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虎子骄娃 下章
第 一 章 寒梅吐香惨事多
 天上飘着绵球似的雪花,令人想起一件好吃的东西,哇!“泡泡冰”!对!就是士林夜市的“泡泡冰”

 大地一片雪白,不似士林夜市一片人及垃圾!

 在这山岭之中,下雪本是家常便饭,可是这场雪好似特别的大,似乎有件事儿要发生一般。

 岭陌间突然响起一片串铃的声音,乍听起来,好似夜市走方郎中手上拿着的那玩艺儿,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只见一匹青灰色的高头健骑驮着两具光溜溜的身子,自远处缓缓行了过来,那串铃声,发出那牲口的颈上。

 原来马颈上系着一串核桃大小的铃铛,因此略一走动,立即会发出“叮?!叮?…”的串铃声音。

 那“叮?!”声音原本随着那口的走动,有规则的响着,此时却突然“叮?”急骤的响了起来。

 哇!羊有羊癫痫,难道马也有马癫痫吗?

 错矣!那牲口仍然低头冒雪平稳的向前迈进,是马背上的那两个“原始人”在“蠢动”!因此,制造出一阵噪音!

 哇!这两人可真是好大的兴致呀!居然着大雪在“办事”哩,瞧两人胡顶摇的情形,分明已是近“尾声”了!

 哇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那女人正品?出“甜头”之际,那位男士却已吐口浊气“货”了!

 两人在马背上打了一阵“摆子”之后,才安静了下来!

 哇!不对!那位男士并不安静,他的那张嘴及那双枯掌仍然贪婪的在那位女人的身上活动着。

 一直到那头健骑穿过了一条弯曲的岭陌,来到了一片梅树的茂林之前,那男人才飘身下马。

 哇!好难看!一个高瘦老人喔!

 只见他全身上下活像一副骨头架子,瘦得连皮都崩不住,头发纯黑,虽在顶上挽了一个大簪,仍有不少披在双肩!

 看样子是方才太“卖力”之故吧!

 尤其惊人的是他那一时眼睛,每一眨动,都闪出一种闪闪的磷光,双耳极大,贴面而生。

 耳轮以下至于大颚,生着一付落腮须子。

 那颜色好似经过染整一般绿色,王八看绿豆,越看起顺眼的绿色,哇!黑发绿须,怪胎!

 难道,他也和时下的时髦男女染发般染了绿须吗?

 只见他右手一扬,那位妖冶美妇立即轻柔的拿着一套黑袍挂着醉人的微笑替他穿着起来。

 哇噪!那匹高头健骑上面明明没有衣物,这套绸质黑袍究意是从那儿飞过来的呢?

 哇!待吾瞧瞧!

 哇!有够恐怖!原来是二只巨猿客串小二,一只的手中仍然拿着一套红衫,另外一只却背着一个帆布袋!

 二猿身高丈许,高肩阔背通体生着黑茸茸的密,那两张凸出的面形,更是有够鬼,鬼得恐怖!四只怒凸的照子,闪闪放着绿光。

 高瘦老人穿妥黑袍之后,未见作势,已经疾入梅林。

 迅速来到一座由茅草搭盖而成的房屋。

 在梅林之中,搭盖房屋,隐世而居,别致,幽雅!

 哇!我喜欢!

 高瘦老人在茅屋丈余外默立半响之后,突然伸手在袍内一掏,立即掏出一面三角小旗来。

 那面小旗全身不过只有五六寸长,旗杆似为金属所制,通身亮光闪闪,仔细一看,居然是血红的颜色。

 只见他神色一狞,抖手一掷!

 那面三角小旗立即冉冉飞出,一声轻细的“夺”响之后,已经端在门扉之上,高瘦老人迅即一晃而逝。

 “呀!”一声,门扉应声而开。

 一位俊逸青年立即探头而出。

 这位青年实在有够帅!微微黑红的一张俊脸,一双黑圆净亮的眸子,鼻直口正,连我看了也忍不住要叫声:“帅哥!”

 他一见到那面三角小旗,立即神色大变,双目朝四周一阵子扫视之后,立即拔下那面三角小旗。

 门扉迅即紧闭。

 一间布置得整洁淡雅的房内,端坐一位面色白,一双秀眉浓淡适宜,明眸皓齿的绝少妇。

 在她的双臂中,躺着一位小朋友,看样子,才只有三、四个月大!

 绝少妇一听到脚步声音,立即间道:“昌哥,什么事?”

 俊逸青年脸色沉重的将那面三角小旗递了出去。

 绝少妇失声叫道:“血鹰令,天呀!”神色为之一惨,好似贫血一般!

 俊逸青年神色凝重的道:“婷妹,先把虎儿藏妥吧!”

 说完,双掌掀起榻上之竹

 “喀!”一声轻响;榻下立即现出一个丈余面积的小

 这两人分别为郝达昌及慕章婷,原是血魔派之弟子,由于鄙弃其师石陆巴之凶狠个性及石陆巴企国染指慕章婷,二人更在年余前潜逃来此。

 想不到,二人在渡过年余紧张又甜蜜的生活之后,今却突然发现其师之追魂令--“血魔令”

 二人跟随石陆巴多年,深知只要“血魔令”一出现,定必血成河,犬不留,因此,心情沉重的准备应变。

 慕章婷合着泪,点了甫三个月大的爱子睡,将他放入小内之后,身子一阵摇幌,几乎当场晕倒。

 郝达昌扶着她,柔声道:“岭妹,别忧心,虎儿吉人天相,必会逢凶化吉的,咱们还是先准备敌吧!”

 慕章婷拭去泪水依依不舍的瞧了爱子一眼,轻轻的将秘恢复原状之后,立即换上劲服。

 盏茶时间过后,两人全副武装,默默的坐在桌旁。

 半响之后,突听一阵“格…”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那声音,令男人们闻之心动神颤,全身一热!

 不知不觉之中,便会想入非非矣!

 郝达昌却神色一变,道:“是师姐!”慕章婷似乎恨透了来人,只听她冷冷的道:“昌哥,你还认这个妇为师姐呀?”说完,站起身子,往大门行去,郝达昌深恐爱有何失闪,身子一掠,抢在前头打开了大门,触眼之处,赫然正是那位双手叉的钱茹荷。

 瞧她双手叉,双腿分张,前怒峰暴突的情景,郝达昌尴尬的立即双目一闭,低下了头。

 “咯…师弟,师妹,贤伉丽如鱼得水,益加春风得意矣!”

 说完,咯咯大笑不已!

 慕章婷双目一冷,叱道:“妇,你来此地干什么?”

 钱茹荷毫不以为忤的咯咯笑道:“师妹,你别紧张,师姐再怎么,也下会拾人破烂的,师弟,你说是不是?”

 郝达昌慑于她的“慑魂勾魄眼”依然低头不语。

 慕章婷叱道:“住口!你来此干啥?”

 “格格,看看你们呀!听说你们添了一个小壮丁,师姐总该送个见面礼,咦?我那位可爱的侄儿呢?”

 郝达昌二人闻言,不由身子一震!

 幕章婷沉声道:“妇,昔年你与老魔狼狈为,意图毁去我的清白,进而霸占昌哥,今自动送上门,看剑!”

 说完,探手取宝剑疾攻过去。

 突听林中传出一阵“嘿嘿,…”笑,那笑声坚逾钢铁。

 冷逾冰雪,令人闻之情不自的起“母皮”

 慕章婷身子一颤,身子一顿,立即倒退至郝达昌的身边,双目一瞬也不瞬的瞪着林中看。

 笑声音倏转高亢,戛然而止。

 郝达昌及慕章婷只觉心口一震,气血一阵翻涌,不由闷哼出声。

 林际黑影一闪,石陆巴和那两只巨猿缓缓的走了过来。

 双目磷光更盛,紧盯着郝达昌。

 郝达昌心儿一震,立即垂下头。

 石陆巴走到二人丈余远处,戛然止步,双目紧盯着郝达昌,声道:“大胆叛徒,那粒‘伏丸’在何处?”

 郝达昌冷哼一声,不予作答。

 石陆巴声一笑,叱道:“大黑,撕裂他!”

 他右侧那头巨猿立即舞动双手,仰天怪吼一声,双足一,夹起一阵大风直向郝达昌的身边扑去。

 郝达昌叱声:“该死的畜牲!”

 右手一翻,长剑出匣。一缕青光直向大黑颈上绕了过去,这两只巨猿为石陆巴在云南十万大山之中所收服,当时尚是一对小猿,石陆巴识其灵,十余年来一直加以细心调教。

 二猿禀凶恶,一跃十丈,生裂虎豹,乃是“小款代志(小事一件)”“再经石陆巴授以武功,真是威风八面呱呱叫!

 因此,他一听到命令,立即腾纵过来,举掌朝郝达昌头上就,这一至少也有五百斤的蛮力,若彼拂中岂止脑袋开花而已。

 郝达昌岂能被它中,因此,以剑朝他颈上削去。

 大黑一未中,不由错齿连声怪啸不已!

 对于郝达昌那一剑,它并不急着躲闪。

 忽闻石陆巴大声叱道:“小心!”

 只听“呛!”一声,这一剑结结实实的砍中大黑的右肩阔臂之上。

 郝达昌心正狂喜,以为这一剑定能斩下这畜牲一条右臂。

 谁知,宝剑砍在它臂上,就好似砍在一块坚硬的石块上面一般,那口剑倏然向上一弹,几乎手飞出。

 二猿原来全身刀不进,又经石陆巴以药水洗炼,更是坚若铁石一般,一般兵刃休想伤它们肌肤分毫!

 可是,郝达昌这口剑虽非什么宝刀,毕竟大异于一般。

 这一点,由剑上光华就可判断出来,所以,石陆巴一见大黑竟然毫无防意,才立即出声警告,却未想到仍然晚了一步!

 这口剑仍然反弹而起,可是大黑右肩上面,已经被砍开了五六寸长的一道口子,皮也整齐的砍下一大片来。

 哇燥!那一大片可以织成一顶皮帽哩!

 一时之间,鲜血把那只大臂腕全给染红了。

 大黑又疼又怒,发出一声哭爸哭妈的怪啸,竟然不顾伤,双爪齐扬,直向郝达昌前脸面齐抓过去,石陆巴一见爱猿大意负伤,不痛彻心肺,立即大声叱道:“回来!”

 同时向二黑喝道:“你去换它回来,小心宝剑。”

 二黑乃是一母猿,它一见自己的老公负伤,早已暴跳如雷,此时得令,双足一顿,如同一片乌云般扑了过去,巨大的身子向一落,一双棋盘大手,猛的向前一挥,带起两股疾风直向郝达昌双臂之上拍了去。

 郝达昌与这对畜牲相处甚久,心知它们的厉害,但是仗着一身武功,存心要铲除去它们。

 当下冷叱道:“大胆的畜牲!”

 拿中剑向外一翻,点出了一点银星,直向着二猿的咽喉上点了过去。

 这时,大黑已被石陆巴招回,只剩二黑独立对敌。

 刹那间,一人一兽打不可开,雪花飘飘,变成雪花狂溅了!

 尤其二猿吼声如同雷鸣,震得梅树上的花蕊纷纷坠落。

 一边的慕章婷见状,不为情郎捏了一把汗。

 她偷偷的将一支鸯鸯镖扣在掌心,待机而发。

 此时!见二黑为了躲闪郝达昌的宝刀,那颗怪头向右面一翻,现出了它的那双怒凸的闪闪双瞳,慕章婷不由暗喜!

 只见她抖手一镖打出疾向二黑的右面眸子打了过去。

 眼看着这一镖,就要打到二黑的右眸,幕章婷不由暗喜。

 倏听石陆巴叱道:“婢!”

 只见他的右手向前一指,仿佛由他的指尖出了一缕极细的白光,跟着“叮”的一声,那支鸳鸯镖已经“?呛!”一声掉了下来。

 慕章婷吓得后退一大步,石陆巴狞笑道:“嘿嘿!婢,你真的不知死活!”

 辜章婷神色一凛,仗剑凝神而立。

 石陆巴-笑,重又瞄斗场。

 幕章婷一见心上人与二黑对敌,虽是未败项,可是一时也无法取胜,深恐他耗损太多的功力,不由大急!

 只见她银牙一咬,再也不管其他,骄驱一纵,已到了场内,一口青钢剑紧贴着地面,往外一翻,直朝二黑面前之上砍了下去。

 二黑虽然凶恶无比,对付郝达昌这种高手,几十个照面之后,已经声同牛,喉间呼呼有声,口涎猛滴不已!

 此时又加入了慕章婷这个生力军,它自然大感吃力,暴戾之由然而生,只听它咆哮一声,右手一分,抓向慕章婷的宝剑。

 可是,它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郝达昌,双掌抓出,突闻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大骇之下,倏地一个翻身!

 可惜,已慢了一步,郝达昌的剑尖已和它的右胁有了“亲密关系”啦。

 郝达昌恨透了这对助纣为的畜牲,剑尖一接近对方的皮,倏地一抖右腕,宝剑用足了内力往外刺!

 二黑惨叫一声,推金山倒玉柱般倒了下去。

 突听一声暴喝:“大胆!”

 一股极大的歪风面罩向郝达昌,只听他惨叫一声,仰面就倒。

 摹章婷因为不是首当其冲,仅仅侧面被风力扫了一下。

 不过!她仍然觉得肌肤如同刀割般疼痛不已!

 突见人影一闪,枯瘦如柴的石陆巴已站在二人的眼前。

 只见他面带极为愤怒之森道:“你们这对叛徒,竟敢伤吾守山灵兽,今天非将你们万刀寸割不可!”

 说话之间,倒在地上的二黑突然连声厉吼!

 石陆巴心痛爱猿,立即住口地匆匆转过身子,弯下来察看二黑的伤势,却发现那口宝剑兀自在二黑肋上,鲜血如同泉般向外溅着。

 好一座天然水池呀!

 石陆巴又惊又恨,喝道:“好叛徒!”赶紧为它拔剑上药。

 慕章婷虽为歪风扫中,伤势并不重,一见心上人倒在地上,白雪衬映之下,那张脸苍白得好似白雪,而且全身一动也不动。

 她立即泪下如雨,疾扑过去。

 倏见钱茹荷右腕一挥,一道白影疾向慕章婷的间。

 疏神的慕章婷惨叫一声,立即跄踉摔去。

 郝达昌低呼一声:“婷妹!”气一,立即晕倒,慕章婷凄呼一声:“昌哥!”立即扑了过去。

 就在这时,她耳边传来一丝微细的声音道:“姑娘速抱令夫向梅林来,迟了今天性命不保,希勿自误!”

 慕章婷无暇多想,匆匆抱起郝达昌,咬紧牙关,施出全身功力,纵跃如飞的向那片梅林掠去。

 石陆巴正在为爱猿疗伤,闻声回头,厉喝道:“婢,你想逃吗?”

 只见他那瘦削的驱体在白雪地面一弹而起,就好似一只兀鹰一般的直向着慕章婷的身后扑去。

 慕章婷已纵出六七丈以外,可是石陆巴仅仅一个起落,已追到她的身后。

 他怪啸了一声,右掌向外一抖,五指之上疾发出一阵如同哨子一般的声音,闪电般向慕章婷背心上击去。

 突听一声低叱道:“拜托别伤人!”

 石陆巴前冲的身子,蓦地在雪地中刹住。

 面而来的那股怪风和他打出的那阵怪风甫一接触,空中的飘雪如同一天飞絮掌似的四处风散。

 在他惊愕之间,厉声道:“何方的朋友,胆敢与我石陆巴为敌?”

 “嘿嘿!四六八,十八点,七八槽!”

 石陆巴气得全身一颤,颚下青须似钢针般一阵耸动,叱道:“我倒要看看你是谁?胆敢对老夫如此无礼!”

 “嘿嘿!无礼总比非礼好!”

 石陆巴似被揭开创疤,立即狂笑出声。

 只见他一提长袍,瘦驱狂飙而起;同时之间,右手前推,发出了七成的掌力,厉笑道:“石某来也!”

 梅林内倏然又卷过了一片怪风,这片怪风之间,夹杂着雪花及花蕊,风力比方才那片增强不少。

 石陆巴腾起的身子被这阵风力面一扑,疾坠而下。

 他一时大意,险些负伤,当场微微一怔!

 眼看着随着风力疾掠过来的那些花蕊及雪花,他蓦的一惊。知道林中之人,乃是一个功力相当的劲敌。

 他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他右手长向外再次一卷,这次用足了内力,因此,风力一过,当空的雪花及花蕊打了个转儿立即散落在地。

 四下里仍是静俏俏的!

 石陆巴脸色一红,冷笑道:“朋友,报个万儿!”

 “没必要!在下并不想与你攀亲引故!”

 石陆巴气怪笑一声,厉喝道:“听你口音及武功,分明与老夫年纪相当,为何躲躲藏藏,不敢出林见人?”

 “嘿嘿!在下不愿闻臭味!”

 钱茹荷闻言,神色立即一冷!

 石陆巴一面对答,一面仔细辨别声音的来处,以便待机一发而中,遂道:“好!你既不愿出林,把那两个叛徒出来吧!”

 “嘿嘿!卡早困,卡有眠,要人简单,进来吧!”

 石陆巴气得一肚子的“大便”却一直隐忍,专心一意在仔细的判别声音之来源,准备届时算总帐!

 奈何那声音忽前,忽后,倏左,倏右,忽上,又下?却无法判断正确之处。

 那张脸儿更加的深沉了?

 “嘿嘿!四六八的,令徒既不愿追随,你何苦如此赶尽杀绝,你如听我好言相劝,还是趁早离去吧!”

 石陆巴在他说话之时,仔细打量这片梅林,总不过十丈见方的范围。

 他不由暗忖道:“就算找不到他们的藏处,看这梅林并不大,我就给他一阵打,不相信他们不现身出来,”

 想至此,嘿嘿笑道:“好狂的家伙,竟敢干涉老夫之家务事儿,大黑!”

 大黑先前虽被郝达昌所伤,但只是外伤、加上石陆巴已替它上过药,因此,早就止住血及疼痛。

 方才一见爱身负重伤,早已咆哮如嗥,此时一听召唤,只见它双足疾掠,已经闪电般掠到石陆巴身前。

 石陆巴指向一处地方道:“速把他们给我搜出来!”说完,他迅速的腾身朝另外一处扑去。

 大黑巴不得如此,早已按照指示方向疾扑而去。

 石陆巴掠身之际,双掌一并向前一劈,立即震折十余株梅树。

 实听林内传出苍劲的笑声道:“梅花无辜,何需如此!”

 话声未歇,一道人形如腾云大雁般自林中拔空而起,身子倏地向下一落,直接向那只巨猿。

 大黑厉吼一声,疾扑向对方。

 自林中出之人乃是一名头戴破爪皮帽,一身破绵袍足登破布靴,慈眉笑脸的五旬老者。

 只见他微微一笑,双手疾伸!

 “拍!拍!”两声,结结实实的扣住大黑的双腕,大黑发出震无的怪吼,双腕用力向外连挣。

 它双腕之力何止千斤,可是任它施出吃仍的力气,却无法挣脱。

 只听那人朗笑道:“回去报到吧!”

 说完,双碗向上一抖。

 大黑厉吼一声,被掷飞出三四丈高。

 “扑通!”一声之后,又是一声“轰!”的暴响。

 血纷飞之中,大黑的腹之间已被震碎!

 石陆巴厉吼一声,黑袖夹着无比的劲风,直向对方的双肩拂去。

 对方哈哈笑,身形一矮,两掌向上一翻。

 四掌相对,发出“砰!”的一声暴响,两个人都像不倒翁一般,疾速的在雪地上摇幌起来。

 两人这模样看起来有够滑稽。

 可是,他们的上身虽然摇幌甚剧,下盘却丝毫不离原地。

 对摇一阵之后,又迅速的转动起来。

 突见一直凝立不动的钱茹荷悄悄的取出两粒药丸疾弹过去,疾转中的二人立即向外一翻!

 “波!波!”两声,两篷白烟立即罩住二人。

 一声闷哼之后,绵袍老人跄踉去。

 钱茹荷双臂再扬,两蓬蓝汪汪的毒针疾向棉袍老人之背部,只见他右掌向后一挥,身子疾而出。

 他逞强运功,只觉口中一甜,一股血箭疾而出。

 最衰尾的是背部也中了两针。

 “砰!”立即摔倒在地。

 钱茹荷一笑,一见石陆巴正伸手入怀,心知他取出解药,立即脆声道:“师父,让我来吧!”

 石陆巴了一口药,正取出解药,一听爱徒之言立即精神一松,缓缓的出右手。

 倏觉麻一震,黑甜一麻,他骇呼一声:“你”立即晕倒!

 钱茹荷格格一笑,探腕出宝剑,掠到二黑的身边,柳眉一扬,寒光连闪;在二黑的腹之间连刺数剑。

 数声厉吼之后,二黑已追随大黑去结成鬼侣了!

 钱茹荷吁口气,转身一瞧见慕章婷负伤掠向绵袍老人。

 叱喝一声:“站住!”立即扑了过去。

 慕章婷神色一凛,出了宝剑了过去。

 钱茹荷格格一笑,一式“分波逐”疾削向幕章婷的右肩,慕章婷略一挫身,避过剑招,一式“血雨阻凤”疾洒而去。

 两人本是同门师姐妹,彼此知对方的招式,因此,一时打得雪花飞旋,锐啸频生,不相上下!

 可是,慕章婷毕竟已受了重伤,加上功力原本逊于钱茹荷,因此,盏茶时间之后,她即已落于下风。

 若非为了拯救心上人及稚子,她早已不支矣!

 可是,俗语说:“不怕货比货,只怕不识货”尤其武功这种事,半点也取巧不得,随着时间的消逝,慕章婷越来越不支了!

 终于,在一声惨叫之后,慕章婷前中一剑,踉跄连退了!

 钱茹荷得意的厉笑一声之后,边过去狞声道:“慕章婷,你敢抢我看上之人,而且占用了年余,看我今如何整治你!”

 说完,右剑左掌疾攻而去。

 “砰!”一声过后,全身乏力,眼冒金星的慕章婷躲过了袭向口的那一剑,被击中腹间,惨叫飞坠出去。

 落地之后,只觉双肩一疼。已被影随而来的钱茹荷一口气削去了双臂,疼得她惨叫一声,立即昏厥。

 钱茹荷厉笑连连,宝剑在慕章婷的脸上连挥,不久,那张如花似玉的绝容貌,立即被一条条叉的血痕取代了。

 “哈哈!慕章婷,你还有何称傲之处?”

 说完,右足一抬,在她的断臂处狠狠的一踢。

 慕章婷惨叫一声,痛极转醒,始觉脸部一阵疼痛,她不由失声叫道:“我的脸,我的脸好疼喔!”

 “哈哈!慕章婷,你这个玉嫦娥变成母夜叉了!哈哈!”

 “钱茹荷,你…你大残忍了,你…你会得到报应的!”

 “哈哈!报应?我等着哩!”说完,宝剑连挥而下,慕章婷惨叫一声,再度晕厥。

 她的那双腿也与她的身子分家了!

 钱茹荷哈哈狂笑,疾掠入梅林中。

 盏茶时间之后,只见她挟着昏不醒的郝达昌自林中掠出。

 她瞧了郝达昌一跟,不悄的道:“玉郎君,看样子你快要变成鬼郎君了,不过,你既然负我,我岂可让你轻松的死去。”

 说完,取出两粒药丸分别到入他及慕章婷的口中。

 只见她一笑,起身走到石陆巴的身边,只听她狞声道:“石老虎,你夺我的元贞,这些年来一糟蹋我。今天,我可要连本带利整个的收回来了,你可别怪我太心狠手辣!”

 说完,自怀中掏出一个褐瓶。

 只见她倒出两位火红药丸,狞声道:“石老虎,这两粒‘催丸’只要一入腹,你的这身功力就归我所有啦!”

 说完,扳开他的牙关,将那而粒药丸,立即滑入他的腹中。

 她不由得意的仰天厉笑着。

 昏中的郝达昌及慕章婷立即被震醒过来。

 剧疼之下,郝达昌不由呻出声。

 郝达昌方才被石陆巴劈中一记毒掌,一条命已经断若游丝,随时会“蒙主宠召”因此,一直昏不醒。

 此时,被钱如荷的灵药及厉笑声音震醒过来,正在迷糊糊之际,突听慕章婷的呻声音,他不由大骇。

 勉强撑起身子一瞧见慕章婷的鬼脸般的惨状,他不由大骇,颤声道:“你…你是谁?”立即挣扎着离开。

 慕章婷一听心上人之话声,心如千刀万刮,寸寸滴血,泪水立即溢眶而出,口中颤声道:“昌哥,你想不到我会如此的命薄吧!”

 郝达昌身子一震,失声叫道:“什么?婷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钱茹荷见状,再度厉笑起来。

 郝达昌双目似火,指着钱茹荷吼道:“你这个蛇蝎妇,你居然狠心到这个程度,你会不得好死的!”

 “咯咯!我会不会得到好死,你们根本看不见,不过,我却看得见你们不得好死,而且随心所,任我导演!”

 说完,走到他的身前,宝剑随意一挥!

 郝达昌惨叫一声,右臂已经‘分家’,疼得他全身一直颤抖,口中却狠狠的道:“钱茹荷,你这妇,你…啊…”

 惨叫声中,他的左腿也“分家”了。

 “格格!很舒服吧!姓郝的,姑昔年视你如宝,你却把姑弃若破碗,今总算让姑出口气了!”

 说完,宝剑连挥!

 衣块纷飞之中,他的前已是血斑斑了!

 慕章婷尖叫道:“钱茹荷,你把我们杀了吧!”

 “咯咯!别急!看过这幕戏,我再送你们去做一对同命鸳鸯!”说完,将宝剑朝僵卧在一旁的绵袍老人去。

 “刷!”一声,宝剑似切豆腐般自他的背心贯穿前而出,一声惨叫之后,绵袍老人略挣数下,即已气绝。

 钱茹荷厉笑一阵,走到了石陆巴的身旁,右手一挥,立即解开了他的“黑甜”随即闻到一阵野兽般的息声音。

 那对泛绿的目光,此时已变成赤红!

 若非麻受制,他早已扑向钱茹荷了。

 钱茹荷得意的道:“石老魔,你夺我的元贞,我取你的元,从此扯平,不过,你的那些产业可要归姑所有了!”

 说完,双手抓住黑袍,用力一扯!

 “裂!”一声,黑袍对中而分,一又细又长,千锤百炼的“老”傲然立于雪花纷飞之中了。

 哇!听说“大和民族”的“查某”只穿“和服”不穿内,想不到堂堂威震江湖的“魔令”石陆巴也不穿内

 哇!大概是为了方便“办事”吧!

 钱茹荷满意的瞧了那“老”一眼,双掌在他的身上连拍数下之后,那“老”倏然大一倍。

 哇得可真快,就好似“灌风”哩!

 突见那“老”的“机簧”一张,一股水箭立即了出来,钱茹荷早已蹲在一旁,见状之后,手一伸立即抓住“老

 她津津有味的品味着!

 喉中“咕噜!咕噜!”的响着。

 哇!这简直比咱们现在喝的“易开罐饮料”还方便哩!

 而且直接饮自“工厂”既营养又卫生!

 哇!这个“查某”有够“巧(聪明)”!

 石陆巴被她得水箭狂泻而出,好似在“疯狂大拍卖”!又好似“石门水库”在洪,一千里。

 那张枯脸忽而惊慌,忽而舒,不知究是何种感受,可是,他的话声却显示他很骇怕!你听!

 “荷儿…你…放了我吧…”

 钱茹荷置若未闻拚命的着。

 “人!你…你好狠喔…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钱茹荷只觉全身气机盎然心中大喜,再也不去计较石陆巴的咀咒及狠骂,只知全心一意的着!

 雪花将绵袍老人及郝达昌夫妇盖成一具雪人了!

 钱茹荷的背部虽也飘下雪花,可是迅即化为水滴,而且迅速的化干,可见,她的体内已经“金光强强滚,瑞气千条”了!

 只见石陆巴厉“啊!”一声之后,钱茹荷才缓缓的移开那张嘴,由她嘴角的血迹及“老口的血丝,分明石陆巴已枯命竭了!

 钱茹荷不敢耽搁,匆匆朝四周瞥了一眼,立即开始就地调息。

 黄昏时分,钱茹荷缓缓的站了起来,瞧她那对媚目绿光闪闪的模样,分明石陆巴的武功已被她全部收了!

 她不由得意的仰天厉笑起来!

 雪花纷飞!

 梅花纷坠。

 好半响之后,只见她刹往笑声,掠到郝达昌及慕章婷的身边,一眼他们已经气绝多时,立即一笑!

 “格格,慕章婷,你这个人休想与姓郝的躺在一起!”

 说完,挥开覆在郝达昌身上的那层积雪!

 抓起尸体朝半空中一掷!

 身子一侧,抓起在绵袍老人背上的宝剑,瞧也不瞧他一眼,宝剑一挥,迅速的挥砍慕章婷飞坠而下的尸体。

 刹那间,漫天碎及血雨,蔚为奇观!

 钱茹荷一笑,将宝剑归鞘之后,立即掠入房屋。

 她仔细的搜索一阵子之后,站在房中喃喃自语道:“莫非那小鬼被抱到别处去玩了,算啦!反正也找不到我!”

 说完,掠出大门,疾飘入梅林,不久,立即传来一阵远去的马蹄声了。

 突见盖在绵袍老人身上的积雪略一挣动,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挣动,那位绵袍老人奇迹般的挣扎坐起身子了。

 只见他颤抖着双手自怀中取出一个白色瓷瓶,打开瓶,头一仰,立即将整瓶药完全灌入口中了。

 只见他神色肃然的盘坐调息着!

 可是,半响之后,只见他双目一睁,浩叹道:“完了,想不到在药,毒针及那一剑‘光顾’之下,我这身功夫付之东了!”

 “嘿嘿!若非我‘果半仙’天生‘偏心’,心脉稍偏分余。钱茹荷那一剑一定送我去阎罗殿‘报到’啦!”

 目光朝地上的血迹,碎及二猿的尸体瞧过之后,他不由打了一个寒噤道:“这女人实在有够狠毒!”

 抬头一见大雪似乎一时不会停止,他立即爬起身子,蹒跚的朝房内行去。

 此人姓果,单名然,人如其名,“果然”很怪,出现江湖二、三十年,东幌西走,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及目的。

 不过,大家都知道他的武功很高,相术很

 据江湖传闻,有一次他到冀北,在途中遇见大刀帮帮主东方龙及其四名护卫,立即被东方龙喝止下来。

 他瞄了东方龙一眼,沉声道:“朋友,你的时间不多了。快回家吧!”东方龙闻言,然大怒,那四名护卫立即上前围攻。

 那知果半仙随意一闪,迅即飘出丈余外,边走边时道:“阎王注定三更死,谁也不准过五更!”

 东方龙五人悻悻的走了一个时辰之后,突然被宿敌“金帮”帮主余不几及其三十余名手下拦截。

 战之下,除了一名护卫重伤“安全上垒”逃命成功之外,东方龙四人果然含恨随牛爷马爷去“报到”了!

 果半仙之名因而更盛!

 可惜,果半仙居无定所,又似千面人般随时改变身份。

 因此,有心要向他请教事业,婚姻之人一直无法如愿。

 此时,他在厨房找出一块风干的兽,坐在椅上啃咬数口之后,突道:“哎呀!我怎么把那那娃娃忘掉了呢!”

 说完,拿着烛火,仔细的搜索起来。

 原来,果半仙在山下发现石陆巴师徒骑在马上,两只巨猿尾随在后,他立即知道这下子有好戏可瞧了!

 因此,他立即将:“保持距离,以策安全”的蹑了上来。

 他躲在林中,将他们的“对白”听得一清二楚,立即决心帮忙这对“出污泥而不染”的年青夫妇,想不到却把自己拖下水!

 他凭着丰富的经验,一直搜索半个时辰之后,终于自下秘中找出了仍然在睡的郝虎。

 他瞧着那红冬冬的双额,胖嘟嘟的模样,不由低声道:“好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咦!他的怀中怎有一个小方盒。”

 他将郝虎放在桌上,取出那个寸余面积的方盒一瞧,不由双目一直,双手这颤,为之惊喜万分。

 打开盒盖,一瞧盒中那颗拇指的脑丸居然刻有“伏丸”三字,他不由失声道:“天呀!正是‘玄双妖’的‘伏丸’哩!”

 据传闻,百年前威震江湖,造成一场武林浩劫的玄双妖在遭围剿,临死之前,曾狂言血洗武林。

 因此,黑白两道高手纷纷踏遍黑山白水苦寻那颗“玄丸”

 石陆巴走了狗屎运,不但获得玄双妖的半部武功秘笈,而且获得了那颗“伏丸”立即携着三位徒儿躲了起来。那知,郝达昌及幕章婷岂肯让石陆巴猛虎添翼,立即偷走那颗“优丸”而且躲到这人迹罕至之处。

 果半仙眼看“伏丸”内心天人战,挣扎好半响之后道:“我的颤中已受损,服下‘伏丸’亦是枉然!倒不如成全这个小家伙,后既可助他报此血海深仇,又可托他代寻找凤妹及她腹中之儿,嗯!待我瞧瞧这小子!”

 说相就相,果半仙仔细的打量郝虎的五官之后,又仔细的瞧着他的手相,最后干脆仔细的摸起他的全身骨骼了!

 哇!他干嘛瞧得如此起劲!半响之后,只见他自榻上取来一套干净的儿衫及一块纱帽,苦笑道:“妈的!老来生子,真可悲,想不到我还要服侍这个小子!”

 任他武功多高,阅历多广,“查埔(男人)”就是查埔,对于替婴儿换布及穿衣服就是“隔行如隔山”

 好不容易替郝虎包妥布衣衫之后,他已经是头大汗,气如牛了,不由摇头苦笑着。

 他将挂在郝虎颈间那条系有“长命百岁”锁片的链子妥之后,喃喃自语道:“虎儿,他一定名叫郝虎了,郝虎,好唬,不好听喔!”

 思忖半晌,含笑道:“妈的,加个‘南’字吧!郝南虎!郝南虎!嘿嘿!不错!我果半仙之徒儿岂是好唬的!”说完,微微一笑!

 他爱怜的瞧了郝南虎一阵子之后,突然暗愁道:“妈的!他一定被点了道,若不早点解开,一定会伤了经脉。”

 “可是,如果一解开,他一定会哭着要吃,妈的!我去哪儿来给他吃呢?这下子可真伤脑筋了!”

 思忖半晌之后,他终于端着粥汁走回了房中。

 他虽然功力全失,可是经过一阵子按抚之后,郝南虎终于醒过来了,双目未睁,立即张口大哭!

 那声音又急又向亮,吓得果半仙几乎打翻那碗辛辛苦苦煮出来的粥汁,口中频哄道:“南虎,乖!乖喔!”

 说完,将那碗粥凑近他的口边。

 可是,饥火中烧的郝南虎哭得更厉害,根本不喝那碗粥汁。

 那情景就好似当今的囝仔一般,别说粉牌子不对,就是换了一个嘴,他们说不喝就是不喝哩!

 直到大人们换上那个又破又烂的嘴之后,他才肯就范哩!

 果半仙急得头大汗,可是任凭他已往如何的精灵,而且哄了老半天,郝南虎仍然不肯就范。

 一直到哭累了,才沉沉睡去。

 果半仙拭去头汗水,叫道:“妈的!真难伺候,一定是我替他加了那个‘南’字,才会如此的难唬,难哄!妈的!自作自受,活该!”

 他立即将碗凑近郝南虎的边偷偷的喂着!咦?“啧”了一声哩!

 睡中的郝南虎居然有一口没一口的粥汁了!

 果半仙欣喜的全身轻颤,悄悄的偷喂着。

 好不容易喂完了那碗粥汁,他瞧着睡的郝南虎一眼。

 松口气道:“妈的!还好我福至心灵想到这一招!”

 他立即取出一个瓷瓶,倒出数粒清香扑鼻的药丸;捏碎之后,仔细的在剑伤之处擦抹起来。

 “妈的!有够衰,无缘无故的失去武功,又没有时间疗伤,怪不得这一阵子眼皮一直跳个不停!时常替人算命,却不知替自己算一算!”

 说完,苦笑出声!

 半晌,他立即坐在桌旁思忖今后的对策。

 那知,他思忖半个时辰,尚未理出头绪之际,郝南虎又扯开嗓门大哭起来了,那声音好似‘警报长鸣’般分外的刺耳。

 果半仙叫声:“我的妈呀!”立即抱起他,边走边哄着。

 那知,郝南虎的哭声好似警报器失去控制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任泪水,汗水也个不停!

 果半仙瞧得又心疼,又焦急,登大的汗珠好似“西北雨”源源不绝的掉个不停,就只差眼泪没有掉下来而已!

 急中生智他“啊!”了一声,道:“会不会又饿?小祖宗,你别哭,师父马上去熬粥汁了,拜托你别哭了!”

 说完,抱着他走入厨房。

 他手忙脚的理米,自缸中汲水洗米,下锅,点火,看灶,折腾好一阵子之后,才大功告成的熬妥粥汁。

 只听他“喔!”了一声,边擦汗边道:“有够累,想不到我果半仙悠闲了五十余年,如今居然会忙成孙子一般。”

 嘘口吹气将粥汁吹凉之后,将碗凑近郝南虎的嘴旁!

 哇!没鱼,虾也好!有聊胜于无,而饥火中烧的郝南虎终于暂时叫停,专心一意的粥汁了!

 半响之后,一大碗粥汁已被他得清洁溜溜了!

 果半仙咋舌道:“哇!这小子能吃的哩!”

 那知,他的话声方落,郝南虎又放声大哭了!

 这一次由于吃了,因此,嗓门特别的响,吓得果半仙又出汗了!

 他边走边哄道:“小祖宗,你怎么又不高兴啦?妈的!你又不会说话,只知道哭,我就跟你一起哭了!”

 折腾半个时辰之后,他突然想到:“啊!他会不会没有吃呢?不可能呀!方才那碗粥汁即使是我喝下,也够的啦!”

 就在此时,突闻到一阵“昧”他不由心中一动:“会不会了?”想至此,立即将左掌伸入一摸!

 哇!好好重的一块布呀!

 布一换,郝南虎果真安稳的呼呼大睡了!

 果半仙替他盖妥小被,苦笑道:“妈的!为了一块布,搞得老夫焦头烂额,比和三位高手拚命还累。

 “妈的!如果再多搞几遍,老夫这条命一定会更早的‘夭寿’,非设法找个娘来伺候这位小祖宗不可。

 可是,外头风雪甚大,我的剑伤一时也无法痊愈,小祖宗又这么的幼小,根本没有办法出门呀!

 妈的!人生在世最怕老时命来磨,难道我果半仙会走‘老歹命’吗?小祖宗你可要‘口’下留情呀!

 我还是趁着小祖宗睡觉的时候,多熬一点粥汁,还有把这两块布洗一洗,晾一晾!妈的!自作孽呀!”

 说完,苦笑一声,走入厨房。 M.edAxS.cOM
上章 虎子骄娃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