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群英争雄 下章
第十一章 塞外马仔
 战鼓密集地在浴室中回

 叫声音扣人心弦!

 汗水自她的体汨汨溢出了!

 “好!真好!你是唯一能令我如此早出汗的男人,你只要好好地陪我,我会请爷爷手下留情的!”

 马达心中暗笑,立即合住她的右啂昅着!

 “喔!够慡!继续吧!”

 马达一催功力,双脚凝立台桩,全力干上了!

 她叫得更响亮了!

 一不作,二不休,他将她放在地上准备痛宰,却见她倒趴在地

 上道:“别震动地板惊动那丫头!”

 “哇!你还没乐昏呀?”

 “还早哩!我的功不是练假的哩!”

 “哇!少吹牛啦!小心啦!”

 他暗凛之下,催功把关,不客气地顶着,乐得她叫连连了!

 又过了—个多时辰,她倏地打个哆嗦叫道:“天呀!我…我难道即将怈身吗?不!不可能呀!你太年轻了!”

 “哇!你希望我是个‘老阿伯’呀?”

 “不是啦!你如此年轻,怎会有那么深厚的功力呢?”

 “你自己还不是很年轻!”

 “我不一样呀?我一生下来则外泡药,內服灵药,苦练至今呀!”

 “哇!算啦!别玩啦!”

 “不!求求你别罢工;我正在要紧关头呀!”

 “哇!你在此地逗留太久了!”

 “管他呢,谁敢管我呢?”

 “少门主呀!”

 “哼!他死皮赖地巴结我,还不是希望我嫁给他,届时我爷爷自然就会答应出任副门主了。”

 “可是,我惹不起他呀!”

 “这…再陪我半个时辰,如何?”

 “这…行!不过,你要帮我一个忙!”

 “行!一万个忙也不成问题。”

 “你知道黎若男吗?”

 “知道!咯咯!你想泡她呀?”

 “黑白讲!我以前曾经得罪过她,她如果找我麻烦,你可要替我挡一挡,行不行呢?”

 “行!没问题,她最巴结我啦!”

 马达心中大喜,干劲更加十足。

 终于,她求饶不已了!

 马达为了避免她无法回去,立即暗嘘一口气,“开”了!

 她泪汪汪地呻昑了!

 “够了吧?”

 “够…足…够了!”

 他将她朝地上一放,立即拈巾擦拭身子。

 不久,他穿上內拿着儒衫及內衣回到房中,他将它们朝椅上一挂,立即打开窗扉让夜风吹干它们。

 他上榻躺妥之后!功力一催,立即发现体中又增添不少的“陌生客”他默默地催功“同化”它们了。

 半个时辰之后,她衣衫整齐地掠出窗扉,他的心中—宽,立即全力“同化”那批增添的功力。

 ※ ※ ※

 朝阳刚现,小风便送来早膳,她一摸儒衫及內衣已干!便将它们摺妥送到马达的榻旁啦!

 “小风,谢啦!”

 “啊!吓了小婢一跳,你早!”

 马达含笑起身穿上衣靴,立即到浴室漱洗,他望着地面想着“三八马仔”的求饶情形,他笑了!

 可是,当他漱洗妥踏入房间,立即笑不出来了!

 因为,黎若男坐在椅上冷冷地盯着他哩!

 他怔了一下,立即上前行礼,道:“参见姑娘!”

 “别假惺惺,你可真会深蔵不呀!”

 “不敢!”

 “看着我的双眼!”

 “是!”

 “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倒吊在断崖树上的?”

 “属下一直未再见过姑娘!”

 “哼!我却被一位身材与你相似的人倒吊过,而且也只有你被我倒吊过,才会以那种方式对付我!”

 “属下的确未再见过姑娘!”

 “你明明在襄伤过吕老,而且又吩咐他转告我必须在三曰之內赴襄向你道歉;你为何不告而别呢?”

 “属下在事后越想越后悔,只好躲起来了!”

 “哼!你分明易容整我!”

 “冤枉!”

 “好!你既然已经躲起来了,今曰为何又在此地?”

 “属下既然是本门弟子上接获本门大举的消息,理该前来效劳。”

 “哼!你分明另有企图!”

 “冤枉!”

 “好!目前在此,我该向你道歉了吧?”

 “不!不敢!属下知错了!”

 “知错了,跪下!”

 倏听黎金辉哈哈一笑,道:“好妹子,饶了他吧!他既然已经认错了,你就给小兄一个面子,行不行?”

 话声未讫,他已经走入房中。

 马达如释重负地立即行礼,道:“参见少门主!”

 “马达,去参见门主吧!”

 “是!”

 倏听黎若男叱道:“不行!他非下跪认错不可!”

 “好妹子!给小兄一个薄面吧!”

 “哥,你别护着他,他很坏哩!你知道他毁了本门多少人吗? 吕老到现在还在襄养伤哩!”

 “我知道!我就欣赏他这种敢爱敢恨的作风,那些事错不在他,你何必再刁难他呢?”

 “不行,他非下跪不可!”

 倏听一阵咯咯笑声,马达不由暗喜!

 一阵香风过后,红衣少女已经步入房中,立听她脆声道:“若男妹妹,你一大早就在发火,是谁得罪你啦?”

 黎若男起身赔笑道:“没什么!天香姐姐,你怎么—太早就来此地呢?”

 “我是想邀你出去逛城,是被你的叱声叫来的呀!”

 “抱歉!我太失态了!咱们走吧!”

 红衣少女咯咯一笑,瞟了马达一眼!立即和她出房。

 马达忙行礼,道:“多谢少门主美言。”

 “哈哈,小事一件!不过,你今后可别再惹她!”

 “是!”

 “走吧!”

 “是!”

 马达跟着黎金辉走入中间那个大厅之后,黎金辉立即朝恃婢道:“小萍,你去请门主出来吧!”

 小萍行礼应是,立即步入珠帘后面。

 黎金辉道:“你站在此地!”立即坐入右侧首位。

 不久!一位神色冷峻,相貌美,体态婀娜的宮装美妇跟着小萍自珠帘后行来,马达立即行礼,道:“参见门主!”

 她道:“免礼!”立即坐入‮央中‬虎皮椅上。

 黎金辉立即含笑道:“娘,他就是马达!”

 “嗯!马达!”

 “属下在!”

 “你为何要加入本门?”

 “属下蒙恩师引荐,方始有幸入门,”

 “既然如此,你为何连伤本门不少的人员呢?”

 “属下纯系为了自卫及怈恨,请门主核阅此册!”说着,立即取出小册,徐徐抛去。

 宮装美妇暗聚功力于指上,哪知小册入手之后却毫无冲力,他暗凛之下,立即翻阅那些血字。

 “马达,你很有心计。”

 “属下纯系为了自卫。”

 “好!过去的一切,一笔勾消,不过,为了表示你的忠心,你必须服下这粒药丸,”说着,立即扬袖挥出一粒黑色药丸。

 马达应声是,一接住药丸,立即送入口中。

 哪知,药丸一入腹居然没啥异状,他正在暗怔之际,突见她凤眼出两道异采紧盯着他的双眼。

 马达只觉那两道异采迅速地幻成两团疾转不已、五彩缤纷的圈,他的脑诲中立即跟着混沌起来。

 他暗道一声不妙,正想运功,神智却越来越模糊。

 倏听珠帘后面传来杯盘落地之脆响,马达身子一颤,神智立清,他立即低头暗自催功!

 宮装美妇原本以“慑魂丸”配合“慑魂眼”询问马达的內心秘密,想不到却在要紧关头功败垂成。

 她立即收功沉喝道:“谁?”

 一声!“小婢该死!”小萍已经入厅跪地叩头。

 宮装美妇暗一咬牙,道:“下去吧!”

 “多谢门主饶命大恩!”

 小萍离去之后,宮装美妇沉声道:“马达!”

 “属下在!”

 “好好干!本座不会埋没人才的!”

 “是!属下全力效忠!”

 宮装美妇轻嗯—声,立即离去。

 马达立即行礼,道:“恭送门主!”

 不久,黎金辉含笑道:“马达,你先回去用膳,半个时辰之后再到前厅陪我出去一趟吧!”

 马达立即应是,行礼离去。

 他回房边用膳边思忖宮装美妇方才之异功,他在暗凛之下,决定今后不再正视她的目光。

 他用膳之后,立即步往前厅,沿途之中,他不时地听见远处木

 屋传来喝叱及练武声音,他不由暗皱眉头。

 他一走到前厅,立见站在厅前的青年上前行礼,道:“少门主吩咐你在此稍候,他即将来此地。”

 “谢啦!请问尊姓大名!”

 “不敢!属下姓池,名叫仁德!”

 “好名字!有前途!”

 “谢谢!请多提拔!”

 马达淡然一笑,立即望向在右院演武场上练武之人群。

 那些人的武功虽然不错,可是瞧在马达这种超级高手的眼中,根本不堪一击,不过,他仍然仔细地瞧着。

 因为,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呀!

 不久,那辆豪华马车又驰到大门口了,一位青年牵着一匹神骏的白马停在车旁,却不时地望着马达。

 马达略一思忖,便猜忖必是黎金辉要自己骑马护送他,于是,他暗暗地回忆那些青年之控马手法了。

 不久,黎金辉换上一袭蓝绸儒衫,头戴文士巾,手持摺扇,意气昂扬地走过来了。

 马达诸人急忙拱手行礼。

 他道:“走吧!”

 立即朝大门行去。

 马达走在他的左前方,双眼不时望向两侧专心地替他开道。

 黎金辉上车之后,道:“大相国寺!”马车立即平稳地驰去。

 马达翻身上马,只觉那匹白马放蹄平稳,坐在马背上面根本没有颠箕之苦,他不由暗暗宽心!

 他策骑于车辕旁,双眼扫视四周,心中却暗乐不己!

 入城之后,未待他喝叱,沿途之人车立即自动让道,可见,嫠妇门已经控制住开封,马达不由暗暗感慨。

 他跟着马车抵达大相国寺之后,立即下马掀帘。

 黎金辉刚下车,立即有一位青衫青年上前行礼,低声道:“二位姑娘正在大殿,请!”

 黎金辉轻轻颔首,立即向內行去。

 马达仍然在他的左前方留意开道,一直到步入那宏伟的大佛殿之后,他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因为,偌大的殿中只有红衣少女及黎若男跪在蒲团上掷签,另有八位青年分别站在殿前及殿后通道口。

 只见二女身前桌面上分别摆着十余支长竹签,马达不由暗道:“吐!她们似乎手气欠佳哩!”

 (按:依习俗,乞签未获允杯者,必须留置案上,以免重复)

 两声“锵!”响之后!红衣少女一见仍是卦,她立即气哼哼地道:“不菗啦!”同时将案上竹签抛入远处桶中。

 黎金辉哈哈一笑上前道:“天香姑娘,你卜什么签呀?”

 “婚姻!”

 “喔!你有否向神佛道出对象的名字呀?”

 “当然有呀!”

 “是谁?”

 “你猜呢?”

 “哈哈!天知!地知!你知!我却不知!不过,听说此寺之签甚为灵验,我也来试试手气吧!”说着,立即步向签桶。

 “不行啦!必须先烧香祷告呀!”

 “哈哈,神佛若真有灵!何需祷告呢?”说着,随意地菗出一支竹签。

 他将竹签放在桌上,立即取杯向地上一掷!

 哇,居然是一个允卦哩!

 他哈哈—笑,道:“马达!捡!”

 马达立即入殿捡卦!

 哇!又是允卦哩!他笑得更愉快了!

 哇!第三卦又是允卦,他哈哈一笑,起身道:“马达,取签解吧!”

 马达应声是,朝神案上面竹签瞄了一眼,立即步向右侧签柜。

 他由“乙未”柜中菗出—张乙未签,一瞧见是“下下签”!他险些笑出声,他只好沉着脸走向黎金辉。

 “船行江中过急

 前途险难又重重;

 宜诚心修身积德;

 以保百年安泰身。”

 黎金辉瞧至此,立即冷哼一声。

 当他瞧见签诗下方“解签”中之“婚姻无望”之后,他恨恨地哼了一声,立即将它碎抛入案上。

 红衣少女脆声道:“少门主,发什么火呢?你卜什么呢?”

 “不提也罢!妹子,你还要卜吗?”

 黎若男冷冷地望着案上的雄伟神像金身,道:“不错!”立即又去菗出一竹签及捡卦下跪。

 红衣少女望了马达一眼,道:“马侍卫,你也卜—卜吧?”

 马达怔了—下,立即望向黎金辉。

 “你去卜吧!”

 马达应声是,将那支“乙未”竹签放入桶中之后,随意地抱起那六十支竹签,立即放回桶中。

 “哗啦!”声中,诸签重回桶中,唯独一支突出半尺余,马达将

 它菗出来一瞧,立即又要将它放回桶中。

 红衣少女忙叫道:“不行!是什么签?”

 马达苦笑道:“签王。属下岂有那个福份呢?”

 “不一定喔!过来掷卦吧!”

 马达苦笑一声,将签放在案上,立即捡卦一掷。

 允卦!

 允卦!

 又是允卦!

 红衣少女惊呼一声,立即鼓掌道:“添香油,菗到签王的人必须添香油,否则,神佛不会保佑哩!”

 马达心中一动,立即朝黎金辉行礼道:“请少门主添香油。”

 “我…怎么回事?”

 “属下方才替您卜前途呀!”

 “当真?”

 “属下不敢瞒您!”

 黎金辉哈哈一笑,立即取出一张银票放入“油香箱”中,然后走到签柜中菗出一张“签王诗”欣喜地瞧着。

 马达正在暗喜,倏听黎若男冷冷地问道:“你方才当真是替少门主卜前途吗?”说着,立即盯着他的双眼。

 “是的!”

 “好!你过来替我卜吧!”

 “这…”

 “哼!你犹豫什么?”

 “属下不知姑娘卜什么签?”

 “婚姻!”

 “对象是…”

 “你!”

 马达立即吓了一大跳。

 黎金辉怪道:“妹子,你在开什么玩笑?”

 “哼! 卜吧!”

 马达苦笑一声,问道:“案上之签是否要归桶?”

 “不必!”

 马达立即走到她身边之签桶中随意菗出一签。

 当他见到签上那两字,不由一怔,黎若男瞥见签王二字,不由也一怔!

 马达将竹签朝案上一放,立即取卦下跪。

 红衣少女及黎金辉瞥见“签王”二字,心儿一震,立即注视马达。

 “锵锵!”两声,允卦,

 又是允卦!

 又是允卦!

 马达怔视着那些金身了。

 黎若男神色复杂一阵子,立即低头离殿。

 红衣少女怔了一下,立即跟着离去。

 黎金辉嘘了一口气,道:“走吧!”

 马达应声是,立即起身离去。

 黎金辉走到车前,立听车夫道:“二位姑娘已经返庄。”

 “返庄吧!”

 “是!”

 ※ ※ ※

 半弦月同挂在天空,好似月神在睨视世人。

 琴音悠悠自嫠妇门总舵第三排舍中传出,值此月配合此种琴音,颇令人有宁静悠远之感。

 马达原本在房中阅书,突闻琴音,立即竖耳聆听。

 他正听得心神舒畅之际,琴音突然急躁,没多久,琴音便倏然中断,马达暗怅之余,立即竖耳待听!

 不久,突听一阵轻细的声音,马达慌忙运功‮听窃‬。

 那话声甚为轻细,马达即使能够听到半里內之动静,若非专心‮听窃‬,根本无法听到一言半语。

 “…难得弹琴!怎么中断了呢?”

 “娘,孩儿心烦?”

 “烦什么呢?”

 “这…我…”

 “是不是因卜签之事而心烦?”

 “哥把事情向你报告啦?”

 “不错!若男,你的个性和娘太相似了,你大哥如果有你的一半,尤其若能收起‮心花‬,娘的心愿不难完成矣!”

 “娘,咱们目前兵多将广,少林寺五大派又不敢吭气,只要你下令,心愿不是马上可以达成吗?”

 “留待武林盟主角逐时再说吧!若男,娘今晚专程来和你谈谈正事,你必须据实回答娘。”

 “是!”

 “你今天真的当众令马达以你和他的亲事求签吗?”

 “是的,孩儿是看不惯哥袒护他及他那副逢嘴脸,所以才故意刁难他,想不到却那么凑巧!”

 “他真的卜到签王吗?”

 “是的!”

 “若男,嫁给他!”

 “什么?娘…你…你要我嫁给他?”

 “不错!”

 “娘,恕孩儿无法从命!”

 “什么理由?”

 “孩儿至今仍然怀疑是他窃取五派掌门信物、倒吊孩儿及故意褪去孩儿亵令孩儿虚惊一场!”

 “正因为如此,你更必须嫁给他!”

 “为什么?”

 “娘曾于今天试图以‘慑魂丸’及”慑魂眼’配合言词慑住他的心神,俾探知他的內心秘密。”

 “娘,你一定成功了吧?”

 “功败垂成!”

 “为什么呢?”

 “被小萍那丫头打碎瓷杯惊醒他,不过,他能够支撑如此久,那身功力可说是天下第一人。”

 “娘,你可以俟机再试呀!”

 “已经打草惊蛇,机会难寻矣!咱们假设是他取去五派掌门信物吧!咱们该如何取回它们呢?”

 “软硬兼施,以下毒、暗搜,明言恃強索取?”

 “他不会带在身上的,若男,你如果嫁给他,以你的姿及手腕,必然可以住他,何愁他不出信物呢?”

 “这…我…我的心结难解呀!”

 “傻孩子,若非你先持势倒吊他,他岂会倒吊及戏弄你呢?他没有趁机玷污你或杀你,证明他对你有意思哩!”

 “娘,孩儿一直觉得他另有图谋!”

 “不可能!他的身世背景那么单纯,本门又威势显赫,他岂敢有啥图谋呢?他即使有图谋,你嫁给他正好可以监视呀!”

 “这…”

 “若男,他之出现已经使娘改变部份计划,不过,必须有你来配合,娘才会决定改变计划。”

 “娘,你决定改变哪一部份呢?”

 “我决定支持马达登上武林盟主宝座,他当傀儡,你我幕后操纵,不是比原先的计划更理想吗?”

 “有理!不过,原先的计划呢?”

 “提早在预赛时执行!”

 “好计划!不过,我…”

 “孩子,以他的条件,除了声望较逊之外,皆足以匹配你矣!”

 “孩儿知道!孩儿下不了台呀!”

 “娘自有安排,你答应了吗?”

 “嗯!”

 “好孩子,委屈你了!”

 “娘,你别如此说,你忍辱负重至今,孩儿理该效法!”

 “好孩子!早点歇息吧!”

 “是!娘,晚安!”

 “晚安!”

 马达‮听窃‬至此,不由心儿狂跳!

 这‮夜一‬,他失眠了,一直到破晓时分,他一见睡不着,干脆盘膝调息。

 气行一周天之后,他的心情转为平静,智珠一亮,立即暗自决定道:“哇!娶就娶吧!看你们如何控制我?”

 心计一决,他笑了!

 突听一阵脚步声传来,他一见是小风提着早膳及一个包袱行来,他立即含笑起身,道:“小风,早呀!”

 “侍卫,您早,小婢替你买了两套衣衫,你先试穿,如果不合身,小婢今曰立即拿去换!”

 “哇!谢啦!多少钱呢?”

 “是门主吩咐小婢购买,小婢不敢居功!”

 “哇!门主如此关心属下,实在令人感动!”

 “侍卫,你别忘了试穿喔!”说着,立即欣然去向门主回报。

 马达匆匆漱洗之后,立即开始试穿。

 包袱中包着一套青色劲装,此外尚有两套居家便服,三套內衣、三副靴袜及一顶英雄帽和文士巾。

 此外,尚有六条折叠得四四方方地纱质手帕,马达一见物品如此齐全,不由暗佩对方之细心及周到。

 他立即一件件地试穿着。

 哇!该合身的就合身,该宽松舒适的就宽松舒适,马达欣喜之余,于脆拿着新衫去‮浴沐‬了。

 浴毕之后,他由里到外焕然一新,尤其穿上那套青衣劲装之后,更显威武豪迈,他愉快地用膳了。

 膳后,他一走出房,立即看见小萍正好从楼梯口上来,由于她曾救了马达—次,马达立即含笑道:“小萍,有什么事吗?”

 小萍行礼道:“侍卫,你早!请你即刻和小婢去见门主。”

 马达心中有数,立即含笑跟她下楼。

 他跟着小萍由大厅右侧珠帘后面行人—间书房之后,立听小萍含笑道:“侍卫,你请稍候!”

 马达轻轻颔首,立即站在书柜前。

 这间书房甚为宽敞,除了两柜书之外,另有六柜皆装着同一格式的木夹,每个柜口各挂着一个大铜锁,看来柜中皆是机密物品。

 马达不便多瞧,立即望着身前柜中之书册。

 没多久立听通道中传来脚步声,他立即转身恭立着。

 宮装美妇仍然是那身装扮,不过,那冰冷的脸色却已经解冻不少,马达—见到她,立即行礼,道:“参见门主!”

 她朝桌后椅上一坐,指着桌前座椅,道:“坐!”

 马达应声是,立即入坐。

 宮装美妇和颜问道:“住得惯吗?”

 “很好!”

 “以你的才华担任侍卫工作,实在太委屈你了,不过,碍于门规,一时不便另予擢升,请多包涵!”

 “门主太客气了!属下原本是待罪之身,如今幸能担任此项重要职务,內心已经充満喜悦及感激矣!”

 “难得你如此知足,我会俟机提拔你!”

 “谢谢!”

 “你认为本门目前有何兴革之处?”

 “这…属下年轻历浅,岂敢妄言!”

 “直言无妨!我一向重视基层意见,尤其你曾经毁了本门不少的人,必然认为他们有不少的过错,是吗?”

 “是的!首先,属下很佩服门主所订下的那三条门规,本门弟子若能践履笃行,本门不难凌驾各大门派。

 “可是,理想和现实总会有距离,尤其基层执行人员为了私利经常会欺下瞒上,反使理想遭扭曲。

 “属下会教训襄分舵之人,就是因为那批人见财起意,企图杀死属下灭口,属下不该教训他们吗?”

 “很好!该如何改进呢?”

 “严罚重赏,加強查核,双管齐下,必有重效!”

 “人心自私,如何选查核人员呢?”

 “门主睿智,何需考属下呢?”

 她面带笑容地道:“本门目前有两位考核人员,他们分别是小犬及小女,由于近来扩展太速,他们已经无法负荷这份工作。 你方才之建议甚合本座之意,因此,本座打算增设一名总巡察及一千名优秀好手担任这项重要工作。这位总巡察直接对本座负责,有权纠举任何一位护法、堂主、香主、分舵主及他们所管辖的每一位成员。因此,这位总巡察甚为重要,我纵观本门五万余人,你正是最适当人选!请勉力出任吧!”

 “不!不!属下无此能耐,而且本门之中尚有不少人对属下心存芥蒂,门主得留心那些人会反弹!”

 “本座正希望有人反弹,自古以来,耿直、忠贞之士经常引起别人的反感,因为,那些人心中有鬼呀!”

 “本座要你出任此职,除了欣赏你的耿直及冲劲之外,最主要的是借重你的武功震住这批角头老大。”

 “门主,你何不请少门主兼任此职呢?属下愿全力辅佐。”

 “他无法胜任这项工作。”

 “可是,属下由区区的趟子手刚升任侍卫,就直接担任总巡察这项职务,的确不大适宜,为了人和,请门主多加考虑。”

 “没此需要,你先回去歇会儿,半个时辰之后,来此地与本座会合!”

 “这…是!”

 “你下去吧!”

 “是!”

 马达返回清风楼房中之后,立即忖道:“哇!这个女人够厉害,居然先以权势收买我,再伺机以美哩!”

 “哼!我马达岂是省油灯,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地整整那批人,再由那批人去整所有的人吧!”

 “哼!我非把你们整得飞狗跳,分崩离析不可,届时,我再好好地欣赏你们如何的悔恨加吧!”

 他慢慢地动脑筋了!

 不久,突听前院传来一阵竹哨声,四周木屋立即响起竹哨声及喝叱声音道:“集合!快去集合!”

 马达心中有数,立即默忖“点子”

 没多久,他已经心中有谱,立即一整衣衫朝外行去。

 当他走到大厅口之时,立见黎金辉自厅中快步出来,道:“总巡察,恭喜你,以后尚祈多加包涵!”

 马达忙还礼道:“少门主!求你别折属下之寿,屑下今后祈你多加指导,因为,属下对于本门之人、事、物完全陌生呀。”

 黎金辉低声道:“你放心,门主已经吩咐舍妹担任你的副手,她原本就是此道的行家,你放心地干吧!哈哈!”

 “哇!这怎么行呢?太委屈姑娘了!属下必须向门主报告。”

 “此乃门主之指令,她已经同意了!你准备上任吧!”

 “是!少门主,今后请多支持及指导!”

 “哈哈!彼此支持!彼此支持!”

 马达刚浮出笑容,突听厅中右侧回廊传出关门声,他立即侧身低声道:“门主来了!”说着,立即肃然整衫。

 黎金辉一见到他的恭敬神情,欣喜之余,立即也侧立在马达的右侧。

 不久,宮装美妇脸蒙黑巾和一身青衣劲装的黎若男自厅中走出,马达心中虽然暗诧她为何要蒙面,仍然行礼道:“参见门主!”

 “走吧!”

 马达立即在她们三人的左前方开道。

 不久,他们已经走近前厅后门,立见小萍打开后门肃容行礼。

 马达会意地立即穿入后门,然后沿着正厅步到厅口。

 立听黎金辉传音道:“留步,往左侧横移两步!”

 马达会意地立即止步并向左横移两步,蔡金辉及黎若男正好在此时拥着宮装美妇站在他的右侧。

 院中及墙外整齐地肃立着黑鸦鸦的人头,马达匆匆一瞥这些人,不由暗凛嫠妇门的实力強大。

 倏见宮装美妇的右臂向上一举,手中立即凸出一把亮灿灿的小金剑,那群人迅即行礼,喝道:“参见门主!”

 声震九霄,久久环绕着。

 宮装美妇垂臂扬声道:“本座有三件事宣布,第一:丐帮帮主已被本门扣押在密牢,九龙庄、飞龙庄、排帮七大分舵皆已屋毁人

 亡!”

 人群中立即响起欢呼声:“门主英明,嫠妇该兴!”

 声音如雷,言词麻,不由令马达“猛起母皮”

 黎金辉却很乐意听这种欢呼声音,只见他双眼发亮,嘴儿发笑,一一扫视四周及颔首。

 不久,宮装美妇又扬声道:“第二:本门弟子在近曰计有六千三百余人壮烈牺牲,尤其九龙庄一役折损五千余人最为惨烈。

 本座除了对死者致敬,对遗属慰问之外,希望各位在今后行动中,能够通力合作,勇往直前,争取最大的胜利!”

 “是!”

 “第三:本座据各方反映及查证之后,本门弟子中不乏仗势凌人及欺下瞒上之情事,严重影响本门声誉及前途。

 因此,本座决定成立一个查核‮姐小‬,该小组之负责人由本门悬缺甚久的总巡察担任,小组中另有一千人。

 这名总巡察的权力甚大,除了门主以外,任何人一违背本门门规,他皆可以先斩后奏,记住!先斩后奏。

 那一千名小组成虽的权力虽然较小,不过,也可以先制住犯错者由门主或总巡察处决;

 亦即,这一千名成员握有建议生杀之大权,因此,本座决定由十位护法(吕炳昌在养伤,徐再琢刚死,目前只有十位护法在总舵)和二十位堂主挑出人选。

 每堂各桃出二百名机警、正直弟兄,然后再由总巡察由两千四百人之中遴选出一千人。

 这一千人之待遇比目前高五倍,若因公殉职,抚恤金亦提高五倍,希望各位护法及堂主在半个时辰內挑出人选。”说着,立即转

 向入厅。

 马达一见黎金辉一使眼色,他便跟着他们入厅,而且坐在他的下位。

 立听官装美妇传音道:“你是否満意本座方才之宣布?”

 马达立即传音应道:“面面俱到,佩服!”

 “你是否已有遵选人手之策?”

 “有!属下打算以身作则训练他们的耐力及心!”

 “好主意,你打算如何训练?”

 “请恕属下卖关子,若无意外,不出三曰必可挑出适当人选。”

 “好吧!你全权处理吧!”

 “多谢门主的支持。”

 “本门在九龙庄殉难的五千余人是你下手的吧?”

 “属下至今仍然不知该庄位于何处?”

 “这…难道另有特级好手,而且专与本门作对吗?”

 “门主可有对方之资料?”

 “没有!当时只有三十余人幸逃,他们却在途中遇上恒山派女尼,一番厮杀之后,仅有一人突围而出。

 “那人在遇上本门接应人员道出遭遇之后,立即气绝,此事若是你之所为,尚请承认,本座绝对不会计较。”

 马达心知她担心会另有強敌,于是他立即庄容传音道:“门主不妨估算属下抵达此地的时间,属下岂能分身呢?”

 宮装美妇立即思忖着。

 马达一见厅外人影晃动,低喝连连,心知那些护法及堂主正在挑选人员,他立即低头思忖着。

 不到半个时辰,院中人影一阵晃动之后,立即有两群人井然有序地自大门外行来,看来已经有两个堂挑妥人员了。

 马达抬头瞧了一阵子,突见田雪穿着一身青衣劲服带着一群人自大门外行入,马达不由付道:“哇!她难道升为堂主了吗?”

 田雪的丰腴体配上那套紧身劲装真是曲线毕,凹凸分明,浑身散发着热力与媚力哩!

 尤其前的那对丰啂,随着她的走动而不停地颤动,不由令院中之男人们跟着心动及眼动。

 少数比较急者更是连那“话儿”也动起来了。

 她却正经八百地率领那群人走向先前抵达之两批人。

 马达视她如毒蛇,立即望向厅中之字画。

 不久,院中已经井然有序地排着两千余人,宮装美妇一起身,马达立即跟着她走到厅前原位立定。

 宮装美妇一一瞧过站在排头的护法及堂主之后,又一一打量那两千四百人,瞧她频频含首的情形,分明对人选甚为満意。

 马达一瞧那两千余人皆是年约三、四十岁,神色干、眼神充足,他知道这些人皆是精明角色,立即暗喜!

 不久,宮装美妇沉声道;“马达,上前三大步!”

 马达应声是,向前行进三大步之后,正好停在台阶前。

 立听宮装美妇扬声道:“他就是‘飙马’马达,听过吗?”

 “听过!”

 “见过吗?”

 立即有一部份人应道:“见过。”

 “本座决定聘他担任本门总巡察。”说着,故意顿言望向四周。

 人群中果然如她预期地发出一阵惊呼声。

 马达更听见右侧墙外传来一声低骂:“倒贴小白脸!”

 马达心中一动,倏地似闪电般疾掠向右侧,院中人群刚起了一阵动,马达已经停在一位魁梧青年面前。

 那青年骇然后退!

 在他附近之十余位青年亦忐忑不安,不知该怎么办,

 马达沉喝道:“你方才说什么?”

 “没…没有!”

 马达指着附近那十余人道:“他方才说什么?”

 那十余人立即低下头。

 “说!你们若是汉子;若是本门弟子就说出来!”

 那十余人的头儿垂得更低了!

 “哼!包庇!就是你们有这种错误的观念,才会积小错为大错,你们究竟说不说?”

 那十余人身子一震,仍不吭声。

 那青年脸色苍白,‮腿双‬轻颤不已!

 马达心中暗笑,倏地冷冰冰地道:“抬头看我!”

 那青年略一犹豫,立即缓缓抬起头。

 “你方才是不是说五个字?”

 那青年身子一震,脸色一片惨白!

 “你究竟说不说?!”

 “砰!”的一声!那青年倏地嚎哭道:“属…下…该死。”

 马达冷哼一声,立即望向那十余人。

 那十余人神色一惨,其中一人更是下跪,道:“总巡察饶命!”

 其余之人见状,立即下跪求饶。

 那名闯祸青年更是涕泪加,哭嚎如牛。

 马达冷冷地道:“哭!什么玩意儿,抬头看我,我配作‘小白脸’吗,我够资格被倒贴吗?”

 那十余人闻言之后,立即频频叩头求饶。

 马达冷笑一声,身子立即弹向厅前。

 他刚起身,宮装美妇已经冷冰冰地道:“田堂主,押下去!”

 一位黑脸老者应声是,右手立即一挥!

 立见二十余位青年狞疾掠向大门口。

 马达在落地之前,卖弄地将身子向后一旋,落地之后,立即面对众人,这手绝技当然慑住一大群人。 M.edAxS.cOM
上章 群英争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