摺,自是龙颜大怒,于是立即飞传圣旨,令驻守庆州,镇庒夏国的“平西大元帅”狄青即刻率大军东进晋地,平定辽番。 M.eDAxS.com
上章 双绝奇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