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八章 七美伴一龙(全书完)
 金宝果真不愧为“镇江一宝”他接任亲善王府总管一职之后,便指点众人积极的开拓生意。

 不到一个月他昔年的客户一批批的结伴而来,他们在考察之后,不但买了不少的牛羊,更买走大量的特产及补身药材。

 甘朝因而获利不少!

 三月初,以亲善王为大股东,各地殷商为股东的车队来回驰骋于长江以及边关,旅客及商人更络绎不绝啦!

 这是一项超级大投资,因为,他们以五十万两黄金购置一万部马车,这些马车在各大城市皆设立车站哩!

 这些马车分为运客车及运货车,他们以便捷及价廉为号召,客户们在搭乘或托运货物之后,皆甚为满意。

 不到一个月,原先之小车行或单人单车之车夫纷纷被兼并,甘朝不论买断或雇用他们,皆令对方有满意的价码。

 所以,他的马车已逾二万部,生意亦更旺啦!

 边关的大小店面亦全部售光啦!

 据管帐的苏若男私下告诉甘朝,这批房舍至少赚了五倍哩!

 当初依照甘朝吩咐以三至五人为一组合买店面的军士,如今不但生意兴旺,店面及房舍至少也增值三倍哩!

 他们乐透啦!

 他们更勤奋经商啦!

 为了感恩,他们经常自动清扫周遭的环境及守望相助,他们这七万余人已成为边关之“预备队”啦!

 甘朝每先巡查军营一趟,再搭车在关内外绕一圈,若无其他的事务,他便会陪陪小以及协助清理药材。

 因为,药材生意一比一旺呀!

 令他愉快的是甘、甘慧及董莹莹先后在一周内各替他生下一位壮丁,他便择甘之子承续金家的香火。

 金宝亦欣然替那孩子取名为金承恩。

 四月初,天气渐佳,前来边关之游客以及商人,益增多,前来做工讨生活的人也益增多,甘朝便准备遣走那二方蛮人。

 首先,他拜访蛮王哈福表达此事。

 哈福哈哈笑道:“小事一件!吾国也要大搞一下,他们正可回来协助!”

 “太好啦!请您召他们返国吧!”

 “行!他们不会对汝有所误会啦!”

 “谢啦!二位皇后还好吧?”

 “哈哈!很好!她们皆有喜矣!”

 “恭喜!恭喜!”

 “哈哈!她们若生太子,汝得来喝喜酒!”

 “行!吾必备礼致贺!”

 “哈哈!行!二万斤盐,如何?”

 “行!一句话!”

 “哈哈!痛快!吾有今,全仗汝多次相助,吾必有重报!”

 “贵我二国和睦,便是重礼!”

 “行!吾国绝对不会再贸然出兵矣!”

 “谢啦!不便打扰过久,告辞!”

 “吾送汝一程!走!”

 “请!”

 不久,二部马车已经并驰而去。

 哈福一直送到国界,方始道:“这段路颇平整喔!”

 “既平整又宽敞,不简单!”

 “哈哈!别忘了前来喝弥月酒喔!”

 “一定!告辞!”

 “顺风!请!”

 二人一挥手,便各自搭车驰去。

 甘朝含笑忖道:“我已甚久未呈过公文,就替大蛮国王报个喜吧!”

 不久,他一返边关,立即入帅府书妥公文,再交给车元帅。

 只听车元帅道:“临府方才押来七千名私娼,可否即刻营业?”

 “怎会如此多?”

 “近年来大内为了备战,大量向民间稽税,加上黑道猖獗,民间颇苦,不少少女因而被迫任私娼!”

 “会有此事?大内不知情吗?”

 “除皇上外,每人皆知矣!”

 “为何要瞒皇上呢?”

 “皇上岁数已高,身子一向久安,众臣不敢让皇上心!”

 “万一事情闹大,怎么办?”

 “理该不会!此地大量裁军,必可改善不少!”

 “可是,百姓照穷呀!”

 “这…只能慢慢改善矣!”

 “不妥!不妥!那件公文暂缓送出,吾另有一文要呈!”

 说着,他立即迅速返府。

 他一返府,立即邀甘哲、甘彦、董和及金宝入厅道:“我听说民间穷得出不少私娼,有良策改善?”

 金宝点头道:“的确!不过,富者恒富矣!”

 甘哲道:“吾在十年前,便预卜此事,可惜,当时无力资助,如今情况不同,朝儿,汝可以立这件大功德。”

 甘朝道:“我不要功德,我只要大家日子好过些!”

 甘哲道:“吾近瞧过帐册,目前约有四百万两黄金,若预留银庄之需,至少可以救济贫民三百万两黄金!”

 甘朝道:“好!捐光!”

 金宝点头道:“够器度!苗区那批珍宝至少值三百万两黄金,朝儿只需如此做,便可完成此项心愿!”

 金宝立即低语着。

 甘朝喜道:“行!速办!”

 金宝立即含笑道:“吾先发函约那些殷富?”

 “行!我走一趟大红庄!”

 说着,他立即离去。

 他先吩咐车元帅送走那件公文,再搭车驰向大红庄。

 不久,他已在大厅会见苏凯夫妇,他立即低声道:“我到镇江拍卖那批苗族珍宝,请派支援五百人,如何?”

 苏凯点头道:“行!不过,你怎会突然如此做?”

 “实不相瞒!我资助天下贫民!”

 “这…天下贫民何止十万,汝如何助呢?”

 “此地可动用三百万两黄金,那批珍宝至少值三百万两黄金。”

 “佩服!佩服!夫人!咱们不该袖手旁观!”

 苏氏道:“咱们可支援二十万两银子。”’苏凯摇头道:“太少了!售汗血吧!”

 “啊!老爷不是坚持…”

 “不!情况已变,何况,此乃善事,宜共襄盛举!”

 “售几匹?”

 “几匹?太少了!除种马外,全售光!”

 甘朝啊道:“不妥!不妥!”

 苏凯道:“吾已不打算复仇,留这批宝马在此,反而浪费,何况,它们也希望能在外面经常驰骋哩!”

 “谢谢爹!”

 “哈哈!汝才令人佩服哩!何时启程?”

 “今下午!”

 “好!那五百人会提前至王府报到!”

 甘朝道过谢,方始离去。

 他一返府,立即点头道出此行之经过。

 甘哲喜道:“苏亲家果真是位血汉子,有此好兆头,镇江之行,必可圆完成,大伙儿先去整理珍宝吧!”

 众人便欣然入左右侧之庄院中。

 苗族之珍宝一直存于这两座庄院,他们便挑出一些不易震损之珍宝,俾供甘朝先送到镇江宣传一番。

 其余珍宝则仍放于箱中。

 他们整理妥之后,便安排车辆。

 当天下午,甘彦率二位孙子甘朝及甘达及大红庄高手押运七十车珍宝先行启程,甘朝则到银庄运回一大箱的银票。

 他一返庄,众人便按照计划将银票一捆捆的绑妥,而且标明某一府城,因为,他们要争取时间呀!

 甘等六位大美女则一起缮写公文吩咐各府城代济贫民。

 亲善王府的金印更是盖上每件公文。

 黄昏时分,公文已和银票个别绑妥啦!

 甘朝向众人道:“抱歉!大家无法享福矣!”

 众人皆含笑摇头。

 甘哲呵呵笑道:“吾今生以今天最乐矣!”

 众人立即又会心一笑!

 他们略加畲洗,便欣然用膳。

 膳后,甘朝便和娇委们散步叙着。

 戌初时分,众人一歇息,甘朝便在箱旁运功。

 黎明时分,蹄声带来五百名大红庄弟子,苏凯之二位儿子更是联袂而来,甘朝立即欣然接见他们。

 没多久,苏家兄弟和四十八名高手各背着一包珍宝便跨上汗血宝马,甘朝及金宝则将二箱珍宝及那箱银票送上车。

 他们向众人挥过手,便先行离去。

 甘朝诸人一出城,汗血宝马便扬蹄疾驰。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赶上昨天下午启程之甘彦诸人,他们略加歇息之后,便又先行疾驰向镇江。

 行千里的汗血越驰越顺畅,再加上官道既宽又平,所以,天黑不久,他们便已经接近镇江城矣!

 金宝叹道:“果真是宝马!真舍不得它们哩!”

 甘朝点头道:“是呀!”

 不久,他们已经直接入府行会见知府大人。

 甘朝刚道完来意,知府全民身行礼道:“王爷仁心仁术,佩服!”

 “不敢当!请代为召集附近城市之殷富!”

 “遵命!”

 没多久,五十匹汗血马已各驮衙役及大红庄高手离行。

 甘朝和金宝则在行内用膳。

 知府则另派三十余人通知本城之殷富。

 膳后,便有十余人先行前来,他们乍见首朝及金宝,立即亲切的招呼,双方便欣然入座聊着。

 金宝立即请他们协助摆放珍宝。

 不出一个时辰,公堂内不但摆了三十余张长桌,桌上更摆着各式各样的珍宝,烛光居然为之失哩!

 那群殷富爱不释手啦!

 不久,另一批殷商也到,他们乍见珍宝,立即快步入街。

 不过,他们仍先向甘朝三人招呼着。

 知府大人立即又叙述甘朝济贫请大家共襄盛举。

 不到一个时辰,那四十余名殷富已经买走一百余种珍宝,而且价格至少超逾金宝估计之三成,甘朝不由暗喜。

 他立即请金宝及大红庄高手入客栈歇息。

 他则彻夜在公堂运功护宝。

 一夜无事,翌上午,附近十余个城镇之殷富一到达公堂,知府仍先叙述甘朝济贫及希望大家共襄盛举。

 不久,昨夜购宝之殷富联袂前来,在他们推荐之下,剩下的珍宝不到一个时辰便被抢购一空啦!

 甘朝暗啦!

 他立即将二十万两银子托知府代为济贫!

 其次,他将五十捆银票及文件交给大红庄高手送到东西南北各大行,他们便各自疾驰而去。

 知府大人呈出一张银票道:“卑职敬捐二千两银子。”

 甘朝握着他的手道:“谢谢!谢谢!”

 “王爷放心!卑职辖区内之每位贫民必皆可沐恩!”

 “一切借重汝矣!告辞!”

 “恭送王爷!”

 啪一声,他居然下跪啦!

 甘朝扶他道:“别行此大礼!”

 “卑职代贫民们谢恩!”

 “客气矣!”

 说着,他立即上车驰去。

 金宝含笑道:“此地之收入至少比吾人估计多三成。”

 “大家皆捧外公平为人及此次义举所致!”

 “不敢当!但愿苏杭会有更好的佳续!”

 “没问题!苏杭富户甲天下,那些珍宝又比这批珍贵呀!”

 “但愿如此!”

 “呵呵!别担心吧!”

 “外公歇息吧!”

 “无妨!朝儿!汝可知除武当派之外,各派在去年底之前,皆有长老及二十余名弟子突然毒发身亡之事?”

 甘朝点头道:“他们系死于哈湘之毒。”

 “啊!原来他们已被哈湘控制?”

 “是的!”

 “真可怕!汝真是各派之恩人!”

 “事过境迁,请勿提此事!”

 “唉!汝好似菩萨转世而来哩!”

 “不敢!不敢!”

 “武当之元飞子莫非也是叛徒?”

 “不错!”

 “真可怕!唉!”

 “人心难测呀!”

 “的确!可惜,各派皆误以为是黑道人物所下毒,他们从去年底拚斗到如今,尚未有结束之迹象哩!”

 “我为何不知呢?”

 “黑白两道不愿官方介人,皆私约拚斗。”

 “何必呢?道占上风吧?”

 “是的!他们之拚斗反而有益天下,因为,黑道人物无暇抢劫呀!”

 “有理!少林呢?”

 “损失颇重!不过,武当已驰援!”

 “可惜!身为少林弟子的我却不便介入!”

 “汝千万别介入!以免引起黑道之公道!何况,拚斗已近尾声,汝之介入,反而会引来闲话及大内之反感。”

 “是的!”

 二人又叙不久便各自运功!

 黄昏时分,他们一抵达苏州府衙,便见一名大红庄高手在行前接,知府更率二十一名官吏列队恭

 甘朝先向那名高手致意,再向诸官道:“免礼!请!”

 诸官便依序跟入!

 众人一坐定,知府立即先歌功颂德一番再介绍各官。

 甘朝含笑道:“吾不再多言,请大家即刻返衙济贫。”

 “遵命!”

 诸官立即行礼离去!

 甘朝向知府略加吩咐,便和金宝及那名高手至酒楼用膳。

 他们刚喝三杯酒,便见掌柜前来下跪道:“家父垂危,请王爷赐救。”

 甘朝点头道:“人呢?”

 “在寒舍大厅!”

 “带路!”

 “是!请!”

 二人一下楼便有不少人好奇的跟去!

 不久,他们一到大门,便见二十余名男女老幼在厅中低泣,掌柜立即道:“救星到!甘王爷已经来啦!”

 众人立即纷纷下跪!

 甘朝道:“请起!”

 厅中不但已摆妥大红棺木,一名老者更是寿衣帽整齐的仰躺着,显然,众人已经准备为他入殓。

 老者不但腹如鼓,而且气若游丝哩!

 甘朝上前一切脉便道:“妇人退!准备三个大盆!”

 “快!”

 甘朝扳开老者之牙关,立即渡入六粒灵丹。

 他一见妇人已退,便光老者之下体。

 他口气,双掌便如飞的拍按老者之腹大道。

 哗一声,血水及秽物已经疾而出。

 腥臭更是立即洋溢厅中。

 甘朝边拍边接道:“备三升水!木瓢!”

 “快!快!”

 不久,一桶水及木瓢已经提来。

 “扒开嘴!徐徐灌水!”

 掌柜扳开老者之嘴,其弟便徐徐灌水入老者之嘴中。

 “小心!”

 甘朝又拍按不久,便又为老者切脉。

 不久,老者连咳三声,甘朝立即道:“停!”

 说着,他迅速为老者顺气。

 老者呻道:“地府吗?”

 掌柜喜极道:“爹!甘王爷救了您!”

 “真…真的?”

 “是呀!”

 甘朝道:“老爷子暂歇吧!”

 说着,他已制昏老者。

 他又入六粒灵丹道:“老爷子今夜仍会毒多次,明若能坐起,便可再活一年,否则,将只有一月之寿。”

 “谢谢王爷!”

 他们兄弟立即下跪致谢!

 甘朝嘘口气道:“吾饿矣!”

 “请!请!”

 不久,掌柜不但送来佳肴,更宣布甘王爷救其父之神技。

 甘王爷大名便迅速扩散。

 不久,甘朝三人便已经返衙歇息。

 翌一大早,上干名贫民便来行前叩谢,甘朝欣然出道:“大家请起!大家请别行此大礼!”

 众人便依言起身。

 甘朝道:“天下贫民甚多!所以,我此次只能先救各位之急,请各位努力工作,吾来会再协助各位。”

 “谢谢王爷!”

 当场便有人请求到边关工作!

 甘朝点头道:“!请到亲善车行候车,他们会免费送你们到边关。”

 “谢谢王爷!”

 “各位请回吧!”

 众人又叩谢方始离去!

 甘朝立即赴车行吩咐他们免费送贫民!

 不久,他一返衙,便见掌柜兄弟联袂在行前叩谢,他道句免礼立即上前扶他们道:“出了何事?”

 “家父昨夜已坐起矣!”

 “可喜可贺!”

 “家父据闻王爷济贫,特吩咐草民售三甲良田及西湖二处庄院,地状在此,请笑纳!”

 “这…太…太那个吧?”

 他们立即下跪道:“请王爷笑纳!”

 “好吧!吾代贫民向汝等致谢!”

 “不敢当!”

 立见知府出来向掌柜兄弟致谢,他们立即谦谢着。

 不久,他们欣然离去啦!

 甘朝便和知府入街!

 没多久,城内殷富们纷纷前来,知府取出地状及告诉事迹,便有三位殷商以高价买下它们。

 甘朝立即致谢。

 不久,大红庄高手陆续回来,其中二十人更赶去向甘彦取来五十样珍宝,甘朝便亮宝供众人欣赏。

 殷富们共同欣赏良久,便由一批人买走它们。

 当天中午,殷富们便宴请首朝三人。

 席间,他们各捐出三万两银子,甘朝喜极连连道谢着。

 膳后,甘朝单独会见掌柜之父及仔细检视着。

 不久,他入四粒灵丹及开妥药方交给家人。

 倏听老者道:“王…王爷!”

 “老爷子有何吩咐?”

 “王爷为何要济贫?”

 “身为王爷,不宜只知享福呀!”

 “为何只有王爷一人济贫?”

 “世上为何只有我这位年轻王爷?”

 “王爷之意是…”

 “吾知足!吾希望家家平安!户户快乐!”

 老者流泪道:“菩萨!王爷是菩萨转世!”

 “不敢当!老爷子之善行必获天佑!”

 “谢谢王爷!”

 “老爷子耐心服药十天便可下榻矣!”

 “谢谢王爷!”

 “客气矣!吾告辞!”

 “送送王爷!”

 甘朝便欣然离去。

 当他接近府衙之时,却见衙前人山人海,他刚一怔,便有人喊道:“王爷回来啦!”

 “快让路!

 快呀!“他便边走边含笑向众人致意。

 立见知府快步来说道:“禀王爷!他们感于王爷之仁德,联袂前来捐献!王爷之仁行已经有回响矣!”

 甘朝立即拱手道:“谢谢大家!”

 行善最乐,众人又客套一阵子,方始离去。

 甘朝一入内,便见师爷呈册道:“禀王爷!他们共捐八十七余万两!”

 “真令人感动!”

 知府立即也取出银票放入箱中。

 甘朝当然又勉励一番。

 不久,附近城市之殷富先后前来,甘朝便一一接见。

 黄昏时分,苏家兄弟率十七人背回珍宝,甘朝的那部马车亦运回二十一箱珍宝,众人便联袂取出。

 殷富们欣赏不久,便纷纷购买。

 子初时分,那些珍宝又卖光啦!

 殷富们欣然赴客栈歇息,甘朝却和金宝及行内人员,连夜整理银票及分批捆妥哩!

 翌午后,甘彦诸人终于运来剩下的五十七车珍宝,它们一呈列出来,殷富们便亢奋的双目发亮啦!

 不少人一买再买,却无钱再买矣!

 他们便彼此担保的赴官方银庄借钱再来买宝。

 黄昏时分,所有的珍宝已经售光,殷富们欣然离去,甘朝诸人则迅速的将银票继续捆绑妥。

 翌天亮,五十名大红庄高手携银驰向五十个城市啦!

 甘朝向知府致谢,便又去瞧掌柜之父。

 他仔细诊视之后,方始和金宝搭车返边关。

 金宝欣然道:“珍宝多售出一百二十万两黄金,加上众人之捐,此次一共济贫八百余万两黄金哩!”

 甘朝喜道:“真令人难以相信哩!”

 金宝道:“五十匹汗血尚未售出哩!”

 甘朝怔道:“对吁!不过,他们忙于送金呀!”

 “他们必然另有安排吧!”

 “是呀!对了!甘爷爷他们呢?”

 “他们已在昨夜运盐而去。”

 “原来如此!他们辛苦的!”

 “为善最乐!再累也值得!”

 “是呀!我一点也不累哩!”

 倏听呐喊声由后方传来道:“请问!甘王爷在车上否?”

 甘哲掀起后帘,立见一名军士跨汗血驰来,他尚未出声,甘朝已经扬声道:“吾在此!

 有何急事?”

 车夫立即勒停马车。

 军士迅速下马跪道:“恭请王爷速入宫!”

 “宫中出了何事?”

 “禀王爷!末卒不详!”

 金宝喜道:“喜事!走吧!”

 甘朝道:“吾立即入宫!”

 军士立即掉转马头驰去。_车夫一转车,立即疾驰而去。

 军士不但在前开道,而且挥旗沿途喊道:“让!让!”

 没多久,马车搭船渡过长江,便继续驰去。

 不久,军士一接近驿站,便喊道:“王爷到!”

 另一骑士立即又骑汗血驰去。

 甘朝一见驿站前跪不少人,立即喝道:“免礼!”

 礼字未歇,马车已驰过驿站。

 金宝低声道:“皇上必已由各衙奏文获悉汝之济贫。”

 “皇上何必如此呢?”

 “歇会吧!天一黑,便要进宫哩!”

 甘朝立即服丹运功。

 汗血果真不凡,夕阳西沉之际,马车已近京城,立见一名官吏站在二顶宫轿旁,三十名侍卫则立于后方。

 杜侍卫赫然站在排头。

 甘朝一吩咐停车,立即下车。

 那官吏率众一下跪,立即道:“卑职韩山恭王爷!”

 “免礼!”

 “恭请王爷上轿!”

 “请!”

 不久,甘朝坐上舒适的官轿啦!

 三十名侍卫立即护送上轿离去。

 首次搭轿及入宫的甘朝便好奇的隔帘沿途瞧着。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甘朝已瞥见小王爷及一位王服打扮之人站在一栋宏伟的宫殿前,他立即定神整衫。

 二轿一停,韩山便先向小王爷二人行礼。

 甘朝一听那人是小王爷之父,立即自行下轿行去。

 小王爷快步来道:“参见王爷!”

 “免礼!且容吾参见王爷!”

 “不敢当!且容吾代为引见!”

 那人正是三王爷赵正,立见他先行欠身道:“见过亲善王!”

 “不敢!参见王爷!”

 “久仰!久仰!”

 “久仰!”

 赵正低声道:“皇上昨早朝获悉王爷济贫天下,因为过度欣喜而当场昏,御医们迄今仍束手无策矣!”

 甘朝忙道:“请带路!”

 “请!”

 三人便肃容入殿!

 沿途之侍卫及宫女便偷瞄着甘朝。

 久,他们一人厅,便见皇后及太子们皆在座,只见大太子前道:“不必多礼!一切容后再叙,请!”

 甘朝便跟大弟子入内。

 浓冽的药味及榻前二名御医之愁容,加上榻上之人微弱鼻息,立即使甘朝神色凝重的行去。

 他一坐上榻前椅,便为皇上切脉。

 他又瞧过皇上的眼皮及人中,立即按上腹大

 不久,他向二位御医道:“金针三十六!”

 二位御医立即大骇道:“不可!”

 大太子忙道:“父皇已多年体弱矣!”

 甘朝道:“无妨!请!”

 大太子便轻轻点头。

 二位御医立即取箱捧出二个锦盒。

 甘朝迅速挑妥针,立即道:“请回避!”

 大太子三人立即退去。

 甘朝将皇上一剥光,便一气呵成的将三十六支金针由皇上的头顶“百会”一直到他的脚底涌泉

 接着,他掌心运聚功力为皇上活血行气。

 不久,皇上已经叫道:“哎唷!疼!”

 甘朝立即制昏皇上。

 大厅诸人不由大喜!

 甘朝取出六粒灵丹入皇上的口中,便刺破皇上的十支脚趾头,然后,他再以木盆接血。

 血由浓黑转为清红之后,他立即为皇上止血。

 接着,他一气呵成的收妥三十六金针。

 他小心为皇上整装,立即道:“请!”

 皇后及太子们立即快步入内。

 他们乍见皇上仍昏睡,不由一怔!

 甘朝一解,皇上立即蹦坐而起。

 他望向众人,不由一怔!

 众人却立即下跪。

 大太子更禀明首朝诊治之事。

 皇上呵呵一笑道:“果真名不虚传!平身!”

 甘朝便随众人起立。

 皇上挥挥双臂道:“朕浑身是劲,妙哉!”

 他立即呵呵一笑的下榻。

 赵正父子立即入内致贺!

 皇上呵呵笑道:“入厅再叙吧!”

 “遵旨!”

 众人便跟着入厅。

 皇上牵着甘朝坐在身旁道:“汝当真济贫乎?”

 “花了多少?”

 “约八百万两黄金!”

 众人不由神色一变!

 皇上问道:“汝怎如此舍得?”

 “臣原系一名孤儿,蒙皇上浩恩,始有这一切,凛于天下贫民之苦,特为皇上分忧,绝无他意!”

 “汝何来知金?”

 “它们来自苗族,镇江首富金宝,各地殷富及百姓之响应!”

 “不简单!朕愧煞矣!”

 “皇上理万机!”

 皇上叹道:“朕何以谢汝?”

 “不敢!这一切源自皇上浩恩呀!”

 “不!朕必须有所表示,否则,衷心难安矣!”

 小王爷道:“启奏皇上!大蛮国已归顺,彼等需盐甚切,可否赐井盐及贡盐予亲善王!”

 皇上望向大太子道:“皇儿之意呢?”

 大太子怔道:“儿臣恭请父王…”

 皇上摇头道:“朕昨一倒,已悟透一切,汝该登基矣!”

 大太子喜极而怔!

 皇上道:“朕明早朝,便宣布此事及诏告天下!”

 大太子立即下跪道:“谢父王!”

 “呵呵!汝今夜详恩赐赏之事,明早朝一并启奏!”

 “遵旨!”

 “朕明午赐宴,汝等及文武百官陪宴!”

 “遵旨!”

 “除亲善王外,退!”

 “遵旨!”

 众人立即行礼退去。

 皇上牵甘朝道:“朕之孙皆长于汝,’联却蒙汝挽救一命及济贫天下,朕实在既羞且愧矣!

 “皇上千万勿如此想!”

 “朕可品茗否?”

 “无碍!”

 皇上立即带甘朝入御书房赐座品茗。

 不久,皇上道:“大蛮国王即将有太子乎?”

 “是的!”

 “朕赐仪万金,汝代朕致贺!”

 “遵旨!”

 “朕委实不知贫民如此多矣!”

 “他们将逐渐自立!臣会继续济助他们!”

 “不!朕会旨谕皇儿接办此事!”

 “遵旨!”

 “朕若减免天下赋税,有助于贫民否?”

 “臣不诸此事!”

 “朕会责成众卿慎研此事!”

 “皇上英明!”

 “聊聊汝在边关之建设吧?”

 甘朝使择要叙述着。

 良久之后,皇上点头道:“朕会伺机前往边关瞧瞧!”

 “之至!启奏皇上,您该安歇矣!”

 “好!汝在邻殿歇息,明随朕上朝!”

 “遵旨!”

 破晓时分,皇上率甘朝一入金銮宝殿,皇上不但吩咐内侍在他的龙椅旁添上一椅,而且吩咐甘朝入座。

 甘朝望着跪在殿上之一百余人,立即犹豫。

 皇上牵他入座,方始入座道:“平身!”

 “谢万岁!万万岁!”

 大太子便率众起身恭立。

 皇上含笑道:“众卿瞧瞧吾朝有朝以来最年轻有为的人,他便是亲善王甘朝,众卿再行一礼!”

 大太子立即率众人下跪请安。

 甘朝正起立,皇上已道:“平身!”’众人立即称诺起身。

 皇上道:“众卿可有事启奏?”

 大太子上前道:“启奏父皇!亲善王功在边关,此番又广济天下,为赐赏及敦睦大蛮,宜赐贡盐及井盐!”

 皇上含笑道:“准!”

 “谢父王!儿臣再有一奏!亲善王正积极建设边关,此番却又济贫,宜赐金五百万两及赐封西南七省!”

 皇上呵呵笑道:“准!”

 “谢父王!”

 “众卿若无再奏,朕在此旨谕,朕自今起退位,大太子择吉登基,望众卿继续鼎力扶持!”

 “遵旨!”

 “朕今午赐宴,众卿陪侍!”

 “遵旨!”

 “退朝!”

 “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一退朝,便摒退内侍和甘朝入御花园品茗赏花。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返殿歇息。

 当天中午,文武百官及皇族们济济一堂,甘朝则坐于皇上身旁。

 丰盛的酒餐使甘朝眼花

 密集的敬酒使他俊颜酡红,备添俊逸。

 只见赵正夫妇率小王爷夫妇及一位少女前来,那少女不但印堂有一粒红痣,相貌亦颇似陶湘,甘朝不由暗怔!

 她瞄了甘朝一眼,立即低下头。

 赵正五人便欣然敬酒。

 皇上呵呵一笑,立即干杯。

 赵正道:“启奏皇上!今夜可否暂借贵客?”

 皇上一瞥少女又望向甘朝道:“准!”

 “谢皇上!”

 赵正五人又向甘朝诸人敬过酒,方始离去。

 良久之后,涂健终于轮到班,他先向皇上敬酒,再含笑向甘朝道:“禀王爷!

 祝您喜事如意!”

 甘朝便欣然干杯。

 涂健又敬过大太子诸人,方始离去。

 众人车轮的敬完之后。甘朝已脸红似火。

 皇上关心的道:“汝没事吧?”

 甘朝微微一笑,便气运功!

 刹那间,酒气已全部被入他的双脚心,他的脸色亦复原,皇上称奇之余,立即举杯示意散席。

 众人便起身举杯。

 皇上一干杯,便牵甘朝离去。

 二人一入殿,皇上便更衣歇息。

 甘朝仍入邻殿房内服丹运功着。

 不久,大太子率三名内侍前来,甘朝便含笑接。

 大太子道:“御赐王服二套,汝先试穿,明再改吧!”

 “谢谢!”

 “父王已甚久未如此愉快,谢谢汝!”

 “不敢当!”

 大太子道:“汝瞧过三王爷之义孙女否?”

 “瞧过!”

 “王府之轿已至,汝先更衣吧!”

 “遵旨!”

 大太子道句:“客气矣!”便含笑离去。

 皇上能平安且当众旨谕大太子登基,他当然感谢甘朝啦!

 甘朝换上王服,便憋扭的向外行去。

 立见小王爷在轿前道:“请!”

 “不敢当!请!”

 不久,二人已搭轿离去。

 当他们抵达三王爷府前,三王爷已经率众站于门前,甘朝一下轿,立即恭敬的上前向三王爷行礼。

 “哈哈!客气矣!请!”

 “请!”

 他们一入厅,立即欣然入座。

 三王爷共有三子及二女,如今,他们不但全在场,他们的子女亦在场,厅中之六张圆桌便坐了人。

 只听三王爷道:“亲善王乃吾朝福星,敬!”

 众人立即欣然举杯。

 甘朝忙道:“不敢当!吾先干为敬!”

 众人便欣然干杯。

 小王爷道:“王爷!吾先介绍义女陶吧!”

 那位少女便低头起身。

 小王爷道:“王爷尚记得陶峰丧命之呐喊否?”

 “记得!”

 “儿便是陶峰和她的师姐秦玉之女!”

 甘朝点头道:“请坐!”

 陶举杯道:“谢谢王爷多次搭救及协助义父!”

 说着,她立即干杯。

 甘朝亦含笑干杯。

 小王爷又道:“吾昔年遭哈湘派黑道人物劫出大内,幸逢儿之娘搭救,她罹难之后,吾便收养儿!”

 甘朝点头道:“您是仁义之士。”

 “惭愧的是,吾迄今尚找不到秦姑娘之骸!

 唉!“陶忙道:“一切皆是命,请义父勿再惦记此事!”

 小王爷道:“吾一直在物适当人士照顾儿,弹稍弥心中之憾,惜迄今尚无此机缘及福份矣!”

 甘朝暗感不对劲啦!

 三王爷道:“据闻王爷有六美陪侍,是吗?”

 “是的!彼等不弃也!”

 “客气矣!王爷乃是唯一奇男子也!”

 “不敢当!”

 小王爷道:“王爷!恕吾直言,烦汝照顾儿,如何?”

 甘朝正拒绝,却见三王爷夫妇企盼的望来,小王爷夫妇更是诚形于,他立即点头道:“吾会终身照顾她!”

 小王爷激动的道句“谢谢!”声音已咽。

 三王爷哈哈笑道:“敬!敬呀!”

 众人欣然敬酒啦!

 厅中更热闹啦!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甘朝方始被安排入客房歇息!

 由于大太子尚在择吉登基,文武百官一律免朝,翌上午,闻讯而来道贺的文武百官不但络绎不绝,而且久久不离去。

 巳初时分,大太子更是率二位准皇后前来道贺哩!

 众人叙不久,立即入席聚。

 这一餐又闹了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

 送走贺客之后,众人正松口气,内侍却来通报“太上皇及太后将至”众人立即列队接。

 不久,太上皇笑呵呵的率二位太后下轿,众人立即行礼。

 “平身!”

 不久,众人入厅依序而坐。

 太上皇笑呵呵的向三王爷道:“汝向孤借贵客一夜,竟添了一位孙婿,汝这种行径,一不大应该喔!”

 三王爷含笑道:“臣知罪!”

 “恕汝无罪!”

 “谢太上皇!”

 太上皇望着甘朝道:“可惜,孤之孙女已嫁,可惜!”

 太后含笑道:“赐礼吧!”

 太上皇呵呵一笑道:“内侍!”

 二名内侍立即各捧一个玉盘入内行礼。

 甘朝便和陶下跪接礼。

 太上皇呵呵笑道:“皇上将于下月九辰时登基,当天之盛宴并办汝等之喜宴,双喜临门,妙哉!”

 甘朝立即叩谢!

 “平身!”

 “谢太上皇!”

 太上皇三人又叙良久,方始离去。

 甘朝在众人企盼之下打开二盒,赫见盒内各并放着二张银票,每张银票皆是九十九万两黄金,象征“天长地久”之意。

 甘朝便欣然收下。

 当天晚上,甘朝及陶被安排入清静的偏殿,甘朝主动和她聊了不久,便温柔的搂她入怀亲吻着。

 她便羞赧的轻吻着。

 甘朝熟练的爱抚一阵子之后,两人便欣然上榻。

 不久,甘朝温柔的开垦良田。

 她也羞赧的合。

 响曲便悠悠响起。

 随着渐入佳境,炮声已渐渐传出。

 终于炮声隆隆啦!

 几度峰回路转之后,她已舒畅的呻着。

 他又冲刺不久,她已哆嗦的汗下如雨。

 他又冲不久,便欣然注入“甘泉”

 她美的呢哺着。

 没多久,二人已欣然神游巫山。

 风和丽,百鸟祥鸣,皇上在乐声及文武百官喝声中,完成登基,首先,他宣布全国免赋三年。

 其次,他赐宴皇族及文武百官。

 甘朝及陶的喜宴亦合并举行。

 这一餐,一直到夕阳西沉,方始散席。

 甘朝及陶一返府,当然又合奏“青春进行曲”啦!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尽兴歇息。

 接下来之十天,甘朝天天宴客,忙得不亦乐乎。

 六月十五上三竿,甘朝及陶在众人恭送下搭轿出宫,立见车夫在远处车旁等候,人则仁立于车后远处。

 他们便含笑行去。

 闻讯而来的百姓便纷纷下跪欢呼着。

 “免礼!请起!”

 众人立即又起身欢呼着。

 甘朝二人一七车,便挥手向沿途的百姓道别。

 良久之后,马车一出城,立即疾驰而去。

 立见陶羞赧的指向箱上红纸!

 甘朝立见:“七美伴一龙,金宝先归矣!”

 甘朝乐得不由哈哈一笑。

 陶便羞喜的偎入他的怀中。

 二匹汗血便疾驰向人的边关——

 (全书完)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