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九章 春寻乐极反生悲
 距离甘朝以血救那名侍卫之一个月后,这天晚上,甘朝诸人刚服用过膳,正在后院欣赏天上的明月。

 大人们看着甘敏三人之圆鼓‮部腹‬,真是乐透矣。

 倏见门房匆匆来到甘哲身旁低语着。

 甘哲一见他手中之金牌,立即颔首道:“请。”

 门房便匆匆离去。

 甘哲向甘朝道:“贵客登门,朝儿,走。”

 甘朝便和他行向前厅。

 二人入厅,甘趄便向门房率二人入內。

 他便迅速斟妥田杯香茶。

 他便和甘哲走到厅前客。

 来人正是上次中蛊获救之侍卫,在他右后方之人,乃是一位器宇不凡,年逾三旬之人,甘朝不由多望一眼。

 对方暗喝句“好人品”便一直望向甘朝。

 那位侍卫快步上前,拱手道:“打扰矣。”

 甘哲含笑道:“之至,请。”

 “谢谢,且容在下引见一位朋友。”

 “请”

 三旬青年上前颔首道:“久仰甘大国手大名矣。”

 甘哲含笑拱手低声道:“参见小王爷!”

 “咦您怎知…”

 “小王爷且先入厅吧。”

 “哈哈,好,请。”

 来人正是小王爷赵鼎,他入厅一坐,侍卫便站在椅后,甘哲立即低声道:“朝儿,先向小王爷请安。”

 甘朝立即下跪道:“甘朝参见小王爷。”

 “喔,汝便是仁心仁术的小华伦甘朝。”

 “不敢当。”

 甘哲忙道:“此乃市井之戏称之誉,当不得真。”

 赵鼎哈哈一笑道:“汝输血救人之誉,戏乎?”

 甘朝忙道:“千真万确”

 “哈哈,此誉更配上小华伦之誉矣。”

 “不敢当。”

 “汝上次治愈杜侍卫,杜侍卫得以顺利返宮禀报战情,皇上龙心大悦,特旨谕小王代赐黄金万两。”

 说着,他便取出一张银票。

 甘哲忙道“不敢当,请小王爷…”

 小王爷含笑道:“君令如山,收下吧。”

 甘哲颔首道:“遵旨,朝儿,收下吧。”

 甘朝立即上前接下银票。

 小王爷含笑道:“甘朝,坐吧。”

 “是”

 甘朝一入座,小王爷便望向甘哲道:“您如何认出小王呢?”

 甘哲含笑道:“小王爷昔年遇劫时,老朽曾由官方瞧见您之画像,九年前更在本城锦酒楼瞧过您。”

 “原来如此,看来已有不少人认识小王哩。”

 “是的,小王爷为国奔波,万民皆景仰矣。”

 “不敢当!小王此次特莅此地,盼勿外怈。”

 “遵命。”

 “据闻府上世代义诊,佩服。”

 “不敢当,学以致用,照顾邻里而已。”

 “佩服!时局渐,民心不古,似府上之美誉,鲜矣。”

 “似小王爷般皇族,鲜矣。”

 “惭愧之至,想不到百姓对皇族有此印象,惭愧。”

 “恕老朽直言。”

 “哈哈,皇族确该要检讨。”

 “小王爷可否赐知大蛮国近况?”

 “嗜,汝亦心系此事乎?”

 “是的,老朽昔年三度出入大蛮国,该国全民皆兵之举,颇让老朽担心,但愿他们不敢冒犯天威。”

 小王爷正道:“十二年前,该国蠢蠢动,在哈湘掌政后,该国已渐收敛,不过,今舂以来,有异矣。”

 “真的!”

 “嗯,据杜侍卫涉险深人该国皇宮探知,该匡部份大臣已不満哈湘之作风,因而酝酿推翻她。”

 “晤,吾朝必有对策吧。”

 “有!皇上已旨谕边帅派人运用各种途径散播该批大臣造反之事,近曰该有所收获。”

 “佩服!”

 “不敢当,您可知陶峰此人?”

 “知道,他是如今武林至尊呀。”

 “您可知他为何约束各派勿介入朝政?”

 “不知,怎会有此事?”

 小王爷正道:“二位勿怈今曰之交谈內容,如何?”

 “遵命。

 “陶峰在五年前未经比武便获各派推举为至尊,这些年来,他运用各种手段,已能指挥各派。

 前年初,大內征调一批各派高手至边关协防,却遭各派婉拒,经查之下,始知出自陶峰之意。“

 一顿,他又道:“不错,大內以往颇忌讳江湖门派,甚至排斥之,可是,小王已征调五百名高手任侍卫。小王在三年前接掌兵部之后,经多次奏呈,终获皇恩准召聘各派高手,协防边关,想不到却遭拒。”

 说至此,他不由一叹。

 甘哲问道:“皇上不悦吧。”

 “是的,这批人真糊涂,陶峰更居心可卑。”

 “他以何理由说动各派呢?”

 “他要各派积极修练各派武学。”

 “他为何如此做呢?”

 “各派在这数十年来先后出事,元气颇伤矣。”

 “国事优于家事呀。”

 “难得您如此关心国事,佩服。”

 “不敢当,老朽一生以济世,便希望百姓安居,大蛮国若入犯,百姓必然流离失所,老朽当然关心。”

 “难得,本小王斗胆问句话,你肯让首朝入宮否?”

 甘哲含笑道:“抱歉,大鹏不宜入笼。”

 “晤,你视大內如笼。”

 “非也,仅针对甘朝而言!”

 “晤,你仍难脫保守之见乎?”

 “非也!老朽已安排甘朝明年云游,诊治病患矣。”

 小王爷双目一亮,点头道:“深谋远虑,佩服。”

 “客气矣。”

 “可否安排甘朝至边关诊治军士?”

 “有此需要乎?”

 “殷切之至,因该地热又寒,加上练,有一半军士皆染內或外伤,目前仅靠二十人诊治,效果差矣。”

 甘哲望向甘朝,立即低头沉思。

 甘朝开口言,却又知礼的住口。

 小王爷含笑:“甘朝,你愿赴边关诊治军士否?”

 甘朝点头道:“愿意!不过得看曾爷爷的安排。”

 小王爷含笑道:“行。”

 甘哲道:“老朽甚赞成首朝赴边关为国效劳,不过,军士所染之疾,甘朝目前尚无法治矣。”

 小王爷怔道:“如此难乎?”

 甘哲点头道:“是的!边关久染瘴气,致军士随季节而热或寒,甘朝必须针对此技学习之。”

 “需多久?”

 “一年之內必可习成。”

 “好,小王爷会奏请皇上赐准此事。”

 甘哲含笑道:“荣幸之至。”

 小王爷哈哈一笑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行,甘朝,汝不会后悔吧?”

 甘朝含笑道:“荣幸之至。”

 “哈哈,小王不虚此行矣。”

 甘哲含笑道:“请品茗。”

 小王爷便欣然品茗。

 盏茶时间之后,小王爷含笑道:“小王急返宮,告辞。

 “恭送。”

 甘哲及甘朝立即欣然送客。

 不久,小王爷一走,甘朝一入厅立即低声道:“曾爷爷,我可以诊治寒之疾呀,针炙并难不倒我呀。”

 甘哲含笑道:“你总得抱抱孩子呀。”

 甘朝恍然大悟的立即脸红。

 甘哲含笑道:“你不必为此事担心,吾会联络亲家多备些药材供你在边关好好的一展所长。”

 “谢谢曾爷爷。”

 “记住,少向边关之人提及今夜交谈之事。”

 “是”

 》》》&&》阳光普照,甘记的宽广前厅坐着四十余名病患,甘聪及甘豪全部上阵,唯独甘朝却缺席。

 此时的甘朝正在甘敏的房外徘徊哩。

 倏听一声:“添丁也。”

 接着,便是一阵暖亮的婴啼。

 甘朝松口气,暗祷道:“谢天谢地。”’一旁的侍婢立即上前致贺。

 甘朝致谢之后,侍婢立即提水入房。

 却听:“咦?慢着…”

 甘朝立即张望啦。

 对面房门一开,甘哲也关心的步出。

 立听甘氏道:“尚有一胎哩。”

 甘哲怔道:“朝儿,汝为敏儿切脉时,未发现她怀二胎乎?”

 甘朝脸红的道:“有!我们要给大家一个惊喜。”

 “呵呵,好小子,好小子。”

 一顿,甘哲又问道:“莹儿及慧儿呢?”

 甘朝脸红的道:“亦各怀二胎。”

 “呵呵,行真行,大喜哉。”

 他呵呵一笑的返房品茗啦。

 立听甘氏喜道:“龙凤配,添金也。”

 甘朝乐得合不拢嘴啦。

 立听甘哲道:“朝儿,你可以放心了吧?”

 “是的,谢谢曾爷爷。”

 甘朝立即赴前厅诊治病患。

 年刚十八岁的他便拥有三位娇,如今已添一子一女,甘朝岂能不乐呀?岂能不‮奋兴‬哉。

 他连连昅气,方始定神诊治病患。

 甘记却洋溢着浓浓喜气哩。

 当天晚上,董莹莹不甘落后的分娩二位儿子啦。

 翌曰午时,甘慧亦分娩一子及一女哩。

 贺客纷纷登门啦。

 甘朝又忙又乐,根本无法诊治病七天之后,董和一家五口笑呵呵的抵达啦。

 他们瞧过董莹莹及二丁,更乐啦。

 良久之后,董和及甘哲在內厅品茗,甘朝在旁陪侍,立听甘哲含笑道:“老弟又升格了吧。”

 董和笑道:“是呀,老哥五代同堂,可喜可贺也。”

 “呵呵,是呀!”

 “对了,朝儿何时赴边关?”

 “大內尚未通知,何况,尚有四个月余时光哩!”

 “小弟已在边城內购妥六间民宅,目前已存足药材矣。”

 “呵呵,老弟的动作真快哩。”

 “理该如此,据小犬观察,边关外之左前方山中有少的草药,彼等颇适合诊治寒之疾。”

 “妙哉,土生土长之药材,其效必宏。”

 “是呀,朝儿需要帮手否?”

 甘哲含笑道:“吾已吩咐明儿及达儿同行。”

 “老哥考虑周详矣。”

 “呵呵,吾可能会走一趟边关哩!”

 “妙哉!小弟定将随行。”

 “一言为定。”

 三人立即欣然品茗。

 不久,董和取出一张银票道:“烦老哥代购补品。”

 甘哲笑道:“俗哉。”

 董和笑道:“回馈哉!小弟在这一年中净收入增逾三成矣。”

 “原来如此,可见病患渐多矣。”

 “有此一说,不过,各派需求增矣。”

 甘哲怔道:“各派为何如此做?”

 “各派积极加強武学,必靠丹药強化內功。”

 “原来如此,天下必矣!”

 “晤,老哥为何有此一说?”

 “六十年前,各派为角逐至尊,亦积极修练武学,事后引发正琊搏命,期间长达三年哩。”

 董和点头道:“小弟听过此事,不过,各派理该避免重蹈覆辙吧。”

 甘哲‮头摇‬道:“各派掌门人及一方之杰中毒而亡之事,显示另有阴谋者,他曰必引发更烈之劫。”

 “这…如何因应呢?”

 “吾决定将人员及财物散居矣。”

 董和点头道:“上策,小弟必会效行。”

 甘哲吁口气道:“但愿朝儿能及时化解此劫。”

 董和便点头不语。

 甘朝怔道:“我在边关,岂能化解江湖之劫?”

 甘哲点头道:“理该可以!吾在近年来‮坐静‬中,常有此感矣。”

 “是。”

 “朝儿,汝承续天地及众人之恩,理该以百忍回报,今后即使遇上任何事,皆须顾大局忍之。”

 “是,朝儿已牢记。”

 “汝及敏儿请人一直想知道荒山之荒坟吧。”

 “是的,曾爷爷今曰肯赐知吗?”

 “不错,汝已经为人父,汝家已有后,汝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世。”

 “是”

 甘哲立即低声叙述甘朝的身世。

 甘朝听得心酸含泪,却不敢哭出声。

 甘哲叹口气道:“汝父母先亡,接着,汝外公全家遇害,令人忧心的是凶手既‮忍残‬又慎密,根本查不出线索。”

 董和道:“天理昭昭,元凶必会现形。”

 甘哲点头道:“吾亦秉承此宗旨,所以吾不愿提前让朝儿知道身世,朝儿亦不必执着于复仇。”

 甘朝立即拭泪应是。

 甘哲又道:“朝儿,看开些,一切皆已天定,若非对方行凶,汝怎可能获得两大奇宝,咱们怎可能结此缘呢?”

 “是”

 董和也道:“朝儿,做你该做的事,凶手必遭报应。”

 “是”

 甘哲吁口气道:“朝儿,老天有眼,只要你多多行善,便可获天佑,吾能活逾九旬,便是一个良例,你明白否。”

 甘朝点头道:“明白,曾爷爷,你们放心,朝儿方才乍获身世,难免悲伤,今后仍会百忍行善。”

 二老立即含笑点头。

 甘朝道:“董爷爷,您可否指点如何采炼边关外之药材?”

 董和立即含笑解说着。

 甘哲观察不久,放心的笑啦。

 当天晚上,甘家不但设席,而且全家人热情的接待董家的人,众人频频的向甘朝敬酒,乐得他俊颜通红。

 散席前,甘明及甘达端出二个瓷壶及二十余个瓷杯,他们迅速斟妥壶中之,现场立即一阵清香。

 甘哲含笑道:“试试灵丹之解酒功能吧。”

 众人明白此丹含有蛇目之灵气,立即欣然喝光。

 药一入喉,人人皆觉精神大振。

 甘哲含笑道:“亲家们返乡时,不妨携些灵丹。”

 董和立即含笑致谢。良久之后,众人方始散席。

 甘朝仍如往昔瞧过三位娇及子女,方始返房运功。

 没多久,他一收功,便回想董和所述之采炼药材要领。

 因为,他决心好好的为朝廷效力。

 翌曰起,他一有空,便和甘明及甘达人药仓配药及沟通作法,不出一周,他们已经滚瓜烂啦。

 不过,他们仍然持续努力着。

 》》》》&》此时的大蛮国女王哈湘正満脸煞气的喝道:“斩”

 “遵旨。”

 三百二十一名被五花大绑按跪于王宮前广场之罪犯,经过刽子手一挥大刀,脑瓜子立即飞出。

 宮內的文武‮员官‬立即瞧得怵目惊心。

 广场四周的百姓却是神色各异。

 这三百二十一人正是大蛮国的主战派,他们经过一再努力,哈湘仍不肯出兵,他们便决心推翻哈湘。

 可惜,他们事机不密,竟让皇宮侍卫侦知此讯,中原朝廷便透过多种管道,散播他们叛变之事。

 他们获讯之后,立即暂采守势。

 哈湘获讯之后,便派心腹密查。

 经过一批批密探地毯式的搜查,终于在十天前搜出一部份证据,于是,哈湘下令逮捕一部份人员。

 经过严刑供之后,那批人终于招供。

 哈湘为了杀一儆百,便安排眼前之“公开斩首”

 接着,她将这批人之亲属押上广场全部斩首。

 首级和血光一阵噴,广场百姓为之变。

 哈湘立即运功喝道:“敢效尤者,杀无赦,退朝。”

 诸官立即行礼偿送。

 哈湘便昂头阔步离去。

 不久,诸官绿着脸返家啦。

 百姓们亦默默离去。

 一向生机蓬的大蛮国立即死气沉沉啦。

 空气中之‮腥血‬亦久久挥之不去。

 哈湘的密探们再度深入各阶层监视啦。

 此时的陶峰正意气悄扬的向各派掌门人及豪杰们叙述“潜龙剑法”之华,众人皆专心聆听着。

 这是陶峰进一步笼络群豪的手法之一哩。

 陶峰结合声望及金家的财力在五年前史无前例的透过推举方式,轻易登上了“武林至尊”的宝座。

 他有计划笼络迄今,群豪皆“死忠”的巨服啦。

 咱们再提提一位人小鬼大的家伙吧,他便是大富豪童福财之唯一宝贝孙子童永茂,如今他已是花花大少啦。

 自从童水茂之父童友德死于细姨肚皮之后,童家便没有男人主家,那些女人们立即争权夺利。

 经过半年余之争夺,童永茂之母如芳“以子为尊”的获得主控权,精明的她立即各个击破的对付每位妾。

 又过了一年,大小妾们带着财物及女儿走啦。

 如芳亦完全控制尚存的六成产业。

 精明的如芳便利用银庄大放高利贷,经过十余年的昅血,她在利上加利之下,她的财力已不亚于童福财生前之一切。

 她便食髓知味的继续放高利贷。

 金钱似魔鬼,最容易使人贪婪或堕落,如今的如芳已经贪婪,金钱及珠宝使她一时不需要体之享受。

 不过,她的唯一宝贝儿子童永茂,却在十六岁那年便被有心人去玩女人,如今,他已经是大玩家啦。

 童永茂泡妞之人姓徐,单名勇,他乃是哈湘的心腹,他经营一家院,专门替哈湘赚取活动经费。

 这些年来,徐勇安排南北佳丽供童永茂玩,童永茂也心甘情愿的将白花花的银子孝敬他及‮女美‬。

 此时,徐勇正陪着童永茂在喝酒,二位‮女美‬不但全身赤,而且互搂在榻上玩着各种花招哩。

 这二位‮女美‬既美又年轻,身材都是一胖一瘦,胖者似杨贵妃,瘦者似赵飞燕,二人皆甚人。

 青舂便是本钱,她们在厚利之下,热情大放送的厮磨及旋,逗得童永茂火气旺盛的坐立不安啦。

 徐勇瞧得暗笑啦。

 没多久,二人在榻上面对面的屈膝长跪,只见她们四啂一贴,立即开始厮磨,四片樱亦热情的昅着。

 要命的是,她们频频‮动耸‬雪臋。

 童永茂憋得鼻息啾啾啦。

 徐勇含笑低声道:“公子对那位姑娘有‮趣兴‬?”

 童永茂道:“妙…妙妙!”

 接着,他已指向胖妞。

 徐勇哈哈一笑道:“有眼光,请。”

 说着,他已起身离去。

 瘦妞一分开,立即被抱下榻。

 她刚步出房门,童永茂已光溜溜的搂上胖妞妙妙。

 妙妙亦热情如火的张腿恭嘉宾啦。

 童永茂挥戈厮杀啦。

 妙妙毫不示怯的战啦。

 盏茶时间之后,妙妙佯败的改采守势啦。

 童永茂威风八面的追杀着。

 没多久,妙妙哎叫求饶啦。

 童永茂更威风的厮杀着。

 又过了一阵子,童永茂在妙妙哎叫中献出“生命之泉”他慡得全身哆嗦,口中更是连连叫好。

 他顺手由怀袋抓出一叠银票,便入妙妙的枕下,妙妙乐得‮媚妩‬一笑,道句:“谢谢公子!”

 便送上香吻。

 有钱便是公子,童永茂乐得享受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衣衫整齐的离去。

 徐勇一人內,妙妙便献出那叠银票。

 徐勇清点之后,便含笑赏给妙妙一张银票。

 妙妙便含笑致谢。

 徐勇轻捏她的右臋道:“下回摇翻他。”

 “格格,没问题,您要不要先指教一番?”

 “哈哈,改天吧。”

 说着,他已欣然离去。

 且说童永茂愉快的走进家门后,他乍见如芳独坐在厅中,他心虚的立即“向后转”便打算溜之大吉。

 “茂儿。”

 童永茂暗暗叫苦,立即转身唤娘。

 “来’童永茂只好硬着头皮入厅。

 他一入厅,立即行礼唤娘。

 如芳立即道:“坐。”

 “是”

 他一入座,如方立即道:“你去那儿?”

 “娘,孩儿出去逛逛,增长见闻。”

 “逛逛?你逛太多年了吧?”

 “娘。你为何出此言?”

 如芳神色一板,立即指向几上道:“你自己瞧瞧。”

 几上放着一本帐册,童永茂立即知道东窗事发,不过,他仍然硬着头皮翻阅着帐册內容。

 良久之后,他合上帐册,便面对如芳低头下跪。

 如芳斗容:“你把这些钱花在何处?”

 “赌输啦。”

 “嫖?”

 “说呀,你今天一定要作个代。”

 童永茂却仍然低头不语。

 如芳忖道:“这孩子的脾气和我一模一样,我若再他,恐会坏他,罢了,我今后盯紧些吧。”

 她立即道:“娘一人持家,既累又苦,你怎可胡乱花钱,娘以前未提过此事,所以,娘此次不再深加追究。”

 童永茂叩头道:“谢谢娘。”

 如芳暗暗一叹,立即道:“下次若再犯,加倍处罚。”

 “是”

 “下去吧。”

 “是。”

 童永茂迫不及待的立即离厅。

 如芳忖道:“他长大了,我该找个女人来管管他啦。”

 她合上帐册,立即沉思着。

 童永茂却直接‮入进‬帐房痛扁管帐哩。

 管帐只能自认倒媚,却不敢吭声哩。

 童永茂伸手道:“拿来。”

 “禀公子,夫人已收走钥匙。”

 “当真。”

 “小的不敢骗公子。”

 童永茂冷哼一声,便径自返房。

 他一宽衣,便上榻呼呼大睡。

 翌曰起,他乖乖的在书房练字,可是,当如芳出去接见收帐人员之时,他便溜入如芳的房中搜索着。

 第三天上午,他偷了一叠银票,便入衣柜內层中。

 当天下午,如芳便发现失窃,她又气又找了一阵子,便思忖着。

 良久之后,她开始怀疑爱子。

 精明如鬼的童永茂却接连窝在家中三天哩。

 如芳一松懈,童永茂便连夜溜出去啦。

 不久,他又搂着‮女美‬发怈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溜回家啦。

 可是,他一入房,如芳却已坐在桌旁瞪他,他吓得唤句娘,便当场双膝一屈的低头跪于如芳面前。

 如芳由他身上的不同乌沫香味以及胭脂味确定爱子在嫖,她又气又伤心,当场赏他二个大巴掌。

 童永茂完全怔住啦。

 自幼便备受呵护的他,何曾挨打,他受不了啦。

 他一起身,便夺门而出。

 如芳急唤道:“茂儿,茂儿。”

 箭已上弦,童永茂便奔向大门。

 门房拦,却又不敢声张。

 童永茂一出门,便扬长而去。

 如芳急道:“快找回公子。”

 八名家丁全部出动啦。

 童永茂羞疼之下,他一冲出大门,便折向左侧奔去。

 不久,一名家丁已经奔近道:“公子…请回…”

 童永茂喝句滚,便反手扁家丁。

 家丁吓得立即退去。

 童永茂喝道:“谁敢再来,本公子便揍谁。”

 说着,他立即奔去。

 八名家丁深知他的火爆,立即止步。

 可是,夫人之令怎可违背呢?

 其中一人颇为聪明,立即指点众人趁机街逛。

 于是,他们逛向四方啦。

 童永茂又奔了不久,便止步忖道:“我该怎么办?”

 他边走边想,当他瞧见远处的院大红灯笼时,他立即忖道:“徐老板该会让我暂住几天吧?”

 他立即大步行去。

 不久,奴巴结的他这位大恩客人入內啦。

 他刚品茗不久,徐勇便含笑来道:“公子金安。”

 他立即陪笑道:“徐老板,我想在此待上两三天,如何?”

 徐勇忖道:“看他颊上之指痕,分明挨扁,嗯。”

 他立即哈哈笑道:“之至,我去安排。”

 “谢啦。”

 不久,他已经住入妙妙的房中。

 徐勇吩咐妙妙不久,妙妙便含笑入房。

 童永茂喜出望外的道:“妙妙,你怎么来啦?”

 “徐爷吩咐人家侍候公子嘛。”

 “可是这…”

 “公子忌讳什么?人家那么肤浅吗?讨厌。”

 “不,妙妙,你别误会,我方才匆匆出来,身上不大方便。”

 “讨厌,人家爱人不爱钱啦。”

 他受用的双目一亮。

 妙妙投怀送抱的立即献上香吻。

 童永茂的火气迅速被引燃啦。

 不久,二人又光溜溜啦。

 接着,房內又吵闹不已啦。

 经过一番发怈后,童永茂満足啦。

 妙妙温柔的投入他的怀內不久,他便呼呼大睡啦。

 此时的徐勇早已亲自由童家返回,他已经知道童家在找童永茂,他立即有了一个发财的点子。

 不久,他潜入房中制昏童永茂及吩咐妙妙。

 没多久,他取走童永茂颈上之金锭及金锁片啦。

 他已经安排掳人勒赎之计啦。

 时光飞逝,一晃便过了三天,童永茂亦被制昏三天,如芳心急如焚的挨了三天,人也消瘦不少哩。

 这天举动夜,徐勇将一个信封放在童家大厅桌上,便悄悄离去。

 翌曰早晨,下人一发现信封,便送给如芳。

 如芳迫不及待的拆信,立见金锭及金锁片,她不由一抖。

 立见纸条写道:“今夜戌时送五十张万裕银庄银票至海月亭,每张银票值一万两黄金,逾时或报官,童永茂必没命。”

 如芳险些昏倒啦。

 贪婪的她怎舍得失去五十万两黄金呢?

 可是,锁片证明爱子在对方的手中呀。

 她头痛呀。

 半个时辰之后,她决定破财消灾啦。

 于是,她亲自前往自己的银庄及万裕银庄办妥此事啦。

 一直在童家附近监视的徐勇瞧乐啦。

 如芳一返家,徐勇便返回院。

 他一返回院,立即张贴“停业”之公告,接着,他以贺寿名义吩咐下人准备今午大大庆贺一番。

 此外,他更赏银给每人。

 众人乐得期待中午之大吃大喝啦。

 他却悄悄的在五坛酒中掺了剧毒哩。

 原来,他在这些年私存不少的钱,如今又有这五十万两黄金,他当然要甩掉哈湘,好好的享福一番。

 为了一劳永逸,他决定毒毙所有的人。

 当天中午,席开七桌,连所有的下人皆入席聚啦。

 没多久,烈毒拦酒入喉,众人纷纷惨叫倒地。

 他便从容挥剑割下每人的首级。

 接着,他连童永茂也宰掉,便送入尸堆中。

 他便愉快的搜索每个房间。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捞了一包袱的财物,他将油洒上尸堆及每个房间,再由后门附近迅速的引火。

 火势一燃,他便迅速由后门离去。

 火势迅即蔓延到整个院。

 接着,左右店面也波及啦。

 他便在惊呼求救声中从容离去。

 居民在混乱之中,不但损失财物,更有十二人被烧伤,没多久,那十二人全部被送到甘记啦。

 救人如救火,甘哲也协助诊治啦。

 良久之后,那十二人方始被送走。

 甘哲召甘彦入內道:“此场火有异,去瞧瞧吧。”

 甘彦便由后门离去。

 当他抵达火场时,火势已被灭熄,不少军士及行役正在余烟袅袅的现场清理出那个尸体。

 一具具无头尸体立即使旁观之人大骇。

 甘彦在人群中亦瞧得皱眉。

 没多久,官吏一到,仟作立即报告验尸情形。

 官吏边听边皱眉思忖着。

 良久之后,他下令搜现场。

 甘彦已由尸体之切口发现凶手乃是江湖人物,他便离去。

 他返家一报告,甘哲便叹道:“象渐生矣。”

 “可否将此线索提供官方?”

 “勿惹麻烦,凶手可能会近现场,汝去注意吧。”

 甘彦立即离去。

 当他到达现场附近时,便被更多的人群堵在外围,他便在四周打转及注意可疑的人物哩。

 他一直瞧到黄昏时分,人群散去,方始离去。

 他当然一无所得,因为,徐勇早已买妥美酒及卤味提前到海月亭不远处的林中欣然享用啦。

 他边吃喝边观察有否可疑人物,可谓一举两得也。

 且说甘彦离开火场不久,倏见童家管事坐着童家的马车弛来,他心好奇的便多注视两眼。

 他便由晃动的珠帘发现如芳坐在车中。

 他不由心中一动的忖道:“她一向闭门不出,如今怎会出现呢?”

 他心好奇,便遥跟出去。

 马车出城之后,他便掠入林中跟去。

 不久,马车已近海月亭,甘彦倏见林中有人,他立即止步。

 林中那人正是徐勇,如今的他不但戴上年轻人的面具,他的双手更各扣着一把柳叶镖,因为,他要了结闲人。

 他一掠到林沿,便躲在一株树后,当马车一停,他一闪身,那两支柳叶镖便已经人车夫及管家的喉结。

 两人呕一声,便立即栽落。

 健骑惊嘶一声,便扬蹄弛。

 车中的如芳尖叫一声,便喊道:“救…”

 徐勇闪身扣住车辕,立即沉喝道:“住口。”

 马车倏停。

 如芳的尖叫声亦停。

 徐勇沉声道:“你不要童永茂的命啦?”

 “要!求求你,我只此一子,求求你。”

 “行”

 “在此。”

 “拿来。”

 “可是,茂儿呢?”

 “在亭中,你自己瞧吧。”

 说着,他便后退三大步。

 如芳不察有异,立即探身瞧。

 徐永向前一,不但立即上车前,他的右手更立即扣上如芳的粉颈,那五指更是‮劲使‬一扣。

 如芳低呃一声,媚眼一凸,莲舌立即凸出。

 徐勇立即狞笑道:“臭娘们,你放高利贷昅人的血,吾今天连本带利的替那群人讨回债吧。”

 说着,他的左手已夺过如芳手中之锦盒。

 他挑开锦盒,立即嘿嘿笑道“臭娘们,告诉你吧,你那宝贝儿子已经被烧死在院,你去陪他吧。”

 立见如芳的眼眶溢出泪珠。

 徐勇一‮劲使‬,如芳立即断气。

 徐勇嘿嘿一笑,便推尸离去。

 倏觉双膝一疼,他不由暗暗叫糟。

 出手之人正是甘彦,他方才趁隙潜近车旁,便一直默听着,如今,他已经以两支银针入徐勇的双膝。

 徐勇一闷哼,甘彦便起身行来。

 徐勇乍见甘彦,立即暗骇。

 甘彦却上前制住徐勇的肩井,再注视着。

 不久,甘颜摘下徐勇的面具,立即沉声道:“七煞手!原来是你?舂风院命案是你干的吧?”

 “是的!前辈海涵,晚辈必有厚报。”

 “哼!体污吾人格。”

 “是!是!”

 “汝为何谋杀童氏?”

 “她死有余辜,前辈理该知道她先设计占童家产业,再放高利贷昅取百姓之血汗钱矣。”

 “哼,汝自认为在替天行道吗?”

 “不敢!晚辈子林中留置一些财物,它们皆是正规钱,请前辈笑纳,并请前辈容苟活下去。”

 “你想活下去?”

 “是的!请前辈玉成。”

 “汝是否一直潜伏此地?”

 “不,晚辈只是上月路经此地而已。”

 “哼,光凭此事,汝便该死,哼,汝以为吾不知汝一直潜伏在舂风院乎?汝自弃生机矣。”

 说着,他已扬手拍。

 徐勇急道:“饶命…饶…”

 甘彦顿手道:“汝有何遗言?”

 “晚辈有件天大的秘密禀报。”

 “说!”

 “这…这…”

 “汝想藉此秘密换取一条命乎。”

 “是的,请玉成。”

 “那秘密如此珍贵乎?”

 “它与大蛮国有关。”

 甘彦不由心中一动。

 他立即沉声道:“休张声势。”

 “千真万确。某位名人乃是大蛮国的內奷。”

 “谁?”

 “前辈肯容晚辈苟活乎?”

 “汝不会胡编吧?”

 “晚辈有充份的证据。”

 “好,吾答应汝。”

 “当真?”

 “吾一向不打逛语。”

 “好,那人便是武当派长老元飞子。”

 甘彦心儿剧跳道:“不可能。”

 “千真万确,因为,他每季所服用之解药便由晚辈提供。”

 “汝亦为大蛮国效命乎?”

 “晚辈被,请恕罪。”

 “汝如何进一步证明元飞子是大蛮国人的內奷?”

 “无飞子乃是元翔子之师兄,元翔子接掌武当掌门,元飞子心生不満,经催心剑崔明以武制伏后,便背叛迄今。’”

 “吾不信。”

 “这…这…对了…前辈乃是歧黄高手,无飞子毒发时,心口便会绞疼,前辈理该可以由他的气观之。”

 曾彦‮头摇‬道:“难以取信。”

 说着,他已疾按上徐勇的“膻中。”

 徐勇闷哼一声,便含恨气绝。

 甘彦夺过徐勇手中之锦盒,便掠入林中。

 不久,他已搜到包袱,立即扬长而去。

 徐勇却双目猛瞪,右手扣着如芳的粉颈而立。

 这便是典型的现世报也。

 不久,甘彦已经在內厅会见甘哲,他便低语着。

 甘哲乍听元飞子背叛武当派,不由皱眉。

 他听完之后,立即颔首道:“干净俐落。”

 “孩儿有些歉疚哩。”

 甘哲含笑道:“对徐勇这种歹徒,不必讲道义,何况,汝只答允元飞子那档事,徐勇为大蛮国效命,便该死。”

 甘彦吁口气,笑道:“孩儿释怀矣。”

 甘哲含笑道:“汝打算如何处置这些财物?”

 曾彦问道:“可否为徐勇及童氏积德?”

 “汝打算留用于善途?”

 “是的。”

 甘哲颔首道:“吾同意,不过,过些时曰再到别处兑用之,以免遭官方循线搜获,坏了大事哩。”

 “是”

 “有此笔收入,朝儿可以发挥矣。”

 “是的。”

 甘哲低声道:“汝去观察元飞子,顺便兑换这些银票吧。”

 “是”

 “多备些面具,务必要保密。”

 “是!孩儿何时启程?”

 “俟命案平上吧。”

 “是。

 二人又叙一阵子,方始歇息——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