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十一章 三大仙女齐报到
 铁仁横执树枝,便望向宗鼎。

 宗鼎道句:“有僭!”象征的朝右侧一划,表示已经攻出一招,铁仁不知这种规矩,仍然站着。

 宗鼎暗自火大,立即掠前攻去。

 别看他的手中只是一树枝,他一出招,立即嘶嘶连响及幻出一片枝影,因为,他一火大,已经攻出‘云雾渺渺’绝招。

 铁仁倏地一刺,立听‘叭!’一声。

 宗鼎的树枝尖端被铁仁的枝端一刺,枝身一弓,立即折断,宗鼎的虎口更是一阵麻疼。

 “对不起!我…”

 “接招!”

 立见枝影如山,呼呼卷向铁仁。

 铁仁这回不便在刺对方的枝尖,只见他的脚踩周天步法,手中之树枝反而下垂不做任何攻击。

 宗鼎疾攻六招之后,倏地大喝一声:“小心啦!”立即弹向半空中。

 立见他一翻身,便连人一起扑下。

 那七寸长之树枝立即幻出七朵花。

 铁仁不便再躲,立即敛力刺去。

 ‘叭!’一声,两树枝已经顶上,只见铁仁的树枝先弯曲,立即又直宗鼎倏地一翻身,双脚脚尖已疾踢向铁仁的后脑。

 立听范继义喝道:“不可…”

 铁仁一收树枝,便将右小臂向宗鼎之脚尖。

 他为了给面子,便默立不动及收回力道!

 ‘叭!叭!’二声,铁仁被踢得踉跄一步。

 宗鼎借势向外一翻身,便面向大厅下跪道:“徒儿不才…”

 范继义道:“起来!别伤和气!”

 “是!”

 铁仁一转身,便道:“对不起!我不小心断…”

 宗鼎岂会不知铁仁故意给他面子,他立即行礼道:“佩服!”

 南宫远道:“阿仁,你向点苍五于请益吧!”

 范继义点头道:“宗鼎,你们好好学习吧!”

 “是!”

 五位青年各自折下一树枝立即掠立在铁仁的四周!

 铁仁何尝见过这种阵仗,不由暗自紧张!

 宗鼎道句:“请!”立即斜举树枝。

 ‘刷!’一声,点苍五子已经疾速在铁仁周围奔掠着,刹那间,立见百余条人影围住铁仁。

 铁仁却清晰的瞧见他们五人已经各自扬起树枝。

 他稍一思付,立即左掌迅速拍出,右肩一斜,身子向右前方一晃,树枝立即迅速的横削而去。

 ‘砰…’声中,人影立散。

 点苍五子手中的树枝全部被削断啦!

 他们怔住啦!

 他们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呀!

 范继义肃容道:“请铁公子再施展一次方才的招式。”

 铁仁左掌疾挥,再度斜肩横削出树枝。

 范继义眉尖一皱,立即沉思!

 南宫源道:“虹儿、昭儿!你们试试看!”

 “是!”

 二女各折来一树枝便犄立于铁仁身前。

 南宫源道:“阿仁,你再施展方才之招式。”

 “是!”

 二女齐喝一声,立即攻来。

 名震江湖的南宫剑招立即出现啦!立见两团剑影织攻向铁仁的上半身,而且隐卷向他的双眼。

 铁仁左掌疾拍二下,立即斜身模削出树枝。

 二女刚觉枝身剧震,便见树枝削来,她们旋身疾闪,树枝却已经分别被削去二寸及四寸。

 她们怔了一下,不由轻抚尖端。

 铁仁一收招,便望向南宫源。

 南宫源嘘口气,道:“妙!妙招!坐吧!”

 众人立即返厅就座。

 南宫源问道:“阿仁,此招出自何人?”

 “卤蛋!他说我常伐木,便教我此招,我只要模削及一推,便可以顺利代木,时间也节省不少哩!”

 范继义苦笑道:“点苍绝技居然败给伐木招式,太可笑啦!”

 铁仁忙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我没怪你之意!我也该趁机检讨一下!”

 南宫源笑道:“天下没有完美的招式,各位别在意!”

 范继义道:“员外,且容吾等至令郎灵前致意吧!”

 “请!”

 众人便行向灵堂焚香致意。

 此时,正有一位矮胖中年人行向南隆中山。

 提起隆中山,看官们一定会忆起诸葛孔明,他当年高卧隆中,却悉天下形势,刘备三顾茅庐,才将他请出山。

 如今的隆中山亦隐居一人,他便是曾经以易容及医术名闻江湖的‘巧手魔心’诸葛不悔!

 诸葛不悔今年已是六旬,他在三十岁时一入江湖,便曾经当着九大门派掌门人面前卸下九张面具。

 那九张面具赫然是九位掌门人呀!

 一张脸戴上九张不同面貌的面具,居然没被瞧出破绽,可见诸葛不悔所制作之面具是何等的巧。

 所以,大家赠他‘巧手’之誉。

 可惜,他贪财又好,而且均利用易容术达到目的,九大门派只好联手攻他,最后废掉他的功力任他离去。

 除了少数人之外,罕有人知道他住在隆中山。

 这位矮胖中年人上山之后,走入一片梅林,立即道:“桑八百,田十五!”

 当年诸葛亮曾上书后主:“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诸葛不悔便以‘桑八百’及‘田十五’做为暗号。

 他这暗号只有少数几位‘超级客户’知道,所以,矮胖中年人完不久,眼前之梅花倏地消逝。

 一位清瘦布袍老者已经行来。

 远处赫见一排木屋。

 显然,方才之梅花树只是障眼之阵式。

 矮胖中年人取出一叠银票道:“在下又来偏劳先生。”

 “你的右眼怎会如此?”

 “一言难尽,请笑纳!”

 这名老者正是诸葛不悔,他取走银票,便逐张瞧着。

 “你多付出一万两银子,莫非医右眼?”

 “正是!”

 诸葛不梅上前掀开眼皮瞧了一阵子道:“回天乏术。”

 “当真?”

 “毒已渗毁神经!”

 “可否另以兽目或人目取代?”

 “办不到!只能装目掩饰而已!”

 “好吧!何时动手?”

 “今夜!吾尚需去取目,你今夜子时再来此吧!”

 “在下尚需补容!”

 “吾知道!届时一并解决!”

 “偏劳先生,告辞!”

 说着,他立即下山。

 此人正是卤蛋,他经过这一年余的进补及修练之后,他在今夜来请诸葛不悔替他‘美容’啦!

 他在山中运功至亥末时分,方始前来。

 果见诸葛不悔已在场等候他,两人入内不久,梅花阵式立即又阻绝入口及那排木屋。

 卤蛋入房躺妥,便自行卸下面具。

 诸葛不悔按视一阵子道:“必须挖去死,再植生,加上植眼,你必须在此地躺三个月,行吗?”

 “行!”

 诸葛不悔取出一粒黑丸,道:“服下它,你便可以无忧睡三天!”

 卤蛋毫不犹豫的立即服下黑丸。

 没多久,他果真已经昏睡过去。

 诸葛不悔将一碗青水遍敷卤蛋的脸部,方始以尖刀剜出他的右眼,再在眼眶内抹了三种药。

 良久之后,他从瓷碗取出一粒眼球,小心的放入卤蛋的眼眶中。

 他取出细针了一阵子,方始又敷三种药。

 不久,他以纱布沽妥药水,便覆上眼眶。

 他接着逐一挑挖出卤蛋脸部坑之黑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挖出卤蛋双,再似切般切碎,然后小心的补于坑中啦!

 一道道的药粉及药水先后擦拭着。

 破晓时分,他以大纱布沾妥药水覆在卤蛋的脸上。

 他挑出眼鼻孔及嘴孔之后,方始自言自语道:“下月再进行易容吧!他究竟是谁呢?他为何如此富有,内功又如此强呢?”

 他默忖不久,方始返房歇息。

 ※※※※※※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诸葛不悔接下卤蛋这笔生意,便可以利用这两万两银子逍遥余生啦!

 就在卤蛋躺了二天之后,突听:“桑八百,田十五!”

 “咦?会是她吗?”

 他上前除去阵式,便见一位丽女子站在远处,他的心儿一阵狂跳,暗喜道:“果真是她!太好啦!”

 他便默默行去。

 来人正是百花庄‘大姐头’香姐,她上回负伤逃逸之后,亦躲起来大量进补及修练功力。

 如今的她虽然只是昔年的六成修为,她已经很高兴啦!

 最令她遗憾的是身上之刀剑疤痕,所以,她来报到啦!

 此时,她一见诸葛不悔行来,她立即朝襟一抓。

 她早已解开大小衣扣,所以,她此时一抓,立即春光大,那魔鬼般身材再度散发着无穷的媚力。

 美中不足的是、腹、部之六道长短疤痕。

 她立即以媚笑弥补这个缺点。

 诸葛不悔上前细抚那些疤痕道:“是谁如此的不识趣呢?太可惜了!来!悔哥先将它们消灭吧!”

 “不!悔哥,人家要先侍候你!”

 “呵呵!当真?”

 “衣已宽,人已倒矣!”

 说着,她果真靠入他的怀中。

 他呵呵一笑,立即抱她入房。

 别看他又老又瘦,抱起查某来,却是有劲哩!

 不久,阵式再现,两人已经滚入榻中。

 诸葛不悔好似在把玩艺术品般欣赏及轻抚着,她亦收敛成淑女般羞赧、微抖,他的焰徐徐被点燃了!

 终于,他被引爆了!

 不过,他仍然不疾不徐的耕耘着!

 她却似万马奔腾般冲刺着!

 他面对她这种先柔后刚之挑战,没多久,他也挥戈疾进,房中立即杀气腾腾,热闹得不可开

 良久之后,他尽兴啦!

 她亦悄悄收他的髓。

 因为,他最会保养身子,他的东西皆是好货呀!

 她们各取所需,满意极了!

 他又把玩体良久,方始起身道:“该贵妃入浴啦!”

 “帝王何不一起来?”

 “呵呵!办正事要紧!吾看到那些疤痕,吾就心疼,吾必须迅速的完全消灭它们。”

 说着,他已取药服用。

 香姐便愉快的行到后院沐浴。

 诸葛不悔又将一粒黑丸入卤蛋的口中,方始返房调药。

 良久之后,香姐全身赤前来道:“悔哥,那十个丫头全部垮啦!人家只好另起炉灶,你可要多费心啦!”

 说着,她已自袋中取出一张纸。

 她一摊开纸,赫见纸中画着一位美女。

 诸葛不悔瞧着:“美的,她是谁?”

 “司徒樱!她是司徒伦之女,南宫源之媳。”

 “喔!司徒世家及南宫世家惹了你啦!”

 “不错!人家和十个丫头辛辛苦苦赚了一些钱,却被他们坐享其成,而且还会去滥做沽名钓誉之事,气不气人?”

 “他们那批人最擅长这种把戏啦!”

 “所以,悔哥一定要帮忙人家呀!”

 “可是,你和她的体态相差不少哩!”

 “悔哥一定有法子解决啦!”

 “当然!不过,必须动些小手术及由你运功配合!”

 “人家愿意吃任何的苦!”

 “很好!你就在此住两个月吧!”

 “好呀!”

 “不过,吾另有一宗生意在此,不许你过问!”

 “放心!人家知道你的规矩啦!”

 “很好!来!你先听吾述口诀!”

 他立即低声叙述着!

 ※※※※※※

 二月二乃是民俗‘头牙’,亦是土地公之诞辰,对铁仁来说,乃是最风光及最欣喜之事,因为,他在今成亲呀!

 盖献石比他更紧张,因为,九大门派掌门人及武林之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部在昨天下午前来‘含烟庄’致贺!

 为了面子,他绝对不能让阿仁失态,他早已经在三天前,便吩咐其指导铁仁及盖梅三女练习拜堂及宴客相关礼仪。

 今天一早,他更是亲自督导哩!

 巳中时分,他满意的返回庄中。

 喜娘立即协助铁仁穿上礼服及步向厅中。

 不久,铁仁一身礼服骑上白马,带着三顶花轿及喜娘轿启程,大门口立即燃放着又长又响亮的鞭炮声。

 点苍掌门范继义立即邀各派掌门人进入含烟庄,管家诸人立即井然有序的引导他们进入大厅中坐妥。

 其他的江湖人物或昆明城之贺客亦陆续坐入院中凉篷内。

 午初时分,铁仁已自盖家三位美女上花轿,盖献石夫妇及南宫源诸人则搭乘华丽马车随后而来。

 含烟庄距离盖府只有三条街,没多久,铁仁便已带三女进入大厅,盖献石夫妇及南宫源、南宫远夫妇亦含笑入厅。

 如意丐客串司仪,立即扬声指挥着。

 鞭炮声中,行礼如仪,铁仁和三女顺利的进入房,盖献石夫妇及南宫远夫妇立即欣然招呼众人就位。

 不久,铁仁四人入厅就座,佳肴便在鞭炮声中送出。

 席开两百桌,每道隹肴皆是香味俱全及质量均佳!

 众人吃得满意极啦!

 不久,盖献石夫妇及南宫远夫妇陪铁仁四人沿桌敬酒,铁仁只需负责微笑及轻啜一口酒,其余之事,便有人代劳啦!

 不过,由于桌数多达二百桌,他们绕了一个多时辰,方始返厅,没多久,便又到大门口送客。

 好不容易送完贺客,南宫源诸人亦联袂离去。

 良久之后,庄中除了铁仁四人之外,便是小雀、阿福等十二位年青仆婢,此外,另有八十余人在收拾剩饭菜及餐具。

 铁仁嘘口气,道:“可以放心用膳啦!”

 说着,他便开始用膳。

 盖梅及南宫虹姐妹经过这段时和铁仁相处,她们皆明白他素无心机及平易近人,她们便跟着用膳。

 事实上,她们为了拜堂,今天一起,便不敢多吃东西或多喝水,以免在要紧的关头必须上茅房哩!

 所以,她们现在可说又饿又渴。

 膳后,她们各返房,铁仁一一替她们揭巾卸冠之后,他们便换上便服及登上小楼一起欣赏夕阳美景。

 当夕阳西沉之时,铁仁道:“梅妹,来一曲‘花月诗’吧!”

 “好呀!有意义哩!稍侯!”

 她步入书房取来瑶琴,立即邻几愉快的弹奏。

 没多久,两人情深款款的一起唱着!

 南宫昭听了一遍之后,亦含笑相和着!

 良久之后,铁仁含笑道:“当年,梅妹常在小楼唱此诗,我每次送来柴块,总是听得陶醉,故而今唱此诗。”

 盖梅起身道:“仁哥失去记忆之后,惟有此诗能够发他,他因而渐恢复,此诗可谓极具纪念价值哩!”

 南宫虹姐妹立即含笑点头。

 铁仁正道:“我再强调一次,我很平凡!我感激你们!我不会辜负你们!”

 三女立即默默点头。

 铁仁朝外一瞧,道:“下去用些膳,咱们便歇息吧!这段时以来,咱们皆太紧张,不妨尽量放轻松些吧!”

 四人便下楼入厅。

 厅中早已摆妥佳肴,小雀及三位侍女便行礼上前侍侯,铁仁含笑道:“你们今后别侍奉我们,我们自己来吧!”

 “是!”

 “不过,入夜之后,你们六男六女必须配对轮巡视,对了!梅妹,可否发给她们一些巡夜津贴或点心呢?”

 “好呀!每月各给五两银子,如何?”

 “好呀!点心呢?”

 “他们爱吃什么,就自己准备吧!”

 “好吧!小雀,你们转告阿福他们吧!”

 “是!谢谢主人及三位夫人!”

 四女行过礼,立即退去。

 盖梅道:“虹妹、昭妹,你们那四百万两银子就存入银庄,如何?”

 “好呀!”

 铁仁道:“梅妹,我觉得应该将它们存入万顺银庄,因为,咱们目前有太多的现银及银票,若发生意外,怎么办?”

 “这…外人会不会因而对咱们的银庄失去信心呢?”

 “我觉得咱们那三家银在该关掉!”

 “啊!妥吗?它们每月可以收入不少的利钱呀!”

 “我坦白的说吧!那三家银庄的利钱太高,我以前常听别人私下批评盖家在人血,你有否听过?”

 “确有此事!不过,若结束营业,借放在外之钱如何回收呢?”

 “让他们分期还吧!”

 “这…要不要和爹商量一下呢?”

 “免啦!爹已经交给咱们负责,咱们就别让他心啦!”

 “好吧!”

 “此外,咱们的佃户租金太高了,该降!”

 “这…”

 “梅妹,以咱们目前的产业,至少可以吃十代,咱们何不做些善事呢?”

 “好吧!”

 “爹若有意见,我来向他解释吧!”

 “爹不会有意见!”

 “此外,咱们各家店面的价钱也该降至同行的水准,薄利多销呀!”

 “好吧!”

 “谢谢!我出自贫寒,所以,我知道贫民及一般人之情形,我不想沽名钓誉的故意济贫,所以,我就运用这种方式。”

 盖梅道:“我同意!”

 南宫昭道:“爷爷已经提过,若有需要,仁哥可以运用那四百万两!”

 “谢谢!”

 盖梅道:“咱们即使降价,以目前的营业情形,每月至少有一万两以上的收入,所以,应该不会动用到它们。”

 铁仁道:“备而不用!让万顺银庄替咱们保管吧!”

 “好!”

 “对了!土地公庙快完工了吧?”

 “尚需一个月哩!”

 “落成之,通知各家店面之人空轮去拜拜!”

 “好!”

 “虹妹、昭妹,咱们何时返洛?”

 南宫虹应道:“后天启程!明先返梅姐的娘家吧!”

 “好!梅妹,咱们方才所决定之事,在明午前办妥吧!”

 “好!我会召集他们来此地。”

 他们又聊了一阵子,三女便先行返房,铁仁忖道:“梅妹似乎不大同意降价及减税之事,我会不会太霸道啦?”

 他思忖不久,立即步入盖梅房中。

 只见龙凤红烛在榻前闪耀喜气光辉,盖梅亦已经宽衣躺入锦被之中,他立即宽衣上榻啦!

 他一躺下,她不由又羞喜又紧张。

 “梅妹,我方才之决定,会不会太霸道了!”

 “不会!我只是一时无法接受,不过,为了积善,我完全同意!”

 “谢谢你!”

 “仁哥!我更了解你了!你真是好人!”

 “谢谢!我特别幸运!我很珍惜这份幸运,所以,我也希望别人分沾一些幸运,反正咱们仍有利润呀!”

 “是的!”

 “我决定关闭那三家银庄,实在是因为我担心他们无法抵抗抢劫,万一碰上一次,赚再多的利钱,也弥补不了呀!”

 “不错!我一直没有想起此事,还是你考虑周全。”

 “梅妹,谢谢你的支持!”

 “仁哥,你别顾及我的感受,你是一家之主呀!”

 “不!你比我懂,我若说错,你要告诉我!”

 “我会的!我若没有表示意见,你就放手去做吧!”

 “谢谢梅妹的支持!”

 他如此尊重她,她不由大喜!

 房中立即一静!

 不久,他咳了一声,道:“梅妹,爹…爹吩咐咱们…今夜…要在…一起!”

 她羞赧的点点头,立即除去亵衣

 立闻一阵幽香。

 他的心儿一,立即除去障碍物。

 她心知他曾经在百花庄打过通关,她反而担心自已承受不了哩!她立即暗暗的摆妥备战架式。

 铁仁曾由盖献石指导过,所以,他立即小心的上阵。

 两人好似瞎子摸象般忙碌一阵于,他终于办妥报到手续,她顿觉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啦!

 不过,她暗忍着!

 此时,一切言语皆是多余,他便按照盖献石所教的散步前进。

 良久之后,时间终于战胜空间。

 她终于苦尽甘来啦!

 她有反应啦!

 他立即放心通行啦!

 人的响曲终于开始演奏啦!

 一个时辰之后,她终于体会人生的真谛!

 她不由自主的歌颂!

 他更放心啦!

 良久之后,她羞赧的道:“仁哥,我不行了!你去虹妹那儿吧!”

 “我…可以吗?”

 “可以呀!去吧!”

 他只好尴尬的穿衣离去。

 盖梅足的眯上双目回忆着!

 铁仁一入南宫虹房中,便见她脸通红的躺在被中,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干脆就宽衣掀被而入!

 她立即羞赧的解除装备!

 不久,他已经突围而入。

 她方才已经旁听得心微,此时亲自上阵,不由暗叫吃不消!

 他却继续前进着!

 子初时分,她不由道:“仁哥,我…不行啦!”

 “我…我去找昭妹吧!”

 说着,他立即转移阵地。

 他一躺上南宫昭的身旁,她立即勇敢的热情的战。

 房中立即热闹纷纷!

 丑寅之,她终于又投降啦!

 哇!没地方可去啦!怎么办?

 却听盖梅在远处轻咳一声。

 铁仁立即硬着头皮又来‘麻烦’她。

 她边战边道:“仁哥,你无法控制…那个吗?”

 “我…不知道呀!”

 盖氏早已指点过盖梅,因此,盖梅立即羞赧的道:“仁哥,你可否回想‘小解’前之那种感觉?”

 “我…试看看吧!”

 哇!有够伤脑筋喔!

 足足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就在盖梅死去活来之际,铁仁突然全身一抖,接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妙感油然而生!

 他喔了一声,毕业啦!

 “啊!仁…哥!”

 “梅妹!”

 两人面对‘辛苦的杰作’,不由大喜!

 两人情深意浓的承受着!

 良久之后,雄长啼,铁仁啊道:“天亮啦!”

 “仁哥,你…真强!”

 “我…太劳累你们啦!我该设法改进!”

 “仁哥可以回味方才之感受是如何产生的呀?”

 “有理!”

 两人便默默温存着!

 没多久,小雀诸女将漱洗品送到门外,盖梅便羞赧的道:“仁哥,咱们今午尚需见各家店面负责人哩!”

 铁仁会意的立即起身进入浴室。

 浴室中已有两桶清水,另有天然温泉,铁仁立即沐浴。

 浴后,他一出来,盖梅已递来漱洗品。

 他欣然漱洗,她则入内沐裕。

 他望着锦被上的汗迹、秽迹及血迹,他不由全身一热,昨夜的绵情形不由令他神色一痴。

 她出来一见他望向榻上,她不由脸通红。

 他替铁仁取出新衫,便自行换下被套。

 他换妥新衫,一见她正在梳发,他立即上前道:“梅妹,你真美!”

 “仁哥,你真强!”

 “你不要紧吧?”

 “无妨!我已服过灵药!”

 不久,两人走入厅中,便见南宫虹二人羞赧的从椅上起来。

 “别客气!用膳吧!”

 盖梅唤道:“小雀!”

 立见小雀入内道:“夫人有何吩咐?”

 “你们分别去通知各家店面负责人尽速来此集合!”

 “是!”

 不久,小雀十二人已经迅速离去。

 铁仁四人立即开始用膳。

 没多久,便有十二人先行赶来,盖梅立即道:“你们先至议事厅歇息,伍山,你在门口招呼大家吧!”

 “是!”

 立见一名中年人步向大门口。

 铁仁四人又用膳不久,立听盖梅低声道:“到齐啦!”

 “好!梅妹,你陪我去一趟吧!”

 “好!”

 两人便行向议事厅。

 两人一入厅,众人立即起身相

 铁仁一入座,便道:“请坐!”

 众人立即应是入座。

 铁仁道:“我宣布两件事:第一、盖记、金记、银记三家银庄自今起结束营业,相关细节待会再进一步研究。”

 “第二、各家店面之售价一律降至同行水准,每人之月薪各增加二成,一律自今起开始实施,谁有问题?”

 众人不由一阵惊喜!

 立见一位中年人起来道:“主人为何要裁撤三家银庄?”

 “童大叔,你们三人能否保证财物不会遭人抢劫?”

 “这…不敢!”

 “那就裁撤吧!我决定在原店面经营其他的生意,你们愿留则留,若不愿意,我会按例付给你们一笔钱。”

 “小的愿意效劳!”

 “!你们首先将我那四百七十五万存入万顺银庄,再将城民所存之钱结清利钱一起退给他们。”

 “至于向咱们借钱之人,由他们分期偿还,若能在三个月之内还清者,别收利钱,若有特殊情形,立即向我报告。”

 “是!”

 “各位有问题吗?”

 众人立即摇头。

 铁仁道:“我主动加薪,便是希望各位提高服务品质,一定要让每位顾客有宾至如归之感,谁若不遵,请他走路!”

 “是!”

 “咱们的地点及设备皆比同行佳,生意却比别人差,我希望你们能够及早头赶上,我会随时给赏!”

 “是!”

 “除童大叔三人留下之后,其余之人立即下去办理此事!”

 众人立即应是离去。

 三名中年人便自动坐在铁仁的身前。

 铁仁问道:“有没有收不回的借款?”

 “没有!在主人的免息优待下,一定可以在近期内收回本金。”

 “很好!荆大叔,朱大叔,你们呢?”

 “主人放心!咱们的钱一转入万顺,万顺便会将钱借给咱们的那些借主,所以,咱们可以在短期内收回本金。”

 “很好!三位打算经营何种生意?”

 童姓中年人道:“主人,小的觉得观光客益增加,酒楼及客栈必然不足,何不将三家店面打通加盖为酒楼呢?”

 “荆大叔、朱大叔意下如何?”

 二人立即点头赞成。

 “好!就改建成为酒楼,店名改为‘盖恩’,恩惠之恩!”

 “是!”

 “偏劳三位!”

 “不敢!小的告退!”

 三人立即行礼退去。

 盖梅佩服的道:“仁哥,你处理得太啦!他们心服口服哩!”

 “谢谢!你不会介意我加薪吧?”

 “应该加薪,已经有三年未加薪哩!”

 “好!你昨夜未歇息,回去歇会吧!”

 盖梅立即羞喜的离去。

 铁仁嘘口气,立即进入书房运功。

 ※※※※※※

 巳中时分,铁仁带着三女沿街行去,果见他的各家店面皆在墙前张贴大红纸宣布降价,他不由暗喜!

 店员们正出来行礼,铁仁立即挥手道:“免礼!去忙吧!”

 不久,他们已经进入盖家大门,立见盖氏上前道:“阿仁,到书房来一下,你爹要了解一些事情!”

 铁仁入厅向南宫源四人打过招呼,立即进入书房。

 立见盖献石沉声道:“阿仁,你为何要让三家银庄停业?”

 “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们无法避免被抢,第二、咱们的客户太少,每月只收入八千余两银子的利钱哩!”

 “咱们若把那些现银存入万顺,一年至少可领二十万两的利钱,亦即每月可收入一万六千余两,岂非多过那八千余两?”

 盖献石喜道:“对呀!我怎么算帐的嘛!该停!该停!哈哈!贤婿!你果真灵光,我险些赔了老本哩!”

 “托爹之福!”

 “哈哈!你太客气啦!不过,你能在短期内收回那些借款吗?”

 “可以啦!咱们把钱存入万顺,万顺是不是会急着借出去,他们一借到钱,不是可以立即还我们吗?”

 “哈哈!有理!我为何没有想到这点呢?贤婿,你真是天生的‘生意郎’,哈哈…我真是服了你啦!”

 “不敢当!爹!荆仁他们三人建议将银庄改为酒楼,我已经同意,你不知是否有更佳的点子呢?”

 “行!民以食为天,行!”

 “谢谢!此外,我另外给他们加薪二成,行吗?”

 “行!你放手去干吧!”

 “是!”

 “对了!亲家公他们将于明返回洛,你是否要同行?”

 “是的!我和梅妹一起去!”

 “很好!我又可以干老板啦!哈哈!”

 “爹永远是老板,我只是替爹出面而已呀!”

 “哈哈!很好!你一回来,必然可以看见新酒楼开始营业。”

 “我已定下店名为盖恩,我永远怀念爹之恩惠。”

 “哈哈!很好!很好!”

 “对了!爹还记得林中那间土地祠吧?”

 “这…是不是那个石雕士地公?”

 “是的!我已经雇工另建大庙,可能会在一个月之内完工,届时,我若尚未回来,请爹通知大家去拜拜吧!”

 “没问题!你难得远行一次,好好玩吧!”

 “谢谢爹!”

 “走!出去和亲家公他们聊聊吧!”

 “请!”

 两人一入厅,便见南宫源,南宫远及南宫全在品茗,二人立即欣然入座。

 盖献石道:“亲家公,阿仁实在灵光哩!”

 他立即津津有味的叙述着。

 南宫源三人听得欣然点头不已!

 良久之后,盖氏及司徒樱笑嘻嘻的各陪爱女入厅,她们一获悉爱女昨晚的甜美情形,她们当然愉快啦!

 不久,众人立即欣然用膳。

 膳后,盖献石便吩咐铁仁四人先回去歇息。

 铁仁四人便步向银庄。

 立见银在内皆有不少人在领钱,不过,却秩序甚为良好。

 他们正离去,荆仁三人已经快步上前,立听荆仁低声道:“钱已转存入万顺,已有八成借户还钱啦!”

 “哇!这么快呀?”

 “小的顺便带他们去万顺,万顺亦乐于借给他们呀!”

 “很好!万顺以前是否因为钱不够而不借给他们呢?”

 “是的!万顺很感激咱们哩!”

 “不错!他们的业务一增加,收入便会增加!”

 “是的!此外,他们可以将咱们的存款缴回上级,听说他们的上级目前正需要这种大笔的银子哩!”

 南宫虹道:“朝廷正在治理三峡及黄河,打算减少水患,所以,甚为需要现银来支付材料费及工资。”

 铁仁道:“原来如此!另外两成借户何时还钱?”

 “下午,他们已回去找保人!”

 “太好啦!我明将赴洛,改建酒楼之事就偏劳三位多加费心!”

 “理该效劳!”

 铁仁四人立即含笑离去。

 返庄之后,三女立即返房歇息,铁仁则在书房运功。

 黄昏时分,他们用过膳,立即一起前往土地祠。

 没多久,他们已到现场,铁仁乍见那宏伟大庙,不由大喜道:“哇!太好啦!土地公伯仔这下子可高兴啦!”

 他便和三女入祠烧香祭拜。

 铁仁又进入现场一瞧,便发现内部已经装璜得差不多,他满意的道:“梅妹,该好好赏赏这些师傅哩!”

 “好呀!咱们回来之后,再宴请他们及给赏吧!”

 “好呀!”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