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 九 章 猪哥神勇打通关
 翌一大早,卤蛋便焚香及带着铁仁到士地祠前。

 他先拜拜之后,便将香交给铁仁。

 却见铁仁茫然而立。

 卤蛋忍住失望,耐心的教铁仁拜拜。

 良久之后,他香入炉,便牵铁仁返屋。

 他缓缓的源送食物进入铁仁的口中及目睹铁仁嚼咽着。

 盏茶时间之后,他便牵铁仁在林中散步。

 他带铁仁行遍铁仁以前伐木之处,却见铁仁完全没有反应,他暗暗摇头,便带铁仁行返木屋。

 立见阿福奔来道:“阿仁,你回来啦?”

 卤蛋便在旁瞧着。

 铁仁双抖了数下,道:“阿…仁…尼…”

 “阿仁,别逗我啦!姑娘要见你,走吧!”

 “阿…仁…悲…悲…”

 卤蛋忖道:“我无法长留此地,何不把阿仁交给盖家呢?”

 他正在思忖,阿福已伸手牵铁仁,他忙道:“别碰他!”

 “阿仁怎么啦?”

 “你能否请盖姑娘来此一趟?”

 “这…好吧!我回去问看看!”

 说着,他立即匆匆奔去。

 卤蛋忖道:“我若把铁仁送入盖家,黑白配一定会去监视盖家,届时,我便可以身去办事,可是,必会牵累盖家哩!”

 他边走边思忖着。

 返屋之后,他扶铁仁坐在沿,立即继续考虑着。

 晌午时分,盖梅一身素服独自行来。

 她听过阿福叙述阿仁的怪状之后,毫不犹豫的前来,因为,她已听到阿仁在百花庄打通关之情形呀!

 她一接近大门,卤蛋便前道:“请!”

 盖梅一入屋,便望向铁仁,她一见铁仁茫然而坐,她立即唤道:“阿仁,你究竟是出了何事呀?”

 铁仁抖道:“阿…仁…尼…”

 卤蛋道:“盖姑娘,阿仁失去记忆力啦!”

 “啊!怎么会有此事?”

 “小声些!外面可能有人在监视?”

 “没有!我方才瞧过了!”

 卤蛋立即叙述铁仁坠江之经过。

 盖梅听得神色连变,频频皱眉不已!

 卤蛋道:“你听过阿仁去百花在打通关之事吗?”

 “你为何带他去那里呢?”

 “他以前最怕那些女人,我是要刺他的回忆,想不到仍然没有效果,反而引来黑白配的监视。”

 “黑白配?他们十二人来此地呀?”

 “他们早就做百花庄的看门犬!”

 “这…怎么办?”

 “连司徒伦也束手无策,只好静候奇迹,偏偏我又无法一直在此地照顾他,你是否可以照顾他呢?”

 “好!”

 “黑白配可能会找到府上,不能不虑?”

 “他们若杀他,早就在百花庄下手,我不担心此事。”

 “可是,我曾向香姐表示铁仁是被别人以特殊手法制成这付模样,她急于找出那人,可能会循线追到府上。”

 “无妨!寒舍很单纯!”

 “好吧!我把阿仁的特殊体质及武功告诉你,以免你反遭害处,不过,为了阿仁的安全,你别密!”

 “我知道!”

 卤蛋立即指着铁仁的‘气海’等四处道叙述着。

 “姑娘尽量别接近他!”

 “我知道!”

 “最困扰的是他无法控制排哩!”

 盖梅咬牙道:“我来处理!”

 “姑娘和阿仁是…”

 “阿仁救过我!”

 “原来如此!阿仁很幸运!姑娘若接近阿仁,别忘了运功及迅速处理,以免被反弹力道震伤。”

 “是!”

 “此外,姑娘可以按餐喂食,他已能嚼咽!”

 “好!”

 “他的功力正在进之中,姑娘不妨遥按他的‘气海’,必然可以刺他自行运功,姑娘亦可轻松些!”

 “是!他会运功多久?”

 “一至二个时辰,视你的力道而定!”

 “是!”

 “姑娘先返家,再至后院接阿仁吧!”

 盖梅立即应是离去。

 卤蛋朝屋前及屋后一瞧,立即取出面具套上铁仁的脸部,立见面具被反弹力道震得缩不已!

 他一扶起铁仁,立即疾掠而去。

 沿途之中,他的部及臂部被反震得隐隐生疼,他轮换手两次之后,方始接近城门。

 他便缓步而行。

 没多久,他已被人识出,不过,他默默而行,便没人吭声。

 他一来到盖家后门,立见盖梅开门探视。

 他上前道句:“小心!”便递出铁仁。

 盖梅一接住铁仁,立觉一阵麻疼,她急忙运功行去。

 她匆匆进入客房,立即将铁仁放在榻上。

 她嘘口气,便瞧见缩不已的面具,她立即将它除下。

 一阵步声之后,小雀已送入热水及浴具。

 小雀一走,她立即关上门窗及替铁仁宽衣,良久之后,她羞赧的取巾小心的擦拭铁仁的身子。

 倏听房门轻响一下,立听小雀低声道:“衣衫已买妥!”

 她立即开门取来包袱。

 她小心的替他穿妥衣,便扶他坐在榻沿。

 她一开门,小雀立即进来收走脏衣及浴具。

 她嘘了一口气,便坐在铁仁身前低声唤道:“阿仁!”

 “阿…仁…”

 “阿仁,你是否记得我?”

 说着,她已经除去上裳。

 她羞赧的出右峰下方及小腹之剑疤道:“阿仁,你还记得吗?你曾经替它们上药几十次呀!”

 说着,她便凑了过去。

 铁仁却茫然瞧着。

 她又说了三遍,一见他仍没反应,她不由暗暗一叹。

 她默默穿上衣衫,便在旁思忖。

 黄昏时分,小雀送来晚膳,盖梅便开始喂食。

 他一见铁仁果真能够嚼咽,她不由大喜!

 她的胃口跟着转佳,两人便吃光全部的佳肴。

 不久,她吩咐小雀收走餐具及在邻房备妥浴具。

 她和他对坐不久,便扶他躺在榻上。

 她遥按他的‘气海’一下,果见他的衣衫开始颤动,她心知他果真已经开始自动运功,便关上门窗返房沐浴。

 浴后,她立即来看他,只见他仍在自行运功,那张脸不再莹光闪烁,而且双眼也是神光炯炯!

 不过,他的眼珠只是定在一处,良久才微微一眨,显然他的神智仍然无法控制,她不由暗叫可惜!

 她瞧到他闭目入眠,她方始返房歇息。

 她今身心皆深受刺及疲备,所以,她躺下不久,立即酣睡。

 子初时分,两道黑影闪入后院,立即凑窗偷窥,不久,他们便震断窗栓,悄悄掠到铁仁的榻前。

 他们正是‘黑白配’之二员,他们互换眼色,不由自主的各自疾并右手食中二指猛戮向铁仁的‘气海’及‘膻中’。

 他们并没有错,因为,这两处道乃是任何人的大,任何一受到外力撞击,不是散功,便是当场惨死!

 尤其在‘黑白配’这种顶尖高手种凶狠联手一击之下,即使是各大门派之掌门人亦绝对逃不过一劫!

 他们是因为不愿意继续监视及寻找铁仁,因而,自作主张的存心在今晚便澈底的解决掉铁仁。

 可惜,他们遇上巧食‘五行果’,又修练特殊内功,加上奇遇连连的铁仁,他们的二指一戮上去。立即‘叭叭!’二声。

 他们的食中二指当场被震断!

 他们疼得发抖!

 他们疼得冷汗直

 他们吓得险些

 他们以为铁仁佯睡震伤他们哩!

 他们掉头便疾掠出窗离去。

 邻房的盖梅乍听‘叭!叭!’声音,立即惊醒,他乍听二人掠出邻房,她暗叫句:“完啦!”立即疾掠而来。

 她一入房,正好瞧见那两人技出墙外。

 她急忙掠前瞧铁仁。

 却见他的衣衫颤动,脸上亦莹莹泛光。

 她嘘口气,一回头便瞧见地上的两滴鲜血。

 她取纸拭净鲜血,立即望向铁仁付道:“好神奇的护体功力,不知阿仁是如何练成这份功力的?”

 她担心那二人又邀伴前来,她便趴在几沿歇息。

 当雄长啼之时,她一醒来,便嗅到臭味道,她上前一瞧,便发现铁仁的子前后已沾了不少的秽物。

 她立即默默的替他换上新

 却见被褥亦已沾污,她立即取来她的被褥供他垫上。

 不久,小雀入内道:“姑娘,这种事交给小婢吧!”

 “你千万别碰他,昨晚有两人进来害他,你瞧,窗栓皆震断哩!”

 “啊!真的哩!我去叫阿福来修理!”

 “好!吩咐他小心些!可别让爹娘知道!”

 小雀立即抱着脏物离去。

 盖梅边替铁仁洗脸边道:“阿仁,你何时才能清醒呢?你快醒来吧!你一醒来,我就排除万难嫁给你!”

 不久,她自己漱洗过,便开始喂铁仁食物。

 膳后,她微牵铁仁之指尖带他在房内走动着。

 半个时辰之后,小雀入房道:“夫人在房中候你!”

 她将铁仁扶上榻,立即遥按他的‘气海’。

 “小雀,你在外守着,绝对不许碰他!”

 “是!”

 她返房梳妆之后,立即朝前行去。

 不久,她已步入一间华丽房中,立见一位福态、高贵的妇人道:“梅儿,小雀说你不嫁给南宫公子,真的吗?”

 “是的!”

 “为什么呢?”

 “孩儿还年青呀!”

 “胡说!你已经二十一岁啦!我在你这个年纪时,你大哥已经三岁,放眼本城有体面人家之女儿,那位超过双十尚待字闺中呢?”

 “孩儿要服侍爹娘!”

 “娘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咱们嫁到南宫世家,可是,本城之青年你全部不中意,你难道要去做尼姑吗?”

 “让孩儿考虑一下吧!”

 “南宫世家乃是四大世家之首,南宫公子是独子,既允文允武,品貌更是俊逸,难得她中意你,你还在挑什么呢?”

 “…”“唉!你这脾气最似你爹,固执极了!可是,你也该替自己或家人着想呀!你爹都已经被别人问烦啦!”

 “…”“听说南宫世家近会来本城,你爹有意就此说成亲事…”

 “不!让孩儿考虑一下!”

 “好吧!你好好想一想吧!唉!”

 盖梅立即低头离去。

 她一返回铁仁的房中上见他已经入睡,她吩咐出去,立即贴在铁仁耳边道:“阿仁!阿仁!你醒来呀!阿仁!阿仁!”

 她不由自主的掉下泪来。※※※※※※

 盖梅默默照顾铁仁七之后,这天晌午时分,小雀突然入房道:“姑娘!南宫公子一家人全部来啦!”

 她遥按铁仁的‘气海’道:“别动他!”

 她便默默回房梳妆。

 没多久,另外一位侍女前来道:“禀姑娘,员外请你到前厅。”

 她便默默行去。

 她一入厅,果见南宫源一家三代皆在座,她便上前行礼。

 南宫源含笑道:“梅儿,坐呀!”

 盖梅立即低头坐在其母的身旁。

 善献石立即问道:“老庄主,再说下去吧!”

 “阿仁在中秋子时,巨涛排山倒海轰隆冲来之际,突然大叫一声,从岸边树上跃出四十余丈,正好撞上涛身。”

 盖梅全身一震,立即抬头望去。

 盖献石啊道:“完啦!死定啦!”

 “他没死!他被一波波巨涛冲卷一阵子,便被卷入江底。”

 “啊!江底处处漩,我曾见一匹马坠江立即被绞成碎,他这一被卷入江底,岂还有命在呢?”

 “翌巨涛再冲不久,他又浮了出来,经过众人投绳套上江岸,他除了衣衫全失外,居然身无寸伤!”

 “啊!会有此种事?”

 “可惜,他失去记忆了!”

 “啊?生不如死也!”

 盖梅心中一酸,立即低下头。

 南宫源道:“老夫曾邀司徒兄前来诊治,却仍然束手无策哩!”

 盖献石问道:“他如今在何处?”

 “早已被送返贵城他的原居处。”

 “我居然不知此事!”

 南宫源问道:“员外没听说阿仁至百花庄打通关之事吗?”

 “听过!不过,我不知道他失去记忆,我原本甚为欣赏这孩子,那知他竟会如此来,他早该淹没于镇江啦!”

 “不!员外误会他矣!他失去记忆呀!”

 “这…他既然失去记忆力,怎能打通关呢?”

 “老夫已探听过,是一位名叫卤蛋的青年送阿仁去打通关!他一定是要发阿仁的记忆!”

 “荒唐!来!”

 南宫源不便批评,便道:“员外,老夫去瞧瞧阿仁。”

 “别急!膳后我再陪你去瞧瞧吧!”

 “打扰!”

 “请!”

 众人立即移入花厅。

 盖梅食不知味的一直低头缓缓进食,盖献石却欣喜的畅谈他最近又买进三十家店面之光荣事儿。

 因为,那三十家店面之主人皆把银子入百花庄呀!

 他不客气的批评百花庄那些女人。

 这一餐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方始结束。

 盖梅正离去,盖献石却道:“梅儿,献唱一曲吧!”

 “是!”

 众人入厅品茗,侍女立即在矮几上摆妥瑶琴。

 她趺坐在软垫上立即边弹边唱道:“花深深,柳,听别院笙歌,且凉凉去;

 月浅浅,风剪剪,数高城更鼓,好缓缓归。”

 她唱过一遍之后二想起铁仁行若‘活死人’,她心中一阵辛酸,不由自主的继续琴及咽声唱着!

 两行清泪,不由滴上琴弦。

 她唱完:“缓缓归!”就在悠悠琴声中,她捂脸匆匆离厅。

 其母慌忙跟去探个究竟。

 盖献石尴尬的道:“抱歉!小女…”

 南宫源肃容道:“员外休误会!令媛必有心事!别怪她!”

 “是!咱们去瞧阿仁吧!”

 他立即喝道:“备车!”

 没多久,他已搭三部车离府。

 盖梅一返房,立即趴在榻上哭泣。

 其母上前问道:“梅儿,出了什么事?”

 “娘,让孩儿静一下,求求你!”

 “唉!好吧!别胡思想!唉!”

 她唉声叹气的走啦!

 不久,小雀入内道:“姑娘,怪事发生啦!阿仁原本在睡觉,你弹唱不久,他自已坐起来一直听着哩!”

 “什…什么?当真?”

 说着,她已冲入邻房。

 却见铁仁茫然坐在榻上念道:“花…深深!花…深深!”

 她忍住惊喜唱道:“柳……”

 他居然五音不全的跟唱着!

 她欣喜的一直掉泪!

 她一句句的唱着!

 她反覆唱着!

 他亦一句句含糊不清的唱着。

 不久,小雀取琴来道:“姑娘,试看看!”

 她便将琴放在几旁,再牵他坐在几旁。

 她开始弹唱着!

 他果真跟着唱着。

 那五音不全的歌声却使她欣喜若狂。

 她缓缓弹唱着。

 他五音不全的低声跟着。

 良久之后,小雀入内道:“夫人走入院中啦!”

 盖梅拭去泪水,立即关门自动去。

 “梅儿,别弹啦!你哭成这付模样,娘好心疼喔!你若真的不愿意嫁给南宫公子,娘会向你爹说!”

 “谢谢娘!”

 “唉!痴儿!”

 她叹口气,立即行向前院。

 盖梅忍住惊喜的立即返房。

 却见铁仁五音不全的自行唱着,她欣喜的听了不久,立即和着他的歌声欣喜的唱着。

 这一夜,两人便轻声唱到天亮!

 倏闻,铁仁的下体飘出异味,她立即替他净身及换

 她扶他躺在榻上,便遥按他的‘气海’。

 他立即自行运功。

 她吩咐小雀清洗子之后,便返房歇息。

 此时的南宫源诸人正在会合丐帮弟子焦急的在城内外寻找铁仁,南宫远更是易容进入百花庄观察着。

 盖献石则正在厅中‘杀价’,因为又有两名好之人因为‘周转不灵’前来商量将产业售给他哩!※※※※※※

 午后时分,盖献石带人愉快的去接收产业。

 盖梅坐在榻上,边弹奏腿上的瑶琴边缓唱着‘花月诗’,坐在她对面的铁仁亦一句句的跟唱着。

 他仍然五音不全的唱着,可是,盖梅细心的发现他已经有进步,而且眼神亦有丝许的光辉。

 她更愉快的唱着!

 整个下午,她一再的弹唱着!

 入夜之后,她替铁仁净身再喂他进食。

 膳后,铁仁自动走到她身旁唱着‘花月诗’,她熄去烛火,便和他在窗旁一句句,反覆的愉快唱着。

 她一直唱累了,方始扶他上榻及按动他的功力。

 她便和衣躺在他的身旁。

 子初时分,两人已经酣睡,此时却有近千人,自百花庄四周掠入,只见他们一起引燃火折子,便掷入房屋内。

 黑白配之人大意疏于防守,乍见火光,立即扑出。

 香姐九女自榻下取出宝剑,立即掠出。

 立见那批人凶残的扑来。

 黑白配十二人一被冲散,只能以两人为一组守着。

 香姐九人结阵而出,却见八十一人各以九人为一组,左手持盾,右手挥刀,疾冲而来了。

 香姐暗骇道:“梁山八十一杰!”

 她喝句:“杀!”立即全力扑杀。

 凌厉的招式配上锋利的莫剑迅疾劈破二盾及劈死二人。

 可是,另外八女却已经被冲散。

 惨叫声中,来敌迅速伤亡着。

 可是,亦有两名‘黑白配’被宰掉。

 那批人一波波密集冲来。

 尤其香姐身边更是站着十二名老者及三十名中年人,香姐若是没被铁仁搞丢三四成功力,她根本不怕这些人。

 如今,她却紧张啦!

 双方又战一个时辰,那批人已经倒下三、四百人,不过,亦有八名‘黑白配’人员进入鬼门关报到。

 萧小怜四女更是已经挂彩的在硬撑着。

 香姐被六名老者围攻,她仗着招式及莫剑,一时未见劣势,不过,她若想取胜,必须付出一番代价。

 火势由后延烧而来,第一排舍右侧亦已被波及,香姐担心密室的银票,不由全力扑杀着。

 不出十招,两名老老已经身首分家。

 香姐的背部却挨了一剑。

 立即有两名老者凶残的攻来。

 此时,卤蛋已经潜入密室,他一见密室中有八个木箱,他欣喜的喃喃自语道:“坐享其成,妙哉!”

 他担心香姐会设诈,他立即轻轻掀开一个箱盖及向后疾退,果见一篷蓝汪汪的细针疾而出。

 他暗暗一笑,立即上前。

 那知,他刚探视,立见一蓬黑烟出,事出突然,他匆匆一退,立即觉得脸麻酸,右眼更是一阵灼疼!

 他大骇的立即闭上右眼,取出灵药猛洒向脸上。

 那知,药不对症,反而更加麻

 要命的是火势已经延烧过来,大梁被烧断纷纷掉落地面,那‘砰砰…’声音吓得他慌忙向外冲出。

 因为密室入口若被烧成卡住,他可就麻烦啦!

 他一冲出去,立即被火苗烘烤得脸上剧疼!

 右眼更是一阵针刺!

 左眼亦猛流泪水!

 他吓得匆匆掠去。

 却见二十余名黑衣人喝句:“站住!”便疾来暗器,他慌忙向左一掠,却见自己居然掠向一株燃烧的茶树。

 哇!实在有够衰!

 他疾催功力劈去,茶树立即倒去。

 他一踏上地面,便被烫得跳了起来。

 第二批暗器立即跟着来。

 他振掌疾拍,却听‘波…’声中,细针及体猛溅,他的腹间立即一阵灼疼及麻感,他吓得掏出一把细针疾掷而去。

 惨叫声中,已有三人倒地。

 他疾掠过去,立即双掌疾拍。

 诡异的招式配合浑厚的功力立即宰掉五人。

 他趁隙冲出,便疾掠出墙外。

 他匆匆下剩余的灵药便疾掠向山上。

 他刚掠过五华山顶,便觉腹间发麻!

 他吓得匆匆掠入一个内。

 他低头一见腹间计有三支毒针及七处毒灼伤处,他匆匆伸手入袋,却发现石已经掉落。

 他只好耗损功力硬出那三支毒针。

 由于身上之药已用光,他只好耗功硬出毒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他的腹方始不再发麻,不过,他的脸上却已经麻疼的令他想要抓搔止哩!

 他不敢抓搔,他立即掠出外。

 他又掠行半个时辰,方始找到山泉。

 他一头栽入水中,不停的冲洗脸部。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他的脸部方始不再麻疼,他徐徐张开右眼,却已经瞧不见景物啦!

 他不由大骇!

 他将右手凑到右眼前,却仍然瞧不见!

 他将左手凑到右眼前,仍然瞧不见!

 他将双手凑近左眼前,却瞧个一清二楚!

 他的双手连抖!

 他不由仰天喊句:“天呀!”

 天色渐亮,他将脸凑近溪水,立即尖啊一声。

 因为,那张脸已经凹凸不明,十分的狰狞呀!

 他的脸上原本经过易容,再沾上毒粉腐蚀肌,便形成这付鬼叉般,连他自己也大骇的脸孔。

 他全身发抖!

 他剧着!

 良久之后,他伸手入怀取面具,却见面具已失!

 他绝望的趴在地上低泣着!※※※※※※

 且说百花庄的拚斗进行到丑寅之,黑白配已经全部嗝,萧小怜八人身伤痕的倒在地上。

 八名男人趴在她们身上疯狂发着。

 另有百余人则围住香姐。

 四名老者及六名中年人正在凶残的扑攻她。

 她的、腹、背及四肢已经挂彩,她已经披头散发,她已经汗血加,不过,她仍然扑杀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的腹部又挨了一剑,不过,她已突围而去,六名中年人及二名老者立即尾随追去。

 其余之人立即拉着萧小怜八人掠去。

 一直在远处旁观的南宫源诸人立即和丐帮弟子掠入现场。

 豪美的房舍已成废墟,他们在现场搜寻良久,仍然没有发现铁仁,立听南宫源沉声道:“一定另有密室。”

 众人便取来敲着地面。

 不久,南宫昭发觉第一排房舍右侧旧址的地面空空的,她立即喊道:“爷爷,密室在此地!”

 南宫源掠近一瞧,便瞧出地下有密室。

 众人找了不久,便劈开入口处入内。

 南宫源一发现毒针,立即喝道:“小心箱中有诈,退!”

 众人便退向远处。

 南宫源以挑开箱盖,果见一蓬蓝汪汪毒针出,他向后掠退道:“好险!这批女人够毒!”

 他正上前,却见箱中又出毒烟。

 众人纷纷捂鼻退出。

 不久,南宫源道:“劈地透气,再入内吧!”

 南宫远便瞧附近劈出六个大

 他们父子掠入密室,立即一一挑开箱盖及掠出。

 天亮之后,他们方始入内。

 却见共有二箱银票,四箱银子及二箱黄金,他们不用估计,便被这批吓人的财物震撼得心神皆颤。

 他们商议不久,便由南宫世家及丐帮各运走一箱银票,那六箱黄金及白银则委托官方救济贫民。

 南宫六人各携一包银票,便匆匆返家。

 哇!香姐费尽心机忙了一年多,结果却一场空,萧小怜八人更是被男人们轮暴至活活的累死!

 香姐虽然侥幸逃掉,却因为功力大失及内外伤而躲起来养伤。

 卤蛋哭了好久,亦自行躲起来养伤。

 昆明城又安定啦!

 猪哥们乖乖回家调养啦!※※※※※※

 日子平静的又过了一年余,这天正是除夕夜,盖献石愉快的赏过下人,便与其进入房中‘兴云布雨’。

 “老爷,你还是如此神勇呀!”

 “哈哈!你不喜欢吗?”

 “讨厌!”

 “对了!咱们媳妇为何尚未下蛋呢?”

 “讨厌!难听死啦!”

 “他们已成亲三年半了吧?让豹儿纳妾吧!”

 “过了年再说吧!”

 “好吧!梅儿已经二十二岁,该找婆家哩!”

 “她最近经常唱歌,心情颇佳,我找机会和她谈谈吧!”

 “南宫全尚在等她,叫她别挑啦!只要她肯嫁,我必送她丰厚的嫁妆,你叫她别再拖下去啦!”

 “好嘛!睡吧!”

 “嗯!”

 此时的盖梅正和铁仁在一起用膳,经过她这一年余的努力,铁仁已经能够自行用膳及解决大小便啦!

 他更可以较清楚的唱完‘花月诗’哩!

 此外,他也会唤‘盖姑娘’啦!

 盖梅欣喜之下,不由陪他多喝几杯酒。

 子初时分,她朝榻上一指,铁仁便自行上榻躺下。

 他自己朝‘气海’一按,功力便自动运转。

 她满意的关上门窗,便睡在他的身旁。

 丑寅之,十二位黑衣蒙面人自前院掠入,立即潜向各处房间。

 不久,他们已经分别掠近盖献石夫妇,盖金豹夫妇,铁仁二人,小雀及二位仆男的房外,他们立即以匕撬开房栓。

 盖梅乍听异响,立即喝道:“谁?”

 ‘砰!’一声,一人已经狞笑入内道:“好美!大爷有福啦!”

 盖梅一跃下榻,立听姜献石颤声道:“饶命…”

 接着便是二位仆男的求饶声。

 盖梅心中大急,立即徒手劈去。

 此人乃是普通身手,盖梅攻出三招,便将他制倒在地。

 她焦急的立即掠向前院。

 却听善金豹惨叫一声,她吓得疾掠而去。

 原来,盖金豹夫妇临睡前曾经点燃‘新第一炮’,两人在尽兴之后,使赤的盖被互搂而睡。

 两名蒙面人破门入内之后,二人便惊慌的起来。

 盖金豹之颇具姿,她赤起身,立即逗得一位蒙面人嘿嘿一笑,怪爪一伸便揩油。

 盖金豹不甘爱受辱,立即扬拳攻来。

 那人一挥剑,便砍断他的右小臂。

 他刚惨叫一声,那人一不作,二不休的立即一剑戮去。

 利剑穿心一入,他立即惨叫而亡。

 朱玉花尖叫一声,立即昏倒。

 那人嘿嘿一笑,正搂她,盖梅已喝句:“住手!”扑来。

 另外一人扬剑放道:“妙哉!又来一位美人矣!”

 两名蒙面人立即挟攻盖梅。

 盖梅心急之下,一时制伏不了他们。

 却听一声沉喝道:“丫头住手!否则,他们必然没命!”

 说着,两位蒙面人已经各挟着盖献石夫妇入房。

 盖梅回头一瞧,不由大骇!

 却听盖氏叫道:“梅儿,快逃!”

 “我…”

 “嘿嘿!美人儿,束手就缚吧!会则…”

 一声狞笑之后,剑锋已抵在盖献石的颈项,立听姜献石颤声道:“梅…梅儿…你…你依了他们吧!”

 盖氏忙道:“员外…”

 “住口!听我的!”

 倏听:“梅…姑娘!”

 盖梅惊喜的喊道:“阿仁!”

 铁仁方才被惨叫声吵醒,他迷糊糊起来,乍听盖梅的喝声,他立即光着脚丫子循声找来。

 盖梅这一喊,他便奔来。

 立即有两名蒙面人挥剑砍来。

 ‘砰砰!’二声,利剑分别砍上铁仁的右肩及背部,那两人却哎唷一叫,虎口裂血的掉出利剑。

 铁仁却毫发无损的奔到房门口。

 立见挟着盖献石之人喝道:“站住!”

 铁仁却继续奔入,刹那间,便已越过那人。

 那人狞笑一声,立即一剑疾砍向铁仁的右半脑。

 盖献石夫妇啊了一声,双脚一软,立即晕去。

 盖梅一咬牙,立即疾劈向那两人。

 ‘砰!’一声,利剑砍上铁仁的右半脑,却听‘叭!’一声,利剑立即断成两半,那人亦被震退。

 ‘砰!’一声,盖梅的掌力已拍上那人的脸部。

 那人惨叫一声!立即倒地。

 挟住盖氏之人乍见盖氏倒下,正蹲下去挟她,盖梅一掌劈来,当场便将他劈成脑袋开花。

 铁仁被砍了一剑,啊了一声,便回头望去。

 原本杀死盖金豹之二人乍见铁仁居然没被砍死,他们吓得全身一抖,立即直觉的破窗逃去。

 盖梅一转身,迅疾劈出四掌。

 ‘砰…’声中,那两人已中掌撞破窗扉而去。

 盖梅拾剑掠去迅即了结他们。

 另外之蒙面人见状,立即惊慌的逃去。

 小雀及三位仆男立即惊慌的扑来。

 盖梅一见其嫂全身赤昏倒在地,立即喝道:“你们别过来!”

 小雀四人立即停在远处。

 盖梅掠入房中,不由心有余悸。

 却听‘砰!’一声,铁仁已经倒地。

 原来,他方才被砍了一剑,刚一回头,便一阵晕眩,他怔立不久,不由自主的摔倒在地上。

 这一摔,后脑撞上剑柄,他立即‘哎唷!’一叫!

 盖梅正上前扶他,乍听他清晰叫出‘哎唷!’她不由一怔!

 铁仁摸摸后脑,撑起身道:“盖姑娘,我怎会在此地?”

 盖梅惊喜之下,抱着他道:“阿仁,你终于醒啦!”

 倏觉双臂麻疼。她慌忙起身。

 铁仁被她一抱,不由受宠若惊!

 他怔住啦!

 ‘负负得正’,他被砍了一剑,又撞上剑柄,他终于清醒啦!

 盖梅一见铁仁的神色,便确定他已经清醒,她欣喜的忖道:“我先救醒爹娘吧!先让阿仁回房歇息吧!”

 他立即先抱朱玉花上榻,再道:“小雀,带阿仁返房吧!”

 “是!”

 立见朱玉花呻一声,喊道:“豹哥!”

 她一醒来,盖梅便道:“嫂子节哀,先整装吧!”

 朱玉花立即边拭泪边穿衣。

 小雀上前道:“阿仁,请跟我来!”

 “我…我…”

 盖梅道:“阿仁,你先去歇息,明晨再说吧!”

 铁仁只好纳闷的跟去。

 盖梅朝双亲的人中各捏二下,两人便先后醒来。

 盖献石乍见身旁之尸体,立即全身一软。

 “爹,他们死啦!别怕!”

 “真…真的?”

 “不错!”

 倏听盖氏悲呼句:“豹儿!”立即扑去。

 朱玉花立即伏尸痛哭。

 盖献石叹道:“怎会这样子呢?”

 盖梅卸下尸体的面具,问道:“爹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

 却见铁仁挟着一人匆匆和小雀前来道:“是花虎干的?”

 盖献石乍见铁仁,立即想起铁仁曾被砍过右半脑,却安危没事,他吓得立即捂着自已的脑瓜子不敢动。

 盖梅问道:“阿仁,你怎知是花虎干的?”

 “他叫小黑,乃是花虎的手下,他方才招过,是花虎带他们来此抢钱,快点报官处理吧!”

 “对!阿福,你快去报官!”

 阿福立即邀另外二人陪他去报案。

 盖梅道:“阿仁,谢谢你!你先下去歇息吧!”

 铁仁立即离去。

 盖献石问道:“他怎会在此地?他不是生去记忆了吗?”

 “孩儿明再告诉爹,目前先准备向官方报案吧!”

 “好吧!”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