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十五章 淫妇开始报仇啦
  哇!天大的喜事!南宫虹六女统统有喜啦!

 铁仁乐歪啦!

 据丐帮昆明分舵郑耀华分舵主表示徐家堡的确有三、四百人一直住在该处,为首之人正是月星三君。

 可见卤蛋没有骗他们。

 所以,翌上午,铁仁穿上劲装,戴上一付中年人面具,配着花花大少的那把宝剑踏出了北门。

 他刚接近林沿,右耳便听见传音道:“阿仁,进来吧!”

 他一入林,便瞧见一位矮胖中年人在远处朝他招手。

 他一掠近,便听对方低声道:“沿山路走,如何?”

 “好呀!”

 两人便弹身掠去。

 两人沿山疾掠到晌午时分,只见卤蛋拾起石粒弹向一只大鹰,只见血光一,大鹰便脑袋开花坠下。

 他上前接住它,便掠向山下。

 不久,他熟练的剖腹除去内脏,立即架柴烘烤着。

 “阿仁,若没意外,咱们可于明晚抵达目标哩!”

 “快的哩!”

 卤蛋递来鹰腿道:“吃吧!”

 “谢啦!卤蛋,咱两人对付得了那些人吗?”

 “我另外约了一批人,不过,请你别过问他们的来历。”

 “我可以知道你的来历吧?”

 “我就是卤蛋,卤蛋就是我!”

 “卤蛋乃是外号,本名呢?”

 “鲁丹呀!你忘记啦?”

 “你就是因为鲁丹之名,才有卤蛋之外号呀?”

 “是呀!我这付身材就似卤蛋般圆冬冬,我的命运亦似卤蛋般越卤越硬,越香,越可口哩!”

 “卤蛋,我记得你会向我说过,你若做出对不起我之事情,我必须原谅你,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仁,我若害你,你会恨我吗?”

 “哇!不可能啦!”

 “天有不测之风云,世事变化多端,不一定喔!”

 “不可能!你永远不可能害我!”

 “你如此肯定!”

 “不错!你即使砍我一刀,我仍然相信你另有用意,而且必然是为我着想,因为,你不可能害我!”

 卤蛋深深瞧了铁仁一眼,笑道:“哈哈!阿仁,你真的是我的‘死忠兼换帖’的好兄弟,很好!”

 “哈哈!卤蛋,你会逗人哩!你害我方才紧张了一下!”

 “哈哈!吃吧!香哩!”

 说着,他撕下支翅,便递给铁仁。

 铁仁便欣然取用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熄去柴火,立即继续掠去。

 他们刚掠过两座山,便见三百余名紫衣人在围攻一百余名黑衣人,他们立即停在远处瞧着!

 “卤蛋,他们是谁呀?”

 “紫衣人便是神风帮之人,黑衣人便是血狼帮之人。”

 “谁是好人呢?”

 “狗咬狗,皆是坏蛋!”

 “要不要宰掉他们?”

 “算啦!这种小角色不值得咱们出手,走!”

 二人一弹身,便疾掠而去。

 不久,他们已由那批人之上空掠过,再继续掠去。

 他们一直飞掠到黄昏时分,方始进入小镇甸客栈中,卤蛋递出一锭银子,便引来热情的侍候。

 他们愉快的沐浴后,方始用膳。

 膳后,他们便各自回房歇息。

 子丑之,远处传来拚斗声及惨叫声。

 卤蛋道:“去瞧瞧吧!”

 两人掠前一瞧,便瞧见五百余名紫衣人正在围杀一百五十余名灰衣人,惨叫声大部分皆出自灰衣人。

 铁仁忖道:“妈的,神风帮果然到处大吃小哩!”

 立听卤蛋道:“夜不错!赶一程吧!”

 两人便又掠向山上。

 没多久,两人已经飞掠于群峰之中。

 黎明时分,他们进入一家小客栈用过膳,立即返房歇息。

 晌午时分,他们用过膳,便又掠向山上。

 没多久,他们又瞧见三百余名紫衣人在围杀八、九十名蓝衣人,他们匆匆一瞥,便继续掠向山上。

 黄昏时分,他们已经接近徐州,却听杀声震天,他们上前一瞧,便瞧见一千余名紫衣人正在围杀五百余人。

 这五百余人包括二百余名丐帮弟子及三百余名青衣人,铁仁乍见丐帮弟子被攻,他忍耐不住的剑疾掠而入。

 寒虹一闪,便有三名紫衣人被斩,卤蛋双目寒芒一闪,立见他掠到左侧三十余丈外,立即掠上枝桠间。

 就在这短暂时间,铁仁便又宰了十五人,卤蛋立即取出一枚竹笛悠悠吹出‘二长一短’之笛音。

 立听一名紫衣老者喝道:“走!”

 紫衣人立即结队撤!

 铁仁却疾扑过去,只见他的左掌疾拍,右剑疾挥,现场立即轰隆连响,血光以及惨叫不已!

 紫衣老老喝句:“走!”立即率先掠去。

 其余之紫衣人纷纷散去。

 铁仁却不甘心的挥剑追杀出三里余远,他一见附近已经没有紫衣人,他方始收剑骂道:“宰不光的王八蛋!”

 立见一名中年叫化掠来行礼道:“铭谢施援!”

 “小卡司!”

 “敢问尊驾名讳!”

 “算了!小卡司!告辞!”

 他匆匆一瞥,便瞥见卤蛋在左前方远处招手,他立即掠去。

 没多久,他们两人已经进入徐州城。

 他们先在房间沐浴及用膳,方始出来逛街。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走近城郊之徐家堡,却见灯火通明及笑声及喊声连连,显然堡中之人正在召行乐哩!

 由于堡外及堡墙上皆有人在巡视,他们便停在远处林中,立听卤蛋低声道:“他们未曾如此公然喧闹,必然有事。”

 “要不要去瞧瞧?”

 “你在此等候,我去瞧瞧!”

 说着,他已掠向林中深处。

 铁仁便掠上枝桠间运功。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只见卤蛋掠到铁仁的身旁低声道:“今天是月星三君中,君之七十大寿,他们召行乐。”

 “妈的!何不让那老鬼的生日及忌同一天呢?”

 “很好!子时超渡他们!先歇会吧!”

 说着,他便掠到邻树调息。

 亥未时分,卤蛋已轻飘飘跃落地上,铁仁便跟着掠下。

 卤蛋朝四周一瞧,便低声道:“走吧!”

 两人便朝前掠去。

 不久,他们已发现两人边走边聊道:“嘿嘿!小贵妃实在够!”

 “我那个小妞也是透了,死我啦!”

 “不过,我仍然觉得她们比不上大美人!”

 “当然!大美人的部一摇,便让人全身发酥哩!”

 “可惜!她好久没来啦!”

 “听说她正在练功,咱们今后更啦!”

 “是呀!我好想念她喔!”

 “是呀!”

 两人说至此,卤蛋已经迅速弹出两枚细针及掠去。

 ‘卜!卜!’二声,细针已入他们的左颈,他们刚张口一颤,卤蛋已经分别捏住他们的颈项及向外一扭。

 ‘卡!卡!’二声,那两人头项一断,立即嗝

 铁仁暗悚道:“哇!好快的身法!好狠!”

 卤蛋放下尸体,立即朝堡墙上人弹出一支细针及掠去。

 ‘卜!’一声,那人刚中针,立即被卤蛋制住!

 卤蛋便在堡墙轻轻招手。

 铁仁一弹身,便掠落他的身边。

 只见四名大汉在宽广的广场巡视着,远处堡墙墙角另有一人靠坐在那儿打盹,卤蛋立即掠前解决他。

 卤蛋向远处堡外略一张望,立即指向堡内之四人及先行扑去。

 铁仁立即跟着掠入。

 “啊!有警呀!”

 竹哨声立即刺耳连响着。

 铁仁尚未掠落地面,便疾劈出六掌。

 ‘砰!’一声,那人已经吐血飞出。

 另外一人正在大骇,铁仁已经剑扑去。

 那人一见铁仁的闪电身法,立即逃向大厅道:“快来人呀!”

 铁仁全力掠去,立即疾削出一剑。

 剑尖刚吐出七尺余长的寒虹,那人便已经被削成两段。

 立见十余人自窗中疾掠而出,铁仁不吭半声的立即左掌连劈及不停的挥剑疾削猛砍着。

 那十余人刚扑来不久,便联袂赴地府报到。

 不过,另有八十余人已经各持兵刃围攻向铁仁,铁仁大喝一声:“杀!”立即掌剑齐施的大开杀戒。

 卤蛋却是保留实力的在三十余人中采取守势。

 人影连闪,没多久,二、三百人已经层层包围扑攻向铁仁,另外的八十余人则重重包围住卤蛋。

 三位魁梧老者则端坐在厅前督战。

 另有八名中年人则凝立于他们之两侧。

 铁仁仗着天罗步法及充沛的功力左掌右剑疾攻一个多时辰,那二、三百人便已经只剩下九十余人啦!

 卤蛋的四周却仍然有三十余人哩!

 又过了盏茶时间,铁仁的身旁只剩下三十余人啦!

 卤蛋的四周则尚有二十一人哩!

 倏听居中老者喝道:“住手!”

 那五十余人如逢大赦的立即退开!

 铁仁却继续扑杀着。

 刹那间,他便又宰了五人。

 三道人影疾闪,三名老者已经联袂扑来,只见他们齐声怒吼句:“死吧!”便各劈出二道掌力。

 铁仁一收身,便疾退出三十余丈。

 ‘轰隆’声中,土石纷飞。

 地上已经出现一个三丈余径圆之深坑!

 铁仁暗悚道:“哇!有够厉害!我必须施展‘鬼哭神嚎’啦!”

 三名老老一落地,立听居中老者喝道:“你是谁?”

 卤蛋掠到铁仁身边道:“君,你可敢答二句话?”

 “你是谁?”

 “无名氏!”

 “鼠辈!你们今死定啦!”

 “君,飘香罗刹在何处?”

 君怔道:“不知道!”

 “香姐在何处?”

 “不知道!”

 “你们既然跟她暗袭南宫世家,为何不知她之去向?”

 “胡说!老夫三人岂会做那种事?”

 “哼!你们是否被大美人在此地待命!”

 “胡说!”

 “哼!方才已有两人招供,你们身为前辈,为何不敢承认!”

 “天龙八部!像掉他!”

 立见那八名中年人应是疾掠而来。

 卤蛋自出一把软剑,立即掠去。

 立听君喝道:“你是谁?你为何有这种七星缅剑?”

 立听月君道:“你是邓?”

 卤蛋不吭半声的立即攻向一名中年人。

 中年人稍退,立即有三名中年人挥剑攻来。

 卤蛋喝道:“上!”立即振剑疾攻。

 铁仁振剑行来道:“你们三人同一作忌吧!”

 星君不屑一哼,立即扑来。

 铁仁早已聚足功力,他一见对方扑近,立即全力攻出‘鬼哭神嚎’,立见寒虹织成为上千道剑光。

 刺耳的啸声大作。

 君骇呼句:“退!”立即扑来!

 月君喝句:“老三!”亦疾扑而来。

 啊一声惨叫,便见血纷飞!

 星君那魁梧身体已经消失了!

 数千块碎迅速的溅而出。

 君厉啸一声,挥开碎,立即掠来。

 铁仁口气,再度全力攻出‘鬼哭神嚎’。

 月君双掌一合,疾推来如山的掌力。

 君双手握拳,亦疾捣来两记如山的力道。

 那三道掌力乍碰上寒虹,立即迅速的被绞散!

 君及月君骇啊一声,立即退。

 君倏觉双掌一疼,双掌已被绞碎,他刚惨叫一声,双臂及全身立即迅速的被绞碎着。

 月君虽然没有首当其冲,左腿亦被绞碎,剧疼及剧骇之下,他踉跄一下,立即以右腿弹而起。

 铁仁一弹身,立即追去。

 月君刚掠近厅口,便已被铁仁拦住!

 “你…不…不要!”

 铁仁喝道:“香姐在何处?”

 “不…不知道!”

 “是香姐毁了南宫、司徒世家吧?”

 “是!…是的!不过,我没参加!”

 “香姐目前在何处?”

 “我真的不知道!她已经三个多月不见啦!”

 “你们全是被她及收买吗?”

 “是…是的!我知错了!”

 “自尽吧!”

 “我…我…愿以财物赎命!”

 说着,他已伸入怀中。

 立听卤蛋喝道:“小心有诈!”

 铁仁一想有理,立即疾攻出‘鬼哭神嚎’。

 月君吓得立即滚向地面。

 ‘啊!’一声,他的右腿及部完全被剑光绞碎,他一落地,却拚品的以双肘在地上朝外爬行着。

 鲜血疾

 肠脏疾而出!

 只听他惨叫一声,立即在地上搐及惨叫着。

 铁仁瞧得怵目惊心,立即望向卤蛋。

 卤蛋刚宰掉二名中年人,正在和六名中年人厮拚,只见他的那把软剑幻出红、蓝光芒,诡谲的闪动不已!

 ‘啊!’一声,一名中年人立即又捂心倒地。

 铁仁暗道:“哇!好招式!”

 倏听卤蛋喝道:“上!”

 铁仁立即扑向远处那四十余人。

 那四十余人吓得立即分散逃去。

 却见堡墙上掠下一百余名黑衣蒙面人,他们一落地,立即挥剑合攻向那四十余人,铁仁只好退到一旁。

 卤蛋疾挥软剑,鬼魅的飘闪着。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摆平八人,道:“走!”

 铁仁一见那四十余人只剩下十一人,他立即跟着掠去。

 没多久,他们已掠入林中,立听卤蛋问道:“阿仁,你怎会施展如此可怕的招式?是不是南宫源所授?是何招名?”

 “它名叫鬼哭神嚎,正是南宫爷爷生前所授。”

 “你可否再施展几遍?”

 “好呀!”

 铁仁立即专心施展三遍。

 卤蛋双目连闪,立即沉思。

 铁仁收剑,道:“卤蛋,咱们该走啦!”

 “你先回去吧!我尚需和那批人打个招呼!”

 “你何时再来找我?”

 “不一定!你走吧!”

 铁仁立即疾掠而去。

 卤蛋振剑练习‘鬼哭神嚎’一阵子,方始收剑忖道:“我的功力不足以施展此招,阿仁实在大可怕啦!”

 ※※※※※※

 铁仁离开卤蛋之后,沿途先后瞧见四批紫衣人在围攻别人,他二话不说的立即上前扑杀紫衣人。

 他先后杀了五百余名紫衣人,方始在第四天上午掠返五华山,他嘘了一口气,立即由林中穿掠,以免惊动别人。

 不出盏茶时间,他已掠近含烟庄,他一见附近没入,立即卸下面具及宝剑,再直接飞掠入院中。

 立听司徒唤句:“仁哥!”及掠出凉亭。

 “啊!妹,别跑!”

 她一听他如此关心她,立即羞喜止步。

 立见盖梅诸女欣喜的自厅中步出。

 铁仁欣然牵着司徒去。

 盖梅道:“瞧你衣之血,你杀了不少人吧?”

 “八、九百人!”

 “啊!当真?”

 “入内再说吧!我先去更衣!”

 司徒立即陪他返房道:“仁哥,顺便沐浴,泡泡温泉吧!”

 “好呀!”

 她立即替他洗头及洗背部。

 “妹,家中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却已经处理妥啦!”

 “你…你们确定有喜吧?”

 “嗯!慧姐害喜得很,不过,服药之后,已经好多了!”

 “苦了她啦!”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返厅,司徒诗立即送来水果道:“仁哥,请!”

 “谢谢!大家一起来吧!”

 盖梅道:“仁哥,先谈谈辉煌战果吧!”

 铁仁便依序叙述着。

 南宫虹感激的道:“仁哥,谢谢你替我们复仇。”

 “小卡司!可惜,香姐没在场!”

 盖梅问道:“卤蛋呢?”

 “他留在徐家堡!对了!月星那三位老鬼在卤蛋取出一把软剑时,曾经提过‘七星软剑’及邓哩!”

 南宫昭神色一变,道:“七星煞君!”

 南宫虹道:“不错!听说七星煞君又矮又胖哩!”

 铁仁问道:“七星煞君?听这万儿,不是好人哩!”

 南宫虹道:“不错!七星煞君邓因为身材之故,只要被他知道是谁在批评他,他一定会杀死对方。”

 南宫昭道:“可是,听说他在十五、六年前因为黑吃黑而被月星三君杀成重伤而坠崖而亡,怎会仍在人间呢?”

 “妹!他可能绝处逢生,另逢奇遇!”

 “有此可能!若真如此,仁哥,咱们得提防!”

 铁仁苦笑道:“可是,他一直很照顾我呀!”

 盖梅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些!”

 “好吧!”

 南宫昭问道:“亡哥,他有否向你询问那招式之来历?”

 “有呀!他还吩咐我施展三遍给他看哩!”

 诸女立即神色一变!

 南宫虹道:“仁哥,他在偷学你的招式啦!”

 “这…无妨!他不一定学得了,因为,爷爷生前常说,此招若无充沛内力的配合,即使记住招式,也无法施展。”

 “可是,他可以设法破解呀!”

 “这…他会和我为敌吗?”

 “不一定!咱们不能疏忽!”

 “这…会吗?”

 盖梅点头道:“大有可能!因为,他可能会判断你知道他的来历啦!若再有其他事,他一定会翻脸。”

 “这…我…”

 “仁哥,那是以后的事,目前别太忧心,咱们只需要防他即可。”

 “有理!”

 “仁哥,小雀她们十二人决定在十二月初一成亲啦!”

 “哇!真赞!办热闹些!”

 “爹也是如此打算,可是,她们却希望在土地庙宴客哩!”

 “好呀!顺便让那些邻居大加菜一番!”

 “那些邻居昨天来请你同意让他们尽些心力哩!”

 “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要提供宴客之、鸭、鱼、菜哩!”

 “你们意下如何?”

 “我们已经同意啦!不过,他们也答应到咱们的布店去领布啦!”

 “哇!你要送他们新衣呀?”

 “是的!”

 “很好!很好!”

 没多久,小雀入内道:“恭请主人及诸位夫人用膳!”

 铁仁道:“小雀,你来得正好!小龙他们学得如何啦?”

 “他们很用心!已能胜任工作!”

 “很好!你们十二人从明天起到高升客栈去学学,我打算在你们成亲之后,将高升客栈交给你们经营!”

 ‘叭!’一声,小雀下跪道:“谢谢主人及各位夫人的厚赐!”

 “起来!别客气!吃饭啦!”

 他立即和诸女入厅用膳。

 膳后,他们一返厅,小雀及阿福十二人立即下跪道谢,铁仁含笑道:“起来!你们好好干!我们就很高兴!”

 “是!”

 小雀她们又道过谢,方始退去。

 ※※※※※※

 农历十一月十七乃是‘阿弥陀佛’佛诞纪念,铁仁及盖献石却在大厅中既紧张又欣喜的坐着!

 因为,盖梅即将临盆啦!

 午时一到,立听一阵嘹亮‘哇…’婴啼声!

 盖献石喜道:“生啦!生啦!”

 两人不由欣然起来。

 立见小雀快步入厅道:“恭喜员外!恭喜主人,是公子!”

 盖献石哈哈笑道:“很好!很好!”

 铁仁问道:“夫人平安吧!”

 “平安!可能尚有一位公子或千金哩!”

 “哇!真的呀?”

 立听一阵嘹亮‘哇…’婴啼声!

 盖献石兴奋的立即奔去。

 铁仁立即跟去。

 他们尚未走到房外,便见南宫虹来道:“双龙抱珠!”

 盖献石呵呵笑道:“太好啦!双喜临门呀!”

 铁仁乐道:“梅妹平安吧?”

 南宫虹喜道:“平安!平安!”

 立见盖氏笑嘻嘻出来道:“员外!梅儿生了两个胖小子,又白又胖!又俊!眼睛更漂亮!太好啦!”

 “真的呀?我进去瞧瞧!”

 “别急!她们正在净身哩!到厅中歇会吧!”

 “好!哈哈!阿仁,恭喜啦!”

 “谢谢!爹!娘!你们挑一子回去吧!”

 “哈哈!谢啦!满月再说吧!”

 众人便入厅就座!

 没多久,两位三旬左右的清秀娘各抱一子入厅,盖献石及铁仁欣喜的各抱一个娃娃瞧个不停!

 良久之后,娘方始抱走娃娃!

 铁仁跟入房中,立见司徒慧诸女含笑陪坐在房中,铁仁上前握着盖梅的柔荑道:“梅妹,辛苦啦!”

 “仁哥,他们俊哩!”

 “是呀!太好啦!”

 “仁哥,该替他们命名吧?”

 “请爹命名吧!满月后、让大嫂抱走一子吧!”

 “仁哥,谢谢你!”

 “别客气,母子平安!太好啦!”

 他们叙良久,立见阿福入内道:“主人,小龙他们的爹娘前来道贺!”

 “哇!快请他们入厅!”

 “是!”

 “梅妹,你歇会儿,我去见见他们!”

 说着,他已含笑入厅。

 立见四十余人欣然步上厅口,两笼大更是‘咯!’叫不已,铁仁前道:“太让你们破费啦!谢谢!”

 “恭贺仁大爷添二位公子!”

 “谢谢!请坐!”

 众人立即欣然入座。

 十位侍女立即送入香茗。

 铁仁笑道:“小珠,你们陪家人聊聊吧!”

 “是!”

 众人叙半个多时辰,方始离去。

 盖献石夫妇一直留到晚膳之后,方始欣然离去。

 含烟庄中添加婴啼声,更是生机蓬

 翌一大早,嘹亮的啼声,更令众人大喜!

 天刚亮,盖献石夫妇便和其媳朱玉花前来逗娃儿。

 不久,各家店面负责人率人一起来道贺。

 没多久,城中之仕绅亦前来道贺。

 巳中时分,土地庙旁那群人亦结队前来道贺,铁仁除了接待他们之外临别时,亦各送他们一包包的红蛋。

 欢乐时光消逝得特别快,十二月初一终于抵达了,含烟庄内外早已张灯结彩,布置得喜气洋洋啦!

 巳中时分,阿福诸人陪着六顶花轿跟着一顶喜娘轿前往土地庙,坐在喜娘娇中之人赫然是铁仁。

 小龙等十对少年男女更是并排前行,他们沿途燃放着鞭炮,没多久,他们已经接近土地庙。

 立见那一、二万人扶老携幼站在路旁接,他们不但皆穿上新衣,而且脸上漾着建康的笑容,不由令铁仁暗喜!

 他在庙门前下轿之后,立见鞭炮声连响!

 广扬中除了排妥桌椅外,亦搭妥戏台,土地庙更是张灯结彩及悬挂仕绅们赠送之喜幛!

 盖献石夫妇及三百余名仕绅更是在庙前接着。

 铁仁打过招呼,立即吩咐阿福他们各自牵出新娘子。

 不久,铁仁已率六对新人入殿,盖献石夫妇便和阿福他们的双亲坐上主婚人及证婚人大位。

 铁仁焚香拜过,立即道:“吉时到!江爷爷,开始吧!”

 江爷爷立即欣然吩咐阿福十二人依俗行礼!

 不久,一串鞭炮声代表拜堂圆完成。

 铁仁喊道:“坐!大家坐呀!”

 贺客们立即欣喜入座。

 铁仁酒楼中之人员立即开始送上佳肴!

 突听戏台上传出一阵锣鼓声,立见六位三、四旬之人在台上敲锣打鼓,阿东却正经八百的到台前行礼。

 铁仁不由一怔!

 立听阿东道:“员外!仁大爷!各位乡亲,我是阿东,很高兴能有机会在此地向各位请安。”

 “今天是阿福他们的大喜日子,大家决定自演自唱好好的庆贺一下,如果好看!大家多鼓掌,如果不好看,大家多吃菜!”

 众人不由哄然大笑!

 阿东又道:“阿福他们今能够一起成亲,大家能够坐在此地,完全是仁大爷所赐,请仁大爷上台,好不好?”

 众人立即热烈鼓掌。

 铁仁一弹身,便掠上台,道:“各位乡亲!我实在想不到阿东他们会举办如此有意义的活动,谢谢!”

 “今是阿福他们六对佳人大喜之,我除了祝福之外,我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说几句心中之话。”

 “俗语说:‘行行出状元’,又说:‘只要有恒心,铁杵磨成针’,希望大家努力工作,若有需要我帮忙之处,随时来找我。”

 “今之佳肴,大部分是乡亲们自己饲养及种植,大家可要努力吃,你们吃得越多,阿福他们后赚得越多,谢谢大家!”

 众人立即哄然鼓掌。

 铁仁一下台,阿东果真开始介绍节目。

 一批批之人立即上台又唱又跳着!

 台下之人亦频频鼓掌。

 不久、铁仁带着六对新人站在庙前道:“各位乡亲,请斟酒,六对新人就在此一起向大家敬酒啦!”

 “干杯!”

 “干杯!”

 众人欣然干杯之后,阿东立即喊道:“阿福,你们十二人准备上台来‘夫唱妇随’,一对对的上来吧!”

 众人立即哄然叫好!

 铁仁含笑道:“好阿东!好点子!阿福,你们准备一下吧!”

 “是!”

 没多久,阿福及小雀先行上台,众人立即鼓掌。

 阿福道:“谢谢员外!谢谢主人!谢谢你们把高升客栈赐给我们十二人,我们一定会以努力报答你们!”

 众人这才知道此事,不由大为佩服仁大爷。

 阿福及小雀果真合唱一首歌!

 另外五对新人亦先后上台唱歌!

 不久,阿东道:“各位乡亲!阿东要告诉你们一件天大的秘密,咱们的仁大爷不但样样好,歌声更是一级!”

 众人会意的立即鼓掌。

 铁仁微微一笑,道:“小雀,你替我伴奏‘花月诗’吧!”

 “是!”

 铁仁先行上台道:“阿东是我的好友,所以,他最‘照顾’我,我就为各位唱一首‘花月诗’,献丑!”

 小雀立即上台琴伴奏。

 铁仁便专心唱着‘花月诗’!

 一曲既罢,众人便喝采鼓掌着。

 阿东喊道:“再来一曲,好不好?”

 “好…好呀!”

 铁仁笑道:“阿东,你太照顾我了吧?”

 “不敢!不敢!请!”

 “好!阿东,咱们合唱‘马虎歌’吧!”

 “哈哈!好呀!来!”

 两人立即合唱道:“兄弟在下敝人我,兄台阁下老大哥;听你之言颇有理,可是,我们不敢说;虽然可能没问题,难保绝对不会错!既是如此想必对,的确好像差不多;大概或者也许是,不过恐怕不见得;所以在下总以为,到底还是没把握;希望各位再研究,最好大家多斟酌;总之等以后再谈,请问你意下如何?”

 众人乐得猛鼓掌。

 铁仁笑道:“阿东,我可以下台了吧?”

 “各位,仁大爷可以下台了吗?大家舍得吗?”

 众人立即喊道:“再来一个!”

 “仁大爷,无三不成礼,再来一个吧!”

 “哇!阿东,你真罩呀!”

 “仁大爷多包涵!”

 “好吧!我就表演一个小手法吧!请大家瞧向殿内那对红烛吧!”说着,他暗聚功力,便朝它们一

 立见它们似长翅般缓缓飞来!

 最难得是,烛焰仍在燃烧着!

 众人立即瞧得目瞪口呆!

 不久,铁仁双手托着红烛道:“祝六对新人早生贵子!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祝土地庙香火旺盛!”

 众人立即哄然鼓掌!

 铁仁含笑道:“阿东,此台永远留着!每月初二及十六晚上,你找大家上来唱唱跳跳,大家也可以轻松一下!”

 “好呀!”

 “凡是上台表演者,都可以摸彩,我每次提供二十个奖,大奖是二十两银子,最小奖是一两银子!”

 “好呀!谢谢仁大爷!”

 众人立即哄然叫好!

 铁仁道:“阿东,按时来领彩品及安排吧!”

 “是!谢谢仁大爷!”

 铁仁便在众人喝彩声中掠入殿中。

 他放妥双烛,方始返座!

 黄昏时分,众人方始欣然离去。

 铁仁则入殿恭敬拜拜!

 他又和江爷爷夫妇聊了一阵子,方始出殿。

 立见阿东诸人又过来聊着。

 良久之后,铁仁方始返家。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