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六章 蛮族内斗两俱伤
 阳光普照,好一个出游的日子。

 车声辘辘,运送哈湘及陶湘棺木之二部大马车却在三十名大内侍卫及甘明、甘达护送中,抵达边关。

 甘朝早已获讯,备牲礼跪拜。

 场面立即肃然及凝重!

 不久,一身素衣的他跟在陶湘的棺旁出关。

 一、二十万名军士全副武装的由城门口排列到国界,悠长号角一声紧接一声,气氛备显隆重。

 他们既要送棺,更要备战啦!

 大蛮国早已获讯,哈福及哈寿兄弟率文武官吏在国界设祭准备,军士及百姓则列队到国内。

 这是史无前例的两国大接触。

 偏偏却以此形式接触,颇令人感伤及惊讶!

 当二棺接近国界时,蛮人立即在号音中下跪。

 甘朝转身向中原一跑,便送棺过国界。

 哈福兄弟便率诸官尾随于棺木后。

 蛮人却好奇多于哀戚的望着甘朝。

 因为,甘朝之赠盐及买牛羊,已经大大改善他们的生活,而且,甘朝居然如此年轻,又如此俊逸呀!

 反观哈湘生前以密探高统治,并未得民心呀!

 午后时分,二棺送入皇宫旁之灵堂,法师们立即上香诵经。

 哈福兄弟示意甘朝上香,甘朝便下跪上香。

 接着,哈福兄弟陪甘朝入皇宫。

 不久,他们已在宫内取用佳肴。

 膳后,哈寿立即默默离去。

 哈福由怀中取出一个锦盒低声道:“请笑纳!”

 说着,锦盒已递向甘朝。

 甘朝低声道:“无功不受禄!”

 哈福低声道:“汝助吾登基,该赏!”

 甘朝忖道:“原来如此!难怪哈寿一直摆臭脸!”

 不拿白不拿,他立即默默收入怀袋中。

 哈福低声道:“只要吾掌政一,贵我二国便永远和睦,因此,请您大力支持吾,答必有厚谢!”

 “行!”

 “请售盐二万斤,如何?”

 “好!我会全力争取!”

 “谢谢!吾静候佳音,事成之后,吾另有厚赠!”

 “谢谢!”

 “据巫师择吉,死者后天午时人土为安,烦汝留住后午后吧!”

 “行!”

 “汝暂居公主之寝宫,如何?”

 “行!”

 哈福立即吩咐内侍带甘朝离去。

 不久,甘朝已在豪华浴室沐浴。

 浴后,他一返房,便见桌上摆妥六盘水果及一壶,他一闻香味便知道壶内装着老参,他便欣然入座。

 他检视过诸物,便默默取用。

 他已明白哈福兄弟不和,他反而暗喜道:“小王爷料事如神,”哈福兄弟一失和,彼此一牵制,吾国更安稳矣!“

 他品尝一阵子,便服丹运功。

 此时的哈寿却向哈福道:“汝不支持提押甘朝为人质,必悔!”

 哈服道:“汝多虑矣!甘朝乃是吾国驸马,以他的平为人及对吾国之支持,留他在世,必益吾国。”

 “哼!他若不赠汝金令,汝岂会支持他!”

 “哼!你认命吧!”

 哈寿冷冷一哼,立即离去。

 哈福不屑一笑,便入内歇息。

 此时的边关正由小王爷及边帅徐健接见一对青年,他们正是奉命到苗族担任长期监视工作之人。

 他们依序报告苗族之战役,神色仍现惊然!

 涂健却笑道:“小王爷料事如神,佩服!”

 小王爷微笑道:“汝等确定双方同归于尽乎?”

 “是的!”

 “哈哈!太好了啦!”

 涂健道:“可否趁机直捣大蛮皇宫?”

 “不妥!容王爷先试行怀柔政策吧!”

 “是!”

 小王爷便各赠二名青年一千两银子。

 那两人立即欣然道谢而去。

 小王爷道:“练军仍宜持续!”

 “是!”

 “此地已定,小王爷近将返大内!”

 “小王爷多歇一阵子吧?”

 “不!小王爷另有要事,汝好好的干,小王必会提拔汝!”

 “是!末师誓必肝脑涂地!”

 “很好!”

 办妥哈湘母女丧事之后,哈福亲自搭车护送甘朝至国界,立见涂健已经备妥人车行礼恭

 甘朝向哈福行过礼,立即越国界上车。

 汗血马扬蹄疾驰不久,甘朝便已经入关。

 他在众人恭下,立即进入帅府。

 他一入座;立即道:“小王爷料事如神!哈福兄弟失和矣!”

 小王爷微笑道:“隔山观虎斗吧!”

 “有理!”

 “吾明返宫,王爷可有吩咐?”

 “哈福购盐二万斤,请代呈奏皇上!”

 小王爷含笑道:“行!王爷静候佳音吧!”

 “谢谢!”

 两人又叙不久,甘朝立即去见甘哲诸人,立听甘哲道:“苏凯复原甚速,看来,他不必卧半年哩!”

 甘朝含笑道:“曾爷爷在此,他走运啦!”

 “呵呵!全赖他的身子硬朗!”

 “是呀!他负伤二天方始诊治,若换别人,早已嗝啦!”

 “呵呵!不错!他确有股狠劲!”

 “是呀!”

 “朝儿!他托一叶带给你一件头疼事哩!”

 “他将独女嫁给你!”

 “哇!爱说笑!我已经‘死会’啦!”

 “他不在乎!他以三十匹汗血做陪嫁!I’”不妥!不妥啦!。“甘却含笑道:“咱姐妹三人欣这位妹子!”

 “哇!你们…”

 甘慧及董莹莹立即含笑点头。

 甘哲含笑道:“他早已派人返庄请来女,近即可抵达,此项婚事若缔成,天山大红庄可能会迁至此地。”

 甘朝急道:“他有野心!”

 “呵呵!汝系指他复仇乎?”

 “他把身世向您报告啦?”

 “是的!他已看开,汝不必有此顾虑!”

 “可是亲事…”

 董和呵呵笑道:“接纳吧!人多,福气也多呀!”

 众人立即附和道:“是呀!”

 甘朝脸红的道:“我…我先和他谈谈吧!”

 甘哲点头道:“理该如此!”

 甘朝便似逃难般离去。

 不久,他一见到苏凯,苏凯便含笑道:“王爷回来啦?”

 “是的!曾爷爷说您复原甚速,可喜可贺!”

 “哈哈!名师加上名药之功也!”

 甘朝立即为他切脉。

 不久,甘朝点头道:“新渐生,恭喜!”

 “全仗王爷妙手回矣!”

 “不敢当!吾…吾…”

 “王爷钦提吾女之亲事否?”

 “是…是的!这亲事…”

 “吾女有幸高攀否?”

 “不!吾已有子,请勿委屈令媛!”

 “哈哈!王爷乃是今世第一奇男子,吾女即使为妾,亦是她的福份!”

 “不!不宜如此说!”

 “王爷多次助吾,吾岂可知思不报呢?”

 “吾心领!请尊重令媛之抉择!”

 “晤!小女若愿意,王爷便答允吧?”

 “这…是的!”

 “好!吾女近即将抵达,吾由她自行抉择!”

 甘朝低声道:“庄主尚复仇乎?”

 苏凯笑道:“王爷担心吾攀亲意在复仇乎?”

 “庄主岂是那种人!”

 “哈哈!吾看开矣!吾没此福份,不过,王爷该取而代之!”

 “不妥!吾并非该国之人!”

 “妥矣!王爷必可使大蛮国人安居乐业矣!”

 “不妥!庄主今后匆再提此事!”

 “行!顺其自然吧!”

 “谢谢!吾另有事!庄主安心调养吧!”

 “行!请!”

 甘朝松口气,立即去探视重患。

 这天下午,他便周旋于病患之中。

 黄昏时分,他一返府,便入内沐浴更衣。

 接着,他便陪亲人用膳。

 膳后,他便暗三位娇外出散步。

 立听甘道:“大伙儿有意在此定居哩!”

 甘朝怔道:“曾爷爷呢?”

 “他老人家也愿居此地。”

 董莹莹含笑道:“爷爷亦有意居此。”

 甘朝道:“可是,他们年岁已高呀!”

 甘慧道:“二位老人家有意进一步培植药材,弹充分供应中原药商,他们亦认为此举颇治身心。”

 甘朝道:“可是,此地,不利老人家呀!”

 甘道:“有灵丹滋补,无妨!”

 “好吧!”

 甘道:“此地百姓留下甚多之空屋及土地,二位老人家有意全部买下,再进行规划,弹此地成为另一药市!”

 “好点子!我来出资!”

 说着,他已各递给三女一个锦盒。

 三女不知盒内各装着数十万两黄金。便欣然收下。

 他们又逛了良久,方始返府歇息。

 翌上午,小王爷在众人恭送下搭车离去,甘朝依依不舍的道:“小王爷南北奔波一、二十年,真令人敬佩!”

 涂健点头道:“是的!小王爷是吾国栋梁也!”

 “是的!”

 他们又叙数句,甘朝便又去诊治病患。

 远处百姓渐散,其中二人却掉头匆匆离去。

 不久,他们居然施展轻功掠向北方。

 此二人正是小琴及吉娃,她们昨天一抵达此地,正好看见首朝由大蛮国归来,她们便默默的观察着。

 此时,她们乍见小王爷北上,便决定扣他为人质。

 于是,她们疾追而上。

 半个时辰之后,她们已掠入山区。

 她们掠行不久,便择妥下手之地方。

 她们便默默坐在林畔之树上。

 又过了一个多时辰,蹄声由远处出现,小琴便将银蛊吐入掌心及轻轻持咒,银蛊会意的连连点头。

 不久,四名侍卫已经开道驰来。

 小琴一直等到马车驰至二十丈外,方始送出银蛊,立见它似流星坠下般迅速的由车前珠帘入。

 侍卫们喝句:“有警!”立即勒骑。

 车夫更是急忙勒住双骑。

 马车滑行三丈余,方始停住!

 却听啊一声,便是哼一声。

 杜侍卫一掀帘,便见小王爷倒于软辇上。

 杜侍卫神色乍变,便被上车。

 倏听住手喝声,他立即循声瞧去。

 六名侍卫立即扑去。

 小琴二人却从容跃下。

 六名侍卫迅即围住她们。

 小琴从容道:“吾久仰甘朝素有小华伦之誉,特试其歧黄之技,此地便是最佳之场所!”

 吉娃以生硬的汉语道:“夕阳一沉,小王爷便没命!”

 杜侍卫喝道:“大胆苗仔!速解药!”

 小琴摇头道:“吾蛊已在小王爷的体中下毒,一落,他便没命!”

 杜侍卫急道:“当真?”

 “不错!吾三人愿在此等候!”

 杜侍卫只好率二名侍卫疾驰向南方。

 小琴平静的道:“吾二人入林歇息,让道!”

 侍卫立即任她们入林。

 不过,她们一坐下,他们在远处围住她们。

 杜侍卫三人心急如焚的连连挥鞭催骑一个半时辰之后,终于赶回帅府,杜侍卫立即喊道:“王爷在何处?”

 “王爷正在探视病患!”

 “带路!”

 “请!”

 杜侍卫立即匆匆跟去。

 另外二名侍卫则吩咐军士速备汗血马车。

 不久,甘朝已和杜侍卫先行搭车驰去。

 二匹汗血良驹扬蹄如飞而去,甘朝一听完杜侍卫之报告,他立即取出怀内之瓷瓶及倒出所有的灵丹。

 他以巾包妥灵丹,便自破左手食中二指指尖。

 他便将鲜血徐徐滴入瓶中。

 当瓶中之血将时,他立即止血及妥木

 他将瓶交给杜侍卫,便服丹运功。

 黄昏前,马车已赶到现场,甘朝便掠下车。

 小琴便和吉娃从容出林。

 甘朝沉声道:“吾来矣!速收蛊!”

 小琴摇头道:“瞧你的啦!”

 杜侍卫立即送来瓷瓶。

 甘朝一接瓶,立即上车。

 他乍见小王爷的神情,立即切脉。

 他立即骇忖道:“此蛊不但盘踞膻中,而且将毒布上小王爷的七经八脉,我必须多费些手脚矣!”

 他立即取出金针疾戳入小王爷的七经八脉。

 接着,他以功力在针旁按抚,不久,诸毒已被到针旁。

 他便含着自己的鲜血渡人小王爷的口中。

 他刚渡入一口血,银蛊已经感应不对头。

 他又渡入二口血,银蛊已经犹豫啦!

 它奉命固守膻中,如今,危机渐近,它有溜意啦!

 当首朝又渡入三口血,银蛊已向下爬啦!

 甘朝却一口接一口的渡血。

 当他渡完最后一口血时,银蛊已逃到小王爷的左膝“跳环”由于血味渐浓,它被逃向小王爷的左脚踝。

 甘朝切脉至此,便双手按住小王爷的腹部及催血追蛊。

 甘朝之血足以制金蛊,功力不足金蛊一半的银蛊岂是对手,不久,它已经被血泡得瘫软于小王爷的脚掌。

 甘朝立即封住小王爷的脚踝。

 他便从容拔出金针。

 针旁之毒早已被甘朝之血化净,甘朝一拨针,八处细孔只溢出二滴黑血,便转为清红,小王爷亦叫道:“好疼!”

 甘朝含笑道:“请勿动!”

 “啊!谢谢王爷!”

 车外的侍卫们松口气啦!

 只听啊一声,小琴终于昏仆向地面啦!

 银蛊亦在此时昏啦!

 吉娃急忙扶她。

 六名侍卫趁机扬剑疾扑面上。

 吉娃却疾洒出毒粉及扶起小琴。

 二名侍卫首当其冲的立即仆向地面。

 甘朝急掠出车外道:“住手!”

 吉娃立即趁隙掠向林中。

 四名侍卫立即掠去。

 甘朝喝道:“回来!”

 说着,他已掠至二位仆倒之侍卫身旁。

 他匆匆切脉,立即取出灵丹入二人口中。

 那二人呕吐不久,便匆匆入林“大拉特拉”

 着。

 倏听林内传来脆声道:“速蛊!”

 甘朝喝道:“随吾来吧!”

 “站住!汝若不蛊,否必同边关!”

 甘朝忖道:“她若役蛊,颇难对付哩!”

 他立即道:“吾着蛊,汝便不再闹边关?”

 “不错!”

 “汝为何犯吾?”

 “汝不该杀蛊王!”

 “原来如此!吾着蛊,是否可化干戈为玉帛!”

 “这…好吧I”

 “汝能作主?”

 “不错!”

 “好!汝稍候!”

 他以针刺破小王爷左脚,便出银蛊。

 却见它已成为一支黑蚂蚁般之微物啦!

 他便托它下车道:“它在此。”

 “速解它!”

 “抱歉!吾无法解它,汝是行家,接住!”

 说着,他已抛出银蛊。

 吉娃急忙一张口,便以自己之蛊接住银蛊。

 那知,她之蛊乍近银蛊,便被血味吓开。

 银蛊立即落向地面。

 吉娃急忙掠前及伸脚接住它。

 她一弯身,便抬起它。

 她乍见银蛊,立即骇道:“天呀!它怎会如此呢?小琴她…”

 她束手无措啦!

 甘朝立即上车道:“您没事了吧?”

 “是的!谢谢王爷救命大恩!”

 “客气矣!您先返关…’,”不!小王不信尚有鼠辈敢来犯!““吾送您到前头歇息,顺便切脉!”

 “好吧!”

 小王爷立即喝道:“启程!”

 侍卫们立即护送两部马车驰去。

 吉娃望着昏不醒的小琴及银蛊,又向远去的人车,独处荒山的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故乡。

 于是,她求救于巫师啦!

 所以,她掠向苗族啦!

 且说侍卫们又驰前半个多时辰,便抵达一处镇集,杜侍卫老马识途般迅速的安排妥食宿事宜。

 众人已经二餐未进食,立即入席。

 膳后,甘朝递出那包灵丹道:“备用吧!”

 小王爷紧握他的双手道:“感激之至!”

 “客气!珍重!”

 “恭送王爷!”

 “不敢当!”

 不久,甘朝已在众人恭送下搭车南下。

 甘朝担心吉娃突袭,便服丹运功着。

 那二匹汗血虽驰骋于幽暗的山路,却仍然扬蹄如飞,因为,它们已经习惯于这种快速的前进呀!

 亥初时分,他一返府。使见涂健和亲人们迅速来,他一下车,立即道:“没事矣!元帅歇息吧!”

 涂健立即行礼退去。

 甘朝一人内,立即道出详情。

 甘哲立即为甘朝切脉。

 甘朝含笑道:“曾爷爷放心吧!”

 甘哲含笑松手道:“。你的底子虽厚,仍宜留心!”

 “是!我已将灵丹赠小王爷矣!”

 甘哲立即笑道,“放心!吾此次携来五十瓶灵丹矣!”

 “哇!这么多呀?”

 甘彦道:“苗女为蛊王向你复仇,为何不向大蛮下手呢?”

 甘哲含笑道。“若依时间推断,二女离苗时,大蛮尚未下手。所以,她们尚不知此事,否则。

 便不会发生今之事。“

 甘彦点头道:“有理!她们会来否?”

 “会!她们非救人蛊不可!大家小心些!”

 甘朝道:“吾在厅内运运功,大家安心歇息吧!”

 甘哲含笑道:“行!”

 众人便入内歇息。

 甘朝先沐浴更衣,方始入厅运功着。

 此时的吉娃仍在山区纵掠,因为,她急于救小琴呀!

 她幼时的奇遇在此时此刻发挥功效啦!

 首次离乡的她,只好放蛊带路啦!

 她不眠不休的连赶之下,翌黄昏时分,已经赶近苗族,却见她的蛊停在半空中,好似前方有何克星哩!

 她由夕阳瞧见苍翠的青山已成焦黑;她不由一怔!

 她立即疾掠向山上。

 不久,她站在山顶,立即险些昏倒!

 碧山已成焦炭!

 茅屋已经全毁!

 人畜完全销声匿迹!

 她不敢相信的立即眼。

 当她再度注视后,景物依旧,她不由掉泪啦!

 她气的放下小琴及坐在地上。

 她的希望及信心完全破灭啦!

 良久之后,她挟着小琴掠向山下。

 她的那只蛊却仍紧停在山顶,因为,山谷中一之毒气尚存呀!

 她先掠入山搜索,却未见人影。

 她便边呐喊边来回寻找着。

 她的奇遇使她安然穿梭于谷中。

 小琴因为银蛊泡足甘朝之血,亦安然无恙。

 良久之后,吉娃掠入半山中,她一入,便见大小木箱皆仍锁妥,她不由流泪道:“没人携走财物,全死光啦!”

 她不由趴箱哭泣着。

 她一哭再哭,加上一之疲累,她终于睡着啦!

 黎明时分,她倏觉心口一阵发闷,立即醒来,她略一张望,便忖道:“蛊儿怎会示警,莫非有外人闯入?”

 她立即小心的行向口。

 她向外一瞧,便瞧见一位汉服打扮的男人正由山谷入口步入,她警觉的立即自内取出一把强弩。

 此强弩可同时发十支短矢,这些短矢皆淬过十余种毒物,任何人畜只要沾上它,铁定会立即毒发蚀烂。

 她再到口一瞧,却见那人已经入谷及行向此山之山下,她担心对方会有所不利,所以,她准备下手啦!

 来人正是临阵逃的巫师,他在这些时虽然穿上汉服,他脸上之刺青及生硬的汉语,仍使他处处遭人歧视!

 所以,他决定回来瞧瞧!

 他乍见如此惨状,便决定取宝另觅他处。

 历代苗族之财物皆在半山中,他相信没人取走,所以,他怀着愉快的心情快步行向半山

 却见黑影一闪,他刚发现不对颈,十股黑光已经出现。

 他啊了一声,便全被中。

 他惨叫一声,便摔向山下。

 剧毒蚀损之下,他一落地,便烂得不成人形啦!

 这便是他的报应呀!

 吉娃不知自己宰了巫师,她担心另来他人,她便启箱寻找着。

 不久,她带着二盒珍珠及三锭金元宝,立即离去。

 她一步到口,立即布下三重毒物!

 没多久,她再度掠上山啦!

 她一收蛊,便掠向山下。

 她掠过二重山之后,终于发现溪,她立即掠去。

 不久,她全身赤的人溪净身啦!

 连来之污垢一除去,立即替小琴净身啦!

 她乍见小琴之丰,立即一比。

 爱美乃是女人的天,她胜利的笑啦!

 良久之后,她为自己及小琴换上两套干净汉服,便穿靴戴帽的打扮着,午前时分,她再度启程啦!

 一个多时辰之后,她一住入客栈,立即点妥酒菜。

 酒莱一送至,她便饥饿的进食。

 她一填肚子,不由一畅。

 她睡见昏的小琴,立即发愁啦!

 她考虑良久,便雇车驰往边关啦!

 有钱便可使鬼推磨,她一送出一锭金元宝,车夫便欣然赶车,入夜之后,他更无怨尤的欣然赶车哩!

 翌黄昏时分,马车一近边关,便被军士拦下。

 吉娃立即道:“甘朝!我见甘朝!”

 “汝是谁?”

 “我见甘朝!”

 “所何为?”

 吉娃急中生智,指向小琴道:“他病了!

 “汝求诊!”

 “对!对!”

 “明再来吧!”

 “不!不!她昏…昏啦!”’“这…沙是谁?”

 “吉娃!”

 “吉娃?汝非汉人?”

 吉娃低头道:“苗人!”

 苗族一向是中原的头疼人物,军士们紧张啦!

 立即有一人匆匆向上级报告。

 不久,涂健已经陪甘朝抵达,甘朝乍见二女,立即点头道:“走!”

 吉娃之马车立即跟去。

 不久,甘朝直接带二女入府,便支退涂健。

 吉娃取出一盒明珠道:“请救小琴!”

 甘朝摇头道:“吾不能救她。”

 吉娃又取出一盒明珠道:“请救小琴!”

 “我直说吧!他的蛊已被吾血所制,他若是女子,吾尚可运用合救他,可惜,他是男人呀!”

 “不!她是女子!”

 吉娃立即摘下小琴的帽子及面具。

 “啊!这…”

 甘朝被“将军”啦!

 吉娃道:“你是王爷,你要有信用!”

 “可是这…”

 “我陪她!”

 说着,她也摘下面具及头巾啦!

 她的天仙姿立即使甘朝一震!

 不过,他立即道:“不行!不行!”

 单纯的吉娃立即道:“我尚有很多珍宝,送你!”

 “不!你误会啦!我…我…”

 修见甘哲入内道:“先救人吧!”

 甘朝脸红的道:“她的亲人…”

 甘哲问道:“她有何亲人?”

 吉娃道:“死啦!光光啦I”

 “你知道和合之意乎?”

 “知道!”

 “好!朝儿!进去吧!”

 甘朝只好脸红的挟小琴入内。

 他一人房,便替小琴除去衣靴。

 他乍见小琴的体,火气立即旺盛。

 原来,小琴集母之美媚和父之健朗,她那体既白又健美,而且曲线凹凸分明,久未近女的首朝当然受不了啦!

 他一除去衣衫,立即搂上体。

 那美妙的触感,使他的火气更旺啦!

 不过,他仍然徐徐叩关,再回旋而入。

 良久之后,良田已被开垦,他出入较顺利啦!

 他暗暗嘘口气,便加速前进!

 人皆有私心,他原本可在此时身,他为了多玩一阵子及替陶湘解蛊之经验,他愉快的加速前进着。

 隆隆炮声立即响起。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全力冲刺啦!

 榻摇人晃,热闹不已哩!

 良久之后,他吐口长气,便注入甘泉。

 小琴的肌搐数下,便呻一声。

 甘朝便含笑搂着她。

 他顺势顶住她的肩并,以免她直觉的揍他。

 小琴悠悠醒来,便觉全身不对劲。

 厅内的吉娃一直注视瓶中之银蛊,它早已在盏茶时间开始挣动,此时更倏地在瓶内来回的蹦跳着。

 吉娃欣喜的立即揭盖。

 它一飞出,便飞向小琴。

 小琴刚啊叫,立见银蛊飞来,她立即一怔!

 甘朝撑起上半身道:“她叫吾替汝解蛊!”

 “啊!是你!”

 “不错!待会再叙吧!”

 说着,他立即取衣下榻。

 小琴急忙伸手接蛊。

 银蛊一入她的掌心,便趴伏着,她注视它忖道:“他已经完全制住我及银蛊,我怎能再向他寻仇呢?”

 甘朝拭净下体,便整装离房。

 立听吉娃以苗语问道:“小琴,你醒啦!”

 小琴忙以苗语道:“是的!你叫他!叫他!”

 “对!你出来!我有话说!”

 小琴张手收蛊,立即起身。

 下体之裂疼;立即使她皱眉。

 斑斑落红,使她一喜!

 她已步陶湘后尘爱上甘朝啦!

 她拭净下体,立即着装。

 不久,她低头入厅啦!

 此时,只有甘朝及吉娃坐在厅中,她便坐在吉娃身旁。

 吉娃立即告以苗族全灭之事。

 小琴当场哭啦!

 吉娃也陪着掉泪啦!

 良久之后,吉娃道:“我们去杀蛮人。”

 小琴点头道:“好!”

 立见甘哲入内以生硬的苗语道:“不行!”

 二妞怔住啦!

 甘哲道:“你们如何复仇?役蛊吗?蛮人已有防备呀!何况,你们即使复仇,又能得到什么,对不对?”

 小琴低头道:“我们必须向死者有所代!”

 “代!你们苗族在近百年来,不定期的入中原杀人劫财,那些死者的亲人有否叫你们苗族代呢?”

 “这”

 “天道循环,因果报应不,苗族此劫来自报应,懂吗?”

 小琴便低头不语。

 甘朝道:“留下来!吾娶你!”

 小琴怔住啦!

 吉娃点头道:“小琴!你留下来!”

 小琴道:“不!你也留下来!”

 “我要复仇呀!”

 “唉!算啦!我们欠汉人,大蛮欠我们,扯平!”

 “大蛮不是欠汉人更多吗?”

 甘朝道:“我们不会计较!”

 吉娃问道:“为什么不会计较?”

 “杀来杀去,死来杀去,没意思!”

 吉娃怔住啦!

 小琴以苗语道:“汉人较聪明,吉娃!咱们别复仇啦!”

 “我…我怎么办?”

 “陪我,好吗?”

 “他会要我吗?”

 小琴望向甘朝道:“你要她吗?”

 甘朝为了大局,立即点头道:“要!”

 小琴笑道:“吉娃!他要你!”

 吉娃美目一转,望向甘朝道:“真要我?”

 “对!我真要你!”

 甘哲忙道:“搂她!”

 甘朝只好脸红的上前搂住吉娃。

 吉娃亦欣然搂他。

 小琴也笑啦!

 秋老虎的季节,高照,甘朝却和小琴及吉娃掠人苗族藏宝的山,上千名军士则由谷口小心的步入。

 甘朝三人迅速的绑妥大小箱子,便由军士搬走。

 一个半时辰后,军士们已跨骑护送一百部马车离去,甘朝及二女则搭车汗血马车离开。

 黄昏时分,他们便已经返府。

 他们沐浴更衣之后,立即陪众人用膳。

 膳后,甘三人如往昔陪小琴和吉娃出去散步,甘朝则向甘哲、甘彦及董和报告苗族珍宝。

 甘哲道:“列册呈奏大内吧!”

 董和道:“对!由大内处置这批赃物吧!”

 甘朝点头道:“好!我会吩咐涂元帅处理此事!”

 甘哲含笑道:“小琴二人已渐习惯此地矣!”

 甘朝脸红的道:“我担心别人会说闲话!”

 甘哲摇头道:“汝已深得人心!勿须担心!”

 董和附和道:“谁够资格娶苗族总峒主及峒主之千金呢?她们相当于中原之公主哩!谁会说闲话呢?”

 甘朝怔道:“她们真的是…”

 董和点头道:“小琴所述,错不了!”

 甘朝道:“真出人意料之外!”

 甘哲含笑道:“她们能度此劫,证明她们是有福气之人也!”

 董和喜道:“是呀!咱们越来越旺哩!”

 甘哲道:“此地药市开始易时,那才热闹哩!”

 董和笑道:“是啊!不知义儿何时抵达?”

 甘哲笑道:“他们尚需处理产业,别急嘛!呵呵!”

 甘朝怔道:“爷爷真的把全家迁居此地呀?”

 董和含笑点头道:“不错!吾一直希望有一块地植药,另有大药仓乃大店面,如今完全可以在此地实现啦!”

 甘朝怔道:“正在动工之房舍,全是您的呀!”

 “呵呵!非也!全是你的!”

 “我的!我并未买地及雇工呀!”

 “咱们替您处理妥啦!”

 “原来如此!这些房舍及店面似乎上万户哩!”

 “不错!”

 “咱们需要如此多房舍乎?”

 “当然不需要!不过,其他的商人需要呀!”

 “爷爷似乎对此地充信心哩!”

 “不错!此地除了成为药市之外,亦将成为两国易货之处,大内若准百姓赴大蛮观光此地必更不得了!”

 “哇!爷爷的点子不少哩!”

 “呵呵!还有哩!”

 甘哲笑道:“够啦!别吓坏他!”

 “呵呵!行!再提一事,吾以汝之名义申请经营银庄,涂元帅已经将申请文送入大内,近将有消息。”

 “经营银庄,有此必要吗?”

 “有!此乃方便商人及百姓之需要呀!”

 甘哲接道:“有生意易之处,便有银庄,吾、朝规定,设银庄,须由大内钦定,吾已经按规定办理矣!”

 甘朝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董和道:“总之,世人皆怕战争而不敢来此地,这正是吾人最佳的机会,只需经营三年,每人皆会乐呆啦!”

 甘朝怔道:“真的吗?”

 “呵呵!汝拭目以待吧!”

 甘哲笑道:“汝不必担心这些小事吧!”

 董和呵呵一笑道:“品茗!品茗!”

 三人便欣然品茗——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