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猪哥打通关 下章
第 三 章 猪哥人马齐报到
 铁仁紧张的又过了十天,一见那十五人未再出现,而且,他出入城,既无‘条子’拦他,更无赖财之手下来烦他,他放心啦!

 这天中午,他送完柴又用过膳,便买了一束清香步向土地祠。

 祠中已经结了不少的蜘蛛网,他仔细的清理之后,再焚香祭拜。

 他前往老家一瞧见它的废墟情景,不由暗火。

 他又步往大花狗之坟前瞧了一阵子,方始离去。

 没多久,他便发现黑猫和四位青年面行来,他立即双手各持一把扁担停在原处,他已经准备大打一架啦!

 立见黑猫叫道:“池大哥,阿仁在那儿?”

 “很好,别让他溜啦!”

 “是!”

 五人立即急奔而来。

 黑猫和魁梧青年朝铁仁身前一站,另外三人便分别站在铁仁的左右侧以及后方,铁仁立即紧张啦!

 他一挥扁担喊道:“黑猫,你又想要被扫断手吗?”

 “干!阿仁,你今天逃不掉啦!还不下跪求饶。”

 “来吧!”

 立见魁梧青年问道:“咱们赖老大在何处?”

 铁仁暗喜道:“哇!太好啦!他们原来不知道赖财他们嗝之事呀!怪不得没有‘条子’来找我哩!”

 他立即应道:“不知道,当时,我跑,他们追,后来,我便没有见到他们。”

 “当真!”

 “我何必骗你,难道是我做掉赖老大?”

 “哼!你有此能耐吗?”

 “我当然没此能耐!”

 “阿仁,我一向欣赏你的勤快,不过,你毕竟伤了黑猫又使赖老大失踪迄今,我有意摆平此事,你意下如何?”

 “池大哥,我尊重你,说吧!”

 “你赔一百两银子,如何?”

 “可是,我的房子被烧光,怎么办?”

 “别讨价还价,财去人安乐,如何?”

 “我付钱,就天下大平了吗?”

 “不错!”

 “好!你们跟我去拿银子,还是另约地方银子?”

 “我们跟你去拿银子。”

 “好!走吧!”

 他立即大步行去。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近瀑布,铁仁这句:“等一下!”他立即奔入中挖出那四锭银子快步出来。

 “池大哥,我信得过你,收下吧!”

 “黑猫,不准你再对阿仁无礼。”

 黑猫立即陪笑道:“是!是的!”

 铁仁便默默递出银子。

 黑猫五人立即欣然离去。

 铁仁呸了一声,暗道:“妈的!赖老大,这一百两银子就当作是买命钱,你们死后若有知,可别来找我的麻烦。”

 他入内包妥衣及碎银,铜钱及那瓶药,立即拿着斧、锯,顺便挑了一担柴,便快步赶向土地祠。

 他一回到祠旁,立即伐木准备造屋。

 他一直忙到黄昏时分,方始锯妥大小块木板或木条。

 接着,他拿着菜刀奔向远处伐竹。

 他一直忙到亥初时分,方始在祠旁歇息。

 他刚睡不久,因为,一身的臭汗引来不少的蚊子,他半睡半醒及拍打蚊子良久之后,立即骂句‘死蚊子!’起身。

 他便拿着包袱及扁担上山。

 不出半个时辰,他已经奔近瀑布,却听一阵奇怪的声音及怪叫声从前方传来,他立即好奇的止步。

 “好哥哥,真…好…”

 “嘿嘿!好宝贝,你真媚,尤物也!”

 “好哥哥…好哥哥!”

 铁仁怔道:“哇!这不是萧貂蝉的声音吗?那男人是谁?”

 他便悄悄的行去。

 没多久,他便瞧见萧貂蝉和一位肥胖,高大的老者在溪旁:“妖打架”他的神色一变,立即低下头。

 他对她的美好印象全部破碎啦!

 不过,他有修养,他不便公然行去,他故意绕了一大圈,方始在远处的溪中默默的擦洗着身子。

 萧貂蝉又跟着老者疯了一阵子,便见老者怪叫数声。

 “好哥哥,你…愉快啦!”

 “好…美…”

 他愉快的闭目享受啦!

 她的藕臂朝他的背一搂,突然各按在他的‘促’及‘命门’,同时全力动员出全身的功力。

 “啊…你…你…”

 “…”“你…好狠…啊…”

 一声惨叫之后,他已含恨而殁!

 她含着冷笑抛掉尸体,立即握着脚踝及弓身运功。

 铁仁乍闻惨叫声,便小心的行来。

 不久,他已将她的下体瞧得一览无遗。

 他脸红心跳。

 他急忙避开目光。

 可是,他忍不住的又瞧向她的怪异姿势。

 他瞧了不久,下体按捺不住的作怪啦!

 他贪婪的瞧着。

 他呼吸急促啦!

 不知不觉之中,他探头瞧着。

 她在运功之中,乍听急呼吸声,立即眯目注意,没多久,她便发现来人是铁仁,她的心情不由一阵复杂。

 她徐徐收功,却保持原姿势的忖道:“他的火已燃,我稍一挑逗,他必然可以上钩,可是,我怎可沾污他呢?”

 她稍一考虑,小腹立即一颤。

 ‘呸!’一声,一团灰物已自她的下体疾而出。

 ‘叭!’一声,五丈远处的那块石上居然出现一个凹孔,铁仁骇得啊了一声,慌忙捂嘴以及躲回大石后面。

 萧貂蝉佯作不知的立即蹲在溪中净身。

 不久,她穿上衫裙,立即上前搜取老者身上之物品。

 她将两锭金元宝,一锭银子及三块碎银放在石上,然后,她挟着尸体及衣物便疾速掠去。

 铁仁目送她离去之后,他一见石上之元宝及银子,他立即忖道:“她一定已经发现我了,她为何留下它们呢?”

 他稍一思忖,立即到溪旁清洗衣及晾晒在石上。

 此时已经是破晓时分,他便左右开弓的挑柴下山。

 途经那块大石,他瞄了元宝一眼忖道:“想不到她会是此种女人,她是如何杀害那名老人呢?我决不取这种钱。”

 他吁口气,立即快步离去。

 他已经决定不再和她会面,所以,他除了送走二十担柴之外,他来回的挑走剩下的三十六担柴。

 他将它们完全放在土地祠后,方始入城用膳及购买钉子及蚊帐。

 膳后,他一搭妥蚊帐,便躺在木板上歇息。

 他昨夜没睡妥,今天又忙了一天,没多久,他已经呼呼大睡。

 成初时分,萧貂蝉掠近瀑布,便发现石上的元宝,她匆勿一瞥,道:“他一定厌恶我,我…唉…”

 她掠入中一瞧,立即低头掠出。※※※※※※

 铁仁边伐木边造屋,十天之后,木屋已在祠旁出现,他再度自炊自食及安稳的看他喜欢看的书啦!

 时近中秋,别地的天气渐凉,昆明不但甚为温暖,而且茶树逐渐的开放,内行的观光客便纷纷涌来观光。

 所以,木柴之需求量益增加着。

 铁仁已经习惯于运用神力,他只需连伐一天,便可以卖上十天,剩下来的时间,便可以供他悠哉的看书。

 尤其他置身于城郊,更方便于挑柴,他的时间更充裕啦!

 他经过萧貂蝉之刺,他不再省吃俭用,他每天除了存下一串铜板之外,他不是买书,便是吃自己喜爱吃的东西。

 他甚至不再赤足啦!

 他买了三双布靴轮穿着。

 他要让自己过得愉快些啦!

 这天上午,他送过木柴,顺道便入字画店。

 他买了一本‘评八王之’,又去买了卤、半只、及两把青菜,便愉快的回到家中开始炊炒着。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愉快的用膳。

 膳后,他边在林中散步边翻阅‘评八王之’。

 八王之乃是晋室诸王长期争权夺利,甚至出兵战,导致元气大伤,异族人员纷纷趁机进入中原据掠烧杀之惨况。

 铁仁瞧得甚为火大,不由边看边骂。

 良久之后,突听:“阿仁,你吃了炸药啦!还是谁得罪你啦?”

 “哇!卤蛋,好久不见啦?你这阵子去那儿发财啦?”

 “到处逛逛!你在骂谁呀?”

 “八王!”

 “那来的八王呢?”

 “晋朝那八个王八蛋啦!”

 “哈哈!你实在有够无聊,居然有空向死人动气哩!”

 “妈的!那八个王八蛋实在混蛋加五级,他们已经称王,居然还贪心的攻来打去,结果只害惨了老百姓。”

 “这些家伙实在可恶,可是,你若瞧过祖逖的遭遇,你一定会更气,我建议你先有心理准备,以兔气得吐血。”

 “就是那位闻起舞的祖逖呀?”

 “是呀!他为了收复失土,自动向他的老板请示出兵,他的老板为了保存实力,只同意他出兵,却没有派给他一兵或一哩!”

 “哇!真的呀?他干啦?”

 “当然,你忘了他渡江击楫发誓之故事吗?”

 “哇!的确有这回事哩!他如何进行呢?”

 “他沿着黄河两岸拜访各地之民众及领袖,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终于率领两岸百姓打退了异族哩!”

 “哇!一级!”

 “可是,他功高震主,他的老板在表面上封他的官,暗中却派心腹担任他的助手,实际上却把兵权了过去。”

 “哇!有够过份,他没有反对呀?”

 “他忠心耿耿,只能生闷气,最后把自己气死啦!”

 “干!那有这种事。”

 他气得立即一脚踢向脚旁之大树。

 ‘叭!’一声,那株大树居然连拔起的倒在一旁。

 铁仁为之一怔!

 他急忙瞧着自己的布靴,却见它并未破裂,他不由放心。

 卤蛋却怔得双目神光闪烁不已!

 “阿仁,你好大的力气!”

 “是吗?”

 “你的脚有否扭到。”

 “没有!”

 “疼不疼?”

 “不疼?”

 “怎会这样子呢?”

 “我也不知道!”

 “你遇过怪事吗?”

 “有!我最近变得力气特别大哩!”

 “真的呀?”

 他立即叙述自己的伐木情形。

 “你吃过什么东西吗?”

 “这…对了,我吃过五个又黑又圆的东西…”

 “它们是何形状?你是如何吃到它们的?”

 铁仁立即忖道:“哇!我绝对不能指出我砸死赖财诸人之经过,我还是省略这一段事,以免给自己添麻烦。”

 他立即道:“上月下旬,不知谁烧了我的房子及打死小花,我沿着血迹找到小花死在远处的洼地内。”

 他便叙述他发现及吃下‘五行果’之经过。

 卤蛋忖道:“好小子,好大的福份。”

 铁仁又道:“我正在掘土,肚子却疼得要命,没多久,我便疼昏过去,我不知昏了多少天,醒来时,小花已快烂光啦!”

 “你便发现自己的力气变大啦?”

 “不!我是上山伐木才发现的。”

 他便叙述自己伐木之怪事。

 卤蛋心中有数,他立即道:“阿仁,你还记得我跟你提过之武林故事吧?你一定吃到足以增加力气之灵果啦!”

 “哇!有理!”

 一顿,他立即问道:“卤蛋,我的力气变大了,你是否可以教我练武啦?”

 “你为何想要练武呢?”

 “自保呀!”

 “好!我教你,不过,你不许任意炫喔!”

 “我知道!”

 “来,先祭祭五脏庙吧!”

 说着,他已将手中的大纸包递去。

 铁仁进入厨房,立即解开纸包。

 “哇!又是大鱼大,卤蛋,你不是要减肥吗?你再吃下这些大鱼大,你不是更胖了吗?”

 “我只吃鱼而已!”

 说着,他取筷挟起鱼头哨食着。

 铁仁便愉快的加菜着。

 膳后,两人走出房外,卤蛋一瞧土地祠后之柴堆,他立即道:“你何不搭个大柴房,以免这些柴被雨淋。”

 “哇!有理喔!冬天一来,常下雨哩!我若存些柴,不但可以省下时间,而且也可以省了不少的力气哩!”

 “是呀!我顺便瞧瞧你的力气有多大哩!”

 “没问题,你可别吓一跳喔!”

 “安啦!你忘了,我胆大包天吗?对了!听说百花庄有一批马仔在捞银子,她们既美又热情,技术更高明,你知道吗?”

 铁仁立即想起萧貂蝉。

 他的脸色很难看啦!

 “阿仁,怎么啦?”

 “卤蛋,我不愿意多说,我劝你别去碰她们?”

 “啊!你碰过啦!”

 “没有,你干嘛如此紧张呢?”

 “我以为你也变成猪哥啦!”

 “我不是那种人,走吧!”

 说着,他已返屋取来斧锯。

 “阿仁,你先伐九屋柱吧!”

 “哇!要这么大呀?”

 “是呀!既可多存些木柴,又可在里面练武呀!”

 “哇!有理!”

 他走到土地祠后,立即挥斧砍向一株大树。

 ‘卜!’一声,他顺势一按树身,大树立即倒去。

 “哇!厉害,再来!”

 铁仁哈哈一笑,便接连砍下九株大树。

 “阿仁,先锯下它们的头部这一段,我帮你打基。”

 “好!”

 铁仁立即迅速的运锯截下九截树身。

 卤蛋早已含笑将截下之树身摆在各个方位,只见他扶起一段树身道:“阿仁,你把它扶直,别扶太紧。”

 铁仁立即以双手扶直树身。

 卤蛋一弹身,便掠立于树身上方,只见他的双足一沉劲,树身轻轻一抖,立即陷入地下一尺半,铁仁不由叫道:“哇!厉害!”

 卤蛋掠到另外一段树身前,道:“这就是武功之妙用,再来!”

 “好!”

 两人一起干活,不出盏茶时间,便已打妥九屋身。

 “阿仁,你锯横梁,我去买大钉。”

 说着,他立即含笑离去。

 “哇!想不到武功会有这种妙用,我若学会武功,一定可以挥剑削树,只需咻咻咻,便可以轻易完工啦!”

 他便兴奋的锯木。

 不久,卤蛋已买回铁锤及长短钉子,只见他自已拿着铁仁锯妥之横梁,立即挥锤‘答答…’的钉着。

 半个时辰之后,五部马车已经运来大小,长短不一的木板及茅草,铁仁立即喊道:“阿东,好久不见啦!”

 “阿仁,你在搭仓库呀?”

 “是呀!省得木柴被雨淋。”

 “早就该搭啦!”

 他们搬下木板,便在旁协助钉着。

 他们五人一直忙到戌中时分,方始离去,卤蛋立即取出五块碎银递给他们道:“谢啦!拿去喝茶吧!”

 阿东怔道:“不行,我们是阿仁的好兄弟,不能收!”

 “这…免客气啦!”

 铁仁道:“阿东,后天晚上,我作东,来此大吃一顿吧!”

 “好呀!再见!”

 “谢啦!后天见!”

 他们一上车,立即催骑驰去。

 卤蛋立即将铺屋顶之木板一一掷向上面。

 “哇!卤蛋,你真神哩!”

 “这就是武功的妙用。”

 “哇!我巴不得早些练武哩!”

 “别急,你很快就会练成。”

 “真的呀?”

 “我若盖你,你敲我的肚子吧!”

 “我才不敢敲你的财库哩!”

 他哈哈一笑,立即拿着铁锤及钉子掠上屋顶。

 不久,他开始敲敲打打啦!

 铁仁则继续锯木条。

 他们两人忙到天亮,仓库已经大致完工,铁仁道:“哇!太神奇啦!卤蛋,我去送柴啦!”

 “一夜没睡,累不累?”

 “不累,高兴得很哩!”

 说着,他已挑走两担柴。

 卤蛋望着铁仁轻快的步伐,他不由暗喜道:“我没有看走眼,铁仁呀!铁仁,你一定会令武林大吓一跳。”

 他便愉快的以木条钉上木板间。

 不到半个盏茶时辰,他已经钉妥木板,他居高临下瞧了一阵子,立即跃落地面及迅速的在仓库四周挖妥水沟。

 他顺着地势汇挖出一条长沟通向斜坡。

 他入内瞧了一阵子,立即搬运石粒铺入仓库地面。

 午初时分,铁仁带着两包食物返来,他一进入仓库,乍见到平稳的石地,他不由佩服道:“卤蛋,你真行!”

 “小意思,你买了什么宝贝呀?”

 “烤香鱼,不会长胖啦!”

 “哈哈!上路呀!”

 两人便愉快的进入厨房取用鱼

 膳后,卤蛋道:“好好睡一觉,今晚开始练武吧!”

 “谢啦!”

 两人便挤在木上大睡特睡。

 鼾声此呼彼应,可真热闹哩!

 两人一直睡到入夜时分,方始起来吃剩鱼、、饭。

 膳后,卤蛋便含笑道:“出去走走吧!”

 “好呀!”

 两人步入林中之后,卤蛋按着一株道:“阿仁,你在伐木时,是否光想到该伐何处?该如何伐?该出多少力?”

 “是呀!”

 “你以前若遇到较难砍之处,只要先想要多用些力,便可以多用出力,然后,顺利的砍妥它,对不对?”

 “对呀!不过,现在不必再伤脑筋啦!”

 “这就是武林之表现。”

 “可是,我不谙武呀!”

 “武功和做事一样,皆是由内表现于外,不过,练过武之人,所表现的效果及力道比较显著及强些。”

 “哇!我明白啦!练过武功的人比较专一,对不对?”

 “对!可是,你知道如何专一吗?”

 “不知道!”

 “你还记得我曾提过运功吗?”

 “记得呀!我当时还笑说成为‘运公、运妈’哩!”

 “不错!唯有经常运功训练专一,方始可以发挥专一的效果。”

 “如何运功呢?”

 “眼观鼻,鼻观心,心没气,气者,无形之物也,简单言之,你先瞧瞧脐下三寸处是否有温热之感?”

 铁仁朝脐下三寸处一摸,道:“这儿吗?”

 “正是,此处谓之‘气海’,乃气之仓库也,试试看吧!”

 “如果有气,这儿便会有温热之感吗?”

 “是的!口气,再注意看看!”

 铁仁口气,立即双目连眨。

 “哇!好热喔!”

 “越热就代表气越足,力气当然越大。”

 “我明白了,再来呢?”

 “再来就比较复杂了,先返房再说吧!”

 “好呀!”

 两人一入房,卤蛋便道:“你先坐在上听我说吧!”

 “好!”

 “人体体内包括血、及骨骼,它们汇台成、气、神。、气、神又可以强化它们,其中最要紧的便是气。”

 “哇!难怪孟老夫子一直强调养气之功夫。”

 “不错!养气之法便是运功,所谓运功便是将脐下三寸之气运行于体内各处,运行越多次越佳。”

 “哇!好似走路般,走越多次越吧?”

 “正是!不过,运功和走路不同,走路可以随时休息,则学习运功,却必须于最后送那股气返回‘气海’。”

 “我明白!”

 “好!我就先指出路线吧!”

 “好呀!”

 “一共有十八站,每站各有站名,它们又称道,譬如:脐下三寸之处便名叫‘气海’,另外十七处,各具不同的名称。”

 “气海,再来呢?”

 “再上来,便名叫‘关元’,此地。”

 说着,他已按上铁仁‘气海’上方之‘关元’。

 那知,他一按上‘关元’,便发觉出一股反弹力道,他不由一怔。

 “关元?”

 “不错,关公的关,元气的元。”

 说着,他突然按上铁仁的‘气海’。

 他立觉掌指隐隐生疼,他不由暗骇道:“他究竟是吃了什么怪果呢?居然能震疼我的手哩!”

 “阿仁,你先气,再闭气,闭得越久越佳。”

 铁仁立即气及摒住呼吸。

 卤蛋立即一一按过铁仁的全身道。

 他便一一感受出反震的力道。

 那便是最脆弱的头顶‘百会’,后脑‘风府’、‘黑甜’亦具反震的力道,卤蛋越按越现出惊喜之啦!

 不久,他下铁仁之布靴,按向脚底的‘涌泉’。

 却觉仍有一股反震的力道。

 他立即陷入沉思。

 倏见铁仁脯连动,他怔了一下道:“可以吐气啦!”

 “喔!喔!好!”

 “阿仁,你一直没吐过气吗?”

 “是呀!”

 他不由暗骇道:“好悠长的内力,若让他运过功,岂非更惊人,不过,他既然有此奇遇,我何不试试穿心法呢?”

 他立即起身徘徊及沉思着。

 “卤蛋,怎么啦?”

 “你吃了那五个黑果之后,身子有些特殊,我先研究一下,你若觉得无聊,你就去伐柴吧!”

 “好呀!”

 铁仁愉快的取走斧锯,卤蛋立即陷入沉思。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卤蛋走出房,正好瞧见铁仁桃着一担柴进入柴房,他不由忖道:“我何不先试试‘膻中’之承受力呢?”

 他便拾起一个小土团扣于右手食指。

 不久,铁仁由仓库步出,他立即弹出小土团。

 ‘叭!’一声,小土团正中铁仁的心口,却迸破出十余粒小土片,立见铁仁啊了一声,道:“卤蛋,是你吗?”

 “不错,疼不疼?”

 他抓抓心口道:“的哩!”

 “太好啦!快进来坐妥。”

 铁仁立即欣然入厅坐在沿。

 卤蛋含笑道:“阿仁,我想到一个比较简单的方法,一共只有四个地方,我先按地方,你记下吧!”

 “好呀!”

 他朝铁仁心口一按道:“它叫做‘膻中’膻自的膻,不过左边却是月部首,此处最脆弱,少让人或物撞上。”

 “好!”

 他又朝铁仁的双肩一按,道:“它们叫做‘左肩井’,‘右肩井’。”

 “我懂!”

 “你就把那团气由‘气海’经过‘膻中’、‘左肩井’、‘右肩井’,再转经‘膻中’,回到‘气海’,然后再重新出发。”

 “这么简单呀?”

 “对!不过,别运转太快。”

 “我懂,我现在就好似小孩子在学步呀!”

 “对!气,开始!”

 铁仁一气,果觉脐下一热,他立即想让它转向心口,哇!充沛的‘五行果’神力果真向‘膻中’。

 他顿觉心口一颤及一热。

 他的脸色立即一热,呼吸亦一促。

 卤蛋忙道:“快跑向‘左肩井’!”

 铁仁朝‘左肩井’一想,气团果真来。

 他立即又想向‘右肩井’,它果真又跑去。

 刹那间,它又经‘膻中’及返回‘气海’。

 卤蛋一直注视铁仁那四处道及脸色,他由衣衫之轻动及铁仁的脸色,立即知道铁仁已经过关了。

 他忍住惊喜道:“继续,我会叫你停止。”

 铁仁自己也高兴得要命,他立即继续运功。

 不出半个时辰,他不知已经运转多少遍,只见他的脸色更加红润,显然,‘五行果’正在发挥它的功效。

 卤蛋惊喜道:“奇才,奇福,他必可为武林大放异采,我何不结合他的劈树姿势独创一套怪招呢?”

 他立即坐在椅上沉思。

 这一夜,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当远处传来啼声之时,卤蛋吁口气,道:“阿仁,收回‘气海’,下来走走吧!”

 铁仁一站在榻前,全身便一阵‘劈巴’连响。

 “哇!怎…怎会这样子?”

 “哈哈!好现象,免惊,拿菜刀去伐树吧!”

 “什么?拿菜刀去伐树?你有没有搞错呀?”

 “试试看吧!”

 铁仁便半信半疑的拿着菜刀离去。

 不久,他挑选一株较细之树,便用力砍去。

 ‘卜!’一声,菜刀已砍过树身,不过,因为刀面只有树身的三分之一,立见树身只有横痕,大树并未倒下。

 “哈哈!推推看!”

 铁仁用力一推,‘叭!’一声,树身已倒。

 “哇…哇!怎会这样子呢?”

 “哈哈!这就是武功之妙用啦!”

 “真的呀?可是,我并未专心砍呀!”

 “你已经能生巧,何必专心想呢?”

 “真的呀,太不可思议啦!”

 “阿仁,你先去送柴,别忘了买一把长刀回来。”

 “什么长刀?切西瓜的刀行不行?”

 “算啦!我去买吧!”

 说着,他便含笑离去。

 铁仁摸着菜刀,又摸摸削过之树身,暗喜道:“哇!想不到我如此轻易的练成武功,我今后可以更方便伐木啦!”

 他便愉快的挑走两担柴。※※※※※※

 巳中时分,铁仁一回来,便瞧见仓库内多了一部木轮手拉车,卤蛋正坐在车上取用香包子。

 “哇!我怎么没有想到买车来送柴呢?”

 “吃吧!这只烤膳香的哩!”

 铁仁道过谢,立即拿起车上的纸包。

 他打开纸包,便坐在车上撕食烤

 “阿仁,你一定不觉累吧?”

 “是呀!越干越有劲哩!”

 “这就是武功的妙用。”

 “谢啦!卤蛋,我该给你多少钱呀?”

 “又来啦!不上路!”

 “失礼啦!可是,我不能让你破费呀!”

 “我不缺钱,阿仁,从明天起,你就三天送一次柴,多出时间运功,反正有车可以代步,可以省下不少的时间哩!”

 “是!”

 卤蛋自车旁拿起一把长剑道:“从今晚起,你就用剑来伐木,锯木及削木,别再使用大斧或锯子啦!”

 “行吗?”

 “行!为了避免别人瞧见,你就在晚上伐木吧!”

 “好呀!”

 “剩下的时间,便专心运功。”

 “是!”

 “我另外配了这三瓶药,它可以强身健骨及活血,你就在三餐后服用,每次服用一汤匙,匙子放在瓶内。”

 说着,他又从车上拿来一个小包袱。

 “谢啦!”

 “小卡司,膳后,先服药,再散散步,便开始运功。”

 “好!”

 “你今夜要请阿东他们吧?”

 “是的,我来出线!”

 “别抢,我自会安排,我出去走走吧!”

 说着,他便愉快的离去。

 铁仁边吃边摸车子,心中实在乐透啦!

 他吃光烤之后,立即服下一匙药粉。

 他在仓库四周走了一阵子,便回房坐下运功。

 没多久,他便已经入定。

 此时的卤蛋已经站在百花庄庄院中,他默默瞧着男人们兴奋的入厅及足的出厅,同时探视厅内之马仔。

 黄昏时分,他方始跟着另外三十五名‘落选者’离去。

 他先入城领取事先订妥的两个食盒佳肴,方始步向土地祠。

 他尚未接近土地祠,便听见朗的笑声及谈话声,他微微一笑忖道:“这才是好汉,阿仁,我后必然以你为荣。”

 他进入房中,果见铁仁六人已经坐在桌旁,他便放上食盒。

 “哇!卤蛋,你发财了吗?干嘛买这么多的菜呢?”

 “少年家最能吃呀!”

 众人摆了桌的佳肴,立即欣然取用。

 这一餐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方始解决所有的佳肴,阿东喔了一声,摸着肚子道:“我至少可以三天不呷饭啦!”

 铁仁哈哈笑道:“待会可别摔跤啦!”

 众人不由哈哈大笑!

 卤蛋含笑道:“阿东,你们顺便把盘子及食盒送回去吧!店家会退给你们一两银子,你们就留下来打打牙祭啦!”

 “不行啦!”

 铁仁笑道:“可以啦!给卤蛋一个面子啦!”

 “卤蛋,谢啦!”

 “小卡司!”

 不久,阿东他们已提着食盒离去。

 “阿仁,多散步一阵子,再以剑伐木吧!”

 “好呀!”

 “我出去逛一逛,明天再回来。”

 说着,他已步向百花庄,准备去探消息啦!

 铁仁手持长剑在林中选了良久,他试验的挥剑横砍向一株大树之树头部份,只听‘卜!’一声,利剑已砍过树身。

 他正推树,它却向外一斜,立即加速倒落。

 他‘哇!’一叫,立即抚摸平整的削过之处。

 他怔了一阵子,便又砍向树身。

 ‘卜!’一声,一段树身已经砍下。

 他乐得要命!

 他继续砍下去。

 ‘卜…’声中,一株大树已被他顺利的‘分尸’。

 他削去岔枝叶,立即以剑代斧的劈着。

 ‘卜…’声中,一块块木柴整齐的掉落在地上,不出盏茶时间,那株大树便被‘分尸’成为一大堆柴块。

 他乐得继续伐树及切劈着。

 戌末时分,他便已经将十株大树‘分尸’啦!

 他吁了一口气,立即返房运功。

 没多久,他便已经入定。

 一夜无事,当啼声传来之时,他便收功下

 他匆匆漱洗之后,便拉车出来,便将四十捆柴放上车,他再以绳索绑妥之后,便拉车行向城内。

 他起初以为会很重,那知,居然甚轻,他心知必是练武之缘故,于是,他便愉快的入城沿途分送着。

 不出一个时辰,他便买妥菜回到家中。

 哇!他至少省下一个半时辰哩!

 他洗妥菜,便拉车去运回林中的那些柴块。

 他将柴块运回仓库之后,便欣然炊膳。

 饭菜煮妥之后,他一见卤蛋尚未回来,他便自行用膳。

 膳后,他在林中散步及忖道:“哇!我何不沿途伐木下去,如此一来,更方便拉车,亦可以晒干这些枝叶哩!”

 他欣然逛了一阵子,便返房运功。※※※※※※

 日子平静的又过了一个月,铁仁每隔三天送半天的木柴,再足以客户的要求,他把握剩下的时间努力运功。

 他的功力不知已经进步到什么程度,不过,他知道一定进步很多,因为,他在挥剑伐木,就好似在切菜般容易呀!

 他每晚只伐木一个时辰,如今,仓库中已经即将客啦!

 天气稍冷,云层渐多,他知道雨季即将来临,所以,他在这天晚上接连伐木三个时辰,再拉车运回柴块。

 仓库终于客啦!

 接连三天,他在白天之中来回的拖运柴火,所有客户之柴房中皆已经客,他也收入三十五两银子啦!

 他又接连伐木两个晚上,仓库便又客啦!

 他上街买了大包小包的腊味及白米,准备长期抗战啦!

 他以继夜的运功啦!

 雨季终于来临啦!他更放心的运功啦!

 此时的百花庄已经将价格涨到每人三百两银子,可是,观光客们仍然必须在一大早便到庄前排队?

 否则,他们一定会在黄昏时怅然而返哩!

 哇这玩意见实在太人啦!

 天气渐冷,加上雨季来临,可是,百花庄前仍然天天客,大小油伞蔚为伞海,形成昆明难得一见之盛景。

 十一月十一晚上酉末时分,香姐十一人泡在温泉中,立听萧貂蝉道:“香姐,我似乎必须延长运功时间,每天可否少接一些男人?”

 萧飞燕亦道:“我有同感。”

 香姐思忖不久,道:“好吧!小班昭,你明贴一张公告,时间缩短为每巳初至申末,同时涨价为四百两。”

 “是!”

 “你们打算何时返家省亲?”

 萧贵妃道:“下月初,如何?”

 “好!下月初一至明年元宵歇业,元月十六恢复。”

 “谢谢香姐!”

 “我会各分你们十万两银子。”

 “谢谢香姐!”

 “返家后,别停止运功,以免进度受阻?”

 “是!”

 “近来益增多武林人物来玩,别大意!”

 “是!”

 “若按这种进度,不出三年,我的神功必可大成,你们亦可成为顶尖高手,再配合富可敌国的财富,咱们可以扬眉吐气啦!”

 诸女纷纷现出笑容。

 香姐格格一笑,道:“届时,咱们十一仙子可就扬名立万啦!”

 她不由格格连笑着。

 诸女亦欣喜不已! m.EDaxS.Com
上章 猪哥打通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