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马踏边关 下章
第一章 昆仑山上春意浓
 高山、水、古松、白鹤、老道,哇!好一幅清灵虚空画面呀。此处正是昆仑山东麓,这名老道正是曾以快剑横扫江湖之逍遥子,而此时,他正在做例行的早课。

 晨海乍现,朝气顿盛,逍遥子朝东深口气,便肃然不动。

 倏见一道青影自左侧内掠出,哇!正点。

 此道青影乃是一位妙龄少女,她虽然穿着一身道袍,脑瓜子也戴着道冠小布帽,却仍难掩美

 她的脸若芙蓉般映朝阳生辉。

 略显宽松的道袍仍难掩玲珑身材。

 她朝老道一瞥,便加速掠去。

 暴风倏拂近她的左足,道袍下摆应风而扬,她那雪白如藕的小腿乍现,她的心因而一分,身子立即呈现不稳。

 她的心头一慌,直觉的拧使力稳身。

 她这一使力,原本正在使招之上半身立即紧绷,只听“叭叭”两声,道袍对襟之两粒布扣已经被力道绷断啦。

 道袍低分,她那雪白酥乍现。

 那两团雪白又赫然出现。

 原来,她今天睡过头,方才急于赶来练剑未以抹束妥双,如今道袍一分开,双当然立即跳出来啦。

 逍遥子被这一连串的空前奇事震撼得受不了啦。

 一向深沉凝静如山的他不由啊了一声。

 他啊出这一声,自觉羞惭的立即凝容闭目…侯龄少女乍春光,早已心如麻,如今再听见逍遥子的啊叫,她立即似遭雷劈中般吓急集啦。

 “砰”一声,她已经摔落地面。

 她一掠近,立即煞身抱剑行礼道:“弟子参见恩师。”

 老道双目一凛,沉声道:“为何迟到?哼。”

 她的神色一凛,立即下跪道:“恕弟子迟起。”

 “哼,下次再犯,加倍罚处,练剑吧。”

 “谢恩师恕罪。”

 只见她一起身,便气摆开架式。

 剑光乍闪,她已似飞凤般飘闪及出招。

 老道瞧得满意,脸上之寒霜为之稍减…侯龄少女连施三遍练招之后,立即收招行礼。

 老道颔首道:“你之飞凤剑法已有六成火侯,练游莺三式吧。”

 “是。”

 只见她以右足立地,左足半弯,身子向前一弯,宝剑倏递,剑尖立即幻出五朵刺眼的剑花。

 倏见她的右足尖一挑,身子便原式不变的顺时针旋了半圈,宝剑亦顺势连递向三个方位。

 她不由自主的哎了一句。

 “裂!”一声,她那道袍已被摔裂。

 逍遥子乍听她之哎叫,他以为发生什么意外,他直觉的张眼一瞧,他立即瞧见一幅火辣辣的画面。

 因为,她的道袍一裂开,居然由酥到膝部完全出来,她的底虽然未破,春光却已经透浓矣。

 一向清静潜修未近女的逍遥子又遭此刺,他直觉的目瞪口呆,一颗心儿更似鹿撞般剧跳不已。

 他只觉一阵口干舌燥。

 他只觉全身火热。

 他几乎无法面对这种冲击。

 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处置?妙龄少女乍见自己如此狼狈,她羞急的匆匆爬起身,再拉着破袍下跪叩头一直道:“恩师恕罪她连连求饶,立即拉回逍遥子的神智,他立即沉声道:”你连连出错,速下去好好反省,三不准出。“”遵命。“妙龄少女匆匆拉袍持剑起身,便转身掠去。

 她那委屈及羞惶之泪珠便在她转身时泛光滴落着。

 逍遥子并未发现她掉泪,因为,他的脑海及眼前充着丰又抖颤的双,他的心被抖慌啦。

 他自从三岁被其师携来此地,迄今已逾六十岁,他不但一直未近女,更未曾瞧过女子的赤身体。

 那妙龄少女姓秦,名玉,她四岁那年,全家遭劫匪杀人劫财,她在濒危之际,幸获逍遥子搭救。

 逍遥子一看她眉清目秀,劫匪又如此凶残,他不但宰光劫匪,而且协助她料理亲人的一切丧葬事宜。

 事后,逍遥子携她返回此地养育,想不到这位黄丫头如今已经发育成,而且在今造成如此强大的震撼。

 逍遥子知道她无意惹祸,可是,他偏偏无法释怀。

 良久之后,逍遥子吁口气忖道:“罢了!出去散散心,忘了它吧。”

 他一起身,便行云水般离去。

 不久,他已近山顶,倏见一道人影立于云雾袅袅的山顶,他立即缓步忖道:“不知是那位道兄有此雅兴来此?”

 那知,他尚未踏上山顶,双方便转身望来,以他的修为乍见对方的面貌,竟不由暗暗喝采道:“好人品。”

 立见对方行礼道:“道兄有请啦。”

 逍遥子问讯道:“幸会。”

 “在下陶峰,久仰昆仑隐栖不少奇人异士,如今一见道长仙风道骨,卓逸不凡,在下幸运之至。”

 此人乃是一位二十出头之青年,他的长相若以咱们现今之审美观点而言,足列为“大帅哥”

 之等级。

 他的帅劲及赞扬,立即使逍遥子心生好感。

 不过,他仍然淡然道:“施主称赞矣。”

 陶峰倏地下跪道:“恳请道长收晚辈入门。”

 逍遥子心中一动,忖道:“贫道一直暗叹玉无法承续衣钵,如今有此良材美质,贫道何不妥加造就呢?”他立即注视陶峰。

 他立即注视逍遥子道:“晚辈系蜀中人氏,自幼失估,蒙先恩师周逸南公养育,如今为增长修为,特上山去乞明师赐教。”

 逍遥子双目一亮道:“令师便是滇南一鹰乎?”

 “正是!道长见过先师乎?”

 “嗯!贫道昔年云游天山时曾会过令师,汝先施展所学吧。”

 “遵命!”

 陶峰肃然行礼,立即间软剑。

 他一灌注功力,软剑便得笔直。

 他一引剑诀,立即闪身出招。

 剑光霍霍,绞得云雾翻腾不已。

 逍遥子忖道:“好资质,可惜使偏了路子。”

 他立即边看边思忖着。

 陶峰接连施招三遍,方始收招行礼道:“恭聆赐教。”

 逍遥子却一语不发的以指代剑施招。

 陶峰乍见他施展自己方才所演练的招式,不由暗暗敬佩。

 他注视不久,便双目一亮的忖道:“想不到我这套招式会有如此玄妙及强大的威力,他果真不凡。”

 他立即注视及默记着。

 逍遥子倏地收招道:“悟否?”

 陶峰下跪道:“道长化腐朽为神奇,佩服之至。”

 逍遥子首次出笑容道:“汝真有意入贫道门下乎?”

 ‘’是的。“”贫道承袭师门训示迄今,汝若有意入门,不妨斟酌师训,一、戒妄杀,二、戒道上、三,戒涉江湖。“陶峰肃容道:“弟子誓必终身奉守师训。”

 “很好!随贫道返师门吧。”

 “遵命。”

 逍遥子飘然下山,陶峰便起身跟去。

 不久,二人进入宽大的室,逍遥产朝壁上之画像及牌位一礼,再肃容道:“先向师祖行礼。”

 陶峰立即下跪下头。

 “立誓。”

 陶峰肃容道:“徒孙陶峰誓必终身信奉祖师训,戒妄杀,戒道上,戒涉江湖,若违此誓,人神共弃之。”

 说着,他立即又恭敬叩头。

 逍遥子含笑道:“贫道先安置汝之居处吧。”

 “铭谢恩师。”

 不久,二人已入另一室,逍遥子道:“汝待会自行下山采购寝具,贫道戒荤,汝可自行决定饮食。”

 “弟子戒荤。”

 “嗯,先下山吧。”

 “遵命。”

 陶峰立即行礼离去。

 逍遥子吁口气,便步向另一室。

 他尚未走近那室,秦玉已经低头出道:“参见恩师。”

 他乍听她呜咽,心中一动,便注视她。

 立见她的眼圈尚红,显然,她方才哭过,逍遥子心中一动,立即沉声道:“忘了那件事,下次谨慎些。”

 “是’”吾方才另收一徒,他名叫陶峰,蜀中人氏,汝善待之。“”是“逍遥子如释重负的吁口气,便步返自己的室。

 秦玉便步人另一室炊膳。

 时光飞逝,一晃便过了一年,陶峰在逍遥子每指导及督促之下,他已经练成了逍遥子绝技的“潜龙剑法。”

 逍遥子吩咐他续练之后,便开始闭关练丹。

 原来,逍遥子自从被秦玉的波霸双动内心之后,他为了避“祸”便专心调教陶峰而任由秦玉自行练剑。

 可是,经过这一年,他仍然不时想起那对房,所以,他在陶峰奠基之后,便决心闭关练丹,件平息这段“火气”

 道家之闭关练丹乃是进修为之门径,不过,它也是走火入魔之机会,所以,若非修为湛之人甚少闭关炼丹。

 逍遥子为了克除情,便正式闭关炼丹。

 陶峰剑术大进,当然每持续练剑。

 这两位大男人只知各忙各的,却一直忽视秦玉,一场武林风暴便在秦玉的身上开始萌芽了。

 原来,秦玉去年在恩师面前“出糗”现春光之后,她的心居然因此而深受刺及有了一百八十度转变。

 陶峰在当便入师门,而且一直深获逍遥子之调教,使秦玉误会逍遥子已经厌弃她啦。

 双十年华的少女最为感及喜欢胡思想,秦工想了一年又目睹陶峰的非凡成就,她嫉妒得萌生歹念啦。

 她开始计划恨啦。

 合该有事,这天上午,她循例每隔三天便下山入市集采购日常用品,那身道袍仍如往昔般难掩她的美

 她却如往昔般对镇民的惋惜置若未睹。

 不过,却有两位壮汉在用膳时听见这档事及瞧见她,两人互视一眼,便报以会意的神秘微笑。

 于是,他们盯上她。

 不出盏茶时间,他们大大方方的在昆仑山登山入口处拦住秦玉,四眼便扫描她的身子。

 她的身子虽有道袍遮住,却遮不尽曲线及成的气息,两名壮汉当场瞧得的笑容。

 秦玉暗恨道:“男人皆是烂货,可恶。”

 右脚壮汉笑道:“美人儿,枉你如此人,为何出家呢?趁着年轻早点好好的享受人生吧。”

 左侧壮汉接道:“是呀,咱们燕东双侠最怜香惜工啦,你好好顺从咱兄弟,必然可以快活胜神仙,如何?”

 二人立即不约而同的嘿嘿一笑。

 秦玉柳眉一杆,叱道:“不要脸的人渣!败类。”

 “嘿嘿!出家人怎么可不积口德呢?”

 “哼!你们再不让道,吾便不客气啦。”

 “嘿嘿!来呀。”

 二人便张臂作出搂抱状。

 秦玉向附近一瞥,立即掠向右侧。

 她正拾起地上之树枝,右侧壮汉已经迅进的挥出右掌,立见一篷红粉顺着山风飞向秦玉

 秦玉曾由逍遥子叙述之江湖经验中听到毒物之介绍,所以,她立即闭气挥掌及掠向右侧,红粉立被劈回。

 另一壮汉见状,立即道:“老大,并肩齐上吧。”

 二人立即徒手扑来。

 秦玉见状,便继续掠向前方。

 她一落地,便吐气及气催动功力。

 燕东双侠一见她的轻功了得,老大立即收身道:“稍候。”

 老二默契十足的立即煞车。

 秦玉一提足功力,便蓄劲注视他们。

 那知,燕东双侠老大倏地双手探怀及迅速掷出二团红雾,老二见状,立即跟着掷出两团红雾。

 秦玉见状,立即恨恨的连劈出六记掌力。

 那四团红雾立即翻腾的暴退着。

 燕东双侠不但早已分别掠向两侧,而且连连掷出红雾,秦工见状,立即连连的劈出掌劲…夯多久,燕东双侠已绕了一圈。

 秦玉跟着旋身劈掌,她的掌劲虽然劈退红雾,可是她连劈一团之后,部份红雾却被山风送吹而来。

 她又恨又急的劈掌,就在她换气之际,倏地入一股淤香,她暗叫不妙的道:“天呀!

 我中毒了吗?这…”

 燕东双侠曾以此套伎俩修理过多位侠女,如今重施故技,他们当然毫不停顿的掏出红雾掷向秦玉

 此种红雾出自含有媚毒的细粉,这种细粉风而碎成红雾,任何男女只要入它,便会发出原始的焰。

 秦玉又劈出十余记单力,不但又入淤香,而且全身渐感燥热,她暗叫不妙之余,立即掠纵向山上。

 她急于赶返师门,居然掠过尚在飞腾的红雾,她直觉的以袖遮脸,便毫不停顿的沿曹山道疾掠而上。

 “者大,妞上钩啦。”

 “嘿嘿!是呀。追。”

 二人立即全力追去。

 秦玉焦急的拉近师门,便觉一阵晕眩。

 她直觉的按上门往及回头瞧去。

 立见燕东双侠尚在三、四十丈外,她一咬牙,立即掠人。

 不久,她已掠到室前,此时的陶峰因为目睹她首无前例的匆匆掠入而纳闷,不过,他仍然故作正经的练剑。

 他在这一年中曾经数度瞥见这位美的师姐,由于男女有别及她又匆匆来去,他一直便亦不愿和她接近。

 如今,她匆匆接近;他当然纳闷啦。

 秦玉停在十丈前道:“速杀来人。”

 陶峰瞄她一眼,便望向远处。

 秦玉又觉晕眩,身子不由一晃。

 她立即口气,企图运功压抑晕眩,倏全身更加的燥热,同时浮涌出前所未有的奇怪感觉。

 那感觉似麻,又似饥渴,她不由一怔。

 此时,燕东双侠已经出现,陶峰乍见他们,立即忖道:“原来是这对采花贼,我正好拿他们试试潜龙剑法。”

 他立即仗剑去。

 双方一照面,他立即挥剑疾攻。

 燕东双侠原本认识陶峰,他们正纳闷陶峰为何在此地,乍见剑光霍霍而来,立即拔出软剑联手攻去。

 他们自认可以摆平陶峰,所以大胆进攻,那知,不到三招,他们便被陶峰的飘忽身法及迅疾剑招所吓。

 他们正改采守招之际,陶峰已经全力刺出三招,一阵惨叫之后,他们已经成为陶峰的剑下游魂。

 陶峰乐得暗怔道:“想不到我的修为如此增哩。”

 他不由浮起一阵狂喜。

 倏觉双臂一紧,他不由大骇。

 他低头及回头一瞧,便瞧见秦玉由背后紧上抱住他,他又骇又急,立即挣扎道:“师姐,放手。”

 此时的秦玉已经被媚毒昏了理智,、如今的她好似身陷于汪洋大海中,即使发现了枯草也要紧紧抓住。

 所以,她一搂住陶峰,便死命不放手。

 此外,她受媚毒发的全身扭不已,她那对丰波霸双首会发难的在陶峰的背部厮磨不已。

 呀,她得磨不已!

 酸!酸呀!她酸得疾下身不已!

 陶峰刚叫出声,便挣脱,可是此时的秦玉次不但孔武有力,沾在她身上的媚毒亦渗上陶峰啦。

 他连叫三次之后,便气如牛啦。

 全身燥热的他渐感神智昏沉啦。

 要命的是秦玉开始撕扯自己及陶峰的衣衫,那“裂裂”声音好似强力催化剂般迅速的摧毁陶峰的神智。

 他也开始撕裂自己的衣衫啦。

 不久,两人已经成为原始啦。

 鼻息啾啾的他们顿时互视着。

 赤红的双目使他们状似疯狂!

 四臂一张,两人立即互搂着!

 两人便似野兽般动下身。

 二人不久,不但未达目的,反疼痛,两人正在继续胡之际,陶峰已经用力将秦玉推倒。

 “砰!”一声,秦玉已被推倒。

 她直觉的张腿朝天,陶峰已经破关而入。

 破瓜之疼,顿使她全身一颤。

 陶峰却毫不怜香惜玉的冲刺着。

 不久,秦玉也胡不已啦。

 破瓜之疼已完全被媚毒淹没啦。

 两人便似野兽般发着。

 倏见口灰影一闪,逍遥子已经出现啦。

 他方才乍听惨叫声,不由暗诧。

 他研判不久,便听见撕衣声。

 接下来的一连串“噪音”终于使他破关而出啦。

 此时的他乍见此景,险些昏倒。

 他气得立即喝道:“孽畜!住手。”

 住手?陶峰二人已失去了理智,岂会理他呢。

 他当场气得发抖啦。

 可是,当他瞧见那两具尸体,他不由一怔。

 他仔细一瞧,便发现那两人死于潜龙剑招之下,显然是陶峰宰了他们,可是,他们怎会来到此地呢?他直觉的又望向陶峰。

 倏见秦玉一翻身,便在陶峰身上动不已。

 雪白的圆生辉。

 颤动的波似龙卷风般震撼逍遥子。

 他不由自主的全身一抖。

 此种威力远逾他昔日撞见齐玉的双哩。

 他不由自主的踉跄退入中。

 昔日的他即使面对强敌,亦未曾退却过,可是,如今的他却招架不住的退入中暂时躲避啦。

 他一入内,更吃不消的颤抖着。

 他在这段期间建立的心防完全垮掉啦。

 良久之后,他深深口气,企图稳住情绪,可是,外的隆隆炮声清晰入耳,他顿时又颤抖不已啦。

 无奈之下,他直接退入闭关之处。

 可是,那隆隆声仍然传入,他不由又气又急。

 他深一口气,立即出手封住自己的听力。

 良久之后,他方始逐渐安定下来。

 不久,他发现自己发汗,立即更衣。

 当他换中衣之时,倏见一团物,他不由大骇。

 他朝自己的间一瞧,不由骇啊一声。

 因为。间之物足以证明他已经身。

 亦即,他已经不是“在室男”啦。

 他今生已经无法飞升成仙啦。

 他以往的努力已成泡影啦。

 他的未来已经灰暗啦。

 他怔得忘记穿衣啦。

 他只是怔立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默默穿衣。

 如今的他已对未来绝望啦。他穿妥衣之后,匣默忖着。

 此时的陶峰二人正发得通体发汗,陶峰不但早已抢回主动权,更似缰野马般烈弛骋着。

 秦玉虽然被他按倒在地上,下体却不已啦。

 二人皆内功湛,拼斗起来便格外的带劲儿。

 天上的太阳早已在二人拼斗之时躲入乌云后,可是,“噪音”密集而响,太阳只好召集来更多的乌云。

 可是,这些乌云仍然阻止不了隆隆炮声呀。

 太阳一火大,立即召来雷、电二神。

 天上开始雷电加啦。

 地面的人们纷纷收衫停止干活及准备避雨啦。

 陶峰二人却仍然死拚着。

 雷电二神见状,立即破口大骂。

 大雨使在隆隆雷声中倾盆而下。

 陶峰二人被淋得全身透,却仍在死拚着…耗毒已将他们摧残入昏啦。

 此时的逍遥子正好被雷声惊动而来,他一见自己辛苦调教的二位弟子“浴雨作业”乍然大怒矣。

 可是,他倏地一怔,立即付道:“不对!不对呀。”

 他立即凝神而视。

 刹那间,他发现二位弟子的昏,痴呆神情啦。

 他终于恍然大悟啦。

 他立即低头忖道:“他们必然因为中了媚毒而有此丑态,地上之尸体必是下毒者,姿必是祸因。”

 他有此认识,心结立开。

 他吁口长气,便转身而行。

 不久,他步入一间石室,便望着三清道祖之画像沉思…夯多久,他步向左侧之画像前忖道:“恩师,您昔年为了本门赠功子弟子,弟子今该仿恩师矣。”

 他有此决定,便步返自己之室。

 他一人室,便肃然更衣…夯多久,他自壁柜取出一把小剑,它便是掌门信物。

 他望着它,神情不由一阵激动。

 他不由自主的忖道:“天意,真是天意,昔年贫道在此为师门执法,今为师门传薪矣。”

 他不由叹口气。

 原来,他在六岁那年便因为家贫而前来此地担任道童,勤快又乖巧的他迅即获得掌门人及其八位弟子之信任及疼爱。

 隔年春天,他便跟着一名师兄练武。

 他的勤练及上天赐予资质,使他的修为突飞猛进,不出三年,掌门人更收他为关门弟子及全力调教。

 当他年二十岁之时,他的修为已经超越八位师兄,这八人顿然发现自己居然增加一位强劲的竞争对手。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的敌视逍遥子。

 逍遥子不但聪明,而且深具心机,他逆来顺受的承受八位师兄之‘修理“,再技巧的让掌门人获悉自己的处境。

 修道之人最讲究“清静无为”掌门人暗中观察一年之后,终于暗暗决定将掌门大权传给逍遥子。

 于是,掌门人率逍遥子闭关传授“潜龙剑法。”

 潜龙剑法乃是潜龙门掌门人或接人始可修练的剑法,它的威力远逾该门的另外两套剑法飞凤及游莺。

 此事当然引起了八大弟子之强烈反弹啦。

 不出半年,八大弟子联合向掌门人“陈情”啦。

 掌门人叱退他们之后,便下定决心。

 不出一个月,掌门人技巧的分批将自己的功力灌注给逍遥子,然后在一个雷电加的夜晚含笑“兵解”

 逍遥子含泪捧尸而出,立即引来八位师兄之不及指责,他便亮出掌门信物,仍然制止不了他们。

 八大弟子甚至夺掌门信物。

 一场战便在大雨中展开。

 逍遥子仗着恩师的功力及潜龙剑法拚斗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将八位师兄全部都宰掉了啦。

 若依门规,他必须毁去八位师兄的功力及令他们面壁思过,他为了一劳永逸,便将他们全部宰掉啦。

 第三天,他便仗剑下山历练。

 他以五年的时间会过各大校号派,胜多败少的他便心满意足的返回师门,继续进自己的剑术修为。

 有关逍遥子之来历就此带过,且说他沉思不久,便将小剑送回原位,坐上石专心运功。

 他已决定将自己的功力全部赠给陶峰,因为,陶峰今已破童身,若不补充功力,今后无法出人头地矣。

 赠功之事非比寻常,所以逍遥子先运功定神。

 不久他已经入定啦。

 雨势亦渐歇啦。

 陶峰在一阵哆嗦之后,逐渐安定下来。

 秦玉搐数下,便一动也不动。

 两人过身,已经光体内之媚毒。

 大雨洗净他们,沾在体外之媚毒全逝矣。

 小雨滴答洒下不久,先洒醒秦玉,她乍见自己被一名男人着,她在大骇之下,直觉的抬掌劈人。

 她这一动,立即惊醒陶峰。

 陶峰乍见王掌,立即惊骇道:“师姐。”

 秦玉的纤掌倏然顿住。

 “师姐这…这…”

 秦玉立即发现自已的赤

 聪的她立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啦。

 羞急之下,她推开她,立即起身。

 下体一阵剧疼,立即使她大骇。

 她低头一瞧,立即祝贺处。

 她匆匆向四周一瞥,立见地的雨水及破布。

 她羞得立即掠向石室。

 下体之裂疼不但再度溢血,更影响她的速度,不过,她仍似逃离般匆匆的掠入自己的石室中。

 她一入石室,便微的打量着自已。

 恨羞加之下,她匆匆的拭净身子。

 她略收拾衣物,便拎它匆匆外出…号规森严,使她无颜亦无胆的回避啦。

 她拎包袱出来之时,陶峰正好匆匆入他的石室净身穿衣,两人这一错过,便铸下了后一段错综复杂的遭遇…夯多久,她已掠下山。

 她为了避免师门之追寻,便雇车离去。

 陶峰净身更衣之后,便低头沉思。

 不久,他惶恐的步向恩师闭关之处,因为他要去请罪。

 当他途经逍遥子石室之际,倏听“进来!”沉喝声。

 陶峰吓得立即应是入内。

 他一入内,立即行礼请安。

 逍遥子沉声道:“发生何事?”

 陶峰立即下跪道出经过情形。

 逍遥子沉声道:“正呢?”

 “弟子不详。”

 “罢了!贫道研判此事系二位匪徒涎玉姿不媚毒所引起,事已发生,不需再多加自责。”

 “是!谢恩师。”

 “免礼!汝既破童身,今后有何打算?”

 “弟子惶恐之至,恳请恩师赐知。”

 逍遥子正道:“此时若有外力挹注,汝尚有机会补救,贫道赐汝一身的修为,汝愿承续本门否?”

 喜出望外的陶峰立即叩头致谢。

 逍遥子一指石桌上的瓷瓶道:“服六粒灵丹,再前来运功。”

 “是”

 陶峰一服下灵丹,便背对着逍遥子盘腿而坐。

 逍遥子仔细吩咐过注意事项,便令陶峰运功。

 半个时辰之后,逍遥子肃然以右掌按上陶峰的背心“命门”陶峰小心翼翼的立即准备承受外来的功力。

 逍遥子立即徐徐送出功力。

 一场武林甚至天下浩劫亦渐渐酝酿着。

 半个时辰之后,逍遥子无力的放下右手,只见他徐徐吐出一口长气,头儿跟着一垂,便了结他的一生。

 陶峰却浑身是劲的运功着。

 经过了三天三夜,陶峰徐徐吐气,便望向身后。

 他乍见逍遥子垂头盘坐,身上另有臭味,他立即神色一变的步下石,再恭敬的叩头谢恩。

 不久,他依礼肃容葬妥逍遥子。

 接着,他仗剑掠出,立即演练剑招…同样的招式在充沛功力运转下,他既迅速又如意的施展完毕,立见他意犹未尽的施展着。

 一遍又一遍,经过无数的一遍,天终于黑了,陶峰倏地收剑,便仰天哈哈一笑道:“成功啦!我成功啦。”

 他不由自主的又哈哈大笑。

 黝黑的四周却似阳光普照的大白天,因为,他太乐啦。

 只听他哺哺自语道:“周逸南,你这个有眼无珠的家伙,你一定会后悔挑错你的乘龙快婿啦。”

 他不由冷冷一哼。

 他又仰头望向夜空道:“苏仁你抢了我的女人,我一定要你后悔莫及,我一定要让你死得非常难看。”

 他不由嘿嘿一笑。

 立见他又道:“周玉倩!枉费我对你一片痴情,你竟然投入苏仁的怀抱,我要你连本带利的偿债。”

 他不由冷冷一哼。

 他又站了不久,便掠返中。

 不久,他肩挂包袱似流星般掠下山。

 一场江湖风暴正式展开啦—— m.EDaXs.Com
上章 马踏边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