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横扫千军 下章
第十二章 迅及雷耳破魔窟
 风和丽,邰千钧与秀娘含笑在楼内赏景,一回生,二回,邰千钧如今已更熟悉楼之文物,他更欣喜地欣赏着。

 午前时分,二人出楼共膳。

 膳后,二人再入楼欣赏文物。

 黄昏时分,二人欣然上醉仙舫。

 二人一入房,小秀便呈上香茗。

 二人便含笑品茗及畅谈楼之文物。

 半个时辰之后,小秀已送入酒菜。

 二人便欣然取用着。

 不知是天气热?或是热情澎湃?邰千钧刚饮完一壶酒,便额头溢汗而且全身热烘烘的!

 他的间更蠢蠢动!

 他这只菜鸟不知已饮下掺有媚药之酒。

 秀娘更是全身火热及漾!

 她不由暗啐小秀下药之猛。

 她仍含笑陪他取用酒莱。

 二人不由溢汗连连!

 四眼互视之次数亦频繁更久。

 他的小兄弟已搭起帐蓬!

 他一直回小孔明所述之“美男计”!

 他一直考虑自己该不该如此做?

 因为,他相信小小龙组织不易瓦解,秀娘是关键人物,只要秀娘真心相助,他一定可以顺利完成此事。

 使她真心相助,只有让她成为他的人呀!

 可是,他担心自己之孟会引起她的不悦!

 所以,他一直克制着!

 当“什锦鸳鸯”送上时,秀娘不由瞥向小秀。

 小秀却朝她眨右眼便离去。

 她心知时候到啦!

 她便取碗盛妥佳肴。

 不久,他吃得连叫可口!

 倏觉一阵晕眩,他不由呼吸一促!

 他立见她笑容可掬!

 他立见她在召唤他。

 他唤句秀娘,便按住她的柔荑。

 她便顺势靠上他的肩膀!

 天雷立即勾动地火!

 他倏地搂住她。

 她不但也搂他,而且送上樱

 四一沾,火势立即燎原。

 二具身子便倒在毯中。

 搂吻之中,二具身子动不已!

 二只手更是各自拉掉衣物。

 良久之后,二人已成原始人。

 二个身子不由预着。

 小兄弟一个不小心,便滑入区。

 泛滥使它直接滑入“本垒”

 她只觉一阵酥酸,不由嗯了一声!

 他已挥戈不已!

 她合连连!

 醉仙舫上这间“圣房”终于传出青春进行曲啦!

 媚药一发,二人忘情地发着。

 时间便悄悄地流逝着。

 邰千钧由于喝过黑蛇及白蛇所泡之药酒,蛇,何况,此二蛇皆逾百龄,远超过一般之蛇。

 它们如今全被媚药发出来。

 他因而发不已!

 一个半时辰之后,秀娘已汗下如雨!

 哆嗦之中,她飘飘仙!

 身之畅,使她出媚毒!

 她乍见他如此神勇,不由张腿享受着。

 她不由轻抚他的脸!

 她忍不住轻抚他那白皙又结实的肌肤。

 正值她在飘飘仙之际,房门乍启,二位青年已经闪入,她乍见此二人,立即神色一变地推开邰千钧。

 邰千钧却立即又扑来。

 那二人不由一笑!

 秀娘拢拢秀发,便任由邰千钧发

 她沉声道:“道出来意!”

 立见右侧之人抛来木牌,便掏出短匕。

 秀娘却倏地翻掌来一排细针。

 卜卜声中,那二人已被细针上脸。

 二人惨叫一声,立即仆倒。

 立见小秀入内道:“姑娘怎可抗命?”

 “吾自有代,料理二尸!”

 “是!”

 小秀立即离去。

 不久,她已取出二袋装尸。

 她正在忙碌,秀娘倏地出二针。

 闷哼声中,小秀已趴上袋。

 秀娘立即先制住邰千钧。

 她一起身,立觉下体疼、酸、麻、酥不已!

 她上前一并入小秀尸体,便绑妥二个袋口。

 不久,她掀起船板,便放二袋入舱。

 她便身入舱。

 不久,她开启舱窗,便把二袋由窗外沉入湖中。

 倏听刷声,一妇已经扑向她。

 她一旋掌,便出二针。

 卜卜二声,二针已入妇人之双眼。

 妇人刚啊叫,秀娘已拍出一掌。

 叭一声,妇人立即吐血。

 秀娘上前扶尸,便补上一掌。

 然后,她取袋装尸便又沉入湖中。

 她一关妥舱窗,便匆匆返房。

 她一放妥船板,便搂上邰千钧。

 她一解,他便又冲刺不已!

 她却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事已至此,吾必须自保!”

 她便思忖如何进行反扑?

 又过半个多时辰,邰千钧终于哆嗦不已!

 他已被轰得死!

 甘泉倏,她被得呻一声!

 不久,邰千钧乍醒,不由变

 她立即附耳道:“小小龙的人方寸来过!”

 “啊…你!”

 “先别说这些!速入镖局灭邱寅夫妇!”

 “你…你…”

 “明再叙!速进行此事!”

 “你不要紧吧?”

 “放心!奴家会暂避!后自会相晤!”

 “好!珍重!”

 “嗯!”

 邰千钧便匆匆整装。

 不久,他已匆匆下船。

 立见沈念雯来道:“船上似有变?”

 “不错!我须即刻下手!速通知大家!”

 “好!”

 邰千钧便直接掠去。

 劲风吹上他的汗水,不由全身一畅!

 方才之舒畅立即又上心头。

 他欣喜秀娘之“阵前倒戈”

 他知道她如此吩咐必有道理,所以,他直接赶去。

 他一掠近邱记镖局,立见二人闪来拦路。

 他二话不说地劈掌。

 那二人却不知死活地劈掌。

 轰轰二声,二人已被震碎。

 邰千钧一见自己的掌力仍然如此猛,不由一喜!

 立见四人镖及疾扑过来。

 邰干钧立即扬掌连劈二掌。

 轰声便和惨叫声响着。

 四人却已搭上死亡列车。

 立听里面传出女子叱喝道:“六杰上!”

 “是!”

 立见六人腾掠出石墙。

 只见他们各振臂一掷,每人不但掷出一条细绳,绳端更有一匕,匕身更泛着蓝汪汪之光芒。

 邰千钧立即扬掌劈去。

 叭声之中!六匕纷飞却未被震碎。

 六名中年人一振臂,绳身立似江翻动,绳尖之匕更似毒蛇出般迅即又弹向邰千钧。

 邰千钧立即又疾劈双掌。

 叭叭声,六匕再退却仍未被劈碎。

 六名中年人闪过掌力便又振臂御绳匕。

 邰千钧终于确定此六人之绳匕不怕掌力。

 于是,他探剑便疾削而出。

 一阵细响之后,六绳立断。

 六名中年人不由一骇!

 邰千钧便掌剑加地攻向二人。

 轰声之中,那二人已吐血飞去。

 立听:“八豪上!”

 “是!”

 立见八名大汉左手持盾右手持刀掠墙而出,邰千钧置之不理地疾向原先四名中年人劈出二掌。

 轰声立即与惨叫声响。

 四杰当场吐血飞出。

 他们一落地,便吐血搐着。

 邰千钧趁机劈向二人。

 立见那二人举盾扑来。

 砰砰二声,二人立被震退。

 盾未破,人已吐血飞出。

 另外六人不由大骇邰千钧之掌力。

 邰千钧立即以口咬剑疾劈出三记“旋乾转坤”只听一阵轰响,六盾全碎,那六人亦已经粉身碎骨。

 石墙亦被劈塌一大片。

 立见六人镖扑来。

 两翼各又镖扑来。

 邰千钧立即连劈旋乾转坤扑向前方。

 诸镖纷碎,那六人亦碎飞而出!

 两翼之十二人为之大骇!

 邰千钧趁机劈杀向右翼!

 立听厅前传来叱声道:“并掌!”

 那六人便匆匆一起劈事!

 爆声如雷!

 六人立似风扇般旋飞而去!

 另外六人不由大骇!

 厅前之邱寅夫妇为之大骇!

 因为,他们料不到邰千钧之掌力如此猛烈,他们更料不到他在中媚毒狂之后,仍然如此的神勇。

 邱氏沉声道:“先累垮他!”

 “是!”

 邱寅立即仰天连啸三声!

 四周民宅及店内迅即掠出大批人员。

 叱喝声中,五百名华山派弟于已拦下二百余人。

 其余之人一入镖局,邱寅立即喝道:“杀!”

 “是!”

 众人便扑向邰千钧。

 邱氏喝道:“并掌!”

 众人会意地劈掌扑攻!

 邰千钧便提足功力疾劈不已!

 爆声如雷!

 地动石破!

 花木纷飞!

 惨叫连天!

 血纷飞!

 澎湃掌力连冲之下,邰千钧不由左摇右晃,扑近之三四百名高手却已经先后搭上死亡列车!

 邰千钧又劈死八人,便扑向邱寅夫妇。

 立见他们向外一分,便镖不巳!

 邰千钧一抓剑,便扫镖不已!

 叭叭声中,诸镖纷破。

 却见镖中溅出大批细如牛之针。

 邰千钧当场疾退。

 邱寅夫妇便加速镖。

 邰千钧疾剑入地,便连连劈掌。

 诸镖纷碎,细针反向邱寅夫妇。

 邱寅夫妇不由向外闪去。

 邰千钧便疾劈向邱氏。

 邱氏骇得连闪疾劈着。

 邱寅立即镖劈掌。

 邰千钧朝他劈出一掌,便连连劈向邱氏。

 轰一声,邱寅已被震退。

 轰一声,邱氏已厉呼一声!

 叭一声,她似气球爆炸般粉身碎骨!

 立听远方传来一声吼叫;“环儿!”

 邱寅不由大喜!

 他急忙转身掠向厅

 邰千钧立即疾掠猛劈。

 轰一声,厅口立塌!

 邱寅却已掠到屏风前。

 邰千钧疾掠入厅,便再劈一拿。

 轰一声,屏风立碎。

 邱寅却已掠入走道。

 邰千钧便疾追猛劈!

 邱寅则似丧家之犬般狼狈而逃。

 不久,邱寅已匆匆掠近后门,他原本破门而逃,倏见后门一开,二人已经闪出,二支剑亦疾而出。

 卜卜二声,二剑分别入邱寅的口以及间,只见他惨叫一声,立即落地连抖,邰千钧立即刹身。

 此二人正是李康及沈念雯,立见他们一上前,便先各踹上邱寅之双肩,邱寅惨叫一声,便连抖着。

 李康二人一拔剑,便连砍邱寅之四肢。

 邱寅为之惨叫不已!

 李康二人却狠心疾欣向他的腹间。

 仇恨已使他们失去名门大派之风度。

 他们决心要把邱寅粉身碎骨。

 厉啸声中,一名老者已掠入后院。

 邰千钧立即疾劈出一掌。

 “小辈找死!”

 立见他疾劈一掌。

 轰一声,邰千钧倏觉右腕一麻。

 他不由暗骇此人掌力之强。

 此老却被震得连翻三圈,方始掠落墙上。

 他不由注视邰千钧。

 立见六名大汉疾掠而至!

 老者立即喝道:“并掌!杀!”

 “是!”

 那六人立即扑向邰千钧!

 六人更是互并双掌劈出一掌。

 立听李康喝道:“小心六合掌!”

 邰千钧立即提足功力劈出旋乾转坤!

 爆声如雷!

 邰千钧双腕一麻,不由后退二步!

 那六人却吐血飞出。

 老者厉吼一声,便扑向邰千钧。

 立听李康道:“当心!”

 邰千钧立即催功振臂劈去。

 轰一声,二人便各退三步。

 邰千钧首遇强敌,便催功再劈。

 老者却向外劈掌。

 因为,他方才趁隙全力一劈,仍然伤不了此子,他知道自己无法以硬碰硬取胜,他决定先行游战。

 邰千钧连劈六掌,却全部落空。

 立听李康喝道:“使剑!”

 邰千钧立即取剑疾攻。

 寒虹便似蛟龙般翻腾!

 老者只觉泛肤生寒,不由暗骇!

 此老正是门主汤荣,他以门弟子潜伏于邱记镖局,并以镖局作掩护操纵小小龙杀手组织。

 所以,邱寅一直是“俱内公会会长”

 汤荣方才一听邱寅以长啸求救,便率六卫赶到。

 想不到六卫一接战便死。

 想不到他居然也不是此子之对手。

 他便打算先避再攻。

 那知,邰千钧以鲨剑连演乾坤三招又猛攻一阵子之后,他倏劈一掌,当场便劈中汤荣之左腿。

 汤荣骇疼地一叫!

 邰千钧趁机疾劈猛砍!

 轰一声,汤荣已惨叫飞出。

 砰一声,他撞上石墙,当场脑袋开花。

 邰千钧吁口气,便先行收剑。

 李康上前行礼道:“大人武功盖世矣!”

 “不敢当!全部解决啦?”

 “是的!”

 “烦贵派善后!”

 “是!”

 邰千钧便直接返行馆。

 他一入房,便连饮一壶茗。

 他吁口气,不由稍畅!

 于是,他先行沐浴。

 他望着下体之血迹,不由泛笑!

 他不由忆起那种销魂滋味!

 他不由忆起秀娘的体!

 小兄弟迅即又昂举!

 他脸红地收心沐浴。

 浴后,他刚整妥装,立听敲门声道:“禀大人!方才有一名青年送来一函,他请大人即刻拆阅!”

 邰千钧便上前启门。

 军士送过函,立即退去。

 邰千钧一拆函,立见一张字条及一叠纸。

 字条上赫然只有“速杀何标”四字。

 何标?邰千钧不由想起开封府何总捕头。

 他怔了一下,便匆匆阅那叠纸。

 立见它们乃是名册,册中包括姓名、地址以及对方之职业,邰千钧一瞧之下,立即瞧见小孔明面相馆。

 他立即明白这些人便是小小龙之耳目及连络站。

 不久,他瞧见一张纸上只列何标及开封府总捕头一人。

 他详细一瞧,立见:“何标被汤荣以武所制,以毒控制,背绘图,四杰系门弟子。”

 邰千钧为之大骇!

 因为,此事太出人之意外之外,而且皇上及自己皆一直深信他,足见小小龙一直把皇上及他玩于掌心之中。

 他立即匆匆离去。

 不久,他已在镖局会见李康。

 他便率李康入房指示着。

 他更以笔涂掉“小孔明面相馆”之资料。

 “速杀!以免夜长梦多!”

 “是!”

 邰千钧便携何标那份资料离去。

 不久,他已会见知府。

 他详加指示之后,立即离去。

 他便连夜飞掠而去。

 翌上午,他已经进入开封城。

 他便先投宿沐浴行功。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进入开封府。

 不久,他已会见何标。

 “大人嘉惠扬州,佩服!”

 “不敢当!四杰呢?”

 “正在巡牢!”

 “我能有今,全仗你之引见,我该重谢一番!”

 “不敢当!卑职能为朝廷举才,荣幸之至!”

 “各吏若皆似你,天下太平矣!”

 “不敢当!扬州该已更热闹吧!”

 “是的!我正在替贫民搭屋及设店面!”

 “卑职听得真想移居扬州!”

 “客气矣!开封少不了你!”

 “不敢当!卑职只是尽心力而已!”

 “佩服!对了!小小龙近况如何?”

 “仍在蛰伏!”

 “这批人真神秘!”

 “它能维持二十余年,必有其生存之道!”

 “嗯!不过!我相信不胜正,它终会底及幻灭!”

 “大人便是它之克星!”

 “不敢当!盼你多指点!”

 “客气矣!”

 立见四杰入内行礼道:“参见大人!”

 邰千钧微微一笑,倏地疾劈出“旋乾转坤”爆声之中,四杰立即粉身碎骨,墙壁亦随之塌落。

 何标刚变,邰千钧已经扣住他的左肩。

 “大…大人此举何意?”

 邰千钧二掌封住他的左右肩,便撕破他的后衫。

 何标为之变

 邰千钧立见何标的背上刻着“

 步声之中,六名衙役已经奔近。

 立见知府也惊惶而来。

 邰千钧道:“我知道你昔年被汤荣以武所制再以毒控制,你若坦承罪状,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否则,哼!”

 何标道:“邱寅夫妇已死?”

 “不错!汤荣及六卫也死啦!”

 “大人果真高明!”

 于是,他点头道:“罪民认罪!”

 知府不由神色一变!

 “你有何遗言?”

 “内及小犬二人皆未染血,请大人饶过他们!”

 立听“相公!”“爹!”唤声。

 一妇立与一名青年入内下跪于邰千钧身前。

 邰千钧望向知府道:“大人意下如何?”

 “恭请大人圣决!”

 邰千钧望向青年道:“汝恨吾?”

 “不!感激大人助家父及早解!”

 “很好!”

 邰千钧便拍开何标的道沉声道:“你自行了断吧!”

 “谢谢大人!夫人!良儿!葬吾于乡,做个良民吧!”

 “是!”

 何标向知府一礼道:“大人恕罪!”

 知府却只是默默点头。

 何标向邰千钧一跪,便一掌拍向自己的心口。

 他一声闷哼,立即溢血垂头。

 邰千钧向何氏道:“四杰之财物赠汝!”

 “谢谢大人!”

 邰千钧取出三张银票交给知府道:“修缮此厅!”

 “是!谢谢大人!”

 邰千钧吁口气,立即离去。

 一场诡谲风云就此消散!

 邰千钧便直掠向北方。

 黄昏时分,他已面圣详奏消灭小小龙之经过。

 “哈哈!福将!吾朝之福将也!”

 “不敢当!另有一件不幸之事待奏!”

 “准!”

 邰千钧便送上那张纸及道出何标伏罪之经过。

 皇上为之龙颜变

 他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道:“会有此事?”

 “足见小小龙之可怕!”

 “朕多次险遭何标杀害矣!”

 “他不敢!小小龙更不敢!他们也没此必要如此做!”

 皇上呼口气道:“汝又救朕矣!”

 “不敢当!”

 “汝先歇会!今夜陪朕喝几杯!”

 “遵旨!”

 不久,四侍已引导邰千钧住入殿中。

 邰千钧便先行沐浴一番。

 浴后,他便直接行功。

 入夜不久,内侍已引导他入殿。

 立见皇上、玲皇后及云娘公主皆在座,他便一一行礼。

 皇上便吩咐他入座。

 不久,山珍海味及醇酒依序上桌,皇上视邰千钧如子般频频挟入他的碗中及催他进食。

 邰千钧便申谢地进食着。

 半个时辰之后,皇上挥退内侍、宫女及侍卫。

 皇上含笑道:“朕知汝在扬州嘉惠子民,扬州亦更见繁荣,边品酒边叙,让朕作治朝之参考!”

 “不敢当!”

 邰千钧便边饮边依序报告着。

 皇上三人不由听得眉开眼笑。

 邰千钧便又报告消灭小小龙之经过。

 皇上喜道:“神勇!智勇双全矣!”

 “不敢当!全仗多人暗助矣!”

 “若非汝正派,岂能获助呢?”

 “不敢当!”

 皇上问道:“订亲否?”

 “现有一名红粉知己!”

 云娘公主不由望向皇上。

 皇上点头道:“她是名门闺女吧?”

 “一介民女,不过,才貌双全!”

 “可喜可贸!论及婚嫁否?”

 “此番返扬州,便着手此事!”

 玲皇后母女不由一急!

 皇上道:“可喜可贺!朕原本为汝赐婚哩!”

 “惶恐之至!”

 “汝还记得云娘吧?”

 邰千钧望向公主道:“记得!公主更雍客华贵矣!”

 “朕知汝,朕就直言吧!朕决定把云娘赐婚予汝!”

 邰千钧啊叫一声,立即怔住!

 皇上含笑道:“朕早有此意,否则,怎会赐扬州之赋呢?”

 邰千钧忙离席下跪道:“草民惶恐!草民不配!”

 皇上含笑摇头道:“若非汝昔年救驾,朕三人已经不在世上,唯有汝配与朕分享天下,汝别再推诿此事吧!”

 “这…此举恐会损及皇室威信!”

 “哈哈!小小龙及海盗乃吾朝最大之内忧外患,汝消灭他们,朕赐此亲事,足可光耀皇室矣!”

 “既然如此!草民遵旨!”

 “该改口了吧?”

 “这…遵旨!儿臣叩谢父皇!”

 说着,他连叩三个响头。

 皇上不由哈哈一笑!

 玲皇后为之眉开眼笑!

 云娘公主则羞喜地低下头。

 皇上含笑道:“平身!”

 “谢父皇!”

 邰千钧便暗喜地入座。

 皇上含笑道:“订亲及拜堂吉期另择,汝先住宫数!”

 “遵旨!”

 经此一来,二人便叙畅饮着。

 良久之后,方始散席。

 翌上午,云娘公主便陪邰千钧畅游御花园。

 两人已经说妥亲事,便大方地互叙着。

 当天中午,太上皇及二位太后便赐宴。

 席间,太上皇含笑垂询扬州近况。

 邰千钧便一一详奏着。

 太上皇为之称赞不已!

 这一餐,便足足聚一个多时辰。

 膳后,云娘公主便陪邰千钧登楼品茗赏景。

 当天晚上,一批皇族便宴请邰千钧及云娘公主。

 众人七灌八灌之下,邰千钧没醉,众人却全醉倒啦!

 邰千钧便如此逍遥渡

 又过三天,云娘公主在这天上午与邰千钧在御花园亭中品茗时,她突然道:“驸马有否再见过念雯?”

 “沈念雯吗?”

 “正是!”

 “有!她目前在扬州!”

 “她和驸马在一起?”

 “不!不!她和近六百名华山派弟子在扬州经商!”

 “她会经商?”

 “一学就会!”

 “她一定更标致了吧?”

 “我没刻意注意她!”

 公主含笑道:“昔年,吾与她沿途嬉玩,曾提过共事一夫,如今回想起此事,既幼稚又好笑矣!”

 邰千钧却心中连颤!

 因为,他深深体会到沈念雯对他之关心及爱意呀!

 公主这无心之语却已拨动他的心弦!

 他不由忖道:“小孔明说我命中有三,念雯会是第三女吗?”

 不久,他又忖道:“爹昔年辜负念雯之母,我若娶念雯,是否可以弥补此情天憾事呢?我该如何决定呢?”

 “驸马有心事吗?”

 “我…我在想念雯!”

 “想念雯?”

 “是的!我与念雯颇有渊源!”

 他便据实道出父亲反悔之事。

 云娘公主道:“宜由父皇钦定此事!”

 “是的,我不该作此要求!”

 “不!驸马源自孝,该如此做!”

 “谢谢公主!”

 “吾不是量狭之女子!”

 “谢谢公主!”

 “走!见见父皇吧!”

 “谢谢!”

 二人便含笑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经会见皇上及玲皇后,云娘公主立即先附耳向慈母道出邰千钧之心事。

 玲皇后便含笑告诉皇上。

 皇上含笑道:“驸马既然有此孝心,朕欣然赐准!”

 “谢谢父皇!”

 皇上含笑道:“中秋订亲,重拜堂,如何?”

 “遵旨!”

 “拜堂之后,驸马须循例住宫一个月再准离宫,因此,驸马此次返扬州,宜先行安排妥公务!”

 “遵旨!”

 “驸马今就离宫吧!”

 “遵旨!”

 不久,邰千钧已欣然离宫。

 云娘公主喜道:“谢谢父皇赐婚!”

 皇上含笑道:“驸马井非凡人,其仁善,宜柔顺待之!”

 “遵旨!”

 “对另外二女,亦须柔顺,勿仗势惹人反感!”

 “遵旨!”

 “善待下人,勿结怨隙!”

 “遵旨!”

 不久,三人已含笑入内歇息。 m.EDaxS.Com
上章 横扫千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