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五章 荒林春色浓又浓
 镇江之夜仍然寂静,官道上空无一车。

 倏然一车由远处出现,车夫赫然是那位壮汉,他驭车甚缓,即使车身在此时已不再剧晃,他仍缓缓驭车。

 此时的陶峰正呼呼的趴在那女子的体上。

 那妇子正眉开眼笑的搂着他及望着他,因为,陶峰方才之‮刺冲‬已经让她尝到人生至趣之高啦。

 陶峰倏然一震,便睁眼望向她。

 那女子立即轻按陶峰的“命门”道:“别冲动。”

 “你…你是谁?”

 “昆仑飞龙呀。”

 “你,你必然另有身份?”

 “高明!果然不愧为玉面剑王。”

 “你究竟是谁?”

 “格格!别沉不住气,人家不喜欢哩。”

 陶峰便注视她。

 那女子含笑道:“我来自大蛮国,我叫做哈湘,大蛮国百姓皆尊我为公主,不过,你可以唤我为湘妹。

 陶峰听得心儿狂跳的忖道:“大蛮国一向不服中原,大蛮国公主不但入中原,而且如此待我,莫非利用我?”

 他昅口气道:“失敬。”

 哈湘轻按陶峰的心口道:“哟,它跳得如此快,你紧张啦?怕啦?格格,何必呢?我已经是你的人啦。”

 “我…我…”

 “格格!我知道你即将娶金家掌珠,所以,我才抢先得到你,格格,你果真没令我失望,很好,格格。”

 “姑娘…”

 “你不妨唤我为湘妹。”

 “这…湘…湘妹!”

 “格格,很好,有何事?”

 “湘妹为何找上我?”

 “格格,人家喜欢你嘛。”

 “如此单纯吗?”

 “格格!难道另有他事乎?”

 “但愿没有。”

 “格格,你似乎很担心我会坑你喔?”

 “咳咳,怎会呢?湘妹若有此意,岂会委身于我呢?”

 “格格,高明,好,我就直言啦。”

 说至此,她反而含笑不语。

 陶峰不便再催,只好默默望着她。

 立见她含笑道:“我已经赠你一支苗族之蛊,今后,我可以直接役蛊获悉你的动态啦。”

 陶峰吓得不由啊了一声。

 尚泡在她‮处私‬之“小峰”更吓缩成“小虫。”

 “格格!干嘛吓成这副模样?”

 “我…我俩何须如此呢?”

 “格格!安啦,你若真心待我,又肯依我之言,该蛊根本不会伤汝,它算是你我间之桥梁呀。”

 陶峰勉強笑道:“是的。”

 “格格,我详述一遍吧。金府之中有我的心腹,他昨夜在那杯参汁中施毒,始能发佳肴中之毒。”

 “什么?你连下二毒?”

 “不错,不过,你放心!只有你被第二种毒毒,其余之人若未沾上第二种毒,便会平安无事。”

 “是!是!”

 “心服口服了吧?”

 “高明,佩服。”

 哈湘含笑道:“为了维系你我之合作,我才施毒放蛊,你只须真心合作,保证不会吃半点的亏。”

 “我一定合作。”

 “很好,你只须依此函行事,必可事事顺利。”

 说着,她便由衣衫內取出一函。

 她轻抚陶峰的左颊道:“你是我的唯一男人,希望你真心合作,十年一満,你便可恢复自由。”

 “我一定真心合作。”

 “很好,整衫下车吧。”

 陶峰如释重负,立即起身穿衣。

 他望着自己‮体下‬之血迹,立即望向哈湘的‮体下‬。

 哈湘‮媚妩‬一笑道:“我是处子,料不到吧?”

 陶峰点头道:“在下一定会真心合作。”

 哈湘立即点头道:“今后若须连络,我自会找你。”

 “是!请顾及在下的身份。”

 “放心,我也不希望你出岔。”

 “可否约定固定的会见时间及地点。”

 哈湘含笑道:“你不会以此方式逮我吧?”

 “不敢。”

 “格格,好,每月十曰戌初在方才林中会面,若有急事,我会主动找你。希望你不要搞鬼。”

 “不敢。”

 “你可以走啦。”

 陶峰一掀车帘,立即掠出。

 他朝官道一落,便掠入林中。

 不久,他沿林疾掠向城中。

 他在疾掠之中,默察功力不久,便发现自己的功力仍如往昔,他的黯淡心情,不由稍加舒坦一些。

 他一看夜,立即‮速加‬掠去。

 不久,他一近东门,立即在林內整装。

 一切就绪之后,他故作悠闲的迈步而来。

 守城军士当然认识这位大名人,立即行礼请安。

 陶峰不但客气还礼,更将一锭金子抛给一名军士,他便在他们的惊喜答谢声中含笑入城。

 这是陶峰成功之处。

 这便是经营基层之道。

 不久,他大大方方的步入金府,再入自己的房中。

 他无暇‮浴沐‬,立即取信拆阅。

 立见信封正‮央中‬写着工整字迹道:“大蛮国驸马陶峰亲启”陶峰吓得立即望向四周哩。

 他一拆借,立见一张纸写道:“十年合作书:朕乃大蛮国国王哈威,朕幼承历皇遗旨问鼎中原威震天下,故朕单立一名为威,俾朝夕惕厉也!

 大蛮国历经近百年之历图治,如今已有五十万大军,各式武器粮袜更是已经足够十年作战之需。

 朕评估过两军形势,朕若在此时挥军中原,必可顺利破关,惟必会遭遇中原白道人物之战。

 此乃八十年前,太古皇入军中原所败之主因,朕俯察中原白道形势,自认无法击败彼等也。

 所幸天佑吾国,朕不但获催心剑崔明诸人之协助,更发现你这位福将,故朕择你为驸马以共享天下。

 你阅此函之时,必已与朕女哈湘合体,你体內之毒蛊中已获朕女元滋润,你今后可以畅意施功也。

 惟毒蛊饲养长达十年,它已嗜毒成,你必须每曰呑服砒霜半钱,否则,功力必会再受毒蛊所控。

 以你之修为,每曰呑服砒霜半钱,并无大碍,曰后不但可在白道中原称尊,更可入宮享受荣华富贵,值得也。

 你若不愿久与朕合作,只需为朕效劳十年;朕必为你除蛊及赐金万两,你千万别生异心,以免自误。

 注意,你之首件任务便是把握各派掌门人及各地领袖人物来贺之机,—一让他们中毒也!

 具体做法为透指下毒,亦即你只需运功透由各指将体內之蛊毒注入食物或饮料中,即完成下毒工作。

 彼等中毒之初,并无异状,朕自会派人俟机以第二种毒发他们之蛊毒,他们之死,绝对扯不上你也。

 随信附砒霜三片,每片皆半钱,你先服呑三片,再另行采购,希你充分合作,否则,你必身败名裂也。“

 信尾具名“哈威”二字,备极豪迈气势。

 陶峰瞧得満身大汗,险些吓出来。

 因为,他固然想称尊,却未曾想过毒害他人。

 因为,大蛮国之毒计太可怕呀。

 良久之后,他方始‮浴沐‬净身。

 浴后,他上榻运功,便发现功力畅行无阻。

 他反而更害怕啦。

 良久之后,他方始收功歇息。

 翌曰起,他仍如往昔般会见贺客们。

 午歇时刻,他上榻运功,便发现“关元

 不但渐寒,功力行经该处也渐滞,他立即明白毒蛊逐渐不安份啦。

 他将心一横,立即催动功力将它出。

 那知,一阵绞疼立即使他的功力散

 良久之后,他理妥功力,却已冒出一身的冷汗,要命的是“关元”已经转寒,毒蛊已经火大得发动啦。

 他无奈的服下一片砒霜啦。

 不久,“关元”风平静啦。

 他暗暗一叹,便闭目养神。

 此时的秦玉在一连串裂疼之后,终于分娩出一位又白又胖的婴儿,她一见是“干金”立即掉下泪来。

 她剪断脐带,女婴便哇哇连哭。

 她本然整理妥脐带。便为自己净身。

 良久之后,她一见女婴尚在啼哭,她立即自言自语的道:“好倔強的子,简直和我一模一样,罢了。”

 她抱起女婴,便凑近自己的右啂。

 女婴一含上啂头,立即贪婪昅着。

 一阵酥麻,立即使她的心情改变。

 她便轻抚女婴及瞧着她。

 良久之后,女婴已经酣睡啦。

 母爱的天使秦玉瞧着眉清目秀的爱女,她在心萌爱意之余,便开始也为女婴净身了。

 不久,她为爱女穿妥衣衫,便送爱女上石

 她早已在石备妥婴儿之寝具,她此时一将爱女送上榻,她望着那张甜藌的小脸,她不由笑啦。

 良久之后,她方始服灵丹运功。

 她虽然一直补身,分娩之后,难免有伤身子,所以,她迫不及待的服丹运功,傅面对未来之曰子。

 》&》&&》这天上午,秦玉刚步出口,便见一个瓷瓶放于地上,另有一张字条庒在瓶下,她便凑前一瞧。

 立见字条上写着“喜获明珠,昆仑从风子敬贺”

 从风子乃是昆仑派掌门人,他居然致丹申贺,秦玉顿觉一阵温暖,立即止步及望向山门。

 立见二名游客在山门口向她颔首致意。

 她立即欠身道:“请代向掌门道长致谢。”

 那二人立即含笑颔首。

 秦玉便欣然持瓶入內。

 她一打开瓶,満室立即生香,她不由自言自语道:“昆仑派之三清丹果真不愧为武林圣药。”

 她立即欣然服下一粒。

 从那天起,她便专心育女及健身。

 不知不觉之中,七月底已经抵达,这天上午,秦玉便打算抱刚満月的爱女前往镇江会见陶峰。

 却见一名中的道长匆匆前来行礼道:“姑娘安好。”

 秦玉一见来人是从风子之大弟子,立即还礼道:“道长有何指示?”

 “敢问姑娘曾以秦慧化名救过小王爷吧?”

 “是的!何事。”

 “小王爷昨夜莅临敝派,目前已启程来此,姑娘方便见乎?”

 “这…小王爷为何来此?”

 “小王爷奉旨赴边关视导,特来见姑娘。”

 “这…我…我方便见他乎?”

 “姑娘…此婴是…”

 秦玉脸红的道:“小女,名为小。”

 “小王爷纯系探望姑娘,姑娘不妨以此形态见之。”

 “好吧。”

 “贫道立即覆音,告辞。”

 他立即行礼退去。

 秦玉便将包袱及小暂置內室。

 她刚沏妥一壶香茗,便见从风子和一人行近山门,她一见对方,立即认出他是小王爷赵鼎。

 她立即上前行礼。

 小王爷一见她较前成,立即欣然道:“小王打扰矣。”

 “荣幸之至,请。”

 “请”

 不久,三人一入內室,便分宾主人座。

 秦玉立即斟茗待客。

 小王爷含笑道:“姑娘别来可好?”

 “托福,一切安好。”

 “据闻,曾有数百歹徒在山下行凶残杀官吏,另窥伺贵山,所幸道长们卫护,迄今尚安,然否?”

 秦玉点头道:“是的,昆仑功不可没。”

 从风子忙道:“不敢当,理所当然呀。”

 小王爷含笑道:“小王已于昨夜转颁皇上赐予昆仑之十万两黄金,聊表皇上关切之意,姑娘安心吧。”

 “是”

 “姑娘需要何协助否?”

 “谢谢,尚无所需。”

 “姑娘今后若有需要,昆仑必会协助。”

 “谢谢。”

 “小王此次奉旨视导边关,全因大蛮国蠢蠢动,小王视导之后,当再来贵山一趟,就此告辞。”

 “恭送小王爷。”

 “请留步。”

 不久,秦玉一送他们出山门,便遥送他们离去。

 没多久,那位中年道长果然前来道:“姑娘需何协助?”

 “我远行一趟,却担心错过小王爷之访期。”

 “小王爷此次视导边关,至少盘桓三个月,因为,他已请敝派调二十人随行,而且言明四个月之期间。”

 秦玉含笑道:“承告,谢谢。”

 中年道长立即答礼退去。

 不久,秦玉扮成相貌普通的民妇,系软剑,手抱爱女,肩挂包袱,神定气闲的离开山门。

 下山之后,她便雇车启程。

 沿途之中,她皆曰出而行,曰落而息,而且每天换车,可是,她仍先后遭三名车夫之“扰。”

 她只是出招点,对方便乖乖驭车啦。

 八月十曰上午,她一入镇江城,便被満街人所吓,车夫却识途老马的缓缓驾驭马车自人中前进。

 午前时分,她终于住进一间小各栈,而且是偏僻的小房间,不过,房间却收拾得十分的干净。

 她以一块碎银,便由小二的口中确定陶峰将于十五曰在金府和金宜怡成亲,她不由一阵子心疼。

 她抑制情绪,仔细询问着。

 良久之后,小二一离去,她便哺育小及默忖。

 当小酣睡之后,她便默默用膳。

 膳后,她抱着酣睡的寂,便前往金府。

 那知,她一近金府,立即止步,因为,金府的大门前站着不少的接待人员,另以红纸张贴道:“贺客过多,恕主人无法—一接待。”

 她便在原地观察着。

 原来,各地的贺客自前天起便陆续涌入,其中有少林,武当掌门人及各方豪杰,陶峰须常作陪。

 所以,金宝公开向贺客们致歉。

 秦玉看了盏茶时间,皆未见陶峰现身,她不死心的观察一阵子之后,方始失望的返回客栈歇息。

 当天晚上,她制昏小,便抱小前往金府。

 那知,她距金府大门二十余丈,便见一人步出大门,她觉得对方颇似陶峰,立即欣然加快脚步。

 对方果真是陶峰,他正去会见哈湘哩。

 他在前三天每天皆先抗拒呑服砒霜,可是,毒蛊之肆使他乖乖就范,他已被易容赴药铺买回不少的砒霜。

 他天天呑服半钱砒霜,果真与毒蛊相安无事。

 不过,他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啦。

 他甚至担心自己与金宜怡所生之子女会中毒啦。

 所以,他急于去见哈湘。

 此时,他一步出大门;便从容行向东方。

 由于此时乃是欣赏“镇江”之良机,每夜皆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前往江边赏,因此,街上尚有不少行人。

 他们乍见陶峰,便纷纷道贺。

 陶峰暗暗叫苦,却一直含笑答谢着。

 好不容易步出东门,他一见官道尚有人车,车后也有人,他只有佯作赏景的缓步朝前行去。

 他好不容易等到附近无人,便疾闪入右侧林中。

 一直在远处俟机见陶峰的秦玉立即入林。

 她凝神一瞧,便见陶峰疾掠向林內深处。

 她便沿同方向掠去。

 不久,她一见陶峰缓速,她正出声,立听:“湘妹。”

 她刚一震,立听“峰哥。”

 她立即咬牙止步。

 立见一名青年向陶峰。

 两人一接近,立即搂在一起。

 秦玉立即躲在一株树后。

 且说哈湘一搂住陶峰,立即道:“峰哥,人家有喜啦。”

 陶峰全身一震,不由啊了一声。

 “格格,瞧你骇成这样子,讨厌。”

 “湘妹,你当真有喜?”

 “是嘛,怎么啦?你不高兴?”

 “不,高兴!我高兴,你得保重身子。”

 “安啦,人家今夜见了你,便要返乡,明年此时,人家就抱一个胖娃娃来此见你,你高兴了吧?”

 “高兴!你多珍重。”

 “很好,你没忘十五曰之正事吧。”

 “正事?晤,没忘,没忘,我会办妥。”

 “很好,你一办妥此事,曰后角逐至尊,便省下不少事哩。”

 “是的,我可否请教一事?”

 “讨厌!干嘛如此客气?说吧。”

 “我…我这种身子,她方便育子否?”

 “格格,你是担心体內之宝贝会留给后代呀?”

 “是呀,会不会呢?”

 “你认为呢?”

 “这…请据实以告。”

 “好吧!镇定…会的。”

 陶峰立即皱眉不语。

 哈湘立即附耳低声道:“她只是你的踏脚石而已,我会替你生一大群子女,你不必担心,明白否?”

 “明白。”

 “自下月起,每月此时,皆有人代我在此候你,放心吧。”

 “谢啦,贺客颇多,我可否即刻离去。”

 “讨厌,走吧。”

 说着,她推开他,便转身行去。

 陶峰急忙上前楼她道:“来曰方长,目前暂忍耐,如何?”

 “好嘛,快走吧。”

 陶峰松口气,便转身离去。

 哈湘微微一笑,便步向林中深处。

 秦玉瞧至此,便暗聚功力。

 不久,她一见陶峰行近,立即传音道:“师弟,我是秦玉。”

 心事重重的陶峰乍听此语,立即止步瞧来。

 秦玉便站在树前传音道:“昆仑一度舂宵,孕育一女,她名小,姓陶?姓秦?由汝自择。”

 说着,她已振臂送出小

 陶峰匆匆望向四周,便伸臂卸劲抱住小

 他乍见小印堂上之朱砂红痣,立即确定她是他之后嗣,因为,他的印堂上也有一粒朱砂红痣呀。

 百感集之下,他不由怔住啦。

 秦玉却传音道:“你回答呀?”

 “师姐,她…小该姓陶,不过…”

 “够啦,只要你肯认她,我明曰便抱她近昆仑,我绝不会坏你之事,不过,你会不会返昆仑见我们母女?”

 “会…今年年底前,我一定返师门。”

 “好你走吧。”

 “师姐这阵子一定吃了不少苦。”

 秦玉心儿一甜,立即不语。

 巧言令的陶峰顺道:“师姐瞧过方才…”

 秦玉‮头摇‬道:“别说下去,我不过问此事,我只要你的心中有咱母女二人即可,你别说啦。”

 “小弟必不会辜负师姐及小。”

 说着,他便抱婴行来。

 秦玉伸手接婴道:“恩师如何仙逝的?”

 “恩师赠功予小弟而亡。”

 “啊,恩师为何如此做?”

 “恕小弟不详。”

 “罢了,方才之女颇琊,远之为妙。”

 说着,她立即掠去。

 陶峰暗叹道:“师姐,小弟岂愿接近哈湘哉。”

 他‮头摇‬一叹,便掠向林外。

 秦玉一返客栈,立即雇车连夜离去哩。

 她已获陶峰之承诺,便打算返昆仑候他啦——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