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群英争雄 下章
第四章 房内洋溢
 夜如水,小别胜新婚,田雪愉快地合着孙进财的搏攻击,房中立即洋溢着密集战鼓声音。

 马达在黄昏时向田雪表明愿意加入嫠妇门,田雪喜获心腹,未待孙进财求,立即自动投怀送抱。

 他们干得惊天动地,马达却心如止水地阅读“修罗八式”

 他方才将双琊埋在荒坟中,仅以一块石头留下记号,便怀着沉甸甸的心情回房专心阅读着。

 为了避免别人起疑,他熄去烛火,借着窗外的月光瞧了不久,便发现自己居然已经目能夜视。

 他不敢相信地运功一阵子,立即发现原本无法通行的任督二脉,居然已经门户大开地通行无阻了。

 他乐得全身轻颤不已。

 他不由更感激双琊了!

 于是,他更专心地阅读及思考了!

 这‮夜一‬,就这样子过去了。

 当雄东啼之时,他才发现天色将亮,他便蔵妥那两本小册,然后,合眼躺在榻上默默调息着。

 不到盏茶时间,他精神満地起来漱洗及用膳了。

 膳后,他跟着秦彬宽诸人到汉水河畔大船中去卸货,他为了蔵拙,仍然似以前般在岸边接货上车。

 他足足地忙了一个半时辰,便跟着众人回来休息。

 他略一洗净手脚,便回房偷练“修罗八式”

 从那天起,田雪为了避免他遇上黎若男或吕炳昌!以及方便他练习她传授的武功,便吩咐他在城中搬运货物。

 他夜以继曰地苦练着;不到一年,他便已经将“修罗八式”及“开天八掌”练得滚瓜烂了。

 他全心全意地练习最后那招“馄沌”了。

 这招“混沌”乃是“修罗八式”及“开天八掌”之华马达欠缺实战经验,练起来倍感生涩及别扭。

 不过,他毫不气馁地逐字推敲及逐句斟酌,同时。不停地参照“修罗八式”及“开天八掌”

 田雪及孙进财为了筹备嫠妇门公开现身之事!终曰在外奔波,根本没有注意到马达的异举。

 曰子在忙碌中又过了半年,家家户户在“送神”之后,开始打扫房內外,准备过年了,孙记搬运行开始”度小月“了。

 马达经过这半年的努力,颇有进展,他趋着别人准备领年终奖金返乡之际,曰以继夜地苦练“混沌”

 除夕夜,田雪及孙进财无暇返回;不过,托人带回来一封信及一张大面额银票,众人依照信中指示,领了一笔赏银欣然离去。

 整个搬运行便只剩下马达一人镇守,他将大门一关!仍旧回去练功。

 由于只剩他一人在搬运行,他放心地一一施展出“修罗八式”及“开天八掌”地上之积雪立即被刮得到处飞扬。

 他越玩越起劲,干脆将这两套绝学互施展,一时之间,只见一道青烟在院中飞快地飘闪着。

 他越演练越得心应手,立即开始施展“混沌”

 他反复地施展三十余遍之后,仍然觉得不甚満意,他刚收招准备思索之际,倏听前院右侧传来“砰”的一声。

 他天天搬运货物。一听声音,立即知道有人坠地,他不由忖道:“哇!是什么人在三更半夜来此地呢?难道是醉汉吗?”

 倏听“唰唰!”连响,接着是一阵低沉的声音道:“姓江的,你揷翅难飞了吧?”

 “住…住口!你这卑…鄙小人…”

 “嘿嘿,卑鄙小人?是你?还是我?天晓得,识相些,出货儿吧!”

 “休想!”

 “嘿嘿,好,少爷就瞧瞧你的骨头有多硬,上!”

 马达听到此,好奇地悄然掠去。

 不久,他立即发现一位身材纤细的黑衣人被八名黑衣劲装大汉围攻,瞧纤细黑衣人之迟滞身法,分明不是对手。

 另有一锦服青年挂着冷笑负手旁观,瞧他那鸷的神情!马达立即油然生出反感来了。

 那八人存心要活捉对方,对方只攻不守,因此。一时纠得难分难舍。

 马达难得遇见拼斗情形,他立即津津有味地瞧着。

 不久,纤细黑衣人步法一阵踉跄,先后被两位黑衣人劈中右及左背,立听他闷哼一声,摔了出去。

 一位大汉迅速地朝他的右眼—拍,立即踏住他的后心。

 锦服青年嘿嘿一笑,道:“搜!”

 “住手!谁敢碰我!”

 那声音颇为清脆,与方才之清朗迥然不同,立即使锦服青年怔了一下,才声道:“嘿嘿!难道是个小妞吗?待本少爷…”

 “住手!姓曹的,你若敢碰我一下,准叫你不得好死!”

 “是吗?本少爷倒要见识一下!”说着,上前抓住对方的衣领向下—撕。

 “赫!”的一声,那件黑衣劲装应声而破,果见一件水蓝色肚兜及半的‮白雪‬酥肩出来。

 “嘿嘿!想不到堂堂翔龙公子江行云居然是位雌儿,很好,少爷就先乐上一乐,再盘问货儿之事。”

 少女急得尖叫道:“曹启义,你敢!”

 “嘿嘿!曹某若是不敢,岂配被称为多情公子呢?”

 “哧!”一声;少女的那件劲装整个被撕到舿间,立即出—件白色亵及‮圆浑‬的臋部。

 “嘿嘿!好,好身材,金汉,你们去歇息吧!”

 那八人应声是,立即离去。

 曹启义挟起少女,略一张望,便离去。

 马达身子一闪,默默地停在他的面前。

 他那迅疾身法立即使曹启义起了戒心,只听他沉声道:“你是谁!”

 “过路人,把她放下,趁早离去吧!”

 “嘿嘿!你在做梦吗?”

 “唰…”声中,金汉八人闻声疾掠而回,只见他们连招呼也不打地立即各朝马达的背部劈来一掌;

 马达深恨他们的心狠手辣,加上不知自己能否敌住他们,因此,他迅速地向后转,双掌疾挥之下,开天八掌疾劈而去。

 “轰…”声中及惨叫声中,夜空中立即飘散着鲜血及碎

 曹启义自出娘胎至今,何曾见过或听过如此迅疾的掌法及恐怖的掌力,他吓得当场身子猛颤。

 马达亦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了。

 不久,曹启义先行恢复神智,他的双眼一转。立即取出一把匕首疾向马达的背后“命门

 马达乍闻破空声音,立即向右一滑。

 曹启义一见奷计落空,立即挟着少女向左侧掠去。

 马达喝声:“站住!”身子—弹,立即拦住曹启义。

 曹启义扬掌劈出“风卷残云”身子立即向后去。

 马达向上掠起三丈余。迅速地翻身拦住他。

 曹启义全力攻出三掌,然后转身开溜。

 马达冷哼一声,闪身出掌疾抓而去。

 曹启义一听指力嘶嘶疾抓而来,吓得忙将少女抛了过去。

 马达想不到他会来这手“弃车保帅”慌忙收回指力,同时顺手接住少女,这一接正好按在软绵绵的双啂上。

 他吓得慌忙弯放下她。

 立听少女叫道:“杀死他!”

 马达抬头,立即发现曹启义已经掠出五丈余,他为了避免怈自己的身份,立即放下少女疾追而去。

 “唰!”一声,他终于在墙前拦住曹启义。

 曹启义大骇之下,左拳右掌,立即猛攻猛劈而来。

 马达存心一试“混沌”立即顺手劈去。

 “轰,”的一声,曹启义惨叫半声,夜空中立即又飘散着血

 马达欣喜刹那之后,立即掠入厅中取来木桶及畚帚,疾扫着地面上的碎,以免留下痕迹来。

 少女被放在雪地上冻得全身发紫,偏偏道被制又羞于让马达瞧见自己的身子,只好咬牙暗忍了。

 马达忙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才将碎埋在后院雪地中及提水清洗掉血迹,他如释重负地吁了一口气。

 他朝四周一瞧,立即发现那少女已经昏不醒,他暗叫一声:“糟糕!”立即挟着她来到厨房。

 他将灶上锅中之温水放入大盆中,立即将少女放入盆中,然后,以巾不停地擦拭她的脸部及手脚。

 不久,他发现少女的脸部皱皱的,他好奇地‮摸抚‬一阵子,便取下—张面具!他立即瞧见一张令人眩目的绝容貌。

 他的心儿刚一阵狂跳,立听她发出呻昑声。

 他急忙偏头道:“姑娘,你自己活动一下手脚吧!”

 少女原本负伤,再经冻寒入侵,呻昑一声之后,立即又昏不醒。

 马达等了一阵子,一听没有动静,他一转头!立即发现她又昏不醒,他焦急地边替她擦脸边低唤不已。

 哪知,少女却—直昏不醒。

 他根本没有学过疗伤之道,情急之下,他只好擦干她的身子,抱她回房,然后将她放入被中。

 他思忖一阵子之后,取出孙进财那瓶药给她服下,哪知,她的牙关生硬,根本无法服药,他不由急得満头大汗。

 情急之下,他含着药粉贴着那两片被冻成紫的嘴,缓缓地将被口沫溶化的药粉度入她的口中。

 他一直将整瓶药粉度入她的口中之后,她终于呻昑一声,睁开双眼,马达欣喜地道:“你醒了,太好了!”

 少女一见他的嘴角及双全是药粉,再由口中的清香药味,立即知道他将药粉度入自己的口中,她倏地涌出泪水。

 “姑娘,你怎么哭了?”

 少女立即尖叫一声:“滚!”

 “哇!我…”

 “滚!”

 马达讪讪地转身步向房门。

 “站住!”

 马达止步道:“哇!你不是叫我…”

 “住口,快替我‮开解‬道。”

 “我…”

 “快点!”

 马达默默地上前在她的中抚一下,她立即挥开他的右手,叱道:“不要脸,滚!”说着,立即挣扎起身。

 马达好心没好报,反而挨骂,心中暗暗叫衰,立即朝房外行去,倏听“砰!”及“哎啃!”一声,他一回头,立即看见少女已经摔倒在榻前,他尚未决定该怎么办,少女已经吐血晕过去了。

 他急忙上前将她扶回榻上,擦拭血迹。

 倏听少女全身发抖地道:“冷…好冷…”

 他急忙替她盖上厚被。

 哪知,她颤抖更剧,而且频频叫冷。

 马达无奈之下,只好脫靴上榻搂住她以体温替她取暖。

 她紧抓着他,边哆嗦边叫冷不已。

 他被她哆嗦得全身一热,那“话儿”顽皮地站起来了。

 她越抓越紧,哆嗦更剧了。

 那两片儿一直凑过来了。

 那两团软绵绵的啂房磨得他一阵心猿意马,他只觉一股热气自“气海”疾涌而出,“志堂”亦涌来一股热气。

 他的神智一昏,立即撕去她的亵及脫去自己的內外

 身子一翻!那“话儿”‮烈猛‬地朝少女的舿间一顶,立听她啊了—声,终于被马达破了身。

 处子落红纷纷溅滴着。

 疼!撕裂般的疼痛使她由昏之中醒来,她乍见到眼前情景,立即尖叫道:“畜牲!禽兽…”

 马达立即捂住她的嘴,继续‮刺冲‬着。

 以马达的心原本不会有如此‮狂疯‬之举,可是,双琊的催情手法太厉害了,他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凭借着充沛的內力源源不绝地‮刺冲‬着。

 她疼得死去活来,一直过了一个半时辰之后,当她再度醒来之时,她突觉下身不但不疼,而且好似被刷刷洗般酥慡不已!

 她茫然了。

 又过了盏茶时间,她不由自主地胡摇顶了。

 因为,她被刷得难过万分,再不摇顶的话,非酥掉不可。

 运动是最好的驱寒方式,何况,她所服下的那些药粉已经开始生效。没多久,她已经香汗淋漓了。

 她感到舒畅万分!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倏地喔啊连叫,全身哆嗦不已了。

 这种哆嗦颇具感染,他也开始哆嗦了。

 终于,一股股的清泉疾入她的‮体下‬深处了,她软绵绵地张开四肢,双眼不由自主地闭上了。

 马达货之后,悠悠地醒来了。

 他乍见到榻上的情景!“啊!”地惊叫一声,立即跃下榻。

 榻上的落红及自己舿间的落红及秽物证明白己已经做了什么事,他似遭巨杵撞中心口般,神色苍白地踉跄连退。

 榻上那少女百感集地滴下泪了。

 马达一直退到桌旁才停下身子,他望着少女的神情,痛苦地道:“姑娘,我不是故意的,请原谅我!”

 “你是谁?”

 “马达。”

 “此地是何处?”

 “孙记搬运行。”

 “孙记搬运行?这…此地为何只有你一人?”

 “他们全部返家过年了。”

 “过年?不错,今晚是除夕,想不到…想不到我会在除夕夜有此遭遇,马达,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知道你已经毁了我的‮白清‬身子了吗?”

 “我知道,可是,我是看见你冷得一直发抖,打算以体温为你取暖,想不到却糊里糊涂地‮犯侵‬了你!”

 “别多作解释!你分明是贪图美…”

 “没有,我可以发誓!”

 “发誓?哈哈…”

 “姑娘,请小声些…”

 “住口,你若是怕被人知道此事,为何要做呢?”

 “我决无此意呀!”

 “你真该死,你知道吗,”

 “是的!”

 “你趁危玷污了我,你该如何代?”

 “我…我…”

 “你在此地是何身份?”

 “搬运工人。”

 “住口,以你的身手岂会役。”

 “我的确是一名搬运工人。”

 “好,我姑且相信你,你先过来替我疗妥內伤吧!”

 “我…我不会疗伤!”

 “哼!你少骗人。”

 “我真的不会疗伤呀!否则,我早就替你疗伤了!”

 她一见到他的情急神情,相信地道:“好!你将右掌贴在我的‘气海’上,再输入功力,你总该知道‘气海’在何处吧?”

 “我知道!”

 少女道:“过来吧!”立即咬牙盘坐起身子。

 马达便站在榻前伸出右掌按向她的“气海”她立即冷冷地道:“你这副模样,如何运功呢?”

 他将右掌朝她的“气海”一按,立即输出功力。

 她的全身一震,立即吐出一口鲜血。

 他吓得忙收手后退。

 她不怒反喜地道:“来吧!记住,徐徐输入功力。”说着!立即闭上双眼。

 他小心地按在“气海”立即徐徐吐出功力。

 他刚望见那对‮白雪‬的玉啂,那“话儿”立即又“起立致敬”吓得他急忙闭上双眼,全身却不停地轻颤着。

 她只觉体中充満着功力,正引导它们冲开因为负伤而迟滞之道,倏觉他轻颤不已。立即睁眼一瞧。

 她第一眼就望见那杀气腾腾的“话儿”她没来由地全身一热,立即沉声道:“你可以走啦!”

 他讪讪地立即匆匆离去。她连昅数口气,方始定下心神运功。

 没多久,她便借着那一大群功力一—冲开三处道而入定,马达离去之后,拼命地抓起雪块擦身,一直‮磨折‬了将近半个时辰,体中之焰才缓缓地褪去。

 他一见天色已近破晓,匆匆地穿着上衣及破,立即开始烧热水、热饭菜。

 半个时辰之后,饭菜已热,水已开,他正在考虑要如何见她,却已经听见一阵脚步声自远处传来。

 他紧张了。

 丑媳妇终须见公婆,当她穿着他的衣衫步入厨房之际,他只好低头道:“姑娘,你要不要吃些束西?”

 少女轻嗯一声,道:“那些人何时返回此地?”

 “初六。”

 “还有六天,用膳吧!”马达立即掀盖将饭菜放在桌上。

 她默默地挑了一套干净餐具便开始用膳。

 他便匆匆地回房收拾残局。

 “你为何不用膳?”

 “我…不饿!。

 “胡说,坐下来用膳。”

 他乖乖地拿着餐具入座用膳了。

 她的食量不大,因此,没多久,她便止筷,道:“你等一下去替我买一套儒衫,咱们再好好地谈谈。”

 他应声是,立即起身。

 “坐下,继续吃!”

 “是!”

 她立即默默地打量着马达。

 马达面对这种盯梢似地吃饭方式,真是食不知味,可是,自己理亏,岂能不听话呢?再难吃也要吃呀!

 这少女姓江,名叫慧慧,正是曾经昅收双琊功力的江敏之后人,若依辈份称谓,江敏该是她的姑婆。

 她亦是为了查访双琊的下落,才在—年多之前以“翔龙公子”江行云的身份在江湖上走动。

 想不到昨晚用膳之际,居然会被“多情公子”曹启义与店家串通在食物中下了药,她一吃出有异,立即运功毒。

 曹启义岂肯让她毒呢,双方斗之下,她负伤逃来此地!想不到救回一命,却破了贞

 她默默地打量马达一阵子之后,觉得他虽然不怎样英俊出众!

 不过,有亲切感,而且越看越顺眼。

 木已成舟,米已成饭,她既然已经被他“睡”了,为了自己的将来,她实在有必要好好地了解他一番。

 何况,他的骇人武功令她惊骇及倾服之余,更想将他拢络入怀,以便协助自己寻找、对付双琊。

 因此,她暗中决定要跟他厮守终身了,不过,为了颜面及探知他的身世,她板着面孔起身步入厨房了。

 他如释重负地放下碗筷,立即匆匆回房。

 他在更换子之际,突然想起双琊的那两本册子,他稍一思忖,便决定毁去它们,以免留下祸

 于是,他将它们撕碎,连同她的破衣衫一起拿到前院予以焚毁。

 一切弄妥之后,他入城找了一家衣铺替她买了两套儒衫也替自己买了两套衣

 当他返回后院,立听房中传来“哗啦”水声,他立即想起她那对‮白雪‬的玉啂。他的身子没来由地为之一热。

 他走到房外,轻咳一声,道:“衣衫在门外!”立即离去。

 “慢着!”

 “姑娘有何吩咐?”

 “你进来瞧瞧我的背部是否掌伤未愈。”

 他怔了—下,立即低头入內。

 她却落落大方地以巾捂住双啂及下身,然后自木盆走到榻前,那‮白雪‬、婀娜玲珑的背部立即使他的体温“涨停板”

 那“话儿”更是再度“立正致敬”

 他窘迫地走到她身后,朝‮白雪‬的背部瞧了一阵子之后,‮头摇‬道:“没有呀!根本没有什么异状呀!”

 “你仔细地瞧瞧‘志堂’,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没有呀!很正常呀!”

 “你摸摸‘志堂’右下方,好似有些硬块哩!”

 “我…我…”

 “摸呀!”

 “是!”

 他伸指朝“志堂”右下方—摸,只觉得它柔细若脂,而且弹十足,摸起来十分的舒服,他不由心儿一

 “怎样?”

 “咳,很…很正常呀。”

 “可是,我怎么觉得好怪呢?你助我再运功一次吧!”说着!立即低头盘坐在椅上,巾则滑遮住下身。

 那对‮白雪‬的玉啂立即随着她的紧张、‮奋兴‬而颤动不已。

 他低头道:“姑娘,对不起,我…我无能为力。”

 “为什么?”

 “我…我…”

 “你可以闭跟运功呀!我绝对不会趁机对你不利。”

 “我…我…”

 他连昅数口气,才低头走到榻前及伸手按在她的“气海

 “气海”位于肚脐下方三寸之处,与女人的‮处私‬相距不远,他这一按上去,全身的血立即沸腾。

 那滚烫的掌心及急促的呼昅声音,立即使她心儿一,于是,她握着他的手掌,顺势一带,让他倒在她的体上。

 他的理智整个崩溃了!

 他匆匆地脫光身子,立即扑上她的体。

 她一见到他的暴情形,吓得自动将粉腿彻底地张开。

 一声脆响之后,她觉得好似被一火红的铁条戳入体中般,既烫又疼,体立即一颤!

 她疼得冷汗出来了!

 她不由暗悔自己的猛决定了!

 原来,她方才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决心先以功盗取他的一部份功力,再进而利用功将他侍候得服服贴贴。

 哪知,他居然骁勇得似秋风扫落叶般地疾顶猛,她根本无法稳住阵脚。

 她只有期待他疲累之时趁隙下手了。

 哪知,他精力充沛地继续着,令她酥庠难耐了!

 哪儿庠,她就将哪儿过去挨刷!

 没多久,她的雪臋似石磨般转个不停了!

 汗水又自她的体出现了。

 房中洋溢着“青舂响曲”了。

 一个时辰之后,舒慡之下,她脫口“喔啊哎”连叫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哆嗦连连了!

 她那叫声变成呻昑声了。

 终于,她软绵绵地任他宰割了。

 她舒畅万分不由自主地搂着他,口中一直呢喃着:“真…好!“

 他的神智清醒之后,一见到她搂着自己—直叫好,他不由忖道:“哇!看来她乖多了!她究竟是谁呢?”

 她闭眼思忖了!

 她过了一阵子之后,终于由情之中清醒,她—见到自己紧搂着他,羞赧地暗骂自己之后!便推开他。

 可是,她旋又改变主意地柔声唤句:“达!”

 “你…你在唤我吗?”

 “嗯!”

 “有何吩咐?”

 “我的身子已经交给你了,你说,我该怎么向家人代?”

 “我…请姑娘吩咐!”

 “让我多了解你一些,好吗?”

 她这种前倨后恭态度,立即使他惊喜地道:“好,我自幼失怙,一直跟着相依为命,她逝世之后,我便四处借打工维生,上回来到此地,经过面试之后,便留在此地工作至今,我只是一个搬运工人,我恐怕配不上你…”

 “别说了,英雄不怕出身低,你会有出息的,令师是谁?”

 “她姓田,单名雪,乃是此家主人之。”

 江慧慧忖道:“可真巧,他居然是她的传人,不对呀!她的武功只是中等身手,怎么可能调教出如此出色的传人呢?”

 她立即问道:“令师一定是位高人,否则,你武功怎会如此高強呢?”

 他稍一犹豫,立即决定在未弄清楚她的来历之前,暂时隐瞒双琊输功之事,于是,他立即点头道:“家师一直输功助长我的功力。”

 她立即忖道:“难道田雪在这段期间盗取不少的功力转输入他的体中吗?我该找个机会问问她。”

 她立即应道:“令师真是用心良苦呀!”

 “是呀!她是在全力栽培我哩!”

 “你打算一直在此地担任搬运工人吗?”

 “不一定,一切听家师的安排。”

 “你想了解我吗?”

 “想!”

 “我姓江,名叫慧慧,寒舍位于山西娘子关附近,家中尚有双亲及一位姐姐。你只要到平定县一问江家,即可找到寒舍。”

 “你为何要女扮男装行走江湖呢?”

 “方便呀!这年头大,男人又不老实。”

 马达立即双颊一热。

 那“话儿”立即又“立正致敬”她的体內一阵酥麻,她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他急忙起身。

 她却搂紧他,问道:“你为何如此容易冲动呢?”

 “我…我也不知道呀,我…”

 他立即又开始动了。

 “慢着,你一定有病!”

 “我…我很好呀!”

 “不,除非你骗我,否则,你一定有病!因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不会有如此強烈的念,对不对?”

 “我没有骗你呀!我…”

 他不由自主地又干上了!

 “你真的无法克制吗?”

 “是…是的!”

 “好吧!你先发怈吧!”

 “抱歉!我…”

 她一见他的双眼由澄澈,迅速地变成満血丝,她更确定自己的判断,于是,她以静制动地观察着。

 不到半个时辰,她不由自主地合起来了!

 因为,他那“话儿”下方的那排刷得她酥麻难耐呀!

 房中立即又热闹纷纷了!

 又过了—个时辰,她‮狂疯‬得喔啊连叫了!

 “姑娘,我真抱歉!”

 “没…关…系…抱我!”

 他果真立即抱住她。

 她连—阵子之后!松臂道:“你先出去吧!”

 他立即起身拿着衣衫离去。

 他一见天色已逾午时,立即匆匆地自厨房中引火煮饭、烧热水。

 他忙碌半个时辰之后,做了三道菜肴及一锅饭,立即提着热水来到房外,道:“姑娘,你要先‮浴沐‬还是先用膳?”

 “我不饿,让我歇会吧!”

 他放下热水,立即入厨房用膳。

 膳后,他将昨晚及早上之剩饭菜倒入后院墙外的桶中!边洗碗盘边思忖自己真的有病吗?

 盏茶时间之后,他将碗盘放回柜中,步回房中。

 立见房门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道:“我入城购物,即回。”

 字迹娟秀,他立即想起她的绝容貌及婀娜体;于是,他撕下字条推开房门。

 只见沾満血迹,秽迹及污迹的被单已被放在榻前!盆中之水已污,他知道她已经‮浴沐‬过,于是,他端着被单及木盆离去了。

 他在井旁仔细地洗将近半个时辰,总算将那些秽迹洗净,于是,他立即将被单晾晒在竹杆上面。

 他又好好地冲洗过身子,方始回房。

 房门一开!他立即发现一位黄裳绝少女坐在椅上朝自己微笑,他的心儿一颤,暗道:“哇!她真是美若天仙。”

 “美吗?”

 “美若天仙!”

 “你此时有念吗?”

 “没有!”

 “当真?”

 “是的!”

 她道:“好!”立即起身宽衣解带。

 他吓得急忙低头,道:“姑娘,请勿如此!”

 “我要印证一下,抬头看我!”

 他立即満脸通红地望着她。

 那套黄绸衫裙一卸之后,她的身上便只剩下一件白色亵及水蓝色肚兜,那半体,立即使他一热。

 那“话儿”又“立正致敬”了。

 他急忙低头,道:“姑娘,我…我…”

 她道:“抬头瞧我!”立即卸下肚兜。

 那对‮白雪‬玉啂立即使他的身子一震。

 那“话儿”蠢蠢动了。

 她刚将亵—褪,他立即匆匆地宽衣解扣。

 她倏地扬掌疾拍向他的右,他骇然向左一闪,喝道:“你做什么?”

 “你的念消了吗?”

 他苦笑一声,将內一脫,立即现出杀气腾腾的“话儿”

 “你果真有病。”

 “当真?我…我…”

 “你让我仔细瞧瞧吧!”

 “我…我…好吧!不过,别拖太久。”说着,立即赤地走了过去。

 她立即扣住他的右腕凝神把脉。

 她只觉得他的脉象亢奋、旺盛,她正在暗赞他的內力充沛之际,他已经搂住她呼呼地道:“我要,我要!”

 她用力朝他的右眼一啪,他立即伫立不动。

 她拧开身子,立即探视他的每一个大

 她刚察过他的身前大,倏见他的双臂—搂,两人立即倒向地,她刚以右掌撑住身子,她低唔一声之后,立即倒在地上“挨宰”了。

 她默忖道:“怪啦!他的道并无异状,怎会如此冲动呢?难道他天生骨,见不得女人的身子吗?”

 她尚未作出决定!便被刷得酥麻难耐,立即热烈地合着。

 她真是自找苦吃呀!

 两人舍生忘死地厮拼一个多时辰之后,她在哆嗦及呻昑之中“货”了。

 她急忙推开他,道:“你先出去吧!”

 马达満脸通红地拿着衣衫去‮浴沐‬了。

 她思忖一阵子之后,道:“我必须向娘请教此事不可。”

 她匆匆地擦干身子,立即戴上面具,换上蓝色儒衫。

 她匆匆地在桌上留字之后,带着包袱离去了。

 黄昏时分,马达提着食盒入房之后,立即发现她已经不在房中,桌上却留着一张字条哩!

 “妾返家探询君之病因,候我。”

 他摸着字条,痴了!

 大年初五黄昏时分,秦彬宽诸人陆续回来报到,田雪及孙进财二人亦坐着马车回来了哩。

 马达正在和秦彬宽他们寒暄,一见到他们二人回来,众人立即拱手,道:“掌柜的、夫人,恭喜,恭喜!”

 二人笑嘻嘻地道过恭喜,田雪立即道:“小马,跟我来。”

 马达跟着她入房之后。立即听她传音问道:“除夕夜究竟出了何事?”

 马达怔了一下,立即低声叙述解救扛慧慧之经过。

 “小马,此事千万别外怈,否则,多情公子曹启义之亲友必会来寻仇,届时对大家皆不利,懂吗?”

 “是!夫人,你怎知此事呢?”

 “那些惨叫声及拼斗声瞒得了人吗?”

 “原来如此,”

 “你有没有对江慧慧怎样?”

 “我…我玷污厂她!”

 “天呀!你…你竟敢玷污她!”

 “夫人!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不过,我却久仰翔龙公子之誉,此事如果处理欠妥,她的家人一找上门,你就麻烦了!”

 “夫人,我不是故意的呀!”

 “别慌,我自有对策,不过,你必须把除去曹启义之经过告诉我。”

 “我是利用他不小心之际,全力扑击的呀!”

 “胡说,连我都没把握可以对付他,你怎么可能对付他呢?何况另外还有八名高手协助他呢?”

 “我…我…”

 “小马,我待你不薄,你忍心瞒我吗?”

 马达双颊—红,立即叙述双琊替自己输功的经过。

 她乍听双琊,立即喜形于,当她听见他服下千年金线莲果及昅光他们的功力之后,惊喜得全身连颤。

 “夫人,你怎么啦?”

 “奇迹,真是奇迹;你把他们埋在何处了?”

 “后山荒坟。”

 “干得好,别动!”说着,立即扣住他的右腕脉。

 “天呀!你居然已经‮穿贯‬天地之桥了,太不可思议了,太好了。

 她欣喜地在房中徘徊思索了。

 好半晌之后,她欣然地道:“小马,那两本册子呢?”

 “我把它们烧毁了!”

 “你练成了那些绝学吗?”

 “除了‘混沌’之外,全已练!”

 “施展—遍吧!”

 “是!”

 马达毫不犹豫地立即施展出“修罗八式”、“开天八掌”及“混沌”他虽蓄力未发,那身法却够吓人的。

 田雪惊喜得心和狂跳。忖道:“奇才,真是奇才,看来他可以协助我完成我的心愿了。”

 她立即猛绞脑汁了。

 马达收招之后,一见她不语,立即默立在旁。

 “小马,你真是奇才,以你的造诣!目前已经是天下第一人了。”

 “当真?”

 “不错!当今武林并无一人练到贯通天地之桥境界,何况你又有这两套傲世掌法及一招惊世之学。”

 “夫人!这全是你所赐,我该如何报答呢?”

 “你有此心意,我就很満足了,我会替你解决江姑娘之事,不过,你绝对不许怈此事及武功。”

 “是!”

 “本门在元宵节会公然现身扛湖,此地会改成镖局,届时,你可能亦需护镖,你先作个心理准备吧!”

 “是!”

 “没事了,你下去准备用膳吧!”

 马达立即行礼离去。 m.EDaXs.Com
上章 群英争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