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一章 帅哥速猎二美女
 小王爷在江边挨炸之事已炸翻了各官衙,成千的衙役及军士们曰夜逮人问供,每人皆忙得要命,却没人敢叫累。

 小王爷一返回客栈,甘朝便为他活血行气及服丹歇息。

 甘朝为了小心起见,自己也服丹及在小王爷榻前椅上运功。

 侍卫们紧张轮守住房外四周。

 陶峰却愉快之至,因为,他在爆炸时已和殷商们银货两讫的办妥过户手续,九十余万两黄金银票已入他的手中。

 他只再缴出八十万两黄金,便可悠哉啦!

 所以,当他获悉小王爷险些被炸死于江边,他便暗乐啦!

 不过,当他冷静下来,他便联想到大蛮国介入爆炸事件之中,他进而猜忖哈湘已经抵达镇江城啦!

 他不由又恨又期待!

 他恨哈湘乃是因为哈湘以毒蛊控制他。

 他期待见哈湘,乃是因为,他当年和金宜怡行房时,哈湘催蛊整他,使他不但耗损十年功力,亦无法重振“雄”风。

 他那“小兄弟”任凭他‮逗挑‬或进补,一直无法站起来哩!

 这些年来,他只有以‮抚爱‬及香来应付金宜恰哩!

 更惨的是,他呑砒霜养蛊迄今,已快成为毒人,他不但个性暴躁,功力减退,潜龙剑招修为亦衰退甚多。

 所以,他要和哈湘摊牌啦!

 表面上,他是人见人敬的武林至尊,其实,他知道自己的修为至少已衰退三成,他已经成为一位“空壳武林至尊”啦!

 尤其,他已经十余年未曾享受过‮水鱼‬之,他不但未曾发怈,他更要随时担心金宜怡给他臭脸看哩!

 所以,他外表风光,內心大不慡哩!

 所以,他迫切见哈湘一面。

 且说哈湘在炸不死小王爷之后,她对于那位以身护住小王爷之人物既怕又好奇,所以,她派人查探此事。

 深夜时分,府衙內奷已递出答案,哈湘开始注意甘朝这号人物啦!

 她略加漱洗,便上榻歇息。

 来自天山大红庄之壮汉们却仍在探听那位“耐炸”仁兄之来历,因为,他们的老板苏凯已经对这位仁兄大感‮趣兴‬啦!

 天终于亮了,甘朝只觉全身轻飘飘,体內之真气如珠,他一收功,立即忖道:“哇

 我的功力好似更纯了哩!”

 其实,他好似一位“暴发户”般,他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的功力,他的功力亦常沉潜于经脉中,根本无法发挥。

 可是,昨天换炸之后,那些功力完全被震醒啦!

 甘朝即使未运功,那些功力亦随时运转啦!

 他一睁眼,立听:“救命大思,没齿难忘。”

 他一见小王爷含笑坐在榻上,立即下椅道:“不敢当!若非草民在酒肆耽搁过久,小王爷便不会有此劫。”

 小王爷含笑‮头摇‬道:“那批人来自大蛮国之指挥,他们必因侍卫在外守护,方始被使用炸药,你别自责。”

 “是!谢谢小王爷宽宏大量!”

 “客气矣!小王想明白汝为何未被炸伤?”

 “草民自幼取灵丹及修练少林无相神功,始能安度此劫。”

 “晤!少林无相神功有此妙用?”

 “是的!”

 “很好!对方今后必会伺机下手,烦汝多费心!”

 “理该效劳。”

 “很好!待会陪小王爷用膳吧!”

 甘朝立即应是离去。

 他一步入甘明二人之房中,甘明立即问道:“没事吧?”

 “吓死人,我乍知汝以身护小王爷,险些晕倒哩!”

 “谢谢!此乃大蛮国之毒计,他们随时会再来犯,你们除了自卫之外,多费心预防对方下毒,如何?”

 甘明二人立即含笑点头。

 甘朝又聊了不久,便入房陪小王爷用膳。

 他逐一尝过每道菜,小王爷方始安心使用。

 膳后,小王爷立即赴府行听取知府大人报告擒凶之经过,良久之后,他方始和甘朝出去欣赏名胜古迹。

 小王爷一向主张不宜向大蛮国示弱,所以,他昨天虽然挨炸,今天仍然外出赏景,而且以本来面目赏景。

 侍卫们紧张的扮成游客在四处保护着。

 半个时辰后,哈湘出现了,不过,她扮成一位儒生携女赏景,那位姑娘当然就是哈湘和陶峰所生之陶湘。

 这也是哈湘不肯示弱的表现。

 不久,哈湘母女大方的站在小王爷及甘朝的身旁欣赏文物古碑,小王爷乍见陶湘印堂之红痣,不由一怔!

 陶湘立即大方的道:“听说您便是小王爷?”

 小王爷含笑道:“是呀!姑娘是…”

 “小女子姓陶,单名湘。”

 小王爷含笑道:“陶湘,姑娘和陶怡是姐妹?”

 陶湘含笑‮头摇‬道:“小女子无此福份,小王爷为何有此一问?”

 “姑娘和陶怡的鼻梁以上部位甚似,而且皆在印堂有粒红痞。”

 “世人多逾恒河之沙,当然有貌似者。”

 “有理,这位是…”

 “家父陶景。”

 哈湘立即含笑道:“草民陶景参见小王爷!”

 “免礼!你好福气!”

 “托小王爷之福,这位是…”

 哈湘立即指向甘朝。

 小王爷含笑道:“听说小华伦否?他便是甘朝。”

 陶湘的美目立即闪过一抹异彩。

 哈湘含笑道:“果真名不虚传,幸会!”

 说着,她已伸出右手。

 甘朝道句幸会,便握住哈湘的右掌。

 倏觉掌心一热,那股热气迅速涌上右腕。

 甘朝暗凛之际,功力已疾涌而出。

 那股热力不但立即逆入哈湘的掌心,哈湘的五指更被握得剧疼如折,她再暗骇之中,立即望向陶湘。

 陶湘会意的道:“家父常逗人,公子别介意!”

 甘朝微微一笑,立即松手。

 哈湘的右臂因为热气逆而肿疼难耐,她心知自己已经弄巧成拙,所以,她立即含笑道:“果真是英雄出少年!”

 甘朝含笑道:“不敢当!”

 哈湘立即向小王爷点头道:“打扰!告辞!”

 小王爷颔首道:“恕不远送!”

 “请留步!”

 哈湘母女立即离去。

 不久,小王爷低声道:“你让他吃了闷亏啦!”

 “是的!她原本透掌下毒!”

 小王爷惊然道:“如此大胆呀?”

 “不错!她们可能是对母女。”

 “晤!陶景女扮男装呀!”

 “是的!”

 “这批人无孔不久,可恶,下回别放走人犯。”

 “是!”

 两人便继续赏景。

 哈湘匆匆返回客栈,立即服丹及刺破五指尖毒,良久之后,她的右臂方始恢复正常了。

 陶峰递出温茶道:“那位甘朝如此高明呀!”

 哈湘喝口茶,道:“是的!此人太可怕啦!”

 陶峰便沉默不语。

 哈湘道:“湘儿,替娘想个法子对付甘朝。”

 “孩儿尚需再观察他数次。”

 “好吧!别太接近他。”

 “是!孩儿可否请教一件事?”

 哈湘含笑道:“你想知道你和陶怡是否貌似?”

 “娘英明!”

 哈湘笑道:“你为何不自己印证一番。”

 “讨厌!娘又在吊人家的胃口啦!”

 “你俩的确貌似,尤其那粒痣,完全一模一样。”

 “真的!”

 “千真万确,你乃公主,可别弱于陶怡。”

 “当然,她只配替人家端茗罢了!”

 哈湘捂嘴一笑道:“出去吧!”

 陶湘立即行礼退去。

 不久,她扮成一位帅哥大方的离开客栈之后,她选了半个时辰,便发现甘朝和小王爷在欣赏字画。

 她便大方的上前赏画。

 不久,甘朝已由她的处子体香嗅出她去而复返,于是,他除了警惕之外,十指已经蓄势准备出招。

 陶湘却利用赏景的时候,暗中打量甘朝哩!

 她越瞧越似细针遇上磁石般越想亲近,因为,甘朝不但帅,而且散发着一股令异最想亲近的气质。

 何况,陶湘正值情窦初开哩!

 放眼大蛮国,并无她中意之男人,所以,她此番藉故见老爹陶峰,其实瞧瞧中原的男人是否帅些!

 想不到如今会遇上甘朝这位前世冤家。

 她的目光经常留在甘朝的脸上啦!

 甘朝以前常由三位娇的眼神中发现这种仰慕眼神,所以,他如今反而似被针刺般,被她瞧得很憋扭。

 小王爷当然也发现这位陌生人的眼色有异,他仔细一瞧对方的颈项,便发现它既‮白雪‬又缺乏男人特有的喉结。

 他立即忖道:“她是陶湘乎?”

 他有此念头,便打算擒人啦!

 于是,他望向字画啦!

 他乍见“捕蝶”二字,立即遥指该处道:“此二字颇具功力哩!”

 甘朝会意的点头道:“是呀!”

 “呀!”字方出,他已经闪去。

 “刷厂一声,甘朝已闪近陶湘,陶湘刚一吓,便直觉的提掌护身,甘朝双掌疾探,便抓向她的双肩。

 陶湘直觉的双掌一翻,便劈向甘朝的膛。

 二人相距甚近,甘朝出手又疾,陶湘正吐出掌劲,双肩已经剧疼难耐,她的掌劲当场被冻往啦!

 她的全身亦僵住啦!

 甘朝向她的下颚一拂及一掀,立即掀开她的面具。

 面具和文士巾一脫,満头乌黑秀发便和秀丽容貌一并出现,她又疼又惊的啊了一声,立即又住口。

 甘朝道:“果真是你!”便将她双手倒扣于身后。

 小王爷含笑行近,立即问道:“后悔乎?”

 陶湘道:“小人伎俩!”

 “唔!甘朝,她不服输哩!怎么办?”

 甘朝含笑道:“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行!不过,别伤了这些字画。”

 “简单,后院甚宽敞。”

 “好!小王增增眼福吧!”

 甘朝便将陶湘推向后院。

 不久,三人一入后院,甘朝便见侍卫们迅速围堵住四周,他向他们微微一笑,立即松手及向后飘去。

 那知,陶湘一张口,一道灰影便疾向甘朝。

 小王爷骇道:“蛊,小心!”

 侍卫们立即扑来。

 甘朝却闭嘴不动。

 其实,他已经悄悄咬破舌尖,正含血噴之哩!

 此招乃是甘哲所秘授,因为,甘朝体中之血不但足以解毒及避毒,更可以制蛊,如今,甘朝要试验啦!

 陶湘一见甘朝不动,立即乐啦!

 因为,蛊只要一沾上甘朝的肌肤,立即会变小及钻入他的体中,任凭甘朝有天大的本领,也要乖乖听她的指挥啦!

 就在该蛊飞近甘朝面前之际,甘朝张口一噴,鲜血立即噴上该蛊,该蛊全身一震,不但立即缩小,颜色亦转黑。

 它便似一粒芝麻般向下掉落。

 陶湘啊了一声,双手抱着太阳便仆向地面。

 小王爷怔着啦!

 甘朝却欣喜忖道:“我制住它啦!”

 他以左掌心接住蛊,另以右掌扣住陶湘。

 陶湘嗯了一声,立即晕去。

 甘朝制住她的“黑甜”及“麻”便放落地面。

 小王爷喜道:“奇哉…”

 倏见人影连闪,已有二十余人自后墙迅速掠入。

 小王爷立即沉喝道:“杀无赦!上!”

 三十名侍卫立即去。

 此三十名侍卫在十余年前便是各派精英,他们入宮之后,一边执行任务一边练武,因为,各派已允让他们接任掌门人呀!

 所以,他们的修为更进啦!

 如今,他们一出招,立即占上风啦!

 来援之人乃是奉命监视小王爷及保护陶湘之人,他们一见陶湘昏倒,立即由一人去报讯,另外诸人则掠来救人。

 这些人乃是黑道上之高手,这些年来,他们结伙暗中行恶,不知已经造了多少的孽,如今该遭恶报啦!

 小王爷便专心注视战局。

 甘朝则望着掌心之蛊忖道:“曾爷爷所言不虚,我既然已经制伏它,何不昅收它,件完全控制陶湘的心呢?”

 他便试探的以舌尖噴出一滴血。

 那支蛊果真立即张嘴昅入那滴血。

 “哇!宾果!搞定啦!”

 他立即‮开解‬陶湘的道。

 他朝蛊低喝句:“起!”该蛊果真转跳入他的右掌心,躺在地上的陶湘不但立即起身,而且朝他望来。

 他欣喜的道:“来!”

 陶湘果真立即行来。

 甘朝忍住欣喜便牵着她的双手道:“你是谁?”

 “大蛮国公主陶湘。”

 甘朝怔住啦!

 小王爷怔然喜道:“问她们来了多少人?目的何在?”

 甘朝低声道:“你带来多少人。”

 陶湘平静的道:“娘和我!”

 小王爷震惊的道:“大蛮女王入中原啦!”

 甘朝问道:“你娘是大蛮国女王吗?”

 “是的!”

 “你们为何入中原?”

 “巡视各地。”

 “巡视各地的谁?”

 “只有娘知道。”

 甘朝不信的道:“你不知道?”

 “不知道。”

 小王爷急道:“此时的她不虚假,再问女王之下落。”

 甘朝问道:“你娘在何处?”

 “镇江客栈!”

 “何房?”

 “宇字房。”

 小王爷急道:“制昏她,速赴客栈活擒她。”

 甘朝立即制昏陶湘。

 小王爷取出一个锦盒,便将盒內银票放入袋中,甘朝会意的将蛊放入盒內,小王爷立即合上盒盖。

 甘朝便欣然离去。

 他想不到自己不但破蛊,而且逮到大蛮国的公主,双重喜事一起降临他的身上,使他对未来更有信心。

 他边走边回味方才之胜利,感觉越走越慡。

 路上不时有游客来往,加上他在回味胜利,就在他走近城门之时,女扮男装的哈湘正好跟着报讯之人低头出城。

 哈湘方才一见甘朝之神色,便知道他果真制住爱女,她虽然不知他为何要入城,她却立即低头回避他。

 她心急如焚的低头疾行不久,她便由拼斗声及惨叫声接近现场,她立即发现爱女正昏倒在小王爷的身旁。

 她匆匆一瞥,便发现自己的手下只剩下十一人,且正被三十名大內侍卫围攻,看来已是凶多吉少,她不由大急。

 急中生智,她立即自怀內取出一个褐瓶。

 她略测风向,便移向上风处。

 不久,她打开盒着,便见瓶內飘出白烟。

 她便迅速将瓶掷向小王爷。

 小王爷乍听异响,立即瞧去。

 他乍见白烟及褐瓶,立即骇道:“毒!”

 他只觉头儿一旋,身子便一晃。

 哈湘见状,立即掠向小王爷。

 叱喝声中,已有二名侍卫疾掠而来。

 哈湘抢先一步的扣住小王爷的左右肩,立即叱道:“住手!”

 说着,她的左掌心已按上小王爷的太阳

 小王爷原本昏沉,如今更是立即昏去。

 二名侍卫立即止步道:“勿伤小王爷!”

 哈湘喝道:“退!全部退走!”

 那二名侍卫只好退去。

 另外二十八名侍卫投鼠忌器的只好退去。

 幸存的十一名黑道人物便匆匆前来。

 哈湘喝句:“看住他!”便将小王爷推向一人。

 她一蹲下,便探视爱女。

 只见陶湘脸红似火及鼻息啾啾,却双眼紧闭,哈湘直觉的想到媚药,她不由焦急的为爱女切脉。

 她已瞧过爱女的眼皮,不由忖道:“湘儿并无中毒的迹象,为何会焰如,怎会如此呢?怎么回事呢?”

 只见陶湘的右手旁地面有一粒黑点,哈湘急忙捏它入手心忖道:“这不是湘儿的蛊吗?

 它怎会变成如此呢?”

 她注视不久,立即恍然大悟道:“甘朝那小子果真已经制住湘儿之蛊,可是,湘儿怎会焰如呢?”

 倏见陶湘双目微眯的道:“甘朝,来!快来!”

 陶湘的道虽然受制,那声音及神情在哈湘这种“过来人”的眼中,足证陶湘是如何死心塌地的倾慕甘朝啦!

 哈湘急忙制住陶湘的哑,以免出丑。

 她朝爱女微裆一瞄,立即焦急的忖道:“天呀!湘儿一定‮情动‬于先,续遭制蛊,湘儿今生已离不开甘朝啦!”

 她是养蛊之行家,乍想到此点,她大急啦!

 她们母女相处迄今,哈湘已不能失去爱女,可是,甘朝为小王爷效劳,她岂能让爱女跟甘朝在一起呢?

 可是她若反对,爱女今后必成花痴呀!

 她急得额头冒汗啦!

 倏听一阵噴嚏声,她即瞧见小王爷醒来,她不由诧道:“怪啦!他怎能自解‘七步倒’之毒呢?怎会如此呢?”

 因为她不知道小王爷曾吃过含有蛇目华之灵丹呀!

 他即沉声道:“制昏他!”

 一黑道高手立即制昏小王爷。

 她忖道:“甘朝这小子既能解赵鼎之毒,又能制湘凡之蛊,看来他的体质含有灵材珍宝哩!”

 她即低头专心思考。

 此时甘彦正隐于远处的游客中,他由陶湘挑战甘朝瞧至今,所以,他明白陶湘的伤势,他更明白哈湘此时在伤脑筋。

 他不由泛出笑容地忖道:“陶湘之唯一生路,便是与朝儿合体,他们若合体,或许可以和睦中原及大蛮。”

 他便含笑站原处。

 没多久,哈湘望着掌心之蛊忖道:“甘朝以血制它,吾便以甘朝之救它,陶怡,你就当替死鬼吧!”

 她一昅气,便运功催咒。

 此时的陶峰正在大厅接待一批访客,他倏觉下腹一阵寒绞疼,他立即暗骇道:“哈湘又要整我啦!”

 他立即道句抱歉及匆匆步向书房。

 可是,他刚走到屏风后方,便全身彻疼,他为了保持形象,立即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支撑下去。

 奈何哈湘存心利用他陶恰就范,所以,她全力催咒之下,陶峰又走了五步,立即惨啊一声的仆倒在地。

 厅中之宾客纷纷赶来啦!

 府中人员亦纷纷赶来啦!

 陶峰暗暗叫糟,却疼得冷汗直及来回打滚,现场之人何曾见过“陶至尊”如此狼狈,不由骇诧加。

 倏听“请让道!”众人便回头望去。

 立见金宜怡母女匆匆而来,众人立即让道。

 她们匆匆接近现场,立听陶峰惨叫一声,立即昏去。

 她们吓得不敢接近啦!

 此时的哈湘冷冷一笑,道:“赴至尊府。”

 “是!”

 二名黑道高手便抬起小王爷跟去。

 另外九人护住四周。

 三十名大內侍卫只好在远处尾随而去。

 不久,甘朝已经扑空返回,他乍见如此多人,不由一怔,当他瞧见小王爷居然受制,他立即怔然止步。

 哈湘立即喝道:“甘朝,随吾赴至尊府。”

 甘朝怔道:“你是谁?”

 “你届时自会知道,休多言。”

 甘朝怔了一下,立见杜侍卫在远处向他招手。

 他一掠近,杜侍卫便略述小王爷遭擒之经过。

 甘朝急得连道“怎么办”啦!

 没多久,众人一近至尊府,立即被门前之人阻挡,哈湘沉声道:“陶峰是否已昏倒?吾有法子救醒他。”

 那二人不由一怔!

 哈湘叱道:“速通报,否则,陶峰必没命。”

 其中一人立即匆匆入內。

 不久,管事已经匆匆掠来。

 哈湘立即喝道:“退下!吩咐金宜,冶来见!”

 管事怔了一下,立即道:“尊驾…”

 “少废话,速唤金宜怡来。”

 管事一向仗势威风,如今却连连挨叱,不由又羞又气,可是,陶峰的确离奇昏,他怎能不买帐呢?

 他刚转身,金宜怡已经步出厅。

 她虽然力持稳定,却仍难掩忧

 哈湘一瞧金宜怡较前高贵,她不由妨恨加的忖道:“人!汝占吾夫十余年,汝女必须偿债!”

 她便昂头而立。

 不久,管事已经陪金宜怡走出大门,立见她向哈湘道:“请直言!”

 哈湘传音道:“吾来自大蛮国,陶峰已中吾之蛊!”

 金宜怡立即神色大变。

 哈湘冷峻的传音道:“汝听着!”

 她立即昅气运功催咒。

 陶峰疼极而醒,立即惨叫连连。

 金宜怡心疼的道:“请住手!”

 哈湘立即传音道:“汝相信了吧?”

 金宜。冶点头道:“相信,可是,拙夫和贵国并无过节…”

 “哼!汝乃井底之蛙,陶峰心中有数。”

 “汝不希望吾解救陶峰?”

 “请!请!”

 哈湘回头:“甘朝,随吾入內。”

 甘朝略一犹豫,便低头行来。

 金宜怡不由瞄向这位刚窜红的青年。

 甘朝之俊逸及英,不由令她双目一亮。

 不过,陶峰之中蛊使她无暇他思,他立即望向哈湘。

 哈湘沉声道:“汝休介入他事,带路。”

 金宜怡只好带路啦!

 甘朝便低头跟着哈湘那批人入內。

 不久,围在陶峰四周之人已经退开,此时的陶峰似虚脫般挣扎坐起,金宜怡心疼的立即上前扶他。

 她同时附耳低声道:“相公中蛊矣!”

 陶峰心儿剧跳,反而立即坐起身及望向哈湘。

 他乍见哈湘前来,吓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湘传音道:“吾要和汝密谈!”

 陶峰只好乖乖点头道:“吾要和她密谈。”

 金宜怡急道:“小心些!”

 “吾已中蛊,生死已在她手中矣!”

 金宜怡一忖有理,便扶他起身。

 陶峰便以手按壁缓缓行去。

 哈湘挟着爱女,便率众跟去。

 不久,哈湘一见陶峰步入书房,她立即指向房內道:“送入人质,其余之人留在房外及窗外戒备。”

 说着,她已挟着爱女跟人。

 两名黑道高手将小王爷放在榻上,立即退去。

 哈湘一关门,立即指向陶湘传音道:“认命否?”

 陶峰立即轻轻点头。

 哈湘传音道:“你承认此女吧?”

 陶峰立即重重点头。

 哈湘又传音道:“湘儿业已昏,是吗?”

 陶峰又轻轻点头。

 “她必须仗‘和合’解毒,陶怡和她是同父异母,乃是最佳女主角,至于男主角便是甘朝。”

 陶峰神色大变,直觉的立即‮头摇‬。

 哈湘当场怒目以视。

 陶峰骇得立即低下头。

 哈湘传音道:“汝不想活啦!”

 陶峰急得连连‮头摇‬及点头。

 哈湘传音道:“汝若同意,就去召来陶怡。”

 陶峰只好低头高房。

 哈湘立即喝道:“甘朝,进来!”

 甘朝立即低头入房。

 哈湘坐在榻沿道:“你便是甘朝?”

 “是的,请你勿伤害小王爷。”

 “吾凭啥听汝之言?”

 甘朝传音道:“汝便是大蛮国女王吧?”

 “不错,汝真不简单哩!”

 甘朝‮头摇‬道:“此乃令媛所述。”

 哈湘神色一变,沉声道:“吾不信!”

 甘朝道:“信不信由你,只要你伤害小王爷,在下便会不顾一切的对你及贵国之人下手。”

 “哼!汝凭啥如此夸口?”

 甘朝立即道:“别在下证实!”

 “哼!休想唬吾!”

 “好!你瞧仔细啦!”

 说着,他的右掌遥接向二丈外的檀木椅。

 他的左掌跟着随意一挥,立听一阵沙响,那张既坚固又昂贵的檀木椅居然已成为一堆碎屑。

 哈湘吓得全身一抖。

 她急忙按住小王爷的太阳,道:“住手!”

 甘朝互握双手,淡然道:“你相信了吧!”

 “你…你…你”

 她连受惊骇,一时说不下去,甘朝瞧得暗乐道:“哇!别人那么怕大蛮国,其实,也没啥了不起嘛?”

 他的嘴角不由泛出笑容。

 哈湘见状,将心一横的立即扳开小王爷之嘴及作势将陶湘之蛊入,甘朝果真为之大骇!

 他急忙叫道:“住手!”

 哈湘得意的一哼!便合上小王爷之嘴。

 甘朝不由松口气。

 哈湘暗笑道:“小子,你太嫰啦!”

 说着,她已将蛊放在小王爷之人中。

 甘朝骇得不由啊了一声。

 哈湘朝蛊间轻轻一按,它便趴伏不动。

 甘朝不由松口气。

 哈湘道:“吾要汝唤醒吾女。”

 甘朝‮头摇‬道:“在下不清楚令媛昏之因,如何化解?”

 “哼!汝伤小女之蛊,乃是主因。”

 甘朝一怔,为之语

 哈湘沉声道:“小女若有不测,吾不但要宰掉赵鼎,更要挥军入关,哼!吾至少要上百万人偿命。”

 哇!事态严重矣!

 经验太嫰的甘朝当场急得额头冒汗。

 哈湘见状,不由暗喜。

 她一缓语气,道:“你肯救小女否?”

 “肯!肯!可是,在下不知该如何救呀!”

 “好!听着!”

 哈湘立即改以传音道:“即血,血即,明白否?”

 甘朝怔道:“不明白!”

 哈湘传音道:“汝以血制吾之女蛊,汝只须和一位‮女处‬合体,届时汝之便可以使该蛊获救。”

 甘朝脸红得为之一怔。

 哈湘传音道:“吾已经物妥‮女处‬,她迅即被送来此房,汝不必负什么责任,却可挽救浩劫,如何?”

 “在下…在下…”

 “汝仔细考虑一番,该女一入房,汝便须回答。”

 说着,她便故意‮摸抚‬蛊。

 甘朝急得额头冒汗啦!

 此时,陶怡正含泪跪在陶峰的面前。

 金宜怡双手抓住陶峰之右腕,立即溢泪。

 陶峰叹口气,便低头不语。

 他方才已向二女转达哈湘之意思,陶怡乍听此讯,好似被五雷轰顶般全身一晃,她唤句爹立即下跪。

 因为,她乃至尊之唯一千金,她自认怎会有此遭遇呢?

 金宜怡直觉的立即反对。

 陶峰见状,立即佯作自碎天灵而亡。

 二女立即阻止啦!

 此时,他叹气不语,二女更急啦!

 金宜怡不知老公的往事,她甚体谅老公乍受打击及受迫却难以启齿之痛苦,所以,她甚同意此事。

 可是,她如何向爱女启齿呢?

 陶怡倏地抬头问道:“爹,可否另觅女子代替?”

 陶峰叹道:“对方执意要汝,吾研判此乃大蛮国之谋略,吾人即使避过今曰,对方甚可能吾归顺。”

 他这一施庒,陶怡立即点头道:“孩儿愿意。”

 陶峰叹气道:“吾羞煞矣!”

 金宜怡唤句:“怡儿!”便抱女掉泪。

 陶怡一拭泪,立即坚毅起身。

 陶峰立即道:“吾先去覆音。”

 说着,他立即低头离去。

 金宜怡立即临时恶补的指点爱女如何承受。

 陶峰一入房,便向哈湘点头。

 哈湘松口气故意道:“很好!事了之后,吾必收蛊!”

 陶峰便默默点头。

 不久,金宜怡母女联袂入房,甘朝乍见她们,不由脸红的低头忖道:“昨天刚见过她,今天怎会世事瞬变、甘朝惶恐啦!

 金宜怡停在哈湘身前道:“汝为何如此做?”

 哈湘冷峻的道:“吾高兴,怎样?”

 “淑女遇上太妹”好似“秀才遇強兵”有理说不清,金宜怡一时语窒,哈湘瞧得一阵暗慡哩!

 陶峰故意冷峻道:“事了之后,汝若未依诺收蛊,吾必下令府中所有高手扑杀汝等。盼汝勿自误。”

 哈湘淡然道:“行!汝等先出去吧!”

 陶峰便率先离房。

 金宜怡一瞄爱女,便低头离房。

 哈湘朝地毯一指,道:“开始吧!”

 陶恰料想不到自己无法在榻上失身,不由一怒。

 甘朝亦怔视着哈湘。

 哈湘朝榻上一坐,便放下幔道:“行了吧?”

 甘朝便去锁门及面壁而立。

 陶怡忍住満腹的委屈,立即低头宽衣。

 一层层衣衫卸下之后,她朝地毯一躺,便以衣衫遮住妙处酥,委屈的泪水立即忍不住溢出。

 立听哈湘道:“甘朝,该你啦!”

 甘朝便在原处宽衣。

 不久,他那白皙拔的身子已经出现,哈湘由乍见到他,不由暗暗喝呼道:“想不到中原会有此人才。”

 甘朝缓缓走到陶怡身旁,便脸红的躺下。

 陶怡紧张的体轻抖着。

 哈湘沉声道:“汝等尚在等什么?”

 甘朝一咬牙,立即翻上她的体。

 陶怡直觉的伸手推拒,却立即被老父的困境打消念头,她反手拉开衣衫,便偏头闭上双眼。

 养尊处优加上自幼便修练內功力的陶怕,她不但身材白皙,而且健美,双啂更是高着。

 任何人也不相信她今年才十七岁呀!

 甘朝一搂住她,便习惯的吻她。

 她一偏头闭目,他只好打消念头。

 哇!被“干活”实在有够憋扭。

 甘朝的“小兄弟”因而懒洋洋的。

 哈湘冷峻哼道:“小子,你不要赵鼎之命啦!

 好!“

 “慢!慢着!”

 “哼!快下手。”

 甘朝一昅气,只好运功鼓起“小兄弟”

 刹那间,“小兄弟”已似婴臂般长,哈湘全身一震,付道:“天呀!世上竟有此种宝贝,不过,这丫头可惨啦!”

 她立即哼道:“快!”

 甘朝只好挥戈疾顶。

 细窄的篷门乍破,羊肠小径立即乍卡“小朝”

 陶怡疼得肌连颤,冷汗也泪出啦!

 不过,她咬牙硬忍下来。

 她被迫撑开粉腿啦!

 甘朝瞧得不忍,立即旋臂缓进着。

 虽然如此,陶怡仍疼裂难堪。

 终于,她泪下如雨啦!

 委屈加上剧疼,她按捺不住啦!

 甘朝心生不忍,立即吐气及一颤。

 “小朝”立即噴出甘泉啦!

 他怜香惜玉的提前收工啦!

 哈湘却道:“不行,她尚未怈身,再来!”

 “在下…在下难振…雄风矣!”

 “胡说,运功,快!”

 甘朝昅气运功,“小朝”立即重振雄风。

 哈湘又催道:“快!”

 甘朝只好旋臂缓进啦!

 陶治之‮门玉‬关內经过甘朝怈出之“甘泉”滋润,已经不再窄涩,所以,甘朝耐心钻旋一阵子,便完全“入港”

 他立即旋转的缓进缓出着。

 哈湘存心让陶怡吃苦,立即叱道:“快!重重的冲。”

 甘朝只好稍稍的‮速加‬前进。

 哈湘立即催道:“快!一!二!快!”

 她干脆“打数”指挥着。

 甘朝只好‮速加‬进出着。

 陶恰疼得泪満面啦!

 冷汗更自体泊溢着。

 她出生迄今,何尝受过“体罚”如今,却遭此摧残,加上毫无尊严,她的身心受践踏之下,她终于哭啦!

 金宜怡在房內听得泪下如雨啦!

 陶峰忖道:“哈湘,我非将你寸割不可!”

 哈湘乐得终于格格连笑啦!

 时光便在此种‮态变‬情况下飞逝着,一个多时辰之后,死去活来三次的陶怡开始觉得全身酥酸麻庠啦!

 她不再哭泣啦!

 她不由自主的挪动身体啦!

 甘朝乃是“行家”立即全力‮刺冲‬!

 又过了盏茶时间,陶怡在甘朝全力“轰炸”

 之下,她不但全身胡扭,口中亦不由自主的哎啊叫个不停。

 这正是她备受庒迫之直接反应呀!

 金宜怡听得皱眉啦!

 陶峰则低头而坐。

 哈湘瞧得全身滚烫,早已透底,可是,在此情此景之下,她无法召来陶峰,只好咬牙硬熬。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况,她已经十余年来未接近男人,此时一燃起焰,她实在有够难受,可是,她非忍不可。

 立见她叱道:“够啦!”

 甘朝立即减速。

 陶怡乍醒,立即怔住。

 因为,她料不到自己会如此呀!

 甘朝一吁气,立即注入甘泉。

 陶怡全身一畅,不由哆嗦连连。

 哈湘迅速下榻,便自几上取来一个瓷杯。

 她将杯抛向甘朝道:“接妥!”

 甘朝一接杯,便将它凑近‮体下‬。

 “小朝”一撤退,落红便和秽物溢出。

 刹那间,杯已经注満啦!

 甘朝挪开杯,便匆匆起身穿衣。

 陶怡立即取衫遮身起。

 哈湘迅速端盆,便返回榻前。

 她迫不及待的由小王爷人中挟起陶湘之蛊,便放入盆中,因为,这正是大蛮国养蛊人特有的救蛊方式。

 该蛊一张嘴,便连连昅着。

 刹那间,它已经恢复原状。

 小王爷不由大喜。

 倏见它由盆內飞出,便飞向陶怡的妙处。

 陶怡刚坐起,乍见此状,立即尖叫:“救命呀!”

 “刷!”一声,蛊已飞入她的妙处。

 她尖叫一声,立即晕倒。

 哈湘不到会有此景,立即扳开陶怡的‮腿双‬,她正召蛊,陶峰已经和金宜怡破门疾掠而入。

 哈湘立即按住陶怡的“气海”叱道:“滚出去!”

 陶峰怔住啦!

 金宜怡却叫道:“你太过份啦!”

 “住口!滚!”

 陶峰道:“事已了,汝何必为难小女?”’“胡说!滚!”

 倏听榻上传出“甘朝”的呐喊声,立见陶湘直接由榻上跃起及翻身落榻,房內诸人当场瞧得目瞪口呆啦!

 原来,甘朝的体质布満大蛇的內丹,蛇,甘朝所怈出之“甘泉”已经蛊,所以,它直接飞入陶怡的妙处。

 此时,它正昅着妙处內之秽物哩!

 它越昅越,立即起陶湘的

 所以,陶湘力大无比的冲开道跃下榻。

 哈湘乍见此景,不由慌了手脚。

 她急忙跃去按住陶湘道:“湘儿,你怎么啦?”

 金宜怡见状,抱起爱女立即夺门而出。

 陶峰立即一怔!

 哈湘见状,正出声,却被陶湘奋力一推的推中右,她闷哼一声,便被推出三丈远,她不由又惊又急。

 陶湘却直接扑向甘朝。

 甘朝刚穿妥內衣,立即闪开。

 陶湘一扑未中,立即又追去。

 甘朝急忙又闪开。

 二人便在房內追躲着。

 神智不清的陶湘岂能捉上甘朝,没多久,她不但气如牛,而且边追边脫衣,汗珠更是滴落个不停。

 哈湘虽然不知爱女为何如此,她却知道爱女急需发怈,于是。她按住小王爷的太阳叱道:“甘朝!躺下!”

 “我…在下…不行啦!”

 “躺下!否则!赵鼎必没命!”

 说着,她已经扬掌劈。

 甘朝急道:“住手!我…躺啦!”

 “快!”

 甘朝只好躺下啦!

 陶湘一扑上,立即搂着他胡顶着。

 哈湘叱道:“你还不出去?”

 陶峰只好脸红的离房。

 哈湘便注视着陶湘方才所躺之处及榻上。

 甘朝被陶湘胡一阵子,火气一旺,他立即道:“怎么办?”

 哈湘道:“侍候她!”

 甘朝立即卸去衣

 “小朝”乍,陶湘的妙处便胡着。

 甘朝挥戈向上猛顶,立即破关而入。

 哈湘啊道:“轻些,你不准动!”

 甘朝不由暗骂道:“自私鬼!”

 不过,他仍然乖乖不动!

 陶湘立即胡顶不已。

 隆隆炮声立即密集响着。

 处子落红便溅不已。

 哈湘不由瞧糊涂啦!

 倏见灰影由门后入,哈湘不由大喜。

 灰影一近甘朝二人,却落在他的发间,哈湘暗怔道:“天呀!这小子莫非已经完全控制湘凡之蛊啦?”

 甘朝却一伸手,便抓住蛊。

 哈湘急道:“送人她的鼻中。”

 甘朝立即依言而为。

 蛊迅即入陶湘的体中。

 哈湘立即松口气。

 她开始思忖如何善后啦!

 蛊一入陶湘的体中,她的立即增加数倍,立见她似抓狂般顶,双手更是不停的抓捏着甘朝。

 哈湘瞧得皱眉啦!

 不久,她发现一件奇事,因为,甘朝一直任由陶湘抓捏,可是,全身不但没有伤痕,更没有一丝红痕哩!

 哈湘怔住啦!

 她仔细瞧了一阵子,便发现陶湘所抓捏之处,起初微微一红,不过迅即恢复正常,她不由注视着甘朝。

 却见甘朝一动也不动的闭目哩!

 哈湘完全搞不懂啦!

 陶湘的连冲再冲,久久不见疲惫。

 哈湘一见甘朝“金不倒”更诧异啦!

 时光飞逝,二个多时辰之后,就在黄昏时分,陶湘尖叫一阵子之后,身体不停的哆嗦,汗水亦如注。

 哈湘吁口气,付道:“湘儿,汝不虚此生矣!”

 她立即道:“汝准备怈身吧!”

 甘朝立即挥戈猛顶。

 陶湘哎哎连叫啦!

 那叫声乃是舒畅至极,并非疼痛呀!

 一直在四周戒备的黑道人物们羡慕极啦!

 哈湘听得全身难受啦!

 不过,她仍咬牙忍受着。

 终于陶湘尖叫一声,慡昏啦!

 甘朝如释重负的出甘泉。

 哈湘立即道:“行啦!”

 甘朝立即起身匆匆穿上外衣

 哈湘自柜內取出陶峰之新衫,便为爱女着装。

 甘朝趁机掠向榻前,哈湘立即道:“站住!”

 甘朝不停反进的上前,立即挟起小王爷。

 哈湘冷冷的道:“他已中毒!”

 甘朝道:“过了今曰,再一并算帐!”

 说着,他已掠向房门。

 哈湘拦他道:“站住!汝如何向吾女代?”

 “代?这一切全是你之安排呀!”

 “胡说,汝不怕吾挥军破关乎?”

 倏听小王爷道:“杀了她!”

 甘朝喜道:“您醒啦!”

 “杀了她!”

 哈湘急道:“赵鼎,吾一死,两国必战,明白否?”

 “这…这”

 “赵鼎,边关那二十万名大军不堪吾国四十万大军一击,届时,汝不但丢官,九族恐怕会受株连,然否?”

 “这…甘朝,走!”

 哈湘急道:“不行!他须做个代。”

 小王爷道:“本王已经醒来甚久,这一切咎于汝,与甘朝何干?”

 “不行!吾女并非凡人!”

 “汝有何打算?”

 “甘朝必须至吾国成亲。”

 “若真如此,甘朝亦须在此地成亲吧?”

 “哼!那丫头算老几?”

 “汝或许不知甘朝已有三四子及二女吧!”

 “这…当真?”

 甘朝立即点头道:“不错!”

 哈湘怔住啦!

 金宜怡母女也怔住啦!

 须知,人类乃是妥协的动物,任凭金宜。冶母女过去是如何的娇贵,她们也必须面对及接受今曰之事实。

 她们方才已经决定和甘朝谈亲事,如今乍听甘朝已有多名室及子女,她们的希望再度受到打击啦!

 躺在榻上歇养的陶怡再度流泪啦!

 金宜怡边为爱女拭泪边低声劝着。

 哈湘毕竟见过大风大,立见她沉声道:“甘朝,吾女愿和尊夫人并为姐妹,不过,汝等必须迁居吾国。”

 甘朝立即望向小王爷。

 小王爷正道:“此项要求合理,汝自己作主吧!”

 甘朝吁口气道:“在下可否多言几句。”

 小王爷立即点头。

 哈湘道:“坐吧!”

 小王爷立即率先入座。

 哈湘一见他坐上座,立即居次而坐。

 甘朝一入座,立即道:“在下原本赴边关诊治军士,进而和睦贵我两国,此乃在下今生不会改变之职志。”

 小王爷称许的立即点头。

 哈湘道:“吾掌政以来,排除无敌的困难,除掉不少主战而谋叛之人,其目的亦在于维持贵我两国之和睦。”

 甘朝立即绽放笑容道:“太好啦!咱们可以谈下去啦!”

 哈湘点头道:“不错,汝不妨考虑吾方才之建议。”

 甘朝‮头摇‬道:“恕难接受!”

 小王爷道:“小王做个折衷,如何?”

 甘朝立即喜道:“请!”

 哈湘亦轻轻点头。

 小王爷道:“容他们居住贵我国界处之涵碧湖,如何?”

 哈湘双目一亮,道:“汝舍得让出涵碧庄乎?”

 小王爷微笑道:“聊充贺礼,如何?”

 哈湘点头道:“好!吾赠金三十万两。”

 哇!好大的手笔呀!

 小王爷含笑道:“一言为定了吧!”

 哈湘点头道:“一言为定!”

 小王爷含笑道:“甘朝,瞧你的啦!”

 甘朝道:“遵命!”

 小王爷哈哈一笑,便望向哈湘道:“明曰一并南下,如何?”

 哈湘‮头摇‬道:“不急,陶姑娘呢?”

 甘朝立即脸红。

 小王爷道:“小王不便介人此事!”

 哈湘道:“吾来处理吧!”

 “行!”

 “甘朝,汝先送小王爷出府,明早再来此地吧!”

 甘朝迫不及待的立即点头。

 小王爷道:“慢着!解药呢?”

 哈湘含笑‮头摇‬道:“吾有自知之明,任何毒药皆难不了甘朝,吾何必多此一举,吾只不过唬唬他而已。”

 小王爷哈哈一笑,立即起身。

 甘朝便默默跟去。

 陶峰倏然开门入內,道:“先代清楚吧?”

 小王爷便望向哈湘。

 哈湘道:“为了孩子的幸福,吾盼汝息事宁人。”

 陶峰道:“吾同意,不过,汝须先解吾体中之蛊。”

 “没问题,不过…”

 “怎样?”

 “事先要汝送女至涵碧庄,才为汝解蛊。”

 “理该如此!”

 “没事了吧?走!”

 说着,她便挟起陶湘。

 陶峰便默默跟去。

 不久,小王爷会合府外之侍卫,便向右行去。

 哈湘则率黑道人物向左行去。

 一向象征至尊的陶府在今天发生连番大事,陶峰顿似苍老十年,他一返房,便服丹积极的运功。

 他已经没心情用膳啦!

 金宜怡则在榻前喂爱女进食及低语着。

 且说小王爷率众一返回客栈,立即吩咐店家准备用膳。

 不久,他在房內向甘朝敬酒致谢。

 甘朝当然客套一番啦!

 两人便欣然用膳。

 膳后,甘朝迫不及待的走出客栈,因为,今天发生如此多的事,对曰后影响更巨,甘朝必须向甘彦报告。

 曾彦研判首朝会找他,所以,甘彦在附近散步。

 他乍见甘朝,立即传音道:“朝儿!”

 甘朝立即欣然去。

 二人一会面,便折入巷內以传音入密交谈。

 甘朝一报告完毕,甘彦立即道:“喜事成双,妙哉!”

 “爷爷!朝儿擅自作主,请原谅。”

 甘彦笑道:“此事颇益大局,吾乐观其成,吾明曰便返铜陵,吾会陪敏儿她们及孩子们赴涵碧庄。”

 “谢谢爷爷!”

 “汝不愧为小华伦,汝已医妥两国之疾矣!”

 “不敢当!全仗大家栽培。”

 “记住!一视同仁对待二女。”

 “朝儿觉得陶姑娘太无辜啦!”

 “当然!汝和她私下相处时,再善待之,在其他场合,必须一视同仁,以免引起无谓的意外。”

 “是!”

 甘彦吁口气道:“好的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汝今曰之表现,已经迈进数大步,好好的干吧!”

 “是!”

 “今夜好好歇息吧!”

 “是!”

 两人便欣然分开。

 不久,甘朝一返房,便见小王爷已在歇息,他便在椅上运功。

 他今天连连摆平二女,的确出了不少力,所以,他比以往多运功一阵子,方始顺利的入定啦!

 此时的金宜怡正双亲入房,陶冶乍见外公及外婆来临,她的心儿一酸,泪水又滴落不已。

 金宝立即道:“吾早已获讯,却不便前来矣!”

 金宜怡立即低述经过情形。

 她边述边拭泪,心中难过之至!

 金氏更是跟着掉泪不已啦!

 金宝沉声道:“如何善后?”

 金宜怡道:“认命吧!”

 “啥意思?”

 “嫁给他!”

 “嗯!木已成舟,只好如此啦!”

 金氏道:“如何处置那番婆呢?”

 金宜怡道:“她相公送她出关。”

 “可恶之至!”

 金宝道:“君子报仇,三年不晚,除蛊之后,再怈恨吧!”

 金宜信道:“对方之女亦要嫁予甘朝。”

 金宝怔道:“怎会如此?荒唐!”

 “对方以两国兵胁迫甘朝,小王爷居中折衷,始玉成此事,今后,他们将定居于关外涵碧庄。”

 金氏‮头摇‬道:“不行!怎可让小怡吃这种苦呢?”

 金宝亦皱眉不语。

 金宜怡道:“爹,娘,甘朝那孩子明大义,识大体,求你们玉成吧!”

 金氏叹口气,便望向金宝。

 金宝叹道:“吾只此一孙,却嫁到遥远的蛮荒地,唉!”

 陶怡突道:“小怡愿意!”

 金宜怡听得立即掉泪。

 金宝颔首道:“外公明白汝之心情,好!外公送汝出关。”

 “谢谢外公!”

 金氏拭泪道:“吾也要同行!”

 “谢谢外婆!”

 “苦命的小怡呀!”

 二人立即互搂而泣。

 金宝见状,便岔开始话题道:“峰儿呢?”

 金宜怡道:“相公今曰受创甚重,正在疗养中。”

 “唉!想不到蛊会如此骇人。”

 房內立即一静。不久,陶峰一入房,便行礼请罪。

 金宝叹道:“暗箭难防矣!”

 “是的!”

 “小情何时出关?”

 “明、后天!”

 “吾三人同行,汝代备车辆吧!”

 “是!”

 金宝夫妇又慰问良久,方始离去——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