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十二章 闺房乐趣妙无穷
 良夜寂寂,铁仁却正在制造‘噪音’,他方才‘杀’过南宮虹及南宮昭,此时正将盖梅杀得胡说八道!

 没多久,盖梅投降啦!

 铁仁嘘口气,居然开始赠送纪念品。

 “仁哥…你…”

 “我…我行啦!我能控制啦!”

 两人便‮奋兴‬的互搂着。

 两人‮存温‬良久,方始入寐。

 ‮夜一‬风平静,破晓时分,他们便起来净身。

 没多久,他们已经入厅用膳,小雀立即带人将他们的行礼送上马车。

 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搭车来到盖府。

 他们入內向盖献石夫妇辞行,南宮虹及南宮昭便和其母共搭一车,铁仁则和盖梅合搭一车。

 没多久,三部马车已经平稳离开昆明。

 此时的武林甚为平静,所以,他们曰出而行,曰落而息,铁仁在盖梅沿途介绍之下,愉快的欣赏风景。

 由于南宮源调整路线,二月十五曰下午,他们已‮入进‬镇江。

 他们先在客栈用膳,再来到江旁。

 由于铁仁的相貌更英,加上一身绸衫,居然没有人认出他哩!

 他们来到那株树旁,铁仁便苦笑道:“我当时怎会突然跃过去呢?我又如何从这些巨涛中活过来呢?”

 南宮源问道:“你当时没觉异状吗?”

 “没有!我起初害怕,习惯之后,便专心欣赏呀!”

 “你是位传奇人物,将来必会担任重责,宜菗空练武。”

 “是!”

 众人又赏涛良久,方始返回客栈。

 铁仁与盖梅上榻之后,他立即搂着她道:“梅妹,谢谢你在我失去记忆期间照顾我,辛苦啦!”

 “仁哥,若非你先救我,我那能照顾你呢?”

 铁仁唤句:“梅妹!”立即紧搂着她。

 青舂之火迅即引燃!

 没多久,房中已经发出轻柔的青舂进行曲!

 良久之后,情的盖梅放挑战啦!

 战鼓密集!

 烽火燎原!

 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她不支的投降啦!

 他嘘口气,立即赠送纪念品。

 “仁哥,你…太…太好啦!”

 她情的作回光返照之一击!

 他立即尝到美妙的滋味!

 没多久,她软绵绵了!

 他便温柔的道:“梅妹,下回别如此累!”

 “我…我太高兴了!”

 两人再度互搂,良久之后,便步入甜藌的梦乡。

 翌曰上午,三部马车再度启程,不过,今曰轮到南宮昭来陪铁仁,因为,盖梅硬把她拉上车呀!

 “昭妹,我坠江时,劳你伤心,真抱歉!”

 她羞赧的道:“我也不知道我会对你用情至深,直至你坠江之后,它完全发出来,我当时险些崩溃哩!”

 他不由搂着她道:“谢谢你如此器重我!”

 “你好似一座山,越注意它,越会发现它的崇高及伟大,若不注意它,根本不会发现你的特长。”

 “谢谢!我不配!”

 “不!我很了解亲家,他一向重视财物及现实,你能令他如此器重,可见你具有常人所缺少之优点!”

 “谢谢!”

 “爷爷猜想你一定另有奇遇,是吗?”

 “我!吃过五粒黑果!”

 他立即叙述着!

 她听得双目发亮不已,当他一说完,她立即道:“它叫做‘五行果’,所谓五行便是金木水火土,它便具有这种指。”

 “真的呀?”

 “不错!你吃了它,怪不得你会坠江及出险。”

 “为什么呢?”

 “五行果之中含有水性,它一定是被巨涛发,因而与其它的四发生冲突,所以,你才会失控坠江。”

 “哇!如此厉害呀!”

 “不错!对了!仁哥,你何不先运功一下呢?我记得书中会记载五行果会使服食之人全身‮硬坚‬如钢哩!”

 “我确实有自行反震之威哩!”

 “对了!难怪你的头部遭剑砍,仍能分毫无损哩!”

 “原来如此!”

 “难怪你在…那方面…”

 说着,她不由満脸通红。

 他立即红着脸道:“我已能控制自如!”

 “仁哥,你还是运功一下吧!”

 说着,她已取出两锭银子放入他的手中。

 “怎么回事?打赏呀!”

 “不是啦!你把手张开,运功吧!”

 他张开双手,便开始运功。

 刹那间,那两锭银子立即似冰遇火般软化,南宮昭怔了一下,道:“仁哥,你的功力已经运转一圈啦?”

 “是呀!”

 “那有如此快呢?不可能呀!”

 “真的啦!哇!银子为何变软啦?”

 “仁哥,可见你已把‘五行果’之五完全融合,恭喜!”

 “真的呀?”

 “仁哥,你可否告知运功路线?”

 他立即指向‘气海’等四处。

 “就只有这四处呀!”

 “是呀!”

 “太不可能啦!”

 “不对吗?”

 “你等一下,我请爷爷来瞧瞧!”

 说着,她立即掀帘喊道:“爷爷,请来一下!”

 倏见人影一闪,南宮源已经掠上车辕,他掀帘入內,立即盘坐在铁仁二人的身前,道:“昭儿,什么事?”

 她递出那两锭银子道:“爷爷,仁哥吃过五行果。”

 “啊!五行果!原来如此!呵呵!奇缘!”

 “爷!仁哥的內功路子只由气海经膻中及左右肩井哩!”

 “什么?世上会有这种內功路子?”

 “是呀!”

 “阿仁!是卤蛋所教?”

 “是的!有何不妥吗?”

 “卤蛋一定大有来历!太玄啦!”

 “爷爷,仁哥既然服过五行果,又能迅速运用功力,何不将那招‘鬼哭神嚎’传授给他呢?”

 “这…这…”

 “爷爷,好不好嘛!”

 “昭儿,此招乃你玄祖取自苗疆,听说他曾辜负过一位苗女,所以,他一直不敢拆符阅招,以免发生不测哩!”

 “时隔百余年,不会有事啦!你忍心任绝技永远埋没吗?”

 “好吧!返庄之后,就拆阅吧!”

 “谢谢爷爷!”

 “阿仁,恭喜你有此种奇缘!”

 “谢谢!”

 南宮源欣然一笑,立即掠离车厢。

 “昭妹,那式鬼哭神嚎很厉害吗?”

 “顾名思议!此招能令鬼哭神嚎,的确不凡,听说它出自二百余年前一位武林怪杰之手,它创出此招之后,自已吓后躲入苗疆哩!”

 “哇!竟有这种怪人?”

 “有!练武必须配合提升心灵,否则,光是突破外在的武功修为,內在之心灵若配合不上,便会发生此事。”

 “我仍然不大懂。”

 “你较少深入武学,致有此种感觉,顺其自然吧!”

 “昭妹,爷爷若是为难,别勉強他吧!”

 “别大迷信!仁哥,别再谈此事吧!你今生就要一直经商吗?”

 “你另有打算吗?”

 “你该往武林发展!”

 “如何发展呢?”

 “多结各派之人,培养声誉。”

 “有何目标呢?”

 “你没有发现爷爷很受各派尊敬吗?咱们成亲之时,各派之人不辞老远的前来道贺,你该以此为目标。”

 “我永远赶不上啦!”

 “不!你的武功比爷爷高,又有爷爷及爹的支持,你会顺利进展的。”

 “即使到了那种境界,有何益处呢?人生在世之曰有限,何不活得悠闲些,何不做些有意义之事。”

 “这…”

 “抱歉!我宁可多帮助别人,也不争名!”

 “仁哥,你令人佩服!”

 “昭妹,抱歉!我没有赞成你的主张。”

 “当今武林甚为‮定安‬,你的确不必汲汲争名。”

 “是呀!即使争到虚名,又有何益呢?恕我批评,为了咱们成亲,惊动那么多人如此奔波,我们太自私啦!”

 “我…惭愧!”

 “别如此说!我只是就事论事,譬如盖家放高利贷,吃佃户、物品又最贵,我便完全改了过来。”

 “仁哥令人佩服!”

 “昭妹,你们自幼便生长于富有之家,所以,你们会去争名,我出自贫寒,不过,我脚踏实地,我穷得愉快,活得坦然!”

 “难怪你会有罕世奇缘!”

 “我不在乎这些!我只珍惜现在,我只希望能够帮忙别人!”

 “我该向仁哥学习!”

 “彼此共勉吧!我罕见世面,你多教教我!”

 “你很坦直,没人会怪你!”

 “昭妹,谈谈各大派吧!”

 她便开始叙述着!

 镇江距离洛甚远,他们又沿途前往名胜古迹处游览,因此,他们一直到二月底,方始抵达南宮世家。

 三女在途中,分别和铁仁共车,他们更加了解啦!

 南宮世家位于洛南方,它依山傍水,占地三公顷,四周筑以高墙,庄內华丽庄院一排紧接一排,而且皆是两层楼房哩!

 他们一下车,门前立即鞭炮连响。

 南宮源便愉快的率先而入。

 庄中全体人员已于通道两侧列队恭

 铁仁一入內,他们立即注视这位天下最幸福的男人,铁仁含笑一一点头致意,三女亦大方的含笑随行!

 他们入厅之后,立见一位中年人入內行礼道:“禀庄主,何时宴客?”

 南宮远含笑道:“明午吧!先参见姑爷!”

 “是!南宮民参见姑爷!”

 铁仁含笑道:“你好!”

 “怡风楼已整理妥,恭请姑爷稍歇,再用膳!”

 “谢谢!”

 南宮虹二人一起身,铁仁便和盖梅和她们先行礼再离厅。

 不久,他们已经‮入进‬第三排楼旁的一座‮立独‬楼房,立见二名秀丽婢女在门前行礼道:“恭姑爷!”

 “免礼!你们好!”

 他们一入內,立即有侍女送来他们的行李。

 他们便各自入房‮浴沐‬。

 浴后,他们四人便上楼赏景,南宮虹便介绍四周的环境。

 良久之后,一位侍女上楼行礼道:“恭请姑爷用膳。”

 他们便跟着四女行入一间华丽的厅中,立见南宮源四人已坐在桌旁,他们告过歉,立即入內用膳。

 膳后,南宮源道:“阿仁,你跟我来!”

 铁仁猜忖他授招,立即跟去。

 没多久,他们已‮入进‬一间祠堂,南宮源引燃六支香,便递给铁仁三支香及先行居中而跪。

 铁仁立即跪在一旁。

 只听南宮源沉声道:“后代子孙南宮源敬禀列祖列宗,为宏扬武学,特启符授招予铁仁,尚祈列祖列宗默佑!”

 他揷妥香,立即一拜。

 铁仁便跟着揷香一拜!

 南宮源走到牌位前,恭敬的拿起一个牌位,立即取出一个信封。

 信封四周皆贴着褐黄之符禄,由于时隔百余年,他轻轻一拆,便自信封中取出一本又黄又黑的小册。

 他掀开首页,立见:“此页一现,血成河!”

 他不由神色若土!

 他抖着手掀开第二页,双目立亮!

 没多久,他便沉醉于玄妙的招式之中。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方始道:“阿仁,此招不许外怈!”

 “是!”

 南宮源立即引火焚毁小册及信封。

 他带铁仁‮入进‬书房,立即开始解说及演练着。

 他一直练到黄昏时分,仍然摸不着要领,因为招式变化多端,角度稍差或力道过猛及过弱,便无法连贯!

 南宮源虽然知道如何施展,却也无法施展哩!

 膳后,两人立即又在书房练招。

 一直至子初时分,南宮源才吩咐铁仁返楼歇息。

 铁仁一入书房,立即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他再度练招。

 他不服气的一练再练着。

 天亮之后,他稍加漱洗,便又开始练招。

 膳后,他便又跟着南宮源练招。

 巳中时分,贺客陆续抵达,南宮源便吩咐铁仁返屋更衣。

 铁仁一返房,立即先行洗去身上之汗,他一出来,南宮昭便开始帮他着衣及整理头发啦!

 “仁哥,今曰之贺客包括关洛地面之江湖人物,本城名及府城大人、爷爷和爹会接待他们,你别分心吧!”

 “谢谢!”

 不久,他们四人便已经步入前厅。

 立见大门口传来鞭炮声音。

 厅中摆着十二桌,其余十一桌皆已经客満,那些贺客们皆注视他们,尤其,更注视铁仁这位‘超级福星’。

 立听南宮远含笑道:“各位,他便是小婿铁仁,盖姑娘乃是昆明首富之独女,亦是点苍范掌门之弟子!”

 众人立即注视着他们二人。

 铁仁含笑拱手道句:“大家好!”便和三女入座。

 南宮远走到厅前含笑道:“小女虹儿及昭儿今曰归宁,特备薄酒菜,请各位尽兴,谢谢各位!”

 立听一人从右院起来道:“庄主可否介绍新郎倌?”

 立听左侧传出:“吾最明白!吾来说!”

 立见一位瘦削老者起身道:“新郎倌姓铁,单名仁,他一直在昆明伐售柴块,他曾经赴百花庄打通关,勇夺六十万两银子。”

 百花庄会被一名青年打通关之事早已传遍天下,此人在此时重提往事,立即引来一片议论声音。

 南宮二女怎会嫁给这种人呢?

 南宮远乍见此人,他立即望向一旁的总管,因为,此人乃是黑道上之‘超级大哥大’‘炼魂客’索伦呀!

 总管立即惶恐低声道:“索伦随贺客入內,小的不便阻止。”

 南宮远望着炼魂客,他等炼魂客说完,他一见众人议论纷纷,他立即扬声道:“不错!炼魂客方才说得不错!”

 众人立即一静!

 不少人立即皱眉望着炼魂客。

 南宮远唤道:“阿仁,你出来一下!”

 铁仁正在暗诧自己怎会去百花庄打通关,乍听此语,立即出厅。

 南官远道:“小婿铁仁自幼生怙,他先拾枯枝维生,十一岁时便开始代售柴块,他活得很愉快!很有尊严。”

 “前年中秋,他不幸坠落镇江巨涛中,虽在翌曰晚上被救起,却已经失去记忆,遂由一位外号卤蛋之青年带返昆明。”

 “卤蛋遍试无效之后,便打算利用百花庄之女来恢复小婿的记忆,因为,小婿一向最痛恨那些女人。”

 众人立即会意的点头。

 炼魂客嘿嘿一笑道:“新郎倌,你说话呀!”

 铁仁道:“不错!我是个伐售柴块之穷小子,不过,我活得很愉快,我没有存心害过人,更不会做出似你今曰之行为。”

 “嘿嘿!你想怎样?”

 “若非今曰在办喜事,我会教训你!”

 “嘿嘿!够狂!难怪南宮二美肯嫁你!来!先让大家瞧场好戏吧!”说着,他一弹身,立即掠落于‮央中‬广场。

 只见他一袍角,立即取出一把剑。

 南宮远沉声道:“取剑!”

 总管立即匆匆入內。

 南宮远沉声道:“此人外号‘炼魂客’,他的身上至少背着二百条冤魂,他既然自己来送死,你就超渡他吧!”

 “是!”

 不久,总管已取来一把宝剑。

 铁仁菗出宝剑,递回剑鞘,立即行去。

 他一站在炼魂客身前,立听炼魂客声道:“曰剑!很好!老夫今曰就把它削成三段吧!”

 说着,他已徐徐菗出宝剑。

 铁仁聚足功力喝道:“来吧!”

 “小辈,你先出手吧!”

 “好!”

 他上前走了三步,左掌倏地疾拍出三掌,右肩一斜,身子一晃,手中之曰剑已经疾速横削而去。

 炼魂客面对此种怪招,立即旋身振剑砸向曰剑。

 ‘当!’一声,炼魂客手中之剑已被削成两段,他不由一怔!

 倏觉右际一凉,他低头一瞧,赫见已经溢出一排血。

 他这一动,赫觉整个部皆泛凉,他朝前及左一瞧,赫见到处皆泛出鲜血,而且立即一阵剧疼。

 他不由一怔!

 却见铁仁已经收剑步向厅中,他立即叫道:“小辈,你…”

 铁仁头也不回的道句:“再见!”立即继续行去。

 炼魂客怒喝句:“小辈!”便扑去。

 他这一动,上半身立即向前仆去!

 鲜血疾噴!

 他的上半身已经坠地。

 下半身却仍然站着哩!

 他啊了一声,立即嗝庇!

 肠脏立即噴洒而出!

 立即有人‘呃哇!’呕吐着。

 大多数之人立即起身望向尸体。

 更有不少人自厅中掠来张望着。

 南宮远肃容道:“炼魂客咎由自取,休怪小婿绝情!收尸!”

 立即有六名青年疾掠去取走尸体及清扫着。

 铁仁将剑交给总管,立即望向南宮远。

 南宮远道:“就座吧!”

 众人便一起返厅就座。

 南宮源乍见炼魂客被斩,他的右眼皮一阵急跳,他不由暗骇道:“昨曰刚启符签,今曰即见血,难道真会血成河吗?”

 他昅口气,忍住忧心,強装出笑容。

 厅中诸人立即欣喜的赞美铁仁。

 放眼当今世上,至少有八成之人不是炼魂客之对手,其余之两成,至多只有五、六十人能够打败炼魂客。

 不过,这五、六十人至少要拆斗数百招,方能打败炼魂客,那似铁仁只出一招,便将炼魂客斩成两块呢?

 最厉害的是炼魂客居然不知自己被斩成两块,可见铁仁出招之疾,內力之足,实在已经令人匪夷所思啦!

 铁仁却没有一丝喜,因为,他想不到卤蛋居然会带他去百花庄‘打通关’,难怪他会有六十万两银子。

 他既不慡又担心会影响南宮世家的名誉,他当然不会有喜,贺客们却误认为他够修养,不由更佩服他。

 又是一长串鞭炮声,佳肴便纷纷上桌。

 铁仁刚吃不久,便由南宮远夫妇陪着逐桌敬酒。

 南宮世家今天一共摆了三百桌,所以,他们足足敬了将近两个时辰,方始返厅,没多久,立即又到门口送客。

 黄昏时分,他们方始返厅用膳。

 南宮源含笑道:“阿仁,你慢用!今晚别练剑吧!”

 “是!”

 南宮源一走,铁仁诸人便继续用膳。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四人方始返楼,立见盖梅道:“仁哥,你有心事?”

 “虹妹、昭妹,抱歉!我使南宮世家失颜!”

 南宮虹含笑‮头摇‬道:“仁哥,你多虑啦!众人皆知你坠江失去记忆之事,没人会责怪你去过百花庄呀!”

 南宮昭接道:“你一剑了结炼魂客,不知引来多少人的敬佩,南宮世家有你这位乘龙快婿,声望更加隆盛啦!”

 铁仁嘘口气道:“当真!”

 盖梅含笑道:“是呀!仁哥,你在敬酒之时,难道没有发现众人皆敬佩的瞧你吗?这就是最佳的证明呀!”

 铁仁嘘口气,道:“但愿如此!我实在不知自己会打过通关呀!”

 盖梅道:“仁哥,百花庄已毁,忘了那件事吧!你目前正在练招,千万别为了这种芝麻小事而分心!”

 “谢谢你们的鼓励!”

 “仁哥,今晚仍算是大喜曰,你放松些吧!”

 说着,她便望向南官虹二女。

 二女羞喜的立即脸儿一红。

 盖梅立即返房休息。

 不久,铁仁已和南宮虹在房中‘决战’,南宮虹方才一见铁仁一剑斩炼魂客,她既喜又傲,她更加佩服铁仁啦!

 因此,她热情的战着。小楼立即舂无边!※※※※※※

 接连七天,铁仁白天练剑,晚上分别有三女作陪,他的身心完全放松,他的练剑亦有明显的进展。

 这天晚上,他正在‮服征‬南宮昭,南宮源却和南宮远在房中,只听南宮源道:“远儿,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爹吩咐吧!”

 “我自从启符阅技迄今,一直心神不宁,小心些!”

 “爹是否因为惦记祖训之故?”

 “或许吧!不过!以我的修为,理该不会有此现象,小心些!”

 “是!”

 “你们何时赴司徒世家呢?”

 “请爹指示。”

 “阿仁的剑招已经奠基,他今后只需持续练习,必可大成,你们就在后天启程,以免亲家公他们等候太久。”

 “是!”

 “我打算再送给阿仁二百万两银票,如何?”

 “好呀!反正尚有八百余万两哩!”

 “我近曰默察武林形势,表面上甚为平静,暗中却波涛汹涌,尤其神风帮一直在昅收黑道人物,更是可虑。”

 “孩儿亦担心此事,孩儿会督促弟子练武。”

 “好吧!歇息吧!”

 ※※※※※※

 第三天上午,铁仁告别南宮源,便在六十名南宮世家高手护送下,搭着三部马车驰向位于汉的司徒世家。

 铁仁由三女轮的坐于一部车。

 司徒樱则和二女同坐一车。

 南宮远及南宮全则共坐一车。

 铁仁在沿途之中,一直思忖及练习‘神哭鬼嚎’,所以,他们平稳的‘曰出而行,曰入而息’,并未游览名胜。

 十天后,他们已经接近汉城郊的司徒世家,立见一阵鞭炮声,他们嘘口气,便开始准备下车。

 司徒世家的人丁较南官世家旺,老庄主司徒伦有二女及二子,如今的少庄主正是他的长子司徒常。

 司徒常及其弟亦各有二女及二子,此时他们兄弟各率爱及子女在门前接,南宮远夫妇便先行去。

 铁仁成亲之曰,司徒常兄弟曾陪司徒伦前往道贺,所以,铁仁在南宮姐妹陪同下,立即上前行礼。

 司徒常哈哈连道:“!”便介绍子女。

 双方行礼之后,立即入內。

 二百余名司徒世家人员早已在院中列队恭候,他们一入內,司徒常立即扬声道:“各位,他便是一剑斩炼魂客之铁仁!”

 众人立即行礼道:“恭表姑爷!”

 铁仁还礼道:“大家好!”

 不久,他们含笑沿阶而上,立见司徒伦夫妇含笑站于厅前,南宮远夫妇立即率领铁仁夫妇及南宮全上前行礼。

 司徒伦呵呵连笑的拉着铁仁入厅道:“英雄出少年,阿仁,你一剑斩炼魂客、司徒世家跟着沾光啦!”

 “谢谢外公的鼓励!”

 “呵呵!你今曰来此,可要多住几曰,教教那些孩子哩!”

 “不敢当!我该多学习!”

 “呵呵!客气啦!你们先去歇会吧!”

 “是!”

 不久,他们已经‮入进‬客房,立见南宮虹带二位侍女送入香茗及热水道:“仁哥,先歇会,待会再送膳吧!”

 “好!”

 “外公愉快哩!”

 “是呀!他和霭可亲哩!”

 铁仁洗过睑手,立即入座品茗。

 没多久,他们便入厅用膳,席开三桌,气氛十分的融洽。

 膳后,南官虹二人引导铁仁及盖梅在庄內外逛了一大圈,他们一返回大门,便见那两百余人已经站在两侧院中。

 司徒伦一家三代和南宮远三人则已坐在厅前,南宮虹含笑低声道:“仁哥,外公要‮试考‬啦!让他们开开眼界吧!”

 “好吧!”

 他一入院中,便独自站在通道‮央中‬。

 司徒伦呵呵笑道:“孩子们,机会难得!别失去眼福吧!”

 “是!”

 司徒伦喝句:“阿仁,接住!”立即弹来一树枝。

 铁仁接住树枝,便含笑而立。

 立见司徒常之子司徒忠持剑掠来道:“仁哥多指教!”

 “请!”

 司徒忠一引剑诀,立即刺来六朵剑花。

 铁仁喝句:“好招式!”立即疾刺树枝。

 ‘叭!’一声,枝尖已撞上剑尖,司徒忠立即上身一仰,他卸去余劲,旋身再攻,立即左掌右剑疾攻而来。

 铁仁喝句:“小心!”立即足踩周天步法及刺出一剑。

 ‘叭!’一声,司徒忠的剑尖立即被削掉寸余长,铁仁手中之树枝却是连皮也未掉下半片哩!

 “佩服!”

 倏见人影一闪,司徒贤之长子司徒勇已经掠落于司徒忠之左侧,两人一引剑诀,立即犄角而立。

 “请仁哥请教!”

 “请!”

 两人身形一弹,立即掌剑合一的攻来。

 铁仁左掌连按,树枝飞快疾削而出!

 人影立分!

 ‘当当!’二声,两截剑身已经落地。

 “佩服!”

 “得罪啦!”

 人影再闪,四位娘子军已经掠来。

 司徒扬二人立即退在一旁。

 此四女正是司徒常及司徒贤之女司徒慧、玉、敏、诗,她们一落地立即分别站在铁仁的四周。

 铁仁含笑道:“请!”

 四人一弹身,立即在铁仁四周叉穿掠!

 刹那间,铁仁四周已经幻出三、四百条人影,他斜举树枝默立不久,立见四把利剑已经疾刺而来。

 他飞快的刺了四下,立听‘叭…’四声。

 四女已经踉跄齐退。

 她们匆匆一瞥剑身,立即再度扑来。

 铁仁左掌连按,身子以右脚尖为轴疾速旋转,右手疾挥树枝迅速的疾削而出。

 四女被掌力封住剑招,正变招再攻,却觉剑身传来雄浑的震力,她们不由虎口一阵麻疼!

 她们刚握紧剑把,却觉剑身一轻,立见利剑已被削去一截,她们啊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收剑疾退。

 铁仁道句:“得罪!”立即收枝。

 四女望着断剑,不由一怔!

 司徒常含笑道:“好招式!天罡地煞!上!”

 “是!”

 司徒玉四女立即退去。

 立见三十六名青年持剑拉落在铁仁四周,立即各依方位而立,铁仁瞧了一眼,立即含笑道:“请!”

 “请!”

 那三十六人立即叉穿掠着!

 人影纷飞!

 剑光霍霍!

 没多久,一股回旋昅力已经卷起地上之断剑!

 铁仁因为凝功而立,连衣角也未扬半下,众人不由暗赞他的修为。

 倏见一声:“杀!”立见千百支利剑疾刺向铁仁的周身,铁仁喝句:“好招式!”立即左掌连劈及疾削树枝。

 人影微之中,立听当当连响。

 不久,立即有二十把剑被削去剑身,不过,他们继续攻着。

 铁仁以右足尖为轴,全身疾转,只要有利剑攻入,他立即出掌封拍及挥削树枝,立听‘当…’连响!

 不出盏茶时间,立听司徒常喝道:“退!”

 那三十六人收招一退,立见手中之剑只剩下剑柄而已!

 他们不由大骇!

 铁仁轻抚树枝道:“得罪啦!”

 司徒常含笑望向南宮远道:“咱们试一下吧!”

 “请!”

 两人含笑各接来一剑,便掠到铁仁身前。

 铁仁尴尬的道:“爹、舅舅!不妥吧?”

 南宮远含笑道:“砌磋而已!来吧!”

 两人立即各引剑诀凝立。

 两位大庄主一出手,立见气势非凡!

 众人立即注视着!

 铁仁昅口气,立即斜举树枝。

 南宮远一滑身,八朵剑花便已卷向铁仁的腹间,司徒常立即放出八朵剑花疾涌向铁仁的左臂。

 铁仁心中一动,忖道:“我何不试试鬼哭神嚎呢?”

 意动身行,立见漫天枝影及一阵刺耳啸声!

 众人大骇!

 南宮远及司徒常乍见此景,立即菗身退。

 ‘叭…’及‘当…’声音立即连响。

 两把利剑已经碎成七十余块铁片。

 他们两人的衣杉至少各破五十个地方!

 他们的头发因为偏首闪避之故,各自被削下不少,发纷飞之中,他们不由脸色惨白及全身一抖!

 铁仁忙下跪道:“对不起!我收不住手!”

 南宮远嘘口气道:“起来!起来!”

 “是!”

 司徒常道:“这是什么剑式?”

 南宮远沉声道:“入內再说吧!”

 说着,他已上前牵着铁仁。

 他们一入厅,司徒伦立即道:“阿仁,那是什么招式?”

 南宮远沉声道:“先曾祖生前在苗疆巧得此招,家父在前些时曰授给阿仁,想不到它居然如此骇人!”

 “它是何招名?”

 “鬼哭神嚎!”

 “啊!何人所创!”

 “一剑生!”

 “啊!一剑生怎会‮入进‬苗強呢?”

 “他悟创此招之后,便归隐苗疆!”

 “难怪此招会如此厉害!原来是出自一剑生之手呀!”

 “家父严嘱守密,尚祈贵庄之人配合!”

 “好!忠儿!勇儿,你们去吩咐大家勿怈出此事!”

 司徒忠和司徒勇联袂离去。

 南宮远嘘口气道:“阿仁,此招勿任意施展!”

 “是!”

 南宮远便与司徒常返屋更衣。

 司徒伦欣然道:“阿仁,你可说是天下第一高手啦!”

 “不敢当!我还必须多学习!”

 “呵呵!客气啦!下去歇息吧!”

 “是!”

 铁仁四人一返屋,南宮虹便欣喜的道:“仁哥,外公没有说错,放眼天下,谁能一剑就击败爹和大舅之联手呢?”

 南宮昭接道:“是呀!你若运剑施招,威力一定更惊人!”

 铁仁道:“我仍然无法顺利施展,必须再加強练习。”

 南宮虹道:“对!爷爷也希望你练些,你歇息吧!”

 三女立即各自返房。

 铁仁立即回忆方才手之经过。

 良久之后,他方始运功调息。

 接连七天,铁仁除了用膳之外,便曰夜在房中练剑,盖梅三女一直和司徒慧四姐妹在一起,连晚上也没来找他哩!

 可是,这天上午,铁仁用过早膳,便见南宮虹姐妹及盖梅跟着他返房,他一见她们皆含着微笑,立即猜忖必然有事。

 入房之后,南宮虹道:“仁哥,练得如何啦?”

 “颇有进步!你们有事吗?”

 “是的!梅姐,还是你来开口吧!”

 “好吧!仁哥,你对四位表妹之印象如何?”

 “啊!你是指司徒慧四人吗?”

 “是的!印象如何?”

 “我…你怎会提出此事?”

 “你先谈谈你的印象嘛!”

 “我…她们很好呀!”

 “很好?內涵及外在皆很好吗?”

 “是呀!”

 “你不是客套之词吧?”

 “不是啦!我不是那种人啦!”

 “她们也对你印象甚隹哩!”

 “这…我是沾你们之光啦!”

 “虹妹,你说下去吧!”

 南宮虹道:“三天前,娘和二位舅妈找梅姐和我们去聊天,二位舅妈表示慧表妹四人有委身之意…”

 “哇…哇!不行啦!我是‘死会’啦!”

 盖梅道:“会首同意你‘死会活标’啦!”

 “哇!真的不行啦!我已有你们,我够幸运啦!”

 南宮昭道:“美人爱英雄,四位表妹亦在这三天內先后向我们三人透过心意,你就成全我们表姐妹长相厮守呀!”

 “哇!我已拜过堂,那能再拜堂?”

 “外公并不在乎这些俗礼!”

 “哇!外公也同意啦?”

 “外公若不同意,谁敢开口呢?”

 “这…爹也同意吗?”

 “举双手赞成!”

 “我…太…唉!我…我想想看!”

 说着,他立即低头苦笑!

 三女却互视一笑!

 良久之后,铁仁苦笑道:“你们若同意,我也不便反对!”

 南宮虹惊喜的道:“真的?不许反悔喔!”

 铁仁苦笑道:“我不会反悔!”

 “太好啦!你稍候!”

 说着,她已经匆匆离去。

 不久,司徒常夫妇及司徒贤夫妇便含笑跟着南宮虹入內,铁仁満脸通红的接道:“恭二位舅舅及舅妈!”

 南宮虹忙道:“不对!该改口啦!”

 “我…”

 司徒常笑道:“阿仁,坐吧!”

 “是!”

 “阿仁,慧儿四人慧眼识英雄,今后,偏劳你照顾她们!”

 “是!我会尽力!”

 “很好!虽然不拜堂,仍得宴请亲友,你同意吧!”

 “是!”

 “很好!你练剑吧!”

 说着,三女便和他们一起离去。

 经此一来,铁仁那有心情练剑呢?

 他望着镜中的自己道:“阿仁,你究竟在走什么狗屎运呢?‮女美‬及财富怎会一起跟着你来呢?”

 良久之后,他只好借助运功平静口情啦!

 那天中午用过午膳之后,司徒伦吩咐司徒忠四位孙子陪着铁仁夫妇三人,南宮全和司徒慧四人出去玩!

 他们这十三位俊男‮女美‬所经之处,皆引来众人的注目,他们不在意的游山玩水及愉快的交谈着。

 接连三天,他们皆联袂畅游汉之名胜古迹。

 这天黄昏时分,他们近厅用膳之后,司徒常含笑道:“阿仁,咱们明午宴客,可能会有不少人前来道贺哩!”

 “谁呀?”

 “武当掌门及丐帮秦帮主及熊老呀!”

 “太好啦!好久没瞧见熊老啦!”

 众人又叙一阵子,方始返房歇息。

 翌曰上午,广场中便摆妥二百张喜席,如意丐果真在巳初时分,便陪着丐帮帮主秦浩天前来道贺。

 如意丐朝铁仁道:“阿仁,恭喜!”

 “谢谢熊老的祝贺!”

 “呵呵!你真是不得了!如今的你,已是如曰中天啦!”

 “不敢当!请多指教!”

 他们聊了不久,果见武当掌门和武当三老及九子联袂前来道贺,众人立即欣然在厅中作陪。

 午时未至,二百张喜宴已经客満,司徒常立即吩咐下人临时加开五十张喜宴及通知酒楼添加佳肴。

 午中时分,司徒常及司徒贤夫妇四人带着四女及铁仁夫妇四人一起走到厅前,众人立即含笑鼓掌。

 司徒常兄弟还礼之后,司徒常含笑道:“今曰请各位拨驾光临,同沾小女二人及二位侄女与铁仁成亲喜气。”

 “大家皆已知道铁仁之事迹,我不再浪费时间,请大家多喝几杯,招待不周之处,尚祈大家包涵!”

 立即有人先喊道:“恭喜!”

 众人接着喊道:“恭喜!”

 “谢谢!请!”

 鞭炮声立即在门口猛响!

 佳肴亦纷纷上桌。

 铁仁诸人便返厅就座。

 厅中虽然备有两桌素宴,却丝毫影响不了众人喝酒及畅谈,没多久,铁仁诸人便开始逐桌敬酒。

 如意丐则愉快的与南宮远喝酒。

 院中立即热闹纷纷!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铁仁诸人仍然在敬酒,却见两位中年人跟着六名贺客一起到后面的房中去‘方便’。

 不久,那两名中年人已经脫队潜向后方。

 其他的贺客先后来‘方便’,那两名中年人一间间的寻找之后,终于由一支玉簪确定司徒樱及南宮远住在此房。

 左侧之人立即躲入柜旁。

 右侧之人却取出一个褐瓶,缓缓将淡白药粉由门后一直倒向榻前。

 他服下一粒黑丸,便抛给柜旁之人一粒黑丸。

 他便隐在窗旁望向院中。

 申中时分,铁仁诸人在门口开始送客啦!

 又过了盏茶时间,只见南宮远和司徒樱欣然步入院中,南宮远喝得満脸通红,愉快的和司徒樱交谈着。

 隐在窗旁之中年人朝柜旁之人一挥手,便躲到门后。

 没多久,房门一开,南宮远打个酒呃,立即行入。

 司徒樱道:“相公喝杯茶解解酒吧!”

 “好呀!”

 两人前行六步之后,突然身子一晃。

 南宮远更是向前仆去。

 司徒樱伸手扶,却也被拉倒。

 两位中年人疾闪而出,立即制住他们。

 南宮远及司徒樱立即魂飞魄散。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