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群英争雄 下章
第十七章 功成名就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倏听她呻一声,车宏城悚然一醒,忙搭上她的左腕脉。

 她睁眼一瞧见他那惺忪双眼及疲累神色,她的心儿没来由地一颤,便不吭半声地任由他把脉。

 不久,他再度挥掌拍按她的大了。

 一股股真力透体而入,不停地将那些“越界”毒气赶返“璇玑”及“志堂”他却身大汗及鼻息浊了。

 她的心儿震颤更剧了!

 她默默地闭上双眼了。

 倏听大门口传来一阵欢呼及马嘶,她的神色一喜,忖道:“马达回来了!田雪,你这人的死期更近了!”

 车宏城一收双掌,立即走向房门。

 ”你…你要去哪儿?”

 “我该走了!”

 ”坐下!”

 “我…”

 “你不敢面对马达?”

 “我…我…”

 “你怕他知道你的那件丑事?”

 “我…我…”

 “我已将你我之间的恩怨向他提过,他—再地以‘按捺不住’替你辩护,你该庆幸有此一位贤婿。”

 “我只求能够获得你的谅解?”

 “恨海能平吗?”

 “你若不肯谅解我,就拿我出气,千万别迁怒天下苍生,你可否立即解散嫠妇门?”

 “解散?到了这个地步,比解散更惨矣!”

 他刚道:“我…”便听见黎若男悲呼—句:“娘!”他立即上前启门。

 房门一开,黎若男和马达并肩掠来,她乍见到车宏城,稍稍一怔,立即唤道:“娘,你不要紧吧!”便掠向榻去。

 马达乍见到车宏城,心中虽讶,却警觉地略一顿首。

 车宏城轻咳一声,道:“我只将她将时由鬼门关拉出来,她的体中有两股剧毒随时在扩散,必须替她输功毒。”

 倏听宫装美妇闷哼一声,车宏城立即掠到榻前。

 他伸手替她输功,黎若男已经出掌道:“我自己来吧!”

 马达立即问道:“门主,你是否服过白瓷瓶中之药丸。”

 “三…粒。”

 马达道:“若男请稍候!”立即向房中一瞧。

 他一发现房中有三个品茗瓷杯,立即划破左腕,道:“若男,请将血供门主服下。”

 黎若男感激地立即上前端杯。

 宫装美妇的心儿更震颤了。

 她喝了三杯血之后,倏觉、腹一阵绞疼,立即咬牙道:“行啦!”

 马达有了果毅上吐下泻之经验,立即朝车宏城传音道:“爹,咱们到外面去聊聊吧!”

 车宏城轻轻颔首,立即和他朝外行去。

 马达带他进入清风楼厅中,道:“爹,所幸你及时来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的态度有否软化些?”

 “没有!她已将那件事告诉你啦?”

 “不错!她在我此番外出之前,将那件事告诉我,并吩咐我照顾若男,爹,你可否略述那件事?”

 “好吧!她是拙荆之姐,我同时结识她们二人,经过一段交往之后,我发现她的心机太深,便放弃她,哪知,她居然不顾众人之反对与那位忽正忽的多情郎君成亲,而且跟随他到处,真令人心疼。就在她怀孕之后,多情郎君将她安置在河南,他却不改习地到处拈花惹草,甚至勾搭上义勇庄庄主之。结果,他自己遭义勇庄庄主率人击毙,她为了替他复仇,用尽了心机,虽然报了仇,却险些丧命。我正好撞见她被人追杀,我义不容辞地替她解围,想不到在替她疗伤之际,因拥生爱,一时糊涂玷污了她。事后,我再三地解释,她一直不吭气,一直过了三天,当她能够下榻走动,便连夜离去,我真后悔呀!”

 “爹,她也是如此告诉我的,证明她的内心正直,先前之一切偏激行为,完全是为了复仇,你别怪她。”

 “我了解!我不会怪她。”

 “爹,有关化解她的仇恨之事,一时也急不来,若男的立场已经软化,她经过此劫之后,或许会有所改变,慢慢来吧!”

 “我知道!多偏劳你了!”

 “爹,她和你提过若男的身世吗?”

 “没有!我听你说她和傲梅相似,难道是我的女儿吗?”

 “正是!”

 “天呀!我…我该怎么办?”

 “爹,交给我来化解吧!楼上有房间,你去歇息吧!”

 车宏城立即朝楼上行去。

 马达刚下楼,立即看见黎若男以棉被包着她抱她掠过来,他关心地立即在前开道及打开房门。

 房门一开!里面已被那些搜寻解药及财物之人得一片凌乱,马达略一清理,便将她扶放在榻上。

 “达儿!谢谢你替我除毒。”

 马达一听见如此亲密的称呼,立即含笑道:“娘,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好好地宽心养伤吧!”

 “唉!好凶险的一场拼斗,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熬过来的?”

 “娘,怎会发生此事呢?”

 “还不是祝行忠他们五人所搞的鬼,他们为了抢解药及财物,居然联手攻我,并发动全面的暴。”

 “我被那三粒药丸所害,若非那些查核人员拼死救护,我哪有机会再见到你们呢,大危险了!”

 “娘,你真是福大命大,近两万人只剩下十余人,而且,每人或多或少皆挂彩,的确太危险了!”

 “他们呢?”

 “目前正在由果老那千余名手下协助疗伤。”

 “喔!果老真的肯来啦!你的功劳不小哩!”

 马达便略述自己解救果毅及与黎若男见面后之情形。

 “达儿,全亏有你,否则,垮了!”

 黎若男低声道:“孩儿不慎被小萍下毒劫走,就在被对方接往江西之际,幸被四位江家庄的高手奋死救出。”

 “江家庄的人怎会那么巧地救你呢?”

 “他们奉命暗中护卫达哥,早就潜入此地,上回奉命跟随田雪她们赴恒山,却被田雪并入同心会。”

 “原来如此,达儿,你与江家庄有何关联?”

 “江家双妹是我尚未拜堂之。”

 “啊!你好大的福份!对了!你向果老提亲了?”

 “是的!果老不但应允亲事,而且应允担任本门的副门主。”

 “本门已凋零,太委屈他了!我有一件事要和你们研究一下。”

 “请吩咐!”

 “我打算解散嫠妇门。”

 “这…”

 黎若男急问道:”娘,本门一散,咱们如何复仇呢?”

 “仇人目前就在此地,而且他已表明心意,只要我不累及天下苍生,他愿意接受我的任何处置。”

 “娘!你真的要复仇呀?”

 “你方才不是尚在关心复仇之事吗?”

 “娘!我…我可否替他求情?”

 “这是你的职责吗?”

 “孩儿知错!”

 马达肃容道:“娘,你该给他—个赎罪的机会,你没有发现你两度遇险,皆是他在要紧关头替你解围的吗?”

 “说下去!”

 “他昔年为!理该受罚,不过,应该不致于丧命。”

 “我从未想过要他的命。”

 “这…”

 黎若男急道:“可是,你的复仇方式却会使他身败名裂,终生后悔。”

 “不错!我起初让他在武林盟主角逐中夺魁,然后,再以本门的雄厚实力他当众认错,令他身败名裂。”

 马达骇呼道:“哇!太狠了吧?”

 “我尚未执行,何狠之有呢?”

 “他若不参加角逐呢?”

 “我就参加角逐,而且不惜以近十万人迫各派拥立我夺魁,届时,我再当众他招供、他岂非更惨!”

 “哇!高招!娘,你不会如此做吧?”

 “只要你去角逐武林盟主,我就放弃这两种报复方式!”

 “好吧!我参加啦!”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志在必得?”

 “志在必得!”

 “好!你去找他来,我要和他谈谈!”

 马达立即应是离去。

 “若男,他真福不浅,你可别和其他的女人争名份。”

 “是!他保证他会一视同仁的。”

 ”不管他能否一视同仁,你必须保持宽大的心,他很聪明,又很多情,这种人最讨厌斤斤计较之人。”

 “孩儿明白!”

 “善用这笔财富,懂吗?”

 “孩儿会辅佐他成为十全十美的武林盟主。”

 “我对你有信心!你待会就归宗吧!”

 “是!”

 “峨嵋已遭田雪血洗,我打算在该处终身礼佛,你拨一笔财物给我,俾维持峨嵋开支及冬季济赈贫民。”

 “娘,咱们可以请恒山派派人前往主持峨嵋,你何必出家呢,”

 “平静!娘好累!娘只求平静而已!”

 “孩儿可以去瞧你吗?”

 “当然可以!我还要瞧瞧孙子哩!”

 “是!”

 “我要车宏城放弃角逐武林盟主,另外需在峨嵋护卫我三年及协助赈济事宜,这种复仇方式,你满意吗?”

 她惊喜得双目一,唤声:“娘!”立即下跪。

 “起来!他们来啦!”

 “是!”

 黎若男刚起身,马达果然已和车宏城入房。

 “念在你两度临危救我及这对孩子替你求情的份上,我愿意改变报复方式,你不妨斟酌处理!”

 “请说!”

 “峨嵋已遭血洗,目前可有人在该处照顾?”

 “恒山派掌门遴派六位女尼在该处照顾。”

 “我打算去该寺担任住持,行吗?”

 “你…你当真?”

 “不错!你该了解我一向言出必行!”

 “是!理当可行!”

 “我尚缺一名护法,你可愿意客串三年护法工作,平协助寺务,每年冬季协助赈济贫民?”

 “乐意效劳!”

 “你抛得下庄务吗?”

 “拙荆目前掌理得颇为顺利。”

 “好!你先回庄代一下;十之后,来此地接我!”

 “是!感激不尽!”

 “别高兴得太早,困难重重哩!”

 “誓死护法!”

 “好,你回房歇息吧!”

 他一离去,她立即含笑问道:“达儿,你满意了吧,”

 “这才是—门之上的风范,佩服!”

 “好甜的嘴!难怪当今美女全部被你娶走了,你一共有几位室!”

 “共有六个!”

 “不对呀!另外一人是谁’”

 “金陵镖局的齐玉萍姑娘,属下是在护镖途中和她结缘的。”

 “原来如此!那孩子不错!恭喜你!”

 “谢谢!”

 “若男自幼因为环境特殊,她今后若有何过错,请你海涵!”

 “若男最懂事了,我最佩服她的大将之风。”

 “女人该入厨房,你多包涵!”

 “是!”

 “啊!糟!我方才忘了让若男归宗,明早再说吧!”

 倏听马达低声道:“娘,果老和香妹来了!”

 “别向他们提及我赴峨嵋之事。”

 马达道:“是!”立即与黎若男出房相

 不久,果毅和果天香含笑入房,立听果毅道:“门主,老夫来报到了!”

 “谢谢!让你瞧见这副落魄状,你该打退堂鼓了吧?”

 “呵呵!没这回事,贤母女当年只凭二人之力即能创出这片基业,如今有两三千人,又有达儿,怕什么?”

 “谢谢你的鼓励!谢谢你们协助救治我的那些属下。”

 “不敢当!他们个个皆是硬汉,每人至少各负五处伤,却能支撑那么久,老夫实在佩服得紧!”

 “这是我的福份,果老,我已将此地之事交给达儿,你多帮忙!”

 “没问题!你赴何处?”

 “退居幕后,好好策划一下!”

 “有理!让他们年轻人去闯吧!老夫打算和你商量孩子们成亲之事。”

 “此事涉及你、我、车家庄、江家庄及金陵镖局,达儿下月即要角逐武林盟主,何不等他上任之后,风光地办喜事!”

 “好主意!达儿,新娘子共有几位?”

 马达红着脸道:“六位。”

 “呵呵!福不浅!人多福气多!很好!呵呵!你歇息吧!”说着,立即与果天香离去。

 “达儿,你们下去休息吧!”

 马达立即与黎若男返房。

 房中仍是一片零,幸好锦榻没有损坏,二人略加整理之后,立即宽衣上榻,而且是一上榻,就热情地接吻着。

 “达哥,我好高兴喔!”

 “我也一样!娘怎会想要出家呢?”

 “她并不是要出家,她只是要借助礼佛及救济贫民来寻求心理平静,她还吩咐我把小宝宝带去见她哩!”说着,双颊已经红遍了!

 他吻了她一下,道:“既然如此!咱们应该‘加夜班’啦。”

 “不要嘛!气氛虽佳,环境却不对,而有,我明早还要起来侍奉爹娘漱洗,不能大贪睡!”

 “哇!没有侍婢,麻烦的哩!”

 “达哥,你以后打算在何处定居呢?”

 “你说呢?”

 “在此地,好吗?”

 “好呀!”

 “此地尚有甚多的空地,咱们好好地盖几栋大楼,平可以招待各派来访者,有事之时,也可以互相接应!”

 “好主意!瞧你的啦!”

 “达哥,你真的决心角逐武林盟主吗?”

 “不错!我岂能让田雪的阴谋得逞呢?”

 “好!我明就派人前往报名,你何时把她们接来呢?”

 “近吧!”

 “好!我派人送邀请函,你打算如何对付田雪呢?”

 “以不变应万变,咱们的人该静养一阵子,不过,我又担心她会趁机壮大势力。”

 “别担心!所有的黑道好手几乎全被挖出来了!她再收下去,也只能收一批破铜烂铁的角色。”

 “哇!有理!”

 “达哥,我打算在致江家及车家的邀请函中,请他们各多遴选五十名庄丁及仆妇来此地协助,好不好?”

 “好呀!本门在各地的保安镖局真的全垮了?”

 “不错!按规定,他们每天必须以飞鸽传书报来每的状况,如今已经中断多,分明凶多吉少!”

 “大可惜了!”

 “没什么,反正咱们有的是钱,我明尚需入城汇些钱到嘉定,以便娘抵达峨嵋之后方便行事。”

 “若男,我能分担一些你的忙碌吗?”

 “谢谢!我以前更忙哩!你明早就写三封邀请函,准备交给江家庄、车家庄及万事通吧!”

 “没问题!”

 “达哥,抱我入眠吧!”

 他亲了她一下,立即搂她入怀。

 她挂着微笑放心地入眠了。

 他思忖片刻,确定只剩下除去田雪及角逐武林盟主这两件事之后,他微微一笑,立即欣然进入梦乡。

 ※ ※ ※

 翌卯初时分,马达和黎若男刚走近厨房,便听见一阵阵锅铲响!两人好奇地对视一眼,立即掠去。

 只见果天香蹲在一旁洗菜,另有八名青年在另一处恍菜,十二名青年则挥铲正在炒菜哩!

 哇!三八马仔居然肯自动做家事,马达感动得立即唤声:“香妹!”及朝她掠去。

 “达哥、若男,你们怎么起得如此早呢?”

 “哇!你怎么蹲得下身子做家事呢?”

 “好玩的哩!我该送漱洗水啦!”

 黎若男立即含笑和她离去。

 马达含笑向那些人道过谢,立即掠出墙外。

 他刚掠近木屋,便看见两名青年向他行礼,他道:“辛苦二位!”立即进入木屋去探视那些伤者。

 他一一探视及吩咐他们安心静养,然后才返厅。

 只见果毅、车宏城、黎若男及果天香已经坐在桌旁等侯,他向她们道过歉,方始入座用膳。

 膳后,车宏城含笑道:“我即将返庄,达儿,你多加小心些!”

 “是!爹,可否烦你代转两封信?”

 “什么事?”

 “我打算请江家双妹及齐姑娘来此地会合。”

 “没问题!我不但派专人替你转达此事,而且护送她们来此地。”

 “谢谢!另外尚请代雇一百名仆妇及庄丁。”

 “没问题!我可以挑些老实可靠的人来此工作。”

 “谢谢!一切拜托啦!”

 “别客气!果老!我走啦!”

 “呵呵!早去早回,老夫尚等着和你共醉一场哩!”

 “哈哈!没问题!告辞!”

 马达便与黎若男送车宏城步向大门。

 “达儿,若男之娘身子尚虚,你不妨替她度气疗伤,较易复原。”

 “是!”

 “若男,爹愧对你,谅解爹吧!”

 “爹,你何必再提这此呢?一路顺风!”

 “你们多加小心防备!我走啦!”说着,掠上那匹良驹,疾驰而去。

 “若男,你方才认祖归宗啦?”

 “是的!娘流泪了哩!”

 “她经过此劫,脆弱多了!”

 “是的!达哥,你当真要替娘渡气疗伤吗?”

 “是呀!有何不妥吗?”

 “娘的伤势甚重,可能需耗不少的功力哩!”

 “哈哈!原来是这回事呀,安啦!我的功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过,我不知道该如何施展哩!”

 “很简单!走吧!”

 两人入房之后,只见宫装美妇欣慰地道:“他走了?”

 黎若男含笑道:“是的!爹吩咐达哥替你渡气疗伤哩!”

 “这…大耗功力吧!”

 “哇!安啦!我的功力多多哩!”

 黎若男扶起她之后,纤指朝她的背后八大道一指,仔细地解说行气路线之后,马达立即开始轻按她的道。

 黎若男默察片刻之后,欣然道:“达哥,干得好!继续吧!”

 马达继续地轻按她的道。

 她的伤势甚重,若太用力,不但会震裂伤口,亦可能震伤经脉,若太轻,好似蚊子叮牛角,根本没作用。

 黎若男仔细地观察她的气及鼻息,随时指点他改变力道,时间不知不觉地过了一个多时辰。

 她的脸色转红润了!

 她的鼻息转和顺了!

 黎若男惊喜地道:“行啦!达哥,自娘的‘命门’输入真气,别太雄浑喔!”说着,立即将纤掌按在她的“气海

 两股真气源源不绝地在她的体中转了!

 —个时辰之后,她的全身已经被白烟罩住了。

 黎若男收掌,微道:“达哥,继续催功吧!”

 马达略一颔首,不但继续催功,而且还握住黎若男的左腕输出功力,她的身子一颤,惊喜地运功会合。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沉声道:“谢了!”立即自行运功。

 黎若男轻轻一挣,立即牵他下榻。

 两人依偎在椅中看她调息了。

 “谢谢你!我的功力更纯了哩!”

 “恭喜!娘真的不要紧了吗?”

 “她因祸得福哩!你瞧她的额顶是不是闪着亮光?”

 “是呀1不过,易容药好似快要落了哩!”

 “无妨,再重新易容就行了!你想见见她的真面目吗?”

 “有些好奇。”

 “她比我还美哩!那股端庄令我自惭不如哩!”

 “真的呀!”

 ”红颜薄命,她的前半生太坎坷了!”

 “你也跟着吃了不少苦吧?”

 “习惯了!如今一闲,怪的哩!我下午该入城办些事了!”

 “我陪你去吧!”

 “我自己去,你去陪陪香姐吧!她一大早就起来做家事,分明是要争取你的好感,多给些爱的鼓励吧!”

 “谢谢你的指点!你真会体贴人!”

 “梅姐比我更行,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哩!”

 “梅兰各具特色,我真幸运。”

 “两位江姐姐呢?”

 “平分秋!我真的分不出来哩!我也不想分哩!”

 “抱歉!我的度量太狭了!”

 “不是!不是!闲聊而已!娘收功了!”

 “达儿,谢谢你!”

 “娘,你太客气了!”

 “若男,替我备水、备衣!”

 黎若男欣然离去了。

 “达儿,你的功力比我估算得还要高,我相信你必会成为武林盟主,我该替你好好地规划此地为武林盟主府啦!”

 “谢谢!”

 “达儿,曹岳霖虽然作孽遭报,他留下来的孩子金辉却因为我的疏忽而逝,我愧对他们曹家。”

 “你可否将若男所生之子挑出一名继承曹家的香火,我这要求会不会太过份了些?”

 “理该如此!”

 “谢谢你!你去用膳吧!我待会再和若男用膳。”

 马达立即行礼离去。

 入厅之后,只见果毅及果天香含笑坐在桌旁,他歉然道:“爷爷、香妹,我方才替娘疗伤!有劳久候!”

 “呵呵!没关系!她好些了吧?”

 “可以下榻走动了!”

 “太神奇了,你真高呀!”

 “不敢当!请!”

 三人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三人又去探视伤者,果毅便托词离去。

 马达陪着果天香上楼之后,她一见他直接行向浴室,心儿一阵漾,尚未入门,立即自动搂吻着。

 他热情地吻着!

 双手亦忙碌地替她宽衣解带。

 你!我也!她亦开始剥光他了。

 刹那间,两人皆清洁溜溜了!

 她挂着媚笑,道:“达哥,你真人!”

 “黑白讲!哪有男人人的,那是你们的专利呀!”

 “可是,我被你得神魂颠倒哩!”

 “所以,你才一大早就起来做家事啦?”

 “爷爷说!此地没有仆婢,他要人家争口气,别让你瞧不起人家,人家一做家事,觉得蛮有趣的哩!”

 “好香妹!辛苦你啦!”说着,立即含住右着。

 她道:“达哥!”立即又以“蚂蚁上树”爬上他的身子。

 “喔!好酸喔!人家受不了啦!”

 “那就别刷吧!”

 “不!要刷!人家躺着让你刷!”

 “你不要紧吧?你今天好似太兴奋啦?”

 “人家不要紧啦!再刷呀!”

 刷就刷,谁怕谁呀?

 她终于被“毙”了。

 马达搂她躺在清凉的石地上,问道:“够过瘾了吧?”

 “太妙啦!达哥,我爱你!”

 “好香妹,我已经托爹去雇请仆妇,若男忙着处理事情,这段过渡时期,可要多加偏劳你了!”

 “放心!人家愿意为你做牛做马!”

 “大严重啦!好香妹!”

 “好达哥!”

 两人热情地搂吻着,爱抚着!

 ※ ※ ※

 日子平静地过了一周,这天一大早,突然来了三千余名工人,

 他们井然有序地拆除左侧那排木屋。

 不到一个半时辰,那排木屋已被拆光,他们开始挖掘地基了。

 午膳之后,马达陪着黎若男及果天香到现场之后,黎若男比手划脚,滔滔不绝地叙述大楼之蓝图。

 果天香心服口服了!

 马达欣然询问数句之后,突见一名青年抓着信鸽过来,道:“山西信鸽来到!”马达好奇地立眼望向黎若男。

 黎若男自鸽脚取下竹管,立即倒出一卷字条。

 “本会全力支持马大侠问鼎武林盟主!”

 “会长田雪率三万余弟兄同贺。”

 “哼!她的消息灵通的哩!达哥如何答复?”

 “哇!她有三万多名喽罗啦!会示威的哩!好!瞧我的!”

 说着,立即自地上拾起一小片木片。

 他先将木片捏成小指指甲那么小,然后挥指虚空徐划。

 刹那间,“见好就收”、“回头是岸”两排细字已经出现在木片上面!二女不由口道:“好功夫!”

 马达将木片放入竹管中,黎若男将木,立即系在鸽脚上。

 那青年双手一松,信鸽立即破空飞去。

 “哇!这种通信方式方便哩!”

 “达哥,看来田雪在中秋之前不会来袭,咱们正好可以建成大楼哩!”

 “来得及吗?”

 “没问题,明天又会有四千余人自洛来报到。”

 “这些人不会有问题吧!”

 “我已经派了二百余人监视着。”

 “若男,你真细心!”

 “是呀!若男,我根本不懂这些呀!”

 “每人各具一分才能,你对于周遭环境的超高敏捷观察力及感应能力,就让我望尘莫及哩!”

 果天香乐得眉开眼笑了!

 三人正返房,马达突听远处传来一阵“挽辎”车轮转动声音,他立即道:“哇!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马车驰来此地呢?”

 二女掠前一瞧,果然看见—群车队驰来,另有两位青年则策骑驰来,她们尚未开口,马达已经扬声道:“恭王师兄及狄师兄。”

 二女终于明白是靖风山庄的人到了,她们尚未出声,两千余人已经自动从左侧木屋到大门后排队了。

 果毅亦和宫装美妇自厅中走出来了。

 马达立即和二女掠到大门口。

 马车终于停在大门口子,车宏城夫妇、江雷夫妇刚自第一辆马车出来,车夫人立即含泪扑向宫装美妇。

 二人没吭半声,却相拥而泣!

 江家双妹光焕发地和美若天仙的车傲梅、齐玉萍自第二辆马车一下车,黎若男和果天香立即亲热地上前招呼着。

 第三辆马车中却下来一位慈颜老和尚及清瘦老道,果毅神色一变,立即传音道:“达儿!快接!他们是少林及武当掌门无尘大师及玄云道长。”

 马达立即上前行礼,道:“恭二位掌门人!”

 “阿弥陀佛!果真是人中龙,老袖少林无尘。”

 “无量寿佛!幸会!幸会!贫道武当玄云!”

 “请二位前辈入厅奉茶!”

 “叨扰!请!”

 余下的马车中陆续步出一批妇人、少女及青年,瞧他们的羞赧及紧张神情!果真皆是老实人。 ’

 黎若男和果天香立即上前他们。

 不久,果毅立即吩咐自己那两名贴身侍卫引导那一百对男女去熟悉环境,他自己则快步入厅就座。

 马达在宫装美妇示意之下,坐上首座,立听车宏城含笑道:

 “达儿,二位掌门人于昨天上午来访,他们一听说我们要来此地,特地来见见你。”

 “!”

 无尘大师含笑道:“敝派掌门信物失而复得,全敕施主之功,老纳代表敝派向你致最大的谢意!”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二位前来此地,定有宝贵意见!尚祈明示!”

 “老纳已接获你的报名函,不知你是以个人身份参加?还是代表贵门?”

 “这有何分别?”

 “恕老袖直言,贵门先前曾做了不少的坏事,你若代表贵门,届时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纷争,请你考虑。”

 “嫠妇门已经解散,此地已命名为群英庄。”

 “阿弥陀佛!幸甚!施主真是明智之举。”

 “无量寿佛!贫道可否请问施主一件事?”

 “请说!”

 “据同心会会长田雪向武林宣布,施主你是她之徒,可有此事?”

 “晚辈武功的确由她启蒙,不过,并未行拜师之礼,而且,晚辈的功力及武学皆承自,故,晚辈不认她为师。”

 “原来如此!贫道自会向武林更正这项传闻,尚在人间吗?”

 “已经仙逝。”

 “无量寿佛!幸甚!幸甚!贫道预贺施主夺魁。”

 “谢谢!”

 万事通含笑道:“老夫也有一件事要请教你,方便吗?”

 “方便,今天是黄道吉,尽管问吧!”

 “呵呵!有意思!你为伺改变心意要角逐武林盟主?”

 “嫠妇门做了一些错事,我打算赎罪。”

 “佩服!老夫终身漂泊,可否在贵庄安度余年?”

 “这…太委屈你了吧!”

 “不委屈,你若担任武林盟主,老夫反而沾光哩!”

 “前辈,博古晓今,晚辈幸甚!”

 “不敢当!”

 “前辈德高望重,今后借重之处甚多,尚祈多加指教!”

 “呵呵!一言为定!”

 “之至!”

 “呵呵!果老儿,咱们那一架没有续集啦!”

 果毅呵呵一笑道:“可以拼酒呀!”

 “好呀!听说你在新疆喝了不少的马,练下一身的好酒量,老夫可要好好地和你较量一番。”

 “行!咱们就喝马吧!”

 “不!不敢奉陪!”

 众人不由莞尔一笑。

 万事通又道:“庄主,你打算何时成亲?”

 “晚…我打算等参加武林盟主角逐之后,再作决定。”

 “难得两位掌门人大驾光临,你方才说今天是黄道吉,何不决定在今成亲,早些了结心愿呢?”

 “这…太匆促了吧?”说着,立即望向宫装美妇。

 宫装美妇倏地传音道:“明午时吧!”

 马达立即接道:“明午时,好吗?”

 “呵呵!行!老夫来筹办此事吧!”

 “偏劳你了!”

 “呵呵!大快吾心!太好啦!”

 众人又叙一阵子之后,果毅便招待贵宾上楼休息,马达则带着六位娇进入第四排舍。

 该处原本是嫠妇门堂主及护法居住之处!她们六人分别在楼上分配妥房间,立即由那些妇人及少女清理着。

 马达带着六女在四周逛了一圈!刚回到大厅坐下歇息不久,三辆马车已经运来十八位妇人。

 万事通带着她们入厅之后,嘿嘿一笑,道:“新郎倌、新娘子们,套量啦!”

 马达及六女便起身让那十八人由头到脚套量着。

 半个时辰之后,马车载着她们离去了,万事通呵呵一笑,道:

 “她们今晚就可以送来礼服,届时再试穿及拆改吧!”

 “哇!这么快呀!”

 “有钱好办事,全开封城的师傅们已经全部动员啦!待会儿尚有人要来布置环境,你们去歇息吧!”

 黎若男取出一叠银票,道:“万老,你收下吧!”

 “呵呵!免!免!老夫还付得起!反正老夫那些钱也带不进棺材。”

 “可是,这是本庄之事呀!”

 “老夫是本庄的成员之一呀!难得有机会请大家吃喝一顿,也算是‘菜鸟’孝敬‘老鸟’吧!”

 “哇!你是菜鸟?”

 “是呀!老夫是新进人员呀!”

 “好!就让你包一次吧!”

 “庄主,别说得那么难听啦!”

 “不然,就让我包吧!”

 “好!包就包,老夫怕定你啦!”说着,立即朝外行去。

 马达和六女相视一笑,立即回房休息。

 ※ ※ ※

 张灯结彩,鲜花四处飘香!

 群英庄中到处摆桌椅,近八千名工人被邀到庄中,分别与那三千余名高手散坐在每张桌旁。

 桌上除了摆妥碗筷、匙、杯之外,中间各摆着一道“四喜拼盘”桌下各摆着两坛美酒。

 那些工人乍见到、香、味俱全的“拼盘”不知已经暗咽下多少的口水,他们皆暗叫“划得来”

 突听大门口传来一阵震天炮般的声音,江雷夫妇、车宏城夫妇、宫装美妇及万事通含笑自第四排舍步出。

 马达及六女在八位青年及八位少女的引导下,穿着合身、高贵的礼服,随后步出,众人纷纷鼓掌

 大厅之中,半人高的红烛高烧、喜幛高悬、彩带徐翻,洋溢着喜气。

 终于,江雷夫妇六人坐上了主婚人大位,无尘大师及玄云道长坐上证婚人大位,马达与六女亦各就各位了。

 在司仪王百杰中气十足地呐喊下,马达与六女行礼如仪之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入座准备用膳。

 无尘大师及玄云道长应邀说过祝福话之后,门口又传来一阵鞭炮声音,众人欣然开始用膳。

 在近百位大师傅的炊制之下,佳肴一道道地送来,那群工人乐透厂,人人猛加菜及开怀畅饮了。

 酒过三巡,马达和六女在车宏城夫妇等六位主婚人的引导下,逐桌敬酒,现场气氛更热烈了。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他们才敬完那八百余桌贺客,接下来就是站在门口恭送客人了。

 那些工人可真识趣,在酒足饭之后,迅速地回到左侧木屋去休息,马达和六女松口气地重返厅中。

 心情一松,他们愉快地取用佳肴及和家人叙着。

 一直到了黄昏时分,他们方始在众人的祝福之下返回新房,六女立即各自回房去恭候马达的大驾。

 她们在猜马达会先去找谁报到了。 M.edAxs.cOM
上章 群英争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