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二章 旷世奇缘荫奇童
 高山、丛林,深不见巳此处正是汉人视为鬼域的南蛮森林,如今却有叮步琴音悠悠的传出。

 琴之人乃是一位大帅哥,他和陶峰同样的帅,不过,他多了一分清灵气质,使人油生敬仰。

 他正是陶峰的情敌苏仁。

 他以石为桌背对木屋琴,双眼不时望向右前方,嘴角更是含笑容,因为,那儿坐着他的娇呀。

 她姓周,名玉倩,她不但美丽,而且高贵,即使她此时正哺儿,却毫无气质,相反的,多了份母爱哩。

 她轻抚爱子之头,含笑望着苏仁,那笑容充敬意,足和陶醉,她丝毫不后悔自己当初所作的抉择。

 昔年,其父周逸南目睹两位爱徒皆爱她,民主开放的他便由她自行挑选一人做她的终身伴侣。

 结果,她挑选苏仁。

 婚后迄今,她如处兰室,如尝甜蜜,日子过得又香、又甜。尤其在添了爱子苏镇之后,她更是幸福美满。

 此时,她听着老公弹奏“山水情”更觉甜蜜。

 她不由含笑望着老公。

 苏仁见状,含笑弹奏得更加起劲啦。

 他原本是位贫家子弟,幸蒙恩师物及调教,他不但拥有超凡的武功,更拥有周玉倩这绝美女。

 他已经够足啦。

 生活恬淡的他虽有超凡的武功,却不闻世事的陪娇隐居山林;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此时,他一见爱的神情,不由唱道:“天下重,西施宁久微;朝为越溪女,暮作吴官妃。

 岂殊众,员为方悟稀。

 邀人传香粉;不自着罗衣。

 君宠益骄态。君怜无是非。

 当时烷纱伴,莫得同车归。

 持谢邻家子,效颦安可稀。“

 周玉倩含笑道:“仁哥以西施喻妹,愧不敢当矣。”

 苏仁含笑道:“西施虽美,犹逊妹一分英雄气矣。”

 “不敢当,愧煞妹矣。”

 苏仁微微一笑,续奏琴道:“北山白云里。

 隐者自相悦。

 相望试登高,心随雁飞灭。

 愁因薄暮起;兴是清秋发。

 时见归村人,沙行渡头歇。

 天边树若齐,江畔洲如月。

 何当载酒来,共醉重节。“

 苏仁越越乐,声音亦越清越高昂矣!

 他正变奏之际;倏听当一声,他立即神色一变。

 他一低头,立见一弦居中而断,他不由一怔。

 周玉情心头一颤,忖道:“据说弦断乃不祥之兆,我接连三夜梦见蛇身,莫非有不祥事儿要发生啦。”

 立见苏仁气道:“此琴久未换弦矣。”

 周玉倩强笑道:“是呀,这回全部换上新弦吧。”

 “好呀。”

 倏听远处传来清朗声音道:“弦断命断!哈哈哈…连笑声,立即惊飞不少的林鸟。

 苏仁掠到爱身旁低声道:“此笑声含有强劲的真气,此人之修为不凡,妹先和镇儿返屋暂避吧。”

 周玉倩立即匆匆整理衫襟。

 幼婴却仍然含笑酣睡哩。

 倏见蓝影一闪,一道人影刚掠上崖颗,便足尖着地上一沾,再迅速的掠向周玉倩身前三十余丈。

 苏仁乍见来人,不由心儿狂跳的忖道:“是他?他不是已经发誓不再和我见面吗?瞧他的口气,似乎来意不善哩。”

 他立即掠到爱的身旁。

 周玉情止步欠身行礼道:“参见大师兄。”

 来人正是陶峰,他一见周玉倩行礼,立即颔首道:“不敢当,吾已经和师门绝缘,汝亦作他人妇矣。’苏仁拱手道:”大师兄久违啦。“陶峰倏地沉容道:“汝眼中若有吾,岂会夺吾之所爱?”

 苏仁脸儿一红,忙道:“大师兄…”

 陶峰叱道:“住口!吾眼中已无你们这对狗男女,吾今特来让你们开开眼界,让你们瞧瞧什么叫做真正的剑术。”“苏仁忙道:”大师兄何苦相残呢?“陶峰叱道:“住口,这三年来,汝享尽福,吾却飘零吃苦,吾今若不雪恨,吾今生不再立足于世矣。”

 苏仁摇摇头,一时不愿作答。

 周玉倩道:“愚夫妇与汝何仇?”

 陶峰沉容道:“哼,汝仗美吾,进而吾含恨离开,吾今一定要让汝尝尝恶报,汝等联袂出手吧!哼。”

 立见他一探肩拔出宝剑。

 此剑名为潜龙,乃是潜龙门镇山宝剑,陶峰离开昆仑山之时,特地携它出来,因为,他利用它扬名立万矣。

 苏仁夫妇乍见宝剑,立即神色齐文。

 陶峰冷峻的道:“休误时辰,入内取剑吧。”

 苏仁夫妇互视一眼,立即人屋。

 二人一入屋,苏仁立即传音道:“妹速走吧。”

 周玉倩摇头道:“不行,小妹不放心矣。”

 “唉!以他如今之修为,加上那宝剑,吾二人联手,亦非其敌,汝速带走镇儿,以免咱三人同遭其毒手。”

 ‘’不!夫本是同林鸟…“

 ‘唉!妹何苦呢?“

 立听陶峰喝道:“汝二人休想逃逸!”

 周玉倩将爱子放上榻,立即取下壁上之剑。

 苏仁只好取剑和她外出。

 不久,二人已经倚立于陶峰的身前,陶峰不屑的说道:“吾先让汝等三招,汝等勿失去此等良机也。”

 苏仁朝爱一使眼色。立即拔剑攻去。

 周玉倩立即也拔剑递招。

 二人一先一后递招,立即织成绵密剑网。

 陶峰深识他们的招式立即撤身积问。

 苏仁夫妇立即追攻过去。

 “刷…”声中。他们已经又攻了两招,陶峰连变身法,方始身他不由暗忖道:“他们并未因玩乐而疏忽练剑,可恶。”

 他喝句:“看招。”立即拔剑出招。

 寒虹乍闪,立即映生辉不已。

 潜龙剑法配上他的近甲子功力在潜龙剑助威之下,陶峰只攻出六招,便将苏仁夫妇得连连后退及招式凌乱。

 陶峰疾攻周玉倩三招,便将她的右袖削下。

 苏仁紧张的立即问来救助。

 陶峰一见苏仁中计,立即旋身疾攻。

 寒虹猛门之中,只听“锵!”一声,苏仁之剑已被削断。

 苏仁刚觉手中一轻,右大臂已被削入皮,他刚觉一阵疼痛,鲜血便似泉般出,他不由心神大

 他生平未曾挂彩,如今剑断人伤,岂能不骇。

 陶峰神色一狞,立即旋剑疾戳两下。

 “卜卜’二声,苏仁的双膝皆被戳破。

 他啊了一声,身子不由向下跪去。

 他急忙以断剑撑身。

 陶峰一变招,便砍向苏仁的右臂,周玉傅喝句:“看招!”立即奋不顾身的疾攻出三招。

 陶峰妒火中烧,立即变招战。

 周玉倩匆匆接过三招,便又落居下风。

 陶峰似猫戏病鼠般出招。

 寒虹连间之中,周玉倩的衣衫似彩蝶般纷飞,不久,她已经只剩下破衫及肚兜遮掩着成体。

 陶峰的冷峻神光逐渐泛出焰啦。

 周玉倩急羞加,汗水已和泪珠迸现啦。

 苏仁以断剑撑身坐地迄今,只见他抬起士粒伺机出招。

 陶峰瞧在眼中,却不吭声的削飞周玉谦的衣衫。

 终于,苏仁弹出土粒啦。

 陶峰哈哈一笑,便侧身旋剑一削。

 土粒立即被绞成黄屑。

 陶峰右掌倏按,立即按向周玉倩之有

 周玉倩脸红的立即向左门去。

 陶峰一旋宝剑,便以剑叶拍中她的大臂。

 她以为臂已断,不由哎呀一叫I苏仁急得匆匆掷出断剑。

 陶峰闪身避剑,左掌已扣住周玉倩的右肩。

 周玉倩啊了一声,左掌直觉的劈去。

 陶峰顺势一推剑柄,便撞中她的左肩并

 她硬是不出一声。

 陶峰趁机制住她的麻,再步向苏仁。

 苏仁以掌撑身,迅速后退着。陶峰一转身,便掠到周玉倩身前。

 苏仁神色一变,急喝道:“汝何为?”

 陶峰双手连撕,迅将她剥得一于二净。

 周玉倩急怒加,便张口嚼舌自尽。

 陶峰卸下她的下颚道:“吾可不玩死人。”

 周玉倩急得立即泪下如雨。

 苏仁急喝道:“往口!不准你如此胡来!”

 ‘嘿嘿!不准?汝凭啥如此吠叫?“

 他轻周五谦坚的双道:“汝十六岁那年,吾无意间瞧过它们,想不到它们会如此人,嘿嘿。”

 他立即含上右着。

 周玉倩泪下如雨闭上双眼啦。

 苏仁以双掌推立,便弹身扑来。

 只见他双掌十指箕张,分明被作全力的一击,陶峰正希望他如此冲动,陶峰立即转身疾攻出三招。

 血光进现,苏仁的双掌已被削断。

 他刚惨叫出声,陶峰已经一脚将他踹飞出去。

 苏位尚未落地,陶峰已经疾掷出潜龙剑。

 “卜!”一声,潜龙剑已经穿苏仁的小腹及将他钉在地上,他疼得惨叫一声,头一撞地,立即晕去。

 陶峰宽衣道:“人!吾今生非骑汝一次不可。”

 周玉倩自知难逃毒手,便闭目溢泪着。

 不久,陶峰扳倒她,便扑身冲关。

 他顺利闭关之后,边冲边道:“人,想不到姓苏的把你搞得如此宽松,汝似私娼来之货矣。

 他便边玩边辱骂着。

 良久之后,他终于发过兽

 他回头一见苏仁双目含血丝的瞪他,他立即嘿嘿笑道“小子!成败论英雄,你一败涂地矣。”

 他穿妥衣衫,便掠向木屋。

 不久,他以剑尖挑着幼婴的衣衫掠到苏仁的面前道:“斩草不除,春风吹又生,小子,对不对?”

 苏仁叹道“随你吧。”

 “哈哈!很好!吾已在昨勘察过此地的环境,右崖外之深崖颇适合汝等野种葬身,对不对?”

 苏仁叹口气,便嚼舌自尽。

 陶峰哈哈一笑,便甩剑向右侧。

 “啾!”一声,幼婴已飞向右崖外。

 周玉倩瞧得肝胆皆裂,立即吐血。

 陶峰哈哈一笑,便上前将苏仁夫妇踢上木屋。

 他人内一引火,便站在木屋前欣赏。

 火势一旺,苏仁夫妇便活生生的被烧焦啦。

 陶峰哈哈一笑,便掠向山下。

 不久,他已春风面的离山而去。

 苏仁夫妇便含恨入九泉。

 且说苏镇被抛下崖不久,便摔入云雾滚滚的地区,没多久,他已经坠入近百丈深的原始深潭之中。

 此潭正是凶名苗区的恶魔潭,据古老的传说,此潭住着恶魔,生人一入便难生还,因此,无人敢近此。

 苏仁夫妇不愿苗人来滋扰,所以他们择栖于崖上。

 其实,此潭有一条近干年的异种蟒蛇,它在八百余年前便栖身此地,因为,此潭中有一株“天地果”呀。

 当时:“天地果”已经结果,不过,尚未成,大蛇通灵的守着“天地果”企盼有朝一能食它而飞升。

 此时,大蛇已近千年,它的内丹已成,“天地果”亦已泛红,大蛇打算在近内食“天地果’,所以,它愉快之至。

 连来,它频频吐丹飞向“天地果’再丹返腹。

 它便周而复始的把玩着。

 此时,他正仰翻蛇腹吐出内丹,它正打算欣赏内丹飞上“天地果”倏见一物由上方迅速的飞来。

 它直觉的回内丹。

 飞来之物正是苏镇,此时的他山崖上直接进入这个又又冷的地区,他直觉的张舞四肢及哇哇啼哭着。

 苏镇这一哇叫,大蛇以为来了同类。立即叭叭一叫。

 它这一叫,内丹便顿了一顿。

 苏镇正好飞近内丹,哇哭之大嘴正撞上内丹。

 大蛇当场瞧得一怔。

 苏镇一含上内丹,内丹便风透口而人。

 “呃!”一声,内丹已堵上苏镇的喉口。

 他的双眼向上一翻,立即昏去。

 他的身子毫不停顿的坠下,合该大蛇该死,它正在发怔之际,它那七寸之地的致命处已被苏镇撞上。

 苏镇一撞上蛇腹之黑纹环处,便被反弹而上。

 大蛇却疼得呱叫连连。

 它一甩蛇尾,使扫苏镇。

 苏镇刚弹起,便又下坠,蛇尾此时含怒一扫来,其力道不逊于干斤,他若被扫中,必会当场粉身碎骨矣。

 倏见一条细线由右侧口出现,细线不但迅速行近苏镇,线尖之细钩更立即句上了他的带。

 ‘淋“的一声,苏镇险又险之的被拉走啦。

 大蛇一击落空,潭面立即水花四溅。

 细线再现;立即向“天地果”

 大蛇疼得连连翻滚,“天地果”亦随波逐之下,细线在落空一次之后,立即连连向“天地果”

 可是,大蛇翻滚连连,“天地果”移位频频,细线接连落空八次之后,躲在口之人终于被面啦。

 他是一位瘦削中年人,他朝大蛇一瞥。立即望向‘天地果“。

 不久,他挥杆再度出细线。

 大蛇乍现生人,立即更怒。

 只见它一扫尾,便打算扫来。

 可是,内丹一失,致命处又受撞,它经过这阵子之挣扎,元气已经大伤,它这一扬尾,立即疼得垂尾入潭。

 潭水剧震之下,“天地果”立即被震向上方。

 中年人暗喜的立即震开移转细线的方向。

 “叭”的一声,他终苦练的神技已经奏效。

 只见细钩已经钩上了’天地果“,他立即顺势收钩。

 大蛇见状,便急怒的呗叫着。

 它更剧烈的翻腾身子啦。

 它在暴怒之下,蛇尾已经疾扫而来。

 中年人一收钩,便迅速缩入中。

 他匆匆扯断线尾,立即连钩托住“天地果”他欣喜的双目含泪,双手及全身更是不由自主的轻抖着。

 “砰”的一声,蛇口已砸中口右侧之崖壁,他被震得全身一晃,却见地上之幼婴已经滑向壁。

 中年人顺脚一移,便挡住幼婴。

 他弯抱起幼婴,便和“天地果”掠向内侧。

 此乃是人工挖掘而成,中年人沿着斜坡疾掠半盏茶时间,终于掠出入口处,他立即置身丛林中。

 他仰望稀疏的阳光,不由下跪道:“爹!甘家列祖列宗们,彦儿已经完成你们的遗愿啦。”

 他放下幼婴。便双手高举“天地果”

 他激动的热泪直啦。

 倏听“呃”的一声,接着便是哇哇婴啼。

 原来,卡在苏镇喉间之大蛇内丹经过方才在口一震,已经被挤破,丹汁先顺喉入腹,薄膜如今始入腹。

 命大的苏镇终于逃过窒息的一劫啦。

 不过,他的那张脸迄今仍现微紫青色哩。

 丹计一入腹,立即迅速反应,尚未周岁的苏镇乍被大蛇的粹充体中,立即全身滚烫不已。

 他当然疼得哇哇大哭哩。

 中年人乍听婴啼,立即瞧去。

 他乍见脸通红的苏镇,立即道:“好大的命呀。”

 他朝苏镇的口中一瞧,立即搭上幼小的双腕。

 他的双眉一扬,哺哺自语道:“良材美质矣。”

 他立即迅速的按遍苏镇的周身道。

 他边按边发抖着。

 他的双眼亢奋的闪烁着。

 不久,他仰首下跪道:“甘家列祖宗钧鉴,不肖子孙甘彦巧获奇材,恕不肖子孙擅自造就此子,而未以天地果炼药济世。”

 说着,他便肃然叩头。

 接着,他将火红的天地果入苏镇的口中再予挤破。

 红对迅速溅滑入腹,薄膜接着也滑入。

 中年人再将绿叶小心的折挤成渣汁再送入苏镇的口中。

 此人姓甘,名彦,他是铜陵甘家的第二十代子孙矣。

 提起铜陵甘家,人人皆竖拇指道赞,因为,甘家世代务医,不但医术高明。诊治费用及药材更是任病患随意支付。

 遇有贫者,甘家尚倒贴车资哩。

 其实,甘家尚有不为人知的大善行。那便是甘彦如今之行为。

 原来,甘家第十二代子孙甘福在山区采药时,巧遇那条大蛇在潭中戏水,他仔细一瞧便又发现天地果。

 于是,他赶返家门通知长辈。

 半个月之后,甘福陪六名长辈抵达潭畔瞧大蛇及天地果。

 他们商议良久,方始离去。

 一个月之后,十名甘家子孙开始掘坑道啦。

 他们以二年余的时间掘通甘彦方才所掠之坑道,接着,便世世代代的派人在口守候着大蛇及天地果。

 他们以药抹身,件消除身上的气味,以避过大蛇。

 其次,他们终练习挥杆及轻功,俾取得天地果。

 他们取得天地果之目的,在于炼药医治各种重疾毒病,可是,他们默默进行,以免惊动世人劫天地果。

 甘家之代代子孙便默默进行此项善举。

 难怪黑白两道虽然时常互斗,却不约而同的尊敬甘家,甚至有人偷偷赠送财物济助甘家续行医哩。

 此时,甘彦在惜才之下,决心以天地果成全苏镇,所以,他小心的喂食天地果,苏镇亦津津有味的食哩。

 天地果属三,它正好可以中和大蛇之内丹,所以,苏镇不但未再啼哭,脸上之紫黑亦逐渐的消褪着。

 甘彦暗喜道:“此子集天地灵气而生,难怪能逃过这蛇口及巧食蛇丹,吾今后一定要全力培育之。”

 不久,他连天地果之细茎及小须也捏碎送入苏镇的口中。

 倏觉地面一阵震动,甘彦立即忖道:“大蛇在作垂死挣扎乎?”

 他抱起苏镇,便掠向远处。

 原来,大蛇方才奋力扬尾扫向口,它在落空之后,便抓狂的一直在潭中翻滚,巨尾更是胡乱挥扫着。

 因为它的内丹已失,天地果又逝,它已无生望矣。

 它决心毁掉周遭的一切矣。

 它从方才抓狂迄今,四周崖壁已被扫落多处,加上潭水之翻腾,右侧崖壁已经开始倾斜松动矣!

 终于,右壁塌陷矣。

 石树纷落入潭。

 大蛇更抓狂的挣扎着。

 终于,两侧崖壁全部塌陷啦。

 大蛇终于含恨而殁啦。

 大潭亦逐渐被填平啦。

 潭水溢而出啦。

 此时的甘彦似经苏仁夫妇之魂引导般掠上崖顶,因为,他原本要居高临下的避过这场“大地震”

 他一上崖,便见到尚在飘烟的木屋。

 他刚一怔,便见苏仁被砍留在地面之断掌。

 接着,他瞧见血迹,风速和拼斗痕迹。

 他正在皱眉,倏见苏镇哇哇大哭,他怔了一F,立即边为苏镇切脉边忖道:“莫非气已生冲突啦。”

 那知,苏镇的脉象并无此现象。

 甘彦怔了不久,心中一动道:“此子莫非由此地坠崖,此地之死者莫非便是此子之亲人,如此巧乎?”

 他立即掠向崖旁。

 他刚站在崖旁,便发现地面之颤抖,他立即后退道:“吾判断正确,此子必然是由此地坠入潭中矣。”

 他立即掠到断掌旁。

 他小心的摘F左掌无名指上之五戒指,再仔细瞧着。

 立见嵌玉之金戒内侧刻有“苏仁”二字,他颇有收获的收妥玉戒指,便掠到遭焚垮的木屋附近搜寻着。

 不久,他已瞧见两具黑发般尸体,他由其中一具尸体撰双掌,确定这是一宗杀人毁尸的残忍案件。

 一向行善的他不由暗暗摇头。

 苏镇却在此时哭啼更剧。

 甘彦抱他下跪道:“苏朋友,你若英魂不散,此婴又是汝之骨,请汝速令此婴停止哭泣,请。”

 说着,他便望向苏镇。

 哇,可真门,苏镇居然止哭的噎哩。

 甘彦保持跪姿道:“苏朋友,此婴已巧食干年大蛇内丹及天地果,吾决心将他调教成为一位大侠士。

 吾乃铜陵甘彦,汝英灵不灭,盼时加庇佑令郎及在适当时机指点仇踪,俾令郎为汝等复仇。“

 立见苏镇睁着又黑又圆的双眼瞧向甘彦。

 甘彦吁口气,道:“好,吾该葬二位矣。”

 他便在附近劈坑及埋妥双尸。

 不久,他由地上的断剑忖道:“此剑已甚锋利,却仍遭削断,可见对手之功力及兵器皆通通死者二人矣。”

 他便包妥断剑及周玉倩之剑。

 他刚吁口气,苏镇又开始啼哭。

 他一切脉,立即忖道:“至内丹已和至阴天地果开始冲突,吾必须运功溶合它们,再渗入此子之各处经脉之中。”

 他便将苏镇仰放在地面。

 不久,他长一口气,双掌便依序按上苏镇的全身道,立见苏镇似置身蒸笼般发汗及飘出白气。

 一个时辰之后,甘彦汗下如雨的歇手。

 他一见苏镇已酣睡,立即欣慰一笑。

 他取出怀内之瓷瓶,立即服下六粒灵丹。

 接着,他闭目运功着。

 一个时辰之后,他再度按推苏镇的全身道。

 半个时辰之后,他再度收手服药运功。

 自那刻起,他以七天七夜的时间“分期付款”

 式的行功,苏镇终于将两大珍宝之蓄于各大经脉间。

 甘彦却苍老十余岁般添生不少的白发哩。

 不过,他却愉快的抱着苏镇掠向山下。

 》》》》》》滇南因为开发较迟,资源又少,一向较为落后,不过,滇南却出了一位大剑客,他便是周逸南。

 周逸南因为轻功及剑术皆高超,被称为滇南一鹰。

 不过,他一直未外出行道,所以,只配为剑客,不配为侠。

 滇南一鹰从二十三岁长子落地起,先后育有十二个儿子,四十岁那年更添了周玉倩这位宝贝女儿。所以,如今的他,已是子孙堂。周玉倩夫妇被辱身亡之那一夜,滇南一鹰之便梦见女儿全身浴血哭喊返家,周氏悚然醒来,便无法入眠。

 翌上午,滇南一鹰便陪她离在准备上山。

 他们以往也常到苏仁夫妇住处盘桓数,苏仁夫妇亦不定期返娘家,所以,他们如往昔般未携下人离庄。

 午后时分,他们在镇甸用过膳,便打算入山。

 可是,他们刚入山区不久,陶峰已含着冷笑由树后门出。

 他们不由一怔。

 陶峰昨天宰了苏仁夫妇便直接赶去周家监视,他今天一路跟踪,打算在此了结滇南一鹰夫妇。

 此时,陶峰冷峻的道:“姓周的,想不到吾会在此吧?”

 滇南一鹰从容道:“有何指教?”

 陶峰冷峻的道:“苏仁夫妇已在地府枯候一矣。”

 “什么?你杀害了仁儿夫妇啦。”

 “不错,他们皆已成焦炭矣。”

 “可恶,汝为何如此狠心?”

 陶峰狞笑道:“嘿嘿!吾在宰他们之前,当着苏仁的面玩过你们的女儿,嘿嘿!她实在有够人。”

 周氏气得尖叫一声:“畜生!”

 滇南一鹰沉声道:“汝为何如此做?”

 “嘿嘿!她昔年有眼元珠挑上苏仁那小子,害吾在这些年来吃了不少的苦,她当然要付出代价。”

 滇南一鹰沉声道:“畜生!吾昔年是如何调教…”

 陶峰喝道:“住口!你这自私的老鬼,吾样样不亚于苏仁那小子,你为何将女儿嫁给他,你才是畜生。”

 滇南一鹰气得全身一抖,立即扬掌劈来。陶峰向后一瓢,便避开那记掌力。

 周氏却双掌倏翻的疾劈来两记掌力。

 陶峰边问边道:“老太婆!想不到你还如此够劲!很好,吾待会就当着老鬼的面好好的搞你一趟。”

 周氏喝道:“畜生。”便连连出击。

 陶峰边门边嘿嘿连笑,状甚轻松。

 滇南一鹰皱眉忖道:“瞧他的身法,仁儿夫妇必然已经遇害,吾今若不小心,恐怕也会遭到他的毒手哩。”

 他不由暗悔自己未携兵刃。

 他向四周一瞥,便摘下一段树枝取代利剑。

 他正在拂去枝上之叶,陶峰倏地拔剑疾攻三招。立听周氏闷哼一声的捂住左小臂收身疾退。

 滇南一鹰喝句:“’住手!”便疾掠而来。

 陶峰却慢慢一笑的续追攻向周氏。

 ‘’砰“的一声,周氏的背部已撞上了一株树,她急忙向右一闪,陶峰旋剑一刺,便刺上她的左肩。

 骇疼之下,周氏不由啊了一声。

 陶峰嘿嘿一笑,倏地转身疾攻出三招。

 滇南一鹰乍接近出招,立即遇上此三招,以他的丰富经验,立即连变三招及迅速的身暴退出十余文。

 陶峰趁机转身再攻向周氏。

 周氏一见老公来援,陶峰又返身出招,她便取药疗伤,此时乍见来剑,她吓的啊了一声,瓷瓶立即坠地。

 陶峰便轻易的削下了她的左臂。

 周氏惨叫一声,便向侧倒去。

 滇南一鹰骇怒加的立即攻来。

 陶峰一见他中计,立即返身出招。

 他将功力灌入潜龙剑,再施展潜龙剑招。他刚攻出三招,便剑气如虹织成网的攻向滇南一鹰。

 手持树枝的滇南一鹰,立即刹身急退。

 陶峰立即全力出招。

 他一甲子功力立即将招式施展至密不透风。

 滇南一鹰仗着丰富经验全力闪躲六招之后,他手中的树枝已被绞碎,外袍下摆更是已经被削下。

 他掷出树枝,便全力掠退。

 陶峰满意的哈哈一笑,便转身攻向周氏。

 周氏刚忍疼起身,乍见陶峰追来,不由咬牙逃。

 陶峰哈哈一笑,立即弹身追来。

 滇南一店骇呼道:“住手。”立即又追来。

 陶峰一近周氏,立即平挥出一剑。

 寒虹乍闪,周氏的左脚已经被削,剧疼及重心不稳之下,她立即惨叫一声的向前仆去了。

 滇南一鹰焦急的立即全力掠来。

 陶峰一见大鱼已上钩,立即族身出招。

 滇南一鹰身在半空中,立即双掌疾劈山掌力。

 陶峰昔年曾目睹滇南一鹰施展此招劈碎大石,他心中油然生出一丝寒意,立即翻身掠而去。

 “轰”声中,三株大树已被劈倒。

 周氏一仆地,乍见大树倒来,立即惊啊一声。

 滇南一鹰焦急的翻身大展臂,立即掠向老

 滇南一鹰的功力果真名不虚传,断树尚未落地,他已经挟着周氏掠离现场,他立即迅速的望向四周。

 嘿嘿声中,陶峰已经站立在右侧十丈外的石旁。

 滇南一鹰不由泛生逃意。

 他的双眼刚转,陶峰已经狞笑道:“周老头!

 你想逃啦?“

 滇南一鹰沉声道:“汝与逍遥子有何渊源?”

 “嘿嘿!老鬼,你果真有眼光!你并未被骇昏哩,大爷乃逍遥子之弟子,你可以死得瞑目吧?,’”无之至。“

 “嘿嘿,你尽管骂吧。”

 说着,他已仗剑行来。

 滇南一鹰口气。使原式不变的向后倒而去。

 陶峰嘿嘿一笑道:“吾早已料及你这一套啦。”

 语未落。他已经近。

 滇南一鹰一见他的身法如此迅速,他更萌怯意的拧持续掠去。可是,他忘了手中夹着老

 当他发现陶峰又近八丈远时,他才发现不对劲啦。

 他的心神一分,速度立缓。

 周氏却倏地以单手抓下发间之玉簪,便掷向陶峰。

 她虽然连连负伤又匆匆掷簪;多年勤练的暗器手法立即使玉簪正好上陶峰弹掠而来的面门。

 陶峰不属的挥剑;立即将它削断。

 不过,他的身子为之一滞。

 经验老到的滇南一鹰立即趁机换气及转身掠去。

 陶峰一咬牙,立即全力追去。

 陶峰的功力超逾对方二,三筹,对方又挟着一人,消长之间陶峰只弹纵八下,便已经追近二丈余。

 却见周氏踢来唯一的锦靴。

 陶峰不屑一呼,立即将它扫飞而去。

 却见周氏一振腕,手中之玉簪又飞向陶峰。

 陶峰仍然挥剑将它扫开。

 周氏立即道:“求求老爷放下妾,迳自离去吧。”

 滇南一鹰却不哼半声的争取短暂时刻求得生路。

 陶峰一见滇南一鹰正逃向镇甸,他担心外人前来手,于是,他咬牙动员全身功力疾追而上。

 没多久,他已经追到滇南一鹰身后六尺余处,他一咬牙,立即挥动潜龙剑接连攻出三记杀招。

 滇南一鹰连间之下,侥幸的逃过那三招。

 陶峰却不容他息的续攻着。

 滇甫一鹰又问避二招之后,右瓜已经换了一剑。

 他刚问哼一声,陶峰又在他的左腹戳了一剑。

 陶峰狞笑一声,立即又拔剑再戳。

 却见周氏扬足力踹而来。

 陶峰顺势撤身,立即拔出潜龙剑。

 滇南一鹰原已负伤,周氏又帮了倒忙的用力一踢,立即使他踉跄的晃身,他不由为之骇急加。

 所幸陶峰正撤身,他暂时松口气。

 可是,陶峰稍退即进,而且挥剑疾攻而来,滇南一鹰正在焦急,周氏已经尖叫道:“老爷快掷出妾。”

 滇南一鹰却扬掌疾劈向陶峰。

 陶峰一旋剑,便族散来的掌劲。

 他倏地闪身化招,便从右攻去。

 他已经掌控全局,他要累死对方啦。

 滇南一鹰的二处腹部伤口血如注,可是,他仗着一口气仍然出招闪身的攻守,他决不向孽徒低头。

 周氏深知老公的脾气,便默默伺机出招。

 她因为失血不少而时觉晕眩,可是,她仍然强撑着。

 可是,双方实力过于悬殊,尚不出半盏茶时间,滇南一鹰已经负伤十二处,鲜血更似泉般着。

 他已经身法浮及晕眩连连啦。

 周氏也挨了三剑,如今的她已渐近昏,不过,她仍然振作意志,她仍然在寻找最佳的最后一击。

 陶峰又砍伤滇南一鹰的右肩道:“老鬼!你一定做过亏心事,否则,你不会有今的悲惨、痛心下场吧!”

 滇南一鹰倏地自语道:“亏心事!亏心事…”

 他的脑海立即闪过一幅画面。

 原来,他昔年曾暗算同门兄再嫁祸黑道人物,所以,他始能取得师门的武功秘笈练成如今的成就。

 他不由自主的一阵愧疚。

 却听周氏喝句:“杀!”立即抬掌及用力一振。

 “啾…”声中,五支断指已疾而出。

 原来,她已运功自行震断五指及全力出。

 滇南一鹰立即奋力劈出一掌。

 陶峰向右一闪,便轻易避开这种夹攻。

 滇南一鹰见状,气的立即一个踉跄。

 陶峰振剑疾戳,潜龙剑立即穿过周氏的右腹刺入滇南一鹰的左肋,这对老夫老当场不约而同的惨叫一声。

 陶峰哈哈一笑,立即拔剑疾砍着。

 寒光疾闪不久,滇南一鹰夫妇的四肢已经被削下,两人已被分开,全身已经变成血人矣。

 陶峰嘿嘿笑道:“老鬼,你好好欣赏吾玩你的老婆吧。”

 滇南一鹰立即喝道:“畜生!”

 周氏却一嚼舌,便自行了结生命。

 陶峰哈哈一笑道:“老鬼,你的老伴已经走啦;黄泉路上又黑又冷,你还是及早去陪陪她吧、”

 说着,他立即挥剑疾砍。

 不久,滇南一鹰夫妇已经变成碎矣。

 陶峰吁口气,便归剑人鞘。

 他朝四周一瞥,立即掠向远处。

 没多久,二支大虎已奔来争食碎啦。

 滇南一鹰昔年残杀师兄,如今遭此恶报,他已经后悔莫及啦。

 》》》》》》深夜时分,陶峰以巾蒙面,一身黑衣劲装的携剑潜到滇南一鹰府后,他便识途老马般潜人后花园的右侧。

 该处有一口活泉,滇南一鹰视那口活泉为灵脉,不但筑栏护泉,更以管接泉供府中之人员饮食。

 陶峰狞笑一声,便取下右旁的布袋。

 他一打开袋口,便平息闭气。

 他倒提袋底,袋内立即滑出数祥物品。

 它们便是含毒的二十支蜈蚣及毒蝎。

 陶峰以巨金向苗人购得它们,方才再以酒灌醉它们及任由它们互咬,如今,它们已经奄奄一息,毒素亦开始渗出。

 它们一入泉池,便挣扎着。

 陶峰便将苗人所赐之毒粉倒人泉池。

 毒粉不但入池即化。而且迅速毒死二十支毒物,大量的毒素便由池中扩散向四周,不久,毒素已渗入厨房的水缸。

 陶峰将袋放入地中,便躲到假山后运功。

 黎明时分,周家大小皆开始漱洗及准备用膳。

 毒素在他们漱洗时,分别进人口中及脸、手,惨叫声及惊呼声便先后传出,幸存之人不由大

 陶峰便蒙面潜入厅房取剑到处屠杀者。

 呐喊声中,十余人已经赶来。

 陶峰大开杀戒不久,立即宰光他们。

 他又搜杀不久。便宰了一百三十余人。

 他在滇南一鹰的房中搜出一盒银票,立即离去。

 他一见远处已有不少人在探视,他_二话不说的掠去杀人。吓得那批人惨叫、呐喊的向四周逃去。

 他便顺势逃去。

 没多久,他已经逃入林中。

 他一入林,便躲在一株树上枝桠间。

 没多久,果真有二十余人边低语边张望而来,陶峰不屑的暗暗一笑,立即提聚功力准各大开杀戒。

 他一直等到最后一人走过树下,方始飘下。

 他二话不说的立即全力砍杀着。

 惨叫声中,已有三人“嗝

 其余之人立即叱喝攻来。

 陶峰正中下怀的欣然大开杀戒着。

 这群人,乃是滇南一鹰的友人。他们原本来缉凶,想不到会遇上的神恶煞,当场被宰得惨叫不已。

 不到盏茶时间,便只剩下三人逃啦。

 陶峰追杀不久,便超渡他们。

 他向四周一瞥,立即挥剑猛攻每具尸体。

 不久,每具尸体已近成碎啦。

 他不会担心行家会由尸体上之剑痕研判出‘潜龙剑招“,于是,他埋妥利剑,便继续掠入林中。

 不久,他已由树林北侧掠向北方啦!

 他不但换上蓝绸儒装,更携着包妥潜龙剑的长布包啦。

 他边掠边暗笑:“周老鬼,你昔日所授之秘诀,吾今已全部派上用场,吾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啦。”

 其实,林中的虎、豹、狼,熊已在食碎及替他灭迹啦。

 逍遥子若死后有知,他一定悔哭不已啦!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