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十八章 福禄全归铁人也
  铁仁忍不住的喝道:“笑什么?住口!”

 他那震耳喝声,立即止住众人的笑声。

 “卤蛋,你疯啦?你不是我的好朋友了吗?我太不敢相信啦!”

 “阿仁,是他们我走上这条路!他们若在初二前来观礼,我会立即解散神风帮,可惜,他们没来!”

 他的声音倏然转厉道:“他们既然看不起我,我为何要看得起他们,我为何要留下这批垃圾呢?”

 铁仁喝道:“胡说八道!各派之人即使失礼,这批人并没失礼,他们亦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如此摧残及屠杀他们?”

 “哈哈!世人皆负我,生杀在我手中!”

 “住口!你真的疯啦?快放人!”

 “放人?你要我放人?”

 “不错!”

 “二位副帮主,请!”

 金银双雕立即掠到卤蛋的身前。

 卤蛋传音道:“吾那小子,二位趁机除掉他!”

 金银双雕欣然点头。

 只见他们朝卤蛋身前一站,立即齐喝道:“退!”

 除了那五十人之外,其余之人立即退回墙前。

 卤蛋喝道:“阿仁,你真的要救人吗?”

 “不错!”

 “好!你只要能够承受他们的一掌,我就放人!”

 群情大哗!

 秦浩天喝道:“阴谋!别答应!”

 铁仁平静的道:“他们是一起出手,还是分别出手?”

 “分别出手!”

 “好!我答应!”

 点苍掌门范继义急道:“仁大爷,你忘了小啦!别答应!”

 铁仁平静的道:“我有小,他们也有小,他们亦是别人的小。”

 五位出家掌门人立即悚容!

 千慧师大喝道:“贫尼愿意自尽,你放了他们!”

 卤蛋不屑的道:“别自抬身价!”

 “你…”

 “阿仁,进来吧!”

 铁仁大步向前,不久,他已停在金银双雕一丈远处。

 金雕声道:“小子,你若怕死,就退远些!”

 铁仁这句:“不必!”立即全力催功。

 金雕嘿嘿一笑,立即徐徐抬起右掌。

 只见他那右掌不但立即膨,而且黑得发亮,千慧师太等五位出家掌门人立即低头默念佛号或道号。

 铁仁吓得神色一变,立即咬牙动员全部的功力。

 金雕神色一狞,翻掌疾拍向铁仁的心口。

 铁仁紧握双拳吼道:“杀!”

 惊急之下,他疾吼而出。

 ‘砰!’一声,他的心口结实的挨了那一掌。

 金雕得意的哈哈大笑!

 其余之人亦放声大笑!

 各派联军不忍心的低下头。

 那知,金雕刚笑二声,立即惨叫道:“啊…你!”

 ‘砰砰!’二声,金雕和银雕一起遭到反震之力!

 两人不由惨叫吐血!

 铁仁只觉心口微微一窒,立即没事,他一见金银双雕惨叫吐血,他倏地哈哈一笑,立即剑疾攻而去。

 鬼哭神嚎迅即攻去!

 卤蛋神色一变,喝句:“土地祠后!”突然转身掠入厅中。

 金银双雕乍见漫天剑气涌来,不由大骇!

 他们惊慌的逃!

 倏觉肩部一疼,接着全身剧疼!

 他们骇呼道:“救命啊…”

 血纷飞!

 他们两人已被剑气绞碎!

 这一切只发生于短暂之间,附近之神风帮人员乍见此景,人人神色大变,直觉的立即掠向房中。

 各派联军乍见此景,不由惊怔加!

 铁仁大吼道:“救人呀!”

 众人神智一醒,立即疾出飞镖。

 那五十人岂堪二千五百支飞镖之合攻,何况他们又是在心慌意之中,刹那间,他们便已经被宰掉。

 那五千人立即和第二排之二万人扑向庄中。

 第三批人立即卸除炸药及救人。

 铁仁早已冲入大厅,却见卤蛋坐在椅上道:“阿仁,你懂那句‘土地祠后’吗?你还记得可爱的土地公吗?”

 铁仁提防的忖道:“哇!他在此时此地干嘛还在提这么无聊的话题呢?他是否在声东击西呢?”

 他立即沉声道:“知道!”

 说至此,正好有三名神风帮之人由右侧拱门奔入。

 铁仁滑身挥剑疾削,左掌亦疾拍!

 惨叫声中,三具首级已经飞出。

 三具尸体立即倒地猛着鲜血。

 卤蛋卸下面具,笑道:“阿仁,想不到你还在施展此招剑术,看来你尚未把我完全忘掉哩!”

 “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恩及狠毒!”

 “哈哈!随你怎么说吧!反正,我自认没有亏欠你!”

 “你方才为何安排那两个老鬼扁我!”

 “阿仁,枉你聪明绝顶,你难道不明白我在放水吗?”

 “啊!你…”

 “阿仁!世上有谁比我更了解你,钱塘怒涛毁不了你,区区两个老鬼怎么能够奈何得了你呢!”

 “我故意作此种安排,方始有目前这种局面,否则,那二千余名人质如今早已被炸得粉身碎骨啦!”

 “啊!你究竟是正?是?”

 “我承认我是恶至极,不过,我只对你正,我不但没有害过你,而且我一直成全你,这就是我的偏激本啦!”

 “你…为何待我好?”

 “我自幼被人歧视,更遭人迫害,我恨透世人,不过,你虽穷、虽苦,你却活得很坦然自在,我佩服你!我当然待你好!”

 “唉!我不知该怎么说?”

 “什么也别说!每年的今,别忘了我!”

 “你…你要…”

 “我必须自行了断!我不甘死于别人之手!”

 “你…我帮你说情吧!”

 “谢啦!我这辈子最大的缺憾已经在方才由铃钤的口中弥补,我已经没有遗憾,不过,我有一事相求!”

 “说吧!我一定办到!”

 “葬我于你那间木屋后,如何?”

 “好!我会葬你于屋后,更会挑二子做你的儿子,他们永远姓邓!他们永远怀念你,永远祭拜你!”

 卤蛋唤句:“阿仁!”立即双目一

 铁仁不由咽声唤句:“卤蛋!”

 “阿仁!尽量别涉入武林,太复杂啦!”

 “是!”

 “别忘了土地祠后!嗯!”

 一声闷哼之后,他已自断心脉而偏头靠在椅上,铁仁唤句:“卤蛋!”立即下跪含泪叩头。

 七位掌门人一直站在厅外,他们瞧至此,立即一起入厅。

 “仁大爷,请起!”

 “谢谢!请各位验尸!”

 “不必!你带走吧!大恩容后再谢!”

 “别客气!告辞!”

 他上前狭起卤蛋,立即向外行去。

 此时的拚斗已近尾声,铁仁步出人群,便见那群人质已经纷纷离去,他暗暗一叹,立即疾掠向远处的山中。

 ※※ ※※ ※※

 铁仁担心卤蛋的尸体会发臭,所以,他沿途全力飞掠,而且未经歇息,他终于在破晓时分,掠返庄中。

 他直接掠入厅中,立见盖梅入厅道:“仁哥,你回来得如此快?”

 铁仁嘘口气,将尸体平放在地上,立即道:“吩咐小龙去准备入殓之事。”

 盖梅立即向后掠去。

 南宫虹六女先后入厅,她们立即先向铁仁招呼。

 铁仁嘘口气道:“天下太平啦!”

 不久,小龙已经奔出大门。

 盖梅一入厅,铁仁立即叙述此行之经过。

 说完,他轻抚卤蛋之脸道:“卤蛋对我恩重如山,虹妹,我会在你们所生之子挑二位承续卤蛋之香火!”

 南宫虹六女立即点头应是!

 “卤蛋自尽前吩咐我将他葬在木屋后,我不但会依他之言,我还会吩咐每在坟前献上一束鲜花。”

 盖梅点头道:“卤蛋的确值得咱们尊敬!”

 “不错!我如今的一切几乎完全是他所赐,我永远难忘!”

 倏见卤蛋的双耳、双鼻及双眼眼角各自溢血,铁仁心中一悲,立即下跪道:“卤蛋,你尚听得见我的话吗?”

 说着,他的泪水不由溢出。

 诸女立即陪跪在一旁。

 铁仁取巾拭去血道:“卤蛋,你安息吧!”

 说着,他默默起身。

 诸女立即肃然跟着起身。

 盖梅劝道:“仁哥,你来回赶路,先去沐浴歇会吧!”

 “好!你们照顾尸体吧!”

 说着,他立即返房沐浴。

 半个时辰之后,棺木及葬仪人员和物品皆已经抵达,铁仁含泪捧卤蛋入棺之后,葬仪人员立即忙碌着。

 半个时辰之后,葬仪人员抬棺离厅。

 铁仁和诸女亦已随棺而行。

 他们抵达土地公庙附近,便有不少人前来。

 铁仁上前道:“借用锄铲吧!”

 说着,他已引导棺木到屋后。

 不久,二十余名青年已经各取铁铲而来,铁仁便吩咐他们掘土。

 一名中年人上前道:“仁大爷,墓碑来不及刻字,可否暂缓入土?”

 “有否携来墓碑?”

 “有!”

 “我来刻!”

 中年人立即搬来一块石碑。

 铁仁问明格式,立即聚集功力于右手食指在墓碑上方刻着:‘恩公邓之墓’及‘铁仁泣立’。

 字迹既深又工整,那群人不由大为咋舌。

 没多久,中年人取出罗盘指挥之下,棺木顺利入士,墓碑亦入土竖妥,铁仁及诸女一下跪,闻讯而来的数千人立即跟着下跪。

 青年们迅速的铲土覆棺,接着堆妥坟。

 葬仪人员立即点香交给铁仁。

 铁仁沉声道:“卤蛋!安息吧!”

 他一妥香,葬仪人员立即焚烧纸钱。

 铁仁一起身,众人方始跟着起身。

 立见阿东奔来道:“仁大爷!卤蛋死啦?”

 “不错!阿东,从今天起,你每天到坟前来献花,我付…”

 “不!仁大爷,卤蛋哥很照顾我,让我尽些心意吧!”

 “好吧!每年的今,便是他的忌,别忘了!”

 “是!”

 铁仁拭去泪水道:“各位乡亲,墓中人外号卤蛋,你们所居之地乃是他所购买再赠给我,大家别忘了他!”

 “是!”

 “阿东,好好照顾此坟!”

 “是!”

 铁仁取出一张五百两银票递给中年人道:“够不够?”

 “太多了!只需四十余两哩!”

 “一大早就麻烦你,拿去喝茶吧!”

 “谢谢!在下一定会好好的建设妥墓园供大家容易照顾!”

 “谢啦!”

 “不客气!”

 铁仁所持一铲,便步向土地祠后。

 他在祠后挖掘不久,立即把出一个木箱。

 他搬出木箱,立即掀盖。

 赫见箱中尚有三分之一箱之银票!

 这些银票正是卤蛋昔日取自百花庄密室,铁仁心中一颤,喃喃低语道:“卤蛋,你实在太照顾我啦!”

 泪水不由簌簌掉出。

 盖梅递出丝巾,立即和南宫虹六女一起清点。

 “仁哥,一共有四百一十七万三千五百两银子。”

 铁仁道:“阿东,你们通知各户派一人来!”

 “是!”

 阿东他们一走,铁仁便道:“盖梅,他们一共有三千一百多户,我打算赠给每户一百两。其余之银票以土地公名义存入万顺!”

 诸女立即开始分配银票。

 没多久,一、二万人已经集聚而来。

 铁仁站上木箱道:“各位或许已经知道卤蛋已经葬在屋后,他生前留给我四百多万两银子。”

 “我打算发给每户一百两银子,其余之银子以士地公名义存入万顺银庄,供土地公庙维护之用。”

 众人立即纷纷道谢。

 铁仁道:“各位该谢谢卤蛋,我希望各位运用这一百两银子改善生活及养健身体,并且多让孩子们识字。”

 “是!”

 立听阿东道:“仁大爷,大伙儿已经决定搭建学塾!”

 “很好!所有的开销及后先生之薪全由士地公基金支付。”

 “这…”

 “别客气!想当年,咱俩多想读书呀!多鼓励小孩念书吧!”

 “是!”

 “大家来领银票吧!”

 说着,他立即步入士地公庙烧香。

 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铁仁及七女方始返家。

 他们各自沐浴之后,方始用膳。

 ※※ ※※ ※※

 一年一度的端节又来临了,铁仁受阿东诸人之邀,在晌午时分,便搭车和七位爱一起来到土地庙。

 庙前已摆妥桌椅及料理,铁仁夫妇朝众人招呼,便入庙祭拜。

 不久,他们来到卤蛋墓前,立见坟上长绿草,四周整理得既整洁又干净,坟前花瓶中着两束鲜花。

 坟前供桌上更是摆着祭品。

 立见阿东及阿凤递束清香。

 他们便恭敬祭拜着。

 不久,阿东二人又带着他们先后步入五十间木屋中,只见每间木屋之内皆整齐的摆着全新的书桌椅。

 铁仁满意的问道:“找到先生吗?”

 “找到了!明就开课!一共有五十位先生及三千五百余名年纪不一的孩童,皆已经编妥班。”

 “先生之月薪多少?”

 “每人每月一两,比别处高哩!”

 “别吝啬!钱若不足,就来找我!”

 “够啦!光是基金之利钱就足以支付啦!”

 “阿东、阿凤,你们何时成亲呢?”

 “本月二十,可否请您来福证呢?”

 “不成问题!我请大家大加菜一番。”

 “太让你破费啦!”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们今后可要多费心照顾此地。”

 “遵命!”

 “走吧!别让大家等候太久!”

 “请!”

 不久,他们便返座用膳。

 阿东仍然上台主持渡端节之各项节目。

 一个时辰之后,铁仁上台唱了一首歌,便道:“各位乡亲,我宣布一件喜讯,阿东及阿凤将于本月二十在此成亲!”

 众人立即欣然鼓掌。

 铁仁又道:“他们成亲之,我请大家一起来庆贺!”

 “是!”

 “此外,学塾明便要开课,我希望大人多关心,小孩多用心!希望一代比一代好!一代比一代聪明富裕!”

 “谢谢仁大爷!”

 铁仁含笑挥挥手,方始下台。

 他们一直留到黄昏时分,方始返庄。

 赫见秦浩天及六位掌门人一起在厅中品茗,铁仁道句:“抱歉!”立即先行入厅向众人行礼致歉!

 秦浩天含笑道:“仁大爷一直照顾贫民,令人佩服!”

 “不敢当!各位有何指教?”

 “专程前来致谢!”

 “不敢当!天下太平了吧?”

 “是的!”

 “对了!帮主,可否偏劳你代为雇工重建南宫及司徒世家房舍,我打算暂将它们供江湖朋友歇息。”

 “乐于效劳!”

 “谢谢!此外,凡是被神风帮焚毁之各大派,我愿意各补助十万两银子,请帮主代为转吧!”

 “这…不妥吧!”

 “让我稍尽心意吧!”

 “是!铭谢仁大爷!”

 七位掌门人立即一起行礼。

 铁仁还礼道:“请坐!”

 “是!”

 “梅妹,你去万顺领银票吧!”

 盖梅立即欣然返房取出存单及迅速离去。

 立见小龙入内行礼道:“禀主人!素宴已备妥!”

 “好!各位请!”

 众人立即进入花厅用膳。

 没多久,盖梅已经领回银票。

 铁仁便将银票交给秦浩天。

 膳后,他们便返厅取用水果及聊天。

 不久,秦浩天含笑道:“老化子受范掌门之托客串红娘,尚祈仁大爷海涵老化子之冒昧及惠予成全。”

 铁仁立即怔望向范继义。

 范继义立即含笑向他颔首。

 秦浩天道:“范掌门之千金雪芬姑娘文武全才又甚为贤慧,她心仪仁大爷伟大人格,有意追随,尚祈仁大爷成全。”

 “我…这…”

 盖梅欣喜的道:“太好啦!”

 铁仁道:“可是,五子颇为钟情她呀!”

 范继义叹道:“五子已先后毁于神风帮手中。”

 “啊!抱歉!我不知此事!”

 “世之中,罕有人能幸免矣!仁大爷,我知道你生豁达,故冒昧托秦帮主提亲,请惠予成全。”

 “这…我不便再拜堂,会不会太委屈令媛?”

 “小女不会计较!”

 “好吧!请你挑选吉吧!”

 “择不如撞,小女及内人皆在客栈,趁着各位掌门人皆在此地,可否于明午宴客,我也可了却一桩心事。”

 “好吧!”

 众人立即欣然致贺。

 铁仁尴尬的致谢。

 众人又聊了半个多时辰,方始离去。

 盖梅喜道:“仁哥,恭喜!”

 “我…梅妹,你方才怎可同意呢?”

 “人多,福气更多呀!”

 南宫虹亦笑道:“是呀!泰山大人亲自前来,又有六位掌门人押阵,根本无法推卸,梅姐没说错呀!”

 “我总是觉得怪怪哩!”

 盖梅道:“你可知有多少人在追师姐吗?‘追云仙子’之美号并非幸得,你别得了便宜又卖乖啦!”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格格!逗你的啦!仁哥,明该请那些客人呢?”

 “你们的意思呢?”

 “爹、娘及本城仕绅,还有阿东那批人,如何?”

 “可是明小孩要开课呀!”

 “他们不会来啦!”

 “就在咱们的酒楼及客栈宴客吧!”

 “好呀!这叫肥水不落外人田呀!”

 众人不由一笑!

 他们又聊了一阵,方始返房。

 铁仁正在宽衣,盖梅已入内道:“仁哥,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我…又有喜啦!”

 “天呀!太好啦!又是‘双龙抱珠’吧?”

 “讨厌!人家那会知道嘛!还早啦!”

 “有理!有理!”

 “虹妹她们可能在下月中旬分娩,我已托娘觅妥十二位娘!”

 “哇!太多了吧?”

 “她们的肚子颇似我哩!”

 “真…真的呀?房间够吗?”

 “目前尚够!不过,再过几年…”

 说着,她羞得说不下去啦!

 铁仁乐道:“咱们凑成百子,如何?”

 “不要!人家又不是母猪!”

 “没关系啦!每胎两个,六、七年就凑足百子啦!”

 “你不怕被他们吃垮呀!”

 “我就怕银子太多呀!你算算看,万顺每年必会付给咱们五十余万两,那百余家店亦赚上八、九十万两呀!”

 “难怪你那么慷慨,我方才交给秦帮主八十万两哩!”

 “小卡司!今年就会加倍赚回来!”

 “是呀!我一直以为爹很能干,那知,和你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完全是虹妹及昭妹所赐。”

 “对了!你提及她们,我便想起一件事,该重建南宫及司徒世家吧!”

 “我不想再介入武林哩!”

 “总不该断掉呀!”

 “你有何计划呢?”

 “首先!多让虹妹她们六人之孩子姓南宫或司徒,其次,在土地庙旁那群孩子中挑选资优者予以栽培。”

 “要让他们远离此地!很难哩!”

 “他们不必离开昆明!咱们可以在此地两侧空地兴建两栋房舍,后成立南宫世家及司徒世家呀!”

 “哇!有理!”

 “慢慢来!明年再说吧!”

 “对!等你再生双龙抱珠吧!”

 “讨厌!”

 ※※ ※※ ※※

 翌巳中时分,铁仁那五十八家酒楼及客栈已经坐贺客,午时一到,到处燃放着鞭炮声。

 铁仁夫妇、范继义夫妇及范雪芬先在盖恩酒楼招呼过贺客,便一起到另外五十七处致谢着。

 恭贺之声立即不时响起。

 足足过了一个半时辰,方始散席,土地公庙旁那群人欣然带着大包小包回去转达今之盛况。

 铁仁夫妇则和范雪芬返回含烟庄。

 小龙等二十名下人立即前来行礼请安。

 范雪芬便依俗各赏给他们一个红包。

 他们聊到天黑,方始一起用膳。

 膳后,他们便上楼赏景及聊天。

 他们聊到亥初时分,方始返房。

 铁仁和范雪芬步入房,一对侍女立即行礼离去。

 全新的寝具,配上大喜字及龙凤红烛,颇有喜气哩!

 范雪芬羞赧的立即先行宽衣上榻。

 没多久,铁仁温柔陪她踏上‘人生大道’。

 他的温柔及丰富经验,终于使她尝到妙趣,就在她妙不可言,却又忍不住歌唱之际,他愉快的赠送纪念品!

 她足啦!

 她庆幸自已没有嫁错郎啦!

 从那天起,她加入管理生意之行列,白天,她和诸女一起管帐,偶尔陪着盖梅到店中了解实况。

 晚上,她陪着铁仁享受鱼水之

 她太足啦!

 她全心协助经商啦!

 仰慕‘仁大爷’前来昆明之人益增多,铁仁的各家酒楼、客栈及阿福他们十二人之高升客栈天天客啦!

 盖梅立即在那批贫民青年中挑选五百人加入工作行列啦!

 一切的一切皆在良循环中迅速的创造财富。

 五月二十那一天,铁仁夫妇九人前往土地庙替阿东及阿凤主持婚礼,那群贫民一大早自动的备妥桌椅、餐具及炊煮佳肴。

 铁仁只负责提供山珍海味,他们便愉快炊煮着。

 三、四千人合力之下,迅远的备妥佳肴。

 午时一到,铁仁夫妇陪着阿东及阿凤双亲便在密集鞭炮声中,替阿东及阿凤完成终身的大事。

 众人立即在欢呼声中入座享用佳肴。

 阿东及阿凤则上台主持节目。

 邻居们愉快的上台又唱又跳着。

 范雪芬瞧得心花怒放及感动不已!

 这一餐仍然闹到黄昏方始散席。

 铁仁夫妇在众人恭送之下,搭车返庄。

 他们沐浴之后,方始上楼品茗及聊天。

 范雪芬佩服的道:“仁哥,你真是一位大善人,我未曾瞧过二万余人同时以赤诚、感激的眼光望向一个人哩!”

 盖梅含笑道:“芬妹,你往后会遇上更多令你感动之事哩!”

 “真的呀!”

 诸女立即欣然先后叙述铁仁的‘丰功伟业’!

 范雪芬听得频频佩服!

 铁仁只是微笑着。

 这一夜,范雪芬情的献身!

 铁仁仍然按往例将她送入仙境。

 ※※ ※※ ※※

 六月六断肠时,南宫虹却在黄昏时分,顺利分娩两位小壮了,嘹亮的儿啼声,立即令铁仁乐不可支。

 六月八上午辰中时分,南宫昭亦顺利分娩二子。

 当天下午申中,司徒慧亦顺利分娩二子。

 当天晚上丑初时分,司徒玉顺利分娩一子及一女。

 翌,司徒及司徒诗亦先后顺利分娩一对子女。

 哇!四天之内添增九壮了及三千金,实在有够热闹,所幸十二位娘皆很内行又负责,丝毫未见混乱。

 盖献石夫妇比铁仁更乐,他们来回跑,丝毫不累哩!

 那群贫民们来回道贺着!

 一笼笼儿亦被送来啦!

 铁仁在替子女命名之后,专心的记住他们的名字啦!

 七月十五,铁仁在土地公庙前大肆宴客庆贺十二位孩子满月之喜,阿东夫妇当然亦上台主持热闹的节目。

 黄昏时分,铁仁带着司徒及司徒诗各抱一子来到卤蛋坟前焚香道:“卤蛋,这两个孩子叫做邓忠及邓义,您安息吧!”

 不久,他们告别众人,欣然返厅。

 他们浴后,立即前往探视子女。

 然后,他们又到楼上品茗聊天。

 亥初时分,他和范雪芬一返房,她便羞喜的道:“仁哥,我…我…”

 “有喜啦!”

 “嗯!”

 “哇!好!好!该通知爹娘啦!”

 “谢谢仁哥!”

 “芬妹,从明起,你自已可要多加珍重!”

 “梅姐已经教过。”

 “太好啦!太好啦!”

 两人又聊了良久,方始歇息。

 翌一开始,南宫虹六女自动排斑夜夜侍侯铁仁,铁仁事业如意,情场得意,终沐浴在欣喜之中。

 欢乐时光消逝的特别快,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又来啦!铁仁瞧过帐册,立即愉快的赏给每位员工五两银子。

 令他欣慰的是字画店之生意,因为观光客之增而益兴旺,店中之字画居然供不应求哩!

 盖梅等八位才女开始书字及作画啦!

 她们原本便是才女,在心情愉快之下,所书绘之字画更具巧思及创意,不出一个月,居然大为轰动哩!

 更多的文人诗士纷纷慕名前来收购哩!

 更有不少人百般央求铁仁执笔哩!

 铁仁原本喜欢阅书,他在爱的鼓励及指导下,苦练一个多月,居然正式有产品问世啦!

 仁大爷三字价值连城,立即引来抢购

 他们更欣喜的发‘意外财’啦!

 他们更加有气质啦!

 洛的文士们不辞长途前来收购啦!

 铁仁便在含烟庄以文会友啦!

 含烟庄两侧之空地亦动工兴建未来的南宫世家及司徒世家啦!

 铁仁的各家店面亦全部扩充啦!

 翌年元月六,三千名贫户青年男女加入各家店面的工作行列,展开更亲切,更完善的服务。

 三月一,南宫世家及司徒世家那两座宽敞、华丽的庄院正式启用,五十名贫户少年及少女分别在两处工作。

 来自各地的文人诗士愉快的在两处诗作画啦!

 昆明的文风逐渐兴旺啦!

 盖梅诸女愉快的‘增产报家’啦!

 含烟庄中更加人丁兴旺啦!

 令铁仁欣慰的是那些文士诗人在瞧过五十间学塾之后,不少人自愿每到学塾授课,而且完全是义务授课哩!

 盖献石乐不可支的向铁仁提供着点子。

 于是,百花庄原址兴建起豪华客栈。

 五华山的半山间亦兴建成一百家客栈啦!

 贫民们欣喜的到各家客钱去工作啦!

 他们的收入更多啦!

 铁仁的财富更是迅速的累积着!

 日子在欢乐中又过了三年,铁仁已经有四十二名子女,其中以盖梅的成绩最辉煌,她一共有六子及二女哩!

 铁仁慷慨的又赠一子给朱玉花。

 铁仁的财富更是多得连他也不敢相信!

 这天晚上,铁仁和诸女在楼上品茗聊天,只听盖梅道:“仁哥,咱姐妹有几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哩!”

 “请说!”

 “明儿已经四岁,可否给他筑基?”

 “好呀,你们别误解!我不喜欢介入武林,不过,我们必须有自保的能力,所以,孩子们该练武。”

 “谢谢!此外,咱们姐妹为了调教孩子及管理生意,打算服药停止生育。”

 “这…会不会妨碍身子呢?”

 “不会!”

 “好呀!”

 “爹判断咱们尚可以添增一百家客栈及酒楼,你的意思呢?”

 “你们会不会太累呢?”

 “不会!我们八人分别掌管,胜任愉快,而且这一百家店面打算建旋东城外,再雇用佃户及他们的亲友。”

 “他们的收入会增加吗?”

 “至少增加五成。”

 “好吧!”

 “仁哥,经过你这些年来之领导,本城可说已无贫户啦!”

 “真的呀?”

 “目前,平均每天皆有五至六千人前来本城,各行业皆受益甚多,这一切完全是你的功劳哩!”

 “你们才是幕后英雄哩!”

 “你领导有方呀!”

 “我只是动口呀!”

 “你说一句话抵得过别人说三天三夜,更抵得上百余人工作呀!”

 “哇!别捧我啦!我会醉哩!”

 众女不由齐声一笑!

 铁仁笑道:“开封及洛那批人的学识实在令人佩服,他们计划在明年端节在本城举办全国诗盛会哩!”

 盖梅笑道:“届时一定盛况空前,各家客栈爆哩!”

 “一律免费招待!”

 “当然!仁大爷三字掷地铿锵有声哩!”

 “又在捧我啦!拜托!”

 “真的嘛!”

 “对了!大嫂为何要把那些店面送给咱们呢?”

 “她要教荣儿及杰儿呀!何况家中之一切开销一直是由咱们在负责,她乐得轻松呀!”

 “你就找时间接收过来吧!”

 “好呀!对了!小雀昨天来提过,她们打算扩充店面又雇人帮忙,他们担心你会不悦,特来解释哩!”

 “傻丫头!亏她已是三个孩子的娘哩!我同意!”

 “她又有了!她希望能添个千金哩!”

 “阿福可真有办法,哈哈!”

 诸女不由低啐一声。

 铁仁心知自已失言,不由轻咳一声道:“各位妹子,我计划在五华山客栈那一带兴建一座类似岳麓书院,行否?”

 盖梅问道:“孟夫子向你建议的吗?”

 “是的!柳夫子及韩夫子亦作此建议哩!他们三人更是答应后由他们自己讲学,同时会邀大内之学究来讲学!”

 “好呀!咱们也该回馈一下啦!我明就吩咐择期动工罗?”

 “好呀!我会邀三位夫子好好设计一下!”

 “这间书院若盖妥,每不知会引来多少的外地人,仁哥,我真的好耽心咱们会赚太多的钱哩!”

 “哇!我也是为这个问题在头大哩!我努力的花钱,那知,更多的钱一直来,哇!怎会有这种事呢?”

 盖梅含笑道:“爹最佩服你啦!”

 “对了!爹好似更年青哩!”

 “心情愉快加上天天陪荣儿作功课,当然会春风得意呀!他一直庆幸他把产业交给你,否则,他如今一定会心力疲哩!”

 “不会啦!爹太捧我啦!”

 “爹实在想不到你会有如此的成就,他更预估你至少尚有十倍的发挥潜力,所以,他建议咱们买下董、周、朱、侯四家之店面及土地哩!”

 “有此必要吗?价码颇高哩!”

 “今的高价,便是明的低价!”

 “他们为何要出售店面及士地呢?”

 “生意差,员工因为薪资低而工作情势低落,所以,生意甚差,他们的员工已经多次来询问跳槽事宜哩!”

 “他们出售土地及店面之后,有何打算呢?”

 “听说要去嘉定合伙经营酒楼。”

 “他们何苦要离乡背井呢?”

 “他们认败呀!事实上,咱们并未打击他们,他们的经营方式太落伍,又太吝啬,根本无法再混下去。”

 “你们的意思呢?”

 “我们赞成收购!如此一来,可以暂缓改建佃地为客栈,既可省钱,亦可照顾那些商店之员工及方便目前之经营。”

 “不会影晌咱们的财力吧?”

 “不会啦!只需动用十分之一的存银,便可以全部收购!”

 “好!收啦!好好做一票吧!”

 “对!他们四人之大小商店颇影响外地人对昆明的印象,咱们好好改革一番,便可以扭转外地人之印象!”

 “好!太好啦!明就先处理这件事吧!”

 “好呀!”

 他们又聊了良久,方始返房歇息。

 翌上午,那四位大老板各带一个小箱前来,铁仁和诸女含笑接待他们之后,立即单刀直入的议价。

 不出半个时辰,双方议妥价及办妥过户手续,那四人便满意的带走银票,盖梅诸女则收下地状及相关资料。

 不出一个时辰,四位大老板已经通知各店面之主要负责人一起来见铁仁,铁仁夫妇立即在厅中接待他们。

 铁仁含笑道:“请问:有人要离职否?”

 “没有!”

 “,自今起,你们的待遇和盖恩完全相同,至于赏金则靠各位去努力,你们赚得越多,我便赏得越多!”

 “是!小的已知主人之伟大风格,小的一定遵办!”

 “很好!你们这八十七家店面之大小事皆和盖恩等百余家相同,你们如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们!”

 “是!”

 “下去通知大家安心的干吧!”

 “是!小的告退!”

 那群人行过礼,立即退去。

 晌午时分,铁仁诸人正在用膳,五百余名佃户匆匆前来报到,铁仁一闻讯,立即和娇们一起到院中见他们。

 铁仁认识不少人,他先含笑和那些人打过招呼,方始走向台阶。

 不久,他站在台阶上道:“侯老四人将酒店及田地完全转售给我,我首先宣布一件事,租金和以前一样!”

 那群人如释重负的立即道谢。

 铁仁又道:“你们放心的耕种,今后会有更多的外地人前来本城,你们的农作物绝对有出路,至少,我会收!”

 “谢谢!谢谢!”

 “不过,我有一个原则,你们可能已经知道,我对任何人皆是一视同仁,我对事不对人,越努力之人,越有赏。”

 “是!”

 “你们有什么意见或问题?”

 “主人可否一年固定收一次金额的租金?如此一来,可以鼓励大家更努力耕种,亦可免除目前之隐瞒匿报缺失。”

 “你们皆有此意吗?”

 众人立即点头。

 “好!我同意!”

 “谢谢主人!”

 “别客气!你们自己研订租金,我没有意见!”

 “谢谢!小的会与其他的佃户一起会商此事。”

 “很好!”

 立听另外一人道:“小的认为阿东他们每月在土地庙举办之活动甚有意义,可否让小的参加呢?”

 “可以呀!之至!如果人数太多,你们可以另外挑选二天,我同样支持及补助,你们自己去商量吧!”

 “是!谢谢主人!”

 立听另外一名中年人问道:“主人,小的之子女可否送入土地庙学塾就读?”

 “哇!我居然疏忽了此事!”

 盖梅含笑道:“仁哥,不妨另建学塾。”

 “好呀!朱大叔,你们先去参考土地公庙学塾,再自己雇工盖学塾,一切费用完全由我来负责!”

 “是!谢谢主人!”

 “别客气!我最重视孩子识字及帮助别人,希望你们多鼓励孩子识字,若有需要协助之人,随时通知我吧!”

 “是!谢谢主人!”

 “别客气!快回去用膳吧!”

 “是!谢谢主人!谢谢主人!”

 他们那诚挚的致谢神色不由令人感动!

 铁仁望着阳光道:“为善最乐,果真不错!”

 诸女亦欣慰的望向远处。

 ———全书完———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