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 八 章 浪姐淫妹大车拚
 铁仁腾跃出四十余丈,力道一竭,立即坠向江中。

 他所坠入之处,正好是那排巨涛,众人皆清晰的瞧见他被那股巨涛冲向半空中,他的衣衫立即破碎。

 他大啊一声,立即飞出。

 南宫昭不由自主的尖叫道:“救命啊!”

 南宫源轻按南宫昭的背心道:“昭儿,理智些!”

 “爷爷,他…他怎会这样子?”

 “命!唉!可惜!可惜!”

 卤蛋早已发现有异,不过,他想不到铁仁会抓狂般跃向江中,他乍见铁仁被巨涛撞飞向半空中,他不由神色大变。

 他不由紧握双拳。

 他喃喃自语道:“该死,真该死!”

 ‘扑通!’一声,铁仁已坠入江中。

 江面上轰隆连响,巨涛排山倒海般涌来,江下却是处处漩,铁仁便似落叶般不停的绞旋着。

 他的衣衫全被绞旋得清洁溜溜啦!

 他随着进退的涛游忽进忽退不已!

 黎明时分,他仍然在江底绞旋着。

 怪的是,他未曾滴出一滴血哩!

 原来,他体中的‘水’及二女之柔之力毕竟无法抵挡,金、木、水、火四之围剿,当巨涛啸声传来之时,‘水’如获救兵哩!

 它一阵疾冲,铁仁便冲向江中。

 此时,它藉着江水及绞旋之助,存心对抗其余的四

 可是,大自然之威非比寻常,不出一个时辰,金、木、水、火、土等五一起被绞旋得茫酥酥及晕头转向啦!

 它们斗不下去啦!

 它们任由上冲下洗及左啦!

 它们作不了怪啦!

 铁仁便一直在江中绞旋着。

 翌中午,涛声势已弱,人群逐渐散去。

 由于铁仁突然自行跃落江中,带给不少人的心理阴影,兴头因而锐减,所以,涛声势一弱,便有人离去。

 若在往年,大多数之人皆看完八月十六之第二波涛景,方始离去哩!

 南宫世家之人也离去了,因为,南宫昭居然晕过两次哩!

 南宫源诸人终于发现南宫昭已对铁仁动情,偏偏铁仁‘英年早逝’的溺江而亡,他们心情沉重的走啦!

 卤蛋却仍然站在原处,因为,他坚信铁仁并非夭寿相,他相信铁仁不会死,所以,他一直等候着。

 涛至未初时分,又逐渐的转强。

 黄昏时分,明月再现,涛亦再度轰隆连响,观光客们再度涌聚而来,欢呼声及惊呼声亦阵阵响起。

 卤蛋仍然默立于原处。

 子时时分,涛更加雄伟的翻腾而来,它刚退去,另外一座涛便紧跟着一路轰隆而来。

 倏见一物随着涛涌出江面,卤蛋不由一怔!

 他一双眼,立即大吼道:“阿仁!”

 原来是铁仁被这两座巨俦之回旋力将他从江中出来啦!

 众人不由一怔!

 妇人及姑娘不由低下头,因为,铁仁全身赤呀!

 卤蛋担心铁仁会被卷入江中,他匆匆一阵张望,立即疾到一处店家前道:“我买下这些绳索啦!”

 ‘唰!’一声,他已掷出一锭金元宝。

 店家原本制止,一接金元宝,立即乐得跑回店中,因为,他担心卤蛋会反悔的向他索回这锭金元宝呀!

 因为,他这些绳索才值半两银子呀!

 卤蛋一抓细麻绳,立即疾掠而去。

 不久,他已掠至江边,立听人群喊道:“少年仔,危险啦!紧上来啦!”

 他将绳索结成一个活套环,立即挥掷而去。

 ‘叭!’一声,铁仁已被巨冲开,有掷没有中。

 铁仁跟着涛进退及浮沉着。

 卤蛋来回奔跑及掷绳套人。

 观光客们开始转移注意于卤蛋的身上啦!

 不久,如意丐及甄义各执一团绳到现场加入救人行列。

 他们三人一起掷绳救人啦!

 不出半个时辰,卤蛋已经套住铁仁之右脚,只听他喝声:“起!”立即用力一拉,铁仁果真飞向他。

 他一张双臂,立即抱住铁仁。

 如意丐立即掠前解开铁仁脚上的绳索。

 甄义下上衣,立即盖住铁仁的下体。

 他们皆认为铁仁已死,所以,他们在匆匆的善后,可是,卤蛋一瞧见铁仁的脸,他立即匆匆的搭上铁仁的右腕。

 倏觉指尖微疼,他不由大喜。

 如意丐见状,讶道:“阿仁没死?”

 卤蛋道句:“不错!”立即匆匆掠向客栈。

 如意丐二人立即惊喜的跟去。

 现场之人大都知道昨夜有人沉江之事,想不到此人居然尚能活命,众人在好奇之余,便匆匆的跟去。

 那知,他们刚接近城门,便被四十余名叫化予以劝阻道:“请止步,各位别耽误救人,一有消息,敝帮会立即宣布。”

 他们满意的又回去欣赏涛景。

 卤蛋一回到镇江酒楼房中,立即替铁仁盖被及探视他的脉象。

 他一按上铁仁的腕脉,指尖立即麻酸。

 他立即轻按铁仁的‘气海’,倏觉指掌皆疼。

 他忍住惊喜的先后按过铁仁的‘膻中’及左右‘肩井’,结果,他皆是掌指疼麻,他不由面现喜

 如意丐问道:“怎样?”

 “没死,不过,尚昏!”

 “老化子能否效劳?”

 “我自己来,我比较了解他的体质。”

 “好!若有需要,请随时通知本帮弟子。”

 “好!”

 如意丐二人立即离去。

 卤蛋上上下下仔细瞧过铁仁,不由注视他的下体忖道:“好小子,难怪萧贵妃会乐死于你的手中,好货呀!”

 他瞧了一阵子,立即自包袱取出铁仁的衣穿着。

 然后,他疾捏铁仁的人中。

 他捏了三下,铁仁终于大啊了一声醒来。

 正在前厅用膳的如意丐二人听得不由心中一安。

 铁仁一醒来,立即茫然望着上方。

 “阿仁,你真命大哩!”

 铁仁却仍然茫然望着上方。

 卤蛋心知有异,立即边摇边唤着“阿仁”!

 良久之后,铁仁望着他及跟着念:“阿仁!”

 卤蛋怔了一下,立即道:“阿仁,你认识我吗?”

 铁仁抖着双道:“阿仁,尼…尼…”

 卤蛋暗道:“天呀!他被涛冲失记忆了吗?”

 他立即频频试验着。

 他忙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不由一叹!

 他怔了一下,用力的拧了铁仁的右肩一下。

 却见铁仁只是微微皱眉,并未叫出声。

 他叹道:“完啦!完啦!他与死人没差别嘛!”

 却听一阵步声,只见如意丐带着南宫源诸人匆匆行来,卤蛋上前开门,便淡然道:“阿仁已经失去记忆。”

 说着,他自行赴前厅用膳。

 如意丐上前唤道:“阿仁,你记得我吗?我是如意丐呀!你在五华山上帮过我,你还记得我吗?”

 阿仁茫然望向上方,双微抖的念道:“阿…仁…”

 如意丐一扳他的脸颊道:“阿仁,看我…”

 “阿…仁…砍…我…”

 众人不由一阵啼笑皆非。

 如意丐又试了十余遍,不由叹道:“怎会如此呢?”

 南宫昭上前道:“阿仁,你记得我吗?”

 铁仁茫然道:“阿…仁…”

 南宫昭双目一道:“阿仁,你还记得我和姐去木屋见你之情形吗?是我们鲁莽,你并没错,阿仁,你听见我的话吗?”

 “阿仁…阿…仁…”

 南宫昭唤句:“阿仁!”立即泪下如雨。

 其母司徒樱上前扶起她道:“昭儿,别伤心,别急!上天既然将他从江中救活,必然会恢复他的记忆力。”

 南宫昭唤句:“娘!”立即扑入她的怀中轻泣着。

 南宫源上前一搭铁仁的右腕脉,立觉指尖麻疼。

 他怔了一下,立即搭上铁仁的左腕脉,结果,指尖仍然麻疼。

 他怔道:“好骇人的内功呀!”

 南宫远立即一一探过铁仁的左右腕脉。

 不久,他神色大变的望着南宫源,道:“爹,怎会有这种怪事呢?”

 “他显然是被涛撞失记忆,偏偏他又有如此强大及诡异的功力,咱们根本无法施功治疗,唯有藉助药物。”

 “如何下药呢?病因未详呀!”

 “我亦因为此事而困扰。”

 司徒樱道:“爹,可否请家父来瞧瞧?”

 南宫源点头道:“嗯!亲家之岐黄神术堪冠武林。”

 如意丐含笑道:“义儿,速函请司徒老庄主来此一趟。”

 甄义立即应是离去。

 南宫源又望了铁仁一阵子道:“让他歇会儿,全儿,你看着他。”

 南宫全立即应是。

 众人立即默然离去。

 没多久,卤蛋又入房瞧着铁仁。

 良久之后,他方始摇头步返邻房歇息。※※※※※※

 接连七天,铁仁皆是茫然或睡觉,他即使是吃、喝、拉稀出屎,仍没感觉,卤蛋为了此事,特别买了三大包的衣

 只要脏,他立即换掉。

 他默默的照顾铁仁,每逢夜晚,他方始悄悄探视铁仁的道及脉象,显然,他防着南宫世家及如意丐。

 第九天中午,一部马车送来一位清瘦老者及两位青年,他正是司徒樱之父,亦是上代司徒世家主人司徒伦。

 那两名青年则是他的孙子司徒忠及司徒义。

 他们一下车,南宫源一家人便在门前他们入内。

 他们一入房,卤蛋便起身默立于窗旁。

 南宫源叙述铁仁坠江之始末及失去记忆之现象后,司徒伦点头道:“此子可真命大,待吾细诊一番吧!”

 说着,他已坐在榻前椅上。

 他一搭上铁仁之右腕脉,立即皱眉松手。

 他再搭上铁仁的左腕脉,指尖仍然被震得麻疼。

 他立即沉声道:“各位请回避。”

 说着,他已解开铁仁的襟扣。

 众人心知他宽衣作彻底检查,立即结伴离去。

 司徒伦将铁仁剥光之后,由头顶一路检视到左脚底,再由右脚底一直检视到头顶,他的口中则频频道着‘怪哉’!

 他摸过铁仁头顶‘百会’,立即沉思!

 黄昏时分,他打开衣箱,立即取出大小银针。

 不久,他拿起一支三寸长银针,便刺向铁仁的右肩。

 ‘叭!’一声,银针立即被震歪,他不由一怔!

 他朝铁仁的右肩一摸,立即觉得较前更麻烦,他不由收手忖道:“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好诡异的身体呀!”

 他思忖不久,立即疾按向铁仁的‘气海’、‘膻中’及左右‘肩并’,因为,他已察出此四处道特别的强韧!

 ‘叭…’四声,司徒伦突然闷哼一声,立即唤道:“亲家!”

 说着,他已匆匆起身。

 南宫源匆匆入门,立见司徒伦伸出双手道:“烦亲家替吾之双腕顺气。”

 南宫源一见他的双腕已经微红,他立即运功轻司徒伦之双腕。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司徒伦吁口气道:“谢谢!”

 “亲家被阿仁震伤吗?”

 “不错!此种体质乃是前所未有,此种病例之成因亦是前所未有,故,吾无力效劳,唉!羞煞吾也。”

 “可否运用药物治疗?”

 “药石罔效!”

 “这…可有偏方?”

 “让他自行恢复吧!”

 “听说曾有刺法可治此疾,譬如,带他去见他印象深刻之人,事、地、物、或者让他再坠江一次。”

 “前者或许有效,后者千万别试,因为,江中漩万化多端,他若再度坠江,说不定就出不来啦!”

 “是的!”

 “顺其自然吧!”

 “唉!好一位有为青年竟会变成‘活死人’,唉!”

 二老相视一叹,立即默默离房。

 不久,卤蛋向南宫源道:“我带他返昆明木屋。”

 “好吧!若有需要效劳之处,请即刻通知。”

 卤蛋立即吩咐小二雇车连夜出发。

 小二一离去,卤蛋走到南宫昭身前道:“他若清醒,我一定会优先告诉你,并把你的关心告诉他。”

 南宫昭咽声道过谢,立即低头拭泪。

 卤蛋拿起包袱,便抱着铁仁离房。

 如意丐沉声道:“义儿,吩咐沿途分舵暗中保护及雇车。”

 甄义立即应是离去。

 卤蛋在门口等候不久,立见小二陪一部马车前来道:“公子,车到了,不过,必须加倍付车资,你愿意吗?”

 卤蛋抛出一锭银子道:“启程吧!”

 车夫遇上如此‘阿沙力’的客人,立即恭敬的请他上车。

 马车亦迅即离城。

 卤蛋将铁仁平放在车上,便闭目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他收功忖道:“阿仁生前最怕百花庄那些女人,我何不利用她们来刺他,或许会有奇效哩!”

 他一拿定主意,立即放心的运功。

 破晓时分,马车一接近一处镇甸,便见三位叫化在路旁摇手,他们的身旁赫然有一部马车及两匹健骑。

 车夫立即勒骑道:“公子,有二名叫化拦车。”

 “上前停车。”

 “是!”

 马车一停,立见一名叫化上前行礼道:“在下三人奉熊长老之令护送二位公子返回昆明,请二位公子上车吧!”

 卤蛋便抱着铁仁登上另外一部车。

 此车既宽广又铺有枕被,他放妥铁仁,立即躺下歇息。

 两位叫化上马之后,立即护送马车疾驰而去。

 黄昏时分,卤蛋抱着铁仁换上另外一部车,立见车上有食盒,他便掀盒用膳及喂食铁仁。

 半个时辰之后,他替铁仁换上一条干净子,便扶他躺妥。

 马车在两名叫化跨骑护送之下,迅速前进着。

 又过了五天,他们终于回到木屋前。

 卤蛋递出一叠银票,叫化们却坚不接受。

 他只好收下银票及扶铁仁步向土地祠。

 铁仁在土地祠前望了一阵子,神色立现异常,卤蛋暗喜道:“有救啦!”

 他便陪铁仁默立在祠前。

 一个时辰之后,铁仁居然坐在祠前望着土地公。

 卤蛋一见他的神色时而茫然,时而怪异,他便默默瞧着。

 黄昏时分,突闻一阵臭味道,他心知铁仁必然又排大小便,他立即下他的子及加以擦拭着。

 他一见天色已暗,便让铁仁光股坐在祠前。

 他将脏抛入屋后林中,立即进入回房。

 却见食物皆已腐坏,唯有米尚能食用,至于两缸水亦有臭味。

 他立即用棉被包着那些食物拿到屋后抛弃。

 他又倒光那两缸水,方始扶铁仁入屋坐着。

 他关上门,立即掠向城中。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带着寝具及食物返家。

 他先铺妥寝具,方始用膳及喂铁仁。

 不久,他带铁仁到溪旁替铁仁大清洗一番及注意铁仁的反应。

 却见铁仁仍是茫然。

 他抛去上衣,便抱铁仁返家。

 他以布包妥铁仁的下体,便扶铁仁上

 良久之后,他望着铁仁已经入睡,他方始忖道:“我不能长久如此耗下去,我明天就带他去百花庄试试!”

 他吁口气,立即开始运功。

 寅末时分,他便喂三撮灵药供铁仁服下。

 他又替铁仁穿妥衣靴,便带他掠往百花庄。

 不久,他已接近百花庄,却见庄前已经自动排成九列,每列平均约有五十人,他不由暗骂:“人!”

 他便排在第一列之排尾。

 铁仁却似死人般站着。

 没多久,他们的身后又排了二百余人,卤蛋不由暗骂道:“这批人真是贪得无厌,可惜,一时奈何不了她们。”

 天一亮,他回头一瞧,便瞧见排尾之人已经延伸到远处的山径岔道,可见百花庄的魅力有够惊人。

 他便气闭目养神。

 辰初时分,大门一开,众人便兴奋入内。

 卤蛋便扶着铁仁向内行去。

 前排之九人更是‘端快跑’前进的入厅。

 卤蛋一见黑大个站在厅口,另有二位黑衣中年人及两位白衣中年人则分别站在两侧院中,他不由暗暗皱眉。

 厅中立即传出战鼓声。

 不出半个盏茶时间,居然已有五人一起出厅,卤蛋暗自皱眉道:“她们难道运功促使男人提前快活吗?”

 他默默瞧了半个时辰,一见铁仁前面只剩下二人,他立即暗悚道:“天呀!她们果真运功坑人啦!她们一定急于捞银子。”

 他又思忖不久,铁仁已经站上排首,立见黑大个指着铁仁道:“上前,快轮到你了啦!”

 卤蛋使扶铁仁前行三步。

 黑大个怔道:“他是不是有病呀?他这样子那能‘办事’呢?”

 卤蛋淡然道:“他不能玩吗?”

 “能!能!可是,他会玩吗?”

 “那是他的事。”

 立见一名中年人足的拭汗出厅。

 黑大个道:“喂!轮到你啦!”

 卤蛋便扶他入厅。

 黑大个道:“你留下!”

 “我扶他进去,我就出来。”

 “不行啦!”

 卤蛋忙道:“香姐,阿仁来捧场啦!”

 立听香姐格格笑道:“!”

 卤蛋便扶着铁仁入内。

 黑大个怔住啦!

 院中之昆明城民大多认识铁仁,他们不由一怔!

 卤蛋扶铁仁到榻前,立即递出一张一千两银票道:“让他乐一乐吧!”

 香姐媚笑道:“行了,他怎么啦?”

 “想你想痴啦!”

 “讨厌!死胖子,你走吧!我来侍候他。”

 说着,他便起身替铁仁宽衣。

 卤蛋便含笑出厅。

 香姐将铁仁剥光之后,一见他的下体‘死气沉沉’,她怔了一下,道:“阿仁,你真令香姐佩服呀!来!”

 说着,她便扶他上榻。

 那知,她一碰上他的背部,手掌便觉一麻。

 她一松手,立即望向铁仁。

 她一见铁仁仍然一付茫然,她暗暗一笑,道:“好阿仁,你真的是在逗香姐啦!好!小飞燕,你们加把劲。”

 诸女会意的齐声应是。

 她们一催功,那八名男人便怪叫连连!

 香姐含笑道:“黑大个,把第一排之大爷们安排到其余的八排,可别啦!免得大爷们不高兴。”

 “遵命!”

 香姐双掌聚功,便碰扶铁仁躺在榻上。

 她虽然已经运功,掌心仍被震得微微发麻,她在暗悚之余,不由暗喜道:“好小子,好深厚的功力,太好啦!”

 她瞄了铁仁一眼,忖道:“好小子,我看你能装多久,念在我对你的印象不错,我就饶你一条小命吧!”

 她自枕下取出一粒媚药,立即入铁仁的口中。

 不久,铁仁的全身显著变化啦!

 香姐愉快的上马啦!

 她乍尝‘菜鸟’,便愉快的先活动一阵子。

 盏茶时间之后,她停止活动,专心运功啦!

 她准备验收成果啦!

 那知,她一运功,便全身一颤。

 而且是彻骨的酥酸。

 而且酥酸之感来自下体哩!

 她是内行人,立即聚功按向铁仁的‘促’及运功疾,那知,另外一种剧酸立即传遍她的全身。

 ‘小铁仁’却仍然无恙。

 她不由打个哆嗉!

 她急忙气稳定下来。

 良久之后,她终于稳定下来,她一见铁仁仍是茫然的神色,她略一咬牙,立即全力催动功力。

 铁仁微微一颤,‘小铁仁’却仍然未见‘呕吐’。

 她一咬牙,持续的催功。

 半个盏茶时间之后,她全身一颤,急道:“小莺莺,快来。”

 她一出声,功力立即外

 萧莺莺就在香姐的隔壁,她乍闻声,便推开身上的男人快步过来道:“香姐,究一见发生什么事情啦?”

 “封…住…会…及关元…”

 萧莺莺心知有异,立即按向香姐的下体。

 那知,她的措尖先碰上铁仁的身子,不由一阵麻疼。

 她急忙收手。

 “快…呀…运功…”

 她急催功力,硬按上香姐的‘会’及‘关元’。

 香姐颤抖十来下,终于点头道:“行啦!”

 萧莺莺立即收手返榻。

 铁仁的体中突然涌入香姐的功力,立即蜂涌而来。

 他的下体立即一阵膨及颤动。

 香服全身一酸,立即再度颤抖。

 她起来,却力不从心。

 “小莺莺…快…来…”

 萧莺莺紧张的立即再度按上她的会及关元

 不久,香姐只觉压力一轻,慌忙倒向内侧。

 萧莺莺乍见铁仁的下体,不由啊了一声。

 香姐道:“今就此结束,小莺莺,上!”

 萧莺莺便既惊又喜的上阵。

 萧班昭宰掉身上的男人,便喝道:“黑大个,今就此结束啦!”

 “是!各位,请吧!”

 那群人便懊恼的离去。

 却见卤蛋道:“香姐,你服输了吧?”

 “这…不错,阿仁可得二千两银子啦!”

 “哈哈!阿仁今要打通关啦!?”

 “,他若能过关,我必双手奉上黄金二十万两。”

 “你不会搞鬼吧?”

 “不会,小莺莺,正经干活!”

 “是!”

 不久,另外六名男人也足离去,诸女立即行来瞧个究竟,却听香姐沉声道:“关上门窗,别偷闲。”

 诺女会意的立即关上门窗及上榻运功。

 香姐服药之后,立即到萧莺莺的榻上运功。

 萧莺莺尽情享乐一个多时辰,一见箫飞燕已经行来,她立即微道:“小飞燕,还是交给你吧!”

 “好呀!”

 立听卤蛋在厅外喊道:“阿仁又过一关了吧?”

 萧飞燕边攻边道:“不错,不过,他过不了我这关啦!”

 卤蛋哈哈一笑,不作回答。

 萧飞燕自认为是香姐手下之猛将,她连攻一个时辰,一见小铁但仍然屹立不摇,她不服气的立即悄悄运功。

 那知,不到半个盏茶时间,她便连连颤抖。

 她一气,立即止身运功。

 香姐及萧莺莺皆尚在运功,箫班昭在旁瞧到此景,立即道:“收功吧!”

 “我…啊…救救…我…”

 香姐急忙收功喝道:“速按她的会及关元。”

 萧班昭慌忙出手,那知,她一沾上铁仁的身子,立即指尖麻疼,她不由自主的啊了一声,立即收手。

 萧飞燕却尖叫一声,便仆在铁仁的身上。

 立见她被反震得全身一颤,立即晕去。

 萧班昭急忙扶住她道:“小飞燕,你…你…”

 香姐喝道:“蠢货!”立即过来按向她的‘关元’及‘会’,却觉她的功力已经消失得几乎耗光啦!

 她一按上去,掌心一颤,功力居然也向外去。

 她吓得急忙叫道:“小班昭,拉我走!”

 萧班昭用力一拉,便将她拉开。

 香姐惊魂未定的剧不已!

 萧飞燕却已经遭到报应啦!

 诸女便惊慌的围来瞧着。

 香姐道:“小师师,你上,千万别运功。”

 “是!”

 香姐又道:“小飞燕便是例子,你们轮上,绝对不准运功,他快要不支之时,就立即交给我吧!”

 “是!”

 香姐立即服药及上榻运功。

 卤蛋喊道:“阿仁又过一关啦!还有六关吧?”

 萧师师应句不错,立即上阵。

 她果真规规矩矩的活动着。

 时间悄悄流逝,萧师师、萧红玉、萧飞烟及萧班昭轮番上阵,她们杀到黄昏时分,小铁仁仍然屹立不摇。

 萧文君正式上阵啦!

 卤蛋喊道:“第八个啦!剩两关啦!”

 香姐沉声道:“我要和你谈谈。”

 “行!”

 萧小怜立即上前开门。

 卤蛋含笑来到香姐身前,立即坐上榻沿。

 香姐望着她道:“阿仁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打开天窗说亮话,否则,你出不了厅。”

 “何必呢?区区二十万两黄金,你输不起吗?”

 “哼!即使输了二百万两黄金,我也不在乎,不过,我不甘心被人摆道,所以,我希望你坦自告诉我。”

 “行!有人在铁仁身上搞鬼,你破不了,能怨谁?”

 “那人是谁?”

 “恕难奉告!”

 “好!我服输,你稍侯。”

 说着,她便起身离去。

 萧文君不甘心的立即展开猛攻。

 卤蛋一见铁仁的脸色莹莹泛光,他不由暗自惊喜。

 不久,香姐取来一大叠银票道:“一两黄金折成三两银子,如何?”

 “公道!”

 “这是六十万两银票,你清点一下吧!”

 “我信得过你,拿个东西包下吧!”

 “你怕我在银票动手脚?”

 “爱说笑,香姐岂会在乎这些银子呢?香姐今后还打算从我的身上找出作怪之人,岂会害我呢?”

 “你够深沉!”

 她立即自枕下取出一个小锦包装妥银票。

 她递出小锦包道:“你面对美女,居然如此沉着,你很可怕。”

 卤蛋收下小锦包道:“彼此!彼此!”

 “你进过我的密室?”

 “既是密室,外人岂能进入,何况尚有黑白配驻守呢?”

 “但愿不是你,否则,你会很麻烦。”

 “当然不是我,我先去存下银票啦!”

 “你不伯我向阿仁动手脚吗?”

 “你不是那种小人物。”

 说着,他已含笑离去。

 香姐沉声道:“小怜,派人盯他。”

 箫小怜立即应是出厅吩咐黑白配派人跟踪卤蛋,卤蛋不在乎的进入万顺银庄以铁仁的名义存下六十万两银子。

 铁仁赴百花庄泡妞之事早已经在城中暗中传,如今又存下六十万两银子,立即轰动全城。

 卤蛋存妥银票,立即入酒楼用膳及宣布铁仁打通关荣获六十万两银子之英勇,神奇事迹。

 “请问,阿仁为何能打通关?”

 “不可说!不能说!”

 “可否详述经过情形?”

 “不可说,不能说!”

 众人纷纷询问,卤蛋便避重就轻的回答着。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卤蛋方始步向百花庄。

 他一入厅,却见萧小怜正在做最后一搏,香姐、诸女则在旁瞧着,他哈哈一笑,立即站在一旁。

 香姐问道:“你如何善后。”

 “那是我的事!”

 “你我可否合作一下?”

 “你找错对象了,你该找在阿仁身上动手脚之人呀!”

 “那人就是你。”

 “你太抬举我啦!”

 “好!我随时你来合作。”

 “我会认真考虑一下!”

 “小怜,让他们走吧!”

 萧小怜立即下马。

 “哈哈!香姐,顺便替阿仁整杉吧!”

 “莺莺!”

 萧莺莺立即上前替铁仁穿上衣,靴。

 卤蛋运功捧起铁仁,便向外掠去。

 立即有两名黑白配跟去。

 卤蛋捧铁仁返回房中,立即将他平放在木上。

 他朝铁仁的‘气海’弹出一缕指风,铁仁体中之功力经过这一刺,立即自动的开始运转。

 香姐及萧飞燕的功力立即开始被‘同化’着。

 卤蛋拿着一块走到门口边咬边道:“二位辛苦啦!我要歇息啦!二位之去留由二位自己决定吧!”

 说着,他立即关上门窗及在铁仁前椅上运功。※※※※※※

 天亮了,卤蛋一见铁仁的脸色已经莹光如玉,他不由大喜。

 他朝铁仁‘气海’遥按一下,铁仁立即又自行运功。

 他瞧了一阵子,便愉快的在屋外四周巡视。

 没多久,他便发现屋前及屋后远处传来轻细的吐纳声音,他暗暗一笑,立即在四周散步着。

 大约过了一个半时辰,倏见盖府之家了阿福行来,卤蛋并不认识阿福,于是,他便默默瞧着阿福。

 阿福一上前,立即哈晤笑道:“我是盖家家丁阿福,请问阿仁在吗?”

 “在睡觉。”

 “可否叫醒他?”

 “不可!”

 “这…可否烦你转告阿仁,请他来找我?”

 “可!”

 阿福道过谢,立即离去。

 卤蛋又转了一阵子,一听远处已无那两人之吐纳声音,他猜忖他们已经返庄禀报,他立即疾掠入城。

 他准备入城购买食物啦!

 那知,大约过了盏茶时间,突然有三名中年人掠到木屋前,他们略一张望,立即有一人掠入房中。

 那人一见榻上躺着一人,立即匆匆张望着。

 不久,那人出来道:“只有一个小子在上,不知他是否阿仁?”

 “不管他,搜身。”

 那人立即再度入内。

 他的右手刚沾上铁仁的口袋,立即被铁仁运转的功力震得一阵麻疼,他暗哼一声,匆匆的出来。

 “那小子有护身罡气。”

 “胡说八道!”

 说着,三人便掠到前。

 “老二,你拉手,老三,你拉脚,先抬走再说。”

 那两人立即各抓向铁仁的双手及双脚。

 倏觉双手皆疼,他们慌忙收手。

 “老大,不行啦!”

 “妈的!笨蛋。”

 他一张双臂,便用力抓向铁仁的左腕及左膝。

 “作用力大,反作用力更大”他刚刚抓起铁仁,便惨叫一声,放下铁仁,立见他的十指又红又肿,虎口更是已经裂出鲜血。

 “老大,不要紧吧?”

 “走!”

 三人立即落荒而逃。

 铁仁被抓起又被掉回上,此时,他的全身已经布真气,立听板‘卜!’了一声,便已经震裂多处。

 他的眉尖微微一扬,功力更迅速运转着。

 他的衣立即颤不已。

 又过了大约盏茶时间,卤蛋已经携带八包食物掠回,他一放下食物,立即到前仔细的瞧着铁仁。

 “怪啦!他怎会有这种现象呢?难道另有外人来此吗?”

 他的双掌遥按铁仁,便将铁仁推向内侧。

 他立即感受到一股反弹力道,便运动将它清卸。

 他吁口气,便瞧见板的裂痕,他暗自点头道:“方才一定是有人抬走他,我该如何是好呢?”

 他打开一包食物,边吃边想着。

 半个时辰之后,突听:“阿…仁…”

 卤蛋一见铁仁已经出声,他便上前扶起阿仁,他虽然已经运功,因为,铁仁不收劲,他便被震得指尖发疼。

 “阿仁,呷饭啦!”

 阿仁站起身道:“阿…仁…假…”

 卤蛋撕下片,便入铁仁的口中。

 立见铁仁缓缓嚼着。

 卤蛋暗喜道:“很好,有起身啦!”

 他等铁仁咽下之后,立即送入一小撮饭。

 立见铁仁缓缓嚼着。

 卤蛋接连喂过十二种食物,一见铁仁皆能嚼咽入腹,他在暗喜之下,便默默的喂食片。

 良久之后,他将灵药冲入碗中,缓缓喂入铁仁的腹中。

 喂妥之后,他再带着铁仁在木屋四周走动。

 他迟功默察不久,便发现前后远处各隐藏一人,而且那两人的鼻息甚为悠长及轻细,他便猜忖是黑白配。

 他不在意的继续走了半个时辰,方始返屋。

 他关上大门,立即挟铁仁上榻躺妥。

 他遥按铁仁的‘气海’,立即又启动铁仁的功力,他一见铁仁的脸色莹光刺目,不由大为欣喜。

 他心知铁仁一定因为收香姐二女功力之故,他又朝铁仁的‘气海’虚按一下,便放心的在椅上运功。

 此时,盖梅一身劲装又覆面隐在远处,他一见前方树后有一位白衣人在望向木屋,她立即绕向屋后。

 那知,她又发现一位黑衣人在屋后远处张望,她只好等候。

 没多久,黑衣人转身传音道:“滚!”

 她吓了一跳,立即掠去。

 她匆匆入城之后,便掠入后院。

 她一入屋,立见小雀启门低声道:“夫人方才来找过你,小婢告以姑娘已歇息,夫人方始离去哩!”

 “谢谢!”

 “姑娘有见到阿仁吗?”

 “没有,屋前及屋后皆有人在监视,而且屋后之人居然先发现我及警告我离去,不知他们是何来历?”

 “可否吩咐阿福明再去一趟?”

 “也好!”

 “姑娘,南宫公子之亲事…”

 “是夫人吩咐你问的吗?”

 “是…是的!”

 “回绝掉!”

 “这…南宫公子文武全才,南宫世家又…”

 “我要歇息啦!”

 “是!小婢告退!”

 小雀行礼退去之后,盖梅不由凭窗暗叹!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