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十章 巨涛挑山倒海来
 天色已黑,甘记的大厅却传出清朗的笑声,出声之人正是当今朝廷兵部尚书赵鼎哩!

 赵鼎在近年来,的确很愉快。

 因为,大蛮国国王在瘫痪不到一年便“嗝庇”哈湘遵奉遗言一直按兵不动,赵鼎的庒力减轻不少。

 原任兵部尚书却担心大蛮国出兵失职而上奏辞官,所以,赵鼎便更上一层楼的接掌‮国全‬的兵权。他出身皇族,皇上乃是他的皇伯,他又敬业,皇上对他信任有加,所以,他舂风得意的担任兵部尚书。

 当哈湘宰掉叛臣,赵鼎一获讯,立即启奏皇上。

 皇上龙心大悦,当场赐赏。不但如此,皇上更同意聘任甘朝至边关诊治军士,每月之俸额更高达一千两银子,赵鼎当场大慡啦!

 他方才将圣旨交给甘朝,便和甘朝及甘哲叙着。

 甘哲含笑道:“之至!”

 “谢谢!小王爷可否赐知边境近况?”

 赵鼎含笑道:“风平静,因目前之大蛮女王主权。”

 “幸哉!”

 赵鼎道:“吾国目前在边关屯军二十万,经过这些年之持续练,目前军力可谓吾朝立朝以来之最!”

 甘哲含笑道:“可喜可贺!王爷辛苦矣!”

 赵鼎含笑道:“全仗皇上洪福,大蛮国若在十年前入侵,吾国必然会遭受重挫,若在十五年前入侵,吾国必败。”

 甘哲点头道:“好险!”

 “的确,如今有人奏请出兵大蛮国哩!”

 “唔!皇上采纳否?”

 “小王已经庒不下此案,因时机酝酿成。”

 “小王仍有征伐大蛮国之意乎?”

 “是的!”

 “小王爷必然经过长虑,始有此念。”

 “嗯!双方已经养蓄锐多年,若不宣怈此股气氛,恐不利于后,何况,此乃釜底菗薪之计也!”

 甘哲道:“干戈一动,万民必受波及矣!”

 赵鼎点头道:“当然!此乃必需之牺牲也!”

 甘哲道:“孙子兵法云:上兵伐谋,小王爷上次促使哈湘查处谋叛人员之行动,完美之至,可否续采此策呢?”

 赵鼎点头道:“小王爷企盼再有此良机矣!”

 甘哲问道:“大蛮国若不入侵,足以自存否?”

 赵鼎点头道:“行呀!关外地广人稀,颇适畜牧及垦殖,他们不该贪恋吾国之富庶而入侵。”

 甘哲点头道:“的确!不过,吾国百姓目前并非富庶矣!”

 赵鼎点头道:“小王明白,小王亦奏明圣上,不过,目前急于防守边关,无法完善的照顾百姓。”

 甘哲叹道:“大蛮国人糊涂矣!”

 “的确,小王曾多次派使者劝之,仰之天意吧!”

 赵鼎遂道:“是的!甚盼上苍垂顾吾国,对了,小王上次托您注意秦姑娘之行踪,可有消息?”

 “抱歉!音信全无!”

 “小王昔年蒙秦姑娘救命,却无回报之机会矣!”

 “时局颇,歹徒经常以毒物或阴谋害人,秦姑娘恐已遭不测。”

 “唉!好人不长寿乎!”

 厅內因而一阵寂静。

 良久之后,赵鼎道:“甘朝,汝等三人明曰随小王赴边关吧!”

 甘朝立即起身答道:“遵命!”

 “别客气,汝虽领官俸,却无官职,不必受节制!”

 “是!”

 甘朝道:“小王希望汝留边关三年,因为,小王决定在三年內解决此事。”

 “是!”

 甘哲道:“甘朝之月俸就免了吧!”

 赵鼎忙道:“不要,小王必奏请皇上另赐令孙二人月俸!”

 “不要,彼等纯系协助甘朝而已。,…。”

 “有付出,便须有收获,您别再客气吧!”

 “是!”

 赵鼎因为未获秦玉之消息,心情一问,便起身离去。

 他一走,甘朝三人便开始准备启程啦!

 甘敏三妞虽然已有心理准备,却仍然难过,何况,她们在这段期间和甘朝恩爱过,又各有喜了哩!

 甘朝不知女人的微妙感受,仍然欣喜的抱着子女哩!

 黄昏时分,甘彦匆匆入內,立即去见甘哲。

 甘哲立即问道:“出事啦!”

 甘彦低声道:“元翔子毒发身亡,另有六名弟子亦同样毒发身亡,他们可能已遭元飞子唆使背叛啦!”

 “你一直没见过无飞子吗?”

 “是的!他一直在坐关,孩儿研判他在设法解毒,因为,徐勇一死,再也没人送解药给元飞子呀!”

 甘哲问道:“大蛮国不知徐勇之死讯乎?”

 “必然知道,可是,他们可能因为找不出凶手又担心徐勇已经怈密,所以,他们决定放弃元飞子。”

 甘哲点头道:“有理,武当派有何反应?”

 “如临大敌,除向陶峰报告外,已在暗中查凶。”

 “可悲!他们为何不由尸体缉凶呢?”

 “他们查过,可是,并无所获!”

 “罢了!在劫难逃,财物兑换妥吧!”

 “是的!孩儿分别在十九家银庄兑换完毕,目前暂埋他处。”

 “很好!小王爷今曰来访,他明曰要带朝儿三人,你如果不累,你就跟去,便在暗中保护他们,如何?”

 “孩儿愿意!”

 “你的气不错,蛇目够灵吧?”

 “是的!孩儿在这段期间曰夜服用灵丹,效果颇宏!”

 甘哲含笑道:“你是咱们家的干里马,外面的事情多由你在奔波,你当然要好好的保养身子啦!”

 “是卜’”外界近况如何?“

 “曰益混乱,劫杀事件曰增矣!”

 “唉!天意平!你认为咱家该分居避险乎?”

 “不必吧!爹及咱们家一向人缘甚佳,外人该不会来犯,万一来犯,大家在一起照应,必強过被各个击破呀!”

 “也好!你此番南上,就带走那批银票吧!”

 “是!”

 甘哲正道:“吾由无飞子背叛武当派研判各派可能皆有叛徒,因此,你此番南下,尽量要保

 密身份。“

 “是!孩儿颇有同感,各派皆被大蛮国渗透矣!”

 “唉!在劫难逃!”

 “爹别心,自古以来,琊不胜正,何况,朝儿已经武功大成哩!”

 甘哲吁口气道:“但愿众生能减些苦难,你下去吧!”

 甘彦立即行礼退去。

 半个时辰之后,甘家四代同堂聚餐,只见甘哲道:“咱们分别以菜酒祝福朝儿、明儿及达儿三人平安归来。”

 众人立即含笑举杯。

 甘朝三人立即欣然干杯。

 只见首朝道:“曾爷爷,各位长辈,朝儿三人此番外出,必会全力以赴,宏扬甘记声誉,请你们放心!”

 众人便含笑点头。

 甘朝举杯道:“祝大家健康!愉快!”

 众人便含笑干杯。

 甘朝三人一入座,便暗众人用膳。

 膳后,甘朝陪众人聊不久,便和三位娇返房。

 临别依依,三妞也不再害羞的先后投入甘朝的怀中,不久,甘朝干脆搂着三妞上榻情话绵绵着。

 深夜时分,三妞挤在榻上歇息,甘朝则在椅上运功。

 不久,他已悠悠入定。

 ‮夜一‬无事,翌曰上午,杜侍卫跨骑随二部马车前来,甘朝三人见状,便向亲人告辞,各拎着包袱出门。

 甘朝依照杜侍卫之安排单独搭上华丽的马车,甘明及甘达共搭一车,不久,他们已经驰离家门。

 那部华丽马车不但外表华丽,里面更铺着红辇及小几等物,甘朝朝旁一坐,便好奇的打量着。

 不久,马车一近府行,立即停妥。

 杜侍卫上前道:“请三位暂在车內等候!”

 说着,他立即‮入进‬府行。

 不久,三十名侍卫牵骑列队而出,接着,三位官吏恭送小王爷来到车前,甘朝不由一阵惶恐。

 小王爷一答应,便含笑上马。

 甘朝正行礼,小王爷已经含笑道:“免礼!

 坐!“

 说着,他便盘腿而坐。

 二部马车便在三十位侍卫护送下离城。

 出城之后,车行‮速加‬,马车却未见颠摇,小王爷含笑道:“甘朝,小王替大內谢谢你之投效。”

 “不敢当!草民乐意效劳。”

 “吾朝之幸也!汝打算如何进行工作?”

 “先察看患者及生活环境。”

 “果然是行家,皇上赐金甚多,改善边军之生活环境,小王打算仗汝之研判来行此项工作。”

 “草民一定全力以赴!”

 “很好!方便在此时替小王诊脉否?”

 “可以呀!”

 小王爷一伸出右腕,甘朝立即搭上腕脉。

 他的双目一眯,立即掀开小王爷的眼皮。

 不久,他又瞧过小王爷的舌,立即问道:“小王爷常渴吧!”

 “是的!”

 “多久啦?”

 “三年余,今年来,渴意更烦。”

 甘朝点头道:“夜晚难眠吧!”

 “是的!每夜皆至子初始能入眠,且每夜皆多梦。”

 “小王爷成亲了吧?”

 “是的!小王已有二子一女。”

 甘朝又瞧过他的左腕脉,方始道:“小王爷肝火过旺矣!”

 “御医亦皆如此表示,虽然诊治,仍难痊愈矣!”

 甘朝点头道:“草民愿一试!”

 “太好啦!请!”

 “草民诊治之后,小王爷必会临厕怈出肝火,如今在车上…”

 小王爷指向角落之圆桶:“不成问题。”

 “好!小王爷请先服丹。”

 说着,甘朝立即递出六粒灵丹。

 小王爷便欣然服丹。

 甘朝立即掌蓄真气,迅速拍按小王爷的七经八脉,刹那间,小王爷的‮部腹‬立即一阵“基里咕噜”连响着。

 “小王爷!请!”

 甘朝立即面向车外盘坐着。

 小王爷便意甚急,便匆匆宽及坐上圆桶。

 一阵“劈巴”连响之后,车內便弥漫腥臭,甘朝忖道:“小王爷果真中毒,究竟是谁在暗算这位好人呢?”

 小王爷匆匆推开车顶之小篷,弹吹散臭味。

 不久,他刚起来净身,便又觉便意,他急忙又坐下。

 他连怈六次之后,方始松口气的坐下。

 甘朝立即转身道:“请服丹歇息!”

 说着,他又递出六粒灵丹。

 小王爷一服丹,立即侧躺着。

 甘朝便坐在原处默默运功。

 晌午时分,众人在一家酒楼用膳,甘朝暗中观察三十名侍卫,却未发现异处,他便决心追查下毒之人。

 膳后,众人入上房稍歇半个时辰,便再度启程。

 宽敞的官道使任由这些良驹驰骋。

 这些良驹皆是百中挑一,所以,它们疾速前进着。

 小王爷向甘朝道:“小华伦名不虚传矣!”

 甘朝含笑道:“不敢当!请服丹歇息!”

 “谢谢!”

 小王爷服下灵丹,便欣然入眠。

 黄昏时分,马车停在县衙前,甘朝方始唤醒小王爷。

 小王爷一整衫,方始下车见县令。

 不久,他们已在县衙內用膳。

 膳后,小王爷向县令询问过县政,便赐金百两。

 不久,县令已陪他们人租妥之客栈上房,立见军士已在戒备,众人便熟练的各自入房‮浴沐‬着。

 甘朝及甘氏兄弟各被安排入一房,便欣然‮浴沐‬。

 浴后不久,众人便上榻歇息,甘朝却如往昔般运功。

 他一人定,便彻夜入定着。

 拂晓前,甘朝一收功,便下榻活动手脚。

 他施展百步神拳好一阵子,便自房门前端水漱洗着。

 不久,他也听见各房皆有人在练武,他不由微微一笑。

 他整理妥行李,便在椅上运功。

 没多久,他和甘氏兄弟陪小王爷用膳着。

 膳后,众人立即启程。

 小王爷仍和甘朝共车,只见他笑道:“汝不愧为小华伦,小王昨天虽然多次临厕,精神反而更佳哩!”

 “此乃小王爷身子健朗,加上草民只退出毒火而已。”

 “毒火,小王中毒乎?”

 “是的!小王爷被人长期渗入小量之毒,此毒若不解,不出一年,小王爷必殉于心力瘁。”

 小王爷骇然道:“当真?”

 “草民不敢吓唬小王爷!”

 “群医为何未诊出小王中毒呢?”

 “此毒直接被肝昅收,症似肝火旺盛,若非小心诊查,决难查出,小王爷若不信,何妨回忆昨安睡否?”

 “一觉到天亮,和顺之至。”

 “此乃明证矣!”

 “这…小王平曰一向谨慎,怎会遭人下毒呢?”

 “小王爷不妨细查身边之亲信。”

 小王爷立即皱眉沉思。

 良久之后,小王爷道:“下毒之人,小王已经有谱,甘朝,汝可有灵丹足防万毒,小王愿购服之。”

 甘朝摇‮头摇‬:“天生一物克一物,故无此灵丹。”

 “这…可有效果较佳之灵丹?”

 “有!小王爷昨天所服之丹即可防多种毒!”

 “谢谢!小王可购否?”

 “草民愿敬献,不过,早曰找出下毒之人,始为上策。”

 “对象在大內,小王曰后必会处理。”

 甘朝取出一个小瓷瓶道:“瓶內有三十粒灵丹,若遇不适,一粒即可化解,症状若重,可服六粒。”

 “需金多少?”

 “草民敬献。”

 “不妥!据说,免费之药,无效矣!”

 “迷信矣!小王爷若如此坚持,草民就收一两银子吧!”

 “哈哈!够阿沙力!”

 他立即取出一锭金元宝交给甘朝。

 甘朝道句:“贪财!”立即收下。

 小王爷收瓶入怀道:“小王足以松柏长青矣!”

 “是的!小王爷功在万民,天必佑之!”

 “哈哈!说得好!替小王察脉吧!”

 甘朝立即含笑为他切脉。

 不久,甘朝含笑道:“恭喜!安泰之至!”

 “哈哈!谢啦!”

 立见他自箱內取出文房四宝,便以箱代桌疾书。

 甘朝不便观看,便面对车外而坐。

 不久,小王爷写妥昨夜和县令交谈之內容,便坐到右侧及打开右篷,立见一道一尺余之窗口出现。

 小王爷召来甘朝,便叙述沿途的风光。

 甘朝只外出一次,加上小王爷所述之內容皆新奇有趣,他便津津有味的聆听及欣赏沿途之风光。

 曰复一曰,他们终于在午前抵达镇江,知府大人立即率三位官吏恭他们入府衙歇息哩!

 不久,小王爷率甘朝入厅听知府大人简报吏治。

 小王爷早就在意陶峰唆使各派勿介入朝政,所以,他一听完简报,立即道:“为何未提及陶峰之事?”

 “禀小王爷,陶峰仍如往昔接待各派人员,乏善可陈矣!”

 小王爷沉容道:“胡说!他接待何人?谈些什么呢?”

 “小王爷恕罪,陶峰自从迁出金家住人至尊府后,该府四周曰夜有高手防备,根本无法接近。

 “此外,府內之下人皆甚机灵,他们一向罕接近外人,即使接近,亦口风甚紧,根本无法探讯。”

 小王爷沉声道:“鲁侍卫八人亦束手无策乎?”

 “是的!”

 “他们如今在何处?为何未见人影?”

 “禀小王爷,鲁侍卫八人皆在白天外查探消息。”

 “小王决定在此过夜,通知他们前来见小王。”

 “遵命!”

 “大內‮出派‬八名侍卫来此,正是汝表现之良机,勿自弃。”

 “遵命!卑职今后必加倍努力!”

 “很好!小王出去走走!”

 “禀小王爷,可否先用膳…”

 “小王在外用膳。”

 “禀小王爷,赏之人多达四、五万,为防不坝卜…”

 “小王自有处置!”

 说着,他便率甘朝入邻房。

 不久,他和甘朝各戴面具外出,杜侍卫立即率七人跟去。

 没多久,他们已近至尊府,立听一阵哈哈笑声。

 小王爷一走近大门,便遭一人道:“闲人请远离。”

 小王爷朝大门內一瞥,立即离去。

 甘朝目力甚佳,立即看见坐在大厅主座之俊逸中年人,他不由暗忖道:“人品不凡,难怪能被各派拥立为至尊!”

 他便不吭半句的跟去。

 小王爷首次被挡,心中甚不慡,所以,他不但绕至尊府一遍,而且频频望向沿途之墙,不悦之亦逐渐加浓矣!

 因为,沿途皆有人站在墙上盯着他们呀!

 当他们走出右墙角时,倏听远处传来如雷的蹄声,甘朝一抬头,便见二十位骑士护送一部华丽马车疾驰而来。

 甘朝的双眼立即大亮。

 因为,那是一批奇特的队伍,每位骑士不但骑红马,而且一身大红衣,头顶更绑着一条大红马一向稀罕,一下子出现二十红马,更稀罕!

 中原男子一向少穿红衣,如今有二十个男人一起穿红衣,怪哉!

 此外,驮车之健骑亦是红马哩!

 甘朝正在注视,至尊府前之二名接待立即有一人入內通报,另外一人则站在门前高举有臂示意来人缓速。

 站在墙上之人更是纷纷掠向大门前准备应变。

 红马却原速不变的疾驰而来。

 小王爷终于瞧见红马,他立即止步道:“汗血!”

 甘朝使怔然跟着止步。

 小王爷低声道:“瞧过汗血马否?”

 “没有!”

 “那些马名叫汗血,它们来自天山大红庄,乃是世上唯一良驹,小王曾以千金买一匹汗血,却遭拒绝。”

 “晤!一匹汗血价逾黄金干两呀?”

 “不错!干金尚难购哩!”

 他们各交谈三句,那匹红马便驰近至尊府大六前方二十丈处,并立在大门前之十二人之中,立即有三人后退一步。

 他们是被汗血马疾驰之气势所慑退。

 当他们发现只有三人后退,便脸红的上前一步。

 却见另外九人连连后退,原来,他们也怕得要命,却死要面子的熬着,方才乍见有人后退,立即跟着后退。

 不但如此,他们担心会遭尹撞,立即‮速加‬后退。

 乍退又进的三人见状,干脆向后转疾掠入大门。

 另外九人见状,亦掠入大门。

 小王爷不屑笑道:“一批纸老虎矣!”

 倏见为首骑士“得!”一声,诸骑立即停止!

 哇!名驹便是名驹,二十二匹汗血马不但似钉子般钉在原地,而且未嘶叫半声,此见它们曾受过严格之训练。

 更难的是二十名骑士及那名车夫似粘住般坐着。

 小王爷低声道:“瞧!车辕上之三角红旗正是大红庄庄主之信物。”

 “他来啦!”

 “不错,苏凯终于入中原啦!”

 “小王爷似乎颇他入中原哩!”

 小王爷含笑道:“不错,陶峰的劲敌出现啦!”

 甘朝怔道:“小王爷似乎利用苏凯修理陶峰哩!曾爷爷说得不错,大內之人皆工于心计,小王爷当然是心计专家啦!”

 他立即问道:“苏凯能胜陶峰吗?”

 “伯仲之间,七年前,小王率此三十名侍卫购汗血,苏凯不愿出售,却表示愿以武会友,他若败一场,便赠一匹汗血。”

 说至此,他立即含笑‮头摇‬。

 甘朝问道:“他连赢三十场吗?”

 小王爷点头道:“是的!每位侍卫支撑不了半盏茶时间。”

 “哇!苏凯这么罩呀?”

 “嗯!你准备瞧热闹吧!”

 立听车內传出低沉有力的声音道:“递帖!”

 为首骑士应句是,立即掠下马。

 “刷!”一声,他已掠立于大门前。

 至尊府之大门高逾一丈八,此骑士既高又壮,他此时一立在大门前,便似一位天将般喝道:“天山大红庄庄主苏凯莅访!”

 说着,他已双手捧出一个大红帖。

 立即有一人上前接帖。

 此时的陶峰正沉容坐在大厅,因为,方才那十二人之示怯,使他感无颜,何况,他方才正接受众人之逢拍马哩!

 今曰来访之人乃是江南一带之殷商,他们联袂来访之用意在于洽谈镇江投资之事,此举对陶峰甚为重要。

 今天若谈妥,陶峰便可以每月坐领二成“干股”之红利,亦即这些殷商每月所赚之钱,由陶峰菗二成哩!

 镇江物产丰富,又有镇江昅引观光客,最适宜经商啦!

 陶峰安排此举之主要目的在于高价出售金家的土地及店面,因为,哈湘在三个月前吩咐他在半年內孝敬一百万两黄金呀!

 陶峰在蛊毒控制下,根本不敢反抗,他早已经孝敬二十万两黄金,其余之八十万两黄金正打算取自这批殷商哩!

 偏偏在此时出现这档事,他当然不慡啦!

 不久,管事拆帖呈上,他立见:“久仰阁下绝学,有意切磋,苏凯上!”

 言简意明,苏凯向陶峰叫阵啦!

 他不屑一笑道:“跳梁小丑,藉比武扬名,可笑!”

 他便把名帖传阅殷商们。

 他趁机思索不久,便有了对策。

 殷商们纷纷拍马庇啦!

 陶峰含笑道:“朱管事,吾近曰没空,吩咐他候讯吧!”

 管事立即应是离去。

 不久,他立在为首骑士面前道:“至尊近曰没空,汝等候讯息!”

 “汝之意是…今上已允比武,时曰另择,对D巴?”

 “不错!”

 “好!咱庄主在赏居候音。”

 “行!”

 为首骑士立即直接掠上汗血。

 立见车夫扬起皮鞭。

 为首骑士一声轻叱,诸骑立即联袂驰去。

 刹那间,他们已掠过甘朝二人扬长而去。

 小王爷吁气道:“够气势!”

 甘朝点头道:“车內之人果真是高手!”

 “晤!你瞧见啦?”

 “不错!他年逾六旬,浓眉虎目大耳,眼神凌厉,必是高手。”

 “哈哈!不简单,汝更不简单!”

 “不敢!”

 “甘朝,汝有意瞧他们比武否?”

 “有!不过,行程…”

 “哈哈!不急!吾要一眼福,走!赏去!”

 “请!”

 两人便转身昂头行去。

 午后时分,他们一近赏居,便见大门锁上,门上悬着一块“客満”之大红板,他们便含笑行向江边。

 “轰轰!”声中,白冲天般在远处冲起,赏的人群便在惊呼及喝叫声中不约而同的连连后退。

 甘朝立即双目一亮!

 小王爷含笑道:“赏过否?”

 “尚未!”

 “咱们找个地方边用膳边赏吧!”

 “请!”

 不久,他们走近江边一家店面,却立即遭到客満挡驾。

 他们又走两家,亦皆客満矣!

 倏见一人匆匆由后行来,甘朝立即回头。

 小王爷跟着回头,立见一名中年人低声道:“卑职卓飞已安排妥赏之处,请小王爷莅驾,请!”

 卓飞乃是知府手下之总捕头,小王爷立即点点头。

 不久,他们已经‮入进‬方才问过之第二家酒肆。

 方才在门口挡驾之小二立即跪在门后道:“草民该死!”

 小王爷含笑道:“没事!”

 说着,他已抛下一块银子。

 小二因祸得福,立即叩头致谢!

 立见店家夫妇来行礼道:“恭!”

 小王爷含笑道:“免礼!备座吧!”

 “是!请!”

 不久,二人已坐上临江之座头。

 上等香茗立即呈上。

 接着,拼盘及美酒也呈上。

 活鱼三吃亦跟上啦!

 立见卓飞低声道:“卑职已验过酒菜,此地原由陶峰之女包下,她们理该不会打扰您,卑职就在门前候召。”

 小王爷颔首道:“汝先回去吧!”

 “遵旨!”

 卓飞一欠身,立即离去。

 甘朝立即瞧向不远处之三人。

 那三人正是陶峰之女金宜怡、陶怡及侍婢,她们经店家情商接纳二位“贵客”之后,便懒得望向官方之贵客。

 甘朝却好奇的多看一眼。

 小王爷却盯着陶怡印堂的红痣忖道:“小亦有此痣,她的双眼及鼻梁颇似小,巧合哉!”

 陶恰瞥他一眼,便望向窗外。

 甘朝斟酒道:“请!”

 小王爷含笑道:“请!”

 二人欣然干杯,便边用膳边赏

 没多久,金宜怡三人已经结帐离去。

 小王爷目送她们离去之后,低声道:“听说陶峰只有一女,想不到今曰会在此遇上,她必然诸武,汝注意及否?”

 甘朝点头道:“她们母女之修为皆不错。”

 “吾有一义女,其修为更高哩!”

 “可喜可贺!”

 “哈哈!干!”

 “干!”

 二人便欣然干杯。

 不久,小王爷问道。“观有何感想?”

 “大自然之力沛然莫之能御,人力妄想回天,难哉!”

 “唔!汝如此年轻,怎会如此保守?”

 “草民自幼失估,蒙甘家栽培,始有今曰之成就,甘家世代行善,草民蒙荫有成,更感激上天之德泽矣!”

 “汝若不努力,岂有今曰之成就。”

 “的确!不过,草民因蒙荫而事半功倍矣!”

 小王爷笑道:“吾自年轻,便保持冲劲至今矣!”

 “佩服!”

 “听说汝已有三,四子及二女,是吗?”

 “是的!这一切亦蒙荫矣!”

 “客气矣!汝已逾双十吧?”

 “草民今年十九!”

 “唔!吾之义女十八矣!可惜…”

 他摇‮头摇‬,便径自品酒。

 甘朝似谙其意,便默默品酒。

 小王爷笑道:“痴矣!吾岂可影响下一代之终身大事呢?”

 他一想开,便欣然干杯。

 甘朝忖道:“他竟想把义女和我送做堆,好险!”

 他便提壶为小王爷斟酒。

 倏听轰轰连响,江已经排山倒海冲来,小王爷不由望去,甘朝仍然斟妥酒,方始放下酒壶瞧去。

 一直在楼后等候使唤的店家立即双目神光一闪的忖道:“好定力,这才是真正的高手,想不到官方有此人才?”

 “轰轰”爆响之中,巨涛再度冲天而起。

 小王爷心中,哈哈一笑,立即干杯。

 甘朝却心中一动的忖道:“百步神拳只攻向一点,若能似江般全面攻击,其效果必然更宏矣!”

 他立即默默瞧视。

 他的视力便随着江涛退去而移动。

 立见远处又冲来一排巨涛。

 这排巨涛一冲人先前退去之涛,冲力立灭。

 不过,随后而来的涛便抵消它的退力,将它再生前推。

 后涛一排排而来,终于在连连撞推之中又汇成一股巨涛挑天冲起,甘朝的脑海中迅即一亮。

 “以退为进”四字立即闪现。

 他便来回观察着。

 两股巨烛般神光便随着他的观察及领悟而不定时的闪现,店家瞧得心儿狂跳,手心不由自主的冒汗啦!

 他的內心一直呐喊着“高手”二字哩!

 其实,不止他震骇,小王爷也震骇啦!

 昔年,他带小入大內之后,便吩咐奉召入大內担任侍卫的昆仑派长老云玉子指导小练武。

 爱屋及乌的心理,使他努力着栽培着小

 大內的灵丹已成小的正餐及点心啦!

 小王爷为了了解小的进展,亦开始修练昆仑武学啦!

 所以,如今的小王爷也有不俗的武学修为,他方才乍见甘朝的表情,他立即心中有数的默默观察着。

 此时,他已明白甘朝由江涛悟招式啦!

 他不由暗骇甘朝之奇才。

 他深谙“良机一闪即逝”之理,所以,他不敢惊扰甘朝,同时,他在计划该如何让甘朝为大內效忠哩!

 江涛一批批出现,人们瞧得大呼过瘾。

 一个时辰后,甘朝虽望向窗夕卜视线已移向半空中,因为,他已经有所领悟,而且正在推敲可行哩!

 倏见一名小二由布帘后行到店家身旁,小王爷刚瞥向小二,店家已经含笑朝小王爷欠身为礼。

 小王爷立即又望向江涛。

 小二将茶壶放在柜上,同时迅速留一张字条于內柜,店家眯眼一瞥,立见:“屠魁行动即将开始!”

 店家心儿剧跳,忙瞥向小王爷忖道:“他便是赵鼎?”

 原来,这名店家乃是大蛮国运用人员,他原本和鹏程客栈一直归滨江楼指挥,如今,他已指挥潜伏于镇江之人员。

 哈湘在滨江楼及鹏程客栈被摧毁后,首先催蛊整陶峰。

 接着,他另派三十人潜来镇江监视陶峰及秘。

 密扩展。

 如今,已有近百名黑道人物归此三十人运用啦!

 这名店家亦成为首脑。

 他姓郑名叫永和,他原本是一位独行盗,经哈湘昅收之后,一直留在镇江,如今,他也是一方之霸啦!

 别看他只是一名酒肆店家,陶峰的生死却掌握于他的手中,这些年来,他假公济私的从陶峰身上发不少财哩!

 “屠魁行动”订于二十年前,当时,大蛮国利用黑道高手劫持小王爷至大蛮国供作人质,再勒索大內。

 可惜,巧被秦玉破坏首次行动。

 哈湘掌政之后,力主和平共处,屠魁行动亦暂停。

 可是,中原逐年加強防守边关,加上徐勇那批人死于甘彦之手中,大蛮国又损失一大财源,哈湘逐渐火大啦!

 他由大內间谍获悉小王爷即将再度离宮,便下令恢复“屠魁行动”同时,她也带着小湘悄悄来到镇江城啦!

 哈湘自从在无意中掌政之后,她为了巩固政权,无暇入中原见陶峰,如今,大蛮国已经稳定,她再返镇江啦!

 她已经抵达镇江三天,她却一直监视陶峰及郑永和,因为,她经过这十余年之掌政,已经沉稳不少矣!

 她方才由潜伏于府行人员口中获悉小王爷已经外出,她经过派人搜索,终于发现小王爷在酒肆中。

 于是,她欣然准备行动啦!

 最令哈湘顾忌的是一身便服在酒肆前暗伏之三十名大內侍卫,因为,他们乃是各派推荐入大內之精英呀!

 此三十人原本只有二人暗中跟来,他们一见小王爷迟迟不走,游客又多,他们为了小王爷的‮全安‬,便召来众人。

 他们混入游客中监视,所以,哈湘必须多费心思部署哩!

 哈湘原本活擒小王爷,她经过全盘考虑,决心宰掉小王爷啦!

 为了撤清大蛮国未介入此事,哈湘取消下毒,采用炸药,而且是由两人大大方方的挑炸药入酒肆!

 那些炸药以多层油布包妥,再放于鱼堆‮央中‬,那三十名大內侍卫只各瞥一眼,便让四名炸药混入酒肆!

 那两人挑鱼入內问之后,便到柜前收帐离去。

 他们之交谈,立即惊醒甘朝,郑永和不由暗暗叫糟。

 甘朝脸红的道:“抱歉,…”

 小王爷含笑道:“可喜可贺!干!”

 “敬您!干!”

 二人便欣然干杯。

 倏听“轰轰!”连响,又是一股巨涛出现啦!

 人群又欢呼啦!

 甘朝吁气道:“时候不早矣!”

 小王爷含笑道:“走吧!”

 说着,他已在桌上留下一锭黄金。

 郑永和急中生智,立即上前道:“二位稍坐,另有一道佳肴哩!”

 小王爷含笑道:“改天再品赏吧!”

 “!恭送二位!”

 小王爷含笑行去。

 郑永和朝內间一瞥,便见两人匆匆步出,心中有数的他稍欠身送客之后,便运聚功力准备后退。

 甘朝刚起步跟向小王爷,倏听身后不远处传来急步声,心细如发的他立即止步以及向后瞧去。

 郑永和不由暗暗叫糟。

 立见一名青年捧着一同竹篓,另一人则徒手匆匆出来,郑永和一见自己的儿子上阵,立即明白事态的急迫

 他一见甘朝已回应,心知已瞒不了,立即喝道:“二位且留步!”

 小王爷果真止步转身。

 甘朝亦望向郑永和。

 左侧青年双手倏晃,便引燃手中之火熠子及抛向竹篓,右侧青年一见火熠子入篓,便迅速掷出竹篓。

 竹篓倏亮,便飘出硝味。

 甘朝曾学过炮制丹药,他立即由硝味联想到炸药,他骇得心儿狂跳,立即吼道:“快走呀!”

 说着,他疾拍向竹篓再扑向小王爷。

 郑永和及二位青年却立即叭向地板。

 店外之侍卫们骇出冷汗啦!

 小王爷心知遭暗算,立即掠向店外。

 他刚掠出厅门,便被首朝抱住。

 他正挣扎,立听“轰…”连响!

 原来,甘朝一掌将掷近小王爷之竹篓劈向右壁,篓中之炸药引信在此时引燃炸药,终引起爆炸。

 爆炸地点距离甘朝二人只有三丈远,小王爷直觉的挣扎,身子已经被強大的爆炸力量震飞出酒肆。

 他只觉眼前一黑,便知道自己已经负伤啦!

 甘朝以整个背部承受爆炸力道,“无相神功”

 及两种奇珍使他坚逾金刚的飞去,不过,他仍甚怕!

 毕竟他是支菜鸟呀!

 小王爷会受內伤,其实是被甘朝迸发之功力所震哩!

 四包炸药迅速接连引爆,郑永和父子当场惨遭炸死,这便是郑永和一生为恶,拖累了下一代之恶报。

 整座酒肆当场被炸散。

 左右店面亦遭波及,近百名赏客亦遭震伤哩!

 郑永和之及小二们原本在內,当然也被炸死啦!

 现场可说是诸物飞呀!

 赏客们瞧得惊呼连连啦!

 三十名大內侍卫原本扑入酒肆,乍听甘朝之吼叫,他们疾退出酒肆,却仍遭余震震得心口疾颤及双耳嗡呜哩!

 他们无暇他顾的立即扑向小王爷。

 因为,他们认为小王爷不死即伤,若不立即抢救,他们必有罪呀!

 却见甘朝一落地,便吐口长气的身。

 侍卫们怔住啦!

 他们不敢相信的纷纷眼啦!

 甘朝一见小王爷双目紧闭,立即为他切脉。

 不久,他朝小王爷的背各一按,小王爷立即啊叫醒来。

 甘朝忙扶小王爷落地。

 侍卫们纷纷下跪道:“卑职知罪!”

 “这”

 小王爷回头一瞧,便吓得全身发抖。

 爆炸现场立即令他吓出冷汗。

 甘朝低声道:“先离开此地吧!”

 小王爷点头道:“走!”

 侍卫们立即应是起身。

 三名侍卫便掠前开路。

 其余侍卫则以人墙重重护住小王爷及甘朝的四周。

 一直在远处待命的总捕头更是来为他们开道啦!

 赏客们纷纷退开及低声交谈着。

 隐在远处人群的哈湘却恨得暗暗咬牙哩!

 不久,小王爷诸人已经离开现场——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