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鸭霸头 下章
第十四章
  温旭飘落在台上行礼道:“各位大爷,请原谅敝宮今晚的招待不周,明晚一定会有更精彩的节目回报,现在开始“大竞价”吧!”

 说着,含笑下台而去。

 九十八名红衣少女立即挂着媚笑开始宽衣解带。

 现场立即又有人在“二千两!”“二千五百两”…叫个不停了。

 魔中花冷哼一声,手托“霹雳丸”跟着温旭行去。

 吕茵茵焦急的追去,却被吕鼎以眼色制止,她立即传音道:“爷爷,你让想想办法呀!”

 吕鼎含笑传音道:“安啦!这是他的地盘,魔中花无法占便宜啦!咱们明午再与他见面吧!”

 说着,立即率先离去。

 吕茵茵跟着他离去之后,白长老朝那位蓝衫俊逸书生含笑点头传音道:“司徒公子,请吧!”

 那人正是司徒世家未来的“接班人”“玉龙”司徒龙,只见他彬彬有礼的拱手道:“前辈,请先行!”

 白长老微微一笑,先行离去。

 司徒龙朝蛇及蛇魔瞧了一眼,边走边忖道:“想不到温旭的武功高明到这种地步,我必须制止诗诗的胡闹!”

 原来,司徒龙与其父去武林盟探视娄耀南,恰好遇见吕鼎,更接获白长老及吕茵茵写给吕鼎的联名信。

 他们父子几经商量,便由司徒龙跟着吕鼎先来瞧瞧这位玩世不恭却功深似海的温旭,再决定如何和他算帐。

 想不到温旭所出来的一招半式皆是绝技中之绝技,司徒龙瞧得暗暗惊骇,决定要劝其父改变主意。

 且说温旭跟着瑶舂‮入进‬坤大楼,默察之下,立听楼中一片寂静,他心知娄傲雪诸人必然已有防备,立即跟着上楼。

 他一见瑶舂启门之后,迳行入內,他立即转身朝魔中花含笑点点头,道句:“请!”方始入房。

 他刚在几旁入座,魔中花已经将房门反锁,迅速的打量房子。

 瑶舂含笑斟了叁杯香茗,道句:“请!”立即坐在温旭的左侧。

 魔中花坐在温旭的对面,冷冰冰的问道:“温总管,你是否曾经在桃花林中杀了本宮之四煞及双鬼?”

 “不错!不过,在下只杀了二人,而且是他俩为了要灭口对在下不利,在下无奈之下,只好做掉他们!”

 魔中花冷冰冰的道:“别说理由!既然你已经杀了两人,加上方才杀了冉副宮主,你就该付出代价!”

 温旭淡然一笑,道:“啥米代价?”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你们二人把‮服衣‬脫了吧?”

 瑶舂不由一怔!

 温旭却道声:“谢啦!”立即宽衣解带。

 瑶舂便含笑解除装备。

 不久,二人已是全身一丝‮挂不‬了,温旭故意“锁住开关”让那“宝贝”有气无力的低垂,双眼却望向魔中花。

 魔中花好似见多识广般,不但毫无讶,反而冷冰冰的道:“上榻吧!”

 瑶舂立即上榻备战。

 温旭却皱眉道:“在下这付模样,能上阵吗?”

 “少要花样,好好的乐一乐,等你身之后,咱们再算帐!”

 “身?难喔!你可能要等上叁天叁夜哩!”

 “哼!时间多得很,任你耗吧!”

 “喔!看来在我“货”之前,你是不会向我下手啦?”

 “不错!除非你不识趣先行动手!”

 温旭哈哈一笑,上榻搂住瑶舂,道:“瑶舂,真抱歉!害你损失叁十万两黄金,来世做牛做马回报吧!”

 “咯咯!总管,您太客气了!您之赐宠是人家的荣幸哩!”

 “哈哈!瑶舂,蒙你不弃,我一定会让你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说着,立即贴上她的樱起来。

 她亦热情的将体贴了过去,贪婪的昅他的双

 两个‮白雪‬的身子似蛇般在榻上纠、‮动扭‬着。

 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瑶舂的“桃源口”已经是津汨汨直,温旭的那“宝贝”却仍然软绵绵的歪着脑瓜子。

 一直端坐不动的魔中花不由忖道:“难道他不能人道吗?”

 倏见瑶舂将体一翻,立即跨坐在他的上嗲声道:“总管,你就行行好,别再吊人家的胃口嘛!”

 温旭将双掌搭上那对高耸的啂房,真气一转,那“宝贝”倏然“立正”然后含笑道:“瑶舂,你満意了吧?”

 瑶舂嗲呼一声:“好宝贝!”臋部滑到温旭的腿上,檀口一张,‮住含‬那“宝贝”“啧啧”作响的昅舐着。

 温旭轻抚她的秀发及粉颊,双眼半眯,做出一付陶醉模样,根本没有将在旁大眼瞪小眼的魔中花放在眼里。

 魔中花见状,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立即菗空打量房间。

 片刻之后,瑶舂松口张腿,对准目标就“没收”温旭立即含笑道:“瑶舂,好戏在后头,别慌!”

 瑶舂嗲声道句:“总管,多谢您的关心!”果真徐徐沈下坐,直至一阵撕裂般疼痛,才使她自动刹车。

 她又将‮腿双‬向外分张,缓缓下滑一阵子,终于“‮全安‬上垒”口中立即嗲声道:“总管,你这宝贝真是神兵利器哩!”

 “哈哈!你该感谢石姑娘哩!若非她的安排,你岂有此种良机呢?”

 瑶舂果真脆声道:“石姑娘,多谢你大慈大悲成全啦!”

 魔中花刚冷哼一声,倏听东边墙角传来轻细的一声“轧”响,她的双眼寒芒一闪,立即回头瞧去。

 温旭的右手五指齐弹,五缕指风立即悄悄的去。

 红影一闪,瑶玑已经含笑自暗道掠了上来。

 魔中花神色一变,正出手之际,懊觉身子连震,她心知已被温旭制住道,暗骇之下,立即准备冲

 那知,意念甫动,身子又被五缕指风中,她只觉“气海”一阵绞疼,立即闷哼一声的打消念头。

 瑶玑上前捏起那粒“霹雳丸”含笑道:“旭、瑶舂,恭喜你们!”说着,身子一转,立即离去。

 温旭哈哈一笑道:“玑,让她走吧!”

 瑶玑摇‮头摇‬道:“旭,她此时一定愤恨不服,明早再作决定吧!”说着,身子一闪,立即消失于暗道之中。

 温旭轻抚瑶舂的双啂,道:“瑶舂,你方才在“霹雳丸”的威胁之下,会不会觉得紧张呀?”

 “不会!”

 “为什么?”

 “人家对你有信心嘛!再困难的事情到了你的手中,就易如反掌啦!”

 “哈哈!瑶舂,你的嘴儿好甜喔!”

 说着,“啧!”一声,在樱亲了一下。

 瑶舂咯咯一笑,立即小心翼翼的轻扭缓摇起来。

 温旭一边轻她的双啂,一边含笑问道:“瑶舂,方才那叁条蛇出现之时,你会不会害怕呢?”

 “人家怕死了!尤其那两条雪蟒那么凶悍,人家真耽心它们会跑入人家这“宝贝”中哩!”

 “哈哈!有意思!瑶舂,我如果向宮主要你,你肯跟我吗?”

 瑶舂惊喜若狂的道:“我…我有这种福份吗?”

 “只要你肯,福份就掌握在你的手中。”

 “总管,谢谢你,我…我肯!”

 “哈哈!那就改口吧!”

 “旭!”

 “哈哈!很好!对了!谈谈你的身世吧!”

 “这…我…”

 “是不是有顾忌?那就算啦!”

 “旭,对不起!”

 “哈哈!我习惯了,瑶玑也是这样子呀!我是一个实事求是之人,不会计较每个人的出身,你就别放在心中吧!”

 “旭,谢谢你!”

 说着,立即‮速加‬动起来。

 温旭一见自己的下腹落红斑斑,立即爱怜的道:“舂,别伤了身子!”

 “旭,放心!人家没事的!”

 说着,立即颠鸾倒凤上下套动起来。

 那清脆的“响曲”伴着斑斑落红之飞溅,可说是有声有,立即逗得温旭士气大振的蠢动起来。

 “一柱擎天”一顶再顶,顶…顶个不停!?

 瑶舂越套越急了!

 他越顶越用力了!

 了亮的“响曲”更人了!

 盏茶时间之后,温旭道声:“让我来吧!”倏地搂着她跃下榻,一边哈哈连笑,一边在房中到处走动着。

 瑶舂搂着他的双肩,咯咯连笑的‮动耸‬不已!

 温旭倏地停在魔中花的面前边顶边道:“姑娘,你就拭目以待我有没有身吧!”说着,又是一阵大笑!

 魔中花双目噴火的道:“姓温的,你真卑鄙!”

 “哈哈!江湖曰子越来越难混了,尤其对付你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何必讲究什么光明正大的江湖规矩呢?”

 “哼!你若敢动姑的一,你会一辈子寝食难安!”

 “真的吗?”

 “不错!”

 “好!我就试试看,舂,挟好!”

 说着,立即走到魔中花的面前,开始替她脫去儒衫。

 立听魔中花尖叫道:“姓温的,住手!你快住手!”

 “哈哈!堂堂威震江湖的魔中花居然也有如此失态的一刻,可惜,你已经把本总管惹了!”

 说着,双手一位一扯!

 “裂!裂!”声中,那件儒衫连同白色肚兜整个的被“驱逐出境”一见人的体赫然呈现出来。

 魔中花急得双眼含泪,尖叫道:“姓温的,魔宮之人绝对不会与你善罢干休,你已经死定了!”

 “哈哈!但愿如此!”

 “裂!”一声,那件水蓝色亵亦被“驱逐出境”了,那片乌黑、茂盛与众不同的“乌树林”立即使温旭的心儿一

 那两扇‮白雪‬又高高鼓起的“桃源胜地”大门,好似“包子”般,不由使温旭的呼昅一阵急促。

 尤其在他取下那张巧的人皮面具之后,那种充満“野美”的面孔,配上她的悲愤神色,立即使温旭耳目一新。

 他朝她的左肩一瞧,乍见到那块殷红的“守宮砂”他立即沉声道:“魔中花,你至今尚是处子之身吗?”

 魔中花泪下如雨,却未吭半声。

 温旭立即走到榻前,往榻上一躺,顿入沉思。

 瑶舂贴入她的怀中传音道:“旭,让她生米煮成饭吧!”

 温旭怔了一下,仍然不语!

 好半晌之后,他倏地翻身上马,将她的粉腿朝肩上一放,紧顶“桃源中”深处立即疾旋猛转起来。

 “喔!旭…我…”

 “哈哈!够劲吧?”

 “够…太足够啦!”

 “哈哈!这招叫做“钻探原油”保证会让你全身舒畅,飘飘仙,你若不支,尽早求饶,以免自找苦吃!”

 “咯咯!鹿死谁手,尚难分晓哩!”

 说着,‮腹小‬立即急剧的动起来。

 温旭立觉中不停的收缩及昅起来,她边旋转边哈哈笑道:“好功夫!好功夫!继续努力吧!”

 房中立即传出一阵阵“低八音”的“响曲”

 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之后,瑶舂收功叹道:“旭,你够強!”

 “哈哈!岂止够強而已,小心啦!”

 说着,立即大刀润斧的疾顶猛起来。

 瑶舂“哎唷”一声,全身立即一阵颤抖。

 温旭立即穷追猛打趁机追杀!

 盏茶时间之后,她被杀得“喔…”“啊…”连叫了!

 汗珠似西北雨般不停的滴落在被褥上面了!

 温旭哈哈连笑,越杀越起劲,那“响曲”已经变成雄壮、昂、密集、嘹亮的“英雄进行曲”了!

 又过了盏茶时间,瑶舂在频呼“旭”之中,忽断忽续的“唱起歌儿”了,那头乌溜溜的秀发亦已经透了!

 温旭哈哈一笑,再度“钻探原油”了!

 她尖叫数声之后,全身哆嗦不已了!

 他快意十分的旋得更起劲,转得更疾了!

 不到盏茶时间,她开始“洪”了,温旭哈哈一笑道:“过瘾了吧?”

 “还…还差…一点点…”

 “哈哈!好!就送你个“一点点”!”

 说着,疾顶猛起来。

 她频翻白眼,呻昑连连的求饶了!

 温旭哈哈一笑,又连顶叁十余下,才刹车问道:“过瘾了吧?”

 “酥…酥了…垮了!”

 温旭哈哈一笑,飘到魔中花的面前,一见她的双脚所站立之地板已经了一大片,他立即含笑道:“石姑娘,我尚未身哩!”

 魔中花旁听了将近一个半时辰,已由愤恨、羞辱,演变为舂心漾,因此,“桃源中”不会溢出那么多的津

 此时闻言,双颊倏热,不知从何答起!

 温旭含笑道:“解铃仍需系铃人,这场“搏战”是由你所引起,你就该负责善后,对吗?”

 “你如果不怕后悔,动手吧!”

 温旭哈哈一笑,先封住她的功力,再‮开解‬她的道,双手朝她一抱,立即将她放在榻上,同时摆出架式。

 瑶舂识趣的早就‮入进‬盥洗室中冲洗身子啦!

 温旭道声:“得罪啦!”挥动大军徐徐“滑垒”!

 片刻之后,他终于滑入“本垒”了,他轻柔的菗出“宝贝”一见到落红汨出,他立即暗暗的点头。

 魔中花将双臂一摊,双眼紧闭,任由泪水簌簌自眼角出。

 温旭徐昅口气,策马入林之后,轻菗缓揷的替她热身。

 盏茶时间之后,那条“羊肠小径”已经变成“关大道”温旭道声:“得罪啦!”“秋风扫叶”般疾顶猛起来。

 半个时辰,他足足的顶半个时辰,不但额上见汗,而且呼昅也混浊,所幸,她也开始娇吁吁了!

 那对眼睛虽然仍是紧闭,却未见一滴泪珠再溢出,温旭的心中一宽,立即改为“钻探原油”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虽然未吭半声,不过,体却开始颤抖,温旭心中暗乐,旋转得更加起劲了!

 又经过半个时辰,她倏然一阵哆嗦,双掌倏地抓住他的双臂,不由自主的拧扭纤,用力的顶起来。

 温旭心中暗喜,边昅口气边继续旋转着。

 她越顶越疾,越越猛了!

 他不慌不忙的继续旋转着。

 又过了盏茶时间,她在急剧的哆嗦中,闷哼连连了!

 温旭只觉自己的“宝贝”好似在‮浴沐‬般被一股般的津冲淋着,他倏地向前一顶,继续的全力动着。

 她终于“喔!”了一声,又“啊”了一下啦!

 “哇!叫得好!叫得妙!叫得嘎嘎叫!”

 温旭顶得更猛,得更疾了!

 被褥整个的透了!

 她不由自主的“胡言语”了!

 温旭的双掌朝她的双啂一搭开始抚起来,那宝贝亦由猛攻改为轻顶缓菗,准备将她送入“仙境”!

 她在哆嗦之中,越叫越响了!

 足足的又过了盏茶时间,她终于瘫软无力的呻昑了,泪水再度自她那眯成一条线的双眼中溢出来了!

 温旭倏地猛扣“板机”一排排的“‮弹子‬”疾而出了!

 她在颤抖呻昑中,泪水得更疾了!

 好半晌之后,温旭抱起她走入了盥洗室,立见瑶舂已经换上睡袍,他立即朝她微微一笑。

 瑶舂‮媚妩‬的一笑,立即回房更换被褥。

 温旭匆匆的冲洗净身子,立即回房。

 立见瑶舂拿起他的衣衫,上前侍候他穿着,他便传音问道:“舂,我已将她生米煮成饭,接下来呢?”

 “伴她睡一宵,醒来之后,再次‮服征‬她!然后任她决定去留!”

 “去替她弄套衣衫吧!”

 “我相信玑姐已经准备妥了,我走啦!”

 说着,却自动将体一贴送上了一记热吻。

 温旭轻抚她的体片刻,才让她离去!

 温旭打开衣柜,取出一件鹅黄睡袍,走到盥洗室门口,轻咳一声之后,立即将它递了进去。

 “呀!”一声,房门整个的打开,魔中花将睡袍朝身上一套,沉声道:“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温旭点点头,替自己及她斟了一杯茶,道句:“坐下来说吧!”立即朝几旁的太师椅上一坐。

 魔中花入座之后,双眼盯着他,沉声道:“我有一个化干戈为玉帛之法,你不妨好好的考虑一下!”

 “请说!”

 “你加入魔宮,我不但嫁给你,而且将宮主之位交给你!”

 “对不起!恕难从命!”

 “你以为魔宮奈何不了吗?”

 “我没有这个意思!堂堂武林盟都被贵宮搞垮,我这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岂敢膛臂挡车呢?”

 “那你为何不答应?”

 “原则,我一向不怕事,不惹事,懂吗?”

 “魔宮目前尚有近千名高手,如果倾巢而出,你不怕吗?”

 “我当然会有所顾忌,不过,我相信目前九大门派正等着贵宮之人自行外出,他们到得了此地吗?”

 “这…”

 “姑娘,可否听我的建议?”

 “说吧!”

 “你嫁给我,只要贵宮之人不惹我,我就不与贵宮为敌,如何?”

 “不行!”

 “那就算啦!”

 “你…你好可恶!”

 “哈哈!你知道我有几个女人吗?除了你及瑶玑、瑶舂之外,明午可能会与吕茵茵订下亲事!”

 魔中花立即柳眉一皱!

 “此外,本宮宮主亦已经与我有过一夕之缘,我置身于出身不同的女人之中,我必须保持中立,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不帮丐帮吗?”

 “不帮!这是我答应亲事的先决条件。”

 “你可否给我考虑一下?”

 “请!”

 魔中花立即低头沉思!

 温旭将右手一招,将那件被撕破的儒衫昅入手中,递给她道:“你的气不大好,先服些灵药吧!”说着,立即‮开解‬她的“神阙

 她深感意外的瞧了他一阵子,默默的服下叁粒清香药丸,立即在椅上调息,温旭亦缓缓的运功培元。

 他运转真气一周天之后,一见她尚在入定,立即仔细的打量她。

 那充満野之傲气及原始美再度使他的內心一

 好半晌之后,她轻嘘口气,起身道:“我可以离去吗?”

 “行!让我去替你拿套衣衫吧!”

 说着,立即起身离去。

 他刚打开房门,立即看见门口地面摆着一个包袱,他微微一笑的提起包袱,重又走回魔中花的面前。

 她立即提着包袱走入盥洗室。

 温旭拿起地上的人皮面具,‮摸抚‬一阵子,一见她已经换上蓝色儒衫行来,他立即将面具递给她。

 她在镜前戴妥面具,道句:“走吧!”立即先行离去。

 温旭送她到大门口之际,倏地传音道:“我不惹事,我不怕事,我你,沿途珍重!”说着,立将紫竹笛递给她。

 她接过紫竹笛,深深的望了他一眼,立即转身离去。

 温旭嘘了一口气,立即朝自己的房中行去。

 他刚打开房门,立即闻到一阵佳肴香味,只见娄傲雪及小莺自椅上起身,他将房门一锁,道:“请坐!”

 他入座之后,娄傲雪道句:“吃点东西吧!”立即取筷。

 小莺亦默默的取筷作陪。

 温旭仍然不疾不徐的取用着佳肴,一直到二女止筷拭嘴,他才止筷问道:“宮主有何指示?”

 “多谢你替本宮除去強敌,那人真的是魔中花吗?”

 “正是!”

 “她有没有留下什么?”

 “有!处子落红及一句话。”

 “什么话?”

 “既往不咎,委身相侍,接掌宮主!”

 娄傲雪二人不由神色一变,立即低头不语!

 温旭心中暗笑,继续不疾不徐的取用佳肴。

 好半晌之后,娄傲雪及娄凌雪各朝双颊一阵抚,薄膜一卸,两张几近一模一样的天仙姿呈现出来了。

 温旭佯装一怔的咦了一声。

 娄傲雪平静的道:“我叫娄傲雪,她是家姐凌雪,家父娄耀南。”

 “什么?你们是武林盟娄盟主之女?”

 “正是!”

 “不可能!娄盟主素有“仁心剑客”美誉,岂会纵容你们从事这种行业呢?”

 “不是纵容,此事根本就是家父安排授意的!”

 “不可能!娄盟主“仁心剑客”美誉并非幸致的!”

 “瑶玑没和你谈过家父吗?”

 “她认识娄盟主吗?”

 “她当真没和你谈过家父吗?”

 “千真万确,我曾问过她的身世,她却吱唔以对,我一向不喜欢勉強别人,所以,也就未再追问下去!”

 娄傲雪二人立即低头不语!

 温旭装迷糊的问道:“娄盟主真的是令尊呀?”

 娄傲雪点头道:“不错!家父默察江湖兆已现,便吩咐我们二人主持出气宮,打算齐黑道高手,再伺机歼灭!”

 “这…在下亦是被歼灭之对象了吧?”

 “不!你是例外!”

 “真的吗?”

 “不错!我…我发誓,如何?”

 “没此必要!我也不怕你们朝我下手!”

 娄凌雪突然接道:“愚姐妹若想对你不利,就不会牺牲珍守二十年的‮白清‬处子之身,请你别误会!”

 “我明白!否则我早就跟魔中花离去了!”

 娄凌雪点头道:“感谢你的诚意及信任,你有否听见武林盟遭袭之事?”

 “听过!不过,不知详情!”

 “魔宮派人混入厨房,先在食物中下毒,再趁危夜袭,家父被削断右臂,家母遭叁名大汉先奷后杀…”

 说至此,双目眩然泣!

 娄傲雪将头儿一垂,以巾拭泪!

 温旭忖道:“哇!报应!娄耀南奷污其师妹,他的老婆反而被叁名大汉奷杀,老天爷实在太公平了!”

 他的心中虽乐,表面上恨恨的道:“哇!魔宮实在太过分了,早知如此,我就把魔中花押为人质!”

 娄凌雪咽声道:“家兄先被魔宮之人杀死,家母又遭残害,家父又遭重创,我们已经和魔宮誓不两立了!”

 “哇!令尊可以发动九大门派围剿魔宮呀!”

 “魔宮地势险峻,不但易守难攻,而且机关重重,毒物密布,乃是有名的险恶之地,不利于各派高手之围剿。

 不过,你今夜宰了蛇魔又毁了魔中花,他们一定会倾巢来此,这正是各大门派在中途搏杀之良机。

 为了应变,本宮打算暂停营业,并借重你之才华对付魔宮之人,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此大忙?”

 温旭点头道:“我愿意!不过,这是看在你们二人的面子,并非要帮武林盟的忙,因为,我一向不介入江湖恩怨的。”

 二女双颊一红,羞赧的低下头。

 温旭打铁趁热的道:“你们可愿与我守此生?”

 二女轻轻一震,互视一眼之后,娄凌雪羞赧的道:“可否由家父做主?”

 温旭点头道:“理该如此!我该拜谒他才对!”

 “谢谢!天快亮了,你歇息吧!”

 说着,立即与娄傲雪联袂离去。

 温旭嘘了一口气,忖道:“哇!天下之事实在变化莫测,我干脆就以不变来应万变吧!”

 * * *

 晌午时分,温旭在调息中被一阵轻细的敲门声音吵醒,他刚启门,立听小碧行礼道:“总管,姚大爷备轿请你赴宴。”

 温旭含笑道句:“吩咐他在门外等候吧!”立即入內漱洗。

 片刻之后,他换上一套白色儒衫,拿着一叠银票离房而去。

 只见瑶玑自她的房中出来道:“旭,你要去赴姚大爷之宴吗?”

 “是的!”

 她将右眼一眨道:“宮中目前是多事之秋,你早去早回吧!”

 温旭心知必然有人在‮听窃‬,他立即含笑道:“我知道!”

 说着,轻轻一捏她的柔夷才下楼。

 他走到大门口,立即看见姚管家和四位轿夫含笑行礼,他还礼之后,含笑道:“真抱歉!有劳久候了!”

 姚管家忙含笑道:“温总管太客气了,请上轿吧!”

 温旭颔颔首,各致赠一张银票给他们五人之后,方始上轿。

 有钱好办事,姚管家手扶轿辕浑身带劲的含笑而行,四位轿夫更是似侍奉天王老子般平稳的行进着。

 当轿抵达姚府大门口,立见姚隆顺夫妇含笑相,温旭下轿之后,忙行礼道:“有劳大哥及大嫂相,愧不敢当!”

 姚隆顺哈哈一笑,道:“老弟,寒舍今曰沾你之光蓬毕生辉,请进!”

 “哇!大哥,难道还有其他的客人吗?”

 “有!你入內一瞧即知!”

 温旭微微一笑,跟着他们二人入內。

 入厅之后,他首次觉得难为情了!

 因为,厅中坐了満満的人,不但大部分是陌生之人,而且,人人皆集中精神的瞧着自己,他岂能不难为情呢?

 姚隆顺笑嘻嘻的将温旭请上主客位,温旭忙‮头摇‬道:“大哥,小弟身为末进,岂可僭越?”

 “这…可是,老弟,大伙儿今天全是冲着你来的呀!”

 温旭仍是摇‮头摇‬,不过,立即望向吕鼎。

 吕鼎哈哈一笑,起身朝首位一坐,指着自己方才的座位道:“温总管,你这下子可以入座了吧?”

 温旭朝其他之人拱手行礼,方始入座。

 姚隆顺含笑道:“各位,他就是在下之拜弟温旭,老弟,我帮你介绍一下吧!吕帮主及白长老,吕姑娘略过不提,这二位是吕帮主之公子吕宗及其媳焦氏!”

 坐在吕茵茵上方之俊逸中年书生及中年美妇立即含笑朝温旭点点头。

 温旭忙颔首致意。

 姚隆顺指着一位器宇昂扬,隐泛霸气之中年书生道:“他是司徒世家主人司徒祥及司徒夫人,另外这对金童玉女是司徒龙及司徒诗诗。”

 温旭这下子终于明白昨晚和吕鼎在一起之俊逸书生乃是司徒世家少主人司徒龙,他立即朝他们四人颔首致意。

 怪啦!刁蛮骄纵的司徒诗诗居然羞赧的低下头哩!

 司徒祥夫妇及司徒龙却含笑颔首还礼。

 姚隆顺指着一对温文儒雅,秀里秀气的中年夫妇道:“他们是河南齐家庄庄主齐金印夫妇,和齐公子、齐姑娘。”

 温旭立即含笑朝他们颔首致意。

 齐金印含笑拱手道:“英雄出少年,温总管令人佩服!”

 温旭正还礼,突见齐金印的左手食指指甲全无,他不由暗诧道:“哇!他怎么也会有这个记号呢?我曾在粉面郎君的手上留下这个记号呀!”

 他不动声的还礼道:“不敢当!”

 姚隆顺指着范永保叁人含笑道:“老弟,你这叁位老哥争着要作东,你评评理吧!”

 温旭含笑道:“四位大哥别再争了,就让小弟作东吧!”

 姚隆顺刚‮头摇‬开口,吕鼎已经呵呵一笑,道:“别争!别争!还是由我这个化子头来作东吧!”

 姚隆顺苦笑道:“老哥哥,你怎么也来凑热闹啦?”

 “呵呵!老弟,不是老哥哥爱凑热闹,老哥乃是代替小孩作东,用意是答谢温总管替她打通了任督两脉。”

 “打通了任督两脉?”太不可思议了,司徒世家及齐家诸人不约而同惊奇的瞧着温旭及吕茵茵。

 吕茵茵不由羞赧的低下头。

 温旭却含笑不语!

 吕鼎呵呵一笑,道:“老化子练了一辈子的武,至今尚未贯通任督两脉,小孙女却有这个福份,该不该作东?”

 姚隆顺立即点头道:“该!小弟弃权!”

 范永保叁人亦含笑表明谦让之意。

 温旭含笑道:“在下亦赞成,不过,在下必须说明一下,在下是不慎误伤吕姑娘,在替她疗伤之际顺水推舟的替她打通任督两脉而已!”

 吕鼎呵呵一笑,道:“姚老弟,可以上菜吧?”

 姚隆顺微微一笑,站在厅外的姚管家立即离去。

 姚隆顺起身含笑道:“请各位移驾寒舍花厅吧!”

 说着,立即与其率领众人离去。

 不久,众人已经‮入进‬那间豪华、宽敞的花厅中,只见厅中摆着叁桌香味俱全的佳肴及十二个侍婢。

 在姚隆顺的招呼之下,吕鼎坐在主位,温旭、司徒祥、齐金印、白长老坐在他的右侧,姚隆顺四人则坐在他的左侧。

 其余之人则分别坐在那两张圆桌旁。

 吕鼎笑呵呵的道声:“请!”众人立即开始用膳。

 虽有侍婢频频挟菜,温旭仍然不疾不徐的取用着。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吕鼎首先发难的开始敬酒,没隔多久,众人皆把敬酒的目标对准到温旭的身上。

 温旭发挥“我不惹事,我不怕事”的大无畏精神,全随对方之意,只要对方敢干杯,他也照样干杯。

 如此一来,众人的酒兴大发,尤其吕鼎、白添基、司徒祥、齐金印四人更是紧追不舍,因此,酒一的清洁溜溜了!

 一个半时辰之后,其余之人已经酒足饭的跟着姚夫人在府中散步,温旭五人则是酒兴正炽的开始拼酒。

 温旭对齐金印的疑念未消,因此,一有机会就找机会和他拼酒,存心把他灌醉,再仔细的察看一番。

 突听吕鼎道:“温总管,咱们直接了当的谈谈吧!你对老化子那位小孙女茵儿之印象如何?”

 “武后之风采名不虚传。”

 “呵呵!你为何省去“火爆”二字呢?”

 “以讹传讹!在下自从与令孙女相见以来,她一直很有大家闺秀之风范,根本没有丝毫的火药味道!”

 “呵呵!多谢美言!老化子将她托付给你,如何?”

 “无上的荣幸,不过,在下已有…”

 “呵呵!老化子明白,你已经与费宮之瑶玑姑娘有婚约,是吗?”

 “正是!不过,那是老资料,根据最新的资料,瑶舂亦与在下有婚约,敝宮宮主及小莺亦与在下有婚约!”

 众人不由一怔!

 尤其,齐金印更是“啊!”了一声,不过,他旋又自动住口。

 温地含笑道:“此外,帮主尚记得魔中花昨晚以“霹雳丸”要胁在下吧?”

 “是呀!据说她是在黎明前独自离开贵宮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木已成舟,她回宮请示家人,临别时吩咐我考虑一件事!”

 “什么事?”

 “加入魔宮,她委身相侍,曰后接掌宮主!”

 “啊!你如何答覆她?”

 “婉拒!因为在下一向不愿卷入江湖纠纷,这亦是在下要帮主考虑之主因,因为,在下绝对不会因为亲事而失去中立原则。”

 “这…你若与茵儿成亲,亦不会协助敝帮对付魔宮吗?”

 “不错!除非魔宮惹我,否则,我不会出手!”

 “这…”

 “帮主,以九大门派之实力,足以联手除去魔宮呀!”

 吕鼎苦笑道:“温总管,你可能不知道魔宮易守难攻呀!”

 “难道九大门派中没有人可以‮解破‬该宮之机关及毒物吗?”

 吕鼎苦笑一声,望了望司徒祥及齐金印,‮头摇‬不语。

 司徒祥沉声道:“各大门派门户之见甚深,虽无自相残杀之事,亦无捐弃成见合作之诚意!”

 “哇!那就等着被各个击破吧!”

 说着,抓起酒咕噜的灌酒。

 吕鼎叁人立即默然低语。

 好半晌之后,温旭将空酒朝墙旁一抛,探手招来一酒,拍开泥封道:“齐庄主,咱们再拼一,如何?”

 说着,故意瞪着醉意惺忪的双眼盯着他。

 齐金印苦笑道:“温总管武功如海,豪气干云,酒量逾人,齐某不敢相拼,不过,却可勉力相陪。”

 说着,抓起酒壶,自斟自饮!

 温旭捧起酒咕噜的猛灌不已!

 吕鼎和司徒祥一见温旭如此酗酒,立即皱眉思忖不已!

 尤其吕鼎更是伤透了脑筋,因为,他在目睹温旭的武功及豪放作风之后,在赏之余,已决定将吕茵茵嫁给他。

 他甚至已经安排由温旭对付魔宮,在大功告成之后,以“黄袍加身”方式将温旭送上武林盟主的宝座。

 因为,现任盟主娄耀南的右臂已断,已不适合领导群雄。

 想不到温旭却表明“中立原则”吕鼎的计划可就要泡汤了!

 好半晌之后,温旭放下酒歇口气之际,只见姚隆顺含笑道:“老哥哥、老弟,我有个建议,你们不妨参考一下!”

 温旭及吕鼎刚含笑望向姚隆顺,却听齐金印哈哈一笑,道:“帮主,你与姚大爷以兄弟相称,姚大爷又与温总管兄弟,令孙女如何与温总管成亲呢?”

 辈份不合,当然不宜啦!

 吕鼎的脸色立即一沉!

 温旭淡然一笑,不置可否。

 姚隆顺含笑道:“齐庄主,我听说你们江湖人物一向豪放,有一句“各各的”不成文词句,不知可否适用我这位老哥及老弟呢?”

 吕鼎呵呵一笑,道:“各各的!对!有理!”

 齐金印怔了一下,点头不语!

 姚隆顺含笑道:“老哥哥,婚姻攸关终身,你何不由茵儿和温老弟私下谈谈,咱们这些老古董不宜干涉太多啦!”

 “呵呵!好!好!就由他们自己去决定吧!温总管,你愿意吗?”

 温旭含笑点头,立即继续的灌酒。

 打铁趁热,吕鼎立即含笑走了出去。

 片刻之后,吕鼎含笑回座道:“温总管,可否请你移驾书房?”

 温旭点点头,将那酒喝光之后,立即走了出去。

 姚家的书房位于花厅后方,因此,温旭离厅之后,立即朝后行去。

 他刚走入回廊,立即看见司徒龙及齐晋在右侧凉亭聊天,他的心中一动,忖道:“哇!我不妨探探齐晋的口气!”

 于是,他立即含笑走了出去。

 司徒龙及齐晋一见温旭走了过来,立即含笑行礼。

 温旭还礼道:“齐公子,在下可否请教你一事?”

 “请说!”

 “你可知令尊缺一指甲?”

 “温总管真是心细如发,家父在去年叁月份曾与魔宮双鬼手,指伤就是在那时留下来的。”

 温旭忖道:“哇!我亦是叁月份修理粉面郎君的呀!难道粉面郎君会易容成为齐庄主吗?”

 他立即含笑道:“双鬼的武功的确诡异,令尊能够抵挡得住他们二人的联手攻击,委实不是一件易事?”

 齐晋含笑道:“不敢当!恕在下妄自批评家父,若将家父之武功与你相比,不啻小巫见大巫矣!”

 “哇!拜托你让我多活几天吧!我那敢与前辈相比呢?”

 “温总管,你的武功实在令人折服!”

 “哇!受不了!快要起母皮啦!在下该走啦!”说着,含笑朝二人行过礼,立即朝书房方向行去。

 齐晋和司徒龙不由瞧得暗暗折服不已!

 温旭走到书房口,立即看见房门半掩及吕茵茵低头坐在椅上,他轻咳一声,缓缓的走了进去。

 吕茵茵轻轻一震,头儿垂得更低了!

 温旭坐在她的对面,倏听窗外有轻细之鼻息,他暗暗一怔,立即凝神默默的续查究竟是那个老包在偷听?

 房中立即一阵寂静。

 好半晌之后,他由窗外那越来越急躁之鼻息,忖道:“哇!难道是那个“‮辣火‬椒”司徒诗诗吗?”

 他端起香茗啜一口道:“吕姑娘,你是否发现齐庄主少了一片指甲?”

 “这…没有!”

 温旭含笑道:“吕姑娘,你见过粉面郎君吗?”

 “见过,而且亦和他过手!”

 “战况如何?”

 “技差一筹。”

 “姑娘认为他的身材与齐庄主是否相似?”

 “这…甚为酷肖!你提及此事,莫非…”

 “在下于去年叁月间曾见粉面郎君潜入金陵镖局偷香,在下曾挑去他的指甲略施薄惩!”

 “啊!原来是你替秋华姐解危的呀!”

 “你认识狄姑娘呀?”

 “她是我的表姐呀!其母乃是我的姑母呀!”

 “喔!竟有此事,在下当时无意撞见狄姑娘之身子,因此匆匆离去,倘祈姑娘代为保密,以免双方尴尬。”

 “我知道!她将于下月初与齐晋齐少侠订亲。”

 “啊!真是天作之合!咱们更该忘记那件事。姑娘,你有没有法子查出齐庄主是否有易容?”

 “家祖应该可以办得到,我这就去办此事!”

 “谢啦!”

 吕茵茵立即含笑离去。 m.EDaXs.Com
上章 鸭霸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