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双绝奇侠 下章
楔子
 末唐时期,唐昭宗,天复二年!

 在“桐柏山”的万重山峦中,一个浓雾滚滚深不见底的“万仞崖”时当晌午,正当中,如涛浓雾已缓缓蒸散淡薄,逐渐显出崖底寸草不生的狰狞棱岩,以及有不少断碎枯骨散布的谷地!

 滑不堪的棱岩谷地中,散布着零的森森白骨,恍如处身阿修罗地狱的鬼域绝地中,令人寒凛,心生畏惧。

 倏然!一阵有如九幽之中响起的森冷酷笑声,以及一阵豪洪亮的狂笑声同时响起,并听阵阵恍如山崩地裂般的轰然巨响,在谷内回响震鸣,使得两侧山壁碎石也已被震得如雨飞坠,谷底残余的薄雾,竟也被震得丝丝散消,使谷底景更为清晰。

 森森的冷笑声及豪的洪亮笑声,还有剧烈的轰雷震声、连连久响片刻,竟使山谷中山摇地动似崩塌一般,尚幸声音逐渐低沉静止,才使森山谷逐渐回复宁静。

 只见一座巨大的狰狞棱岩下,有一个身躯魁梧高大的虬髯巨人。嘴角溢血倚岩而立,一双铜铃巨目则盯望着丈余外一位盘坐在一块平岩上,三绺长须垂,面貌清癯飘逸,发髻横一支木簪,似道似儒的老者,得意的狂笑说道:

 “哈…哈…哈!咳…咳…蔡老儿,如今你尚有何话好说?你该知晓本神确实高你一筹了吧!那‘火龙内丹’应属本神…”

 但是话未说完,长须老儒已森森的开口说道:“哼!洪老儿,本神君虽然与你一样身受重伤,五脏震裂,但是比之你…咻…咻…比你的情况好多了。因此依然是本神君高你半筹才是。”

 虬髯老者闻言,顿时不以为然的瞪目说道:“哈!咳…咳!蔡老儿,你…你…我之战…历时两…一夜…但是…咳!咳!老…夫…”

 然而话声愈来愈低沉且逐渐静止,竟然话未说完便已睁目不瞑的立身而亡,只余那长须老儒,面色苍白惨然的喃喃说道:“洪老儿!你虽然较老夫…咳!咳!早走一步!但是老夫也将步你后尘…咻…咻…老夫真恨…恨与你一争高下!你…你…所留的绝学又对老夫何益?可惜老夫的‘九神罡’…只…只练至第七层!否则…又岂会…唉!悔之晚矣!但不知你我的…绝学及那粒‘火…火龙内丹’…咳…咳…要…要…便宜了…谁…”话声中,似乎也已油枯灯尽,声音逐渐迟缓低沉且寂静,尔后再也不闻一丝气息!

 两位叱咤江湖甲子之久的绝世高手,竟然同时绝命于“万仞崖”下的深谷中,却无一人知晓,默默无闻的在江湖武林中消失了。

 落,星转斗移,光似箭,岁月如梭。险崖峻岭依然如旧,何时才有人得知“万仞崖”下的浓雾深谷中,同时沉埋着两大绝世高手?

 “昭宣帝”天佑二年!“粱王”朱全忠废唐帝自立为帝,改国号“梁”年号“开平”从此大唐江山已亡。

 十六年后。龙德二年“晋王”后裔李存瑁在“洪州”另建“唐”为帝!年号称为“同光元年”

 但是又在“闲帝清泰二年”大名府守将石敬瑭在“幽州”举兵自立,另建“晋”为帝,称“天福元年”且称臣于“契丹”

 天福二年“晋高祖”石敬瑭竟将云燕十六州割于契丹。

 自此,使得汉人御拒外番的边关长城,竟然落入契丹外番之手。

 十年后。天福十二年“晋”刘知远入主“梁”改国号为“汉”(后汉)并与契丹好;是年,契丹改国号为“辽”

 从此大辽已有意侵犯中原,使得原本各国自立,已动不堪的中原,更是雪上加霜,不知何时便将处于战火之中。

 干佑三年“邺都”守备郭威举兵篡梁,改国号“周”(后周)立年号“广顺”

 尚幸此时大辽自身亦有动,在广顺元年时,大臣述律弑主自立为帝,称“穆宗”在稳定大权之际,未曾用兵,故而使边境平静数年。

 数年后“周世宗”显德元年“汉”借辽兵入侵“周”但兵败。

 显德六年,帝自命为征辽元帅,起兵伐“辽”用赵匡胤为殿前都点检,是年帝驾崩,恭帝立,但殿前都点检“德归节度使”赵匡胤废帝自立,改国号为“宋”并改年号“健隆”自此“周”亡“宋”起。

 尔后“宋”灭“蜀”并在“开宝元年”伐“汉”战,但“辽”派兵援“汉”并在边境对峙;次年,辽主“穆宗”被所属刺杀,立“景宗”为帝。

 此后“宋”“汉”“辽”征战频频,直到太宗兴国四年,宋太宗自率大军灭“汉”终于统一全国,与“辽”对峙。但是辽王垂涎中原之心,从未曾息止,依然频犯边关且互有胜负,并且已改弦易辙的另外派出亲信图谋…

 时至兴国六年。一位三旬文士及一位媚动人的双旬少妇,带着一个七岁小男童,进入“桐柏山”踏青赏景。

 后方另有一名四旬余的健壮男仆,则挑着食盒及需用之物,尾随在后。一行四人行至一处岔道之时,圆脸的媚美妇,突然伸手握着男童的小手,默不吭声的迈步转往少有游客深入的岔路行去,三旬文士见状顿时开口呼,但是眼见爱子及壮仆皆已随着行入岔路内,只得摇摇头的默然随行。

 在曲折起伏折转连连的小山道中缓缓前行,逐渐远离了游客惯行的山道,而且愈行愈险且愈荒凉,已然进入荆草蔓蔓。难见可行之路的荒山之中。

 三旬文士内心焦虑的连连劝止前行妇回行,但是妇恍若无闻的牵着幼童续行不止,竟然到达了一处前行无路的悬崖前。

 但是在悬崖前眺望,四周却是一处风景绝佳之处,远方是重重山峦、圈云环峰、山岚蒙蒙,近处则是遍布奇花异草,奇岩怪石,苍松古柏,真乃是文人墨客最喜观之的山间美景。

 三旬文士面上原有的不悦之。也在如此美景之下逐渐消失无踪,且欣喜的静立崖前,默望着如此少见的山间美景。

 突然,妇嗤嗤笑数声,不知何时已放下挑担站立文士身后的壮仆,竟然面浮狰狞之的猛然伸手前推…骤然将三旬文士推落悬崖,霎时便听惊恐骇然的惨叫声,已随着急坠而下的身躯逐渐远逝…

 被妇牵着的七岁小童惊见之下,顿时骇然尖叫道:“二娘!爹爹他…快救爹爹呀!二娘…爹!爹!泣…泣…李忠,你怎可将爹爹推落崖下?二娘!您怎么不骂他?”

 然而妇闻言,却是森森的冷笑说道:“嗤,嗤!小杂种,你下崖去问你爹吧。”

 随声又见壮仆大手一伸,已得意的一把抓住小童后衣领,将小童高举过头,在小童的惊恐尖叫声中,已无情的将小童远远抛至崖外。

 就在小童惊恐的惨叫声中,崖上也响起了妇及壮仆的得意大笑声… m.EDaXS.Com
上章 双绝奇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