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 五 章 罗衫今始为君解
 半个时辰之后,铁仁正在用膳,立听门外传来:“兄台方便否?”

 他坐在椅上问道:“什么事?”

 “兄台可否赐告尊姓大名?”

 “不可!”

 立听另外一人喝道:“你太狂了吧?”

 铁仁不悦的道:“素未谋面,何需通姓报名,何况,你们未曾先行报名,我为何要回答你们?”

 “你…”

 “咳!兄台,在下复姓南宫,单名昭,昭告天下的昭,他是家兄南宫虹,彩虹的虹,请教尊姓大名?”

 “我姓铁!”

 “大名呢?”

 “素未谋面,不提也罢!”

 南官虹喝道:“既然报姓,何必保留名字。”

 “你不懂,你们报出姓名,我只好报出姓,其余免谈。”

 “有何稀奇。”

 “正合我意,请吧!”

 “你…”

 不久,两人便悻然离去。

 铁仁忖道:“他们一定有所目的,我可得小心啦!”

 膳后,他便关上门窗运功。

 他一直运功到天黑之后,方始持剑到屋前刺蚊子,今夜的天气较暖,蚊子亦较多,他的生意大旺啦!

 他专心的来回刺着。

 没多久,那两位青年悄然出现于前方远处,他们一见铁仁在屋前,挥剑刺来刺去,他们不由一怔!

 可是,没多久,他们便发现他在刺蚊子。

 他们专心注视着。

 他们又前行一丈余,便瞧见铁仁不但在刺蚊子,而且专门刺蚊子之脑瓜子,他们不由面现骇

 他们并非害怕铁仁的残忍。

 他们是害怕他的目力及出剑之快疾。

 他们便默默瞧着。

 铁仁足足的刺了两个多时辰,一见蚊子已少,便收剑入屋,立听南官虹低声道:“好厉害!好强的耐力呀!”

 “不错,咦?他又在房内刺蚊子啦!”

 “是呀!他累不累呀?”

 “此人太厉害了,光凭这招剑法,咱们便非他之敌。”

 “这…是吧!别理他,便会没事。”

 “先摸清他的底吧!”

 “不必啦!他又不咱们!走啦!”

 “好吧!”

 两人便默默离去。

 铁仁把屋内蚊子刺光之后,方始上运功。※※※※※※

 铁仁又连续练了一个月,便已经能够随心所的刺穿屋内外大小蚊子之脑瓜子,他不由大

 他一见仓库之柴块剩下不多,立即又持剑入林。

 他一挥剑,立即似在切菜般伐树及切树身。

 他接连伐切一百株大树之后,方始吁口气歇息。

 半个时辰之后,他再度开始伐切大树。

 他一直忙到丑初时分,方始返房运功。

 天一亮,他烧香敬茶及吃过剩菜饭,立即拖车运柴,他先来回的运柴到客户的柴房中,方始送入仓库中。

 结果,客户的柴房客,他的仓库也客

 他用过晚膳又烧香敬茶,便取衣到溪中沐浴。

 半个时辰之后,他带着洗净的衣返回大门,倏闻一阵香味自房中传出,他立即张望着。

 “格格!是我萧贵妃啦!”

 铁仁立即连想到莫名其妙死去的萧貂蝉,他立即神色一变。

 “格格!进来呀!我请你吃好东西!”

 他只好硬着头皮入房。

 她一引燃烛火,果然看见桌上已经摆着一只烤,还有三道佳肴,他默默的晾妥衣,方始回房。

 “阿仁,坐呀!”

 “我吃了,你吃吧!”

 “加加菜吧!你太节省啦!来!”

 他只好坐在她的对面。

 她将那只递到铁仁的身前道:“吃吧!”

 “你吃吧!”

 “格格!我怕胖,你吃吧!”

 “你来此地,有事吗?”

 “小貂蝉来找过你吗?”

 “没有!你怎知我住在此地呢?”

 “你是全城最勤快,最守信的青年,我稍一探听,便知道你在此地啦!”

 “你来找我,会被别人笑!”

 “为什么!”

 “我是个穷柴夫!”

 “格格!俗透了,我今夜才发现你很人,难怪小貂蝉会那么关心你,我问你,你和小貂蝉上过吗?”

 “没有!”

 “我陪你上,如何?”

 “不要!”

 “为什么?别人要上我的,必须付五百两哩!我自己送上门,而且又免费陪你,而且又包你,你为何不要!”

 “我不是那种人!”

 “那一种人?”

 “我不喜欢那一套!”

 “格格!我不信,除非你不是男人!”

 说着,她已开始解开前襟。

 铁仁立即起身奔离房中。

 “阿仁,站住,我只是逗你的啦!失礼啦!”

 铁仁止步道:“你走吧!”

 “好!我走,小貂蝉若来找你,你转告她返庄一趟吧!”

 “好!”

 她含笑起身,便欣然离去。

 铁仁吁口气,立即关上门窗。

 他又想起萧貂蝉的死状,他心如麻啦!

 良久之后,他上运功啦!

 不久,他在入定之中,浑然忘记一切。

 翌一大早,他烧香敬茶后,便拿着那只烤边吃边走入林中,不知不觉之中,他停在萧貂蝉埋尸之处。

 由于下雨,该处已经不见挖埋过之痕迹,他站了不久,便继续行向林中深处,他的心儿却份外的

 他已经发觉萧貂蝉很在意他,偏偏她却莫名其妙的死去。

 他不由叹了一口气。

 他匆匆吃光那只,一见已经走到溪旁,他立即上前洗脸及洗手。

 却听一声:“站住!”他不由吓了一大跳。

 他循声一瞧,使瞧见三名青年持剑匆匆掠来,另有八名年青叫化则边喊边在后追赶,他不由一怔。

 那三名青年的背上各绑着一个包袱,神色似非善类,铁仁不由忖道:“哇!这三人难道是盗贼吗?”

 双方追逐到距离铁仁十余丈处,便有二名叫化拦住那三名青年,双方立即挥动利剑及打狗拚斗着。

 不久,另外六名叫化亦加入围攻,战况立即更加烈。

 铁仁却津津有味的瞧着。

 如今,他已经看得懂啦!他由他们的不同招式之中,扩展他的思想领域,心中说多就有多

 双方拚斗一个多时辰之后,那三名青年已经负伤倒地,立即有三名叫化上前制住他们的道及挟着他们离去。

 铁仁却仍然怔立于原地。

 他的脑海中一直闪现着他们方才的招式。

 午后时分,他拾起一支枯枝开始比划他们的招式。

 他一直比划到天黑,方始入溪洗去一身的汗。

 浴后,他迫不及待的返回房中,立即取剑到屋后比划着。

 他似小孩糖般欣喜。

 他一直练到深夜,方始回房运功。

 从那天起,他夜的在屋后练习着。

 他的招式已经扩充不少啦!

 三月时节正是踏青之好时节,铁仁却更忙着练剑,因为,他已经淘汰一些烂招式,自己编出一套招式啦!

 这天晚上,他一见仓库中之柴块所剩不多,他便持剑入林,却见远处有六个人默默的跟着行去。

 这六人包括一名老者二位中年人,一位妇人及三位青年,其中二名青年赫然是南宫虹及南宫昭。

 这位老者正是南宫世家老主人南宫源,这名中年人正是南宫世家如今之主人南宫远,那妇人则是其司徒樱。

 至于另外一名青年则是他们之子南宫全。

 南宫昭及南宫虹免费替铁仁‘做广告’,他们专程来见识一下!

 他们目睹铁仁持剑行向林中,心知他可能要刺蚊子或伐木,他们因为马上可以证实一番而有些兴奋。

 铁仁没有敌情观念,他走到一批大树之前,立即挥剑疾削猛切,现场立听一阵‘卜…’切树声及‘砰…’树块落地声。

 南宫源诸人为之一骇!

 可是,当他们瞧见铁仁居然不停的砍伐一百二、三十株,而且似乎仍无停止的迹象,南宫源率先全身一颤!

 南宫远诸人更是脸色若土。

 以南富源的修为及定力,他根本不会为了自己的安危被骇得全身一颤,他是连想到天下安危而为之紧张及发抖。

 铁仁又伐切五十株大树,方始歇手。

 他吁了一口气,边走边以剑尖及足尖将树段竖立着。

 同时,他亦沿途挥切掉岔枝叶。

 不久,他蹲跃的开始劈切树段。

 ‘卜…’和‘砰…’声中,柴块迅速的出现着,南宫源诸人的心房却被那些声音撞击的跳不已!

 不久,南官源一挥手,他们便联袂向右侧深处行去。

 铁仁劈切完树段,立即返房。

 南宫源诸人走到柴块旁,立即各拾起柴块瞧着。

 南宫全问道:“爷爷,这就是借物传力吗?”

 “更高明!吾也没有这种修为。”

 三位青年不由神色一变。

 南宫源道:“此子苦步入途,必是天下之不幸,更是武林之浩劫,远儿,你去向丐帮探听他的来历吧!”

 “是!”

 “咱们先回去歇息,明再来瞧他吧!”

 “是!”

 南宫源便拿着一块柴率众人返客栈歇息。

 翌上午辰中时分,他们来到铁仁昨夜伐木现场附近,正好瞧见铁仁以车运走最后一批柴块,他们不由佩服他的勤快。

 铁仁将柴块运入仓库中,他望着客的仓库,暗喜道:“哇!练武实在妙用无穷,我太幸运啦!”

 他立即返回厨房炊膳。

 膳后,他习惯性的散步一阵子,立即又到屋后练剑。

 他的招式合丐帮打狗法及那三位青年的招式,加上他自已经验不足,所以,南宫全三位年青人有些瞧不起。

 南官源却忖道:“他一定是在自己摸索,我何不设法接近他,籍着授他招式之便,将他引入正途呢?”

 他便默忖着。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南宫远走到南宫源身旁道:“爹,有消息啦!”

 “走!”

 不久,他们已停在溪旁,只听南宫远道:“他姓铁,单名仁,他在幼时跟随一位亲人来昆明,亲人死后,他便独力维生迄今。”

 “他乞食吗?”

 “不是,他起先拾柴枝售给酒楼之人,换物维生,年长之后,改为伐售柴块,他很勤快,他很守信,他很守原则。”

 “去年,他曾经在五华山掷石击毙一名万胜帮香主,因而替熊长老(如意丐)解围,却未曾籍此找过丐帮弟子索恩。”

 “难得,丐帮知道他师承何人吗?”

 “丐帮根本不知他谙武,因为,他除了在五年前曾经三度和小混混打架之外,他一向安份守己的渡日子。”

 “他为何打架?”

 “那些小混混敲诈他。”

 “他痛惩对方啦!”

 “不是,双方互有负伤。”

 “他会隐瞒哩!可见他的心计颇为深沉。”

 “爹,他的招式似乎很普通,怎会如此呢?”

 “我研判他是在自我摸索,他可能是经常看丐帮弟子和别人拚斗,因而学到那些招式,再自行组合。”

 “你们别瞧不起他,他能够由观察中学到招式,再加以组合,这份记忆力及悟力,并非寻常人能够达成。”

 “以他的功力及悟性,随时可以学到更湛、完整的招式,若再经过专人传授,他的进境更是一千里。”

 “爹有何计划?”

 “我打算接近他及授他招式。”

 “由孩儿代劳吧!”

 “你去瞧瞧百花庄吧!”

 “是!”

 “全儿,你也去见识一下!”

 “是!”※※※※※※

 黄昏时分,铁仁恭敬的烧香敬茶,便返屋炊膳。

 却见一名青袍人悠哉赏景而来,铁仁立即好奇的瞄去。

 他这一瞄,立即,心生好感,因为这人令他瞧得很顺眼。

 此人正是南宫源,他在年青之时,即有‘美书生’之誉,这些年来,随着功力之增加,岁月并未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的痕迹!

 加上他一脸和气,铁仁当然瞧得很顺眼。

 南宫源一见铁仁反应良好,立即含笑道:“小哥儿,拜拜呀!”

 “是的!您找人还是赏景?”

 “赏景,昆明不但气候温和,美景如织,而且,城民特人和气,老夫至少已经来过三十次啦!”

 “老先生来过这里吗?”

 “老夫首次来此,此祠祭祀何神呀?”

 “土地公!”

 南宫源朝祠内一探道:“石雕的福德正神呀!不简单,多少年啦!”

 “我也不知道!”

 “你怎会拜他呢?现代的年青人很少信神拜拜哩!”

 “我视他为长辈,亦视他为邻居,所以,我拜他!”

 “喔!你把他‘人化’啦?”

 “是的!”

 “你是否觉得此祠太小,太暗!太吗?”

 “是!”

 “该找个机会改进一下,让土地公住得舒适些!”

 “我比较忙,别人又不管此事,不大容易办理哩!”

 “此地之土地是私人所有?还是官方所有呢?”

 “我也不知道!”

 “就只有一人住在此地吗?”

 “是的!我一来到此地,便有这个土地祠,旁边有一个小木屋,好似供猎人或柴夫歇息,我就住了下来。”

 南宫源一听他自动补充报告,他不由暗喜!

 他便含笑道:“你独居此地,不伯吗?林中有野兽吗?”

 “野兽皆在高山上,此地又罕有外人来,有什么可怕?何况,我不得罪人,又没有钱,好人及坏人皆不会来找我的麻烦啦!”

 “我叫游欣仁,我能知道尊姓大名吗?”

 “铁仁,既似钢铁,又具仁心!”

 “唔!你自我期许颇高哩!”

 “不敢当,每个人总会做梦嘛!”

 “你意以钢铁般身心去做仁善之事吧!”

 “有做过这种梦,太不自知斤两啦!”

 “不尽然,历代天子有不少人出自平民哩!”

 “谢谢您老的鼓励,抱歉,我必须去炊膳。”

 “唔!老夫可有口福一尝您炊制的佳肴?”

 “煎鱼、荷包蛋,白菜豆腐汤,外加半生不之米糠饭,您就不介意,请入内一坐。”

 “呵呵!乐意之至!”

 铁仁道句:“请!”立即自行进入厨房炊膳。

 不出半个时辰,桌上已摆四菜一汤及半锅饭,南宫源呵呵笑道:“好手艺,宫内大师也不过如此!”

 “谢谢!请!”

 两人立即欣然用膳。

 “游老,自动些,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不习惯招呼别人。”

 “呵呵!放心,老夫会努力吃。”

 “谢啦!”

 这一餐足足吃了半个多时辰,方始结束,南宫源欣然道:“阿仁,你是否介意老夫如此称呼你?”

 “不会呀!大家皆如此称呼我呀!”

 “阿仁,你平以伐木售柴维生呀!”

 “是呀!”

 “辛苦的,有否想过做些轻松的小生意呢?”

 “没有,做生意就要把自己关在店中,我一向好动,不习惯做生意。”

 “呵呵!你看得开哩!到外面走走吧!”

 “好呀!”

 两人步出房外,南宫源边行向林中边道:“这片树林如此广密,一定是私人之地,否则,官方不会容你如此伐木。”

 “相反吧?官方一向管不了这种事哩!”

 “不!若是官方造林,一定会注意滥伐会引来水灾之事,而且,你经常运柴入城,官方一定会发现。”

 “发现归发现,若没出事,官方不会干涉,若换成私人,一定早就来阻止,或者和我商谈如何收钱呀!”

 “颇有道理!老夫提及此事,希望你别伐木,以免闹水灾。”

 “会吗?”

 “华中及华北曾经发现多次这种例子,每次皆死伤不少人及损失不少的财物,你不宜忽视此事。”

 “哇!真的呀?您来瞧瞧我是否伐木吧!”

 说着,他已快步行去。

 南宫源暗喜道:“此子从善如,堪称造就,我何不趁机来一手呢?”

 他跟到那片光秃秃的树林,立见铁仁指着那片树头,道:“我为了方便搬运柴块,沿此一直伐木过去哩!”

 “到上面去瞧瞧吧!”

 说着,他牵着铁仁的右手,便拉他站在枝桠间。

 铁仁刚觉得耳中呼呼一声,便站在十五、六丈高处枝桠间,他惊喜的道:“游老,原来你是武林高手呀!”

 “谈不上高手,只堪自保而已,阿仁,你瞧远处的五华山,雨水便是由山上向此处再排入溪中,对不对?”

 “对!”

 “此林在平坦中仍有相当的坡度,你今后伐木!不宜全面伐光,不妨运用叉方式,你懂老夫的意思吗?”

 “是否伐单不伐双,代双不伐单。”

 “正是!”

 “哇!有理,如此一来,林中也不会太暗。”

 “对!你上过五华山吗?”

 “上过,曾经在山上伐柴。”

 “你有否站在山上远眺昆明盛景?”

 “我曾经住过山上,不过,没心情赏景。”

 “你此时居此眺望四周,是否觉得眼界一新?”

 “的确!开阔不少哩!”

 “人生便是一场学习,每个阶段之感受皆全不同,所以,遇上任何人事物,绝对要从多方面观察。”

 铁仁忖道:“哇!有理,我练武之前后,便变化不少哩!”

 他立即点头问道:“该观察那些方面呢?”

 “正!反!合!譬如,有人找你的麻烦,你就要考虑理他?不理他?再权衡利害关系做出综合结论。”

 “若有五人敲诈我,怎么办?”

 “先权衡进退,再作对策!”

 “可否以暴制暴?”

 “这是一种较通常之方式,不过,别闹出人命。”

 “万一对方吃亏,又去邀更多的人来找麻烦呢?”

 “报官或寻求正义人士之协助。”

 “官方一来,他们必会退去,可是,官方不可能永远保护,而那些人却会一直在暗中等候出手的机会哩!”

 “确是实情,此时,便是正义人士出面之机会,所以,有志之士皆锻链自己的体魄,俾自保及保护别人。”

 “我懂,那群化子大哥便是有志之士。”

 “见贤思齐,你也可以如此做呀!”

 “我…行吗?”

 “行!老夫可以教你。”

 “真的呀?”

 “老夫一生从事助人工作,亦协助不少人从事助人之工功,老夫相信你不会令老夫失望,下去吧!跳!”

 铁仁果真向外跳去。

 南宫源轻提他的衣袖道:“落地之前,气屈膝,必可顺利站妥。”

 铁仁一气及屈膝,果真顺利的站立地面。

 他不由惊喜的望向方才站立之处。

 “若跃向上方或四周,只需气及将力道灌注于足尖,再向上方或四周跃跳而去,必然可以办到。”

 “当真?”

 “不错!不过,在即将抵达目的地之前,必须气,再屈膝即可。”

 “如此容易呀!”

 “你不妨先跃向右前方第三个树头。”

 铁仁半信半疑的立即气及用力跃去。

 ‘咻…’一声,他居然‘过站不停’的一直朝前跃去,南宫源忙道:“别慌,冲力快消失时,再气及屈膝下降。”

 正在惊喜的铁仁乍听此言,不由稍安的顺势而去。

 不久,他已落于一块树头旁。

 由于冲力未歇,他又踉跄两步,方始稳住。

 “阿仁,继续练,起步时,别太用力。”

 “好!”

 他气一跃,果真又跃离地面。

 这回,他踉跄一步,便停在八丈远处。

 “大有进步,继续练!”

 铁仁欣喜的继续练着。

 不出一个时辰,他已经能够顺利起落,南宫源含笑道:“你不妨试试连续跃落,你先瞧我的动作。”

 说着,他已经在那片树头来回纵跃着。

 铁仁瞧得兴奋不已,立即跟着纵跃。

 南宫源便站在一旁随时指点着。

 黄昏时分,铁仁已经顺利的纵跃着。

 “呵呵!行啦!歇息吧!”

 “啊!天黑啦!时间过得太快啦!”

 他便纵跃向木屋。

 没多久,他已热妥饭菜,两人便欣然取用。

 “阿仁,你可以运用今之心得,扩大到上下纵跃。”

 “是!谢谢!”

 “你亦可以在大树之间来回穿掠啦!不过,别太急进!”

 “是!”

 “旁触类通乃是练武之要则!”

 “我明白!”

 “老夫入城逛逛,明早再来瞧你吧!”

 “是!恭送游老。”

 铁仁送走南宫源,便步向林中。

 不久,他又踏着树头纵跃着。

 他纵跃两个多时辰,便开始掠向大树上,‘咻!’一声,他已经掠上去,不过,因为力道不足,他未能站上枝桠间。

 他的心中一急,便伸手抓住树枝。

 他吁了一口气,便松手跃下。

 他屈膝落地之后,便稍用力的向上跃去。

 这回,他却冲过头,他匆匆望向上方及下方之枝桠,只好下降。

 他一屈膝,便站在枝桠间,道:“哇!说来轻松,练来却不易呀!我可得多加练习一番哩!”

 他便跃落地面及继续练习。

 他一直练到黎明时分,方始返屋练功。

 半个时辰之后,他便起来热饭菜及烧香敬茶。

 膳后,他便先到树头区练习半个时辰,再上下纵跃着。

 晌午时分,南宫源提着两个纸包前来道:“很好,吃些东西吧!”

 铁仁掠落于他的身前,道过谢,立即接过纸包。

 纸包中放着不少的卤及鸡腿,他便欣然取用着。

 膳后,南宫源边散步边道:“阿仁,你可以顺利上下纵跃了吧?”

 “勉强可以!”

 “进步迅速,好现象,你已经领悟要领,今后只须持续练习,必然能够能生巧及运用自如!”

 “是!”

 “老夫打算授你一套掌法,有兴趣否?”

 “有,谢谢!”

 “这套掌法只有三招,每招却各有五式变化,你瞧仔细啦!”说着,他横掠出二十余丈,便在五尺径国内闪身及挥动双掌。

 刹那间,他已经收招而立。

 却听一阵哗啦大响,附近的五十株大树已经由树头断裂倒去,铁仁惊喜的口喊道:“哇!厉害!真赞!”

 南宫源掠回原处道:“此套掌法颇适合你伐木,是吗?”

 “是呀!不过,我一定无法如此厉害。”

 “不见得!世上只有状元学生,并没有状元之老师哩!”

 “不!不同,您太高明啦!”

 “别客气,老夫缓缓施展,你瞧!”

 说着,他已经一式式缓慢施展着。

 不久,他便开始传授第一式。

 铁仁终于踏上正式的武学领域。

 从那一刻起,南宫源白天授招,晚上则返客栈歇息,铁仁却稍作运功,便继续在屋内练习招式。

 一晃便又过了一个半月,这天一大早,铁仁立即运送柴块到每家客户,他一直将大小柴房填,方始领银子返家。

 他稍歇之后,立即持剑先切削南官源劈倒之树,再自行伐树及劈削着,南宫源则含笑在远处瞧着。

 子丑之,铁仁一收剑,南宫源便道:“好剑法,歇会吧!”

 “我这种劈柴招式可以派上用场吗?”

 “可以,不过,需修正一下姿势。”

 “我有两个姿势,你指点一下吧!”

 “好呀!”

 铁仁走到一株树前,立即斜肩横里一削再运掌推去。

 大树正在倾倒,铁仁又开始在刺蚊子啦!

 南宫源瞧得暗悚道:“好眼力,好耐力,我何不指导他运用‘周天掌法’之步法来施展这式剑法呢?”

 他便默忖着!

 “游老,请指教!”

 “呵呵!好剑式,阿仁,你配合那套掌法之步法刺剑吧!”

 “好呀!不过,不习惯哩!”

 “当然!你先试试看吧!”

 “好!”

 铁仁立即持剑先在五尺范围内闪掠着。

 不久,他开始闪掠及刺蚊子啦!

 这回,准确度果真大幅的减退,不过,他不吭半声的继续练习将近一个时辰,便大有进展。

 南官源忖道:“真是奇才也,不得了!”

 “阿仁,歇息吧!老夫先走啦!”

 说着,他立即掠去。

 铁仁持剑返屋之后,立即开始运功。

 一个时辰之后,他再度持剑在屋后练习。

 他一直练习到天亮时分,方始漱洗及烧香敬茶。

 他匆匆用过膳,便拖车去运回柴块。

 他足足忙了将近两个时辰,一见仓库已,他便将剩下的三车柴块堆放在仓库前,再进入厨房炊膳及用膳。

 由于南宫源未见人影,他稍加散步,便开始运功。

 由于连劳累,他一直运功到黄昏时分,方始下

 他烧香敬茶之后,便取用剩菜饭。

 膳后,他便持剑行入林中。

 不久,他先在树头间纵跃,再在树上来回纵跃着。

 接着,他开始练习周天掌法。

 半个时辰之后,他配合步法刺杀蚊子。

 他在追逐之中,逐渐的移向林中深处。

 亥末时分,倏听远处传来一声闷哼,接着便听见一声狞笑道:“丫头,你还是留下力气伺候大爷吧!”

 “住口!花心大少,你少做梦!”

 “嘿嘿!既然如此,大爷就先制伏你吧!”

 立听一阵兵刃撞击声。

 铁仁好奇的立即持剑掠去。

 不久,他已经发现一位黑衣少女和一位锦服中年人在林中拚斗,他一眼便瞧出那位黑衣女子已经很危险。

 因为,双方之剑互碰一下,黑衣女子便连退两大步呀!

 锦服中年人嘿嘿一笑,立即挥剑攻来。

 黑衣女子一转身,便匆匆掠来。

 铁仁乍见黑衣女子,险些叫出声来。

 因为,她居然是他的偶像盖梅呀!

 哇!怎么可能呢?

 哇!难道是相貌雷同之女子吗?

 他尚在思忖,锦服中年人已经疾掠过黑衣女子之头顶,黑衣女子一咬牙,趁势挥剑刺来。

 锦服中年人振剑向后一挥,立听‘当!’一声。

 黑衣女子问哼一声,手中之剑已经手飞出。

 锦服中年人一落地,立即转身嘿嘿笑道:“丫头,顺从大爷吧!”

 “办不到!”

 “嘿嘿!大爷最喜欢骑你这种烈马啦!看剑!”

 ‘唰!’一声,他已经振剑攻去。

 黑衣女子只好闪躲及出掌拆招。

 ‘裂!’一声,黑衣女子不由惊呼出声的捂住前襟,因为,锦服中年人那一剑已经削裂前襟尺余长呀!

 “嘿嘿!本大爷先剥了你再说。”

 说着,利剑已经光华大盛的扫削着。

 他们二人的修为相差甚多,黑衣女子又负伤,因此,不出盏茶时间,黑衣女子的劲装便已经破裂不堪。

 黑衣女子顾不得捂衣,狼狈的闪躲及出招。

 又是‘裂!’一声,黑衣少女的右峰居然跳了出来。

 她羞急的不由尖叫道:“你杀了我吧!”

 “嘿嘿!放心,大爷待会必会‘杀’得你死!”

 又是‘裂!’一声,黑衣女子的左峰已经跳出。

 黑衣女子一咬牙,居然向中年人之利剑。

 中年人急忙收剑及伸出左掌抓住她。

 铁仁趁机疾掷出石粒。

 铁仁已经等候良久,因为,他担心自己不是对方之敌,所以,他早已双手各持石粒等待出手之机会。

 他在情急之下,用力掷出石粒,以他此时的修为,锦服中年人又在得意忘形之下,立听‘卜!’一声。

 石粒已由后脑贯穿及自鼻梁中出。

 一声惨叫之后,中年人立即仆倒。

 黑衣女子啊了一声,急忙捂住脯。

 可是,她忘了她向利剑,中年人匆忙收剑,此时向前仆倒,剑顺势一带,居然刺入她的右腹下方。

 一声惨叫之后,她便跟着倒地。

 ‘砰!’一声,她当场晕了!

 铁仁吓得急忙掠去。

 他凑前一瞧,便确定她是盖梅,他不由急道:“哇!这剑刺入她的肚子,她那能活命呢?糟糕!”

 他将左手凑近她的鼻前,却发现尚有微弱的呼吸,他不由一喜!

 他立即轻摇她的酥肩唤道:“盖姑娘,盖姑娘…”

 一声呻之后,盖梅已经醒来,她睁眼一瞧,不由啊道:“阿仁!”

 “盖姑娘,你伤得很重,怎么办?”

 她急忙又捂住双

 铁仁忙偏头起身行向远处。

 “阿…阿仁,是你扰石救我吗?”

 “是的!侥幸!盖姑娘,你先疗伤吧!”

 “我…我动不了!”

 “怎么办?”

 她伸手摸向怀袋,却见袋已破,药瓶不知落向何处?

 “阿仁,帮我找一个白瓶子。”

 铁仁立即在附近寻找着。

 不久,他拿着四片碎片,上前道:“破了!”

 “啊!怎么办?你在他的身上找找看。”

 铁仁立即寻找中年人的怀中口袋。

 不久,他拿着三个大小瓶子上前道:“有用吗?”

 “你打开瓶盖,让我看看!”

 铁仁立即一一启瓶让她嗅视着。

 不久,她点头道:“就是这瓶。”

 说着,她捏住剑身向外一拔。

 剑已离体,血光立即出。

 “阿仁,把药倒上去。”

 他立即紧张的倒药进入伤口。

 良久之后,伤口终于止血。

 “盖姑娘,止血啦!”

 “谢谢!还有此处。”

 说着,她羞赧的指向右峰下方及捂住右峰。

 他立即小心的倒上药粉。

 “止血啦!”

 “谢谢!右背还有一处伤口,烦你轻轻替我扳身。”

 他轻轻扶偏她的身子,立即将药粉倒上伤口。

 “止血啦!”

 “谢谢!你先埋尸吧!”

 “好!”

 “对了!他的身上必然有钱,你留下吧!”

 铁仁朝袋中一摸,便摸出一个小锦包,他打开一瞧,便瞧见十二张银票及三块碎银,他立即递给她。

 “阿仁,你收下吧!”

 “好吧!”

 他收下小锦包,便以剑掘土。

 不久,他已埋妥尸体,立听她道:“阿仁,他这把剑十分的锋利,你收下吧!”

 “好!”

 “阿仁,抱我…回你房间吧!”

 “这…我送你回家吧!”

 “不妥!我是私自出来的。”

 “可是,你若不回去,员外及夫人会着急呀!”

 “我这样子回去,他们会更着急,我恢复元气之后,再回去吧!”

 “可是,我那儿太脏呀!”

 “无妨!走吧!”

 他只好抖着双手平抱起她。

 “走慢些,别震裂伤口。”

 “好!”

 哇!有够累,他紧张的将她放上木,便已经身的大汗,她却含笑道:“阿仁,你有开水吗?”

 “有!”

 “你把方才那瓶药倒一些进入我的口中吧!”

 他去倒了一杯水,便喂她服药。

 “阿仁,谢谢你,我想歇会儿!”

 说着,她已闭上双目。

 铁仁便到邻房运功平抑激动的情绪。

 她却睁目忖道:“他又瞧过又摸过我的身子,我该怎么办呢?”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