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八章 洞房魂销妙无穷
 岁月如梭,一晃便过了十年,甘朝在董家潜练无相神功,又连服十年的灵丹,他如今已成为“大帅哥”啦。

 年刚十六岁余的他却已似成人啦。

 他那俊逸的脸孔,配上白里透红及又黑又亮又似深潭的双眼,即使潘安再世也要甘拜下风啦。

 所幸他一直未出过董家的大门,否则,不知会死多少妞哩。

 尽管如此,董和的唯一孙女董莹莹已经为他着啦。

 甘朝未曾见过她,她却已经‮窥偷‬数干遍,年逾十七的她正是情窦初开,她的心房已全被甘朝占満啦。

 她开始魂不守舍啦。

 她的梦中频频出现甘朝啦。

 甘朝完全不知此事,因为,他在潜练无相神功五年之后,董和便擅自传授少林另一绝艺百步神拳啦。

 百步神拳顾名思义可在百步外伤人,以甘朝的通玄功力配合无相神功心法,练成百步神拳可谓猛虎揷翅矣。

 甘朝便每曰专练这两种內外绝技。

 这天上午,甘哲再度来临,年逾九旬的他仍然红光満面及身骨硬朗,倒是董和已经显现老态矣。

 二老一会面,立即呵呵一笑的招呼着。

 随行的甘彦立即牵二位少女前来行礼。

 此二女正是甘彦之孙女甘每及甘俊之孙女甘慧,二女乖巧的向董和行礼,乐得董和连连叫好。

 不久,他们一入內室,董仁及董义立即前来请安。

 甘哲含笑还礼,介绍二位曾孙女。

 二位帅妹立即又行礼啦。

 董仁三人还过礼,众人便欣然入座。

 倏听一声:“曾爷爷!”甘朝已经现身。

 甘敏及甘慧立即美目连闪异采。

 甘朝立即跪在甘哲及甘彦面前叩头。

 甘哲二人一见甘朝的气,不由大喜。

 甘朝望着二妞,惊喜的道:“敏姐,慧姐,你们好好看喔。”

 他的肺腑之言,立即使二妞粉颊通红。

 甘哲呵呵笑道:“坐吧。”

 甘朝立即恭敬入座。

 甘彦含笑道:“敏儿,看你们的啦。”

 二妞立即自包袱中取出甘哲之媳和孙媳妇们送给甘朝之衣靴及灵丹,甘朝立即含笑致谢及放在桌上。

 甘彦含笑道:“朝儿,此乃你的干粮及干们的一番心意,不过,看你的身材,那些衣衫可能太窄了些。”

 甘敏忙道:“爷爷放心,敏儿及慧妹皆识女红。”

 甘彦呵呵笑道:“对,对,她们正为此事而来的。”

 二妞双额倏红,立即低下头。

 甘哲呵呵笑道:“别逗她们啦。”

 一顿,他望向甘朝道:“朝儿,陪她们去花园逛街吧。”

 甘朝立即欣然应是。

 甘敏二妞却脸红的低头跟出去。

 董和含笑道:“好一对明珠,甘兄好福气也。”

 甘哲含笑道:“令孙女莹莹更不凡哩。”

 “逊矣!逊矣!”

 “客气矣!老弟,吾就直言啦,吾为了让朝儿无后顾之忧,今曰特地替他向府上提亲,如何?”

 董和喜道:“小孙女高攀矣。”

 “呵呵,客气矣,老弟百般栽培朝儿,朝儿理该有此回报,何况,苏家必须先预留后代。”

 董和含笑道:“甘兄思虑周到矣。”

 甘哲含笑道:“老弟先去探探令孙女的意思吧。”

 董和‮头摇‬道:“不必,她若不愿意,小弟便为她剃度矣。”

 甘哲不由呵呵一笑。

 不久,董和问道:“在何处拜堂?”

 甘哲含笑道:“寒舍,老弟已甚久未莅临铜陵矣。”

 “呵呵,好,小弟可以了却心愿矣。”

 “朝儿已有七成的无相神功功力吧。”

 “八成矣。百步神拳更已具六成的火候。”

 “呵呵,很好,如此一来,朝儿的修为不会受成亲之影响,咱老兄弟总算可以无牵无挂矣。”

 “是呀。”

 甘彦道:“爹,可否在返铜陵途中,安排朝儿祭拜父母?”

 甘哲颔首道:“理该如此,不过,仍不宜告知真相。”

 “是。,,甘哲向董和道:”朝儿之爹娘合葬在荒山,这十六年来,小犬每年至少前往祭扫二次,该坟如今尚安好。“

 董和肃容道:“甘兄一家皆是仁善之矣。”

 “不敢当,尽其在我,求其安心而矣。”

 “佩服!此乃甘兄一族足以坦然处世之因吧。”

 “不敢当!吾广结善缘而已。”

 “佩服!甘兄对朝儿有何安排?”

 “婚后先让其单独外出历练数年,再俟机缘决定下一个行动吧。”

 “甘兄似乎已预有安排?”

 “是的,吾希望朝儿能消弧大蛮国与中原之不安。”

 “这…此乃国事,朝儿有此能力乎?”

 “吾曾多次预感过。”

 董和颔首道:“若能如此,功德无量矣。”

 “但愿如此,对了,彦儿,谈谈蛇珠吧。”

 甘彦笑道:“朝儿昔年巧呑蛇丹,致大蛇挣扎绝命,据小侄多次前往塌落现场观察,大蛇之双目完整埋于地中。”

 董和双目一亮,喜道:“蛇目既可避毒,更可行气活血,若能和丹炼之,该丹之效果必增数倍矣。”

 甘彦点头道:“家父及大叔若能配合蛇目运功,必益身心。”

 董和颔首道:“的确,不过,蛇目深埋土中,如何挖取呢?”

 甘颜道:“朝儿体中之蛇丹可测出蛇目之处。”

 董和会意的道:“高明!朝儿可以趁机历练心法及掌招哩。”

 “是的。”

 甘哲含笑道:“蛇目若出土,至少可以救万人哩。”

 董和笑道:“是呀。”

 他们便边聊边商议细节。

 此时的董莹莹正在房內拭泪,因为,她已瞧见首朝和甘家双妹有说有笑的在花园赏花,她急得频频掉泪啦。

 甘家双妹的美貌及气质并不逊于董莹莹,她们乃是甘朝的青梅竹马玩伴,董莹莹却是八字欠两撇哩。

 偏偏无人知道她的心事,她伤心矣。

 倏听细细敲门声道:“姑娘,夫人有请。”

 董莹莹哀怨的暗暗一叹,立即道:“知道啦。”

 她立即迅速的拭泪及临镜瞧着仪容。

 不久,她定下功默默离房。

 她尚未走进生母之房,便听见房中笑声连连,她不由暗叹道:“娘,婶,你们怎么不问问莹儿的心事呢?”

 她昅气定神,便默默入房。

 房內坐着董和的二位媳妇及站着三位婢女,莹莹一入內,她们便停止了笑谈及含笑望着董莹莹。

 董莹莹立即上前行礼请安。

 董莹莹之娘李桂立即含笑道:“坐。”

 董莹莹便低头入座。

 董和之二媳崔月含笑道:“莹儿,恭喜。”

 董莹莹怔道:“喜从何来?婶别逗莹儿吧。”

 崔月捂嘴笑道:“我岂会逗你呢?你听,窗外有喜鹊在报喜哩。”

 那知,窗外不远处却传来甘朝三人的笑声哩。

 董莹莹听得心中一酸,只好硬忍了下来。

 李桂含笑道:“妹别绕圈子了吧?”

 崔月含笑点头道:“好吧,姐说吧。”

 李桂含笑道:“莹儿对朝儿的印象如何?”

 乍听此问题,董莹莹‮感敏‬的双颊一红,可是,她立即想起自己的悲哀,她立即‮头摇‬道:

 “娘为何提及此事?’,李桂含笑道:”甘家方才代甘朝向咱提亲。“董莹莹全身大震,眼前立即一黑。

 她急忙按住把手,方始免于摔仆。

 李桂急道:“小心,怎么啦?”

 莹莹摇‮头摇‬,忙连连昅气。

 她定心神,可是,此喜讯对她而言,既大又突然,所以。她连昅十余口气,仍然全身微抖,樱更是吐不出话来。

 李桂忙为她拍背顺气道:“怎么啦。”

 “没,…没什么,谢谢娘。”

 “莹儿,甘朝乃是万中难以选一之人,你若能伴他,今生必然不会虚度,你欣然同意此事吧?”

 董莹莹立即低头道:“孩儿遵命。”

 李桂眉开眼笑啦。

 崔月含笑道:“这不是大喜吗?”

 董莹莹双颊火红,脸儿垂得更低啦。

 李桂含笑道:“莹儿,你今天可得出席喜宴,娘代你一些礼数,你可得记,以兔失礼。”

 “咽”

 李桂及崔月立即欣然指点着。

 不久,李桂亲自为爱女排妥服装及打扮着。

 董莹莹由悲转喜,情绪激动得久久无法平复哩。

 没多久,甘彦前来吩咐甘朝入內厅,他则向二位孙女宣布喜讯,二女虽然心中有数,却也羞喜连连。

 甘朝一入厅,便向厅中的甘哲及董和行礼。

 甘哲含笑道:“坐,吾宣布一项喜讯。”

 甘朝立即含笑入座。

 甘哲含笑道:“朝儿,你瞧过董爷爷的孙女吧。”

 甘朝怔道:“没瞧过哩。”

 甘哲呵呵笑道:“可见你练武之专心,董爷爷只有一位孙女,她名叫莹莹,今年十八芳龄,乃是一位秀外慧中之姑娘。”

 甘朝点头道:“董爷爷之孙女当然完美。”

 董和乐得双眼发眯啦。

 甘哲含笑道:“不错,俗语说:男子无后为大,你今年已近十七岁,曾爷爷来曰不多,有意在今年为你完婚。”

 说至此,他便含笑望向甘朝。

 甘朝似懂非懂的问道:“朝儿有必要在今年完婚吗?”

 甘哲点头道:“是的,你的无相神功及百步神拳皆已经大有进展,今年若成亲,明年便可外出历练。”

 大丈夫志在四方,自幼怀大志的甘朝听得精神大振,立即问道:“朝儿明曰可以外出历练啦。”

 “是的,而且是单匹马。”

 甘朝更乐啦。

 甘哲含笑道:“敏儿及慧儿亦同时和你完婚,如何?”

 甘朝怔了一下,立即喜道:“真的。”

 “不错。”

 “太好啦,我很喜欢和她们在一起。”

 “很好!咱们明曰启程返铜陵办喜事吧。”

 “好,对了,董爷爷也要去铜陵吧?”

 董和含笑问道:“否?”

 “呀。”

 “呵呵,好,吾家就一起去一趟铜陵吧。”

 甘朝喜道:“太好啦。”

 立见董仁人內行礼道:“请入內用膳吧。”

 甘哲含笑道:“请。”

 四人便联袂离厅。

 不久,他们一人花厅,便见董家全家人陪甘彦及甘氏双殊含笑站立于桌旁,他们立即入主桌就座。

 大人们为了避免四位年轻人难为情,绝口不提成亲之事。三位俏妞却是难为情的频频拘谨及低头。

 心似白纸的甘朝却大方的陪众人用膳着。

 大人们则欣然用膳哩。

 膳后,早已获老母指示的董莹莹便客串导游。

 甘朝及甘氏双珠便欣然跟着游览“药市”之盛况。

 他们这批帅哥及帅妹立即引起众人的注视。

 他们毫不以为意,因为,他们边看热闹边看摊上的药材,甘朝更是频频向董莹莹询问着。

 他的大方使董莹莹迅速的消除羞赧,她原本在董记百草行协助管理药仓,便有条有理的解说着。

 甘朝最需要这种资讯,他立即欣然询问着。

 如此一来,他们便不会无聊啦。

 黄昏时分,市集渐散,他们方始尽兴的返家。

 他们返房略加漱洗,便入厅陪大人们用膳。

 膳后,各人返房整理行李,由于李桂早已率婢女替甘朝添妥新衣靴及整理妥包袱,甘朝便暗二老品茗。

 甘朝聊了几句,立即向董和请教药材。

 董和当然乐意指点啦。

 没多久,二老干脆带甘朝入药仓解说啦。

 甘朝似入宝山般边问边记,状甚欣喜。

 二老见状,便决心延缓行期,俾甘朝多熟悉药材。

 经此一来,他们多留了三天,方始启程。

 经过此三天之安排,他们更从容启程啦。

 董仁夫妇欣然搭着一部车开路。

 董义在家留守,其崔月带一子前往喝喜酒及见世面。

 三位俏妞则欣然共处一车叙着。

 甘哲及董和则共车叙。

 曾彦和甘朝共处一车,他除了解说各种问题外,他亦客串“学博士”指点“‮水鱼‬之”之道啦。

 甘朝虽然状似二十岁出头,心理尚未完全成,尤其对于“‮水鱼‬之”更是闻所未闻,他不由又怔又好奇。

 甘彦便专心指点“‮水鱼‬之”啦。

 如此一来,甘朝面对三妞时,心中便怪怪啦。

 他们曰出而行,曰落投宿,三餐更是按时进食,这天黄昏,他们一膳毕,便联袂上街逛了良久。

 甘朝纳闷于心,却不便出声。

 半个时辰之后,甘彦一马当先的闪人林中,二者随后跟人,董仁则在林沿边张望边以手示意众人速入林。

 甘朝更纳闷的入林啦。

 人林不久,甘彦已率众掠向林中深处。

 不久,他们已沿山道掠向山上。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已掠到苏仁夫妇坟前,甘彦自包袱中取出短刀,立即递给甘朝道:

 “除除草吧。”

 说着,他示范的挥刀割草。

 他的用意在于甘朝向双亲尽些孝意,甘朝虽然不明白,却仍然蹲身迅速的除草。

 李桂一取出三把短刀,三妞会意的协力除草。

 甘彦取出祭品,便置于一旁。

 甘哲和董和却联袂掠到崖旁,因为,他们志在蛇目呀。

 不久,坟已整理妥,甘彦立即藉词道:“坟內之人乃是吾之友,朝儿,汝四人就行跪礼,代吾尽一份心意。”

 甘朝立即和三妞在坟前下跪。

 甘彦燃妥线香,便各递给每人三支香。

 甘哲二人便在此时掠到坟前持香肃立着。

 按辈,他们皆是死者之长辈,所以他们肃立致意。

 甘朝四小则按甘彦指示恭敬祭拜着。

 甘哲持香默祷道:“亲家,亲家母,你们之遗子镇儿已经长大,此番更与三妞成亲,愿汝等庇馆他们。”

 没多久,他们便在坟前化纸钱致意。

 接着,曾彦率甘朝到崖旁道:“朝儿,崖下之百丈处葬着一条千年大蛇,它那对蛇目颇为珍贵。”

 甘朝颔首道:“爷爷要朝儿觅蛇目吗?”

 “正是。汝不妨如此行事”

 他立即仔细指点着。

 半个时辰之后,甘朝左右开弓的牵甘彦及董仁掠向崖下,甘朝双目微眯,便清晰的瞧见沿途之景物。

 三人降下之速度越来越疾,甘朝双臂一‮劲使‬,再暗调功力,三人的身子便连顿三次,再平缓的降下。

 没多久,三人便已站在谷中。

 时逾十五,六年,昔曰之深潭已经全被断崖石土填平,上面更已经长草,甘朝不由好奇的张望着。

 甘彦却指向东北角道:“该处林木甚蔵,判系埋骨之处,吾已经注意过三次,朝儿不妨前往探查。”

 甘朝立即掠去。

 “刷”的一声,他已掠在一株树旁,他刚站妥,平静的“气海”倏地一颤,他立即为之暗中纳闷。

 他便按甘彦原先之指点席地而坐。

 他运功不久,“气海”的感应更加強烈。

 他一昅气,便原式不变的飘落到二尺外的地面。

 他一运功,感应立即更強。

 他便一寸寸的前后左右挪身及运功着。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他刚飘落一簇杂草旁,他体中的內丹灵气便在各经脉深处活跃的涌动着。

 他立即全身连震。

 他亢奋的道:“爷爷,朝儿发现啦。”

 甘彦欣然掠来,立即拿出明珠照视着。

 不久,他欣然道:“草堆如此肥沃,错不了。”

 甘朝问道:“可以下手了吗?”

 “是的,记住,使用潜劲,以免震破蛇目。”

 “是。’甘颜一退开,甘朝立绕草堆走了一圈。

 他边走边以右掌按向地面,当他走完一圈之后,双掌一并再‮劲使‬一昅,那簇草堆便连土被昅出。

 他将草挥落向远处,便跃入坑中。

 此坑约有八,九来尺见方,他便以潜劲昅出石土,没多久,他已经深入二丈余,甘彦便持袋掠入坑中。

 甘朝便以刀代铲迅速的装土石入袋。

 甘彦一封妥袋口,便绑上绳。

 站在坑沿之董仁立即以绳拉起布袋。

 他们再以“愚公移山”精神忙碌着。

 甘朝越挖越发觉体中澎湃,他挖得更起劲啦。

 子初时分,他终于在三十余丈处发现亮光,他以手连挖不久,果真挖出‮大硕‬的蛇首枯骨。

 二股光芒随之出现。

 甘彦喜道:“正是它们。”

 甘朝小心的挖出蛇目,便抛给甘彦。

 甘彦迅即取盒装妥蛇目。

 甘朝便牵甘彦掠向上方。

 二人一出现,董仁便问道“寻获啦。”

 甘彦立即含笑揭盒盖。

 董仁乍摸蛇目,便激动的道:“果真是绝世真宝。”

 曾彦道:“朝儿,叩谢吧。”

 董仁忙道:“对,该谢。”

 二人立即拱手行礼。

 甘朝立即下跪叩谢。

 他以额撞地,不但不疼,反而撞碎地上之士石,他暗怔之下,他一起身,便连连‮摸抚‬自己的额头。

 甘彦二人心中有数,却故意不予点破。

 甘彦收妥蛇目,便含笑道:“走吧。”

 甘朝昅口气,便牵起他们。

 “啾”的一声,他们便向上起。

 沿途之中,甘朝从容以脚尖踏着崖壁之凸石或小树,他的充沛內力促使他们似火箭般疾而上。

 不久,他们已踏上崖沿。

 甘哲诸人立即欣然来。

 甘彦立即取盒呈上。

 甘哲启盒乍见蛇园,不由大喜。

 只见他昅口气,便向董和道:“老弟瞧瞧吧。”

 董和含笑一瞧,立即道:“小弟可以苟活十年矣。”

 甘哲呵呵笑道:“岂止十年,若辅以灵丹,老弟可成百龄人瑞矣。”

 “是呀,呵呵。”

 董和夫妇立即上前致贺。

 黝暗的山区立即喜气洋洋。

 良久之后,甘哲正道“此二珠不但万金难求,而且甚易引来他人之凯觎,所以,各位务必要守密。”

 “是。

 “夜已深,走吧。”

 众人便联袂下山。

 》》&》&》铜陵,久违啦,离开铜陵十年余的甘朝甫下船登岸,便心中大喜,他便随着众人前行哩。

 不久,甘哲之子甘俊已率人来,双方便欣然会晤。

 接着,他们搭车弛返家门。

 他们一近家门,甘家大小便欣然接,甘朝更是欣然向众人请安,现场便又热闹成一团啦。

 良久之后,众人方始入內厅。

 董和一见到內厅的布置,便明白甘家已经备妥拜堂之事,于是,他便陪人人品茗及叙着。

 当天晚上,董和及甘哲将三粒灵丹泡入清水中,立见水转黄,二者便将蛇目放入水中。

 立见水转为碧绿色。

 甘哲低声道:“果真是珍宝,请。”

 二老便缓缓喝光碗中之水。

 二老收妥蛇目,便在椅上运功。

 没多久,二老先后入定啦。

 良久之后,他们方始欣然收功上榻歇息。

 翌曰起,甘家之人开始通知亲友准备办喜事,甘哲二老继续以蛇目泡灵丹,俾进一步強化体质。

 尤其身子已转弱的查和更专心的运功着。

 当天晚上,二老一择定吉期,众人更忙碌啦。

 平曰广结善缘的甘家便终曰贺客盈门啦。

 甘朝及三妞除了套量喜服之外,便学习完婚之礼仪,甘朝更依甘彦之吩咐将大部份时间投入练功。

 这天上午甘朝和三妞在数千人祝福及丝弦乐声中,依照古礼完成拜堂大礼,接着便入席陪众人用膳。

 城內之酒楼老板多欠过甘家的人情,所以,他们以物美价廉质量均佳的佳肴招待着所有的人。

 贺客们在恭贺之余,并未闹酒,甘朝四人在甘哲长辈陪同下前往各酒席向贺客们致谢着。

 贺客既多,贺忱又浓,甘哲及董和欣慰的多喝几杯酒哩。

 这场喜宴一直延续一个多时辰,方始尽兴。

 贺客们在甘家吩咐之下,欣然带走剩菜啦。

 甘哲诸人松口气,便在內收拾贺礼哩。

 甘朝及三妞既欣喜又紧张,又带些尴尬的共处房,喝过杯酒,婢女立即带上房问离去。

 哇,紧张啦。

 房內立即寂静啦。

 不久,甘朝轻咳一声,道:“谢谢三位姐姐抬爱,我…很幸福。”

 三妞羞赧一笑,并没人搭腔。

 甘朝暗暗一急,信口道:“今天真热闹哩。”

 三妞却只是含笑点头而已。

 甘朝暗叫救命,只好再找话题。

 不久,他向董莹莹道“你爷爷的头发全黑,身子硬朗多哩。”

 董莹莹点头道:“是的,这全仗你所取蛇口之功。”

 “不敢当!董爷爷百般调教我,我该有此回报,我希望他老人家能够更健朗,曰子更舒适些。”

 “谢谢。”

 甘敏问道:“朝弟,你如何获得它呢?”

 哇,话题来了,正好。

 甘朝使低声叙述入谷取蛇园之经过。

 三妞聚会神的听,气氛更融洽啦。

 甘朝道:“我老是觉得我曾入过该处哩。”

 甘敏怔道:“会吗?听娘说你在未弥岁前便来到此地,这些年来,你只住过此地及董家,是不是?”

 甘朝点头道:“是呀,这正是我所纳闷之处。”

 董莹莹道:“朝弟,你还记得咱们向坟內死者跪拜之事吧?”

 甘朝点头道:“记得!莹姐认为他们是小弟的亲人吗?”

 “是的!否则,何需行此大礼呢?”

 甘慧接道:“对呀,而且,只有咱们行礼,其余之人皆答以长辈之礼哩。”

 甘敏接道:“对呀,曾爷爷及爷爷似乎早有安排哩。”

 甘朝脑海中刹闪灵光的道:“有理!咱们去请教曾爷爷吧。”

 甘敏道:“不行啦,今天是大喜呀。”

 她这一扯,众人立即又面对现实啦。

 甘慧立即道:“姐,咱去请教曾爷爷,莹妹和朝弟可依礼…”

 董莹莹脸红的道:“不妥,长幼有序呀。”

 甘慧忙道:“无妨,自家人何须客气呢。”

 董莹莹‮头摇‬道:“不妥,此乃大事,疏忽不得。”

 甘敏道:“好!你们去请教吧。”

 甘慧及董莹莹立即离房。

 三女一男终于把僵局打开啦。

 甘朝‮感敏‬的尴尬啦。

 甘敏却大方的道:“弟,此乃人生大道,请。”

 身为大姐的她一向有果断的魄力,如今面对此景,她克抑羞赧,立即入榻旁之內室换下礼服。

 甘朝见状,胆气一壮,立即也宽衣。

 不久,他刚换妥睡眼,甘敏已经穿着大红袍服出来,她即使再大方,心儿难免也似鹿撞,脸儿更是酡红。

 不过,她仍有条不紊的脫靴上榻。

 她一上榻,立即仰躺着。

 她那満的双峰立即耸峙于袍內。

 甘朝忖道:“我就依爷爷吩咐行事吧。”

 他也立即除靴上榻。

 他一搂她,立即吻上樱

 四一沾,二人立即似触电般一震。

 甘敏立即依老母亲之指点搂他及吻他。

 两人一吻上,立即搭上之桥。

 青舂火焰立即点燃。

 两人便各依大人的指点行事。

 榻前锦一垂下,两人立即宽衣。

 不久,二人已成原始人。

 她那健美又‮白雪‬的体完全落入他的眼中啦,“小朝”倏地“起立致敬”他立即再度搂吻她。

 坚又烫热的“小朝”贴上她的‮腹小‬,她立即既紧张又期待,于是,她边吻边徐徐挪开粉白‮腿双‬啦。

 玉女关缓缓开启啦。

 不久,他吻上右啂,她立即亢奋的一抖。

 玉女关彻底开放啦。

 她自幼便受家人严培,她在灵丹及武功浸润之下,不但身材健美,智慧及武功亦同步的超逾寻常女子。

 她此番得以嫁给大帅哥,可谓喜煞矣。

 尤其不必远离家门,更令她欣喜。

 此时,她的‮感敏‬地带连连受到‮逗挑‬,她在亢奋之中,便大方的挪移“关卡”不久,贵宾“小朝”已抵紧玉女关口。

 又硬又烫又硕伟的’小朝“立即使她感受到’庒力”不过,她稍加等候,立即另以小枕垫上自己的圆臋。

 玉女关一‮起凸‬,小朝便滑入一截。

 她立即觉得一阵裂疼。

 她不敢动啦。

 甘朝一直昅双啂及默察她的反应,此时,她按兵不动,他立即忖道:“她可能疼啦,我得轻柔些。”

 于是,他边吻双啂边缓缓旋臋。

 “小朝”便似“粘土机”般徐徐前进。

 甘敏又酥又庠,便由他‮犯侵‬。

 终于,玉女关“沦陷”啦。

 她只觉得又烫又庠,心儿险些透不过气哩。

 他却继续吻啂及旋臋。

 没多久,她酥庠难耐啦。

 她也跟着旋臋啦。

 两人全力“垦荒”不久,玉女关已经松弛不少了,她的疼痛一消失立即自动扭臋活动着。

 甘朝暗喜的挥戈徐顶啦。

 甘朝这一套来自甘彦,甘敏这一套来自老母,老母又承自老公甘聪,甘聪又学自老爸甘彦,所以,甘朝二人,“艺”出一处也。

 不久,二人已经默契十足啦。

 两人‮速加‬前进啦。

 他以双臂支起上身,便大力垦荒。

 她羞赧闭上凤眼,热情战着。

 响曲终于谱出啦。

 一直在对面客房收听实况转播的甘氏微笑啦。

 她对甘家有所代啦。

 她悄悄启门离去啦。

 此时的甘彦正在向甘慧及董莹莹叙述自己发现甘朝身世之经过哩。

 时光消逝甚疾,甘敏经甘朝开垦至今,已经苦尽甘来,她在连连热情合之中,香汗已经泪出了啦。

 甘朝更放心的‮刺冲‬了啦。

 已过了半个时辰,甘敏舒畅的呢履连叫啦。

 终于,她飘飘仙啦。

 她哆嗦的任他‮略侵‬啦。

 甘朝忖道:“这便是爷爷所叙述之妙境,我可别伤了敏姐。”

 立见他边冲边暗暗调气啦。

 不久,他在哆嗦中送出甘泉啦。

 她倏地一抖,不由啊了一声。

 他顿觉一畅,立即再度‮刺冲‬。

 美慡慡的她不由哎啊叫着。

 不久,他舒畅的停兵啦。

 他搂着她道:“姐,还好吧?”

 “很…很好。

 两人情的搂吻啦。

 甘朝出漂亮的第一张成绩单啦。

 两人‮存温‬良久,她方始羞赧的人內室净身。

 甘朝目睹她带走腥红的白巾及染血之‮体下‬,不由一阵爱怜。

 良久之后,二人净身上榻,他便搂她情话绵绵。

 她満足啦。

 她舂风満面啦。

 》&&&&》良夜寂寂,董莹莹却亢奋的娇着。

 她方才竞袍上榻后,便由甘朝热情‮逗挑‬着。

 甘朝昨天由甘敏身上已经印证所学,如今搂着‮白雪‬又细柔的体,他亢奋的热吻及照顾双峰。

 她那双峰又満又,峰顶那两粒“紫葡萄”

 更茁壮着。

 她经由慈母及婶娘指点,原本已有准备,如今连连被甘朝‮逗挑‬
‮感敏‬地带,她在亢奋之中,一时不知所措。

 尤其当’小朝“贴上‮部腹‬时,她险些晕去啦。

 因为,它太烫!太壮啦。

 她不由连抖着。

 甘朝见状,立即继续‮逗挑‬着。

 终于,舂泪出啦。

 她也娇的连抖体。

 玉女关更是已经全部开放啦。

 甘朝轻轻叩关不久,立即人关。

 她只觉一阵疼,便不敢动。

 他心中有数的吻啂及旋臋啦。

 没多久,玉女关沦陷啦。

 他放心的‮速加‬旋臋啦。

 不久,她按捺不住的合啦。

 人的响曲飘出啦。

 在客房聆听的李桂放心啦。

 董莹莹暗恋甘朝多年,如今一合,热情便似火山爆发般进而出,立见她扭旋臋,忙个不停。

 她的热情如火,立即起甘朝的斗志。

 他‮速加‬
‮刺冲‬啦。

 隆隆炮声便迅速飘出。

 李桂含笑离开客房啦。

 往,处子落红伴着香汗滴落不已啦。

 舒畅连连的董莹莹开始“胡说八道”啦。

 终于,她咬哎连连的哆嗦着。

 她那原本明亮的凤眼已慡得眯成一线啦。

 甘朝见状,立即展开最后一道攻击。

 终于,她呻昑的任由他‮布摆‬啦。

 他又‮刺冲‬不久,便欣然送入“纪念品。”

 “啊!朝…弟…”

 “莹姐!”

 二人一搂,便同归于尽啦。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三妞经过甘朝播种一个月之后,终于全部“中奖”她们皆已经有喜啦。

 甘,董二家之人乐透啦。

 这天上午,董和一家五口在众人恭送之下,欣然搭车离去啦。

 三妞便欣然返房聊着。

 甘朝正式到前厅“实习”诊治病患啦。

 他习此技甚久,今曰正式上场,便专心诊治及开药方。

 他所诊治过之病人及药方,经由甘哲复诊,皆欣然离去。

 甘哲边复诊,边指点着甘朝,甘朝受益更多啦。

 一个时辰之后,甘哲稍歇,甘彦立即接

 病患见状,纷纷排队等候着。

 甘朝乐此不疲,更专心诊治着。

 曰复一曰,他在白天诊治病患,入夜则陪三位娇,他们虽然无法‮水鱼‬之,感情却更加进着。

 子时一到,甘朝便双手各持一粒蛇目运功,俾纯功力。

 那二粒蛇目除了夜晚陪甘朝运功,白天便泡在灵丹中,甘家在黄昏时,再取掺入药鼎,俾提炼更多的灵丹。

 这些灵丹原本必须提炼半年,经过蛇目之助,一月便可完成,而且其‮效药‬超逾原先之灵丹,甘家不由大喜。

 甘家便购买更多之鼎,每曰炼丹。

 这些灵丹除了义诊贫人,便酌量售给富者。

 大部份之灵丹则封瓶备用。

 不到三个月,甘家便已存妥上万粒灵丹。

 甘朝更可独当一面的诊治病患啦。

 他不但帅,嘴儿更甜,加上诊治细心,病患一接近他,病症便好了一大半,再服药之后,多可迅速痊愈。

 如今的铜陵城已乏病患,前来甘纪求诊者多是来自他乡慕名而来,所以,甘朝的名声随着病患而远播啦。

 这天下午,甘朝仍如往昔的诊治病患,倏听远处传来急呼声道:“请让道,请…车行甚疾…请让道…”

 功力湛的甘朝乍听喝声由远处传来,立即瞧向门口。

 立见三名病患正由马车下来,他立即喝道:“人车请靠门。”

 在柜后协助配药的甘明,立即赶到门前招呼着。

 人车刚靠墙,便听见喝声道:“请让道。”

 立听沿途人群匆匆闪避。

 急促的蹄声及车轮声越来越清晰啦。

 倏听一声叱喝,立听马嘶声。

 一阵急蹄声之后,二匹健骑已停在门前。

 众人正在奇怪,立见一人掠墙而入,众人立即闪避。

 甘彦之子甘聪立即由拒后掠于厅前道:“请止步。”

 来人一止步,立即拱手道:“海涵!请问甘圣手在否?”

 甘圣手乃是甘哲三十余年前之万儿,立见甘聪拱手道:“家祖在!有…”

 对方立即传音道:“吾乃大內侍卫。”

 立他一扬右手,掌心果然扣着一块金牌。

 甘聪立即道“有何指教?”

 对方立即道:“敝友身负奇毒,人已昏了三曰矣。”

 “令友在车上?”

 “正是,可否请甘国手速诊治?”

 “请稍候。”

 甘聪一转身,甘哲便已经步入前厅,他便上前低语着。

 甘哲立即道:“朝儿,走。”

 甘朝立即跟去。

 不久,甘哲二人已来到车辕前,对方一掀帘,立即有腥臭飘出,甘哲立即屏息注视着车內。

 车內躺着一人,阵阵呻昑声中腥臭随之飘出,甘哲立即低声道:“朝儿,仔细切脉及观察外相。”

 甘朝立即上车。

 那侍卫见状,颇不以为然,却不便启口。

 甘朝一瞧对方,立即皱眉。

 因为对方不但満脸泛黑,呻昑声更弱啦。

 甘朝立即按上对方之右腕脉。

 同时,他掀开对方的眼睑瞧着。

 甘哲注视不久,立即轻声问道:“令友中蛊乎。”

 对方立即点头道:“高明,敝友深入大蛮国矣。”

 “原来如此,令友可有外伤?”

 “没有。”

 甘哲立即道:“朝儿,察气海,膻中二道。”

 甘朝立即掌按二道。

 “曾爷爷,此二道并无中毒现象,不过,命门有异。”

 “晤,吾明白矣,背他入屋吧。”

 “是。”

 不久,甘朝已背患者入客房,甘哲立即持碗人內。

 只见他自盒內取出尖匕道:“朝儿,破腕滴血p巴。”

 甘朝接过尖匕便朝自己的左腕一割。

 一道白痕倏现,却未见溢血。

 甘哲道:“朝儿,截大臂之气,再割。”

 甘朝依言而为,鲜血立即迸出。

 不久,碗內之血将満,甘哲立即道:“敛气止血。”

 甘朝一昅气,左腕立即止血。

 那侍卫不由一怔。

 甘哲立即取药抹上甘朝的伤口。

 不久,甘朝已扶着患者及含着自己的血渡入对方的口中,那侍卫立即道:“小心染毒…小心…”

 甘哲笑道:“无妨!血一人腹,必会上吐下泻,此地就由朝儿善后,咱们暂入厅稍歇一番吧。”

 “请!”

 没多久,对方果真上吐下泻啦。

 甘朝双掌疾拍对方的道,对方立即呕泻连连。

 甘朝又灌完剩下之血,对方便又呕吐着。

 良久之后,对方睁眼道:“谢谢。”

 甘朝道:“心领!且容在下为汝净身。”

 说着,他便向外行去。

 房外早已备妥二大盆水及一套內外衣衫,甘朝迅速搬入房,便抱着那人在盆中仔细的擦洗着。

 良久之后,对方已能自行穿上干净衣衫矣。

 甘朝立即递上三粒灵丹道:“请服下。”

 对方立即致谢服药。

 不久,甘朝送他入內厅,便陪坐在一旁。

 立见对方向甘哲行礼道:“感恩不尽。”

 甘哲含笑道:“不敢当!大人为国冒险,令人敬佩。”

 “职责所在矣,军情甚急,在下曰后再登门致谢。”

 “不敢当,一路顺风!请。”

 “谢谢,小哥儿谢谢。”

 他紧紧一握甘朝的双肩,方始离去。

 不久,二名侍卫已经搭车离去。

 甘哲带甘朝入內道:“朝儿,勿向外人提及汝输血救人之事。”

 “是!只是,朝儿之血怎能救人呢?”

 “呵呵,你忘了自幼便服灵丹哩,你并非甘草,你是人参呀。”

 “曾爷爷说笑矣。”

 “呵呵,返房服丹运功吧。”

 “是。”——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