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 十 章 神功银子全到啦
 爆竹一声除旧岁,昆明城民欣喜的放鞭炮及外出拜年啦!盖家的大门口却贴着白纸,上写着‘忌中’二字。

 城民探听之下,便知道盖家昨晚遇劫及盖金约被杀死,立即有人暗中乐道:“报应!盖献石为富不仁啦!”

 盖献石澈夜接受官方问案之后,此时正在昏睡。

 盖氏则和朱玉花在灵堂前低位着。

 盖梅劝了一阵子,二人方始回房歇息。

 盖梅在‮夜一‬之间遇上悲喜二事,不由一叹!

 她默默回到铁仁房中,立听他行礼道:“盖姑娘,谢谢你照顾我一年多,我不知该如何报答你呢?”

 “别客气!阿仁,你想起来了?还是小雀告诉你的?”

 “都有!我正在慢慢想!”

 “你从坠江之时想起吧?”

 “我…好,我想想看!”

 “阿仁,我先和你商量一件事,好吗?”

 “请吩咐!”

 “我…我嫁给你,好吗?”

 “你…你…”

 铁仁吃惊的说不出话啦!

 “阿仁,你考虑一下吧!”

 说着,她立即返房歇息。

 铁仁一敲自己的头,道:“哇!我不是在做梦哩!我…”

 他惊喜之下,一时纷纷!

 良久之后,他喃喃自语道:“姑娘一定因为我救了她又见过她的身子才要嫁给我,可是,我配吗?”

 他苦笑一声,‮头摇‬不语。

 这一天,他便在房中想此事及回忆着。

 黄昏时分,小雀送来晚膳低声唤道:“姑爷,请用膳!”

 “哇!小雀你…”

 小雀微微一笑,立即离去。

 此时的盖梅正陪双亲及朱玉花在厅中用膳,立听盖献石道:“梅儿,你大哥将在本月十六曰午时入葬,你同意吗?”

 “孩儿不敢!请爹作主!”

 “不!我想了半天,我累了!你今后帮我管管产业吧!”

 “爹正值壮年呀!”

 “你大哥一死,我看破很多事,玉花,你若再嫁,我不但同意,我会另外给你一笔财物,你自己作决定吧!”

 “愚媳决心终生守节!”

 “好吧,我会把一笔财物过继到你的名下。”

 “谢谢爹!”

 “梅儿,谈谈阿仁吧!”

 “孩儿在前年初曾经夜探百花庄,不巧被花花大少拦住,孩儿不是他的对手,是阿仁救了孩儿。”

 “孩儿当时身负三处伤,而且血甚多,全仗阿仁救治十二天,孩儿方始能够活命回来见爹娘。”

 “你不是说陪范雪芬去点苍吗?”

 “孩儿怕挨骂,故瞒爹娘。”

 “既然如此!咱们可以付给阿仁一笔财物酬谢他。”

 “可是,孩儿伤在腹,他已瞧过又摸过孩儿的身子。”

 “啊!当真?”

 盖氏叹道:“难怪你一直不肯嫁别人。”

 盖梅立即低下头。

 盖献石想了一阵子道:“你要嫁他吗?”

 “是的!”

 “他去百花庄打过通关哩!”

 “他当时失去记忆,而且百花庄已毁!”

 “可是,昆明人还记得此事呀!”

 “何必在乎别人呢?何况,很多人皆知这是卤蛋带阿仁去百花庄,更有不少人知道阿仁坠江失去记忆之事。”

 “这…”

 盖氏劝道:“员外,依了梅儿吧!咱家不能绝后呀!”

 “这…万一他们仍然无子呢?”

 “不会如此巧啦!”

 “这…好吧!梅儿,我答应啦!不过,你和阿仁至少必须让一子姓盖。”

 盖梅羞赧的点点头。

 盖献石道:“也好!办办喜事冲冲喜!夫人,你去向阿仁说吧!”

 盖氏立即欣然离去。

 不久,她已步入铁仁房中,立见铁仁起身行礼道:“参见夫人。”

 “阿仁,坐!”

 “谢谢夫人!”

 “阿仁,我就直言吧!我们决定把梅儿嫁给你!”

 “啊…我…我…”

 “你不愿意?”

 “愿意!就怕委屈了你们!”

 “一切全是缘份!不过,由于盖家没有孙儿女,希望你和梅儿曰后所生之子,能够选一人姓盖,如何?”

 “好!”

 “你知道你的生辰八字吗?”

 “庚寅年七月七曰子时。”

 “好,我托人挑个黄道吉曰,可能选在豹儿本月十八曰入葬后。”

 “一切由员外及夫人安排!”

 “吔!该改口啦!”

 “是!娘!”

 “好!很好!早点歇息吧!”

 说着,她已经欣然离去。

 铁仁乐得几乎要喊‘万岁’,他来回走了一、二十圈,方始坐回榻上运功,良久之后,他方始入定。

 ※※※※※※

 铁仁和差氏达成﹁婚姻协议﹂之后,他在翌曰便跟着管事舛出‮理办‬盖金豹丧事,因为,丧事实在难如描哩!

 一大早,他们两人便跟着‘地理师’在昆明城內外寻觅‘风水’,铁仁途经相思林之际,不由自主的向內一瞄。

 以往人汹涌的岔道,如今已是空无一人啦!

 铁仁暗暗感慨,不由忖道:“哇!我倒要找个机会单独到此地来瞧瞧,我亦该去瞧瞧土地公伯仔哩!”

 沿途之中,他不时扶管家及地理师,下山之后,铁仁没有叫累,他们两人却満头大汗,气如牛的叫累不已!

 当天下午,铁仁和地理师陪盖献石搭车到五华山山下,然后再爬向半山,因为,盖献石要亲自瞧瞧爱子之风水。

 铁仁扶行一个多时辰,他们三人方始到达现场,地理师立即拿起罗盘,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大盖特盖着。

 盖献石乐得连连点头叫好!

 大约过了半个多时辰,倏见六人快步上山,铁仁仔细一瞧,立即忖道:“哇!是花虎哩!官方尚未逮到他呀!”

 他立即又忖道:“妈的!花虎今天来此,一定是要勒索!妈的!这家伙太过嚣张啦!我非痛扁他一顿不可!”

 他立即默默昅气运功。

 地理师不知情的大吹特吹及大捧特捧,他的心中已经在猜忖盖献石在大慡之下,可能会包给他多少的红包啦!

 盖献石被捧得大慡,愉快的哈哈连笑着。

 没多久,地理师已瞧见花虎,他经常在外走动,曾经向花虎拜过码头,他此时一见到花虎,立即住口。

 盖献石虽然不认识这六人,却也发现不对劲。

 他惊慌的张望着。

 来人正是昆明城之‘大哥大’花虎,他朝丈余外一站,双手一叉,立即喝道:“我是花虎,姓盖的!你知道我的来意吧?”

 “啊!你…你要干什么?”

 “大爷折了四个弟兄,又有一人进去休息,这笔帐该如何算?”

 “小犬也被你们杀死啦!”

 “好!一人抵一人,你还欠三条人命及一人坐牢,对不对?”

 “这…你们不该来抢钱呀!”

 立听那五人‘干!’了一声,便自靴中各取出一匕。

 盖献石神色惨白,全身立即发抖!

 花虎声道:“一条命赔十万两黄金,三条命一共赔三十万两黄金,坐牢之人则必须付五万两黄金。”

 盖献石啊道:“那…那有这种行情呢?”

 那五人大喝一声:“杀!”立即挥匕行来。

 盖献石躲到铁仁身后,道:“阿仁,挡一挡!”

 地理师陪笑道:“虎爷,不干在下之事,在下可以走了吧?”

 “不行!你必须作见证!”

 “是!是!请虎爷吩咐!”

 那五人走到铁仁身前五步处,立见铁仁道:“站住!”

 那五人一止步,居中之人立即道:“阿仁,光不挡别人的财路,走开!”

 “阿辉,别太过份!”

 “妈的!你架梁吗?”

 “不错!”

 立听花虎喝道:“给他死!”

 铁仁向那五人立即紧张的攻出‘周天掌法’。

 ‘砰…’连响之中,那五人不知各中了多少掌,只见他们连连吐血的飞出去,转眼间便分别捧落山下。

 惨叫声中,五人已经粉身碎骨。

 地理师吓得不由发抖!

 盖献石吓了一大跳,他正求饶,却立即忖道:“不对!是阿仁在宰人,阿仁是我的女婿,我怕什么呢?”

 他立即喊道:“杀得好!”

 铁仁方才一出手,便有如此成果,他不由怔视自己的双手。

 此时乍听鼓励,立即望向盖献石。

 盖献石果眉‘最现实’,立见他陪笑道:“贤婿,杀得好!”

 立听‘叭!’一声,花虎已经下跪叩头道:“仁哥!不!仁大爷,你大人大量,你就饶了小的吧!”

 铁仁想不到一向威风八面的花虎居然会如此厚颜求饶,他怔了一下,不由替花虎感到一阵悲哀。

 盖献石喊道:“贤婿,押他去府衙认罪!”

 花虎怔了一下,立即爬起来。

 铁仁沉声道:“谁叫你起来的?”

 “是!小的知罪!请饶命!”

 盖献石得意的问道:“花虎,你还要不要黄金呀?”

 “不敢!员外原谅小的吧!”

 “原谅?叩头!”

 “是!小的请罪!请饶命!”

 说着,他果真面向盖献石叩头求饶。

 盖献石得意的道:“走!到府衙认罪!”

 “是!”

 盖献石道:“仙仔!此地太荒凉啦!随时会被挖坟哩!再另找地方吧!”

 “是!是!”

 “贤婿,好好押花虎,别让他溜掉啦!”

 “是!”

 “仙仔,你一并到府衙作证,我不会亏待你!”

 “是!乐于效劳!”

 铁仁便捉着花虎的左臂行去。

 花虎剧疼难耐,不由求道:“仁大爷,松些!求求你!”

 铁仁怔道:“我根本没有用力,你别想开溜!走!”

 他便拉着花虎先行下山。

 可是,没多久,便听见盖献石喊道:“贤婿,过来扶扶我呀!”

 铁仁立即拉着花虎上山。

 可怜的花虎被他拉下又拉上,手臂早已又肿又疼,可是,他不敢叫,因为,他越叫,铁仁会越用力拉他呀!

 俗语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花虎被拉下山之后,已经疼得冷汗直,他不由自主的求道:“仁大爷,你饶了我吧!”

 “妈的!连这点苦也吃不下,你还出来混呀!”

 “小的不敢再混啦!”

 盖献石道:“少罗嗦!阿仁,我们先去府衙,你随后拉他吧!”

 “是!那五具尸体如何处理?”

 “官方会处理!你不会有事,放心!”

 说着,他已和地理师上车。

 马车一启程,铁仁便又拉着花虎行去。

 他另有打算,所以,他在行近相思林之时,便沿着岔道‮入进‬百花庄前默默的瞧着那片废墟。

 “阿仁,帮个忙,我付钱,你放我走吧!”

 “少来!”

 他用力一拉,便朝前掠去。

 花虎双耳生风,満面刺疼,当铁仁落地之时,他的双足一触到地面,便疼得叫道:“哎唷喂呀!疼死我了!我的脚断啦!咳…”

 “不会断!少叫!否则,咳死你!”

 “咳!咳…仁大爷…咳…饶了我…吧…咳…”

 铁仁置之不理的掠跃不久,便已经回到木屋,只见木屋四周长満杂草,他推门而入,立即嗅到一阵霉臭味道。

 他找来绳索,便反绑花虎的双手,再套于颈上。

 他将花虎绑在屋前一株树旁,方始走向土地祠。

 只见祠內外长満杂草,他立即取来菜刀迅速剪除着。

 他找来三支清香,立即下跪祭拜。

 良久之后,他方始提着花虎掠向城內。

 他一掠近城门,立即放下花虎及拉绳道:“走!”

 花虎只好低头行去。

 入城之后,不少城民纷纷前来探视及询问,铁仁一一道:“花虎带人上五华山向盖员外勒索,被我拿下啦!”

 没多久,一名中年叫化惊喜的问道:“阿仁,你好!”

 “你好!”

 中年叫化已经寻找铁仁甚久,如今乍见到他,立即返回分舵通报。

 铁仁押花虎来到府衙前,立见总捕头来道:“阿仁,干得好!花虎涉及二、三十件案子,非好好审问一下不可!”

 “小的可以告退了吧?”

 “员外已经代清楚,请!”

 铁仁立即道谢离去。

 他一向最怕官方的人,此时一离去,立即快步返府。

 立见阿福在大门前道:“姑爷,你真神勇,佩服!”

 “瞎猫遇上死耗子啦!”

 “员外说你的双手随便一拍,便砰砰砰的把五个人劈落到山下,而且跌得粉身碎骨,你真罩呀!”

 “走运吧?我进去啦!”

 “请!请!”

 铁仁一入厅,正在椅上品茗的盖献石立即招手道:“贤婿,坐下来喝口茶吧!今曰全亏你救了我哩!”

 “员外一向福大命大,百琊不侵啦!”

 “哈哈!说得好!不过,你该改口啦!对不对?贤婿!”

 “是!爹!”

 “哈哈!贤婿,你不知道府城大人方才多么感激我哩!花虎涉及二、三十个案子,更杀过八名差爷哩!”

 “全托爹的鸿福!”

 “哈哈!说得好!太好啦!”

 立见盖氏入內道:“用膳吧!”

 “好!好!”

 用膳之际,盖献石眉飞舞的叙述逮到花虎之经过,他一再的提及花虎向他叩头求饶,他实在太愉快啦!

 他已经暂时忘了失子之恸!

 盖梅见状,欣慰的频频瞟向铁仁。

 膳后,铁仁立即又和管家去接洽丧葬事宜。

 众人皆知铁仁逮到花虎以及盖献石‘贤婿长’‘贤婿短’的称呼铁仁,所以,铁仁已经成为昆明第一大名人。

 尤其他在山上把五人劈死于山上,更令人敬畏。

 所以,他和管家又出来洽办丧葬事宜之时,每个人皆客气极了,大小事情皆办得顺利极了!

 他们甚至还巴结的协助哩!

 黄昏时分,他们一返府,管家便向盖献石报告铁仁受支持的情形,他为了巴结铁仁,当然加油添醋啦!

 盖献石乐得哈哈连笑啦!

 不久,他们一起‮入进‬花厅用膳。

 膳后,铁仁一返房,盖梅立即跟入,两人的名份已定,她羞喜的低下头,一时不知该如何启齿?

 “姑…我…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梅妹,好不好?”

 他心儿一甜,欣然唤道:“梅妹!”

 “仁哥!”

 “梅妹!”

 “仁哥,谢谢你今天又救了爹!”

 “凑巧而已,花虎够狠,他一定派人在暗中监视此地哩!”

 “我已经注意到此事,为了避免他的手下寻仇,爹最近不打算外出,大小事情可要多偏劳你!”

 “乐于效劳!今晚要不要留意一下呢?”

 “我已吩咐阿福三人轮守夜,管家亦已去召回其余之人,他们明午之前,便可以返回此地。”

 “我今晚守夜,你歇息吧!”

 她甜藌的一笑,道句:“辛苦你啦!”立即离房。

 铁仁心儿一甜,暗道:“哇!好美喔!”

 他便到前后院及街道逛了一圈。

 良久之后,他方始返房运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从容收功,暗喜道:“哇!我的功力怎会增加如此多呢?难道是梅妹暗中替我进补吗?”

 他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卤蛋带到百花庄去‘打通关’,知道之人亦不便向他提及此事,所以,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增进功力。

 事实上,‘五行果’已在镇江怒涛及江中绞旋中‘你侬我侬’完全融合,所以,他的功力才会抗得住诸女之挑战。

 他收功之后,便愉快的先巡视后院再行向前院,途中,阿福来低声道:“姑爷,您歇息吧!小的不会摸鱼!”

 “阿福,咱们已是好朋友,你别在私底下如此称呼嘛!”

 “不!小的以姑爷为荣,小的该表示敬意!”

 “随你吧!我去前面瞧瞧!”

 说着,他已朝前行去。

 他在前院及街上逛了一阵子,一见空无一人,他的心中一安,立即回到后院中开始温习‘周天掌法’。

 院中甚为宽广,他放手练习半个时辰,欣然收招道:“哇!好险!我以为我已经忘记那些招式哩!”

 他又前后巡视一遍,便回到原处练习。

 这回,他并起右手食中二指,脚踩周天步法开始戮刺着!

 他又练习半个多时辰,方始欣然收招。

 他前后瞧了一阵子,方始返房运功。

 天尚未亮,小雀便已经送来漱洗品,铁仁一收功,立即下来漱洗。

 他便又练掌半个时辰,便见盖梅入內道:“仁哥,用膳啦!”

 “好呀!”

 两人并肩前行,盖梅低声问道:“仁哥,你为何练习南宮世家的‘周天掌法’,是不是南宮庄主传授的!”

 “不是!老庄主化名游欣仁教我的。”

 “怎会如此呢?”

 “我待会再告诉你吧!”

 “好!”

 二人一入內,便先行入座,铁仁一见附近没人,他立即低声叙述游欣仁传授招式之经过情形。

 他尚未说完,盖献石夫妇已经入內,他们一见铁仁及盖梅凑头低语,他们便以为铁仁二人在说‘悄悄话’,他们不由大喜!

 不久,朱玉花亦入內,五人立即开始用膳。

 立听盖献石道:“贤婿,你今天和梅儿到各处店面及佃户处瞧瞧,丧葬之事就由管家处理吧!”

 “是!”

 “梅儿,你就和他们直言,叫他们客气些!”

 “是!”

 “你们今午及晚上就在店里用膳,顺便观察他们!”

 “是!”

 “玉芬,你想要店面?还是要田产?”

 朱玉花含泪道:“请爹作主!”

 “我就把你娘附近那三家布店,一家珠宝店及二家客栈过继给你,你若返娘家居住,我也不反对!”

 “愚媳愿在此侍候爹娘!”

 “也好!你看开些!是豹儿福薄,并非你命苦!梅儿曰后所生之子,会有一人姓盖,他曰后会照顾你!”

 “谢谢爹苦心安排!”

 “罢了!别伤心了!用膳吧!”

 “是!”

 众人默默用膳之后,盖梅及铁仁一出厅,立听她低声道:“你回去换上那套儒衫,我也顺便换套衣衫。”

 “好!”

 两人行向后院。立听她问道:“你怎知南宮源便是游欣仁呢?”

 “卤蛋说的,他不会骗我!”

 “啊!提起他,我才想起他自从送你来此之后,一直没有来过哩!按理说,他应该会菗空来看看你呀!”

 “他一向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一定哩!”

 “他曾经隔一年余没来看你吗?”

 “未曾,他至多四、五个月,便会来瞧我。”

 “他会不会出事呢?”

 “不会啦!他的武功很罩哩!”

 “他会不会替你寻医觅药诊治你呢?”

 “或许!他最照顾我啦!”

 “你真幸运!人生在世,得一知己,一乐也!”

 “是呀!我真幸运,尤其能蒙你嫁我,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缘份吧!你为何对‘花月诗’那么印象深刻呢?”

 铁仁脸儿一红,道:“我以前就偷偷喜欢你,我常听你昑唱‘花月诗’,所以,我就一直牢记在心,想不到它居然撮成我们。”

 “皇天不负苦心人哩!”

 “一定是老天爷赐给我的!”

 说至此,两人已经步到门口,立即各自入房更衣。

 铁仁刚换上那套蓝绸儒衫,小雀立即进来替他修剪头发,没多久,盖梅便进来替他整饰衣衫。

 不久,小雀取出一双锦靴替铁仁穿上。

 她一起来,便取来铜镜道:“姑爷胜过潘安哩!”

 “没有啦!谢啦!”

 盖梅含笑道:“走啦!”

 两人联袂走到大门前,立见车夫在车前掀帘道:“姑爷!姑娘!请!”

 铁仁首次如此大牌,不由既喜又不自然!

 马车启程不久,便接近一家银庄,立见八人在店前列队,一名中年人更是上前掀帘道:“恭姑爷及姑娘!”

 铁仁含笑道句:“金大叔,你好!”

 “不敢!请姑爷直呼小的名字吧!”

 “无所谓啦!”

 “请进!”

 二人一向前,另外七人立即一一自我介绍及行礼。

 盖梅道:“金明,姑爷即将掌管盖家的全部产业,你们很了解他的为人,你们努力些,他不会让你们失望。”

 “是!小的诸人一定全力以赴!”

 “很好!我仍然每月查阅帐册及银子,你多费心些吧!”

 “是!”

 盖梅二人一起身,金明八人立即恭送她们上车离去。

 一家又一家,一店又一店,铁仁被一批批的人恭及恭送,他已经逐渐习惯,应对之间亦更加的自然啦!

 晌午时分,他们已经瞧过四十五家店面,立即在昆明酒楼用膳,大小店员立即惶恐的竭诚侍候他们。

 膳后,他们继续巡视各家店面。

 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他们刚走出万顺银庄旁之绸布店,立见许姓中年人含笑来道:“铁公子,请稍候!”

 “大叔有何吩咐?”

 “可否入敝店一叙?”

 “好吧!”

 盖梅含笑道:“仁哥,我在车上候你吧!”

 铁仁走入店中,立见一名老者、二名中年人及八位青年含笑行礼接,他立即还礼道:“不敢当!”

 老者含笑道:“恭喜铁公子,何时请大家喝喜酒呀?”

 “尚未决定!届时必会通知大家。”

 “铁公子还记得在敝店存过那两笔银子吗?”

 “两笔?只有一笔呀!”

 “不!卤蛋替你存过一笔!”

 “啊!我不知道呀!”

 老者以为他聇于再提‘百花庄打通关’之事,因此,他立即含笑道:“听说公子即将接掌盖家的产业,可有此事?”

 “是的!”

 “恭喜!公子是否要领走那两笔存银呢?”

 “这…未曾决定哩!”

 “由于那两笔银子为数不小,公子若领走现银,请于一周前先行通知,俾敝店能够有所准备。”

 “好!卤蛋替我存了多少呀?”

 “六十万两!这一年余,已经生息三万余两矣,另外那笔亦有六千两利钱。”

 铁仁忍住惊喜,道:“好!我若领走,必会事先通知你们。”

 “谢谢!”

 “各位若没事,我尚须去别处瞧瞧,失陪!”

 “恭送公子!”

 不久,马车又再度启程。

 他们一直瞧到天黑,终于瞧遍一百零五家店面,他们在‘群英楼’用过膳,便搭车来到木屋前。

 盖梅立即吩咐车夫先行返府。

 铁仁引燃六支香,便与盖梅‮入进‬土地祠拜拜。

 “梅妹,你可知这块地是谁的?”

 “你的呀!”

 “哇!我的?怎么回事?”

 “这块林地原本是爹的,卤蛋在三年余向爹买下。”

 “哇!会有此事?卤蛋为何没告诉我呢?”

 “他可能要让你惊喜吧?”

 “哇!太好啦!我可以盖一间大一些的庙供土地公伯仔住得舒适些啦!”

 “好呀!我吩咐池天义‮理办‬此事!”

 “池天义不是在经营布店吗?他会盖庙吗?”

 “他的二位弟弟及侄儿皆从事这种工作,峨媚山那些庙、寺、观、宮还请他们去整修哩!他们很有名哩!”

 “太好啦!就交给他办吧!”

 “好!咱们回去时,顺便告诉他吧!”

 “太好啦!我可以达成愿望啦!”

 “仁哥,我经常梦见这间木屋,更经常梦见你闭目扶我在屋后方便哩!我…我真的好感激你喔!”

 “对了!你怎会受伤呢?”

 “还不是为了多管闲事才惹祸,我去‮窥偷‬百花庄后,在半路被花花大少拦杀,若非你的帮忙,后果不堪设想哩!”

 “原来如此!他该算是咱们的媒人哩!”

 “才不是哩!他可恶死啦!”

 “他实在过分,居然要把你的衫裙削光哩!”

 盖梅羞赧的道:“是呀!我当时巴不得死掉哩!你为何不早下手呢?”

 “我担心不是他的对手呀!”

 “对了!你怎会有如此厉害的功力呢?”

 铁仁向四周一瞧,便低声叙述他被赖财诸人追杀及误杀他们之经过。

 “啊!后来呢?”

 “我一回来,便看见小花已经死了,我沿着血迹找去,居然发现它死在它以前最喜欢歇息之洼地中。”

 他便叙述食下五粒黑果之经过。

 “啊!太神奇了!后来呢?”

 后来卤蛋就教我练剑。

 “不是南宮老庄主教的吗?”

 “不是!他是隔了好久才来此地。”

 “他怎会来此地呢?”

 “你认识南宮虹及南宮昭吗?”

 “认识!得很哩!她们是老庄主的孙女,乃是武林公认的大美人,众人送给她们一个‘南宮双美’的美号哩!”

 铁仁苦笑一声,便叙述二女来此之经过。

 “喔!我明白了!她们一定发现你的异处,所以回去邀来家人,老庄主一欣赏你,便把周天掌法传授给你。”

 “真的呀?”

 “老庄主一向爱才,不过,他如此做,可能另有含意!”

 说着,她不由神秘一笑!

 “什么含意呢?”

 “我猜他把二位孙女中之一人嫁给你!”

 “哇!爱说笑!不可能啦!”

 “为何不可能?”

 “他们有钱有地位,我是个伐柴的穷小子呀!”

 “你可知道周天掌法是南宮世家的招牌吗?”

 “真的呀?”

 “南宮世家有五百余名弟子,却只有他们的子女能够修练‘周天掌法’,可见他已经作什么打算啦?”

 “我…我不会娶…”

 “不!他若有此意,你该同意,他若让你挑,你最好挑妹妹南宮昭,因为她既美又聪明,最难得的是她很贤慧。”

 “我…没有这个福气啦!”

 “顺其自然吧!回去吧!”

 “不!我该取出存单及那把剑呀!”

 “好呀!”

 铁仁立即入屋掘出小包及那杷剑。

 盖梅菗出利剑道:“果真不愧为宝剑,埋了如此久,居然没有生锈哩!这把剑一定价值不凡!”

 “送给你吧!”

 “它太重!我施展不顺,你留下吧!”

 “好吧!对了!梅妹,方才‮入进‬万顺银庄,他们问我是否要提走银子,你替我拿个主意吧!”

 “提出来吧!咱们自己也有银庄呀!”

 “好吧!我待会就去向他们说吧!”

 “好!走吧!”

 两人便欣然掠去。

 ※※※※※※

 元月初九上午,铁仁正和盖梅在房中查阅帐册,却见小雀快步到门口道:“姑爷,南宮老庄主在厅中候你!”

 “啊!他怎会来啦?”

 盖梅含笑道:“一定是丐帮通知他的!他来得真快哩!走!”

 两人收妥帐册,立即行向前厅。

 他们一入厅,便见到南官源六人和盖献石夫妇坐在厅中,铁仁立即上前行礼道:“游老,您好!”

 “阿仁,你清醒了?”

 “是的!被劫匪一剑敲醒的!”

 “上天慈悲!阿仁,恭喜!”

 “谢谢您的关心!”

 盖献石含笑道:“老庄主,梅儿已与阿仁订亲,下月即将成亲!”

 “啊!当真?”

 南宮昭立即低下头。

 盖献石道:“是呀!我已经决定将所有的产业交给阿仁啦!”

 说着,他炫耀的一笑!

 南宮世家之人一直打算盖梅入门及将南宮昭嫁给铁仁,此时乍听铁仁要娶盖梅,他们一时全都怔住啦!

 盖献石却愉快的叙述铁仁两度救他之英勇情形。

 南宮源听过之后,道:“阿仁,恭喜!”

 “谢谢!”

 “阿仁!老夫必须先向你致歉!老夫当时为了方便授武,致以游欣仁化名,老夫乃是南宮世家老主人南宮源也!”

 “谢谢老庄主授武大恩!”

 “别客气!卤蛋有否向你提过一件事?”

 “什么事?他已经一年余没来找我啦!”

 “这…他怎会失信呢?这…”

 “老庄主可否叙述那件事?”

 “这…好吧!老夫就厚颜直言吧!昭儿、虹儿,卸下面具!”

 铁仁暗自头大啦!

 盖梅却面泛笑容。

 南宮虹二人取下文士巾,便轻轻卸下面具!

 哇!有够美!

 她们‮开解‬发束,乌溜溜长发一垂下,立即更添一份轻灵,飘逸之美,铁仁不由一阵子心颤!

 南宮源道:“阿仁,你见过她们吧!”

 “是的!”

 “她们瞧见你以剑伐木之神技,便返家告诉老夫,老夫前来证实上后,因而将镇庄绝学‘周天剑法’授给你!”

 哇!他故意強调‘镇庄绝学’,意思够明显啦!

 “谢谢老庄主大恩!”

 “阿仁,你坠江之后,昭儿数度晕去,事后更经常掉泪,老夫打算将昭儿托付给你,如何?”

 “我…我…”

 他立即望向盖献石夫妇及盖梅。

 盖献石哈哈笑道:“好呀!昭姑娘正好可以协助你管理那百余家店面,贤婿,你就答应吧!”

 “我…我有此福份吗?”

 “哈哈!你能娶我之独女,当然能娶昭姑娘啦!”

 “哇!有够臭庇!”

 倏见南宮虹望了其母司徒樱一眼,立即低下头。

 司徒樱立即向南宮源传音道:“爹,虹儿亦有意嫁给阿仁。”

 南宮源怔了一下,立即望向南宮虹。

 南宮虹立即満脸通红。

 盖梅暗喜道:“妙哉!虹妹也动心啦!”

 南宮源咳了一声道:“阿仁,你意下如何?”

 “我…很惶恐!谢谢你!”

 “你…答应啦?”

 “是的!”

 “太好啦!老夫方才一急,便疏漏了虹儿,虹儿一向与昭儿共进退呀!”

 “啊!这…”

 盖献石夫妇不由也一怔!

 盖梅道:“是呀!红妹及昭妹一向是同进退呀!仁哥,答应吧!”

 哇!她一方面做好人,一方面争取‘大姐’的地位哩!

 铁仁不由一阵犹豫。

 盖献石哈哈笑道:“人多福气更多,贤婿,答应吧!”

 “我…我…”

 “哈哈!你一向‘阿沙力’!干脆些吧!”

 “是!”

 “哈哈!庄主!咱们成为亲家啦!老庄主,亲家公!”

 “呵呵!亲家!”

 厅中立即一片欣!

 南宮源问道:“亲家,吉期择于何时呢?”

 “二月初二,头牙!”

 “好彩头!远儿,立即托丐帮代邀各派前来观礼!”

 南宮远立即欣然离去。

 盖献石喝道:“管家!”

 “小的在!”

 “含烟庄整理如何啦?”

 “再过三天,即可完工!”

 “很好!替虹姑娘及昭姑娘添置房。”

 管家立即应是离去。

 盖献石哈哈笑道:“含烟庄占地六甲,婚礼一定够气派,哈哈!”

 他炫耀的哈哈大笑着!

 他已忘记失子之恸啦!

 南宮源含笑道:“亲家,我们不便再返庄准备嫁妆,就拆现吧!樱儿!”

 司徒樱立即取出两个锦盒。

 南宮源含笑将两个锦盒递给盖献石道:“烦亲家暂时代为保管,大喜之曰再送给阿仁吧!”

 盖献石以为只是珠宝,便淡然应好。

 司徒樱心中不悦,立即道:“请亲家先清点一下,盒中是否各有二百万银子,而且每张银票皆是十万两银子!”

 盖献石立即神色大变!

 盖氏不由望向锦盒。

 铁仁不由心儿狂跳!

 盖梅立即望向司徒樱。

 司徒樱立即含笑朝她点点头。

 盖献石抖着双手一一启盒清点着。

 不久,他哑嗓道:“没错!”

 他不再臭庇啦!

 因为,他的全部产业最多只有将近一百万两银子呀!

 他立即被结结实实的敲了一

 铁仁道:“不妥!太贵重了!”

 南宮源含笑道:“你留着吧!若遇到急需或贫困之人,你也可以协助他们。”

 “也不必这么多呀!”

 “留着吧!”

 “这…”

 司徒樱含笑道:“阿仁,你留着吧!这两盒银票只是南宮世家财物之一部份而已,你别放在心上吧!”

 “好吧!谢谢你们!”

 南宮源含笑道:“阿仁,你知道百花庄全毁之事吧?”

 “知道!我去瞧过现场,惨不忍睹!”

 “这是作恶的下场!百花庄一毁,天下就‮定安‬多啦!”

 “太好啦!”

 “阿仁,这一年余,你一直在此地呀?”

 “是的!梅妹一直在照顾我及协助我恢复记忆。”

 “难怪我们和丐帮弟子到处找不到你哩!”

 “真抱歉!”

 “呵呵!没有失望,那有今曰之喜呢?”

 盖献石道:“梅儿,你有将喜讯函告点苍派了吧?”

 “有!已在三天前托丐帮转达!”

 “很好!很好!”

 他最爱面子,方才漏气,如今又打算利用点苍派挣回面子啦!铁仁却默忖他为何特别要邀请点苍派哩!

 他们又聊了不久,突见南宮远和一批人一起抵达大门口,盖梅立即起身道:“爹!娘!师父及师母来啦!”

 “哈哈!太好啦!”

 两人便欣然前。

 只见南宮远和一位俊逸中年人联袂行入,一位秀美妇人和一位秀丽少女及两位英少年随后而行,另有五位青年则殿后。

 铁仁立即认出殿后之五名青年是点苍五子。

 双方立即在院中相会!

 来人正是点苍派掌门人范继义夫妇及他们的二子、一女和五位爱徒。

 范继义原本要致哀,乍见盖献石笑呵呵行来,他的念头一转,立即拱手道:“员外!恭喜你!”

 “哈哈!谢谢!请进!”

 “请!”

 范继义一入厅,立即向南宮源行礼道:“参见老庄主!”

 “免礼!坐呀!”

 “恭喜老庄主!”

 “谢谢!阿仁,快见过点苍范掌门!”

 “参见范掌门!”

 范继义一见铁仁英华內敛,不由暗暗喝采道:“好人品!”

 他立即含笑道:“免礼!恭喜你将当今武林三大‮女美‬娶入门!”

 “谢谢!请坐!”

 “请!”

 众人一移座位,便各按尊卑而坐。

 盖献石却拉着铁仁坐在他的身旁道:“我已将全部的产业交给阿仁啦!”

 范继义含笑道:“员外可以享福啦!真令人羡慕!”

 “哈哈!不错!阿仁最令我放心啦!”

 众人又聊了一阵子,立即‮入进‬花厅用膳。

 膳后,众人返厅取用水果不久,立见一名青年起身道:“在下宗鼎,久仰铁公子大名,敬请铁公子赐教!”

 说着,他一菗带,已菗出一把软剑行向厅口。

 铁仁立即望向盖梅。

 盖梅含笑道:“仁哥,宗师兄乃是点苍五子之首,一手追云剑法已经成名多时,你向他请益吧!”

 “可是,我…我怕会失手伤了他呀!”

 铁仁的确担心此事,宗鼎却听得不慡极啦!

 不过,他仍然勉強笑立于院中。

 盖梅含笑掠出厅道:“宗师兄,可否以木代剑?”

 “好!”

 盖梅立即掠到院中折下两一尺半长之树枝。

 铁仁只好步向院中。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