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横扫千军 下章
第 十 章 御赐扬州展鸿图
  朝阳乍现,金扬已陪邰千钧进入小孔明命相馆中。

 不久,一名老者一入厅,便拱手道:“有劳久侯!”

 “不敢当!请解惑!”

 “帮主命势正顺,理该无惑!”

 “谢谢汝之金口,汝该已知吾之寨已被毁!”

 “旧寨不去,新寨不来,越烧越旺也!”

 “谢谢!吾须恨,请代为安排!”

 老者低声道:“抱歉!吾已在这段期间回绝三宗买卖!”

 “怎么回事?”

 “避风声!”

 “别无紧急联系方式乎?”

 “是的!吾之份量不够矣!”

 “好吧!若连络上!随时赐告!”

 “没问题!喝口茗吧!”

 “请!”

 三人便先行品茗。

 此老便是以面相及卜卦闻名逾三十年之小孔明萧宇,他边品茗边瞥邰千钧,邰千钧则平静的望着他。

 不久,小孔明道:“公子为何留胡?”

 “懒于打扮!”

 “公子人如玉,声如金,目如电,贵庚?”

 “我也不清楚!”

 “公子不愿赐告乎?”

 “不!我曾在内练武数年!”

 “原来如此!公子若剃胡,必可展运!”

 “谢谢!我只盼平安!”

 “知足常乐!不过,公子即使不剃胡,迟早必大发!可喜可贺!”

 “谢谢!”

 “方便展示尊手否?”

 邰千钧便递出左掌。

 小孔明乍见他的掌纹,立即变

 他急忙道;“请示右掌!”

 邰千钧便递上右掌。

 小孔明乍见掌纹,立即神色如土的呼吸一促!

 金扬问道:“怎么回事?”

 小孔明气定神道:“这位公子!他…吾该如何说呢?”

 “直言吧!”

 “帮主之惑可由这位公子代劳,效果必更强!”

 “怎会如此?”

 “这位公子之掌乃是百万中难以寻一之天罗掌,此掌似阎王掌握生杀,这位公子必然已经杀过数千人!”

 金扬二人不由暗佩!

 金扬却故意向道:“何以见得?”

 “掌势已透玄机,天下恶人之气数已尽!”

 “当真?”

 “不错!古册曾记载过天罗掌斩妖除魔事迹!”

 “不会吧!凭他一人,怎能有此威力呢?”

 “天心渺渺,一切皆会安排妥当!”

 “太玄了吧?”

 “二位今后必可证实此事!”

 说着,他已注视邰千钧之双掌。

 不久,他说声道:“令尊已逝?”

 “是的!”

 “公子今生无往不利,唯独必须注意人!”

 “人?”

 金扬问道:“女乎?”

 小孔明摇头道:“不只女,举凡女人,皆须注意!”

 邰千钧不由又记起偷人之母。

 金扬问道:“如何防范呢?”

 “慧剑斩丝,果断而决!”

 “说得具体些吧。”

 “想爱就爱,想恨就恨,切忌拖泥带水!”

 邰千钧会意的轻轻点头。

 小孔明又注视邰千钧的掌纹不久,便含笑道:“公子有三房室,后子女成群,位居三公,富甲天下。”

 金扬哈哈笑道:“好甜的嘴!”

 小孔明笑道:“一年内便可验证!”

 “当真?”

 “嗯!”

 “小石!届时可得好好的请请小孔明喔!”

 邰千钧含笑道:“今即可请!”

 小孔明点头道:“行!老朽就沾沾喜气吧!”

 “哈哈!走!”

 于是,三人便一起离去。

 不久,三人已入酒楼取用酒菜。

 小孔明三杯醇酒一入肚,便含笑道:“公子该早返乡!风云际会,飞黄腾达,事事春风如意也!”

 “谢谢!敬您!”

 “呵呵!干!”

 二人便欣然干杯。

 半个多时辰之后,小孔明打个酒呃道:“有公子出世,吾该歇业矣!”

 金扬道:“不妥吧!吾尚盼汝相助呀。”

 “公子足以助汝!吾已老!吾知足矣!”

 “令孙不接汝之衣钵乎?”

 “蠢才一个,成不了大事矣!”

 “客气矣!”

 “公子!记着!速返乡,对女人要爱恨分明!”

 “好!”

 “来!尽此一杯,吾矣!”

 说着,他立即干杯。

 金扬干杯之后,便吩咐小二送茗。

 不久,三人已在品茗,小孔明向金扬道:“帮主目前之所作所为,既正确又宏远,前途未可限量!”

 “谢谢!只怕树大招风哩!”

 “放心!行善必获天佑!”

 “谢谢!”

 “帮主何不修桥铺路,利己又利人?”

 “行!吾明即雇人进行此事。”

 “呵呵!这才是堂堂正正的大男人呀!”

 二人不由哈哈一笑!三人又叙良久,邰千钧方始结帐。

 不久,他们已送小孔明返馆。

 小孔明倏地低声道:“蛇是小龙吧!”

 邰千钧不由一怔!

 金扬点头道:“是的!”

 “小小龙该是什么?”

 “这…”

 小孔明呵呵一笑,便直接入内。

 金扬不由搔发苦思。

 邰千钧也默忖着。

 不久,二人已转身离去。

 当天下午,金扬入银庄一趟,便返车行会见邰千钧。

 立见他递出一个信封及一只戒指低声道:“内有二十张存单,此戒乃印章,妥加保管,勿示知外人!”

 邰千钧立见戒上刻着邰千钧三字。

 他一取出存单,立见存款人已改成邰千钧。

 “大哥!我受之有愧呀!”

 “言重矣!吾二人已均分不义之财,汝返乡吧!”

 “这…大哥信小孔明?”

 “不错!他未曾胡言过,汝返乡吧!”

 “好!我会再来找大哥!”

 “。”

 说走就走,邰千钧不久便搭车离去。

 他便在沿途换车,出而行,落而歇。

 他一直想着小孔明所说的话!

 他一直思考“小龙既是蛇,小小龙又是什么”呢?

 这天下午,扬州城门已经在望,他倏地觉得一阵近乡情怯,他不由自主的记起母偷人之情景。

 他为之皱眉!

 他甩甩头,便想起亡父之死状!

 入城之后,他付过车资,便像路人询问坟场。

 他一听有三处坟场,便决定先前往靠近家中之坟场。

 于是,他申谢离去。

 他一到坟场,便由下向上的寻找着。

 黄昏时分,他终于在杂草堆中拔草瞧见“先夫邰公百扬之墓”!

 他更瞧见左下方刻着“未亡人徐美娘泣立”

 泣立?他不由火大!

 他更恨自己未在碑上立名。

 他一见杂草遮盖全墓,不由更怒!

 于是,他匆匆的离去。

 首先,他买一个新碑,镰刀、纸钱以及祭品。

 然后,他返父之坟前。

 他挥镰如飞的除草。

 他更取土补坟。

 然后,他利用月以指力在碑上刻字。

 不久,碑上已现“显考邰公百扬之墓”及“不孝子千钧泣立”

 他立即拔下原碑再按妥新碑。

 他更一掌把原碑震碎。

 然后,他设妥祭品焚香跪拜!

 他不由溢泪!

 不久,他趴地轻泣!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他一想起母之偷人以及父之受和死状,他不由为父而哭泣。

 良久之后,他方始焚化纸钱。

 大批纸钱使他顺便焚烧杂草。

 良久之后,他方始取用祭品。

 膳后,他便默坐在坟前。

 他企盼多陪父一阵子。

 又过良久,他方始行功。

 天亮之后,他方始离去。

 他默默的走过大街小巷,当他又走过清风庄时,正好看见邱寅出来,接着,其母陪笑出来。

 他不由一阵心疼!

 立见邱寅道:“勿忘今晚之事!”

 “放心啦!”

 邱寅便含笑上车。

 马车一启行,庄门方始关妥。

 邰千钧真想一掌劈死这对狗男女。

 他硬忍下这口气,便行向远处。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在观音山顶之凉亭沉思着。

 当天晚上,他便潜入清风庄后院,不久,他已听见语,他便握拳抑怒缓缓的朝前行去。

 不久,他已由窗瞧见其母正在一名壮汉身上动,壮汉立双手着她的双道:“妙!妙透啦!”

 “轻点!别破嘛!”

 “会吗?”

 “嗯!该汝啦!”

 “行!”

 她便趴在他的身上。

 他一翻身,便冲刺不已!

 “喔!够劲!再重些!”

 “行!”

 “妙!妙呀!”

 她便不已!

 战鼓为之大响!

 邰千钧气得青筋连跳着!

 他想不到其母已滥至人尽可夫!

 他真想入房宰人。

 可是,他不愿背逆上之罪!

 于是,他退到墙角隐在一簇海棠后。

 他打算宰夫!

 房中又吵良久,方始安静下。

 邰千钧便提功以待!

 那知,壮汉却已搂美人儿呼呼大睡。

 邰千钧又候良久,便重返窗旁。

 他立见榻上二人已互搂而眠。

 他为之更怒!

 他口气,便退到远方沉思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离去。

 翌一大早,他便到清风庄附近等候。

 足足又过一个多时辰,壮汉方始出门。

 邰千钧便遥跟下去。

 不久,壮汉已雇车离去。

 邰千钧便从容跟去。

 马车出城十余里之后,壮汉便下车入林,邰千钧不由暗喜道:“很好!汝自己挑的好风水!可别怪我太狠!”

 他便入林跟去。

 那知,入林不久,便见二名大汉由前方树后闪出。

 壮汉便上前低语着。

 邰千钧虽然凝功,却仍听不出内容。

 不久,一名大汉已掠向林外。

 壮汉便率另一大汉掠向林中深处。

 邰千钧便默默跟去。

 不久,他已跟着他们掠上山道。

 他又跟一个多时辰,立见此二人在树荫下歇息,于是,他直接掠去以及劈去,那二人立即扬掌劈来。

 轰轰二声,二人已吐血飞出!

 砰砰二声,二人己撞断那株树。

 二人惨叫一声,便弹落地面。

 邰千钧扬掌又劈,二人已在坑内粉身碎骨。

 邰千钧便恨恨的离去。

 当天晚上,他便潜入清风庄中。

 不久,他已瞧见其母哼歌在清点银票。

 他不由又一阵心疼!

 他不其母以身敛财!

 不久,他决定取走这些财物。

 于是,他默默等候着。

 良久之后,徐美娘才把银票埋入地下。

 她愉快的返房歇息。

 邰千钧一入房,便挖出那盒银票。

 他不客气的携走它们。

 他刚走三步,便又止步。

 不久,他入房引火焚上寝具。

 火势一扬,他便匆匆离去。

 不久,徐美娘已和三婢尖叫求救着。

 左邻右舍却置之不理着。

 邰千钧目睹此景,不由大喜!

 他便直接掠向城外。

 此时的徐美娘可谓急怒攻心,因为,火源起自她埋财之处,偏偏没人前来协助,她们根本灭不了火呀!

 夜风一助威,火势便加速蔓延。

 四女被得连退!

 徐美娘急中生智,便派一婢赴镖局求援。

 当镖局人员赶到时,三进房舍已成火海。

 他们只能朝四周冲水灭火。

 不久,邱寅一到场,便询问原因。

 徐美娘便含泪叙述着。

 邱寅劝慰不久,便送她住入另一庄院。

 翌上午,徐美娘便返庄挖宝。

 却见那盒银票已逝。

 她险些昏倒!

 她不甘心的又挖附近地面。

 她挖得一身汗又污衫裙,仍然一无所获,良久之后,她方始垂头丧气的含泪返回庄中。

 隐在远方之邰千钧却瞧得大

 当天下午,邱寅一入庄徐美娘便哭诉财物已失。

 邱寅便赏她一叠银票。

 他又劝一阵子,方始离去。

 他一返家,其便召他入书房道:“李庆挂啦!”

 “当真?”

 “碎尸于千风谷中!”

 “可有线索?”

 “对手只有一人,却掌力劲猛!”

 “怎会发生此事?”

 “此事与清风在之无名大火,必有关连!”

 “美娘毫不知情!”

 “她可能被盯上啦!”

 “这…怎会如此?”

 “暂勿接近她!”

 “好!”

 “暂停一切行动!包括正在进行之行动!”

 “好!”

 不久,邱寅一离房,便召入外管事应杰指示着。

 良久之后,应杰方始离去。

 午后时分,邰千钧默坐于父坟前忖道:“由碑上所刻年月推断,我当时九岁,我今年该已经十八岁啦!”

 他不由吁口气。

 良久之后,他方始入城。

 途中,倏见金扬,他不由欣然行去。

 金扬却先折入左街中。

 不久,二人停在街中央,金扬便低声道:“官方到太湖找汝,此函要紧,汝先行拆阅吧!”说着,他已取出一函。

 邰千钧立即拆封出一纸。

 立见纸上工整的指示他到扬州见盐吏方良。

 他便把函交给金扬。

 金扬阅后,便含笑递函道:“先办理此事吧!”

 “好!大哥住何处?”

 “吾刚入城!”

 “大哥到观音山上凉亭等我吧!”

 “好!”

 二人便分道扬镳。

 邰千钧一到盐署,便递函见方良。

 不久,九位官吏一起快步出来。

 为首之吏更作揖道:“卑职方良参见大人!”

 “大人认错人了吧?”

 “公子姓邰,大名千钧吧?”

 “是呀!不过,我没做官呀!”

 “公子灭过海盗吧?”

 “是的!”

 “请入内再叙!请!”

 九吏立即侧身肃客。

 邰千钧只好纳闷的入内。

 不久,他不但被上首座,方良更亲自斟茗道:“大人先品茗!卑职入内取一份公文!”

 “请!”

 方良便快步入内。

 不久,方良已呈上一件公文。

 邰千钧一拆阅,立见皇上因为他灭海盗而赐他在扬州监督售盐,皇上另赐一座行馆及扬州之赋。

 赋?邰千钧不由心中一颤!

 他一收妥公文,九吏便起身申贺。

 “谢谢!请坐!”

 “是!”

 九吏便依序入座。

 邰千钧问道:“赐行馆及赋是怎么回事?”

 方良答道:“禀大人!右侧之行馆乃大人之住处!扬州之各种赋收自本月起皆归大人所有,各吏皆已知此事!”

 “原来如此!赋收有几种?”

 “涵盖各行各业,以盐赋为最大宗!”

 “多久收一次?”

 “每年收一次,不过,为裕支用,各行各业收赋皆雷同,大人每月皆有赋收,下月初一,便是盐赋收入期!”

 “仍向盐商收赋乎?”

 “不!皇上已指示由官方售盐,卑职九人及另外九人负责此事,原先之盐吏皆已经在三前调离此地!”

 “为何要官方售盐?”

 “可减少盐商之剥削,盐价已跌一倍!”

 “差这么多呀?”

 “是的!皇上英明,嘉惠无数百姓矣!”

 “既由官方售盐,别再收盐赋吧!”

 “此事须由皇上钦准!”

 “上折!”

 “是!”

 “此事若获准,再降盐价!”

 “是!大人仁心爱民,佩服!”

 “不敢当!盼大家凭良心行事!”

 “是!大人要不要先瞧瞧行馆!”

 “好!你作陪即可!”

 “是!”

 邰千钧便跟着方良进八右侧之行馆。

 立见里面不但厅房甚多,而且设备豪华,更有军士夜守护,邰千钧不由暗暗感激皇上所赐。

 于是,他放妥行李,便直接离去。

 他一上观音山,便入亭会见金扬。

 他便道出皇上之赐。

 金扬含笑道:“小孔明果真神准也!”

 “此事真出乎我的意料,我准备免盐赋再降盐价!”

 “有此必要!”

 “那些存单可在此支用吗?”

 “没问题!通行天下!”

 “好!我打算回馈扬州!”

 “有必要先广结善缘!”

 “我过些时再赴太湖吧!”

 “不急!先稳妥此地,勿让朝廷失望!”

 “好!”

 “吾不耽误汝之时间,走吧!”

 “好!”

 二人便一并下山及沿途低语着。

 邰千钧一返行馆,便先召入方良道:“我明夜在此地宴请大家,请通知所有的官吏到场。”

 “是!各吏该先贺大人呀!”

 “我不喜欢此套,请通知大家吧!”

 “是!”

 “共有多少官吏?”

 “二十二人!”

 “好!”

 “大人可吩咐馆内下人备宴!”

 “谢谢!”

 不久,方良已行礼离去。

 邰千钧便先赴银庄存妥取自其母之八百余万两银票,然后,他兑换妥一批大、中、小钞银票及红包袋。

 他一返行馆,便先封红包。

 接着,他召入所有的下人以及军士。

 他吩咐他们先自我介绍姓名及工作。

 他再逐一赏红包。

 他只勉励一句话:“凭良心做事!”

 然后,他吩咐明夜备妥三桌酒菜。

 不久,下人们已行礼离去。

 他便里里外外逐房的瞧着。

 不久,他已瞧见一份名册,他一对照之下,立知今所见的下人以及军士皆已到齐,他便详阅名册上之人资。

 翌黄昏时分,诸吏由方良率领入行馆,邰千钧一见他们各携一份礼,他立即道:“膳后自行携回礼!”

 众吏不由一阵睑红。

 邰千钧便请诸吏入座。

 方良便呈上一份名册及逐一介绍着。

 邰千钧道:“每人自我简介及报告工作!”

 “是!”

 方良便率先报告。

 各吏便逐一报告着。

 邰千钧点头道:“各位皆是新任吧?”

 “是的!”

 “好!一切从新来过!新人新气象!自本月起,各位每月领多少皇禄,我另赠各位一份皇禄!”

 诸吏不由一阵惊喜!

 邰千钧又道:“此福利包括衙内所有的人员,请代为转告!”

 “是!谢谢大人!”

 邰千钧道:“我希望大家凭良心行事,勿送礼!勿受礼!更不准受贿,否则,我一定会严厉处分!”

 “是!”

 “我希望大家别一直坐在衙中,多出去看看各地民疾,听听民苦,尤其盐吏更要确实做到这一点。”

 “是!”

 “明起,雇工修桥铺路,范围包括本城内外以及售盐之沿途,一切费用由我支付,大家全力以赴!”

 “是!”

 “我另赠各位三万两白银,切勿受贿!”

 “是!”

 邰千钧便逐一发放红包。

 诸吏纷纷申谢着。

 然后,他便率众入厅用膳。

 席间,他逐一敬酒及道出对方之姓,各吏不由又佩又惊!

 这一餐进行半个多时辰!方始散席。

 翌上午,邰千钧便巡视府衙及三大县衙。

 他不但交给各吏一百万两银票,更吩咐各吏造妥名册以及每人每月之皇禄,他更指示加速动工。

 翌起,二万余名工人便在城内外忙碌着。

 邰千钧领妥银票,便送入四衙中。

 他更返盐署补送本月份之皇禄。

 当天下午,所有的军士、衙役以及下人便领到此份意外之礼,众人一听往后每月可多领一份皇禄,不由大喜!

 人人纷纷歌颂着。

 邰千钧三字为之脍炙人口!

 这天下午,邱寅夫妇一走近邰百扬和坟,邱氏便低声道:“错不了!瞧瞧坟上之刻字,好功力!”

 邱寅上前一瞧,不由变

 邱氏道:“清风庄必被他所焚!”

 “嗯!怎么办?”

 “让她去见他!”

 “好!他会不会对吾下手?”

 “不会!他若下手,汝早就没命。”

 “嗯!”

 二人立即离去。

 翌上午,邰千钧刚步出行馆,徐美娘便惊喜的唤句:“钧儿!”以及伸出双臂的快步行来。

 邰千钧不由心中一震!

 因为,他料不到她如此快又敢来见他。

 他便止步道:“汝是谁?”

 “钧儿!吾是汝娘呀!”

 “家母已死!”

 徐美娘啊叫一声,立即呆若木

 邰千钧一闪身,已掠出六十余丈远。

 徐美娘唤句“钧儿!”立即溢泪。

 立见二名妇人面行来朝她冷冷一哼!

 徐美娘羞得低下头。

 不久,她已默默离去。

 邰千钧沿途瞧过铺路情形,方始前往瘦西湖。

 瘦西湖景秀丽,加上沿岸之院及风月场所长达十余里,它因而成为天下男人心目中之乐园。

 它的名便与八大胡同、秦淮河畔、夫子庙齐名。

 如今虽是大白天,井非营业时间,仍有大批游客在观光,邰千钧由头看到尾,再折往小金山。

 沿途之柳林使他的心神一畅!

 半个时辰之后,他已望着楼。

 楼建自隋朝,如今已褪不少,邰千钧瞧过石碑上记载之后,他便决定重新整修楼。

 于是,他返府衙指示着。

 知府便建议请师傅详加修复。

 邰千钧立即同意及指示速办。

 接着,他率方良跟着一批挑夫离城。

 因为,他知道亡父生前曾经到处消灭过盐盗,他怀着感恩之心,跟着车夫们前进及招待他们食宿。

 沿途之中,果见不少工人在修桥铺路。

 他更沿途向百姓询问盐价。

 百姓们纷纷向他叩谢着。

 十天之后,他方始返回行馆,却见徐美娘低头站在行馆前,手中拿着一件已经破旧之童衣

 “钧儿!汝当真不认娘啦?”

 邰千钧便默默注视她。

 “钧儿!娘求求汝唤一声娘,一声就好!”

 “砰!”一声,她居然屈膝下跪。

 邰千钧一闪身,便闪入行馆。

 徐美娘不由趴地大哭着。

 她自从上回认子被拒之后,她便天天食不知味以及住不安稳,她便天天来行馆前等候着。

 她如今又碰壁,不由趴地大哭!

 路人不齿的瞪眼而过。

 二名军士也视若无睹。

 入夜之后,她方始离去。

 邰千钧却一直回想小孔明之话:“对女人,爱憎分明!”

 这天上午,方良送上帐册以及银票,邰千钧阅后,不由变道:“每年之盐赋便有三千余万两白银呀!”

 “是的!”

 “上折了吧?”

 “已上近月,皇上该已钦示,近可接文。”

 “很好!”

 “禀大人!一年才收三千余万两盐赋,并不多也!因为,至少有上千万人一年到头皆在食用盐呀!”

 “若以此赋降价,能降多少?”

 “几文钱而已!”

 邰千钧不由沉默。

 “禀大人!您每月之额外负担,为数不少,加上修桥铺路也支用不少,您就别为盐赋有所牵挂吧!”

 “谢谢!”

 “何况,此地若免盐碱,别处怎么办?”

 “好吧!昨有人提及清运河!有此必要吗?”

 “有!若按前例,每三年必须清河一次,今年是第三年,不过,浚河之工程及费用甚巨,请大人三思!”

 “无妨!动工吧!”

 “是!请先核阅前案!”

 “好!”

 不久,邰千钧已入内翻阅案卷。

 良久之后,他一见上回支付八百余万两浚河,他不由安心!

 他便吩咐方良即刻动工。

 大批工人刚赚完修桥铺路工资,便又有这个大好机会,每人在欣喜之余,更加的歌颂邰千钧。

 这夜,明月当空,徐美娘一身素衫裙来到邰百扬墓前,她一下跪,便叩头道:“相公!妾对不起汝!”

 她不由放声大哭着!

 她两度受拒之后,她只要一上街,便被人指指点点的冷嘲热讽,更有人劝她早点了断以免拖累儿子。

 她因而天天躲在庄中。

 加上邱寅一直没来见她,更没送来安家费用,三名婢女更在三天前不告而别,她快崩溃啦!

 她默思三天之后,便下定决心!

 她在老公坟前大哭一阵子之后,突然取出一匕。

 她叩头道:“相公!妾来啦!”

 卜一声,利匕已刺上心口。

 又是二声卜卜,她已朝心口猛刺二匕。

 然后,她以指沾血在地上写出“百死不足赎罪”六字。

 她凄然一笑,便合眼仆倒。

 不久,她已结束的一生。

 不久,邱寅夫妇已掠落现场,邱式平静的道:“瞧瞧他的下一步,再决定因应措施!汝可别再拈花惹草!”

 “是!”

 二人便转身离去。

 翌上午,一名牧童乍见此尸,便入衙报讯。

 不出一个时辰,邰千钧已掠落现场。

 他朝尸体及血字一瞧,不由全身一震!

 他唤句娘,立即下跪。

 立见徐美娘的脸七孔溢血!

 众人不由骇退!

 邰千钧咽声道:“娘,恕孩儿不孝!”

 血迹倏止!

 邰千钧又叩过头,便取巾为母拭血。

 立见方良上前道:“禀大人!请为太夫人入殓!”

 “谢谢!”

 众人一阵忙碌之后,徐美娘已长眠棺中。

 邰千钧便抚棺返行馆设立灵堂。

 “人死为大”“人死不记恨”扬州各界人士便天天前来上香致哀,邰千钧一直默默的答礼。

 七后,这天上午,华山派掌门人陈谦率二百名弟子及沈念雯一入灵堂,他们便列队下跪上香。

 太千钧立即下跪答谢。

 良久之后,陈谦上前道:“请大人节哀!”

 “谢谢掌门人!”

 沈念雯上前道:“请节哀!”

 “谢谢!”

 不久,众人已经离去。

 邰千钧却心一阵! m.EdAXs.COM
上章 横扫千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