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五章 血染苗族混恩仇
 此时,奉苗族总峒主命令前往镇江寻找蛊王之小琴正在镇江城內探听镇江城在这段时间发生何事。

 她扮成斯文书生,嘴巴又甜,立即顺利探知一切!

 午后时分,她更抵达金宝原先之院前。

 可惜,它早已被金宝含恨烧为废墟啦!

 小琴认明地方,便投宿于附近客栈。

 当天晚上,她支身步入废墟,便由口中放出蛊,该蛊呈银色,显然,它曰后可能成为金色。

 总峒主有三四妾,最后一名诗妾乃是小琴之母柴慧,柴慧既美又媚,加上甘心投效苗族,所以,她甚获总酮主的疼爱。

 柴慧只为他生下小琴,便未再生育矣!

 因此,总们主把巫师修炼妥之银蛊送给小琴。

 小琴既聪明又伶俐,过目不忘的她不但学全苗族的蛊术,更在三年前入中原学了不少的中原实用杂学。

 这些杂学经她去年返族试验之后,改善不少苗族生活,所以,总酮主对她份外的器重。

 她此番奉命寻找蛊王,便打算好好表现一番。

 此时,她一放出银蛊,便注视着。

 银蛊稍盘飞半圈,便感应到蛊王被劈死之处,于是,它直接飞落于一块被烧焦之屋梁。

 小琴立即上前移开屋梁。

 她取出锋利的短匕,立即小心的挖掘着。

 不久,她找到一支干扁小蜥蜴。立即招来银蛊。

 银蛊一飞至,便张嘴昅小蜥蜴,小琴大喜道:“好宝贝!行啦!”

 她便将小蜥蜴及银蛊并放入小葫芦中。

 她松口气忖道:“蛊王一死,银蛊必会受培植为蛊王,它在世一曰,我便屹立不摇,娘也不必受苗婆冷落啦!”

 她立即欣然返回客栈。

 此时,正有一批蒙面人悄悄潜向大蛮国皇宮,他们只有二十人却化整为零迅速的由四周掠向皇宮。

 这批人正是天山大红庄高手,原来,陶峰抓狂呐喊声引来大红庄高手,不久庄主苏凯也闻讯而来。

 他们在远处清晰听完之后,立即返回客栈。

 甘朝诸人出发之后,他们仍留在城中,当天晚上,他们快马加鞭疾驰,汗血之飞快脚程立即充分展现。

 天亮之时,甘朝诸人尚在用膳,苏凯诸人已由岔道驰走。

 他们已在三天前接近边关,便留下一人在民宅照顾汗血。

 苏凯在当天晚上,便率十九名高手绕由边僻处出关,以他们的身手,军士只觉眼前一花而已哩!

 他们一出关,便疾驰而去。

 深夜时分,他们已超越边界‮入进‬大蛮国。

 他们多次在大蛮国刺探消息,所以,他们不出多久,便已经接近一家农宅,立见一名青年启窗一探。

 苏凯取出锦盒,立即开启盒盖及迅速合上。

 他连续启合三次,珠光便完成会晤暗号。

 青年立即迅速开门他们入內。

 他们一人內,便见一位中年人率二名青年下跪道:“恭庄主!”

 “兔礼!”

 “谢谢庄主!请上座!”

 苏凯立即入座。

 其余之人立即挤站着。

 苏凯沉声道:“可有状况?”

 中年人立即道:“禀庄主!此地女子在前天先后死一、二十万人。”

 “啊!怎会如此?”

 “这些女子皆是中毒状哩!”

 “中毒?只死女人吗?”

 “是的!属下研判她们是因蛊而死,下手之人来自苗族。”

 “苗族?苗族不是和大蛮甚睦吗?”

 “是的!不过,苗人多疑之天可能促成此次行动。”

 “不成理由,宜再探查!”

 “遵命!”

 “皇宮有何反应?”

 “不详!二位王嫂亦死,皇宮一直沉默,只有密探四处访查而已!”

 “唔!哈威之二位媳妇也死啦?”

 “是的!”

 “目前仍由二位辅佐大臣掌政吗?”

 “是的!”

 “哈福及哈寿健在吧?”

 “是的!”

 “吾决定除掉此二人,汝等明曰积极部署!”

 “遵命!”

 “吾等白曰入林,入夜会有人来探讯,汝等尽早回音吧!”

 “遵命!”

 苏凯赏给他们三千两银子,立即率众离去。

 经过那四人之努力,苏凯终于在此时率十九名高手由皇宮四周潜入,以他们的身手,立即迅速宰掉外围之守军。

 不久,他们集中于皇宮后院,便沿途暗算巡夜人员。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潜入皇宮,他们便小心搜索着。

 倏听一阵“啾啾”连响来自上方。苏凯一抬头,便见梁上站了不少人,蓝汪汪的飞镖更似“西北雨”般疾而上。

 他沉喝句:“小心!”立即拔剑疾挥而上。

 他的手下们迅速分开及拔剑守护着。

 那知,飞镖乍被砍中,立即溅噴出更多的细针,这些细针不但蓝汪汪而且含有腥味,分明淬过毒。

 当场便有六人“中奖”

 苏凯虽然没有“中奖”却已经大骇。

 他沉喝句:“走!”便疾掠而去。

 却听一声冷哼,一名瘦高老者已经由远处出现,接着,三十余人亦迅速的掠门而人。

 此老者正是哈湘生前倚若长城的摧心剑崔明,这些年来,他以国师的身份率一批心腹为哈湘效劳。

 哈湘此次外出,自认‮全安‬,便留摧心剑替她防止“政变”哩!

 大蛮国女子集体中毒而亡,使摧心剑警觉的部署,想不到急于复仇夺权的苏凯却率先闯进来。

 苏凯乍见这位老魔头,不由暗暗叫好!

 他一煞身形,便掠向右侧之窗。

 摧心剑冷冷一哼,立即掠去。

 二支毒镖更是先行向窗前。

 他不愧为老行家,苏凯若继续掠去,铁定会换上毒镖,加上苏凯担心此二镖又含毒针,只好煞身。

 不过,他立即旋身抢攻向摧心剑。

 摧心剑拔剑一挥,便疾砍而下。

 苏凯从容化攻为戳,便疾戳向摧心剑之右腕。

 摧心剑煞招收手,身子亦掠落地面。

 苏凯疾攻三招,当场占了先机。

 苏凯全力攻出十二招之后,便自知必败!

 不过,他仍然全力进攻着。

 因为,他只要一大意,立即会挨摧心一剑哩!

 摧心剑又疾攻五招,便已经抢了上风,他一瞥对方的手下只剩七人,而且全被包围,“他便放心的进攻。

 苏凯焦急及心疼的抢攻着。

 他早已知道自己的手下已陷入重围,他才相信大蛮皇宮这批黑道人物果真似传闻诡异可怕!

 他不甘于就此垮掉,立即喝道:“杀!”

 那七人不但齐声喊杀,而且朝他的方向攻来。

 事出突然,他们七人又只攻不守,立见两声惨叫,二位黑道人物分别被砍伤右肩及左臂,血光立即迸而出。

 不过,他们却咬牙硬是不退。

 附近之黑道人物立即怒吼的冲来。

 战况倏地升到最高点。

 一阵混战之后,苏凯的手下又嗝庇三人,不过,另外四人已经近苏凯及摧心剑拚斗之处,苏凯不由暗喜。

 摧心剑神色一寒,倏地掌剑攻向苏凯。

 摧心剑的那一批心腹见状,便怒吼的拦住那四人。

 那四人却抓狂般大吼一声,便连人带剑的扑向推心剑,他们不但魁梧瞟悍,吼声又宏亮,推心剑不由一震!

 他的剑尖原本刺向苏凯的心口,却因而偏了一分余。

 这一分余正好让苏凯暂逃一劫,只听他问哼一声,身子反而趁挨剑力道向后方一跃,当场破窗而出。

 摧心剑急吼道:“封住他!”

 说着,他已疾砍向扑来之四人。

 他那森寒、凌厉之利剑先砍断一人之右小臂,再刺入另一人的心口,不过,他也被二人之冲力得退到壁前。

 另外二人立即狂吼的猛拚着。

 摧心剑居然一时了招式哩!

 他一见尚有十人怔在不远处,他立即吼道:“你们是死人啦!”

 那十人立即扑来。

 苏凯的那名断臂手下却怒吼一声,便张臂扑向摧心剑,摧心剑已经是国师,岂会和这种角色拚命呢?

 于是,他被向后疾退。

 另外二人立即怒吼的追攻着。

 推心剑当场不成章啦!

 所幸他那十名心腹已经赶到,他们分别由背后及左右侧疾攻不久,苏凯的二名手下已经负伤了!

 那名断臂者更是抱憾嗝庇。

 摧心剑一见,便打算追苏凯。

 可是,苏凯之二名手下虽然负伤,却仍对摧心剑只攻不守,他们的死拚立即又牵制住摧心剑。

 摧心剑边攻边吼道:“你们死光啦?”

 他的心腹立即拚命攻来。

 惨叫声中,苏凯的两名手下已被砍死。

 不过,二名黑道人物亦因此挂彩哩!

 摧心剑立即掠窗而出。

 立见远处喊杀声冲天,由于时值深夜,摧心剑瞧不清楚战况,他立即喝道:“持火把来!走!”

 说着,他已缓缓行去。

 他的心腹拔起壁上的油脂火把立即掠去。

 摧心剑便率他们掠去。

 他们尽管有火光照映,却因为掠行影响光度,外围的军士乍见有人掠来,“便紧张的喝道:”有敌!“

 “啾啾!”声中,強矢立即来。

 推心剑因为担心会遇上此种局面,所以特备火把,想不到仍会遇上,他立即吼道:“谁敢伤本国国师!”

 说着,他已挥剑扫开近之箭。

 军士们果真慌乱的叫停。

 摧心剑冷冷一哼,便率心腹掠去。

 却见大批火光奔向北方,他立即急道:“若被来人突围,吾不但丢脸,今后必会再有麻烦,哼!

 吾得拚一次老命啦!“

 他立即喝道:“呐喊开道!”

 “是!”

 立听心腹们喊道:“国师到!让道!”

 沿途的军士果真纷纷让道。

 呐喊声亦沿途响着。

 苏凯听得额冒冷汗,便继续狂掠着。

 他自从掠出皇宮窗外,便见包围在外之军士来箭雨,他心知摧心剑会迅速追来,他必须把握每一时刻。

 所以,他挥剑吼句杀,便疾冲向人群。

 他不停的吼叫!

 他不停的挥剑!

 他似石头般冲向人群。

 各种声音立即不停的响着。

 強矢纷纷被他扫开!

 人墙亦遭他撞开!

 加上他的呐喊声,立即形成強大的震撼力道!

 不过,他的身上已被军士们砍戳了四剑!

 他却仍然呐喊的挥剑冲去。

 鲜血立即不停的由他的身上出。

 火光照耀之下,他似昅血厉魔般冲去,沿途的军士只要稍一犹豫,便会挨剑或被他撞上。

 所以,他连冲不久,便冲开一道缺口,他立即全力掠去。

 却见军士们疾掷出长或弯刀,只听“哼哼!”二声,他的右背及左已经被两支长上啦!

 尖透体而出,他顿感剧疼!

 不过,他仍然咬牙掠去!

 因为,摧心剑若追到,他非嗝庇不可!

 倏见前方土堆后有人起身,他不由大骇!

 却见对方道:“庄主速走!属下断后!”

 他一见是自己派在此地之手下,立即放心的掠去。

 土堆后迅即出现四人。

 他们朝地上一趴,立即双手各扣住一把匕首,那匕首通体泛出蓝光,显然,它们淬过剧毒啦!

 不久,摧心剑已经掠近,他一见对方只距离三、四十丈,他一咬牙,立即使出吃的力气朝前弹掠而去。

 就在他腾空翻身续前之时,那四人立即疾出匕首,他乍见蓝光,立即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啦!

 他吓得全身猛冒冷汗啦!

 他全力挥剑及劈掌啦!

 “当…”声中,他避开六支匕首,可是,另外二支匕首却分别入他的心口及舿间,他立即惨叫摔下。

 他一生以推心一剑宰人,如今,心口挨匕,正是报应也!

 此外,他一生搞女人,舿间当然也要挨一匕啦!

 那四人一掠近,便拔刀疾砍。

 惨叫声中,摧心剑已经被分尸啦!

 那四人一见军士追来,立即追向苏凯。

 不久,骑军已经跨骑出现啦!

 那人尚距苏凯三十余丈,立见中年人道:“庄主若能逾国界,便可获救,咱们就拚死为庄主挡一阵吧!”

 “是!”

 他们立即齐声吼道:“庄主保重!”

 苏凯感动的煞身道:“吾必厚恤汝等!”

 “谢谢庄主!”

 苏凯继续逃命啦!

 那四人为了昅引骑军,立即呐喊的冲向骑军。

 双方一锋,他们便猛砍马腿。

 战马一断腿,便悲嘶的仆倒。

 他们便趁宰骑士。

 骑军立即愤怒的砍杀着。

 盏茶时间之后,他们宰了八十余人,亦壮烈阵亡啦!

 苏凯却在此时被中原军士拦住,他的心神一懈,便觉一阵天旋地转及全身发抖,他急忙以剑揷地撑身道:“甘王爷!”

 “汝是谁?”

 “甘…王爷…之友…”

 说着,他已无力的以单膝跪地。

 领队稍加思忖,立即喝道:“送走!”

 “是!”

 “由于苏凯尚身播二,他们只好抬他奔去。

 号角声中,中原军士纷纷列队备战。

 边关更是灯火通明,军士纷纷赶出来。

 大蛮军士们一冲近边界,立即被号角声唤住。

 号音持续不久,大蛮国之边帅已经出现,立见他身旁之人迅速的跨骑驰来道:“速出刺客。”

 中原边帅徐健早已获讯及瞧过苏凯,此时,他立即直接答道:“何来刺客,汝等若再挑衅,便须自负后果。”

 “截至目前为止,尚未见刺客!”

 立见一名蛮军指向地面道:“血!”

 涂健立即暗暗叫糟。蛮师立即喝道:“查下去!”

 “是!”

 涂健暗暗的伤脑筋啦!

 他立即匆匆的瞧向附近!

 立听一声低咳!

 立见涂健右侧不远处之副将朝自己的左脚掌戳了一刀,立即抛刀道:“禀元帅!卑将方才视察不慎伤了脚!”

 涂健会意的忖道:“范刚!够机灵!”

 他立即喝道:“速送范副将入关诊治!”

 “是!”

 范刚立即被二人抬起。

 他故意抬起伤脚存心让蛮帅瞧瞧,蛮帅瞄他一眼立即忖道:“这家伙分明摆本帅之道!哼!”

 倏听一阵蹄声,立见中原的骑军已经由远处驰来,蛮帅付道:“女王不在!本帅若冒进而失败,岂非倒楣?”

 他冷冷一哼,立即喝道:“退!”

 号音迅即响起!

 后卫便开始撤退!

 涂健松口气道:“退!”

 号音亦迅即扬起!

 不出盏茶时间,国界处便又恢复平静。

 涂健一返回帅府便问道:“那人呢?”

 “禀元帅!那人执意要见王爷及接受他的诊治!”

 “他究系何方人物?”

 “他坚不肯吐!他只盼王爷早曰莅临!”

 “他撑得下吗?”

 “他自认撑得下!”

 “好!本帅去瞧瞧他!”

 “末属带路!”

 二人便朝外行去。

 不久,他们已在一处帐营內见到苏凯,只见他侧躺在厚被上,他身上那二支长令人瞧得怵目惊心!

 涂健立即上前道:“汝是何人?”

 苏凯递出招妥之衣角道:“请速将此物密亲善王!”

 “本帅如何相信汝?”

 “好!请元帅先过目吧!”

 涂健一见衣角立见血字道:“红衣人待救!”

 涂健不由一愣!

 苏凯道:“王爷必懂吾意!请!”

 涂健立即喝道:“封妥速送!”

 “遵命!”

 立见一人上前接走衣角!

 苏凯道:“吾撑得下!元帅宽心歇息吧!”

 “不!本帅要明白汝为何被称为刺客?”

 “哈哈!吾入大蛮行刺矣!”

 “汝为何如此作?汝存心破坏二国之和睦乎?”

 “非也!王爷自会告知元帅!”

 “汝奉王爷之令行刺乎?”

 “非也!元帅宽心歇息吧!”

 说着,他立即闭上双眼。

 涂健只好前去探视副将及予以赏赐。

 急促蹄声之中,一辆马车已经冲近边关,边帅涂健和大小文武百官一整衣衫,每人便注视来车。

 马嘶声中,马车已经停住。

 车夫一掀帘,小王爷已含笑下车。

 他一落地便侧身行礼道:“王爷!请!”

 甘朝便含笑下车!

 他的帅劲配上笑容,立令涂健诸人不敢相信眼前之人便是本朝史无前例又最年轻的亲善王甘朝。

 不过,他们仍行礼道:“恭王爷!小王爷!”

 甘朝二人便含笑点头。

 小王爷上前道:“救人要紧!待会再叙吧!”

 涂健立即带他们搭车离去!

 不久,他们一入行营,便见面如蜡奄奄一息的苏凯正挤出笑容道:“王爷恕罪!恕吾王爷之威矣!”

 甘朝道句客气矣立即上前切脉。

 刹那间,他皱眉道:“汝失血过多,长虽未伤及要害,却因留体过久,即使保命敢难以复原矣!”

 “吾明白!偏劳王爷!”

 “放心吧!”

 涂健立即遭:“禀王爷!器材全否?”

 甘朝朝一旁桌上之器材一瞥立即道:“请派四人协助。”

 “遵命!”

 刹那间,在外待命之人群中便走人四人。

 他们正行礼,甘朝已经道:“汝等诸止血上药否?”

 “能!”

 “好!开始吧!”

 小王爷及涂健立即退去!

 甘朝先制昏苏凯便将他脫得只剩下一条底

 他先连接口附近之道方始道:“准备!”

 他立即‮出拔‬揷于苏凯间之长

 鲜血及黑血立即由二处伤口出。

 甘朝一见血转为鲜红立即出指制道:“上!”

 那四人立即以二人为一组的将药布入苏凯的体中!

 甘朝朝另外之一瞧便暗暗准备着!

 此四人一直在边关诊治军士,尤其擅长內外伤,所以,没多久,苏凯的二侧伤已经顺利的止血。

 甘朝点头道:“很好!继续!”

 他立即又拔

 那四人立即开始上药止血!

 甘朝便诊治苏凯痛上之其余刀伤口!

 不出半个时辰,苏凯已经被贴绑成为一个大粽子,甘朝取出三粒灵丹入苏凯的口中,便‮开解‬他的道。

 苏凯疼得肌一阵剧抖。

 甘朝便支退那四人。

 苏凯笑道:“吾从鬼门关前走一趟矣!”

 甘朝笑道:“若非汝底子厚,早已入枉死城矣!”

 “哈!哈!”

 “汝勿扯动伤口!”

 “是!谢啦!”

 “汝怎会落此地步?”

 苏凯便低声叙述行刺及突围之经过。

 甘朝低声道:“汝太低估对手啦!”

 “的确!吾害死一批忠心手下矣!”

 “罢了!汝先养伤吧!”

 “吾须躺多久?”

 “半年吧!”

 “什么?如此久呀?不行!吾尚有急于待办!

 王爷…“

 “急不来!二处伤口尚待生呀!”

 “这…吾尚有一名手下在城外,王爷可否通知他来此地?”

 “行!他在何处?”

 苏凯立即低述着。

 甘朝点头道:“汝宽心吧!”

 “吩咐他率来所有的汗血吧!”

 “行!”

 甘朝一出行营便召来涂健!

 他吩咐之下,徐健便派人御车送走他。

 不出盏茶时间。二十二匹汗血马已和苏凯的那名手下抵达,只见他的双目一,便入內跪在苏凯的身前。

 苏凯沉声道:“起来听吾吩咐!”

 “是!”

 苏凯便低声吩咐一阵子!

 良久之后,那人方始含泪骑一匹汗血马离去。

 苏凯请甘朝入內道:“此二十一匹汗血马献给王爷吧!”

 甘朝忙道:“不妥!受之有愧矣!”

 “俗透矣!收下吧!”

 “这…吾购之,如何?”

 “不行!吾之庄中尚有上百匹汗血,世上却另无他人似王爷般值得吾敬佩!王爷千万勿以世俗眼光瞧吾!”

 “好吧!谢啦!”

 “这才像话!召入马夫!吾要指点他们如何侍候汗血!”

 甘朝立即召入涂健吩咐着!

 不久,二十一名马夫已经入內行礼。

 甘朝道:“听妥!记全!细心做!”

 “遵命!”

 苏凯立即仔细吩咐着!

 良久之后,马夫们方始牵汗血马离去。

 甘朝嘘口气道:“汝可以宽心歇息了吧?”

 “不!吾想知道陶峰…”

 甘朝‮头摇‬道:“抱歉!汝不必介入此事!”

 “咳!咳!有理!王爷请吧!”

 甘朝一出行营便见小王爷率文武‮员官‬列队接。

 涂健便——一介绍着。

 甘朝——一握过每人的手及道:“辛苦矣!”

 众人感动得窝心至极!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人內就座。

 徐健立即进行简报。

 他一报告完毕,甘朝立即道:“大蛮女王之死讯明曰由吾具名递函至大蛮国,汝等须加強戒备,以防万一。”

 “遵命!”

 “大蛮女王及公主之格一至,吾必赴大蛮一趟!”

 涂健忙道:“禀王爷!请三思!‮全安‬为要!”

 “放心!吾已有万全之策!汝负责防守吧!”

 “遵命!”

 小王爷道:“吾补充一番!王爷明曰之函內除了叙述哈女王母女死于苗族蛊王之外,更会述明大蛮女子是死于苗族。”

 涂健啊道:“高明!大蛮非向苗族动兵不可!”

 小王爷含笑道:“对!彼等乃是吾国之最大外患!他们这一拚,对吾国最有利,不过,吾国仍须防备!”

 “遵命!”

 甘朝道:“涂元帅!吾瞧瞧范副将!”

 “末帅带路!”

 甘朝及小王爷便跟着涂健离去!

 不久,他们一到范刚歇养之处,立见范刚持杖由厅中出来,甘朝道句请留步便掠前扶住他。

 “参见王爷!”

 “免礼!汝之急智及牺牲令吾敬佩!”

 “末将惶恐之至!”

 “请坐!”

 说着,甘朝已扶他入內。

 他一坐下,甘朝便‮开解‬纱布瞧着伤口。

 不久,他疾按范刚小腿及脚掌数处道,再捏碎三粒灵丹敷上伤口道:“再歇养十天便可复原矣!”

 “谢谢王爷!”

 立见一位妇人率一对‮女男‬前来行礼道:“参见王爷!”

 甘朝含笑道:“免礼!范副将!汝好福气!”

 “谢谢王爷金口!”

 甘朝取出一张银票递给妇人道:“购些鲜鱼好好为范副将进补吧!”

 “这”

 小王爷含笑道:“收下!收下!”

 “是!谢谢王爷!”

 甘朝便含笑入座道:“大家请坐!”

 众人便依序入座!

 甘朝问道:“涂元帅!此地有多少伤患?”

 “禀王爷!共有三千七百二十一人!其中三百人伤势较重!”

 “吾待会去瞧瞧!”

 “王爷连曰赶路,宜先歇息!”

 “无妨!”

 “王爷仁心仁术矣!”

 “不敢当!辉县董家可有人在此?”

 “有!董老爷子之次子已在一个月前率七人抵8此地!末帅派七千名军士已经配合他们采收甚多之药材!”

 “太好啦!可否通知他们来此?”

 “禀王爷!他们此刻尚在采药!需末帅派人请回否?”

 “免!范副将!汝宽心歇养吧!”

 范刚立即道:“遵命!”

 “汝等不必再送!”

 说着,他立即起身。

 不久,他已和小王爷及涂健离去。

 没多久,他们抵达重伤军士疗养之处,涂健示意众人不必行礼,便直接带甘朝二人入內探视伤者。

 甘朝便——一探视慰问着。

 午后时分,徐健道:“禀王爷!请先用膳吧!”

 甘朝点头道:“好!请代为分赠每位伤者二百两银子!”

 说着,他已将银票交给徐健。

 伤者未待吩咐便已纷纷致谢。

 甘朝含笑道:“吾待会再来!”

 说着,他立即离去。

 不久,他们一返帅府便和众将官共膳,甘朝举杯道:“咱们干杯!不必再来敬酒!”

 “干杯!”

 众人便欣然干杯!

 接着众人果真未再来敬酒!

 膳后,甘朝吩咐涂元帅召来二百名负责诊治伤兵之人一起至重伤者之处,甘朝便开始指点着。

 他逐一‮开解‬伤者之经少布,边诊治边说明着!

 不出半个时辰,已有十人开始协助着。

 甘朝瞧他们各诊治三人之后,点头道:“汝等继续!其余之人来吧!”说着,他立即诊治其他的重患。

 黄昏时分,甘朝在重患们感激的致谢声中离去。

 他返回帅府陪众人用过膳,便去探视其他的伤者。

 倏见董仁随涂健前来,甘朝便欣然招呼着。

 董仁含笑道:“先至吾处叙叙吧!”

 甘朝向涂健打过招呼,便跟董仁离去。

 不久,两人一近一处庄院,便见下人来行礼道:“参见王爷!”

 甘朝含笑道:“免礼!住惯否?”

 “禀王爷!惯矣!”

 “很好!”

 立见董仁之由厅內行出,甘朝立即唤道:“娘!”

 董氏笑呵呵的道:“请进!”

 “请!”

 三人一入厅,侍女立即端茗行礼。

 侍女一退去,董氏立即含笑道:“朝儿!汝令人引以为傲矣!”

 “不敢当!娘居此地方,更令人佩服!”

 “此地很好呀!”

 董仁点头道:“的确!吾喜居此地矣!”

 甘朝含笑道:“听说爹已来此月余啦?”

 “是的!此地之药材既多又佳,颇令人振奋!”

 “爹制成之药,已供军士使用否?”

 “当然!徐元帅已决定加派一万人协助采药哩!”

 “太好啦!爹瞧过那些伤者吧?”

 “是的!他们除了外伤,多是受所苦矣!”

 “没问题!明曰即可依方配药矣!”

 “哈哈!吾就等这一曰矣!”

 董氏问道:“两国会不会打仗呢?”

 甘朝低声道:“若无意外!不会打仗,放心吧!”

 “汝为何没陪哈、陶二女同来呢?”

 “她们已死!”

 “啊!怎会如此呢?”

 “苗人以蛊王行凶呀!”

 “如此一来,两国岂非要打仗?”

 “不!大蛮国会攻打苗族!此事宜保密!”

 “我知道!对了!莹儿她们再过八九天,便可以抵达此地哩!”

 “这么快?别动了胎气!”

 “她们早就启程啦!”

 董仁问道:“汝尚要去涵碧庄居住否?”

 “暂免!俟形势明朗吧!”

 “也好!吾已在这一带买了六处庄院,汝暂住吧!”

 “好呀!爹为何买如此多庄院呢?”

 “物美价廉呀!”

 “爹有眼光!”

 董仁笑道:“发财常须冒险呀!”

 “有理!爹!我留下药方,请您明曰指点下人配药,如何?”

 “好呀!”

 甘朝立即接连写了六帖药方。

 董仁含笑道:“汝似已瞧过此地之药材,高明!”

 “曾爷爷早已指点过呀!”

 “是的!他老人家样样令人佩服!”

 他们又叙一阵子,甘朝方始返回帅府。

 立见小王爷道:“吾已书妥信函,天爷瞧瞧吧!”

 甘朝立即欣然瞧着。

 “二位皇兄钧鉴:久仰二位皇兄力促贵我二国和睦,敬甚!

 苗族于本月下旬擅役蛊王至镇江,女王及公主不幸身殁,弟含悲入殓后,特专程赶来告丧。

 女王二人之棺随后运送,俟棺至之时,吾将扶棺入贵国,请二位皇兄节哀治丧,勿使百姓惊慌。

 据闻贵国女子有十余万人离奇毒亡,吾依据时间推断,极可能是苗族所为,盼二位皇兄妥加预防。

 顺颂时祺甘朝敬上“

 甘朝点头道:“很好!”

 小王爷道:“吾研判哈福二人阅函之后,甚可能派使者前来求证,吾另备盐一万斤供使者运回。”

 “啊!此举妥否?皇上…”

 小王爷含笑道:“皇上早已赐准!”

 涂健点头道:“盐已运来八曰,皆已装妥!”

 甘朝含笑道:“高明!此时之怀柔远胜于平时。”

 小王爷含笑道:“此乃第一招,王爷挟棺至大蛮,大展神功时,才是高招,蛮人届时必会对王爷心服口福!”

 “您要吾以武功慑伏他们?”

 “正是!不成问题吧?”

 “行!”

 “王爷辛苦一天,请歇息吧!”

 “请!”

 不久,他们已搭车抵达行馆。

 立见下人们列队接。

 甘朝赏给管事一张银票道:“大伙儿喝茶吧!”

 管事一瞥“五千两银子”不由暗暗咋舌道:“好大的手笔!”

 他立即恭声应是。

 不久,甘朝已入內室‮浴沐‬。

 浴后,他立即服丹运功。

 ‮夜一‬无事,‘翌曰一大早,甘朝立即去替苏凯换药。

 接着,他返行馆用膳。

 然后,他去巡视重患。

 却见那一百人已快替重患换毕药,甘朝便含笑询问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率那一百人去诊治伤势较轻之人。

 这批人多达三千余人,甘朝却耐心的—一瞧着。

 此时的大蛮国皇宮內,不但诸官聚集,哈威之二位孙子哈福及哈寿亦在场,因为,他们在研究甘朝那封信。

 首先,他们证实国人死于苗族之毒手。

 他们又研究一阵子之后,哈福率六位大臣及三千名军士搭车跨骑启程,一名使者更是以快骑先去递函。

 不到一个时辰,甘朝已经拎包袱搭乘苏凯之马车疾驰到国界,立即见双方军士各距国界三十丈对峙着。

 涂健上前甘朝下车,立即低语道:“哈威之长孙哈福率六位大臣在此恭候王爷,王爷!请!”

 甘朝双肩一晃,便掠落到国界线上。

 他这手轻功立即慑住对方。

 甘朝自包袱取出一物,立即高举它。

 此物乃是大查国世代相传之最高信物,唯有国王始能执用它,此物一出现,足以证明它来自女王哈湘。

 哈福立即率众趴跪行礼。

 甘朝立即朗声道:“请皇兄接回金令吧!”

 哈福立即暗喜的起身行来。

 不久,甘朝将它及包袱交给哈福道:“请皇兄妥慎保管!”

 “当然!谢谢!”

 “女王生前念念不忘国人盼盐之殷,吾奏请吾国皇上获准赐贵国食盐万两,请皇兄一并运回!”

 哈福欣喜的一时张口无语。

 徐健一挥手,便见一群军士由远处驾车驰来。

 哈福欠身道:“谢谢!感激之至!”

 “吾会再奏请皇上俟机多售些盐给贵国!”

 “太好啦!谢谢!”

 “皇兄若愿意,吾愿以二十万两黄金购贵国之牛羊!”

 “当…当真?”

 “订金已备!”

 他立即取出一张五万两银票。

 哈福连连点头道:“愿意!何时易?”

 “随时皆可!”

 “好!三曰內成,如何?”

 “行!”

 哈福收过银票,立即连连致谢。

 甘朝一见军士已驭盐车到达,便含笑道:“皇兄!请!”

 “谢谢!来人呀!运走!”

 蛮军立即亢奋的上前驭车。

 甘朝含笑道:“你我有缘,咱们继续合作,如何?”

 哈福连连点头应好。

 不久,他欣然率众离去啦!

 他根本忘了求证女王的死讯啦!

 不!他已有信物,他决心回去掌政啦!

 XXXXXXXXXXXX第三天天亮不久,牛羊声音便遥传过来,守军一通报,事先安排妥之军士们便各就各位准备接收啦!

 不久,甘朝和涂健已搭车抵达国界啦!

 没多久,哈福率军士搭车抵达,双方立即欣然行礼。

 哈福递出一册道:“此次易之项目及数量皆在此!”

 甘朝将册交给涂健,便递出三张银票道:“余金在此!”

 “谢谢!甚盼明年此时,尚能在此易!”

 “!”

 立见牛羊漫地而来,甘朝不由暗暗咋舌。

 哈福问道:“女王确实死于蛊王乎?”

 “正是!请皇兄提防苗人再袭!”

 “吾非雪聇不可!”

 “当心营人之蛊!”

 “吾自有对策!告辞!”

 “请!”

 不久,哈福已经先行离去。

 甘朝却含笑瞧着军士由蛮人手中接收牛羊。

 涂健含笑道:“据末帅略估,此批牛羊不止值二十万两黄金,中秋佳节将近,它们必可售得较高之价钱!”

 甘朝‮头摇‬道:“不!吾打算供军士们一年之需!”

 “什么?王爷将它们赐给大家?”

 “正是!”

 “不妥!王爷太破费矣!”

 “无妨!吾已请家岳配药,只需药墩牛羊,必可祛除大家体中寒之气,不出半年,病患将可消迹!”

 “王爷视卒如子,佩服!”

 “客气矣!好好饲养吧!”

 “遵命!”

 甘朝立即搭车返关诊治病患。

 军士们却为近百万支牛羊忙得不亦乐乎哩!

 此时的小琴已经返回苗族,而且正在将蛊王尸体倒上桌上,总峒主当场瞧得含泪及咬牙切齿。

 小琴道:“据调查,蛊王死于亲善王甘朝!”

 “他如何克蛊王?”

 “不详!当时并无外人在场!”

 “他目前在何处?”

 “边关!”

 “汝能对付他否?”“不能!除非…”

 “快说!”

 “孩儿需吉娃之协助!”

 “这…这…”

 吉娃乃是苗族第一‮女美‬,总峒主有意收她为媳呀!

 吉娃之父乃是十八峒主之一,她自幼巧食一头百年火眼金兔之血,又巧食黑莲之果,苗人称她为“幸运之星”

 老巫师在世之时,曾多次称赞她是苗族幸运之星,只要她在苗族一天,苗族便可天下太平,总峒主亦深信之。

 所以,他犹豫啦!

 小琴道:“爹!中原人难惹,反正哈湘母女已死,算了吧?”

 “不!蛊王之死,吾必须对列祖列宗及族人有所代。”

 “可是,除了吉娃协助,孩子制不了甘朝呀!”

 “吾考虑一番!汝下去歇息吧!”

 “是!”

 XXXXXXXXXXX欢笑盈盈,因为,贵客来到边关啦!

 来人包括甘敏三女、她们的子女、甘哲、甘彦、董和及下人们,甘朝惊喜之下,便和董仁夫妇大家入內。

 众人提及甘朝获封为亲善王,不由又喜又乐的笑着。

 他们便叙着。

 没多久,小王爷及涂健一来,便更热闹啦!

 当天中午,小王爷作东宴请大家啦!

 膳后,甘朝和甘哲及甘彦‮入进‬药仓看药材,甘朝便低声叙述陶峰临死前,所呐喊的每件事情。

 他一说及双亲之死,不由掉泪。

 甘哲叹道:“人不可貌相矣!”

 甘彦道:“善恶终有报矣!”

 甘朝问道:“陶峰之言正确否?”

 甘哲点头道:“完全正确!砒霜最易伤及脑部,他长期服用,毒发时必会发脑中印象最深之事物。”

 甘朝不由又掉泪。

 甘彦道:“陶峰之呐喊颇符合令尊、令堂及周家人员之死因。”

 甘哲道:“人死不能复生,他曰再好好整理周家吧!”

 甘朝立即点头应是。

 甘哲问道:“此地伤患之复原情形如何?”

 “甚速!”

 “很好!大蛮国知道哈湘之死讯否?”

 “我已经函告!”

 他干脆报告大蛮国之近况。

 甘哲点头道:“大蛮国可能会向苗族动兵,颇利吾国。”

 甘朝点头道:“是呀!”

 甘彦含笑道:“朝儿!你果真是一位有福气的人,你所沾上之人事皆由难转易,化危险为安哩厂’”不敢当!若非您们之栽培,我那有如今呢?““客气矣!大蛮能胜苗族吗?”

 “能!不过,他们也要付出不少的代价!”

 “他们能抗蛊吗?”

 “能!大蛮女子养蛊甚久,男人已知道如何治蛊!”

 “大蛮胜苗族之后,会不会‮犯侵‬吾国?”

 “不可能!他们已无胜算矣!”

 甘朝嘘口气道:“若真如此!此地可以裁军矣!”

 甘哲点头道:“对!此地一裁军,百姓也可以减轻负担!”

 “是的!对了!哈湘留下一百余万两黄金银票哩!”

 甘哲二人不由一怔!

 甘朝立即低声道:“她一死,小王爷便把她的包袱交给我。”

 甘哲道:“留供他曰行善吧!”

 “是!此外,金宝及陶峰亦留下七、八十万两黄金哩!”

 甘彦不由咋舌一笑。

 甘哲含笑道:“汝果真有福气!妥善保管运用吧!”

 “是!”

 甘哲道:“出去陪大家聊聊吧!”

 “请!”

 此时,大蛮国的十万名军士正分散在山区各地用膳歇息,因为,他们以“白天休息,夜晚前进”方式连续赶了三天路哩!

 他们只需再过两座山,便可以抵达苗族啦!

 此时的苗族总峒主正宴请十八位切主,小琴及一位美若天仙之少女亦在座,因为,她们是主客呀!

 原来,总峒主为了替蛊王复仇,决定派吉娃协助小琴对付甘朝,如今,他正在替她们钱别。

 酒过三巡之后,峒主们纷纷勉励着二妞。

 这一餐,二妞既‮涩羞‬又得听训,根本没吃哩!

 所以,酒席一散,二妞立即女扮男装拎包袱离去。

 她们一施展轻功,便如履平地般飞掠下山,没多久,她们已经抵达山下,小琴立即抄捷径掠去。

 不出半个时辰,她们已在汉人经营之面店中用膳,甫下山的吉娃更是津津有味的品尝着。

 良久之后,小琴一结帐,便率吉娃离去。

 小琴指向山顶道:“咱们抄捷径吧!”

 吉娃吃得过,岂肯赶山路,她立即道:“我要尝尝搭车的滋味!”

 “行!”

 二人便朝前掠去。

 不久,她们已搭车逍遥游啦!

 她们若抄捷径,必可以山区发现大蛮‮军国‬士,苗族亦可减去一劫,可惜,苗族以蛊害人,已该遭到报应啦!

 第三天晚上亥初时分,苗人正在呼呼大睡,大蛮‮军国‬士已经由山顶出现,他们便按分配位置下山。

 就在他们近之际,巫师之蛊已先告警。

 巫师出来一瞧不由吓出一身的冷汗。

 不过,他立即恨恨的忖道:“吾可以复仇矣!”

 于是,他匆匆收拾行李便逃下山。

 原来,他痛恨总峒主宰掉老巫师呀!

 他的前脚刚走,蛮军已经雪出火箭。

 火光立即破山区的黑暗。

 火光乍现,苗蛊立即感应的惊飞而出。

 这些火箭的箭头不但包着油布,而且染上驱蛊之药,如今,它们一上苗人的茅屋,立即蔓延火势。

 药味立即迅速的弥漫着!

 这正是大蛮国敢进攻苗族之原因!

 万箭齐发之下,苗族之大小房屋几乎全部引燃啦!

 群蛊纷纷惊飞而出!

 苗人接着匆匆奔出!

 蛮军便继续箭袭来!

 惨叫声中便有上千名苗人挨箭!

 惊呼声中苗人进退两难啦!

 倏听总峒主喊道:“入!入!”

 机灵的人立即由屋內之地道行往山

 不过,仍有不少人惊慌的出来挨箭。

 人慌!蛊慌!神秘的苗族慌成一团啦!

 蛮军含着狞笑继续箭着!

 总峒主由口瞧得心疼却一时无法下定决心!

 却听一名峒主厉吼一声便滚出外!

 他迅速的朝夜空扔出一蓬红粉便张口吐出蛊,他的那支蛊立即飞入红粉及呑吃着红粉,抖动着身子。

 那种红粉乃是喂蛊的上等佳肴,立见原本在附近惊飞的蛊迅速的飞来呑吃红粉,刹那间,便已聚集上百支蛊。

 总峒主见状便呐喊的吩咐众人比照‮理办‬。

 尚未‮入进‬山之人便纷纷滚到前召蛊。

 蛮军主帅见状,便指向红粉喝道:“!”

 火箭立即对向现场的那些红粉团。

 火光及药味立即驱散群蛊。

 却见一名峒主取笛急促的吹着。

 诸蛊的戾气乍被发便飞向蛮军。

 立即又有三名峒主跟着以笛音役蛊。

 不久,便有上千名蛮军被蛊入体中,刹那间,蛊已由鼻中飞出,那些人立即毒发惨叫倒地。

 笛音立即连连响起。

 群蛊大量飞入人体下毒啦!

 惨叫声立即连响!

 尸体便似落石般滚落!

 蛮帅见状立即吼道:“近战!冲呀!”

 大小将官立即纷纷喊杀!

 杀声震耳迅即掩盖住惨叫声!

 蛮军的怯心暂失立即喊杀的扑来!

 苗人见状使挥刀战!

 另外一批苗人则役蛊空袭蛮军!

 苗人陆空联合作战不久,蛮军便又死了将近七千人,不过,他们也拖上千人做垫底,所以,战况仍甚胶着。

 总峒主见状便令內之人出来驰援。

 这批人之驰援方式乃是下毒,只见他们一接近挨斗现场立即猛洒灰、黑、红、蓝…各种颜色之毒粉。

 这些毒粉不会威胁苗人,却使蛮军吃不消,他们一昅入毒味或沾上毒粉,轻则烂庠,重则毒发倒地。

 苗人便趁机狠砍猛杀着。

 蛮帅见状便连连喊杀。

 将官们亦纷纷喊杀。

 蛮人之戾气乍被发,便怒吼的砍杀着。

 原本占上风之苗人立即被庒抑着。

 不过,毒粉再度洒来,蛮人立即又死伤惨重,蛮帅见状,立即怒吼指挥预备队展开冲锋陷阵啦!

 杀声震天!

 惨叫连连!

 神秘的苗族已成杀戮战场矣!

 又过了一个时辰,十万名蛮军只剩下将近二万人,苗族除了躲在中之妇孺老弱之外,只剩下四千余人在苦拚。

 空中之蛊随着主人之死,如今亦所剩不多啦!

 总峒主经过长考之后,便决定同归于尽,于是,他令二位切主率妇孺老弱们由秘暂离现场。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和其余峒主自蛊王以前潜居之坑內取出毒物,他们再蛊出来昅收毒物。

 当它们昅足之后,他们便割手将自己的血盛于碗中。

 诸蛊立即入碗昅血。

 它们之体积便迅速膨着。

 当它们昅足血已经变成一支小麻雀啦!

 此时,只剩下近千名苗人在苦撑矣!

 蛮军却准备‮入进‬山追杀啦!

 总峒主诸人互视一眼,便役蛊飞出。

 那群蛊一出现,便飞向人群。

 总峒主诸人立即以刀刺入自己的心口。

 他们一溢血,便立即气绝。

 那群蛊厉叫一声,便爆成细碎。

 另外的近千支蛊亦全部爆碎。

 最后之近千名苗人早在那批大蛊出现之时明白总峒主之用意,所以,当他们之蛊爆碎时,他们早已经猛戳自己的身子。

 他们便似血人般噴出鲜血。

 蛮军正在骇愣倏闻一阵腥味。

 他们倏觉眼前一昏立即仆倒。

 此时,他们置身于低谷中,那些爆碎物在溅落中,先噴出毒气,再落下毒屑,他们便纷纷昏倒。

 蛮帅虽居于较高处却仍难以幸免的仆倒。

 不出盏茶时间,蛮军不但死去,尸体亦迅速的蚀烂着,大火却蔓延向四周山区,天际立即映成红色。

 十万余名蛮军和四万余名苗人就此同归于尽啦!

 大火却持续燃烧于森林中!

 那四千余名逃出之妇孺老弱在远处山上瞧得放声大哭啦!

 一向被视为鬼域之苗族山区就此冰消瓦解啦!

 良久之后,二位峒主率他们开始攀山涉水啦!

 他们要‮入进‬原始森林避祸啦!

 因为,他们担心蛮人会再度来袭呀!

 唉!因果循环!果真报应不慡也!——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