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鸭霸头 下章
第 三 章
 瑶璇走到温旭的面前替他束紧大帽之系带,同时脆声道:“今晚的节目名叫“黑白抢”你就是她们抢夺之物。你要注意的是,防震、防抓。因为,在她们烈的抢夺中,你可以想像出会发生何事,没问题吧?”

 “没问题。”

 “那就把每个系带系妥,对了,你要不要小解?”

 “不要,谢谢!”

 瑶璇点点头,走到那十二位少女的面前,脆声道:“夸张的抢,夸张的叫,就会夸张的赚银子,懂吗?”

 诸女立即点头应懂。

 瑶璇又逐一检查每位少女的衣着之后,突见一位少女匆匆的进来道:“璇姐,客人皆已入座,准备妥了吧?”

 “可以啦!有多少客人呢?”

 “六成座。”

 “嗯!卖座不错,明晚铁定会客,对吗?”

 诸女立即道句:“对!”

 瑶璇道句:“走吧!”立即争先离房。

 温旭穿着一身笨重的厚袄,却仍然不疾不徐的殿后而行。

 院中一片冷清,除了大门及每栋大楼前各有两名少女“站岗”外,那些客人们早就进入巽、离二栋大楼了。

 突听巽字大楼中传来一阵掌声及喝采声,看来好戏已经上演,温旭口气,默默的跟着走到门口。

 瑶璇略一示意,她们立即在门口等候。

 不久,红自巽大楼中行来,她朝温旭他们点点头,立即先行入内,瑶璇立即紧盯着他的背影。

 不久,立听红脆声道:“谢谢各位大爷的捧场及谅解,现在就由我先向各位大爷解释一下节目的内容吧!今晚的节目名叫“黑白抢”中间这条白线是发球线,左右远处那两个大竹筐是胜负的取决处。为了添加乐趣,输方每输一次,必须有一位姑娘光身子,全部输光,每再输一次,就拍卖一次,只要成,那位姑娘今挽就任大爷摆布啦!”

 台下立即传来一阵热烈的掌声。

 红行过礼,立即下台坐在空旷的甲区。

 这间大楼的格局仍然与巽大楼类似,唯一不同的是,巽大楼的表演台较小,此地却甚为宽敞。

 台上四周及中央皆以白线划妥,在左右两侧中央果然各摆着一个大箩筐,两个大箩筐相距约有二十丈。

 红坐下之后,灯光立即照向入口处,瑶璇右手一挥,身穿黑色短打装的六名少女立即边蹦向台上边扬声道:“黑队好、黑队妙、黑队嘎嘎叫。”

 那火辣辣的打扮,立即引来一阵喝采声。

 六女上台之后,面向外围圆圈行礼之后,立即坐在中央线之右侧。

 瑶璇含笑一扬右手,那六名身穿白色短打装的少女立即边蹦向台上边叫道:“看看看,白的最好看。”

 呐喊之中,六女解开上衣布扣,六对人的房立即不停的颤动着,现场不由掌声如雷,哄喊不已!

 六女上台行礼之后,笑嘻嘻的扣上布扣。

 黑队那六名少女冷嗤一声,道句:“只有们有货呀!”立即将上衣掉,在台上来回的走动及颤抖不已。

 众人立即疯狂的鼓掌叫好。

 好半晌之后,六位少女方始得意的穿回上衣。

 灯光再度向入口了。

 瑶璇立即含笑朝温旭点了点头。

 温旭点了点头,踏入门内之后,立即喊道:“淅沥沥、哗啦啦,我是一个大西瓜,哎唷!”步子一个踉跄,居然向下摔去。

 那条通道系由上往下斜建而成,虽然有一级级的台阶,可是,温旭却似西瓜般越滚越疾。

 现场立即有人惊呼出声。

 瑶璇神色一变,急忙闪入门来。

 她一见温旭东翻西滚的疾滚而下,心知救已经来不及,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戚戚然,立即退出门外。

 倏听“砰!”一声,温旭已经四肢大张的仰躺在地上,也真巧,他居然躺在台上那条中央分界线上。

 骇得向外闪避的十二位少女见状,立即凑前一瞧。

 “呼!”一声,温旭的脚未见离地,上半身却好似被人推举般自动的站了起来,少女们立即喜形于

 温旭咧嘴一笑,叫道:“西瓜没破,好家在。”立即向上一弹。

 台下立即有人豉掌,不过掌声却是稀稀落落。

 温旭弹跳叁下之后,垂手站在中央线上。

 一名少女立即脆声道:“这个西瓜会活蹦跳,待会可能会影响比赛,那位大爷愿意上来把他绑一绑呢?”

 那位荆姓中年人叫声:“我来!”立即吆喝道:“李宗、田武、叶宏明、颜,你们四人把带取下来,跟我上。”

 说着,威风八面的率行走来。

 四名年青人立即边走边解下带。

 十二名少女分成两列,笑嘻嘻的哈道声:“谢谢!”立即将五人上台,乐得荆大爷心花朵朵开。

 他吆喝一声:“绑紧啦!”立即捋胡旁观。

 一名大汉应声:“没问题!”将两条带一接,立即走向温旭。

 温旭仍然目视前方,瞧也不瞧那人一眼。

 那人走到温旭的身旁,一带,绕颈、卷肩、绑手、缚脚,用力的将温旭绑了个“五花大绑”

 另外一名大汉立即上前紧紧的绑住他的双臂及双腿。

 荆大爷嘿嘿一笑,走到温旭的身前,双掌倏扬,用力的在他的左右“肩井”及“眼”各拍了一下。

 “砰!”一声,温旭被拍倒在地上之后,立即僵卧不动。

 荆大爷嘿嘿一笑,道:“美丽的姑娘们,安心的比赛吧!”

 十二位少女立即含笑脆声道:“谢谢荆大爷。”

 荆大爷立即得意的率众离去。

 红笑嘻嘻的上台,道:“姑娘们,准备吧!”

 十二名少女立即楚河汉界分开,架式虽然有异,却各派一人守在箩筐前,准备作最后的守备。

 红脆喝一声:“预备!”双掌立即抓起温旭。

 一黑一百的两名少女立即弓身准备抢夺温旭。

 红喝声:“起!”立即将温旭朝上掷去。

 两名少女立即紧盯着温旭。

 红却趁隙含笑行向台下。

 立即有人喝采道:“好臂力!”

 红含笑挥挥手,迳自下台。

 就这一瞬间,那两名少女已经跃上去争抢温旭了。

 “叭!”一声,黑衣少女接住温旭,立即抛向远处的另外一名黑衣少女,气得那名白衣少女顺手一拉。

 “裂!”一声,黑衣少女的上衣立即被撕破。

 那两个雪白的房立即了出来。

 黑衣少女惊呼一声,落地之后,立即捂要追打那名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咯咯一笑,立即闪了过去。

 倏听另外五名黑衣少女齐声欢呼一声:“万岁!”只见温旭已经被入白方防守的那个大筐中。

 站在筐旁的那名少女立即乖乖的光了身子。

 那人的双及圆,立即吊起众人的注视。

 赤少女一见黑方之六人已经退回去之后,抓起温旭抛给附近一名白衣少女,立即张腿弓身防守着。

 在运动规则中,她这付姿势绝对的正确,不过,那付体却整个的妙相毕呈,现场立即传出浊的呼吸声音。

 五名少女边奔边抛传温旭,对方那五人采取紧迫盯人,在白方一个失闪之下,中途包抄过来。

 一声:“冲!”之后,温旭被疾抛向前。

 一名黑衣少女立即快马加鞭的上前接住温旭。

 她刚起步冲,浑身赤的“守门员”立即扑了过来,两人便不停的撕扯及扭打,飞着。

 另外一名黑衣少女疾奔而至,只见她的双掌朝“守门员”的双峰一捏,“守门员”哎唷一叫,立即松手而退。

 台下立即哄然叫道:“好点子,冲啊!”

 那名黑衣少女不负众望的立即将温旭入竹筐中了。

 台下立即又哄然喝采。

 五位黑衣少女含笑退回己方防守了。

 另外一名白衣少女光身子之后,走到筐旁将温旭抛走之后,高翘起圆,凝神注视远方。

 另外一女立即站在她的身前叁尺处,准备在必要时并肩防守。

 剩下的四名白衣少女冲进黑方的“后卫区”之后,另外叁人突然各被一名黑衣少女似跟般紧盯不舍。

 那位抱着温旭的白衣少女见状,单刀直入疾奔而去。

 两名黑衣少女一个“饿虎扑羊”立即将她撞倒。

 她正起身,立即被另外一名黑衣少女拉住脚,她叫声:“不要脸!”眼睁睁的看着温旭被人抢走了。

 另外叁名黑衣少女见状,一式“燕掠波”疾冲而去。

 那两名光股的少女一见大军境,边急叫:“们是死人呀!快回来呀!”边张臂挡在筐前。

 那叁名黑衣少女蜂涌而上,立即和那两名女扭打起来。

 另外那名黑衣少女趁隙又将温旭入筐中了。

 欢呼声中,四名少女又退回原位了。

 第叁名白衣少女光身子之后,六人聚首低声商议数句,倏见其中一人抓起温旭与其余的五人疾冲而去。

 哇!倾巢而出啦!

 六名黑衣少女见状,立即亦倾巢而出。

 闪躲及追逐中,十二人立即捉对扭打起来,那叁位光股少女在拍打之下,更是妙相毕,香绝伦。

 台下之人双眼大吃冰淇淋,兴奋的呐喊着。

 十二名少女扭打及翻滚盏茶时间之后,温旭终于被入黑方的筐中了,白方六名少女立即欣喜的高呼万岁不已。

 那知,黑方一名少女在匆匆的体之后,立即抓起温旭朝远处一抛,五名黑衣少女立即使劲疾掠而去。

 白方那六名少女正得意洋洋的步回己方阵地,突见五名黑衣少女疾掠而过,六人正在暗感不妙,温旭已被抛飞过去。

 她们六人就眼睁睁的看着温旭被入筐中了。

 第四名白衣少女只好乖乖的体了。

 只见她们六人相视一眼,食髓知味的抓起温旭倾巢而出。

 黑方六名少女齐叫声:“杀!”立即各找一人了过去。

 现场立即又是一阵扭打。

 那五具人的体,立即令众人兴奋的呐喊不已。

 这回双方拚甚为缴烈,扭打之中,突然有人开始撕衣扯,此例一开,大家一起来撕扯啦!

 尖叫及叱喝中,一块块碎步到处飞扬了。

 现场沸腾了。

 很多人站起来挥臂激动的高喊加油不已了。

 半个时辰之后,十二名少女全部清洁溜溜了,不过,她们仍然捉对扭打,在台上到处翻滚爬追不已了。

 温旭却被抛在一边“凉快”了。

 说“凉快”是代表没人来争夺他,事实上他在厚袄闷热及诸女争夺这阵子之下,早已汗浃背了。

 现场之客人乐得额上冒汗,喉咙都快要喊哑了。

 不久,只见一名红衣少女自入口行到红的身边,附耳低声道:“巽大楼已散场,有不少客人要求入场观赏。”

 红一听已经达到预期的效果,含笑低声道:“请他们明早点来订座。”

 那名少女立即含笑离去。

 红又等了盏茶时间之后,一见已经有不少客人喊得喉咙沙哑或咳嗽连连,她才起身上台。

 她含笑道句:“辛苦啦!”十二名少女立即起身。

 天的敌意立即在笑容中烟消云散了。

 十二人自动的面朝外围成一个圆圈,一边整理发一边摆出最人的姿态以及妩媚笑容。

 客人们立即静了下来。

 红扬声道:“谢谢,万分的感谢诸位大爷如此的助兴加油,姑娘们,们打算如何报答这份隆情盛意呢?”

 十二位少女立即齐声道:“悉听红姐安排。”

 “好!难得有此盛会,就来个“与君同乐”吧!”

 说着,顺手牵着一位少女,道:“她叫做小荃,各位大爷方才一定看过她的野劲了,伴君一夜,值多少?”

 荆大爷立即宏声叫道:“五百两银子。”

 “咯咯!多谢荆大爷的捧场,有没有那位大爷要加价的?”

 众人面面相觑,未吭半声。

 “咯咯!我喊到叁,若无人加价,小荃今晚就是荆大爷的啦!一!”

 “…”“二!”

 “…”“叁!恭喜荆大爷,小荃,卖力些!”

 小荃微微一笑,立即快步下台。

 不久,荆大爷取出百张银票,交给小荃,然后含笑跟了出去。

 红又牵来一女,左掌托着那位少女的右道:“好人的玉女峰啊!各位大爷,有兴趣的就开个价吧!”

 “叁百两!”

 “叁百五十两!”

 “叁百六十两!”

 “四百两!”

 “四百一十两!”

 “五百两!”

 “咯咯!精彩,有没有加码的?”

 “五百五十两!”

 “咯咯!有人出到五百五十两啦!加油!”

 “五百八十两!”

 “哟!是秦大爷捧场呀!谢啦!有没有加码的?一!二!叁!恭喜、恭喜秦大爷,小,秦大爷强的,小心喔!咯咯…”

 一位魁梧中年人立即哈哈长笑的取出银票走了出来。

 小脆声道句:“谢谢秦大爷!”酥一贴,伴他行去。

 万事起头难,一有人开头之后,气氛立即转为热烈,而且在竞标之下,价码亦水涨船高的狂飙起来。

 第叁人是七百两,接下去是八百一十两、八百五十两、九百六十两…当第十二名少女批价之时,一开盘就是一千二百两。

 经过一番拚之后,终于以一千八百两银子成了。

 躺在地上的温旭不由暗暗苦笑不已。

 第十二名少女离去之后,其余之人不由嗒然若失!

 倏听一人叫道:“红,这叁十六名少女陪不陪宿?”

 “咯咯!陪,只要大爷们高兴,奉陪到底,不过为了避免向隅,请各位朋友好好的把握这叁十六个机会吧!”

 她这番话颇具挑逗及煽动,尤其在现场灯火全亮之后,叁十六名少女不约而同的剥光身子了。

 哇!大震撼,有气症的人口吐白沫了。

 有心脏病的人,捂心搐了!

 立即有一名中年人指着附近的那名丰腴少女叫道:“我要她,一千两。”

 “我也要!一千五百两!”

 “妈的!一千八百两。”

 “一千九百两!”

 “一千九百五十两!”

 “二千两!”

 “哈哈!何兄,恭喜啦!”

 那名中年人掏出一叠银票给那名丰腴少女之后,边她的圆,边迫不及待的朝门外奔去。

 哇!热闹啦!经过半个时辰的拚价之后,剩下来的叁十五名少女,上至二千两,下至二千一百两,全被标走了。

 红咯咯一笑,道:“各位大爷,没关系,出气宫有二、叁百名美女,明晚请早订座,谢谢各位的捧场!”

 其余的千余人哈哈一笑,立即相偕离去。

 盏茶时间之后,客人全部走光了,百余名少女立即入楼打扫。

 瑶璇拿着温旭的衣衫及一条大巾跃上台来,先与红替温旭除去厚袄、大红帽及厚靴。

 然后轻柔的替温旭拭去身的汗水。

 红轻抚他的身子,含笑道:“温旭,辛苦你啦!”

 温旭苦笑道:“还好,麻烦替我解开道吧!”

 红歉然一笑,立即替他解开“肩井”及“麻

 温旭喔了一声,站起身子边拭汗边活动筋骨,那些正在清理现场的少女们乍见他的全身伤痕,立即骇然低头。

 不久,温旭穿上衣衫,跟着瑶璇走出门外,他刚递出巾,她立即含笑道:“到我那儿去聊聊吧!”

 他的心中暗自警觉,表面上含笑点点头,跟着她行向坤大楼。

 瑶璇的房间与瑶矶只是一墙之隔,里面的设备完全一样,入房之后,瑶璇道声:“请坐!”立即走入更衣间。

 温旭坐在椅上真气悄然运转一圈,确定并没有内伤之后,暗忖道:“哇!这套“牛象神功”耐用的哩!”

 他立即故意边碰撞边打量着房内的摆饰。

 不久,瑶璇自更衣间走出来了,只见她不但换上一套淡黄宽袍,而且已经除去发上之饰物,任凭那头秀发乌溜溜的下垂。

 温旭立觉双耳一阵清新。

 瑶璇嫣然一笑,边斟茶边含笑道:“我喜欢自然,你不会怪我太随便啦!”

 “谢谢!这付清新模样和方才那种端庄、秀丽别具风韵哩!”

 “谢谢!请用茶!”

 说着,迳自行向盥洗室。

 温旭品茗之际,只听阵阵哗啦水声自盥洗室中传出,他立即暗笑道:“美人出浴,以,哇!老套,老神在在啦!”

 那知,片刻之后,瑶璇仍然衣衫整齐的走到他的身前道:“你方才出了不少的汗,你房中没热水,就在此地泡泡吧!”

 温旭心中暗怔,立即道谢入内。

 池中热雾腾腾,幽香阵阵,他只觉心神一阵舒畅,立即去衣衫,从头到脚彻底的洗了一遍。

 洗妥之后,他朝池中一躺,只觉池中设备齐全,枕头、垫、搁臂、置腿之处,皆设计得甚为理想。

 他躺了片刻忖道:“妈的!我就和她开个玩笑吧!”

 微微一笑之后,他将双眼一,松神入眠了。

 盏茶时间之后,瑶璇悄悄的探头!,她一见他居然睡着了,稍稍一怔之后,立即关上房门,要去找红。

 却见红和瑶玑正好登楼而来,她立即含笑问道:“姚大爷走了?”

 瑶玑不由羞赧的点了点头。

 红含笑道:“姚隆顺多情的哩!居然要请瑶玑去享福哩!”

 “真的呀?瑶玑恭喜啦?”

 红含笑道:“瑶玑和一样的念旧感恩,一时还不走哩!”

 “红姐,这就是的成功之处。”

 “咯咯!不敢当,对了,不是在陪温旭吗?怎么出来啦!”

 “他泡在热水中睡着了!”

 “咦!会有这种鲜事,他可真是现代的柳下惠呀!”

 “红姐,的吩咐,我可能要白券了!”

 “这…难道真的探不出他的底吗?”

 “我方才在替他擦汗之时,曾经仔细的瞧过他的脸部及部,不但脸部未经易容,而且那些伤痕也全部是真的。”

 红苦笑道:“不错!我也过,他的确是未经过易容。好了,他有没负伤?”

 “只有叁处撞痕,至于内伤应该没有,否则,他不会睡得着。”

 “会不会晕倒了?”

 “不会,还有打呼声哩!”

 “瑶玑,有没有良策?”

 瑶玑含笑道:“我先去沐浴,待会再试试看吧!”

 “那全看的啦!”

 说着,立即牵着瑶璇下楼而去。

 瑶玑徐吁一口气,入房一见到榻上的汗水及秽物,她立即想起姚隆顺方才那死的足神情。

 她换上新的被套之后,去衣衫,在镜前爱怜自顾一阵子之后,暗暗一叹,立即进入盥洗室中。

 她先冲净身子,又泡妥被套,然后躺在池中沉思。

 脑海中立即浮现那幅山水图及那十四个字。

 她已经想了十余遍,可是仍然没有结论,因为,她虽然走过不少的地方,却未见过似那幅山水图之处。

 此时,她又思忖盏茶时间之后,仍然在暗叹之中起身。

 不过,她在擦身之际,却突然想到温旭,心中一颤忖道:“他的身上伤痕如此多,一定去过不少的地方,对!”

 她的神色一喜,立即边擦身边思忖着。

 足足的过了盏茶时间,她才穿上一件白色宽袍离房。

 她走入瑶璇的房中,紧锁门窗之后,走到盥洗室门口一瞧,果然看见温旭正在呼呼大睡。

 她立即自壁上取下琵琶,走入盥洗室,肃然目视温旭片刻之后,纤指连续轻拨,立即传出一阵泪水般的音符。

 温旭双眼一瞪,一见到瑶玑,神色刚一怔,倏听“铮铮铮!”叁声亮吭的音响,他的全身一震,神色立现茫然!

 琵琶声音倏转轻柔,温旭偏耳倾听片刻之后,突然面现喜,接下来的就是在原地附近举手投足曼舞着。

 瑶玑的娇颜浮现出欣喜的笑容了。

 她的纤掌倏地在弦上轻拍一下,“铮!叭!”一声,温旭的身子一颤,晃了一晃之后,立即向侧倒去。

 瑶玑身子一滑,以琵琶托住温旭,左掌又轻轻的一按,温旭立即神色茫然的靠坐在壁旁了。

 瑶玑的双眼倏地出两道火炬般的光芒盯着温旭的双眼,立见他的全身一震,茫然的望着她。

 瑶玑立即低沉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温旭顿了一顿,好似思考之后才应道:“温旭。”

 “双亲是谁?”

 “温炳南、柳玉修。”

 “他们目前在何处?”

 “死了!”

 “如何死的?”

 “被人杀死的。”

 “是谁?”

 “秦岭双凶。”

 “你报仇了没有?”

 “报仇了!”

 瑶玑思忖一阵子之后,又问道:“你的故乡在何处?”

 “秦岭山麓。”

 “家中如何营生?”

 “营…生…”

 “家中以前如何过日子?”

 “种田。”

 “你会被谁杀过或伤过?”

 “好多!”

 “好好想,慢慢说。”

 “秦岭双凶…阿龙、田鼠、黑猫…黄河一刀…阿吉…牛鞭、黑松…阿狗兄…独眼龙…海中蛇…多…”

 瑶玑不由听得一片困惑!

 因为,这些人之中,她只听过五人,而且全是喜怒无常之人,其余之人却完全是小角色或是别号。

 她立即沉声道:“够了!你怎么想到要来此地的?”

 “混日子。”

 “你喜欢这儿吗?”

 “喜欢!”

 “你喜欢瑶璇吗?”

 “不喜欢!”

 “你喜欢过女孩子吗?”

 “有!”

 “是谁?”

 “瑶玑。”

 瑶玑双眼一直,檀口一张,怔住了!

 好半晌之后,她又问道:“你为何喜欢瑶玑?”

 “她的眼睛好美、好美!”

 “你以前喜欢过女人吗?”

 “没有!”

 “玩过女人吗?”

 “没有!”

 “你想娶瑶玑吗?”

 “想!”

 “她会嫁你吗?”

 “不会!”

 “那你怎么办?”

 “等!”

 “等?等多久?”

 “等到老、等到死,来世。”

 瑶玑全身一震,双眼不由一

 好半晌之后,她轻轻一按温旭的“黑甜”替他擦干身子之后,将他朝榻上一放,立即搭上他的双腕。

 她把脉一阵子,又按察着温旭的“胆中”、“气海”、“志堂”、“神藏”、“少府”、“神阙”、“关元”、“中极”诸道。

 她的神色越来越惑了。

 她再度按察温旭的道之后,喃喃自语道:“怪啦!以他的这种平庸内力,怎么可能历经这么多的重创呢?”

 她替他盖妥锦被,又思忖一阵子之后,方始回到自己的房中。

 房门刚关,温旭倏地睁眼,只见他得意的暗道:“哇!瑶玑,再精明,也料不到会被我摆一道吧!”

 他悄悄的下榻取出那把琵琶抚摸一阵子之后,忖道:“想不到此地会有此种高手,她会是何来历?”

 他思忖片刻之后,方始上榻睡个有生以来最舒适的大觉。

 * * *

 翌辰中时分,温旭双眼一睁,立即看见瑶璇坐在榻旁瞧着自己。她啊了一声,立即起身跃下榻。

 他这一起身,立即发现自己全身赤,双颊刚红,瑶璇已经将他的衣递给他,同时开始整理被褥。

 温旭匆匆的穿妥衣靴,转身一见她含笑瞧着自己,立即尴尬的道:“对不起,恕我雀占鸠巢!”

 瑶璇摇头笑道:“别介意,此地的空房多得很,去用膳吧!”

 温旭点点头,立即与她并肩朝餐厅行去。

 二人进入餐厅之中,立即发现除了那些昨晚“加班”的少女未到场之外,其余的近两百人皆注视自己二人。

 那种目光充惊讶及暧昧,瑶璇不由一阵子不自然。

 温旭虽然问心无愧,不过,难免会有些许的不自然,于是,便有不少人以为他已经得蒙青睐,福不浅了。

 他仍然坐在那个位置,而且仍然将肚子填,然后协助那十位少女清理餐厅及到厨房去洗擦餐具。

 等到一切妥之后,他才回房。

 房门一开,一位瘦削青年赫然坐在他的桌旁,他刚一怔,对方已经冷冰冰的道:“温旭,听说你昨晚宿在瑶璇的房中。”

 “不错!”

 “你不觉得自己是癞蛤蟆吃天鹅吗?”

 “是吗?”

 瘦削青年灰目一寒,倏地起身,那身衣衫立即无风自动,显然他已经在暗运功力,准备要动手了!

 温旭却夷然自若的瞧着他。

 瘦削青年沉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没兴趣!”

 瘦削青年喝道:“妈的!”左掌右足疾攻而至。

 掌劲呼呼,指力嘶嘶,看来功力不弱哩!

 温旭一笑,双掌一扬,“叭!叭!”二声,瘦削青年只觉眼前一花,接着双腕一疼,不由惨叫出声。

 温旭沉声道句:“记住!我不惹事,我不怕事!”立即将他推出房。

 瘦削青年神色连变,喝声:“王八蛋!”身子一扑,十指箕张疾抓向温旭的“天灵”及颈间。

 温旭右掌屈指连弹二下,瘦削青年只觉掌心一阵剧疼,“哎唷!”大叫一声之后,身子疾坠而下。

 温旭右脚一抬,一,“砰!”一声,瘦削青年的心口被了一脚,坠落到门外之后,立即不停的“捐血”

 其余的叁十五名大汉立即蜂涌而至。

 二名大汉蹲身一瞧,立见瘦削青年不但猛鲜血,而且双掌掌心鲜血涔涔,双臂却肿了一倍余。

 立即有人骇呼道:“穿心指。”

 其余之人乍听“穿心指”叁字,立即骇然后退。

 温旭却平淡的道:“我不惹事,我不怕事,请各位大哥多谅解!”说着,右手一搭门板,就关门。

 立听一名大汉沉声道:“温旭,你如何对胡一川之死待?”

 “咎由自取!”

 “你…”

 “砰!”一声,温旭立即将门关上。

 “砰!”一声,那名大汉立即开门。

 温旭未待对方收腿,右脚一抬,脚尖一挑、旋、勾、,迅速的旋转之下,立听那名大汉惨叫飞出。

 两名大汉立即上前扶,那知,他们刚接住那名大汉的背部,倏觉潜劲疾涌而至,叁人立即撞倒在墙前。

 群情大哗,其余之人就围攻。

 倏听院中传来一声脆喝道:“住手!”

 大汉们恨恨的瞪了温旭一眼,立即退到一旁。

 那名腿部受伤之大汉在另外两名大汉的搀扶之下,亦退到一旁,只剩下那位已经气绝的瘦削青年。

 不久,红已经寒着脸和一位红衣少女行来。

 那些大汉立即拱手躬身道:“参见红姐。”

 红点点头,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那名右腿负伤的大汉立即叫道:“温旭恃武毁了胡一川,又傲慢无常,我上前理论,反被他所伤。”

 红立即望着温旭问道:“是这样吗?”

 “不是,我方才自厨房回抵房中,胡一川已经坐在桌前。”他接着将以后的情形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红望着那些大汉问道:“温旭有没有说错?”

 那些大汉不敢相瞒,立即低头不语。

 红神色一冷,冷冰冰的道:“你们皆了解我的个性,我希望这是唯一之冲突,否则,休怪我无情,下去吧!”

 那些大汉立即低头离去。

 红朝温旭道:“你没有错,不过,下手似乎太重了些,下回…”

 温旭摇头道:“红姐,忘了自己方才之言吗?他们若敢再有下回,我一定会更不留情的,对不对?”

 “呀!”一声,房门已经关了。

 红的脸色忽红忽白,片刻之后,示意那少女清理现场之后,方始悻悻的扶起体自行离去。

 其余的大汉不由暗暗的幸灾乐祸着。

 温旭另有打算,锁上房门之后,立即上榻调息。

 红回房之后,立即吩咐一名少女召来瑶璇及瑶玑。

 瑶玑望着地上的体,神色稍异,却不吭半声,倒是瑶璇立即问道:“红姐,是不是温旭下的手?”

 红点点头,朝瑶玑问道:“昨晚查得如何?”

 瑶玑立即将自己使用“音功摄神”套词的经过说了出来。

 红思忖片刻,问道:“依的判断,他该是中下的身手吧!”

 瑶玑点头道:“不错!”

 “矛盾,忘了咱们宫中每个人的武功至少有中上水准吗?以中下身手的温旭怎能一招创敌,二招毙敌呢?”

 瑶玑神色一红,立即蹲下去查着体。

 片刻之后,她起身回座道:“穿心指之威力可以弥补功力之不足,温旭能够克敌制胜,应该可以解释。”

 “瑶玑,忘了他又以螳螂腿伤人吗?”

 “这…恕我无能?”

 “瑶玑,我没有责怪之意,我只是希望们二人替我拿个主意,究竟要不要再留下温旭?”

 瑶玑点头道:“该留,否则会影响的领导威信,而且,表面上别干涉他的行动,暗中妥加监视,日子一久,他自会底。”

 瑶璇亦点头道:“我也赞成留下他,因为,今天这场纠纷,他并没有错,若逐他离,反而会结下一个仇敌。”

 红点头道:“好,我就采纳们的意见。不过,们可要多费点心盯着他,以免影响了咱们的大事。”

 二女点点头,立即离去。

 * * *

 黄昏时分,“观光客”们已经来占位置,温旭仍然站在巽大楼丙区门前收票木牌,起初一直相安无事。

 盏茶时间之后,“金鼠”徐天勇和六名魁梧青年,含着冷笑自大门口走了进来,而且迳自朝内区行来。

 温旭瞄了他们一眼,双掌立即布真气。

 不久,涂天勇将一块银子递了过来,温旭接住之后,暗暗一捏,倏觉一股辣热自指尖透入,他立即沉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涂天勇一见他尚能出声,诧一闪而逝,狞笑道:“大爷付钱,有何不妥?”

 “问题是你的这块银子有问题。”

 站在涂天勇身后的大汉,立即吼道:“妈的!小子,你一再的刁难涂大爷,究竟是什么意思?”

 温旭淡然道:“朋友,是非皆因强出头,你住口吧!”

 那名大汉吼声:“妈的!”踏前一步,一巴掌挥向温旭的左颊。

 温旭将手中之银子朝方的掌心一戮,“叭!”一声戮个正着之后,立听对方惨叫一声,向侧倒去。

 站在那大汉身边的涂天勇不但不上前扶住,而且迅速的向旁掠开,“砰!”一声,那名老包立即晕倒在地上。

 现场立即一片惊呼,附近之人纷纷闪躲。

 温旭瞪着涂天勇沉声道:“你是要先救人?还是先算账?”

 涂天勇神色一变,匆匆的取出一个瓷瓶,立即将那名大汉拉到远处施救,现场之人,立即对涂天勇指指点点。

 涂天勇将叁粒药丸入那名大汉的口中,又捏碎一粒药丸擦涂大汉手掌被戮之处,然后起身退到一旁。

 “呕!”的一声,那名大汉吐出一口黑腥之物,接着又溢出叁大口体,一直到把泪水也溢出来之后,方始挣扎起身。

 涂天勇一挥手,立即有两名大汉上前架着他行离去。

 温旭倏地喝道:“等一下!”

 涂天勇神色一变,强作镇定的道:“你想干什么?”

 温旭指着地上那滩脏物,道:“干净再走。”

 徐天勇冷哼一声,喝声:“走…”立即转身离去。

 温旭淡淡的道句:“带走你的毒银!”手腕一翻,那块银子立即向涂天勇的“志堂

 涂天勇闪身扬掌,将它劈开。

 却见它似长翅般未待掌力沾到,倏地向右一偏,然后加速绕个圈子,仍是疾向徐天勇的“志堂

 “叭!”一声,涂天勇的“志堂”被击个正着,立见他向地上倒去,同时骇呼道:“井良,快取解药,在我的怀中呀!”

 一名青年闻言,立即止步,可是,望了温旭一眼之后,立即又退去。

 “砰!”一声,涂天勇摔个狗吃屎,他刚张口一叫,立即沾到地上脏物,只见他“呃!”了一声,立即大吐特吐。

 当他的神智逐渐昏之际,温旭上前取出他的那瓶药,好似在狗般的将叁粒药丸入他的口中。

 然后,取下那块银子,冷冷的道:“金鼠,把地上干净再走吧!”

 金鼠吐得全身酥软无力,好不容易爬起来,倏地双脚一软,“哎唷!”一叫之后,立即朝地上摔去。

 两名大汉见状,立即“跑步走”!

 可是,温旭将那块银子一扬,他们吓得转身就跑。

 “砰!”金鼠又摔个正着了。

 温旭一扬那块银子,冷冰冰的道:“动作快点,别人还要看戏哩!”

 金鼠神色大变,不知从何来的神力,不但立即爬起来,而且去那件名贵的绸衫,立即擦拭起来。

 温旭将那块银子抛到他的身前,又捏碎两粒药丸边擦自己的双掌,边道:“记住,我不惹事,我不怕事。”

 说着,将那瓶解药抛还他。

 金鼠狼狈的将秽衫包起那块银子,及那瓶解药,低头离去。

 经此一闹,丙区居然无人光临买票。

 温旭一见他们站在远处瞧着自己,心知他们可能忌讳自己的手中尚有余毒,他立即朝楼内的一名少女招招手。

 那名少女立即上前问道:“温旭,怎么啦?”

 “替我售票,我去洗个手。”

 说着,立即匆匆的离去。

 站在坤大楼楼上窗旁默观的红立即沉声问道:“们瞧出他的武功路子了吗?”说着,一一瞧过瑶璇及瑶玑。

 瑶璇先道:“他方才了两项绝技,一是“运功拒毒”二是“偷天”暗器手法,他难道与唐门有关系吗?”

 瑶玑点头道:“不错!他的确了这两记绝招,不过,若加上上午之“穿心指”及“螳螂腿”他的武功杂的哩!”

 红点头道:“们有没有注意他在出招时之神情。”

 瑶璇点头道:“自信十足。”

 瑶玑接道:“冷逾冰、疾逾鹰、重逾山、深逾海,我昨夜栽了!”

 红忙问道:“瑶玑,的意思是昨夜没有摄住他的心神吗?”

 “正是,此人很可怕,红姐,自己妥慎处理吧!”

 红怔了片刻,倏地神色一冷,道:“希望他安份些,否则,我会让他生死两难。瑶玑,姚隆顺今晚会不会来?”

 “会!”

 “早点打发他回去,全力盯住温旭,必要时先下手为强。”

 “是!”

 “瑶璇,郑炳宏今晚会不会来?”

 “会!”

 “那去通知瑶曼,今晚准备钓赖镇江。”

 “要不要上?”

 “暂时避免!”

 瑶璇点点头,立即离去。

 红又道:“瑶玑,设法温旭上,懂吗?”

 “懂!”

 “瑶玑,目前的表现遥遥的领先别人,好好干,我会设法让早点到姚府去享受下半辈子的。”

 “是!请红姐多加美言!”

 红点点头,取出一张空白银票,递入瑶玑的手中,含笑道:“姚家金银如山,冬填一些吧!”

 说着,立即含笑离去。

 瑶玑望了银票一阵子,立即合上了窗。 M.edAxS.cOM
上章 鸭霸头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