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横扫千军 下章
第十三章 一龙双娇乐融融
 呵呵笑声之中,小孔明连连申贺着。

 金扬亦笑哈哈地申贺。

 邰千钧含笑道:“您老料事如神矣!”

 “呵呵!谢谢大人赐老朽苟活几年。”

 “若非您老指点,绝对无法如此顺利消灭小小龙!”

 “其实,老朽只是推判而已!并无把握!”

 “这批人够神秘!汤荣更可怕!”

 “果真是门在撑!好险!”

 “是呀!更令人惊骇的是何标竟被他控制!”

 金扬怔问道:“开封府总捕头何标乎?”

 “是的!他已伏罪!”

 邰天钧便略述经过。

 金扬神色一变,不由啊叫一声。

 邰千钧同道:“怎么回事?”

 “吾前天在本城见过何标与一妇、一名青年搭二车离城!”

 “什么?你会不会看错人啦?”

 “不可能!”

 “这…他明明已经自震心脉而死呀!”

 “未必!他若故意稍偏位置以及咬牙蓄血,必可诈死!”

 “可是,他已有悔意呀!”

 “蝼蚁尚且贪生,人肯轻易就死呢?”

 “这…怎会如此呢?”

 一顿,邰千钧道:“他即使诈死,也逃不过汤荣之毒!”

 金扬摇头道;“未必!以他的人脉以及能耐,他可能早已化毒,反之,他可能准备赴扬州搜解药!”

 “有理!我须先返扬州!”

 “嗯!该来得及阻止此事!”

 小孔明递出二幅面具道:“备用吧!”

 “谢谢!请您老于十月底到扬州喝喜酒!”

 “行!一喜破九煞,三喜破百煞,大人放心行事吧!”

 “谢谢!”

 邰千钧申过谢,便立即离去。

 他便不停地飞掠于山区。

 午前时分,他一入扬州,便直接入平安客栈。

 不久,他一见到李康,立即问道:“近期可见过何标?”

 “开封府何标?”

 “是的!”

 “已有一年逾未见过他矣!”

 邰千钧便略述经过。

 李康骇道:“真令人惊骇!吾会指示大家注意此事!”

 “谢谢!念雯呢?”

 “该在酒楼吧?”

 “好!我明再晤她!”

 说着,他立即离去。

 “大人且候!”

 立见他起身自柜中取出三个包袱。

 “禀大人!这些银票取自邱记镖局以及四周房舍中,另自汤荣住处搜出一批银票,皆在这三个包袱中。”

 “很好!你取一包吧!”

 “不妥!理该充公!”

 “收下吧!扩大经商吧!”

 说着,他已推出一个包袱。

 “谢谢大人厚赐!”

 “小事一件!皆已搜清那些地方吗?”

 “是的!珍宝皆已出售,连灵丹也收妥。”

 “很好!勿让何标有可趁之机!”

 “是的!吾会派人再搜一遍!”

 “谢谢!”

 邰千钧便拎走二包银票。

 他一连行馆,便打开包袱。

 立见一叠叠银禀整齐地排妥。

 他略算之下,便包妥它们。

 不久,他吩咐下人备膳,便先行沐浴。

 浴后,立见沈念雯在门后等候。

 他便直接邀她入厅共膳。

 立听她低声道:“何标当真诈死?”

 “是的!他可能来此恨或取解药,小心些!”

 “好!真令人不敢相信!”

 “是的!足见小小龙之可怕!”

 “是呀!我们循线消灭那些连络人员时,实在不敢相信他们会为小小龙做事,小小龙实在可怕!”

 “是的!能灭小小龙,全仗大家之助!”

 “秀娘居功甚伟!”

 “是的!见过她吗?”

 “没有!”

 邰千钧道:“我入宫见过皇上及云娘公主,她问过你的近况。”

 沈念雯双目倏亮道:“她一定更美吧?”

 “更加雍容华贵!”

 “她是大福之人!”

 “皇上已招我为驸马!”

 她一变,手中之筷立落。

 她急忙脸红地拾筷。

 邰千钧道:“我向皇上及云娘提过家父及令堂昔年之恩怨,我有意弥补此一情天憾事,皇上及云娘皆已同意!”

 沈念雯立似触电般一震!

 她倏地溢泪!

 她急忙低头拭泪。

 “念雯!成全我,好吗?”

 突来之喜讯,使她一时不知所措!

 她忽而摇头,忽而点头。

 她抖着双,却说不出话来。

 他会意地轻握柔荑道:“你考虑几吧!”

 “吾…吾何其荣幸也!”

 “你答允啦?”

 她一点头,不由脸红如火!

 “谢谢!谢谢!”

 他松口气地连连申谢!

 她喜得全身发热!

 他立即斟酒道:“喝一杯吧?”

 她脸红地一饮而尽!

 她呛得连咳!

 他温柔地拍背顺气着。

 她险些瘫在他的怀中啦!

 不久,他含笑道:“中秋当天,我与你、云娘及秀娘将在宫中订亲,重拜堂,一个月之后离宫,如何?”

 她声若蚊鸣地道:“您安排即可!”

 “邀些亲人入宫吧!”

 “好!”

 二人便欣然取酒菜。

 膳后,她便羞喜地离去。

 他便拎二包银票入银庄。

 不到半个时辰,他又存妥八千万两银票。

 他便携走剩下的六百余万两银票。

 不久,他会见知府询问近况。

 知府便报告一切正常,花圃已植妥。

 此外,本月收赋二千一百余万两。

 不久,邰千钧便入银庄存妥二千万两银票。

 他便入盐署巡视着。

 方良立即呈上一件公文道:“禀大人!自本月起,增供盐十万吨!”

 邰千钧立即知道此乃皇上之赏。

 他便含笑道:“会不会供过于求?”

 “不会!正可足需求及库存。”

 “很好!需增雇挑夫否?”

 “尚无必要!只需每月多走一趟即可解决此事!”

 “好!妥加安排吧!”

 “是!大人神勇除恶!官民皆佩!”

 “不敢当!没有象吧?”

 “没有!”

 邰千钧便直接离去。

 他一到九龙沟,工人如蚁般大批地忙碌着,他们乍见到邰千钧,便纷纷就地呐喊行礼,邰千钧便含笑挥手致意。

 不久,他已上前询问着。

 众人皆表示要赶建家园以及店面。

 邰千钧又勉励一番,方始前往花圃。

 立见大批游客已在现场赏景。

 邰千钧便含笑逛一圈及听游客之赞赏。

 黄昏时分,他方始离去。

 不久,倏听身后一阵步声,他立即止步回头。

 立见—位青年瞪着一双莹亮美目含笑向他点头。

 “秀娘!是你吗?”

 “相公!”

 他欣喜地上前牵着她道:“想煞我啦!”

 “妾天天在城内侯相公!”

 “我入过宫!”

 “原来如此!”

 “返行馆再叙吧!”

 “妾先赴客栈取行李!”

 “我陪你!”

 “嗯!”

 二人便欣然行去。

 入夜不久,二人已返行馆。

 他便先送她住入一个华丽的房中。

 他更吩咐下人妥加侍候。

 然后,他返房欣然沐浴。

 不到半个时辰,他已邀他入厅共膳。

 两人欣喜之下,不由多喝二壶酒。

 膳后,她邀他一入房,便打开包袱道:“请笑纳!”

 他乍见包袱的银票,不由怔道:“你有如此多私蓄?”

 “不!此乃门所藏!”

 “原来如此!我明再存妥它们!”

 “嗯!解决何标了吧?”

 邰千钧苦笑道:“被他诈死而逃!”

 他便略述经过。

 秀娘道:“君子欺之以方,他料准相公之心理矣!”

 “是的!他会不会来此取解药?”

 “不可能!他不会自投罗网,何况,他可能已化毒!”

 “他会不会向我们恨呢?”

 “有此可能!不过,可能不大!他是聪明人,他一定捞了不少财物,他会隐姓埋名好好地享受余生。”

 “若真如此,由他去吧!”

 “相公果真仁心及肚宽能容!”

 邰千钧笑道:“天下如此大,如何找人呢?你怎会作上回之安排?”

 秀娘脸红地道:“邱寅之指示!不过,妾想不到他会派二人杀死相公,妾只好杀人沉尸及先发制人。”

 “好险!谢谢!”

 “邱寅估错妾对相公之爱矣!”

 “谢谢!我们入宫成亲吧!”

 秀娘怔道:“入宫成亲?”

 “是的!”

 邰千钧便略述经过。

 “相公好大的福分,不过,妾恐会拖累相公!”

 “为什么?”

 “近五年来,不少官吏上过醉仙舫听妾唱歌,其中一定有不少人在宫中,妾必会被他们认出!”

 “无所谓!”

 “这…相公该三思!”

 邰千钧含笑摇头道:“我一向不在意外人之看法!我们既已恩爱,何必为他人而活,你别在意此事!”

 她激动地唤句相公,便靠入他的怀中。

 樱半启,还拒。

 他忍不住印上樱

 不得了,火山爆发啦!

 二人立即一搂!

 四久久分不开来!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着分开身子。

 二人却不约而同地剥去衣物。

 不久,二人已成为原始人。

 她更赧然上榻躺妥。

 “秀娘!你真美!”

 说着,他已抚上右

 她受用地颤道:“上回浑沌行事,此番细品吧!”

 “好一个细品!”

 他立即含住左着。

 “相公!好相公!”

 不久,已经泛滥。

 体更似蛇般动着。

 她在醉仙舫耳濡目染多年,如今一发情,便似饥渴的妇般经由体及言语挑逗着。

 不久,邰千钧已亢然上马。

 大军便长驱直入。

 男女爱,好不热闹!

 “秀娘!你上回一定受创甚重吧?”

 “妾足足歇养七!”

 “全是我的错!”

 “不!用公!用力些!快些!”

 “遵命!”

 大军便奋勇厮杀着。

 “好相公呀!”

 她的呻使他助兴地冲刺不已!

 良久,良久之后,她已由衷地呻着。

 因为,她舒畅透矣!

 又过良久,他方始注入甘泉。

 她徐徐摇道:“好相公!”

 “好夫人!”

 二人终于同归于尽!

 二人情话绵绵地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上午,他拎那包银票入银庄一存妥,不由暗暗惊喜,因为,他已增加九千六百万两黄金之横财啦!

 他便欣然巡视各衙。

 他顺便发放三个月皇禄。

 他一口气把十月份的皇禄提前发放啦!

 他更交给各行一百万两“周转金”

 当天晚上,他邀沈念雯入行馆,便介绍二女。

 二女皆见过世面,而且知道今后将共同拥有老公,她们便似姐妹版亲,邰千钧不由大喜!

 他便与二女共膳着。

 膳后,三人便品茗叙着。

 良久之后,邰千钧才送沈念雯返家。

 他一返家行馆,便搂着秀娘情话绵绵。

 秀娘便在他的怀中清唱着。

 他便轻拍体打着节拍。

 她不由边唱边动着。

 他的火气立旺。

 不久,二人便又宣战。

 不久,她翻身上马畅玩着。

 她更牵着他的手按上自己的双

 他大乐地把玩双

 她便放地玩着!

 良久,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畅然收兵。

 翌上午,沈念雯便大方地搬入行馆。

 当天晚上,三人用过膳之后,仍然品茗叙着。

 良久之后,二女方始返房。

 这夜,邰千钧不便制造噪音啦!

 且说李康获得那包不义之财之后,他便携返华山派报告,陈谦便决定在潼关以及扬州扩大投资。

 此外,他遴选六百名少年上山调教着。

 钱一够,他便开始培植下一代弟子。

 李康一返扬州,便添购大船及马车。

 此外,他派人到杭州洽购绸缎。

 这天上午,他更与邰千钧商量着。

 邰千钧便欣然同意他改建邱记镖局之所有房舍、庄院为店面,他便把它们改建为绸缎行。

 他以现金买布,便取得折价之优势。

 他再略降布价,便引来大批生意。

 瘦西湖之姑娘们纷纷前来买布。

 城内之富户亦纷纷买布。

 华山布行之万儿立即打亮。

 他们源源不绝的自杭州买布。

 他们更买一般布品廉价供应一般百姓们。

 华山布行一家家的改建而成,生意却一直热乎乎的!

 华山布行之成功,使扬州城内之富户们纷纷见贤思齐,他们纷纷以现金自外地买回大批的民生或消费物品。

 他们以折价优势如法泡制地降价售物。

 他们的生意果真大旺!

 后知后觉的人纷纷比照办理!

 车行及船行生意因而旺!

 扬州的消费价格因而下降。

 游客因而增。

 便捷的水陆交通,高贵不贵的物价,人的女人以及整洁的扬州景物益向世人散发着魅力!

 外地商人及富户纷纷涌入扬州定居及经商。

 原先种花的土地纷纷搭建成店面。

 扬州人靠女儿及种花之观念加速扭转着。

 不少种花的人因为售地而发财啦!

 九龙沟的民宅及店面一搭妥,贫民纷纷迁居开业,他们一律经营客栈或酒楼,以招呼赏花的游客们。

 他们原先的破旧房屋立被拆除。

 官方把那些工地结合附近的空地搭建妥店面,便售给外地商人以及富户,官方亦增加收入。

 扬州城内外便到处热闹纷纷。

 游客更是闻风而来报到。

 且说沈念雯住入行馆三天之后,这一夜,秀娘自动向邰千钧报到,二人温存不久,便又开始兴风作

 你侬我侬,二人畅玩着。

 响曲使沈念雯听得双颊泛红!

 她越羞越想听。

 邰千钧兴奋之下,便连轰不已!

 秀娘乐得呻不已!

 沈念雯不由听得全身发热及连连饮茗!

 良久,良久之后,方始雨过天晴!

 沈念雯却不知不觉地饮光那壶茗。

 她更觉下体怪怪的!

 不久,她立见亵大半!

 下体更是糊粘着!

 她不由大羞!

 她便悄悄地净身易

 这夜,她胡思良久,方始入眠。

 翌,她一醒来,立见自己紧夹锦被,她不由又羞。

 早膳之际,她乍见老公二人,不由一阵心虚。

 他们却不在意地用膳着。

 她不由暗责自己之小里小气。

 翌夜起,邰千钧与秀娘每隔一夜便快活一次,沈念雯连听二次之后,便由声音猜忖他们该不该收兵啦!

 她每次听得火热!

 她每次皆须净体洗

 她的绮思更浓!

 这夜,她们用过膳,便又品茗叙。

 半个多时辰之后.她们便各自返房。

 沈念雯便备茗准备收听“实况转播”

 倏听邰千钧敲门道:“念雯!”

 她不由全身一热!

 她为之怔震!

 她便脸红地上前启门。

 邰千钧一入房,便低声道:“入宫之后,我必须常陪云娘,所以,我打算在这段期间多陪陪你们!”

 她脸红似火地点头。

 “请恕我冒昧!”

 说着,他已搂着她。

 她触电般全身一震!

 他便轻吻着香颊、鼻尖及印上樱

 她不由一阵晕眩!

 她轻抖不已!

 他便轻着樱

 不久,她一直下垂的双手已搂住他。

 搞定啦!他不由暗暗松口气!

 他轻着粉颈!

 他边边熟练地解开排扣!

 不久,她的上体已

 她已自行厮磨不已!

 亦已沿腿而下。

 不久,他便抱她上榻。

 她羞赧地按裙抚拭腿上之

 他一贴身,便含而吻。

 她忍不住嗯了一声。

 迅即泛滥!

 处子幽香大浓!

 他便顺手卸裙!

 她脸红地卸去透之亵

 他一见她反应如此快及亢昂,不由大喜!

 他便翻身上马!

 小兄弟便逐步滑入垒中。

 她羞赧地闭眼不敢看他。

 他便轻柔地开垦着。

 他的双手及频在双照顾着。

 落红便与溢滴着。

 羊肠小径终成关大道。

 他便搂而冲刺。

 不久,她羞喜地着。

 她这一,他更放心地轰着。

 房内迅即热闹纷纷!

 秀娘听得不由挟腿搂被。

 她忍不住扭着。

 因为,那滋咪太人啦!

 邰千钧又轰半个多时辰,方始送入纪念品。

 她已经汗下如雨!

 她哆嗦不已!

 她颤呼着“相公”!

 她已不知自己呼过多少次啦!

 她泪汪汪地凝视老公。

 她足之至!

 他一下马,便抚道:“疼否?”

 “不疼!好相公!”

 “我们一起为沈家留后代吧!”

 “当…当真?”

 “嗯!”

 “谢谢相公!”

 她喜透啦!

 二人情话绵绵地温存着。

 她洋溢着欣喜与足!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共入梦乡。 M.edAxS.cOM
上章 横扫千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