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虎子骄娃 下章
第 六 章 情非得已再开枪
  郝南虎乍闻钱雅已经怀了自己了孩子,而且她又求助于自己,他好似被一记焦雷劈中,怔立在当场了!

 钱雅体会得出他的心情,立即低声道:“公子,本帮即将大举干戈,为了保住腹中这块,我必须离开本帮。”

 “公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拖累你的,我只求你在有空的时候来看看我们母子,公子,好吗?”

 说完,企求的瞧着郝南虎。

 郝南虎天生情种,见状之后,立即上前牵着她的双手,急道:“姑娘,你怎如此说呢?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钱雅闻言,身子一震,双目一,立即扑进郝南虎的怀中。

 低呼一声:“公子!”之后,立即泪下如雨。

 “公子,令祖一生清誉,我出身不正,又是残花败柳,不敢奢求列为正室,只要能让孩子有个爹,我就心满意足了。”

 “哇!不行啦!你别说了,我自有安排!”

 说完,轻轻的推开她,温柔的替她拭去泪水。

 钱雅感激的道:“公子,我原本以为这辈子就如此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想不到会有这个福份与你在一起!”

 说完,泪水再度簌簌直落!

 “姑娘…不…雅姐,你别再掉泪了!我的衣袖全了哩!”

 钱雅拭去泪水,嫣然一笑,道:“好!我不哭了,你要把你的身世告诉我,好不好?”

 “哇!没问题,我就择要说一遍吧!”

 虽然是择要说,也足足的费了半个时辰才说完。

 “虎弟,怪不得你肯受这么大的委屈,原来是与帮主有这种血海深仇呀!帮主实在做得太过份了!”

 “哇!雅姐,你怎么还唤那魔女为帮主呢?”

 “这…好吧!她养育我,我替她效命那么多年,就扯平了,对了!虎弟,你是不是已经把钱香蓉‘那样’了?”

 “哇!没有机会啦!不过,我看她洁身自爱的,冤有头,债有主,我就直接去找那魔女吧!”

 “虎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了,我是替她着想呀!”

 “哇!替她着想?这是怎么回事呢?”

 “虎弟,苗疆总主之独子哈天德垂涎钱香蓉甚久,她迟早会落入他的手中,如此一来,反而会助长开心帮的威势。”

 “她如果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开心帮至少会折损一半以上的实力,她也有个好归宿,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哇!有理,可是,她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呢?”

 “格格,你别担心此事,只要她跟你‘那样’之后,就…”

 说至此,突然想自己何尝不是如此痴情,立即羞得抬不起头来。

 郝南虎见状,心中一,立即想起她被自己轰得胡说八道及昏倒的情形,心中一乐,不由嘻嘻一笑。

 钱雅羞得更加抬不起头了。

 郝南虎正再言,突听远处传来一阵轻细的步履声音,立即轻声道:“雅姐,有人来了!咦!是夏梅哩!”

 “虎弟,夏梅跟我甚久,本善良,你可否…”

 “哇!雅姐,只要你说行就行!”

 来人果然是钱夏梅,只听她含笑道:“公子,你在说什么行就行的?”

 “哇!梅姐,你可瞒得真紧哩!雅姐有孕的喜事你一直不吭半声哩!若非司状元这一闹,小弟不知要被瞒多久哩!”

 “公子,你方才唤我什么?”

 “哇!梅姐,松竹梅的梅姐,不是倒霉的霉姐啦!”

 钱夏梅欣喜得双目含泪,禀声道:“郝公子,我…我太荣幸了!你居然看得起我这个残花败柳,我…”

 说完,捂面暗泣不已!

 钱雅含笑道:“梅妹,还有更好的消息哩!虎弟已经决定接纳我们了!”

 “什么?天呀!我…我…”

 话未说完,已泪下如雨了!

 郝南虎乍见她们如此兴奋的情景,不由暗叹道:“哇!怪不得孟子一直主张‘人本善’,相信爷爷会支持我的!”

 想至此,立即说道:“雅姐,梅姐,你们还是趁早赶往长沙半仙茶庄吧!你们先去准备一下,我去写封信交给爷爷。”

 钱雅关切的道:“虎弟,钱茹荷甚为狠,苗疆那批人武功诡异,加上又善于放虫,你只身在虎,可要多加小心!”

 “哇!安啦!爷爷他昔年自我的名字郝虎改为郝南虎,早已将我训练成为‘好难唬’了,你们自己多加小心吧!”

 郝南虎尚未走进桃林,立即看见那只苍鹰自林中冲天飞起,他心知必是那个老侏儒高天齐要去找魔女了。

 他心知这个怪胎十分的害怕钱夏柳,立即捉狭的扬手一挥。

 倏见苍鹰将头一低,迳朝郝南虎飞来,那雄伟的气慨,不由令他暗骇道:“哇!如果被它啄一口,非痛一年不可!”

 那头苍鹰飞临五丈余高之时,鹰头一昂,斜里横飞而出;瞧得郝南虎暗暗喝采道:“好一式‘横扫天下’!”

 倏见空中红影一阵翻转,郝南虎口叫道:“‘炼狱法轮’,好功夫!”

 红影一闪,老侏儒高大齐已朝他弯拱手行礼了,瞧他喜不自的情景,分明郝南虎刚才挥了一下手,令他太感动了!

 郝南虎心中暗笑,故意嗲声道:“圣使,你好吗?”

 “好…很好!柳香主,很高兴看见你安然无恙!”

 “格格!圣使,多谢你的关心,你去忙吧!”

 老侏儒高兴得双目一亮,禀声道:“柳香主,…再见…”

 说完,疾掠上停在丈余外那只苍鹰的背上,半响,苍鹰再度疾向空际,迅即消失了影子。

 郝南虎微微一笑,边走向桃林边暗道:“哇!这个老侏儒热情的哩,有机会倒要逗他哩!”

 入林之后,他打老远的立即发现钱香蓉正在指导钱秋莲练武,他立即边看边忖道:“哇!她们在练指法哩!”

 半晌之后,钱香蓉乍见到郝南虎,立即含笑道:“柳香主,事情办妥了吧?”

 “是的,副帮主在练武,属下待会再将办事情形向你报告吧!”

 “不!你也一起来练!”

 “这…”

 “为了擒拿司状元二人,我决定将‘拘魂指法’传授给你们二人,现在先听我解说口诀吧!”

 “拘魂指法”果然名符其实的“拘魂”郝南虎越练越惊喜,惊的是,由这套指法可以证明钱茹荷必有一身骇人的武功。

 喜的是,自己居然有机会练习这套指法。

 他立即诚心思悟及演练起来。

 他正练得起劲之际,突听钱香蓉脆声道:“柳香主,先用膳吧!”

 郝南虎应声:“是!”走入大厅,一见桌上已摆了六道香的菜肴,他不由一怔,立即停止步子。

 “柳香主,一块儿用膳吧!”

 “这…不大妥吧?”

 “柳香主,你知我颇深,何必客气呢?坐吧!”

 郝南虎一见钱秋莲已经坐在下首,钱香蓉也朝主位坐下,立即含笑直“遵命!”同时在钱秋莲的右方坐了下来。

 三人默默的吃了一阵子之后,只听郝南虎脆声道:“启禀副帮主,芳堂主等六人尸体皆已埋妥,是否必须派人前往那儿监督?”

 “我已向帮主保举你接任芳堂堂主,至于兰堂堂主由我暂兼,你可要共体时艰,全力以赴,才不辜负我的一番心意!”

 郝南虎内心狂喜,忙道:“这…属下恐怕承担不起。”

 “柳香主,你别客气了,我不会再看走眼了,我先下去休息了!”说完,立即起身迳自回房。

 郝南虎目送她离去之后,一想起自己居然会蒙她如此的器重,不由含笑摇了摇头,心中抑不住万分的欣喜。

 只听钱秋莲低声道:“柳香主,恭喜你了!”

 “哇…这…谢谢!谢谢!不过,目前尚未定案哩!”

 “格格,副帮主开出去的支票绝对会兑现的!”

 “这…我实在很惶恐哩!因为我什么都不懂呀!”

 “柳香主,你不必担心这点,帮主英明,本帮高手如云,你只要一切奉命行事,自然就没问题了。”

 “秋莲,你可要多提醒我哩!”

 钱秋莲闻言,心中大喜,忙道:“柳香主,你千万别如此的客气,凭你的才华,我怎也妄敢提醒你呢?”

 “不!秋莲,你人如其名,既洁身自爱,又冰雪聪明。加上跟随副帮主这么久了,可谓见多识广,对不对?”

 钱秋莲听得心花怒放,眉开眼笑,一时说不出话来。

 郝南虎瞧得心中涟漪漾,慌忙改变话题道:“秋莲,我对那套‘拘魂指法’有几处不明白,你可否指点一二!”

 “好呀!咱们一起研究。”

 说研究就研究两人立即走到厅外演练起来。

 郝南虎含笑听她指点,心中暗道:“哇!她比我还差得远哩!就让她好好的‘拉风’一下吧!”

 两人足足的练了个把时辰之后,突见白影一闪,钱香蓉已经含笑自厅中走了出来,郝南虎立即停身行礼,唤道:“参见副帮主!”

 “柳香主别多礼,瞧你们练得如此起劲,莫非已有心得了?”

 郝南虎含笑道:“是的!不过,仍有内力不继,出力太缓之现象。”

 “别急,此乃初学者之现象,只要熟练以后就可以突破!”

 说完,略一提气,右手一扬,食指倏屈倏弹。

 “拍!”一声脆响,五尺余远处的一株桃树树干立即被贯穿一个指,郝南虎立即鼓掌道:“好功夫!”

 钱香蓉含笑道:“还早哩!距离‘意念一动,指力立发,伤敌于五丈外’的境界仍有遥远的一段距离哩!”

 “哇…能够到达这个境界呀!五丈哩!”

 “据帮主所言她目前已能发至一丈左右,只要勤加练习,不出十年,人家就可以到达那个境界了!”

 郝南虎暗忖道:“哇!魔女已经能发至一丈左右了,哇!我得找个别处好好的印证一下我的功力。”

 心中想着,表而上立即含笑向钱香蓉请教!

 钱香蓉倒也倾囊相授,三人立即全心练习,一个时辰之后,鬼灵般的郝南虎立即将这套指法悟个透彻。

 翌响午时分,郝南虎三人正在厅中进膳之际,突听一阵娇脆的声音自厅外传人:“启禀副帮主,圣使己返帮。”

 “传他入见!”

 “是!”

 半晌之后,老侏儒高天齐恭敬的呈上一封密柬。

 钱香蓉阅完之后,脆声问道:“帮主还好吗?”

 “据属下观察,帮主此行可能甚为顺利,因为,她不但气甚佳,而且,对于两位堂主,四位香主之阵亡毫无不悦之!”

 “嗯!辛苦你了,下去休息吧!”

 “是!”

 高天齐离去之后,钱香蓉歉然的道:“柳香主,真抱歉,帮主已另外安排两位堂主的人选了。”

 郝南虎含笑道:“帮主实在英明,属下正在惶恐无法胜任堂主之职务哩!”

 “柳香主,你真是气度恢宏,只要有机会,我会再向帮主推荐的,你们慢慢的取用吧!”

 说完,起身回房而去。

 郝南虎低头边吃边想道:“哇噪!看样子魔女一定邀了不少的厉害角色前来助阵,不知是何人物?”

 钱秋莲一见他低头不语,以为他因“落榜”而失望,立即不便吭声,默默的吃了半响之后,立即离去。

 郝南虎见状,又匆勿吃了数口,立即回到书房。

 他躺在上胡思想一阵子之后,方始入睡。

 等他醒来之时,一见面外月已西斜,不由暗道:“哇!我今天是怎么搞的,居然睡得似一头死猪哩!”

 走到书桌前,突见一张小纸条置于桌上,他不由心中一动,取过来一瞧,心中暗暗一震,立即掠向窗旁。

 只见一条红纱巾坠落在窗外的地上,由草地上的杂乱足迹可见午后窗外必然有人经过,他不由暗凛不已。

 拿起那张小纸,再次瞄了纸上的那四字:“小柳可恶!”一眼,暗道:“哇!莫非小柳发现了我的什么漏不成?”

 “哇!这纸条是谁留的呢?他怎能潜来此地呢?瞧他认识小柳,又袒护我,哇!难道会是老侏儒?”

 他仔细瞧了纸条上的字迹一眼,更加的确定自己的判断不错,立即毁去那张纸条,然后,拾起那条红纱巾。

 他立即坐在桌前沉思。

 原来,在他入睡不久,小柳神色慌乱的来到“蓉园”

 她和小雅,小梅三人被钱雅及钱夏梅在临去之前制住了道,在经过一个对时之后,道不解自开。

 经过商量,小柳立即前来报告。

 钱香蓉听完之后,不由神色大变。

 真是祸不单行,一波刚去,另一波又起,她沉思半晌之后,立即潜到书房外,悄悄的凝听半响。

 她在确定郝南虎已睡之后,俏悄的弹入一粒香丸,然后回到客厅与钱秋莲匆匆的赶往钱多多客栈。

 小柳奉命在书房外监视郝南虎,她起初默默的瞧着他,后来越看他的睡姿越觉得怀疑。

 因为,她跟了钱夏柳多年,早已习惯她那四肢分张的睡姿,可是,此时,郝南虎却一直面朝内侧睡不动。

 她越看越怀疑,因此,便想入内一瞧究竟。

 可是,她刚要开启窗户,倏听一声沉喝:“住手!”

 她心中凛,身子刚闪开,立即被一道矮子的身影住。她立即边闪避边沉声道:“高天齐,你要干什么?”

 来人正是潜居在“蓉园”桃林中,随时要奉召出外传递讯息的老侏儒高天齐。他闻言之后,出掌更疾!

 三招之后,小柳已被制倒在地。

 老侏儒迅速的绕了一大圈,确定无人发现方才打斗之后,立即掠入房内,留下纸条警告郝南虎。

 然后,挟起她疾掠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单独重回原地,沉思半晌之后,留下小柳的那条红纱巾证明自己不是胡说八道之后,飘然离去。

 可怜的小柳已被尸沉江中了。

 郝南虎不知其中有这么多的曲折,坐在书桌旁思忖半刻之后,走到镜前仔细的查看易容有否缺失。

 钱雅的易容手法实在湛,甚至连颈前之喉结也掩饰得颇为巧妙,不由令郝南虎瞧得暗暗佩服不已!

 突听一阵“哈哈!”朗笑声音自远处传来,郝南虎不由暗怔:“哇!好充沛的内力,此人似乎年纪不大哩!”

 他正在犹豫是否要出去之际,立即又听到钱香蓉道:“少主,三位前辈,请入厅奉茶吧!”

 “嘿嘿!好!好!开心帮果然美女如云,老夫果然不虚此行,嘿嘿!”

 “嘿嘿!钱帮主果然是信人,看样子老夫可以畅享醇酒美人之乐了!”

 “嘿嘿!老二你可别搞错了!钱帮主乃是专程请咱们三人来共图霸业的,并非叫咱们来喝酒玩乐的,嘿嘿!”

 “嘿嘿!放眼当今武林,有几人是咱们兄弟十招之敌。自古美人爱英雄,副帮主,你说对不对?”

 “对!三位前辈武功盖世,本座佩服,请坐吧!”

 郝南虎一听他们五人已经入厅就座,而且钱秋莲已经朝书房行来,立即飘掠到屏风后,上榻闭目养神。

 果然不错,片刻之后,钱秋莲已经推开门而入,而且迳自走到榻旁,低声唤道:“柳香主,柳香主!”

 他佯作突被惊醒的坐起身子,道:“唔,秋莲,是你呀!有事吗?哎呀!快天黑了,我怎么睡这么死呢?”

 “柳香主,哈少主奉帮主之托带了三位高手来到‘蓉园’,副帮主请你出去陪陪他们。”

 “好的!我…哎…我怎么有点儿头疼呢?”

 钱秋莲心知必是“香丸”在作祟,立即关心的问道:“柳香主,你不要紧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越睡越头疼,我马上出去。”

 说完,将身子凑至镜前匆匆的整理发鬓及衣衫。

 他自从易容为钱夏柳之后,最大的困扰就是这一个“查某头”所幸,随着时光的流逝,他已逐渐的习惯了。

 半响之后,他满意的开门走了出去。

 当他走进大厅之时,只见一位体态魁梧,身披兽皮的三旬青年和三位神色狞厉,年约六旬的灰衣老者并坐在客位。

 她先前端坐在主位的钱香蓉行过礼之后,又朝那四人敛袖脆声道:“参见少主,三位前辈。”

 这名兽衫少年正是苗疆总主哈本元之独子哈天德,只听他哈哈笑道:“柳香主,你越来越人了哩!”

 “三位前辈,你们瞧瞧这个大美人儿正是开心帮雅堂柳香主,风情万种,宜嗔宜喜,温柔体贴,端庄大方…”

 郝南虎含笑望着他,一见他的额头倏然一暗,不由暗怔道:“哇!凶死相,这只猪哥这下子‘嗝’了!”

 他立即咯咯笑道:“少主,求求你别再形容下去了,否则,杨贵妃,西施,王昭君她们都要来找奴家算帐了!”

 “哈哈!她们敢来吗?她们不羞死才怪!”

 “格格!少主的嘴儿越来越甜啦!”

 “哈哈!柳香主,我是男人,嘴甜有何用?只要你好好的招待这三位前辈,保证你永远受用不尽!”

 “格格!真的吗?少主,你帮人家引见一下嘛!”

 “好!好!这三位前辈来自关外长白圣山,此次专程来见识中原武学,我要开始介绍了,你可别吓坏了!”

 说完,一指右侧的老者,朗声道:“这位前辈姓常,单名大,外号‘铁腿王’,曾有一腿踢死三头雪熊,好厉害呀!”

 铁腿王一笑道;“算不了什么!谁叫那三头畜牲胆大妄为,竟然想要咬老夫的这条腿呢?”

 说完,右掌一扬,在自己的右腿猛拍一下。

 “拍!”一声,他那右足所站之那块青石立即震成细灰。

 郝南虎正在暗凛之际,只见铁腿王一笑,身子一闪疾掠而去,刹那间,厅前桃林立即传出一阵“轰隆”连响。

 只见他双腿踹、钩、踢、扫…织施展,二十余株桃树不但应声而折,而且被震成细碎!

 “哇!好厉害的一双狗腿!”

 他一见铁腿王得意洋洋的走了过来,立即脆声道:“常前辈果然神勇无敌,晚辈佩服!”

 说完,故意朝他微微一笑!

 铁腿王哈哈一笑,身子一飘,作势搂。

 郝南虎咯咯一笑,道:“请前辈放庄重些。”

 说完,双目瞄向神色略见铁青的钱香蓉。

 铁腿王见状,干咳一声,重回原座。

 钱香蓉在发现钱雅及钱夏梅逃逸之后,心中原本又惊又怒,偏偏遇上哈天德及常氏三魔,心情不由更加恶劣。

 此时,一见铁腿王居然一口气毁去自己心爱的桃树,而且又一付的恶心模样,难怪她会扳起面孔了。

 哈天德见状,哈哈一笑道:“蓉妹,你别生气,常前辈无意之中毁去你心爱的桃树,小兄代他向你陪罪!”

 说完,果真起身向她一揖行礼。

 钱香蓉再怎么不悦,为了师父的霸业,也只好忍了下来,只听她沉声道:“少主多心了,本座岂敢怪罪呢?”

 “哈哈!那就好,柳香主,这位终年伞不离手的前辈正是铁伞王常忠,不知多少的成名人物毁在他这把伞下哩!”

 铁伞王咧嘴一笑,道句:“不敢当!”立即不语。

 “哈哈!这位就是排行老三,论武功最高的铁掌王常晓。”

 “咯咯!大,中,小,有意思!”

 “哈哈!柳香主,你错了,铁伞王前辈之忠,乃是忠孝的忠,铁掌王前辈之晓,乃是翠堤晓之晓!”

 “原来如此,请恕奴家孤陋寡闻,待会儿多喝几杯聊作赎罪吧!”

 “哈哈!柳香主果然最解风情了,咱们今天是不醉不散,如何?”

 “咯咯!这可要看副帮主的意思了,奴家无权作主哩!”

 “哈哈!蓉妹,你不会反对吧?”

 “这…好吧!不过,本座量浅,可无法奉陪到底!”

 “哈哈!没关系,有柳香主哩!”

 “咯咯!不行啦!奴家可招架不住你们四个大男人哩!”

 “哈哈!你放心,没有人会灌你的,咱们照规矩来!”

 郝南虎方才在书房中沉思的结果,由小柳的现身,他知道钱香蓉已经知道雅姐及梅姐离去之事,而且暗中搞鬼使自已昏睡。

 因此,他不由暗暗的不悦,心中一狠,干脆装出这付“三八”模样,暗中逗逗,哇!稍心中之火!

 这一来,逗得铁腿王三人大炽,双目死盯着郝南虎的身子。

 酒菜终于送来了,众人立即就座。

 酒过三巡之后,郝南虎脆声道:“少主,三位前辈,如此一小杯,一小杯的喝,你们会不会觉得不过隐呢?”

 铁腿王嘿嘿一笑道:“对!还是用碗喝吧!”

 “咯咯!好呀!秋莲,麻烦你去取三个干净的碗来。”

 钱秋莲一直站在钱香蓉身后服侍,闻言之后,立即离去。

 突见哈天德指着壁上那幅“芙蓉含香”朗声道:“蓉妹,你什么时候作了这幅画,画得可真传神哩!”

 钱香蓉及郝南虎不由回首瞄了那幅画一眼。

 哈天德略使眼色,铁掌王迅速的将一撮药粉弹入酒壶之中,四人立即浮出一抹暧昧的笑容。

 只听钱香蓉脆声道:“此画出自柳香主之手,本座不敢居功!”

 “哈哈!想不到柳香主还是一个才女哩!失敬!失敬!”

 郝南虎一身刁钻,功力又是通玄,铁掌王弹出“媚药”之举岂能唬过他,他立即暗暗提高警觉。

 只听他脆声道:“咯咯!少主太客气了,奴家只是信手涂鸦,岂能入你们四位大行家的法眼呢?”

 哈天德四人不由哈哈大笑。

 此时,钱秋莲已经取来五个碗,同时,开始替他们五人斟酒。

 “哈哈!秋莲,辛苦你了,喝一杯吧!”

 “多谢少主之美意,属下不善饮!”

 “呃!这怎么行呢?最起码你也要敬敬三位前辈吧!”

 “这…”

 钱香蓉见状,脆声道:“秋莲,你就敬敬三位前辈吧!”

 钱秋莲应声:“是!”立即自食盒中取出一个瓷杯,斟酒,脆声道:“三位前辈,请恕我失礼了!”

 说完,仰首一饮而尽。

 铁腿王嘿嘿一笑,立即捧起身前那碗酒一口气喝得光!

 钱秋莲一见另外二人端坐不动,立即硬着头皮,先后斟了两杯酒,一一向铁伞王及铁掌王敬酒。

 铁腿王一见两位老兄老弟各喝完一碗酒,立即声道:“秋莲,方才是你敬老夫兄弟,现在由老夫兄弟回敬吧!”

 说完,抓起酒罐迳自倒一碗酒。

 铁伞王嘿嘿一笑,立即接过酒罐,替自己及铁掌王各斟了一杯酒。

 钱秋莲一见铁腿王又干了一碗酒,立即提起酒壶替自己又斟了一杯酒。

 三杯酒入腹之后,那张娇颜立转酡红,双目更是盈盈秋波,扣人心弦,瞧得哈天德心中酥酥的。

 只听他哈哈一笑,道:“蓉妹,多谢你的成全,我敬你!”

 说完,端起那碗酒一口气喝个光!

 钱香蓉见状,只好干了一杯。

 铁腿王一见钱秋莲替她斟酒之后,立即笑道:“副帮主国天香,才气横溢,属下敬你一杯。”

 钱香蓉一听他自称属下,再也不好意思推拒,只好又喝了一杯。

 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三杯入腹之后,她的那张娇颜果然也是一片酡红,全身亦觉一阵燥热了!

 郝南虎方才趁机暗暗调息一周天,此时一见二女之神情,不由暗道:“哇!这两个‘幼齿仔’上钩了!”

 他立即脆声道:“咯咯!该咱们了吧!干!”说完,捧起碗缓缓的饮入腹中,却悄悄的将酒聚在“藏血”暗中予以炼化。

 哈天德一见钱香蓉已经中计,心中一喜,不但一口气喝个清光,而且自动向三位老魔敬起酒了。

 四人来此之时,早已有了默契,此时一见进展顺利,欢笑声中,得意忘形的来回互敬畅饮着。

 郝南虎自幼即浸在药桶之中,因此,酒量甚豪,在他的挑逗之下,哈天德四人及他迅速的喝完了那罐酒。

 “拍”的一声,铁掌王拍开另一罐酒的泥封,五人立即又捧碗“冲酒”畅饮,不到半个时辰,又是罐儿见底了!

 只听哈天德打个酒呃道:“柳香主…你…真是…海量…”

 “呃…咯咯…我…我…要醉了…”

 铁腿王嘿嘿一笑,右掌抓向郝南虎的左腕,声道:“宝贝…走…咱们…找个地方…再喝…”

 郝南虎抓起瓷碗入他的手中,咯咯连笑!

 “喀…”声中,那个瓷碗立即被他抓成碎片,他那张手却夷然无损,而且仍然不死心的抓向郝南虎的左腕。

 郝南虎格格一笑,缩手起身,脆声道:“副帮主,…你替…属下作…个主…吧…属下…再也喝不…下去…了…”

 钱香蓉此时已是全身火烫,奇念横生,她闻言之后,一见哈天德四人的笑声,心中一凛,立即脆喝道:“哈天德,你在酒中搞了鬼吗?”

 哈天德闻言,立即仰天长笑!

 常氏三魔亦畅声笑着。

 钱香蓉见状,全身冷汗倏生,立即催动真气,喝道:“住口!你们快滚,否则,休怪本座手下无情!”

 说完,右手手指问心,作势弹。

 钱秋莲见状,忍住心中的火,疾掠回房。

 半响之后,她已取出一把宝剑,“锵!”一声脆响,一泓寒芒随着宝剑的出鞘,立即闪现于剑尖!

 哈天德神色一变,失声叫句:“白凤神剑”身子不由向后退!

 铁伞王一笑,立即踏前一大步,道:“宝贝,刀剑无眼,别来!还是陪老夫去快活吧!”

 说完,伞尖疾点向钱秋莲的右腕。

 钱香蓉冷哼一声,拘魂指倏然弹向铁伞王的口。

 铁伞王神色一凛,倏然收招疾退。

 那知,他刚收招之际,郝南虎己悄悄的赏了他一指,而且是弹向他的“老二”厅中立即传出一声怪嚎。

 钱秋莲见状,一剑刺了过去。

 哈天德哈哈一笑,使出“空手夺刃”疾扣向她的右腕。

 钱香蓉冷哼一声,立即又弹出一指,得他再度暴退。

 只听铁伞王惨叫半声,立即被钱秋莲一剑贯穿口当场惨死,那对鹰目却充不相信的神情。

 倏见铁腿王怒吼一声,右腿一扫,那张桌子立即罩向郝南虎,铁掌王却趁机扑向钱秋莲。

 倏见一道细小的人影疾而至,人未至,两道如山的掌力已经罩向铁掌王,得他刹住身子,挥掌疾劈。

 “轰!”一声,老侏儒闷哼一声,暴飞出厅。

 倏听数声叱喝,防守在“蓉园”四周的八位少女已经伏剑扑了过来,铁掌王厉吼一声,疾而去。

 “轰!”声中,已有两名少女被劈死在地,另外六名少女正在神色大骇之际,立即听见老侏儒喝道:“七星,上”

 说话之中,那头苍鹰已疾向铁掌王,疾风尖喙攻而上。

 铁掌王喝声:“畜牲,找死!”左掌右拳疾攻而上。

 “叭!”一声惨唳之后,天飞羽,血之中,那头苍鹰已被震碎而亡。

 老侏儒一见爱禽惨死,怒吼一声,疾扑而上。

 六名少女各依方位仗剑疾攻而上。

 铁掌王怒吼连连髯发皆立,双拳连挥。

 八人立即斗在一起。

 郝南虎避过那张桌子,抓起一张倚子,朝疾扑而来的铁腿王砸了过去,迅得他刹身扬腿一扫。

 “砰!”一声,那张椅子立即披踢成碎片。

 郝南虎儿觉手腕一震,暗道:“哇!果然不愧为铁腿!”立即叱喝一声,与他展开游斗。

 钱香蓉及钱秋莲联袂攻击哈天德,起初尚能保持不败,可是,体内的媚药却随着功力运转之际,开始发作了!

 盏茶时间之后,两人开始闪躲了。

 厅外也传来数声惨叫。

 郝南虎见状,暗道:“哇!情况危急,我再不使出杀手柬,最后倒霉的仍然少不了我一份!”

 心中一狠,一见铁腿王又一腿扫了过来,立即飞身暴退,同时屈指一弹,弹身哈天德的背后“命门

 哈天德眼看胜利在望,正打算一掌抓向钱秋莲的右腕,突觉一缕指风疾身背后大,立即朝右疾闪。

 钱秋莲见状,宝剑抖手疾而出。

 钱香蓉运聚功力疾劈向他的口。

 “啊!”一声惨叫之后,哈天德中一剑,中一掌,踉跄退向郝南虎,郝南虎当然赏了他一掌啦!

 “啊!”一声,哈天德已脑袋开花了。

 铁腿王怒吼一声,疾扑而上。

 钱香蓉见状,运聚剩余的功力,总动员劈向他的右腿。

 钱秋莲待出手,却觉全身力,立即不支倒地。

 郝南虎暗一咬牙,功力疾运,双掌一并,疾劈而出。

 “轰!”一声,铁腿王惨叫一声,带着一股血箭疾逃而去。

 郝南虎心中暗喜,佯作力的摔倒在地。

 钱香蓉一见铁腿王趁势逃去,左腕一挥,一篷毒针疾而去,任凭铁腿王如何的罩得住,也中了三针。

 铁掌王尽歼老侏儒七人,正冲入厅中,一见大哥已经负伤,立即接住他,头也不回的疾而去。

 钱香蓉吁了一口气,身子一阵摇晃,立即盘坐在地。

 真气刚提,眼前一黑,立即昏厥。

 郝南虎伏在地上边默察四周的动睁,边暗自思忖如何面对这个变局。

 好半响之后,他确定四周没有外人之后,缓缓的爬起身子,刚走到钱香蓉的身边,立即听见她的急促呼吸声音了。

 他暗皱眉,立即走向钱秋莲。

 钱秋莲的灾情更惨,只见她虽然双目紧闭,却不住的撕扯自己的衣衫,似乎已经热得受不了啦!

 郝南虎微一皱眉,立即按住她的双掌。

 倏见她的双目一睁,挣扎道:“放…手…我…我可…”

 双腿早已勾了过来。

 郝南虎暗叫一声:“哇!”立即制住她的麻

 目光一落在她那半体,心中一,那“话儿”自动“立正”体内的酒力及尚未炼尽的媚药立即趁虚而入。

 脑海中立即想起与雅姐,梅姐销魂的情景。

 焰倏炽,全身更加的火烫。

 “哇!好好的再疯一次吧!反正她们也认不出我!”

 主意一定,立即挟起二女走入钱香蓉的房内。

 他仔细的关妥门窗之后,立即开始替二女宽衣解带。

 他已经乔扮女装甚久。因此,三两下便将二女得“清洁溜溜”了,一颗心儿却紧张得几乎当场窒息。

 他剥光自己的身子之后,立即先抱起钱秋莲。

 半晌之后,房内立即传出一阵人的音响。

 钱秋莲的内虽然在媚药的催之下,早已是一片汪洋大海,可是,花径毕竟未曾缘客扫,甚难通哩!

 郝南虎走惯了钱雅及钱夏梅的“康庄大道”突然走入“羊肠小径”别扭之中,尚有一分疼痛。

 所幸,有恒为成功之本,盏茶时间之后,道路渐宽,钱秋莲也更加的疯狂,得他卯足全力冲了。

 他好似骑在一匹无缰野马身上,随时会有坠马之危。

 所幸,过了一个时辰之后,钱秋莲得昏昏沉沉的睡去,他才有机会拭去汗水,松了一口气。

 他一直埋头苦干,此时才有机会瞧向钱香蓉,却见她正站在榻前,不住的捏双及下身,他不由一怔!

 钱香蓉虽然意识模糊,可是,自动的循声来到榻前,此时一见郝南虎望着自己,不由咯咯一笑。

 郝南虎暗道:“哇!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别怪我喔!”

 于是、他立即将钱秋莲移向内侧,搂着钱香蓉,翻身上马。

 一场战立即展开了!

 整整的过了一个多时辰又后,原本不停娇的钱香蓉突然张口在郝南虎的肩胛用力的一咬!

 郝南虎正搂着她歪之际,突觉肩胛一阵剧疼,“哎唷”一叫,立即挣扎起身。

 钱香蓉却悠悠的昏过去了。

 郝南虎瞧了她嘴角的血迹以及自己肩胛的齿痕血迹,暗道:“哇!那有这一招的,疼死我了!”

 他立即自柜中找出一瓶灵药仔细的上药。

 上妥药之后,他走道榻前,一见二女不但全身透,而且发如遭雨淋,他立即又想起方才苦战的情景。

 那“话儿”然又“立正”了。

 斑斑血迹处处秽秽迹,象征他方才的骁勇。

 他偷偷瞄了二女下身之血迹秽物及伤口一眼,心中一阵爱怜,立即将薄毯一掀,轻柔的盖在她们的身上。

 双掌在她们的“黑甜”轻轻的一按之后,低声道:“你们好好的休息吧!情缘?孽缘?由上天来安排吧!”

 说完,掠入浴室内匆匆的汲水冲身。

 他不敢使用她的皂沐,免得待会儿“穿帮”

 冲净之后,他拿着衣靴准备回房去擦干身子,那知,他刚走到大厅,立即发现有两人站立不语、不由大骇!

 那二人正在欣赏那幅“芙蓉含香”一见身后有了异响。

 不约而同的回头一瞧,立即有一人朝他躬身行礼。

 郝南虎以衫捂身,叱喝道:“你们是谁?”

 “启禀主人,小的徐龙飞与南宫引兄来此护驾!”

 郝南虎闻言,又惊又喜,急忙问道:“哇!你真的是司状元呀?你怎么知道我在此地?又在此时现身呢?”

 “启禀主人,你可否先穿…”

 郝南虎叫道:“哇!立即疾掠过厅,匆匆的回房擦干身子及穿衣系带,套靴,忙得头大汗。”

 一切就绪之后,他方始走入厅中。

 站在厅中这二人正是司状元及神行书生,两人虽然皆易容成中年文士,由体型却可轻易分辨出二人的身份。

 因为神行书生实在超水准的瘦细了。

 司状元一见郝南虎,立即恭敬的道:“主人,请上座!”

 “哇司状元昔日一句戏言,岂可当真?”

 “不!主人,小的己往不服人之主要原因,乃在于未遇见够资格让小的服之人,不过,自从遇见主人之后,小的服了!”

 “哇!不行啦!我只是一个头小子,你却是赫赫有名的司状元,我怎么可以黑白来呢?”

 “主人!你太客气了,纵观普天之下,有谁敢动开心帮的脑筋?可是,主人你却只身涉险深入重地…”

 “哇!你们也进来了呀!你们也很伟大呀!”

 一直含笑不语的神行书生突然一揖到底,恭敬的道:“南宫引参见主人,请主人收禄!”说完,身子一伏,跪在地上。

 郝南虎吓了一大跳,急忙闪到一旁。

 司状元也深感意外的道:“南宫兄,你…”

 神行书生抬头,肃穆的道:“徐兄,你还记得小弟所提过在逗千山双妖之时,见过主人的坦,仁慈心之事否?”

 “方才咱们联手对付铁掌王费了一番的手脚才除去他和昏不醒的铁腿王,若与主人一掌震退铁腿王之事相比,实在天地之别。

 你我既然已经结拜为兄弟,你决心跟随主人,小弟岂可失去这个机会,你还是多予成全吧!”

 “哈哈!有志一同,太好啦!主人,请你成全小的二人吧!”

 说完,恭敬的跪伏在神行书生的右侧。

 郝南虎一听他们已经除去铁腿王及铁掌王这两条漏网之鱼,心中一喜,立即咯咯一笑,道:“好!咱们一言为定了!”

 二人心中一喜,恭敬的叩了三个响头,才站起身子。

 “哇!坐下来谈吧!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此地的?”

 司状元恭敬的道:“启禀主人…”

 “哇!别如此客套,直接了当的说吧!”

 “多谢!小的与南宫兄毁去开心帮数名高手之手,一直暗中监视着钱雅二人,以便进一步找出开心帮的巢

 因此,钱雅二人易容离去不久,立即被小的二人拦了下来,她们二人立即自动出示你所写之信。

 小的又询问她们二人一番之后,确信主人你已只身涉险至此,立即护送她们返抵长沙参见老主人!”

 郝南虎紧张的问道:“哇!你们见过了爷爷啦?爷爷听见我男扮女装以后,有没有骂我神经病呀?”

 司状元莞尔一笑,道:“老主人并没有当场说什么,不过,他另外吩咐小的二人带来一封信!”

 说完,取出一封信双手奉上。

 郝南虎将那封信揣入怀中,含笑道:“哇!好好的‘蓉园’竟被这个‘小苗仔’搞得乌烟瘴气的!”

 神行书生瞄了哈天德的尸体一眼,欣喜的道:“主人,此人久处苗疆,又是总主之子,这具尸体大有用途哩!”

 司状元会意的道:“是呀!咱们就是通过不了‘飞虫阵’。因此,无法上桃谷山去一睹那群小魔女练武的情景。

 如今有了这个宝贝,咱们赶快送给鬼华陀,以便早点炼成解药,免得行动一直碍手碍脚的。”

 “哇!你们把这只猪哥的尸体走,她们二人醒来之后,如果向我要人,我该如何答得呢?”

 神行书生含笑道:“主人,你放心,你就好好的睡一觉吧,徐兄会在外面替你守卫的,小的先走一步啦!”

 说完,挟起哈天德的尸体,颔首一礼之后,立即消失于夜之中。

 司状元含笑道:“主人,神行书生一身笑做江湖,此番肯服你,这对于消灭开心帮之胜算更强不少了!”

 “哇!谢谢你们的帮忙,咱们如何善后呢?”

 “主人,小的已替你留下字号了,你瞧!”

 说完自身上取出一条灰布条。

 郝南虎知道这灰布条必然取自铁堂王或铁腿王的身上立即打开布条一瞧:“救人者小半仙郝南虎也!”

 “哇!这…哈哈!好点子,让她们去找吧!”

 说完,将布条交给司状元。

 司状元将布条朝壁上一按,含笑道:“主人,铁掌王及铁腿王的尸体在林外,另有一名侍女也被制住在林中。”

 “哇!她是小芳,专门负责送三餐来此的,哇!咱们可要小心点,小芳如果没回去,待会儿城中会有人来此查看的。”

 “主人,请放心,城中及山上皆已派人来查看了,不过皆已被小的二人制住,保证不会有后遗症。”

 “哇!干得好!钱茹荷那老查某可能在最近会回来此地,你们的行动可要多加小心,免生意外!”

 “是!多谢主人的关心,小的告迟了!”

 说完,身子一闪,疾掠而出。

 ※※ ※※ ※※

 桃花江,美人多!多逾山之桃花!

 桃花江,江水清,却不及美人儿娇情!

 黑寂寂,开心帮副帮主钱香蓉居住之蓉园迥异于往昔,不但一片黝黑,而且静悄悄的!

 郝南虎仰躺在地上,一想起果半仙的那封信,不由莞尔一笑!

 “哇!好小子!你可真行,这么快就要当老爸了!爷爷也水涨船高跟着‘升格’为阿祖了,果半仙果半仙真

 哇!好小子,你可真有眼光及魄力哩!爷爷很喜欢这两个孙媳妇儿,不过真丫头却有点吃味哩!

 好小子,你放心!爷爷会摆平这件事的,韩信用兵,多多益善,爷爷期待你能成立一个娘子军哩!加油呀!”

 郝南虎越想越好笑,几乎咯咯笑出声来。

 突听一阵脚步声音自厅外左侧五丈余传来,郝南虎暗道一声:“哇!该来的终于来了!”

 呼吸一闭,立即晕过去。

 半响之后,小芳及另外四位少女神色慌张的奔到厅外。火把照映之下,她们立即发现老侏儒七人的尸体。

 她们情不自的骇呼出声!

 小芳更是直接冲入厅中,她乍见到一片混乱的大厅及倒在地上的铁伞客和郝南虎,不由失声惊呼!

 另外四名少女闻声,立即冲了进来,当然也是尖叫出声了。

 郝南虎趴倒在地,暗骂道:“哇!好一群‘火母’,鬼叫鬼呼的!实在够‘破(吵杂)’!”

 突听脚步声走到近前,他立即屏息静气。

 小芳伸手一触郝南虎的鼻端,又按上的他右腕脉,惊喜的道:“天呀!柳香主并没死!实在太好了!”

 说完,盘坐在地,立即有两位少女扶起郝南虎。

 郝南虎心知她们要替自己渡气疗伤,不由暗急道:“哇!我这对‘义’硬梆梆的,岂能被她们碰上!”

 他立即呻出声,同时张开双目,有气无力的道:“小…芳…副…帮…主及…秋莲…呢?…”

 “柳香主,你别急,属下马上去找!”

 说完,五人立即冲向两侧房屋。

 郝南虎靠坐在椅上,佯作有气无力之模样。

 突听小芳叫道:“副帮主及秋莲皆在房内,哎唷!天呀…这…怎么办…柳香主…你快来呀…”

 郝南虎心中暗笑,表面上却踉跄行去。

 闻声而来的小兰见状,立即扶他行进。

 郝南虎入房之后,小芳四人已经焦急的站在榻前,烛火通明将钱香蓉二人照得纤毫分明。

 “小芳…怎么回事?”

 “柳香主,副帮主及秋莲皆被毁了?”

 郝南虎身子一颤,失声叫道:“什么?被毁了?”

 身子踉跄行到榻前,检视她们的脸孔半响之后,立即说道:“小芳,快解开副帮主的‘黑甜’!”

 说完,坐在榻沿不语。

 黑甜一解,钱香蓉闷哼一声,立即睁开双目。

 郝南虎急忙关切的道:“副帮主,你没事吧?”

 钱香蓉双臂撑身,往上一坐!

 薄毯一滑,立即呈出出两具美好的体。

 钱香蓉只觉下身一阵剧疼,闷哼一声,立即无力的躺下,郝南虎立即将薄毯盖住她们的体。

 钱香蓉忍不住悲伤,泪水汩汩溢出。

 钱秋莲更是捂面低泣不语!

 郝南虎恨恨的道:“都是哈天德这畜生惹的祸!”

 小芳五人不由相顾失

 钱香蓉突然拭去泪水,沉声道:“柳香主,你们先出去一下!”

 郝南虎应成“是!”立即跄踉行出。

 进入大厅之后,郝南虎坐在椅上闭目养神,心中却暗喜道:“哇!我倒要看看,她如何个善后法?” m.EDaxS.Com
上章 虎子骄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