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绝奇侠 下章
第十二章 却又肩承双姝情
 且说“血燕”周雅琪及小荷姐妹四人,望见有一女由崖顶疾掠而去,因此立即由山谷侧方疾掠登临崖顶。

 但是姐妹五人登临崖顶时,早已不见那女子的踪影,因此急忙掠至那女子现身之处细查,果然发现崖顶的积雪上,有数个相隔四、五丈远且仅有寸余深的足印,可见那女子的功力甚高。

 随着足印往来处细寻,果然又发现了一些相隔三、四丈的足迹,而且是由崖下上来的。

 但是五女本就是在谷地中久寻及休歇,并未曾发现有人由谷外前来,而且爱郎的踪迹便是由崖顶断止的,因此崖壁间甚有可能另有玄奥!

 于是姐妹五人心中欣喜且急切的立即研商,将人手分配妥当后,开始由崖顶、崖壁及崖下的坠岩落雪附近,仔细寻找有无那女子曾隐身的岩

 姐妹五人仔细的搜寻两刻之久,突听攀在岩壁三十余丈高处查探的小秋,已惊喜的大叫道:

 “有了…有了!你们快来看,这里有道岩隙,并且有凿修过的痕迹,可见内里必然有人迹。”

 “啊?真的…太好了,大家快上去看看。”

 “小秋,你别急,等我们到了,再一起进去。”

 “小秋,小心些,不急在片刻,大家一起进去探寻。”

 于是众女皆狂喜的顺着一些突岩缓缓攀爬。而此时小秋已由怀内取出一颗平常使用做照明的亮明珠,先钻入可容一人斜身进入,起伏曲折不定的岩隙内。

 进入不到四丈深,便到了一处宽大的岩中,只见内地面散布着不少巨岩,有些尚是新近崩坠的。

 岩约有三丈宽五丈余深,在上方四丈多的高处,便逐渐缩窄复合成一道岩隙,但是已然狭窄得无法进入。

 再仔细观望,果然在一块约有两人高的巨大岩石后方岩壁,发现岩壁底端贴地之处,另有一个半人多高一人多宽,且曾凿修过,可供人蹲行入内的岩

 此时周雅琪及小荷、小梅、小冬四女,也已先后进入岩隙,迅疾到达宽岩内,并且在环望岩内的景况时,已循着小秋的指引望见了那个矮,因此皆欣喜无比的便钻入小内。

 但是倏听小内传出阵阵轰声,霎时便觉身处的岩剧烈震抖,岩壁抖动不止中已有碎石坠落,顿时惊得五女急忙运功护身。

 尚幸不到片刻轰鸣声便已逐渐低沉,岩也不再抖动的缓缓静止,才使五女骇渐消的松了口气。

 身为大姐的“血燕”周雅琪,待剧震已止后,沉思一会儿便正说道:

 “四位妹妹,咱们姐妹间的情谊,如今已亲得不分彼此,只因姐姐年龄略大,且承蒙四位妹妹不弃,尊称为大姐,因此姐姐也不客气的明说了,此岩内里尚不知是何等景况?也不知是否有凶险?因此依姐姐之意是将我们分为两批,一批在…”

 但是话未说完,已听小荷抢口说道:

 “琪姐,咱们姐妹间的情义深浓,确实已不分彼此了,而且在姐妹的内心中,皆已将龙郎视为终身倚靠,因此皆不畏风雪酷寒,忍饥耐寒的陪着龙郎在荒山峻岭中跋涉,如今龙郎行踪不明,姐妹们惧是心焦担忧,现在好不容易才有了些许线索,大姐你怎忍心让姐妹中的某些人留在外面?忍受着内心中的耽忧及煎熬?因此,要去便大家一起去才是正理。”

 “对…对!大姐,大家一起进去。”

 “就是嘛,大姐你行行好!莫要让姐妹分开,纵然有何危险也可互倚互助,万一有什么性命之危,那也是我们姐妹的命了,绝不会怨天尤人的。”

 “血燕”周雅琪闻言,默默的望着四女面央求及期待的神色,心知甚难劝止某一人同行,因此终于颔首说道:

 “好吧,大家就一起进去吧,但是途中皆要小心注意自己的安全喔!”

 “是…是!大姐放心。”

 “大姐,你真好。”

 “太好了,大姐别耽心,小妹会小心的。”

 “还是大姐疼我们,那么大家就快进去吧。”

 于是姐妹五人,便依序蹲身钻入道内,顺着曲折起伏不定忽宽忽窄,而且不少地方皆有人工凿修过的痕迹,因此更笃定的往道内深入。

 且说另一方!

 李玉龙小心翼翼的由水中浮升,并且已将际“降魔镞”执在手中,警戒恶蛟可能突如其来的攻击。

 续往上升丈余时,竟见上方闪烁着光怪陆离的五彩光华,似乎即将到达水面,但却不知为何会有如此怪异的光芒闪烁?

 正冒出水面时,倏听上方传至恶蛟的怒鸣巨声,并有重物奔窜而使岩壁震抖,震得内寒水汹涌波抖。

 李玉龙心知若不及早出水,尚留在水中,定然对自己甚为不利,因此须趁恶较尚未冲至,便应及早升出水面。

 于是立即暴窜出水,霎时被耀眼的五彩光华刺得眼前发花,因此急忙探扬手中“降魔镞”护住身躯,待冲出水面时,已依稀见到丈余外便是岩地,立时身躯暴然斜掠,终于踏至地面上。

 脚尖刚落地,已听左方传至恶蛟的怒哞声,循声望去只见那条恶蛟,正盘卷在一片闪烁出五光十的晶亮怪异矮树丛中,不停的移动盘卷身躯,似乎畏惧着什么?

 李玉龙怔望着恶蛟巢,眼见又是一个仅有上方山腹三成大的小山,而且山腹四周岩壁及地面上,长着一丛丛约有人高,闪烁出不同光华的晶亮怪石,而且尚有一股清香味充斥。

 但此时哪有闲情细望?立即行功调息,默默盯望着恶蛟,准备与恶蛟一决死战。

 一人一蛟相对片刻,李玉龙终于跨步前行,近恶蛟,而此时的恶蛟双目已盲;虽然看不见李玉龙,却已感应到甚为畏惧的“降魔镞”逐渐接近。

 但是巢中并无其它的通道可退,因此已然凶大发的狂哞一声,巨大的身躯已窜向李玉龙,血盆大口怒张,森森尖齿巨口已狂猛的咬向李玉龙。

 恶蛟双目已盲,而且中清香味充斥,使得恶较嗅闻不到李玉龙的体味,只能凭着对“降魔镞”的灵异感应,辩明方向噬咬。

 因此李玉龙手中“降魔镞”挥击中,身躯已迅疾往左斜掠,轻而易举的便闪开了恶蛟巨口,而且身躯斜掠时,手中已贯注真气的“降魔镞”已顺势划过它面颊,霎时便见原本坚硬无比的蛟皮,竟然已被割裂一道近尺长的伤口,腥臭血水劲疾而出。

 李玉龙没想到此柄乌黑无光毫不起眼,且看来并不锋利的“降魔镞”竟然能轻易的将坚硬蛟皮割裂一道伤口,怪不得那位天衍道长的留字中,注明“降魔镞”乃是克制恶蛟的神兵。

 心中欣喜得立时精神大振,心知恶蛟虽凶悍,但双目已盲且又遭创伤,一击不中必然会狂怒转首续追,但也心知恶蛟身躯大转身迟缓,甚为有利自己闪移攻击。

 因此身形暴掠,避开恶蛟的冲势后,再度斜旋冲升数丈高,随即便凌空下扑,手中“降魔镞”已劲疾凌厉的刺削向蛟颈要害。

 皮厚骨坚的蛟身连棱岩皆不易刮伤,然而却受不住“降魔镞”的锋芒,因此在李玉龙身形迅疾飞掠且劲疾凌厉的刺削中,蛟躯已被“降魔镞”连连刺削出十余处伤口,顿时痛得恶蛟狂哞怒吼,身躯狂窜巨尾扫,一双前爪也胡乱抓扒,巨首也随着李玉龙手中的“降魔镞”灵异之气,东摇西晃,移动不止的追咬连连。

 李玉龙虽然用“降魔镞”连连伤及蛟身,但也心知恶蛟身躯庞大,除非能伤及它要害,否则仅能使它受皮之伤而已,甚难在短时间诛除它,万一遭它逃窜出巢外,岂不是再难追诛它了?

 但是它的要害在首、颈及腹之处,又岂是可轻易接近?除非要冒险窜至它巨首之前,才有可能刺削它要害。

 李玉龙心思疾转后,立即不断的凌空下扑,使它不停的仰首追咬,或是以独角顶挑。

 禽兽便是禽兽,仅会仗势天生的厚皮坚骨及凶。又岂会值得勾心斗角善用心机?

 因此李玉龙连连引刻余,得恶蛟更是狂怒的连连巨吼。已分不清敌人在何处?只是不停的胡乱仰挑巨首,且双爪抓,身躯窜中,更将地面丛丛晶石碰撞踩踏得断裂迸飞,凌乱不堪,但是恶蛟身躯竟然也被那些不同色彩的长条晶石,割刮出一条条的伤痕!

 倏然,李玉龙已窥准机会,身形疾如电光石火般的掠至蛟颈之下,尚不待恶蛟垂首追咬,手中早已灌注了十成功力的“降魔镞”已然劲疾凌厉的狠狠刺入蛟颈下方一片泛白的软皮内。

 恶蛟骤遭重创,顿时狂哞一声,身躯骤然狂窜腾起,并且狂的盘绞追咬双手执镞往下割削的李玉龙。

 李玉龙被蛟身内出的腥血染全身,眼见崩撑开的蛟内已可望见内脏,顿时欣喜的双脚蹬踹蛟身,暴然退开。

 就在此时,恶蛟左前爪骤然疾抓而至,李玉龙暴然倒纵的身躯已然闪避不及,只得急挥“降魔镞”狠击向蛟爪,并且利用反震之力增快退势,霎时惊险的由蛟爪下方窜开。

 但是蛟爪也是由上而下的劲疾抓至,巨大且尖森的一支尖爪已由他大腿处划过,竞然连“混元罡气”也抗不住钝爪尖,已将他大腿划裂一道尺余长两寸余深,已然见骨的伤口,立时血如泉

 李玉龙痛得浑身一颤气机立散,身躯已斜坠向地面,刚落至地面时又见恶较已巨口大张的追咬而至。

 真气已散,尚来不及提气行功,只得立即斜窜翻滚躲至一块巨岩后,险险的避开了蛟吻,并且迅疾点止腿上血脉,止住溢不止的血

 恶蛟连遭重创,但又抓咬不到敌人,更是凶大发,狂怒的晃动巨首!并且用额上独角胡乱顶撞,四爪伸张抓扒,巨尾四处狂扫,已将并不大的山腹撞得轰然震抖,棱岩、晶石崩飞四,且连连飞击中李玉龙的身躯。

 一些棱岩击中李玉龙身躯时,仅是皮痛楚并无大碍,但是那些五颜六形状不同的晶石碎块,飞击中李玉龙的身躯时,竟然能将他肌肤击出一道道的伤痕,可见那些晶石甚为坚硬,棱角也甚为锋利不弱于宝刀宝剑。

 李玉龙狼狈的四处闪避飞的棱岩及晶石时,突见蛟首疾伸弯长独角已劲疾顶撞而至。

 原本斜掠闪避,但心中思绪一闪而过,心中一狠,竟然双手紧握“降魔镞”提聚了全身功力,不闪不退的观准蛟首,劲狠的刺向它左眼眶上方的左额内。

 就在短暂的刹那间,李玉龙的身躯虽未被蛟角顶刺中,但也已被有如万钧之力的蛟首撞及,顿时撞得他全身剧震凌空飞出,眼冒金星脑中轰然,口中也已出数口鲜血化为血雾散飞。

 恶蛟骤遭“降魔镞”刺入头额要害内,顿时巨哞悲鸣一声,倏由蛟口内出一粒火红之物,劲疾的飞击向脑中昏沉,凌空飞坠的李玉龙。

 李玉龙神智昏沉蒙中,只觉一团火红炙热之物面飞至,本能的急抬双手阻挡,但是体内真气被剧撞之力震得四窜难聚全身泛力,霎时只觉一团炙烫软滑之物穿挤过双掌撞至,已然无能闪避了。

 口骤道那火红炙烫之物撞及,顿时口剧痛全身一震,使已然受创的内腑更是雪上加霜伤势更为加剧,再度连连出数口血雾,脑中轰然眼前发黑的立时昏

 巧之又巧的是,凌空震飞冲势未止的李玉龙,被火红的蛟丹剧撞,伤势加重,张口连连出血雾时,那团软红蛟丹竟因冲撞及李玉龙口,被反震之力震弹而起,且因冲势未止,竟然冲入李玉龙连连出血雾的口内。

 蛟丹原本便是温热软滑之物,当冲入狭窄的口喉之内时,李玉龙的身躯恰巧已撞及岩壁,使得震飞的身躯骤然一顿而下坠,但是那粒蛟丹却被未止的冲势,冲挤成一道软长之状,迅疾冲滑入李玉龙腔内。

 而此时恶蛟左眼眶上的额头,遭“降魔镞”深刺入脑内尺余深,已使它形同疯狂般的狂奔窜四撞,更使“降魔镞”撞顶深达镞柄护手处。

 再加上腔要害已然被割裂一道长伤口,且因狂奔窜碰撞,也已使一些内脏挤外溢受创不轻。

 但是也因恶蛟巨大身躯狂窜四撞,竟然震得山腹轰然震抖棱岩崩坠。

 倏然!地面岩地裂,并有酷寒冰水由底端冲而上,接而无数裂逐渐扩大,立使地面岩石崩裂,有如山崩地裂般的往下掉坠,并听水声哗然,水柱冲飞散如雨…

 话转回头再说另一方。

 “血燕”周雅琪及小荷姐妹四人,相继钻入小岩中往内深入,仅下行不到两丈续又进入另一个大岩隙内,已可顺着两人宽一人多高的曲折岩隙往下前行,而且岩隙愈来愈宽阔且愈来愈高大,终于进入一个高大山腹中。

 “噫?好大的一个山腹!”

 “啊!你们看!竟然有木柱、布幔…还有不少用之物及…还有好多女人穿的衣衫耶!”

 “大姐!这里一定是方才那女子的隐身之处,说不定龙郎就是在…”

 五女惊异的在木柱、布幔分隔成的一些隔间中细观时,突然山腹急剧震抖,碎岩如雨坠落,并听震抖轰鸣声中,竟然依稀听见有一些女子的惊叫声传至!

 “啊!有人…另一方有女人的声音!”

 “嗨!那一边有一个道耶!”

 “快!快去看看,说不定就是龙郎在那里…”

 五女循声望见对面岩壁处另有一个山,顿时惊喜无比的立即掠往对面的道内,顺着道往前疾掠。

 途中当然也已遇到一堆堆的坠岩阻路,但也一一由顶端山石隙攀过另一端,然后续往前深入,但是此时已无女子之声传至了。

 当五女又掠至一堆坠岩前,且如先前一样相继攀爬过岩堆,率先前行的“血燕”周雅琪及小梅已先攀过岩堆,小荷及小秋随后攀爬,小冬则尚在另一方。

 倏然由道另一方传至轰然巨响,接而岩骤然狂震抖动,霎时岩堆震抖散滚,而顶端也有巨岩迅疾坠落,一且听惊呼惨叫声相继响起…

 再提侥幸生存的两名女。

 当两女眼见恩公竟然不顾自身安危,要凭一己之力再度进入下方山腹诛除恶蛟,因此俱都惊急的开口拦阻,但是尚来不及阻止,便见恩公已迅疾掠入道而去,因此只得再度行至下方秘道口静立外望!

 时光如蜗步,似乎等了好久好久也不见恩公浮出潭面,因此两女耐不住芳心中的焦虑,搬了一块岩石顶住门,才行至潭畔默望。

 又不知过了多久,突听地底轰然震鸣,并见潭水骤然滚涌翻腾,接而水柱冲升数丈散落四溅,岩地也开始剧震、抖动,顿时吓得两女惊叫奔逃入秘道内隐躲。

 剧震连连不止,山腹顶端落石如雨,坠撞地面碎裂四散崩飞,并见潭水连连冲散坠,吓得两女悲急尖叫不止,并且甚为耽心恩公的安危。

 历时片刻剧震方止,仅余地底尚未息止的轰鸣声,但是却见那片潭水竟然消失不见了。

 两女惊怔得急忙奔向潭畔张望,只见潭水全然失不见,仅余一个涌升出阵阵酷寒之气的深幽黑

 深下方逐渐寂静,但是却在涌升的寒气中夹杂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一股淡谈的清香味!

 “咦?涵姐!这潭水怎么都不见了?不知恩公他是否安全?那只恶蛟…”

 “我也不知道…娜姐!小妹想…想下去找恩公!你要不要随我下去?”

 “啊?下去?不行…不行…下面还有恶蛟,如果那恶蛟又窜出来,那么我俩岂不是要…”

 “娜姐!虽然我们已寻得秘道可通往上方道中,但是是否能安全出山腹外,尚不知晓?万一尚有不知何在的另一条秘道才能困,但我们又找不到,那岂不是便要在此寒冷山腹中冻毙或饿毙?因此倒不如冒险下去一探,说不定恩公已诛除了恶蛟,只是…”

 “啊?恩公…对耶!下面发生如此巨大变动,但是到现在尚未听见恶蛟动静,而且血腥味如此浓重,必然是恩公已诛杀了恶蛟,可是恩公…对!对!涵姐!我们快下去寻找恩公…”

 娜姑娘话声未止便往下攀爬,但是那位涵姑娘却又急忙制止并且说道:

 “娜姐姐且慢!下面幽黑无光,我们应先寻得照明之物…对了!原来曾藏身的那个山顶端有明珠,我们去挖下来!”

 于是刻余后,两女已有了明珠为光,相继攀入寒冷的潭内,缓缓下攀时只觉愈来愈寒冷,尚幸两女自幼生长在寒冷之地较能抗寒,而且皆习有“凝血玄功”因此尚能忍受。

 约有一刻,只觉下方的血腥味更为浓重,并且听见有阵微弱的水回响声传至,似乎即将到达底端了。

 果然,不多时两女皆已攀落至底端,已见潭突然折转平行,于是顺着道往内急行深入。

 才行有三丈左右,便已行至底端,站在一片峻岩堆中,却被棱岩隙下方涌升出的血腥味,充涌入鼻令人心呕,这才发现棱岩隙下方,竟然有一些乌黑之物!

 “啊?是…是…娜姐姐!那条恶蛟竟然在这些棱岩之下动也不动,看来确实已…”

 “涵姐姐,快经噤声!你听…”

 “咦?听什么…”

 但是娜姑娘突然伸手遮捂她檀口、并且聆耳细听之后已狂喜的叫道:

 “听见了!听见了!涵姐姐,一定是恩公的声音。”

 “对耶!我也听见一些呻声了,定然是…”

 此时那位娜姑娘,突然由一片岩壁及地面棱岩堆的一道窄钻入,接而便听她惊异的大叫着!

 “涵蛆姐你快过来看!好漂亮喔!好多五颜六的亮丽光彩呢!”

 此时涵姑娘也已钻过岩隙,霎时只见立身在一个闪烁五光十光华的小山腹中,而亮丽光华竟是由上方两丈余高的岩壁四周,由一些矮树丛状,且各有不同颜色的怪异晶石闪烁出来的。

 两女俱是目瞪口呆的怔楞张望时,突然又被一阵低微的呻声惊醒,立即回过神来的四处张望,这才发现上方数丈高的岩壁四周,尚有一些突出的岩地,而且是新近崩塌的景况。

 两女早有此经历,且依恶蛟尸身被在一些棱岩下的情况,因此心知上方可能原本是片岩地,却因剧震裂塌陷,而剧震的原因可能便是恩公曾在此与恶蛟斗所造成的!

 于是两女狂喜的顺着呻声,小心翼翼的爬至上方突岩,续又随着呻声寻找恩公,终于在一面岩壁下方,两株如同矮树丛的亮丽晶石中,找到了浑身伤痕累累但血迹已干的恩公。

 只见恩公全身火烫且昏不醒的嗌语不断,因此两女又喜又泣的呼唤连连,可是皆无法唤醒恩公。

 突听涵姑娘恍然大悟的口说道:

 “哎呀…娜妹妹,莫非恩公纵入酷寒冻肌的寒水内后,被寒气侵入体内,而得了寒症,所以全身发烫昏不醒了?”

 “啊?对耶!记得小妹幼年之时,曾在寒冬之季得了风寒症,情形也是如此呢!那…那…可是我们又没有治病药物怎么办?”

 其实李玉龙虽然也曾遭剧震撞伤内腑,但是尚不至于伤得全身发烫昏不醒,而是因为恶蛟临死前,凶怒的出全身气凝孕成的内丹!临死一击震毙李玉龙报仇。

 虽然也已将李玉龙击中,但是却被可抗刀剑拳掌的外门“混元罡气”以及内家“九神罡”卸除了强劲的震力,因此仅是被余劲震得口鲜血,内腑受创。

 但是无巧不巧的是那粒内丹,竟然因剧撞震击而略有裂纹,并且因余劲冲入了李玉龙口内,使得已有裂纹的蛟丹开始在李玉龙体内逐渐散溢出丹气。

 龙、蛟、蟒、蛇原本皆是寒之躯,加之此蛟数百年间皆在此酷寒的巢中蛰眠,因此血、气更为寒,凝孕的内丹当然也应是至之物。

 然而天地万物的异像却非常人能理解,原本至、至寒的内丹,却已因极转,而使至至寒转为刚

 (反之亦然,此乃是道门中变化的玄奥学理。)

 蛟丹有了裂隙,于是在李玉龙腹内缓缓散溢出炙热的丹气,迅疾扩散四窜至他全身经脉及百骸脉中。

 李玉龙原本便习练炙热的“九神罡”因此尚能适应炙热的丹气在身躯经络中散窜,因此初时并无不适之感。

 但是蛟丹乃是全身血、气所孕,甚为盛旺,迅疾散化四窜至他全身各处经络时,已愈来愈盛旺,愈来愈劲疾,也愈来愈炙热,竟然已超出了他所习的炙热真气。

 强劲盛旺且炙热的丹气,不但将他全身脉络道充涨得暴裂痛楚不堪,而且连九真气皆被强劲的丹气挤得自行涌动,汹涌迅疾的在任、督双脉循行不止,而且丹气尚上涌至脑脉内,而使他脑脉充涨得更是神智茫然,昏不清。

 而涵、娜两女并不知晓他昏的原因,还以为他是得了寒症,才会全身发烫昏不醒。

 此时李玉龙的呻呓语声已然停顿,竟然已转为呼吸急促!且全身更为炙烫的颤抖不止,因此使两女更为慌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娜姑娘顾不得全身赤也顾不得羞,竟伸手将李玉龙搂抱入怀内,且对涵姑娘羞说道:

 “涵姐姐!恩公得了寒症,不能再使他身躯受寒,因此我…”

 娜姑娘正说时,突觉怀中恩公贴靠在自己大腿上的右手掌心,竟有一股炙热气团缓缓灌入腿上“箕门”且迅疾顺着脉络循行入体内,立使自己全身暖洋洋的甚为舒适,不但驱走了寒意,还使自己疲累的身躯为之一振,因此惊异的口叫道:

 “咦?涵姐姐!恩公的掌心有股炙热之气溢出…”

 涵姑娘闻言,顿时也好奇的握住恩公左手望,霎时便觉恩公掌心涌出一股炙热之气,迅疾灌入自己掌心“劳宫”内,并且立即循手臂注入体内,霎时,便觉全身暖和如,原有的寒意已一扫而空了。

 但是涵姑娘似乎已察觉不对,因此慌急的说道:

 “啊?真气…不好!娜姐组,这是由恩公体内溢出的真气,若是恩公体内真气散溢光了,不就要功力散失,成为常人了吗?”

 “噫?对耶,那就快停止…”

 但是两女惊急的推开李玉龙双手时,却没想到原本昏不醒的李玉龙,此时似乎已有了些微知觉,竟然双手紧紧抓握住两女手掌不松。

 原来李玉龙被强劲四窜的丹气,将全身经脉络充涨得痛楚不堪,似爆裂,而且腹内的蛟丹仅融路部分而已。

 神智且痛楚得全身颤抖时,充涨在双手经脉的丹气竟然迅疾渲溢出,立使充沃全身的丹气迅疾涌往双臂之方,舒解了经络似爆裂的痛楚。

 再加上两女被掳捉困中,被习“凝血玄功”行功御寒,并且行功之时也不由自主的取了中的气,因此功力虽不高,但是已然身俱寒之躯了。

 而李玉龙除了将双臂中的丹气灌入两女体内时,也已由两女紧贴的身躯及掌心中,取了一丝丝的寒气,微微中和了身躯内的炙热,因此恍如溺水之人获得救助一般,当然双手紧抓不松了。

 在如此情况下,充涨经脉的痛楚已获得舒解,并且也获得些许寒之气中和了炙热,已使李玉龙的神智略微清醒,但是蛟丹内的另一种异状,也开始在李玉龙身躯内作怪了!

 要知蛟除了生凶残之外,且甚为奢气所孕的蛟丹当然更具,因此也已随着四窜的丹气散窜充斥李玉龙体内各处。

 并且也因真气及丹气经由双掌渲入两女体内后,也已使两女受到丹气中的气浸染,开始有了难以忍受的酸显现。

 然而两女尚是处子之身,不曾经历过男女间情爱及乐之事,因此并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是早已不由自主的紧紧倚靠李玉龙壮实身躯,轻扭缓舒解身躯内涌生的异样,并且娇靥泛红美目含媚,芳心然的轻哼出声。

 当李玉龙处于经脉充涨裂的痛楚及昏中,虽然早已被浸身,而且昏中又岂会有何动作?

 直到丹气获得渲且神智略微清醒,加之全身赤的两女皆紧贴在身躯两侧,处子幽香气味近在咫尺涌入鼻内,两侧肌肤紧贴扭不止的异样感觉,还有两女口中发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呻声。

 在如此情况下,便是一个正常男子,皆会难以自制的被勾引起,更何况是一个已被毒所侵的人?当然已使李玉龙的骤然高炽。

 因此突见李玉龙双目一睁,鼻息的低吼一声,双手已狂的急搂两女且将右侧娜姑娘在身下,并且在两女的呢喃呻声及反臂拥搂中,于是三人…

 再回说在道中攀爬岩堆的周雅琪姐妹五人,突然被剧烈震抖所震落的如雨大小坠岩骤然坠砸,顿时惊呼惨叫的被淹没在坠岩中。

 待剧震已然静止,坠岩也已停顿,突见靠岩壁的一堆坠岩滚动,已然现出蓬头垢面衣衫破裂数处,且渗出血的两人。

 “小梅!你没事吧?小秋、小冬、小荷她们呢?”

 “啊!小荷!小秋!小冬!你们在哪里…”

 两人惶恐的四处张望及呼唤,突听一堆坠岩中有呻声传出,立时慌乱悲急的搬移坠岩,终于挖出了被坠岩砸中头部,已然香消玉殒的小荷,以及被小荷扑身罩护仅是略受轻伤昏不醒的小秋。

 正当小梅悲泣的唤醒小秋时,周雅琪也已在另一方,将出一只右腿的小冬由岩堆中救出,尚幸她仅是有数处砸伤,全身疼痛外并无大碍。

 四女悲伤无比的围着小荷尸身,悲泣不止,悲叹小荷为何会遭到如此凄惨的命运!尤其是小秋,若非小荷在惊急中突然扑至小秋身躯上,可能小秋也已被坠岩砸伤或砸毙了,因此更是悲伤绝的抱着小荷尸身悲号不止。

 但是事已至此又奈何?再哀伤也哭不回小荷的生命了,因此只得由小秋抱着小荷的尸身续往前行,待找到一处安全之地时,再安置小荷的尸身。

 半个多时辰后,四人终于逐一穿过一堆堆的坠岩,到达一扇半开的石门前,看清是一条下行道。

 四人尚未及商议是否要进入道时,使听下方有女子悲泣惨叫的回响声传至,顿使四女惊急得毫不犹豫的相继掠入道内。

 当然!也已进入了残尸处处血腥昧充溢的大山腹中,并且也已循声掠至阵阵寒气涌升的潭前,也已清楚的听见女子痛呼哀号声,以及一个男子的低吼声,由下方传至。

 四女闻声,顿时惊喜无比的笑叫着:

 “咦?啊…是龙郎…是龙郎的声音!”

 “是公子!公子…公子,你在哪里?”

 “快…快下去看看,便知晓了!”

 “龙郎…龙郎!妾姐妹来了…”

 而此时下方也已传出女子的尖叫声:

 “救命…救命哪…他…他疯了…恩公,求求你放了涵姐姐…她已痛昏了…啊?不要…不要了…求求你恩公…我不敢了…求…啊…好痛!救命哪!”

 在顶的四女闻声顿时惊急的相继纵入内,并且迅疾循声在中疾掠,终于已寻到伏身在一个赤女子身上,端低吼狂的李玉龙,而旁边尚有一个全身赤棵间玉门血迹狼藉,已然昏不醒的姑娘。

 “啊?公子…天哪!你们快看…公子的东西怎么变得如此长?公子你快停下来,这位姑娘已受不了的痛昏了!”

 “血燕”惊异焦急的呼叫声,顿时引得小秋等三人,惊急的望向爱郎耸迅疾的间。

 果然发现姐妹几人早已熟悉,原本已甚为巨的那宝贝。现在竟然变得更为巨,虽然尚看不出有多长,但是仅是高耸出之时便已如同往昔,那么再加上隐在紧窄玉门内的…

 此时忽又听小秋惊急的叫道:

 “咦?不对,大姐,龙郎听到我们的声音竟然不理不睬!而且看他的神态似乎已神智不清了,恐怕龙郎他…他大概是中了什么毒了?”

 此时小冬也已急声说道:

 “啊?你们看,龙郎身上烫得如同火炉呢,而且口内还出一股腥臭怪味,一定是被什么异物失心智了!”

 “血燕”周雅琪当然也已看出异状,但是此时哪有时间多问?因此立即叱道:

 “咳!你们都别说了!还不快解衣接替她们?否则她们都会被公子死了!”

 于是四女已顾不得旁边尚有一位蜷缩身躯、昏不醒的姑娘,慌急的一一解衣且强拉起爱郎,救出了面色苍白气若游丝的姑娘。

 在身侧的小梅三女,万万没料到跟随爱郎将近两年,早已适应爱郎巨之物的大姐,竟然仅在初次遭遇便已承受不了的惊叫推拒爱郎!

 尚幸小梅三人早在师门习艺时,便曾阅习过一些功秘籍,知晓如何应付男人大小不同的玉茎?应以何种姿势减低巨之物的冲顶深入?如何才能使男人在不知不觉中出元?因此小梅立即接替了周雅琪。

 但是她们怎知曾由秘笈中阅过的功,也仅能使自己较一般女子高明些许,虽然可应付天生异禀的人,却难应付身习异功的人。

 而李玉龙自幼便习练“九罡气”及“混元罡气”以及的“九龙水玉御功”已然将间之物,练得异于常人,较天生异禀之人更胜数分。

 一年半前,便连驰名全国,花名久久不坠,天生异禀且习有异功的汉城“万花阁”的“小桂花”皆在半个多时辰后,便拜倒他下,可见李玉龙又岂是寻常之辈?

 再加上此时的李玉龙已遭蛟丹气所侵,使间玉茎更是巨近倍如同驴、马巨物,而且更为坚得如同火烫铁柱。

 小梅虽也懂得利用各种不同姿势,使巨更甚往昔约有一尺两寸余长的巨物深入体内不到一半,但是如儿臂的巨大玉茎,如同一火烫铁柱一般,劲狠的入她玉门内时,立时使她有种撑撕裂的痛楚,并且将她撑得双眼上翻,一口气险些接不上来。

 而且疾如擂鼓的冲刺,更加重了感的磨擦,因此小梅双眼上翻,咬牙强挡中,仅只刻余便已鼻息尖叫连连的狂出元

 而且极度舒的快尚未消减,却又被未曾停止的劲疾耸,使舒感只升不坠,急速高升,不到一刻又已狂出元,因此再也忍受不住的颤哼急呼换人,由难以相信的小秋急忙接替了小荷。

 且说当小荷接替小秋受爱郎的巨物时,在旁忧急观望的小冬,突然发觉原先便曾嗅到的清香味,此时更为浓密的沁入鼻内,而且使疲累数的倦怠之意大消,因此心中甚为好奇的循着香味来处行去。

 途中只见岩壁及地面上,长有一丛丛如同矮花丛,颜色不同且形状不一的亮丽长晶枝,并且也发现亮丽晶枝丛,有不少被撞断裂散落地,使地面上皆布着五光十的光彩。

 循香穿过十余株完整的晶丛,行至另一方也长有不少亮丽晶树丛的岩壁前,发觉壁角处有一个将近一尺余高的小岩,而清香味便是由小内涌溢出来的。

 蹲身细望内里景状认为尚可伏身钻入,于是便拾了一长晶柱,才伏身缓缓爬入小内。

 在曲折不定且时宽时窄的内爬行约四丈多深,竟然进入一个有柔和白芒映,高有三丈余宽有四、五丈,黑白岩石错的岩中。

 再仔细一看,黑的仅是寻常岩石,然而白色的竟是巨大的雪白柔玉。

 并且在地面上的一大片白玉中,尚有一片白色的水池,池水周围尚长有密密麻麻层层相叠,一片片大大小小的雪白灵芝,清香味便是由池水及雪白灵芝之方,散溢出来的。

 “咦?这是什么怪水及灵芝?怎会如此清香?而且是在如此雪白的柔玉上…啊?白玉…如汁一般的池水…雪白灵芝?莫非这池水及灵芝竟是只曾听闻不曾一见的天下奇珍‘玉’及‘玉芝’不成?”

 小冬惊异的低呼自语后,立即伏在池畔尝试的先饮了一口汁!

 “玉”一入口,要时便觉口内极为清香,并且当清凉的入喉内不久,便发觉腹内竟然涌生出一股清凉气团,缓缓扩散至全身各处,使得疲累数的倦意已然一扫而空,神清气得精神大振。

 “啊?竟然如此灵效!太好了!果然是天地少有的奇珍‘玉’,快拿给她们喝。”

 于是狂喜无比的由怀内取出一只盛装着两粒丹药的小玉瓶,将丹药倒出,然后灌入“玉

 刚将玉瓶盛“玉”且爬出小时,突又伸手摘了四片两个巴掌大的灵芝,才迅速爬出小外。

 而此时外的周雅琪早已接替小梅,并且也已元两度,精神萎靡的败下阵来,但是却已不见小冬的踪影,因此只好再由小梅接替第二轮了。

 因此当眼见不知去向的小冬已然返回,“血燕”周雅琪立时埋怨的说道:

 “咳,小冬,你方才到哪里去了?还不快点过来帮忙!公子到现在才出一次元,而且依然兴大炽的不曾停顿呢!”

 “别急!别急!大姐你看我带了什么好东西给你们喝?快张嘴!”

 “血燕”周雅琪眼见小冬手中拿着一只小玉瓶,以及四片雪白清香的芝菌,并且也已闻到一股浓重的清香味,因此好奇的问道:

 “咦?好香喔!这是什么好东西?”

 小冬立即欣喜的将玉瓶递往大姐口旁倒入玉,并且笑说道:

 “咯!咯!咯!是‘玉’!是万金难求的天地奇珍‘玉’及‘玉芝’耶!”

 当“血燕”周雅琪顺着小冬之意喝了一口后,顿时惊异且欣喜的笑叫道:

 “啊?‘玉’及‘玉芝’…晤…哇!又香又凉而且…太好了!全身气为之一振呢!快…快给大家都喝一口!”

 于是当“血燕”小秋及涵、娜四女,皆相继饮了一大口“玉”后,果然俱都神清气的为之一振。尤其是已然被救醒的涵、娜两女,至少已有一天未曾进食了,因此意犹未尽的盯望着小冬手中,散溢着清香味的四片“玉芝”

 当小冬意会的将四片“玉乏”分赠两女吃食时,已然精神大振的小冬,已欣喜的急声说道:

 “大姐,据说有些天地奇珍,尚有解毒的功效,不知这‘玉’及‘玉芝’可否为龙郎解消体内异状…”

 “血燕”周雅琪闻言,立即顿首说道:

 “嗯!不管‘玉’及‘玉芝’是否能解毒?至少对身子有益无害,不如让公子多喝两口试试。”

 “啥!别说一口、两口了,便是十口、二十口也不成问题,里面还有好多好多呢,对了!也让那两位姑娘多喝一些,补补元气;还有,你们有没有空瓶罐?我再钻进去多装一些。”

 此时小秋突然又开口说道:

 “小冬,你快去接替小梅吧!大姐!你可曾注意到体内有何异状?并非是喝了‘玉’之后,而是之前与龙郎那个之后…”

 “血燕”周雅琪闻言时,仅是下意识的摇头言,但是突然神色一怔的又改口说道:

 “没…喔!对了,经你如此一提,我也发觉有些怪异了。公子神智失常以及那东西比往昔巨近倍且不说,当公子的双手搂抱着我时,似乎由掌心及玉茎的小口内,不断溢出炙热之气灌入我体内,但是…却又不像以往合体双修时循行九真气再回返公子体内,而是留滞我体内不去了。”

 “啊?果然与我一样,对了,小梅尚未喝‘玉’,且听她怎么说?”

 已然喝了数口“玉”以及狼虎咽的吃了两片“玉芝”精神大振且间创伤恢复不少的涵、娜两位姑娘,此时也己听清三女之言,因此皆内心思忖着:

 “啊!依她们对恩公的称呼,以及毫不顾忌也无羞意时与恩公合体,因此可知她们不但与恩公识,而且关系甚深,可能是妾身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该怎么办?万一她们…”

 “她们…她们一定都是恩公的妾,否则岂会毫不顾忌的与恩公那个?她们会怪我吗?会鄙视我吗?”

 因此涵姑娘尚未待小梅开口,已然表示善意的急忙接口说道:

 “诸位夫人,小女子两人…恩公原本在上方山腹时,并无异状,但是潜入寒潭…就是此处诛除恶蛟后,就全身发烫,昏不醒,后来掌心有股炎热真气自动涌入我们体内才逐渐清醒,尔后便形同疯狂…就是诸位夫人方才见到的情形了。”

 涵姑娘话声方止,娜姑娘也已急声接口说道:

 “还有…还有!诸位夫人,我俩原本功力甚差,但是自从恩公掌心有一股炙热真气,劲疾不断的涌入我们身躯内后,此时只觉体内有一股炙热气团散窜不止,而且…而且好似…涵姐姐你会不会有心浮气躁,而且似乎有…有想搂抱恩公的冲动?”

 涵姑娘闻言,顿时全身发烫,芳颊霞红,羞怯的望了望周雅琪一眼后,终于低声说道:

 “啊?羞死人了…是…是有…有些…”

 周雅琪及小秋、小梅闻言后,似乎心中皆已有了恍悟。并且又听小秋喃喃自语说道:

 “唔…这就对了,龙郎除了神智不清及躯体的异状外,口中尚不断的呼出一股腥味,由此可知龙郎必是误了什么异物?恶蛟…这位姑娘是说此内有条恶蛟?这是怎么回事?姑娘可否详说一番?”

 “可以…可以,是这样的…现在那条恶蛟已被恩公诛杀,而且已被在下方的坠岩堆内了!”

 当三女耳闻涵、娜两女详细说明经过情形后,周雅琪姐妹终于知晓了经过情形,也才恍悟山的剧震及崩塌原因,便是恶蛟撞所引起的。

 小梅闻言后,本是怔怔的沉思着,突然便开口说道:

 “古晋‘葛仙翁’所着的‘抱朴子’中,曾述及天地异物奇兽,据载,蛟寒、甚,因此龙郎定是误了恶蛟身躯内的某物,以致如此,但此时且不必多思,还是尽早使龙郎恢复神智才是。”

 而此时的李玉龙,因为汹涌如涛的丹气在他体内劲疾四窜时,竟然在他昏中,已将他的李玉龙双脉的“天地双桥”冲通,所以真气与丹气已然在任、督双脉贯通,顺畅无比且迅疾的循行着。

 但是腹内已然涌溢出的丹气太庞大且太强劲了,因此已使他全身经络充涨得炙热爆,痛楚不堪,尚幸及时因涌生,涵、娜两女时,体内劲疾四窜的丹气及真气,已有部份灌入两女体内,略微舒解了经络爆的痛楚。

 尔后又有四女在惊骇悲急中,也已一一解衣接替了两女,才使李玉龙能尽量的发

 周雅琪四女早已非处子之身,而且常与爱郎合体双修神功,因此较能了解李玉龙的身体状况,协助他连两次元,才解消了,并且因丹气及真气逐一分渡入四女体内,也舒解了他体内经络爆的痛楚。

 最重要的是四女本身功力已不弱,而且皆习有由“玄神功”及“凝血玄功”汇合成的寒心法,因此真气更为寒。

 因此当四女不断承受爱郎掌心、厚及玉茎,迅疾渡入体内的炙热丹气及真气时,体内的寒真气也如同往昔双修一般,自然而然的渡入爱郎体内循行,逐渐调合了李玉龙体内的炙热丹气。

 再加上在众女不惜元,且时饮“玉”恢复体力,也口含“玉”渡喂爱郎服,如此三管齐下,已使部分寒气涌入他脑内,而使他清凉的逐渐清醒。

 李玉龙逐渐清醒中,已然发觉全身经络中,皆已被澎湃强劲的炙热气团四窜充沸,而且连任督双脉的“天地双桥”竟也不知在何时已然贯通?而且已无须刻意行功,任、督双脉内的真气及不明的炙热气团,已能迅疾且顺畅的自行循行不止。

 但是唯一不适的是,此时竟有难以自充斥全身,而且发觉自己正伏在一个赤女子身上肆,待惊急的仔细睁望之下,才发现身下女子竟然是小冬!

 “咦?小冬,怎么…我怎么会如此?你…”

 小冬闻言,顿时惊喜的笑叫道:“啊?醒了…龙郎清醒了!”

 正在探讨爱郎为何会如此的五女,耳闻小冬惊喜的笑叫声,顿时也惊喜的同时围至。

 “公子!你还好吧?体内是否尚不舒服?”

 然而李玉龙虽也惊喜伴侣们皆在身侧,但是却立即说道:

 “琪妹…你们都在?喔…不行!我现在体内经络中有充涨裂的劲气奔窜,而且念难,要立即渲才行,你们别吵我。”

 李玉龙清醒后,虽然尚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是已忍不住体内充斥的念,立即搂着小冬行功导引四窜充溢体内的炙热气劲,并且已可行功出元,解消了些许

 但是仅是小冬一人,又岂能承受得了李玉龙突变的旺盛?因此依然由姐妹四人轮承受爱郎的巨物,助爱郎逐渐解消了

 当李玉龙在清醒中分别与四女合体之后,也已发觉体内澎湃汹涌的真气,已渡入四女体内甚多,终于解消了经络的充涨感。

 而且也已发觉任督双脉“天地双桥”贯通之后,无须提气行功,真气己能自行迅疾循行,不断将散窜全身经络中的怪异热气融汇入真气中。

 虽然尚觉下体玉茎依然坚得有些痛,而且也未曾完全消止,但是已连连出四次元,所以已能忍住间玉茎充的不适,也已能忍住了蠢蠢动的

 李玉龙心境逐渐平复后,缓缓回思先前的经过情形,终于想起自己定然是误了恶蛟出的内丹,尔后内丹在腹内逐渐散化四窜经络中,才会使自己变得如此的。

 了解了原由后便甚为放心了,而且眼见四女皆面欣喜之的围在身侧,虽然未见到小荷,但已甚为欣喜的与众女相谈别后情形。

 于是,在四女又喜、又悲且泪面的相继述说后,才使李玉龙知晓了四女如何进入此山腹以及小荷不幸亡故之事。

 李玉龙乍闻小荷不幸命丧,顿时大吃一惊得双目泛红泪光浮动,虽然悲伤小荷之死,奈何已成事实,再悲伤也无济于事,因此只能安慰四女保重自己,莫要再悲伤了,待会儿便可为小荷筑坟安葬,且将小荷尊为亡,也不枉她无怨无梅,陪伴自己迹蛮荒野地的情意。

 另外也已回思起之前的经历,似乎在神智迷茫中,曾抓着两女行之事,因此双目怔望着低垂首羞坐远处的两女,神色惶然的言又止,不知该如何启齿询问?

 尚幸“血燕”四女循声进入底寻得爱郎时,已然望见爱郎神智,且狂猛无情在两女身上肆的情形。

 因此当姐妹四人接替了两女,且逐一救醒两女后,也已详细的询问此间情形,知晓了一切的始末。

 既然涵、娜两位姑娘的处子之身,皆已被爱郎强剥夺,有了亲密的肌肤之亲,因此爱郎已不能弃两女而不顾,定当要承担两女清白已失的责任,于是立即诚心邀两女加入姐妹的行列,以后姐妹六人可共事一夫。

 涵、娜二女得知四女的心意,当然是芳心激动得又羞又喜,且毫不犹豫的应允与四女结为姐妹,成为恩公的妾之下可是尚不知恩公的心意如何?

 因此当李玉龙惊急惶恐的望着两女时,“血燕”周雅琪也已说出所见及所知的情形,并且也说明两女的心意及姓名来历、才使李玉龙的惶恐之心平复下来。

 英气浮显的鹅蛋脸姑娘姓脚名英涵,师出“崆峒山”乃是兴庆城“靖远镖局”一位镖师的女儿。

 另一位圆脸娇甜的姑娘姓区名唆娜!乃是贺兰“汉威马场”场主爱女,得师出“昆仑山”的娘亲教导。

 李玉龙心知两女被妖妇掳来困中,险些被妖妇炼为“九金钗”也险成为恶蛟的裹腹之物,处境已甚为悲惨了,虽然侥幸余生,却又被自己狂的夺走处子之身!

 因此李玉龙虽知两女皆已愿意成为自己的爱侣,但是依然是面愧的望着两女,终于伸出双手分搂着两女躯,表示了内心中的槐咎。

 虽然并未听他开口说什么?但是两女已能感受到他的歉意及接纳了两女的心意,因此皆芳心又喜又甜的反搂爱郎,默认此身已属“他”的人了。

 承担了两女失身于己的责任后,接续之事便是先为小荷筑坟安葬,以及要尽早离开此地,继续追寻那妖妇报仇雪恨了。

 然而当七人至上方山腹,将小荷与天衍道长分别安葬妥当,并由秘道行至上方道后,才发现道内竟又因剧震引起的崩塌,多了不知有多少的坠岩堆?将道堵得滞碍难行,若要逐一搬移坠岩通行,不知将要耗费多少时光?但是又奈何?

 而且此时李玉龙的腹内、尚有半粒未曾全然散化的蛟丹,依然不停的溢出强劲丹气,迅疾散窜至全身各处经络之中,使渲入六女体内的空虚再度充涨。

 因此全身经络再度逐渐充涨,且又开始痛楚不堪难以忍受,而且丹气中涌生出的毒,也再度使他高炽得难以自制,只得急与六女就地肆解消

 而此时六女的体内,皆也散布着不少的蛟丹气,因此也会在体内引生,尤其是眼见李玉龙已搂抱着小梅,开始情的狂景况,以及由小梅口中内起令人心颤的呻哼叫声,也已将众女的一一出。

 尚幸此时李玉龙已然清醒,知晓如何才能尽早出元?如何才能使众女能忍受得了自己暴近倍的巨物?

 于是在一个时辰后,六女皆是浑身汗水淋漓的横陈地面,息不止,相互解消了体内的痛楚及

 事后李玉龙也为此甚为懊恼,认为在如此情况下,纵然能寻得出路也不能轻易离去,定然要将蛟丹全然炼化,且不再有突生,才能放心的离去。

 然而在六女已知山腹内有不少“玉”及“玉芝”可供众人服食提神解饥,在“玉”及“玉芝”未曾食尽,便无虑饿毙。

 因此芳心中皆认为,只要爱郎能安然无恙的陪伴在身侧,何时离去也无所谓;因此俱都毫无异议的依顾爱郎之意,一方面在中炼化丹气一方面挖掘通路。

 于是七人便将大部分时光用于修练内功,仅有息功之后,才耐心的合力搬移坠岩,只要一有岩隙便立即攀爬过另一方续行。

 中无月!由此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光?终于将道中的坠岩一一贯通,到达了妖妇居住的大山腹中。

 可是“血燕”姐妹原先穿行入山腹的岩隙通道,竟然也已被坠岩住,因此不知又要耗费多少时光,才能将岩挖通出山腹?

 尚幸此时七人已有了比先前更好的处境!

 在此山腹中不但有卧处,也有用之物,并且在一方岩壁处尚有一片小山泉,注入一处洼岩内蓄成小水池,另一方岩壁处尚有简的火灶,以及不少储存备用的柴米、佐料。

 只要将凌乱散坠的岩块清理妥当,便有了一个可供居宿及煮炊,如同“家”的地方,因此六女已欣喜无比的更为放心了。 M.eDaxS.com
上章 双绝奇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