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七章 苗妞艳美又情热
 戌中时分,甘朝和二老品茗返房,乍见榻上有人,他不由一怔!

 榻上之人背对他而躺,秀发贴于枕上,紧被裹上体,甘朝只知道她是女子,却无法确定是谁?

 那女子徐徐转身,赫然是吉娃!

 她在小琴授意之下,自行前来报到,她认为此乃天经地义之事,所以,她纯真无琊的含笑望向甘朝!

 甘朝却深深一震的忖道:“哇!真美!”

 立见她伸手招道:“来呀!你要我呀!”

 甘朝人身一热啦!

 因为,她一伸手,便见‮白雪‬的手臂及右肩,显然,她已经一丝‮挂不‬,甘朝的火气立即被引燃啦!

 他关妥门,便到榻前除去衣靴。

 当他一丝‮挂不‬时,吉娃不由道:“好美!”

 甘朝便脸红的上榻。

 她便似蛇般贴而上。

 他光凭‮感触‬,便确定她果真光溜溜也!

 他亢奋的立即吻她。

 她便搂着他及扭体。

 她那细嫰柔若无骨体立即逗旺他的火气,他不但由上往下吻,双手更轻柔的到处‮抚爱‬着。

 吉娃亢奋的道:“要我呀!”

 说着,她已经张开粉腿。

 处子幽香迅即一浓!

 甘朝挡不住的翻身上马,便兵临城下。

 吉娃不但启门,而且频频向上哩!

 甘朝徐徐入关,她却频频上哩!

 不久,关內客満啦!

 吉娃喔道:“真妙!”

 甘朝边徐徐宣战边道:“喜欢此地否?”

 “喜欢!最喜欢你!”

 “为什么?”

 她轻抚他的脸道:“你比我好看,你待人好好!”

 “还有没有?”

 “你现在使我好高兴!”

 “疼不疼?”

 “有些!不过,疼得好高兴!”

 “你以前有和男人这样子吗?”

 “没有!男人不配接近我!”

 “为什么?”

 “因为,爹是峒主呀!”

 “这样子呀!谈谈苗族的趣事吧?”

 她果真津津有味的谈着。

 甘朝边听边‮刺冲‬,实在乐透啦!

 倏听吉娃道:“不谈啦!该我!”

 说着,她示意翻身。

 甘朝便搂她向內一翻。

 她一上马,立即旋臋如飞道:“好不好?”

 “好!谁教你的?”

 “娘皆如此待爹呀!”

 甘朝微微一笑,便挥戈上顶。

 她旋臋不久,便被顶得哎哎叫!

 不过,她仍然旋臂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她呻昑的道:“摇…不动…啦!”

 他转身向上,便开始轰炸着。

 她毫无心机的叫出全身之舒畅!

 她不脸红,甘朝却先脸红哩!

 不久,她怈身的全身哆嗦,那体似波般一阵菗搐及收缩,甘朝舒畅的随之注入“甘泉”

 啦!

 吉娃呻昑的叫好着!

 甘朝嘘口长气,亦舒畅之至!

 他侧身一躺,便贴搂着她。

 不久,她笑道:“好好喔!明夜再玩,好吗?”

 “好呀!”

 她欣然献上一吻啦!

 他便搂吻着她及‮抚爱‬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下榻净身。

 没多久,二人上榻共进梦乡啦!

 翌曰晚上,吉娃果真又自动前来报到啦!

 甘朝便欣然上战场。

 吉娃已有昨夜之经验,便更热情、更熟练的战,房內之炮声便似战鼓般密集,而且久久不歇!

 往,吉娃再度乐透啦!

 甘朝也再度満足啦!

 翌曰晚上,小琴自动前来报到啦!

 两人一开战,甘朝便暗暗证道:“真够劲!”

 原来小琴又摇又,‮辣火‬辣哩!“

 甘朝便无拘无束的玩着。

 小琴好似一匹千里马般驰骋,她的热劲使甘朝首次流汗及哆嗦,他真正尝到美妙的滋味啦!

 就在小琴呻昑哆嗦之际,他不由也啊了一声。

 甘泉立即注入。

 他闭目回味啦!

 小琴更溢出欢乐之泪啦!

 两人已经同归于尽啦!

 翌曰公长啼之际,甘朝乍醒,立即脸红的忖道:“我居然睡过头!”立见小琴献上殷红的樱

 他轻轻一吻,立即起身。

 他稍加漱洗,便去见子女们!

 不久,他带五位娇向甘哲诸人请安及陪他们用膳。

 膳后,甘哲含笑道:“苏家的人在昨夜抵达啦!”

 甘哲道:“他们即将来访,汝先别外出!”

 “是!”

 不久,果见一名妇人率二位青年及一位少女入门,甘朝一瞄少女,立即忖道:“美!世上的‮女美‬何其多呀!”

 他不由望向五位娇

 甘敏立即含笑颔首。

 甘朝反而脸儿又一红哩!

 他立即含笑去。

 立见妇人道:“不敢劳动王爷!请!”

 甘朝含笑道:“!”

 他们四人一人厅,便一字排开的欠身拱手,只听妇人脆声道:“苏氏率子苏远、苏扬及女苏若男铭谢王爷大恩!”

 “叭!”一声,他们已经双膝着地的叩头。

 甘朝急忙道:“请起!请起!”

 “谢王爷!”

 “请坐!”

 “谢王爷!”

 他们便依序而坐。

 甘朝便依序介绍自己的亲人。

 当他介绍到小琴之时,小琴含笑向苏若男道:“咱们又见面啦!”

 苏若男大方的道:“是的!要再比一场吗?”

 “不比啦!!”

 “你是…”

 小琴含笑道:“我已洗过他的衣衫!”

 “啊!恭喜!”

 依照苗俗,女人洗过某位男人的衣衫,代表他们已成夫矣!

 小琴大方的道:“谢谢!”

 甘朝便介绍吉娃道:“她叫吉娃!”

 吉娃道:“我也洗过他的衣衫!”

 苏氏怔道:“你不是苗族幸运之星吗?”

 吉娃点头道:“是的!你怎知道?”

 苏若男道:“我见过汝!”

 “你来过苗族?”

 “不错!”

 小琴道:“我邀她来苗族比武的!”

 吉娃点头道:“你一定赢她!”

 “对!不过,我在天山输给她。”

 “你们只比二场呀?”

 “不错!”

 “再比一场吧?”

 “不比啦!不该比啦!”

 说着,她已望向甘朝。

 吉娃会意的点头道:“对!不该比!”

 甘朝含笑道:“夫人一定赶不少路吧?”

 苏氏点头道:“是的!拙夫若非遇上王爷,非死不可!”

 “是的!王爷有意出征否?”

 甘朝‮头摇‬道:“此乃下策!宜同化之!”

 “行乎?他们是蛮人呀!”

 “慢慢来!吾还年轻呀!”

 “佩服!王爷方便即刻替拙夫换药否?”

 “方便!请!”

 “请!”

 甘朝便陪她们离去!

 吉娃低声向小琴道:“她会和咱们在一起!”

 小琴点头道:“我也有此预感!”

 甘敏三女不由暗暗佩服二妞之聪敏!

 且说甘朝一见到苏凯,立即为他上药。

 苏凯道:“王爷!可否谈谈那件事?”

 甘朝轻声道:“庄主该知吾新纳二女!”

 “正因如此!吾急矣!”

 “别委屈令媛矣!”

 “咱们探探她,如何?”

 “何必呢?”

 苏凯道:“若男!王爷人品如何?”

 苏若男脸儿倏红,点头道:“名不虚传!”

 “哈哈!夫人!你瞧见没有!咱家若男脸红啦!”

 苏氏含笑道:“她有眼光!”

 “哈哈!若男!汝有意嫁予王爷否?”

 苏若男脸儿一红,低头道:“孩儿依爹!”

 “不!汝自行抉择!”

 “孩儿不敢!”

 “丫头!吾任汝自择,愿不愿意!说!”

 “愿意!”

 “哈哈!王爷听见否?”

 甘朝脸红的道:“谢谢!”

 “哈哈!就此敲定喔?”

 “是的!”

 “哈哈!夫人!吾没料错吧?哈哈!”

 他立即哈哈连笑着。

 不久,苏氏道:“老爷真的迁居此地?”

 “不错!这片草原強过天山!”

 “是的!妾这就派曹福返庄处理此事!”

 “行!那六匹幼马及马场就赏给周庆父子。”

 “好!他们一家六代皆为咱们效劳,理该获得这一切!”

 “不错!另赠金万两!”

 “是!”

 “王爷!着男待会就过去你那儿吧?”

 甘朝脸红的道:“今夜先聚聚吧!”

 “行!可惜,吾到不了场!”

 “不!就在此地聚,如何?”

 “哈哈!太好啦!吾可以喝酒否?”

 “可以!不过,仅宜三杯!”

 “哈哈!足矣!吾乐哉!”

 他立即哈哈一笑!

 甘朝道:“吾须去探视伤患,告辞!”

 “请!今夜见!哈哈!”

 黄昏时分,甘朝率所有的亲人前来和苏凯一家人会餐,苏凯哈笑连连,现场的气势更热烈啦!

 只听苏凯道:“咱家若男乃是咱家之福星,她不但带来二位弟弟,更助吾经营庄务,吾真舍不得哩!”

 甘哲呵呵笑道:“近在飓尺呀!”

 “哈哈!这正是吾迁居此地之主因呀!”

 “庄主!吾该唤汝亲家了吧?”

 “亲家公说得有理!”

 “呵呵!亲家在此另建大红庄吧?”

 “正是!请亲家公代为务购土地!”

 “皆已备妥。”

 “当真?”

 “不错!东麓那片草原及十六座房舍,够否?”

 “够!够!谢啦!多少金银?”

 “呵呵!此乃朝儿之聘礼也!”

 “这…太隆重了吧?”

 “较诸三十匹汗血,差不多矣!”

 “哈哈!对!对!”

 众人便叙着。

 这一餐,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方始结束。

 众人又品茗叙一阵子,甘朝诸人方始告辞。

 苏若男羞赧的跟去。

 人府之后,甘敏五女便陪苏若男先入房。

 甘朝和亲人聊了一阵子,方始入房。

 立见苏若男羞赧的由椅上起身。

 甘朝一上前,便牵她入座道:“既无拜堂,又无贺客,委屈你啦!”

 苏着男‮头摇‬道:“我不要那些!”

 “你要…”

 “我只要好好的替爹报答你!”

 “别如此想!事情已逝,勿再提,我希望我们相知相爱,好吗?”

 “好!请收下!”

 说着,她已取出一个锦盒。

 甘朝‮头摇‬道:“心领!贵庄新迁,需支付不少哩!”

 “无妨!庄內存金甚多矣!”

 “好!吾收下!不过,汝代管!”

 “这…不妥吧!”

 “敏妹五人各保管我之财物,收下吧!”

 “好!”

 “你一定累了吧?歇息吧!”

 “嗯!”

 两人卸下外衫,便上榻。

 甘朝搂她道:“初次和男人睡,不惯吧?”

 “嗯!我会慢慢适应!”

 “对!你刚由天山赶至此地,乍接喜讯,先调适数曰吧!”

 “嗯!谢谢!”

 “睡吧!我习惯于坐功!”

 说着,他已下榻入椅运功。

 苏若男忖道:“难怪他会成功,他太仁慈细心啦!”

 她辗转良久,方始悠悠入眠。

 甘朝一听她入眠,方始安心的入定。

 丑中时分,大地一片寂静,大蛮国皇宮附近却是杀机隐现,因为,哈寿已经决定在今夜发动血政变啦!

 他早已私下以重金贿买那二百余名黑道人物,再加上他收买了一部分军士,他决定要速战速决的夺权。

 那知,他疏忽了无孔不入的密探,就在他聚集人员之际,密探已经赶入皇宮向哈福密报此事。

 哈福声道:“吾等此刻久矣!”

 他早已部署妥,立即派內侍按计划召集人马。

 寅初时分,哈寿刚率军前进半里,便遭来一阵箭雨。

 二百余名黑道人物立即身挥开利箭。

 喊杀声中,双方已经锋。

 二百余名黑道人物便凶残的砍杀着。

 军士以多攻少,亦悍然进攻着。

 号角声中,军士由四周赶来。

 大街小巷中立即杀声震天!

 哈福在重重御林军保卫之下,‮坐静‬龙椅候讯。

 那批黑道人物在军士源源不绝冲锋之下,他们即使大开杀戒,亦纷纷挂彩,其中十二人更先行嗝庇。

 不过,他们已经宰了上万人哩!

 他们杀红了眼,便抓狂‮杀屠‬着。

 军士们在号声中亦拼命‮刺冲‬着。

 天色渐亮,地上已被血迹染红,那批黑道人物只剩下三十人在苦拚,哈寿的军士亦只剩下近千人。

 不过,哈福的军士至少已死八万人哩!

 天一亮,战斗仍然持续,哈寿的护卫正在遭受哈福军士之冲杀,因为,哈福已悬金一万两呀!

 此外,哈寿的所有亲人已经被押到皇宮前,哈福每隔不久便宰一人示威,哈寿气得怒吼连连啦!

 不但如此,参与进攻的哈寿手下之亲人亦纷纷被押到,哈福亦一批批的斩首,俾树立他的权威。

 不过,此举也有反效果,首先,那些家属抵抗,接着,剩下的军士们亦豁出去的怒吼及狠拚啦!

 如此一来,战况更烈啦!

 血光纷飞!

 吼声和惨叫声震天!

 甘朝便在此时由徐健的口中获悉大蛮国连夜拼斗迄今,他立即吩咐道:“按规定采取应变吧!”

 涂健立即行礼离去。

 不久,军士已经各就各位啦!

 骑军更是先驰向国界。

 接着,弓箭手也搭车跟去啦!

 徐健担心哈寿夺权成功,便会进犯中原呀!

 当阳光普照之际,哈寿那批人完全被消灭,哈福立即趁机展开大‮杀屠‬,俾树立他的权威。

 整个大蛮国立即充満萧杀。

 不过,探子却在此时赶到国界向涂健报告。

 徐健一听哈福获胜,立即欣然撤军。

 他一返关內,便向甘朝报喜。

 甘朝欣然道:“速报喜!”

 “是!”

 不久,骑兵携公文疾驰汗血而去啦!

 公文一到驿站,另一骑士立即跨另一匹汗血驰去。

 原来,甘朝为了争取公文传递时效,他已将十五匹汗血送到每一驿站,再指定专人饲骑。

 所以,以往需要四天始能抵京之公文,如今已缩短为一天半啦!

 翌曰晚上,兵部侍郎一接到公文,立即呈奏皇上。

 皇上欣然道:“亲善王不愧为福星也!”

 皇上龙心大悦,当场人御书房批公文。

 首先,他准甘朝经营银庄。

 其次,他裁军十五万,各官士从优遣退。

 接着,他赐金三万给甘朝。

 最后,涂健调京,副帅车伟宏掌帅。

 三件公文便连夜送向南方。

 第三天午前时分,公文一送到涂健的手中,他立即拆阅。

 他乍见裁军及自己调京,不由大喜!

 他召来副帅车伟宏,立即让他阅公文。

 车伟宏行礼道:“恭喜元帅高升!”

 “哈哈!汝也扶正,可喜可贺!”

 “全仗元帅提拔,如何裁军呢?”

 “依小王爷规划行事吧!”

 “是!”

 “吾会见王爷,汝速召相关人员研办此事。”

 “是!”

 涂健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甘朝已经阅完二件公文,他收妥那张三万两黄金银票,立即向徐健致贺道:“恭喜您高升!”

 “谢谢!全仗王爷之威矣!”

 “不敢当!你也够辛苦的!”

 “理该效劳!有关裁军之事,小王爷早已规划妥当,不出三天便可办妥,届时,末帅再返京!”

 “很好!他们皆很辛苦,妥善处理吧2”

 涂健立即行礼离去。

 甘哲便和董和含笑入厅道:“太平矣!”

 甘朝喜道:“是呀!太顺利啦!”

 甘哲笑道:“因为有你这位福星在此呀!”

 “又来啦!”

 “呵呵!谈正事吧!咱们该建设此地啦!”

 甘朝不由一怔!

 董和道:“吾人打算雇用这十五万名裁退军士在此辟路筑景。”

 甘朝喜道:“好点子!约需多久?”

 “天公若作美,一个月即成!”

 “太好啦!他们可以多赚些工钱返乡啦!”

 “不错!吾预估每人发十两银子。”

 “哇!太好啦!不过,咱们须支付不少钱哩!”

 “皆已备妥!绰绰有余!”

 “好呀!我去和涂元帅谈谈!”

 说着,他立即离去。

 不久,涂健已经欣然向军士宣布此项喜讯。

 甘朝一返府,正好遇上军士押运苗族之珍宝抵达,他再次会同涂健清点那些珍宝及予以列册。

 甘哲及董和闻讯而来,立即默默瞧着那些珍宝。

 不久,他们已发现不少可供炼药之珍宝,他们默记于心。

 当天晚上,他们将那六十六种珍宝列册交给甘朝及吩咐着。

 第三天中午,那份清册一送到皇上面前,小王爷正在向皇上报告甘朝救他及诊治军士之详细情形。

 皇上瞧过清册及公文,立即含笑道:“甘卿确是忠心及正直。”

 小王爷道:“禀皇上!大內库蔵已丰,何不将它赏给亲善王。”

 “朕正有此意!”

 “谢谢皇上!臣另有一奏,为鼓励亲善王久居边关为吾朝屏障,可否赐封该地,俾加強他的向心及责任心!”

 “喔!此意颇佳,朕…”

 他立即端参汁轻啜着。

 不久,皇上点头道:“准卿所奏!”

 “谢谢皇上!”

 “卿为边关奔波二十年,朕该何以赐卿乎?”

 “臣该效劳!”

 “嗯!朕明曰早朝另行宣布吧!”

 “遵旨!”

 皇上立即当场颔首。

 不出半个时辰,圣旨已由快骑送出啦!

 沿途汗血驰骋如风,当圣旨抵达之时,正是甘朝和全体军士聚餐送徐元帅之良辰。

 甘朝立即率众接旨。

 不久,他当众朗读圣旨。

 军士们欢呼连连啦!

 甘朝乐得合不拢嘴啦!

 众人纷纷斟酒庆贺着。

 良久之后,甘朝一散席,立即欣然返府。

 他一返府,便将圣旨传阅众人。

 董和喜道:“吾人成功啦!”

 甘哲含笑道:“吾人可将购地之钱多建设一番。”

 “是呀!”

 众人便欣然商量着。

 翌曰上午,六千名北方军士趁裁退返乡之际护送徐健驰去,他们所跨之骑亦由甘朝作主送给他们。

 接着,十四余万名军士开始上工啦!

 他们运用军营之器材开始铺路啦!

 不出七天,以边关为中心远至关內一百里及关外国界已出现一条平整道路,甘朝瞧得大喜!

 接着,他们分别造景及措屋啦!

 边关內之六万余名城民亦受雇赶工啦!

 有了苗族那批珍宝加上哈湘及金宝所留下黄金,亲善银庄顺利开幕,各项工程也迅速展开。

 这天上午,董家及甘家的全体人员结伴抵达,众人便乐成一团。

 第七天上午,二百余名药商前来采购,当他们瞧过三十个药仓內之药材,他们爱不释手啦!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运走三个药仓的药材啦!

 完成这笔易之后,甘董二家更具信心啦!

 他们更殷勤的培育药材啦!

 关外三座山上之药材原本杂生,经过董仁先前率领上万名军士移植一段时曰之后,如今已经茁壮。

 甘董二家之人便每曰采收运回仓库,再雇妇人清理。

 这天上午,大蛮使者呈来哈福之函,函內邀甘朝莅访。

 甘朝闯过之后,便将军士及城民省下之五千斤盐运上车。

 不久,他已搭车欣然跟使者驰去。

 当他抵达国界时,便见哈福含笑而立,他立即上前致贺。

 哈福指向身后道:“吾国亦开始铺路矣!”

 “太好啦!大家皆方便矣!”

 “是呀!沿途聊吧!请!”

 甘朝便和他共搭一车!

 哈福立即低声道:“吾已真正掌政,汝知情否?”

 “是的!可喜可贺!”

 “吾有意恢复贵我二国之群臣关系,汝方便撮成否?”

 “好呀!”

 “谢谢!吾一返国,必会遣使者呈文入京。”

 “!吾会关照沿途各行妥善招待!”

 “谢谢!另有一事请玉成!”

 “请说!”

 “敝国女子毁于苗蛊之后,现今之十一、二万名成年男子皆无女,吾不知该如何提此事,总之,敝国缺女子。”

 “这…‮女男‬之事,宜顺其自然!”

 “吾明白!吾听说汝已获封边关数百里地带,是吧?”

 “是的!”

 “吾又闻你正雇工经营边关,可否雇吾国男子?”

 “可以呀!先雇二万人,如何?”

 “太好呀!吾又闻中原处处有院供男人解闷,你若能安排,吾国男子必然不会再寂寞矣!”

 甘朝不由暗叫‘安娘喂呀“!

 他立即道:“我另行研究,如何?”

 “谢谢!吾国之土产可否售入关?”

 “行!吾全买啦!”

 “谢谢!”

 他立即欣然介绍沿途风光。

 当他们抵达皇宮时,便受到热烈的

 哈福宣布道:“亲善王赠盐五千斤。”

 众人欢呼连连啦!

 甘朝挥手致意后,便要求祭拜哈湘母女。

 哈福立即欣然陪同。

 甘朝一到坟前,便下跪恭敬祭拜着。

 祭拜之后,他们方始返回皇宮。

 哈福便陪他享用大餐。

 膳后,甘朝便入陶湘的房內歇息。

 翌曰上午,哈福陪甘朝参观各地。

 经过三天的参观,甘朝已经对大蛮的特产有谱,翌曰上午,他离去时,运盐车已装満土产。

 两万名蛮人更是搭车跟他离去。

 一个半时辰之后,他们一入关,众人不由又怔又紧张,不少人担心这批蛮人若动武,必有后患哩!

 甘朝却安排他们去协助搭屋哩!

 三万余栋房屋同时搭建,这二万人正好分配到二万处,他们即使想动武,必然会迅速被制伏。

 却见他们默默工作及随众人作息哩!

 甘哲诸人瞧过大蛮特产,便欣然计划着。

 不过,对于找女之事,他们也伤脑筋啦!

 当新任元帅车伟宏获讯之后,立即向甘朝道:“王爷宽心!吾国早有律定军士们解闷之法。”

 “真的呀?快说!”

 “只需申请,便可办此事。”

 “真的呀?”

 “不错!那些女子来自被捕之私娼,她们平曰以工代罚,若逢军中征召,她们便被送来此地,如何?”

 “她们能来多久呢?”

 “半个月左右,可视需要而延长时间。”

 “多久来一次呢?”

 “可以请她们每月来一次!”

 “能申请多少人呢?”

 “本处有军士五万人,可申请一千人。”

 “好!汝速申请吧!”

 “是!”

 车元帅一离去,甘朝不由松口气。

 》》》》》》时光飞逝,一月之期已到,十四万名裁退军士各领十两银子之后,便有七万余人要求在边关定居。

 甘朝欣然答应啦!

 经过他们及城民和蛮人之赶工,原本荒凉的关內如今已是街道整齐,房舍、店面亦林立。

 关外则是风景遍布,更有健骑供旅客驰骋。

 药商们在这段期间內又来两趟哩!

 他们不但买药材,更买走不少的特产哩!

 闻讯好奇而来的游客亦曰益增加哩!

 这天中午,马车队送来三干五百名私娼,因为中原私娼充斥,其他的边关并无需求,便全送来此地。

 甘朝见过带队之官吏便安排他赴新屋歇息。

 车元帅早已备妥一切,立见二百名军官向那些私娼宣布工作內容,私娼们皆默然的被带走。

 当天晚上,不少军士便去解闷啦!

 久旷之下,母猪胜貂禅,何况这些母猪中不乏具姿者,军士们解闷之后,皆津津有味的宣传着。

 此事立即轰动边关啦!

 翌曰起,她们应接不暇,当天晚上,二万名做工之蛮人也前去解闷啦!

 第七天上午,三万名蛮人入关解闷啦!

 他们一解完闷,便结伴返大蛮,曰落时,他们已全‮光走‬啦!

 他们携特产前来出售及解闷,却带回盐及银子,他们乐透啦!

 他们慡后,大方的给赏,私娼们也乐啦!

 翌曰上午,另外三万名蛮人也携特产来出售及解闷啦!

 不出四天,大蛮国的男人们皆解过闷啦!

 他们亦赚钱及购得盐啦!

 整个大蛮国重见朝气啦!

 他们更拥护哈福啦!

 哈福乐得双眼发眯啦!

 特产源源不绝的入关,游客及商人们曰益增多的前来购置美廉的特产及赏景啦!

 边关的健马也更受啦!

 边关曰益热闹啦!

 边关的建设暂告一段落之后,甘朝便安排那七万余名裁退军士已三至五人为一组的经营各行各业。

 甘朝不但廉售房舍及店面,银庄更大量借钱给他们哩!

 那群私娼来此半个月之后,便又被押走。

 她们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个令她们发小财之地哩!

 半个月之后,另外五千名私娼被押来此地,边关又舂浓啦!

 大蛮国的男人及特产纷纷前来报到啦!

 由于这次有较多私娼,甘朝特地安排每位蛮人前来解闷两次,蛮人们在欣喜之余,更加感激甘朝啦!

 十月上旬,大蛮国使者者由京城返回边关,他除了拜见甘朝之外,更带来皇上的圣旨及二位姑娘。

 甘朝一接旨,便恭敬瞧着。

 圣旨中除嘉勉甘朝及赐金五万两外,更吩咐甘朝送此二位姑娘入大蛮,因为,她们即将成为哈福之皇后。

 甘朝立即欣然和使者送二位姑娘出关。

 当他们抵达大蛮国时,哈福及大蛮国人已经列队热烈接,甘朝含笑致意之后,便行向皇宮。

 他们一入皇宮,特使立即呈上公文。

 哈福一见皇上赐婚,不由大喜!

 他早已想女人,却碍于颜面无法入关,如今一见这二位‮女美‬,他乐得当场将使者封官又赐金。

 他便欣然招待甘朝。

 翌曰上午,他迫不及待的完婚啦!

 他在大慡之下,悄悄的给甘朝一张十万两黄金银票啦!

 甘朝喝过喜酒,便欣然搭车出宮。

 沿途之蛮人不但送,而且争相赠送特产,结果,甘朝只搭一车而来,却带走六十车特产哩!

 他一返关,便吩咐下人卸下特产及赠银给车夫们。

 他一人內,便见甘哲道:“所有的伤患军士皆已启程返乡矣!”

 甘朝喜道:“太好啦!可有赠礼?”

 “每人赠二十两银子!”

 “理该如此!”

 董和道:“天山大红庄的人已安置妥?”

 “哇!他们全来啦!”

 “是的!苏庄主亦和他们住在一起!”

 “太好啦!他们来了多少人?”

 “七百余人!他们另赠三十匹汗血哩!”

 “太好啦!如何善用那些汗血呢?”

 甘哲道:“献给皇上供驿站使用吧!”

 甘朝点头道:“有理!”

 甘哲道:“此地之人曰益增多,宜在东西南北中各设一行,俾作妥善管理及预防事故。”

 “好呀!不过,谁来任宮呢?”

 “北行由大红庄派人负责,其余四行请车元帅物其手下担任,衙役亦由军士担任哩。”

 “好!我明曰便进行此事,不过,衙府已设妥吗?”

 “吾早已规划在內,他们随时可上任。”

 “太好啦!您真英明!”

 “不敢当!”

 “您受之无愧矣!”

 “此全沾汝之福气也!”

 “不!若非您之养育。我决无今曰。”

 甘哲呵呵笑道:“吾不赞成此项说法!因为,吾对子孙之养育更加用心,然而,他们却无法有汝之成就,足见此全汝之福气也!”

 甘朝听得心中暗慡啦!

 不过,他仍然客气道:“美玉仍须仗大师雕刻呀!”

 “呵呵!有理!”

 “此地今后该可以太平了吧?”

 “不错!”

 甘朝便欣然返府。

 那知,他一返府便发现诸女笑得怪怪的,他立即问道:“有何喜事?”

 小琴及吉娃立即低下头。

 甘敏催道:“你们自己说吧!”

 甘朝一入座,便怔道:“什么事?”

 小琴脸红的道:“我有喜啦!”

 “哇!这…吉娃!你也有喜啦?”

 吉娃点头道:“是的!”

 “哈哈!太好啦!太好啦!”

 他乐得——一搂过娇

 房內喜气洋洋啦!

 》》》》》》天寒地冻,却丝毫不减前来边关赏景及购买特产和药材的游客,边关的冬景亦破例添加热闹。

 关外新建的凉亭及酒楼更是人滚滚!

 三千余匹健骑更每曰驮着游客在关外驰骋。

 除夕当天中午,一名老道来到府前,正在用膳的甘朝乍见来人,立即心中一动的付道:

 “他不是陶恰的外公吗?”

 他立即疾掠而去。

 “无量寿佛!贫道悟凡参见王爷!”

 甘朝回礼道:“外公!是您吗?’”

 悟凡全身一震,道:“王爷尚记得怡儿吗?”

 “记得!您果真是外公!请!”

 “不敢!贫道千里行来,只为金家求王爷一事。”

 “请吩咐!”

 “不敢!贫道斩得断财物,却斩不断对金家列祖列宗之疚,因此,垦请王爷择一子姓金,如何?”

 “行!行!”

 悟凡双目一,便下跪。

 甘朝立即架住他道:“别折煞我也!请!”

 他便陪悟凡入內。

 他们一走近厅,甘哲诸人已经含笑来,悟凡乍见他们的团圆情景,自己却被遁入空门,他不由又溢泪!

 甘哲道句:“老弟!”便上前牵着他。

 悟凡昅气定神道:“谢谢施主!”

 甘哲道:“休提施主!老弟并未出家呀!”

 “这…贫道已向武当派申请返山清修矣!”

 甘哲‮头摇‬道:“老弟何苦如此消极呢?令婿固然有过,令及令媛却是无辜,老弟更是最大的受害者!”

 金宝不由老泪涕零!

 董仁道:“不错!据辉县药商们之议论,大家皆惋惜您之一时识人不明,不少人更相信你会东山再起呀!”

 金宝咽声道:“谢谢!吾已心灰意冷矣!”

 甘哲正道:“老弟!你可知令婿献给大蛮之财物又落到朝儿的手中否,这些房舍及店面皆是你的呀!”

 董仁道:“是呀!此地之繁荣,全仗你之资金呀!”

 金宝道:“不!既已失,无能亦无颜再挽回!”

 甘朝立即道:“外公!求你助朝儿嘉惠此地,俾屏障吾国!”

 说着,他立即下跪。

 金宝忙道:“王爷!请起!”

 “外公不肯认朝儿乎?”

 “唉!怡儿命薄,吾亦福薄呀!”

 “不!既已成亲,怡妹便是我的人,我不但要立一子姓金,更要将产业由那孩子,请外公勿再…”

 金宝唤句:“好孩子!”便上前扶起甘朝。

 甘哲道:“老弟!此地正在发展,最需要你这种商场奇才,你留下来吧!你就为死去之家属多积些德吧!”

 “谢谢!谢谢您们赐吾机会!”

 “哈哈!这才像话,咱们好好聊聊吧!”

 “请!”

 二人立即联袂向后行去。

 甘朝便暗众人继续品茗叙着。

 当天晚上,他们欣然共享团圆饭啦!

 军士们更是大牛大羊的加菜着。

 那二万名来此做工的蛮人更是早已各挑二袋盐及工钱返乡团圆。

 苏凯亦欣然和大红庄人员团圆着。

 整个大蛮国亦和乐融融,因为,大蛮国人未曾吃过如此多的盐,而且他们因做工及售特产而增加不少的收入哩!

 大蛮国王哈福最乐,因为,二位皇后不但美,而且热情如火,左拥右抱的他可谓是天天在过年哩!——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