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虎子骄娃 下章
第 四 章 醒时已成女儿身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黎明的密林处处闻啼鸟,吓得那些早起的虫儿四处钻闪。

 突听那间木屋中传出一声少女的尖叫,那声音好似一位少女突然发现自己遭到了什么事儿,因此,惊呼出声。

 那声惊呼未歇,立即又传出:“哇!我的声音…”

 “格格!郝公子别慌,听我说!”

 木屋内,郝南虎以手?住自己的下身,面惊骇!

 原来他在醒来之后,一发现自己光溜溜的躺在木上,另有两名少女站在前瞧着自己,不由惊呼出声!

 等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会是“娘娘腔”当然又惊呼出声了!

 钱夏梅见状,含笑替他“惊”!

 “哇!原来是你这个三八查某在搞的鬼,另外那人呢?”

 “咯咯!在你的身边呀!”

 郝南虎向右一瞧,立即发现僵躺在旁的钱夏柳,他一见她的神色不对,立即问道:“哇!她…她怎么了?”

 “咯咯!乐死了啦!”

 郝南虎吓了一大跳,立即跃下榻!

 钱夏梅咯咯一笑,将一套红衣劲服递向他,脆声道:“先穿上衣服再说吧!”

 “哇!受说笑!这是‘查某衫’哩!快把我的衣服还我!”

 “格格!你是男人吗?瞧瞧自己的身子吧!”

 郝南虎闻言,低头一瞧见自己的脯居然出现两团子,只听他神色大变,尖叫一声:“这…这是怎么回事?”

 说完,双掌疾抓向那两团“义

 钱夏梅迅速的按住他的“肩井”同时替他穿上那套红衣劲服。

 “嗯!合身的哩!堂主,你的易容手法真是鬼斧神工哩!”

 一直含笑不语的钱雅脆声道:“郝公子,情非得己,请你原谅,现在请你休息一下,让我再调整一下你的嗓音。”

 郝南虎急叫道:“哇!快还我的嗓音来!”

 钱夏梅格格一笑,立即制住他的“黑甜”同时,将他扶上

 钱雅轻轻的卸下他的下巴,右手食中二指伸入他的喉中,小心的捏着,半响之后,只听她吁了一口气,轻轻的拍开他的道。

 “哇!你们…哇!…我的嗓音…”

 钱夏梅佩服的道:“几可真,太神奇了!”

 郝南虎叫道:“哇!你们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把我扮成这付模样?”

 钱雅含笑道:“郝公子,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寒暑,与其平平淡淡而过,何不过一个多彩多姿的人生!”

 “哇!神经病才会想要扮成这种不男不女的模样哩!”

 钱雅毫不以为忤的笑道:“在人生的舞台上,每人的角色随时在变,我真羡慕你有这个机会哩!”

 “哇!你少得了便宜又卖乖,地球是圆的,总有一天,你如果落入我的手中,看我如何对你打折大优待!”

 钱雅仍是含笑道:“届时再说吧!你是否愿意平心静气的坐下来谈一谈?”

 “睦!平心静气?我这付模样,这个嗓音,平静得了吗?”

 钱夏梅突然掏出一个褐瓶,倒出一粒花生大小的黑色药丸,脆声道:“你真的要平静吗?把它下去吧!”

 说完,递向郝南虎。

 郝南虎却毫不犹豫的接过药丸,迳往口中

 “慢着,你不想找那位青衫儒士了吗?”

 郝南虎闻言,身子一震,立即想起自己所肩负的重责大任,右手立即无力的下垂,颓然道:“你们究竟是谁?为何与我过意不去?”

 钱夏梅瞄了钱雅一眼,一见她轻轻的颔颔首,立即脆声道:“我姓钱,名叫夏梅,她名叫钱雅,我们皆是开心帮的人!”

 “哇!开心帮?这…那有这种帮派?”

 钱夏梅得意的道:“不出半年,整个的天下必将尽人开心帮之手,届时,人人以能加入开心帮为荣!”

 “哇!少‘违章建筑--盖’了,你们为何与我过意不去?”

 “咯咯!谁叫你长得这么俊呢?”

 “哇!少恶心啦!你们究意想把我怎么啦?”

 “格格!堂主方才已经讲过了,你还是跟我们回帮里去逍遥逍遥吧!”

 “哇!把我成这个样子,叫我怎么逍遥?”

 “格格!你现在的身份,乃是开心帮雅堂左香主,手下有近百名如花似玉的少女供你指挥,够你逍遥的吧!”

 “哇!我才没有那个兴趣哩!何况,你要我冒充查某,那有查某和查某在逍遥的,真是七八糟,胡说八道!”

 “咯咯!放心啦!我会吩咐她们口紧一点的!”

 “哇!不行啦!你们查某天生的大嘴巴长舌妇,还不是东家长,西家短,隔不了多久,还不是会说出来的!”

 “咯咯!你未免太瞧不起开心帮了!你越这样,我越要你去见识本帮的纪律严明,让你见识一群女强人!”

 “哇!又是一批‘女权运动者’!俗语说:‘女人难过金钱关’,你们这批查某不在家洗衣煮饭带孩子,还出来组帮立派,一定是为了金钱,对不对?小心‘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呀!”

 “咯咯!酸透了!瞧你年纪轻轻的,居然会是一个‘大男人主义’者,开心帮根本就把金钱视作粪土!”

 “哇!黑白讲!你名叫钱夏(吓)梅(没),意指耽心没有钱,她名叫钱(存)雅(呀),意指能够多存一点钱,对不对?”

 钱夏梅双目一圆,就发作。

 钱雅淡淡一笑,道:“郝公子真幽默,敝帮帮主姓钱,她所收之二十一名弟子,全部姓钱,而且依夏秋冬表示弟子之武功及职位高低!”

 “哇!这么说,你的地位一定比她高了!”

 “不错!我乃是帮主是首徒,目前执掌本帮雅芳兰三堂中雅堂之堂主,夏梅及夏柳乃是本堂之二位香主。”

 “哇!如此一说,我就是开心帮雅堂的香主了吧?”

 “不错!你愿意吗?”

 “哇!我考虑一下吧!”

 “好!我必须出去一趟,你们聊聊吧?”

 说完,纤一扭,开门疾掠而去。

 郝南虎瞄了一眼,暗忖道:“哇!果然不愧为钱魔女之首徒,一身轻功丝毫不逊于真姐哩!”

 想至此。他立即想起美若天仙的应真真,一想起自己已被钱夏梅二人“强”白布已染黑,心中不由一阵绞疼!

 他已由爷爷的口中知道自己已经与真姐有了婚姻之约,只待复仇之后,即可成亲,可是,如今,自己已是污辱之身。

 想至此,他不由神色一疼!

 钱夏梅原本以为他已被堂主所,正想取笑他几句,突见他的神色有异,她立即默默的站在一旁。

 好半晌之后,郝南虎己决定只身入虎,伺机替爹娘复仇,因此,立即默默的思忖如何令她们相信。

 沉思半响之后,他立即转过身,盯着她问道:“哇!我如果与你们合作,你们要在什么情况之下才打算让我恢复自由?”

 “这…此事须由堂主决定!”

 “好!我会亲自问她,谈谈你们的计划吧!”

 “很简单!你先熟悉柳姐的言行举动。”

 “好!你教我吧!”

 于是,郝南虎认真的学习钱夏柳的走路姿势及举止了!

 这是一件十分别扭的事情,可是为了报仇雪恨,郝南虎忍了下来,而且专心一致的反覆练习不已!

 一个时辰之后,无论举手投足,喜怒哀乐,一举一动皆已酷肖真,令钱夏梅频频赞服不已!

 “哇!…”

 “格格!柳姐可没有这句口头禅哩!”

 “咯咯,改就改!你总该把钱夏柳的功夫教给我吧?”

 “啊!还好你提起此事,这…”

 说至此,立即沉思不语!

 郝南虎知道她必然顾忌自己会在恢复武功之后,伺机逃,因此,他立即默默的瞧着她,心中却为之忐忑不安!

 突听门外传来钱雅的娇脆声音道:“好!我教你!”

 说完,已经推门而入。

 “哇!你…你真的要…”

 “不错!听说你的武功很高强,为了咱们双方的方便起见我恢复你的五成功力,不过,你必须服下一粒‘炼魂蚀魄丸’,你愿意吗?”

 “好!不过,你打算多久才让我恢复自由?”

 “一年,如何?”

 “能不能缩短一点,半年,如何?”

 “好!半年就半年,不过,无论在半年之内,或是在半年期离去之后,绝对要保守这件秘密!行吗?”

 郝南虎暗骂道:“哇!届时,你们还能活在世上吗?”表面上却点头道:“行!我一定会将这件糗事锁在心底的!”

 “咯咯!你真幽默,夏梅,将夏柳的尸体带出去处理掉吧!”

 钱夏梅应声:“是!”立即挟起尸体掠了出去,郝南虎在钱雅的示意之下,盘坐在上,同时下了一粒花生米大的黑色药丸,药一入腹,五内立即绞疼不已!

 他闷哼一声,立即捂腹侧躺在地。

 钱雅见状,心知毒药已经发作,立即含笑走了出去。

 郝南虎咬紧牙忍耐半响之后,只觉小腹突然涌出一团暖洋洋的气团,迅速的熔化那些冰冷的怪气。

 他心知必是自己自幼浸泡于药桶之中以及服下“伏丸”之故,心中不由暗喜道:“哇!还是爷爷比较老谋深算!”

 尽管疼痛逐渐的消失,他却仍然咬紧牙,夸张的颤抖着!

 足足的过了盏茶时间之后,钱雅二人方始走近前,只见钱夏梅将一粒白色药丸递至郝南虎的面前,脆声道:“服下吧!”

 郝南虎佯装迫不及待的张口咬了过去。

 钱夏梅咯咯一笑,将药丸弹入他的喉中,同时制住了他的“黑甜

 郝南虎只觉眼前一黑,立即晕厥!

 钱雅盘坐在他的身旁,双掌真力徐吐缓缓的在他的“膻中”“气海”及“命门”诸了盏茶时间。

 她突觉按在郝南虎“命门”的右掌掌心一震,心中暗骇道:“好湛的功力,我要不要再封住他的功力呢?”

 思忖半晌之后,她暗暗决定道:“反正已有‘炼魂蚀魄丸’可以克制他,何必再浪费功力去封住他的功力呢?”

 思忖既定,她立即拍开他的道,同时掠下

 郝南虎醒来之后,只觉体内真气流窜,热闹纷纷,不住颤声道:“哇!我的功力又回来了!天啊!”

 钱夏梅格格一笑,脆声道:“不错!堂主一向守信,已经恢复了你的五成功力,你现在先吃些东西,然后再练武吧!”

 提到吃东西,郝南虎立觉腹中一阵饥饿,一见到钱夏梅递过来的那只大鸡腿,他的腹中立即一阵雷鸣。

 他立即跃下榻,伸手抓向那只鸡腿,钱夏梅依照吩咐要试探他的武功,刚将右手一缩一闪,却觉右腕似遭铁链箍中,情不自的哎唷一声。

 郝南虎抢过鸡腿立即狼虎咽的啃着。

 钱夏梅退到一旁,一手着肿疼之处。

 钱雅芳容大变,紧盯着郝南虎,智珠疾旋苦思对策,郝南虎连啃五、六口,立即将鸡腿啃得清洁溜溜,他一见地上的纸包中尚有不少的卤味,立即走过去弯一抓!

 倏觉劲风及体,他倏地一个侧前翻,不但抓起一把卤味,而且避过钱雅拍身麻的那一道掌劲。

 只听他哈哈一笑,双目瞧着二女,口中津津有味的大嚼特嚼着。

 钱雅缓缓吐出一口浊气,含笑道:“好功夫,佩服!”

 说完,拿起卤味和钱夏梅分食着。

 “哇!青青菜菜、马马虎虎啦!不过,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守信用好好的与你们合作半年的,再犒赏一些吧!”

 说完,含笑走向二女。

 钱雅含笑将纸包送了过去,脆声道:“公子,可否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

 “哇澡!我是果半仙之干孙子,你认识他老人家吧?”

 “喔!原来如此,果半仙前辈神算无敌,武功高强,一向采取中立原则,此番复出,不知究系为了何事?”

 “哇!他想替我挑房媳妇啦!”

 “如此的单纯吗?”

 “哇!本来就是如此的单纯,可是,如今我一失踪,情况可能有变哩!”

 “咯咯!只要你不说出去,有谁会知道此事呢?”

 “哇!守信用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缺点,你们放心,在这半年之内,除非他找上了我,我绝对不会主动去找他的!”

 显然,郝南虎不愿爷爷卷入这场漩涡之中。

 “格格,我相信你,咱们待会儿就开始练武吧!”

 “哇!你们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到此‘观光’吧!如果因为我练武而耽心误了正事,那我可就于心不忍了!”

 “咯咯,实不相瞒,我们三人原本要来此毁了丐帮长沙分舵,可是,我方才入城之后,居然发现丐帮帮主及丐帮三老皆已抵达长沙,因此,已经将此事禀报帮主,你可以利用‘待命’这段期间好好的练武。”

 郝南虎听得心中暗骇不已,口中却问道:“哇!丐帮帮主怎会突然现身于此地呢?莫非此地即将发生什么大事?”

 “咯咯!他们是专程来谒见令祖的哩!”

 钱夏梅急忙问道:“启禀堂主,咱们是否要提防丐帮弟子会找到此地?”

 “咯咯!无妨!我已在四周布下阵势,他们找不到此地的!”

 两之后,在暮色之中,突听一阵怪音空际传来,屋外正在吱吱喳喳互相倾诉白所见所闻的群鸟,立即为之一寂!

 钱夏梅立即含笑道:“是‘圣使’来临了,柳姐,咱们出去瞧瞧吧!”

 郝南虎作了一个苦笑,立即跟她行出木屋。

 只听钱夏梅仰头嘘发出一阵怪响,双掌同时在屋前丈余外连劈了三掌。

 半晌之后,一头硕大的苍鹰穿破树梢疾落在五丈余远处。

 “哗啦!”声响中,已刮下一大片树枝!

 郝南虎正在暗骇此鹰之威武之际,突见一名约有三尺高,头白发,浓眉,鹰目,狮鼻,海口大耳一身红衫的老侏儒自鹰背上跃落下来。

 他正在暗诧世上竟有此种怪人之际,钱夏梅已经先轻扯一下他的衣袖,拱手道:“圣使辛苦了!”

 他立即也拱手道:“圣使辛苦了!”

 别看老侏儒又老又矮小,却声如轰雷的拱手道:“不敢当,请问堂主在不在?”

 他的声音方落,立即传来钱雅沉声道:“本座在此!”

 老侏儒立即掠了过去,恭敬的拜伏在地,道:“高天齐参见堂主!”

 “免礼!帮主有何指示?”

 “启禀堂主,帮主因公外出,奉副帮主口谕,丐帮高手既已抵达长沙,堂主此次任务暂时取消,迅即返回总舵!”

 “本座遵令!明晨即刻动身!”

 “属下告退!”

 三人默默的望着那只鹰驮着老侏儒高天齐穿林而去之后,立即返回屋中,郝南虎立即低声道:“想不到世上有这种怪人!”

 钱夏梅含笑道:“你别看他又老又矮小,他在帮中的地位与你平行哩,那套‘奔雷掌法’已近炉火纯青之境界了哩!”

 “奔雷掌法?听起来吓人的哩!”

 “咯咯!你别看他天生的侏儒模样,据帮主表示,帮主费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又使用‘摄魂勾魄眼’才制伏他哩!”

 “哇…这么厉害呀!真是怪胎!”

 “你放心,他一定不敢惹你的!”

 “这…为什么呢?”

 “咯咯!这个老鬼,人老心不老,有一次居然找上了夏柳,支持不到半个时辰即已丢盔弃甲,被夏柳修理得狼狈不堪!”

 “哇…他会不会找机会复仇呀?”

 “咯咯!他敢吗?只要他敢对你脚,你不必对他太客气!”

 “哇…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哩!”

 “咯咯,不错!是我亲口说的,不过,你最好少去惹他!”

 “哇…妈的!老是改不掉这个口头惮,你放心。我不会那么无聊的,看到那种怪人,就会全身不对劲哩!”

 二女不由咯咯连笑!

 那两对玉随着她们的笑,不住的颤抖,好似在向郝南虎示威,又好似在向他搔首姿,令他全身一热!

 钱雅见状,立即朝钱夏梅使个眼色。

 钱夏梅会意的走出房外,将方才破去的阵式重又补了起来。

 钱雅嫣然一笑,脆声道:“郝公子,你真是天生的习武料子,居然能在区区的两之内学会夏柳的武功。”

 郝南虎含笑道:“堂主夸奖了,我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你的武功至少比夏梅高上两筹,难怪够格担任堂主!”

 “咯咯!你太客气了!你目前被我封住五成的功力,竟能有此成就,若是恢复全部的功力,我绝非你十招之敌。”

 “哇!堂主,你真是爱说笑,我怎会是你的敌手呢?”

 “咯咯!咱们可否先在上分个上下?”

 说完,美眸波紧盯着他。

 郝南虎心知她必在施展“摄魂勾魄眼”立即偏开视线,道:“堂主天生丽质,我不敢冒昧。”

 “咯咯!实不相瞒,你是唯一能够使我达到高境界之人,不过,那是因为你被服下媚药之故,我想试试你的真材实学!”

 郝南虎不由听得全身一热!

 他一见到她已开始解扣,立即阻止道:“堂主!咱们并无名份,我不大习惯这个,你可否打消主意!”

 “咯咯!本帮取名为‘开心’,意即帮中弟子人人开心纵乐,何必计较形式上的名份或忌讳世俗之礼仪呢?”

 说完,已卸下那套红色劲服。

 好大胆,劲服之内居然空无一物。

 “她嫣然一笑之后、立即自动上前替郝南虎解开红衣劲装的扣结,同时脆声道:“郝公子,豪放些,逢场作戏吗?”

 “咳!咳!我…”

 钱雅一见他的下已经隆起,心知他已经有了反应。立即含笑不语,双手纤指熟练的替他解去扣结。

 半响之后,郝南虎已经光溜溜,低头侧站在一旁了!

 钱雅落落大方的自动贴上身子。樱凑上他的双,立即轻轻的着。

 郝南虎乍遇这种风阵仗,全身的血为之一阵沸腾!

 四由轻沾转为热吻!

 两人已缓缓的移向阵地--木了。

 终于,他们两人缓缓的躺在木上。

 在钱雅居上策动之下,一场烈的搏战展开了!

 足足的过了一个时辰,钱不住阵阵高的冲。她的冲力逐渐的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阵阵的颤抖!

 颤抖片刻之后,她已“全线停止击”不停的哆嗦了!

 为了面子,原本不想“叫”的她亦开始“无病呻

 郝南虎被她轰得一直抬不起头来,此时,一见她已停止“轰炸”立即搂着她一个滚翻,立即争到“主动权”

 蹩了一阵子“鸟气”的他,立即猛狠顶起来了!

 那情景好似刚开始“对抗战”之时,咱们中国坚持“以时间换取空间”的大原则,一直隐忍着。

 当开始还击之时,那股汹涌的力道杀得日本鬼子节节败退,终于乖乖的“无条件投降”了。

 郝南虎猛轰百余下之后,钱雅在一阵剧烈的哆嗦之后,终于一败涂地,悠悠的昏过去了。

 郝南虎为了避免再发生“而亡”之事,因此,立即停止

 钱夏梅在木屋后面枯等一个多时辰,内早已“泛滥”此时一见屋中的“战事”已经告一段落,她立即掠了进来。

 木门一关,她勿匆的去那套红衣劲服!

 郝南虎见状,暗忖道:“哇!一不作,二不休,连她也一起宰了吧!”思忖既定,立即翻身站在榻前。

 他一望着钱夏梅那丰腴的身子及雪白的肌肤,暗忖道:“哇!这张又窄又小,到底要到那儿去搞嘛!”

 只听钱夏梅咯咯一笑,身子一变,双掌抱在沿,将双腿分张,声道:“郝公子,好人儿,进来吧!”

 “哇!这…怎么搞呢?”

 “格格!很简单呀!下身一就行啦!”

 郝南虎捉狭的站在原处,将下身一,叫道:“哇!‘蓝外空心’呀!”

 “好人儿,求求你别逗人家啦!快点过来呀!”

 郝南虎微微一笑,道:“哇!这个姿势‘不雅观’的,好似野狗在街头巷尾苟合哩!”

 “好人儿,就好,别管那么多啦!”

 说完,右手一伸,就“牵”那“话儿”入

 郝南虎微微一笑。拨开她的右手,笑道:“看!”

 “叭”一声,正中红心!

 一场剧战再度展开了!

 饥渴的钱夏梅不停的向后顶着。

 存心征服她的郝南虎忘形的动着。

 充沛的青春力量使他不住的动着。

 厮杀之中,时光迅速的流逝着,两人已经是全身汗浃背!钱夏梅逐渐的招架不住了,娇更加急促了!

 郝南虎见状大喜,长一口气,全力的冲刺着。

 终于,她无力的跪下身子!

 郝南虎正在要紧关头,岂肯让她“临阵逃”因此,立即搂着她的纤再度猛烈的冲刺起来了。

 钱夏梅硬接了盏茶时间之后,尖叫一声:“救…命…啊…”立即头一偏,昏过去,身子立即一付软绵绵的。

 钱雅被她那声尖叫震醒,见状之后,下由大骇!

 郝南虎一见搞不下去了,不由暗暗发愁。

 及至一见钱雅已经醒了过来,他立即欣喜的掠上榻迅速的楼着她,吓得她惨叫道:“不…我…我不行了…”

 郝南虎那管她行不行,道:“哇!谁叫你要惹我!”立即冲刺起来。

 整整的过了盏茶时间之后,他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翌响午时分,郝南虎打了一个呵欠,双臂一伸醒了过来。

 他一见自己与钱雅支股眠,心中一,悄俏的后退尺余,仔细打量一阵子之后,不由暗赞她之姿

 右掌情不自的按着那轻轻颤动的右

 钱雅受此惊扰,左手迅即扣住郝南虎的右掌。

 郝南虎好似被当场逮到的贼儿一般,那张脸儿为之一红,右掌挣脱之后,就起身下

 钱雅嫣然一笑,唤声:“虎哥…”立即身子贴了过去。

 郝南虎伸手推,紧贴着,柔声道:“虎哥,你是谁!对不对?”

 “哇!不对啦!不过,已经接近快‘神经病’了!”

 “虎哥,你如果真的不喜欢这样子的话,我就替你恢复原貌及武功,然后任由你离去!”说完,身子一退。

 神色为之一黯!

 郝南虎瞧得心中一震,张口言,却又突然打往,内心暗暗警惕道:“她是仇人之徒,我岂能动情!”

 说完,默默的坐了起来。

 钱雅将他的神色瞧得一清二楚,心中暗道:“他一定对我动了情,可是,果半仙一定管教甚严,才使他有所顾忌。”

 想至此,心中一宽,立即有了主意。

 下见她将身子撑起一半,突然闷哼一声。

 郝南虎身子一震,立即回首问道:“你怎么啦?”

 “没…没关系!”

 郝南虎见她费力的坐起身子,一想起自己昨夜的疯狂举动,歉疚之心一起,立即扶着她,道:“你…那儿不舒服?”

 “没关系,只是有点头晕而已,麻烦你把我衣袋内的那个白色小瓶交给我!”说完,好似甚为疲乏的闭上双目。

 郝南虎立即取过那个小瓶交给她。

 她含笑道过谢,服下三粒清香扑鼻的绿色药丸之后,立即盘坐调息。

 郝南虎不敢看她那雪白体,立即穿上红衣劲服,盘坐在地上,回头一看她已经入定,立即也开始调息。

 这一入定,立即也开始调息。

 这一入定,他立即发现功力似乎又恢复了将近六成,心中一喜,立即忍住运功时之疼痛,全力调息。

 好不容易熬过前半个时辰之疼痛,他缓缓的入定了!

 就在此时,钱雅缓缓的醒转过来,她一见到郝南虎已经入定,钱夏梅仍然首笑睡,心儿不由一

 只见她缓缓的飘下榻,走到郝南虎的身前,沉声道:“虎哥,功聚颤中,气海,命门,准备冲!”

 郝南虎惊喜加,果真将真气提聚在那三处道。

 钱雅缓缓的将双掌分别按在她的“颤中”及“气海”沉声道:“虎哥,别催动大急!”说完,缓缓的轻着。

 盏茶时间之后,钱雅只觉双掌掌心被震得剧疼,立即松手暗骇道;“好骇人的功力,莫非他已贯穿‘天地之桥’了?”

 双目一睁,立即看见他的印堂迸放出一蓬晶莹白光,她骇得心儿狂跳,一张娇颜早已变成惨白。

 这…这正是功力已经贯穿任督两脉的现象,即使是师父也尚未到达这个个境界,万一他心生歹意,自己岂非引狼入室。

 她立即陷入沉思了!

 郝南虎的功力失而复得,惊喜之下,立即全力调息。

 足足的过了一个时辰之后,他才悠悠的醒转过来,只觉全身气机如珠,转顺畅,他不住张口长啸。

 啸声又高又尖(女高音),源源不绝。

 钱雅只觉内腑一震,立即运功护住心脉。

 睡中的钱夏梅惊然而醒,立即以双掌?住双耳。

 郝南虎的笑声好似两条电线搭在一起般,源源不断的笑着,一直到听到一阵哗啦之后,他才紧急住口。

 只见那木屋柱倒板飞,向四周疾而去,另有五片木板疾坠而下,他立即双掌连挥,将它们震飞而去。

 午后的阳光立即穿过树洒落下来。

 二女立即跃起身子,匆匆的穿着劲服。

 郝南虎不敢面对那种香的情景,立即转身朝远处望去,突见三名布大汉手持弓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

 他立即道:“堂主,有三个人正朝此处奔来,看样是猎户哩!”

 “不错!咱们已经占用木屋甚多时了,他们一直无法进来,必是听见你的啸声才会奔向此处,不碍事的!”

 “哇!他们会不会进入此处?”

 钱雅微微一笑,抬起数支树枝,疾向四周。

 郝南虎虽然也练过阵法,可是由于此门学问甚大,他一时之间也瞧不出端倪,立即默默的瞧着那三人。

 只见他们跑至五丈余远处,立即好似瞎了眼一般向四周转。

 “咯咯!让他们去转吧!把这粒解药服下吧!”

 郝南虎一见她递来她方才服下的药丸,立即问道:“哇!堂主,你为何突然改变了心意?”

 她不敢当着钱夏梅的面前表出心中之情意,立即含笑道;“我也不知何故,可能是心血来吧!”

 说完,迳自再度调息起来。

 郝南虎下那一粒药丸,只觉它入口即化成一道清凉的入腹中,心知此药必非凡品,立即调息一周天。

 等他醒转之后,一见二女皆在调息,那三人仍在打转。立即暗忖道:“哇!她为何会突然改变心意呢?”

 他立即沉思应对之策。

 思忖好一阵子之后,他暗一咬牙道:“哇!不入虎焉得虎子,为了复仇只好施展‘美男计’了!”

 他默默的瞧着二女,暗忖道:“哇!这么美丽,清纯的少女竟会是三三八八,气的小魔女。”

 “哇!我如果能得到她们的支持,一定更方便复仇。可是,她们乃是魔女之徒。难!有够困难呀!”

 他在沉思,钱雅何尝不是也在沉思!

 直到倦鸟归巢,吱喳连叫之后,郝南虎抬头一见她们已经含笑站了起来,他立即站起身子。

 只听钱雅脆声道:“郝公子,且容我替你卸去易容吧!”

 “哇!免啦!我想在人生留下一段多彩多姿的回忆!”

 钱雅身子一震,问道:“真的吗?你不会后悔吗?”

 “启禀堂主,你令下如山,属下既已答应,岂敢后悔!”

 “咯咯!好!咱们已经耽搁一天了,干脆连夜赶路吧!”

 说完,一掌劈碎秽迹连连的木

 钱夏梅匆匆的朝四周转了一圈,撤去阵式之后,脆声道:“启堂主,咱们是否要以健骑代步?”

 钱雅一见郝南虎面有难,立即摇头道:“为了隐秘行踪,还是使用轻功身法吧!郝公子,从现在起,你可要小心举止了!”

 “属下遵命!”

 钱夏梅瞧他一板一眼的神情,咯咯一笑之后,立即朝前驰去。

 郝南虎却在尴尬之际,只听钱雅低声道句:“走吧!”立即使出‘开心身法’跟在他的左侧朝前驰去。

 “开心身法”虽然名词时髦,却是学自上古绝学“玉女凌波身法”奔行之际既轻飘又迅速,更充美感。

 郝南虎初学乍练,一见她们奔驰甚疾,立即问道:“哇!你们既想试探我的功力,我就来个莫测高深吧!”

 主意既定,真气疾转,一直与钱雅保持半步之距离。任凭她如何催动功力疾驰,仍然无法拉开距离。

 三人在疾驰之间,已经远离长沙了!

 此时,在半仙茶庄后院中,端坐着神色焦急的华玉英及应真真,两人的视线齐皆注视着果半仙!

 檀香袅袅,只见他的神情肃穆的睁开双目,瞧着桌前的卦相,喃喃自语道:“已亥‘凤天小畜’这…”

 他立即陷入沉思。

 华玉英二人见状,更加紧张了!

 半响之后,只见果半仙提笔醮墨,在桌上的纸上疾书道:“纤纤女子,赤手御敌,不分祸福,灯光蔽。”

 应真真在他停笔之时,早已走到桌旁,一见到这十六个字,立即口道:“爷爷,虎弟是男的哩,会不会有误?”

 果半仙自己正在皱眉,闻言之后,再度喃喃自语一阵之后。又写道:“双拳旋转乾坤,蚊龙困见天,群芳不分先后,齐皆闻风而随。”

 写至此,突然掷笔,呵呵笑了起来。

 “爷爷,你笑些什么嘛?快说嘛!”

 “呵呵!丫头,你先须先答应爷爷一件事,爷爷才肯说!”

 “好嘛!人家答应啦!”

 “呵呵!先别答应得那么快,这是攸关你的终身大事哩!”

 应真真闻言,倏然娇颜一红,啐道:“爷爷,人家在替虎弟的失踪耽心,你却还有心情逗人家,真是过份!”

 “呵呵!丫头,爷爷是和你说正经的,如果有一天虎儿带着数名姑娘回来,而且向爷爷报备要与她们成亲,你怎么办?”

 应真真神色剧变,立即低头不语?

 华玉英见状,立即走到桌旁,打量纸上的字迹,半响之后,脆声问道:“爹,此卦应是凶中带吉吧?”

 “呵呵!不错!先凶后吉,吉上加吉,好小子,居然名利双收,人财两得哩!呵呵!我果半仙再也不必为吃穿发愁了!”

 说完,笑得双一直合不拢。

 华玉英微微的一笑道:“爹,你已经接连好几天没有好好的休息了,虎儿既已无忧,你就吃点东西,早点休息吧!”

 “不!我还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虎儿怎会是纤纤女呢?”

 “什么?爷爷,你没有搞错吧?”

 “不会有错,铁定不会有错,爷爷可以用‘果半仙’这个全字招牌做担保,一定不会有错的,可是,他怎么会变成女的呢?”

 “爷爷,他会不会是易容呀?”

 “易容?什么角色不好易容,偏要易女人!不可能的!这与他的个性不符呀!妈的!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呀?”

 “爷爷,你方才说虎弟会带很多的姑娘回来呀?”

 “不错!爷爷早就算准他会大享齐人之福的,真儿,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就想开一点吧!”

 ※※ ※※ ※※

 郝南虎三人疾驰一个多时辰之后,突闻一阵香的卤味随风飘来,三人不约而同的将步子缓了一缓。

 钱雅抬头一瞧前面不太远处挂着一种以白纸扎成的椭圆大灯笼,烛火照耀之下烘出一个大“吃”字,立即脆声道:“歇会儿吧!”

 三人“加夜班”腹中未进一粒米,此时一闻到香味,饥火突增,刹那间即已到达那家以“吃”为店名的小面店前面。

 店门口写着一付歪七扭八吃店联,右联是“吃来吃去此地佳”左联是“吃东吃西此地妙”横批是“吃东西快来此地”!

 郝南虎瞧得暗暗称许道:“哇!字丑虽,意却简单明了,就好似店虽烂,东西一定不烂!”

 钱雅二女匆勿一打量店内的摆设,立即皱紧了眉头。

 这地方那称得上“面店”呢?长条形的门面,十几张简陋的油腻桌子,当面一座上龛,半截卤菜柜子,两列土墙。

 二女正在犹豫之际,一名面癫疮的小二肩挂一条乌七八黑的抹布,巴结的跑了出去,一见到三位仙女,不由“哇!”了一声。

 拖在鼻孔前的那两条又浓又黄的“蚵仔面线(鼻涕)”立即过上,一声“呼嗜”之后,立即扭转头。

 郝南虎忙脆声问道:“小二,你们店里有没有拿手的好菜?”

 “可多啦!水饺、蒸饺、包子、馒头、三鲜面、大卤面、山东拉面…”说着,呼嗜一声,又将那对“蚵仔面线”了回去。

 “有没有酒呢?”

 “有呀!没渗过水的二锅头!”

 “好!先来半斤二锅头,水饺、蒸饺、包子、馒头、各来一笼!”

 郝南虎与二女坐在一张桌前之后,伸手一碰桌子,立即沾了一手腻的油污,他不由摇头苦笑出声。

 二女取出纱巾,擦净匙筷及桌面之后,立即低头不语!

 郝南虎背对大门,坐在钱夏梅的身边,一见二女的神情,淡淡的一笑之后,立即打量着这家烂店。

 别看小二长得窝窝囊囊,手脚却俐落的,就这一阵子的时间,已经把香的包子等物端了上来!

 “三位姑娘,还要点什么?”

 钱夏梅掏出一锭五两重的碎银子,朝邻桌一掷,沉声道:“你下去吧!”

 “啊!用不了那么多啦!”

 “少啰嗦,剩下的赏给你了,下去吧!”

 “是!是!多谢!真多谢!祝姑娘嫁个如意郎君!”

 好小子,人丑虽,那张嘴却甜的哩!

 钱夏梅娇颜一红,立即挟起一个包子低头吃着。

 盏茶时间之后,郝南虎替自己及二女各斟了一杯酒,含笑道:“一切尽在不言中,干!”说完,一饮而尽!

 二女美目一阵凄,干了那杯二锅头之后,娇颜立即一片酡红。

 钱雅刚举筷挟包子,突见门口暗影一闪,进来了两人,她不由脸色一变,急忙低头不语。

 郝南虎心中一动,立即不动声的挟起一个饺子细嚼着。

 半响之后,只见两名怪人走了进来。

 那两人一高一矮,高的一身白袍,瘦的似一竹杆,偏偏又长了一张马脸,若戴上一顶“一见大吉”的高帽子,保证有人会误以为见了“七爷”活无常。

 可惜,他有自知之明,只将头发打个髻,另以一支玉簪贯穿。

 那位矮仔汉高逾四尺,胖得似个水桶,活似一堆球。

 两人朝郝南虎三人望了一眼,立听矮胖子嘿嘿笑道:“妙透了,想不到在荒郊陋店竟会遇上三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哩!”

 瘦高个儿冷冷一哼,道:“老弟,自古玫瑰多刺,这三朵花好似姓钱的狐狸之徒子徒孙,可不大好惹哩!”

 “嘿嘿!没关系,我这一身肥不怕刺儿!”

 说完,两人笔直的走了过来。

 到了桌边,两人嘿嘿一笑,毫不客气的拉过一条木凳大刺刺的坐下,一边一个,刚好凑一张方桌,无论是要打麻将、梭哈或接龙,皆是不怕凑不足人手!

 可惜,气氛不对!

 突见瘦高个儿“砰!”的一巴掌拍在桌上,喝道:“小二!”

 一掌拍下,桌碗盏纹风不动,桌上却添了一个寸余深的掌印,那掌印只有三指头,形如爪,小指及无名指皆已齐掌而断。

 郝南虎正开口,突听门口传来沙哑的嗓音道:“腹有千斗才,无半分钱,为买诗与酒,典去裘和棉,宁舍东屋暖,独对北风寒,佳句成后,却向何处眠!”

 瘦高个儿神色一冷,身子一晃,疾掠而去。

 刹那间,他已去而复返!

 只见他的胁下横挟着一个衣衫破旧的中年书生,瞧他大约三十出头,白修修一张脸,瘦伶伶一身骨,鸠形鸽面,落拓不堪!

 瞧他那付“排骨酥”模样,不由今郝南虎担心他会被挟死!

 落拓书生分明已经被吓傻了,两眼直翻白眼。张着嘴巴不停的息,但是手中却紧抱着一个酒壶。

 瘦高个儿一松手、“砰!”一声将那书生摔在地上,寒着脸走回座位

 矮胖子道:“是会家子(谙武者)吗?”

 “会个鸟,手到擒来!”

 矮胖于耸肩嘿嘿一笑,调侃道:“罪过!罪过!怎可如此对待咱们下一届的新科状元呢?老大,你太没有礼貌了!”

 说完,缓缓的向书生走去。

 那书生急忙退缩到壁角,颤声道:“你是谁?我并没有得罪你呀?”

 “是呀!你没有得罪老夫,不过,谁叫你要无病呻唱呢?”

 说完,抓住他的发髻,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那书生脸色由白转青,嗫嚅道:“你…你要干…干什么?”

 “嘿嘿!你方才不是耽心‘却向何处眠’吗?老夫已经替你找到一个舒适的睡眠所在了!”说完,自箸筒掂起了双筷子。

 “普!”一声,那双筷子穿过书生的发髻,挂在墙上。

 那书生人本瘦小,这一来,就似一条风干的鱼,再也不敢动弹了!

 “嘿嘿!你很识相,不过,你要继续安份些,否则土墙一倒,伤了你,老夫可付不出庞大的医药费哩!”

 说完,嘿嘿一笑坐回原座。

 郝南虎看得暗暗发火,不过,他一见钱雅甚为俱怕这二人,心知他们必然来头不小,立即隐忍不语。

 矮胖子一见她们三个皆默然不语,立既嘿嘿笑道:“三位姑狼美若天仙,声音必然悦耳动听,可否说几句令老夫开开耳界?”

 钱雅闻言,立即拱手脆声道:“开心帮雅堂堂主钱雅率同两位香主参见两位老前辈。”

 “嘿嘿!人美,声音更美,礼貌更是周到,钱茹荷可真是越来越能干了,老大,你说是不是!”

 “哼!一窝狐狸,味冲天!”

 郝南虎闻言,再也按捺不住了,双眉一扬,就发作。

 钱雅含笑道:“二位香主,这两位前辈乃是当今武林中顶顶有名的关外‘千山双仙’万世昌万大侠及何不何大侠!”

 矮胖子立即嘿嘿笑道:“姑娘何必损老夫二人呢?老夫二人已经习惯披人称呼为‘千山双煞’了!”

 瘦高个儿冷冷接道:“老子最恨那些自命为大侠,挂羊头买狗的东西!”

 钱雅急忙陪笑道:“何前辈所言极是,家师谒见二位前辈的尊颜已久,今晚辈有幸遇见二们前辈,可否随晚辈返帮?”

 “哼!没兴趣!”

 “嘿嗯!老大,你忍心拂逆美人儿的一番心意吗?”

 “老二,你别忘了咱们此行是要会会果老鬼的。”

 “嘿嘿!小弟怎敢忘呢?不过,此时距离天亮尚久,漫漫长夜,有如此国天香的美人作陪,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哩!”

 “哼!小心吃不到羊,反而惹了一身腥。”

 “嘿嘿!美人儿,你会如此的狠心吗?”

 他原本坐在郝南虎的左侧,嘿嘿一笑之后,怪爪一伸就抚摸郝南虎的“玉手”趁机揩油一番。

 郝南虎一听他们二人要去找爷爷,心知必无好事,早已决定要除去他们了,此时一见他竟敢对自己脚,杀机陡炽。

 只见他右掌一翻疾扣向他的腕脉,右脚尖一挑疾赐向他的左脚,立即听见万世昌发出一声惨叫!

 叫声刚扬,立即改为一声“呃!”身子同时往后一仰!

 原来他明知这个小美人必然不让自己揩油,不过,他自认对方慑于自己的威名,大不了缩手而已!

 想不到小美人居然会手脚齐攻,他虽然躲过了腕脉被扣之危,却躲不开那彻疼入骨的一脚之厄。

 他刚出口惨叫出声,郝南虎的左掌抓起那双竹筷疾而出,万世昌根本来不及闪避,便已被那双竹筷贯穿入喉了!

 何不怒吼一声,右手五指一曲,疾扣向郝南虎的左

 钱雅喝声:“住手!”双掌疾劈向何不口及臂弯,得他硬生生的收招向后暴退。

 “轰!”声中,那道土墙已被他撞垮一大块。

 落拓书主立被震落在地,疼得他“哎唷!”一叫!

 钱雅未待何不站稳身子,早已和钱夏梅分从左右扑去。

 三人立即战成一团。

 郝南虎打量万世昌已经气绝,不屑的冷哼一声之后,默默的站在在一旁观战,趁机一探双方武功之虚实。

 落拓书生虽然口中“哎唷”哼叫不停,双目却异芒连闪的悄悄的打量着郝南虎分明有一身不俗的武功!

 千山双妖仗着心狠手辣及一套合击功夫称霸关外,若是落单遇敌。可能不大灵光了,因此,三十余招之后,立居下风!

 钱雅二人见状,心中一宽,出手更疾,威力疾增三分。

 十招之后,只听何不闷哼一声,手捂右肩朝破墙之处疾逃而去。

 郝南虎冷哼一声,将早已抓在手中的那双竹筷抖手一掷。

 何不一见劲风袭及背后“命门”顾不得逃命,立即将身子一侧,左掌一挥,当场震歪了那双竹筷。

 手掌却隐隐发疼不已!

 他尚未站稳身子,立即又有两道掌劲袭上腹之间,得他使出铁板桥功夫,硬生生的将身子向后仰。

 “轰!”一声,立即又撞垮一块土墙,只听“哗啦”一声。整个的土墙立即向落拓书生,吓得他急叫:“救命呀!”

 郝南虎原本要一掌劈死何不,见状之后,立即一掌劈向那块倾倒向落拓书生的土墙,身子同时了过去。

 “轰!”一声,那土块立被劈碎。

 郝南虎提气护住背部挡住了那些溅向落拓书主的碎块,右手抓住他的带,往远处一掷。

 别看他只是随意一掷,其中已含蕴卸劲,因此,落拓书生虽然又怪叫一声,却轻飘飘的降落在地上。

 倒是郝南虎却被碎块砸得一身的尘土,他顾不得拍挥身上的尘土,急忙转身朝钱雅望去。

 只听何不惨叫一声之后,脑爪子及口已经各中一掌,当场“嗝”结束了他作恶多端的一生。

 郝南虎松了一口气,立即挥拍自己身上的尘土。

 落拓书生一见郝南虎居然舍己救人,心中不由暗震不已,立即颤抖的爬了起来,同时行向他们三人。

 郝南虎一见他走了过来,立即含笑问道:“你没受伤吧!”

 落拓书生恭敬的一揖,肃然边:“南宫引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姑娘可否赐告芳名,卑永志不忘!”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钱雅喃喃念了数声“南宫引”之后,突然神色一变,失声叫道:“阁下莫非就是‘神行书生’南宫引?”

 南宫引怔了一下,双目突然神光进,威态顿现,朗声道:“怪不得开心帮能异军突起,当真是人材济济!”

 话声未歇,人影一闪,店中已失去他的影子了。 m.eDaxS.Com
上章 虎子骄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