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横扫千军 下章
第 五 章 阴阳果报屡应验
  入夜不久,徐美娘便上榻歇息。

 因为,她昨夜放之后,童颜在大之下,天未亮,他便霸王硬上弓的破关而入以及连连冲刺。

 别看他又瘦又小,却耐力十足。

 他一直发近一个时辰,方始下马。

 她为之全身皆酸。

 所以,她如今打算好好歇息一番。

 不久,她已经入眠。

 那知,不到半个时辰,童颜已经震断窗栓入房。

 他一见美人睡图,便又火大。

 他迅即剥光全身。

 不久,他一补上她,便霸王硬上弓。

 她乍醒便啊叫道:“不行啦!”

 他立即制上她的麻及哑

 他迅即把她剥光。

 他顺利的大军入境。

 不久,一涌,他便拍开她的道。

 个性又烈又傲的她不甘心的闭眼及一动也不动。

 童颜不信的连连冲刺发她发,那知,她却以指甲掐腿,一直似死鱼般一动也不动。

 童颜却连冲不已!

 终于,他已送出甘泉。

 她却一直未合及未睁眼。

 不久,童颜已整装离去。

 她恨恨的下榻净身着。

 她暗暗怨艾着。

 她决定明向老公告状。

 天亮不久,邱寅便入庄。

 徐美娘立即一把鼻涕又一把眼泪的哭诉着。

 邱寅便抱她入房哄着。

 不久,他把一条珍珠项链系上粉颈。

 她为之化涕为笑。

 因为,她久盼能有一条珍珠项链呀!

 其父并非没钱供她戴珍珠项链,他因为贪污,不愿意太张扬,所以,她一直在盼望能戴珍珠项链。

 她原本希望邰百扬送她一条珍珠项链,那知,他在新婚之夜便受致命之创,家境因而败落。

 所以,她如今大喜。

 他又哄一阵子,方始道:“忘了此事吧!若非汝太人,他也不会如此做。”

 “人家被他顶得又红又肿哩!”

 “吾会和他算这笔帐,歇息吧!”

 “嗯!谢谢!”

 说着,她已自行送上一记热吻。

 他又体一阵子,方始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进入另一庄中,他直接进入一房,立见童颜瞪眼道:“她该已经回心转意了吧?”

 邱寅道:“童兄有够猛,她那话儿已红肿。”

 “哈哈!她确是尤物。”

 “让她歇一阵子吧!俟童兄办妥那件事,她会陪童兄三夜。”

 “当真?”

 “小弟何时说过谎?”

 “哈哈!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好!吾待会便启程。”

 “祝童兄马到成功。”

 “哈哈!不成问题啦!”

 邱寅便含笑离去。

 不久,童颜果真拎包袱离去。

 不久,他已搭车离城。

 * * *

 “清明时节雨纷纷”上午时分,潼关城内外细雨纷飞,众人一见碍不了扫墓,纷纷扶老携幼的携出祭品。

 城外的三个坟场因而渐增人影。

 不久,李秀率媳及孙女携祭品来到老公以及儿子之坟前,二妇乍见此二坟,不约而同的心头一酸。

 倏见沉厚道坟前地面出一篷土,一只手乍现,一把软剑立即直,而且疾速的绕圈疾扫了一圈。

 李秀惨叫一声,那双小脚立被削断。

 沈念雯不由骇时道:“!”

 李秀道句速走,身于已仆向地面。

 她更把祭品砸向那只手。

 倏见泥土再,另外一只手乍现,立即涌出掌力。

 李秀惨叫一声,便吐血飞出。

 曹翠娘拉起爱女,便掠向远方。

 泥土大溅,一名黑衣劲装蒙面人已经掠出,别看他一身染泥又瘦小,身子却似流星般疾掠向曹翠娘母女。

 曹翠娘急逃命,奈因其女轻功较弱,她又舍不得弃女于不顾,如今乍见来人迫近,不由大急。

 情急之下,她立即喝道:“走!”

 说着,她已振臂甩出爱女。

 沈念雯不由激动滥泪。

 值此危急之刻,其母之举已证明其母爱她呀!

 她却由于练武而暗骂严母哩!

 她顺势翻身卸劲,便掠落坡下。

 她一回头,立见其母正以祭品砸向对方。

 对方一挥掌,祭品便倒飞向其母。

 她为之暗急。

 曹翠娘却立即翻腕出腕上之银环。

 她趁机便掠向坡下。

 那知,蒙面人只是身子一顿,便抬手接住银环。

 他再次掠出,迅又近曹翠娘。

 叱喝声中,附近扫墓之三名华山派弟子已拔剑扑来。

 蒙面人却置之不理的原势振剑刺近曹翠娘之背心。

 劲气咻咻,曹翠娘只好沉劲降身及侧翻而去。

 刷一声,蒙面人之剑已刺空。

 却见他疾弹出手中之银环。

 叭一声,银环立即中曹翠娘之小腹。

 只听她啊叫一声,便全身一震的落下。

 砰一声,她的背部近部位已撞上一个墓碑上沿,剧疼之下,她忍不住惨叫一声及弹落而下。

 她便沿坡翻滚而下。

 她为之惨叫不已。

 因为,她方才被银环中小腹,正好上“气海”她的一身功力便在全身一震之中全部化为乌有。

 她方才撞上墓碑,身子亦化成两截。

 她如今翻滚而下,便疼不可支。

 所以,她惨叫不已。

 沈念雯见状,急呼句娘,立即扑身掠来。

 立见三名华山派弟子已合攻蒙面人。

 蒙面人之剑立似毒蛇般诡异一闪。

 一名华山派弟子立被刺死。

 另外二人之腕立即见血。

 二人手中之剑立即坠地。

 不过,他们仍以左掌劈攻向蒙面人。

 叱喝声中,华山派掌门人李源已率子、女、婿自祖坟前匆匆掠来,另有八名弟子亦仗剑疾掠而来。

 蒙面人见状,便撤身掠向左前方。

 他便沿途踏坟飞掠而去。

 李源不甘心的率先追去。

 他一向以轻功自豪,所以,他全力追去。不久,蒙面人折身掠向山上,他便提足功力全力掠去。

 那知,他追过莲花峰时,对方已腾空掠下后峰。

 他知道峰下石如笋,他不敢冒险。

 他紧急刹车的向下望去。

 他企盼能听见惨叫声。不久,他失望啦!

 他便恨恨的离去。

 他一返坟场,正好看见其子女抬着老妹之尸,其更拿着老妹之一双断脚,他不由悲怒加。

 他忍不住吼句:“秀妹!”

 他的那双虎目立即溢泪。

 手足之疼,他岂能不伤心呢?

 立见其道:“翠娘瘫啦!”

 “什么?瘫啦?”

 “嗯!功力全失,下半身全无知觉。”

 “人呢?”

 “正送往山上急救中。”

 “吾去瞧瞧!”

 说着,他已匆匆离去。

 他一口气赶返华山派,立见沈念雯来下跪道:“舅爷爷,求求您一定要救娘一命,求求您!”

 说着,她已边哭边叩头。

 “快起来!吾进去瞧瞧!”

 “谢谢!”

 李源便匆匆入内。

 他一入房,立见二位帅妹摇头一叹。

 榻上之曹翠娘则咬牙连抖着。

 李源问道:“怎样?”

 陈谦摇头道:“神仙也难救,她失去功力于先,又撞断脊背加上滚坡而下,下身注定要终身瘫痪矣!”

 立听曹翠娘尖叫道:“不要!吾不要!”

 李源上前劝道:“休激动!吾瞧瞧!”

 曹翠娘立即紧咬双

 泪水不争气的如泉溢出。

 李源便仔细按视着。

 良久之后,他沉声道:“冷静!雯儿少不了汝!”

 立见曹翠娘反掌拍向自己的“天灵

 李源喝句不可,立即扣腕。

 他便先行制昏她。

 然后,他亲手上药着。

 他尚未搞定此事,其女已经入内。

 他立即道:“瘫定啦!她方才自行了断,吾暂时制昏她,莲儿,汝与汝妹轮守夜及安慰她。”

 “是!”

 李源向其道:“劝劝雯儿!”

 “好!”

 李源摇头一叹,立即出房。

 不久,他亲手替老妹着双脚。

 他忍不住又掉泪。

 他更为未来发愁。

 因为,此案足证小小龙尚未死心。

 因为,他至今想不起自己或家人会与小小龙或者任何人结下这种血海深仇,对方一直不肯干休。

 他有防不胜防之感。

 良久之后,他才妥双脚。

 其立率媳前来净尸。

 午后时分,李秀方始入殓。

 李源不由抚棺溢泪。

 * * *

 窗外夜雨哗啦不止,窗内却叫不止,徐美娘正似妇般合邱寅,而且连连的叫助兴着。

 邱寅果真大乐。

 他便横冲直撞的发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哆嗦的“送礼”

 他喔叫的连连叫好。

 她助兴的旋不已。

 “喔!妙!妙呀!”

 她哆嗦不已!

 他叫好连连!

 她又摇一阵子,方始畅然收兵。

 “喔!好!好人儿,可人儿!”

 “人家不错吧!”

 “确实不错,难怪童颜忘不了汝!”

 她立即嗔道:“休提他!”

 “可是,他此番替吾办妥一件大事,他希望汝能够陪他快活三,汝就再帮吾一次吧!”

 她立即摇头不语。

 他一下马,便抚道:“再帮一次,下不为例!”

 “您上回已答允过人家嘛!”

 “委屈些,他是吾之一大助手呀?”

 “不要嘛!”

 “帮帮忙!真的下不为例,吾必有重赏。”

 “人家究竟是野花还是您之人呢?”

 “宝贝!您当然是吾之心肝宝贝,可是,吾之生意若垮台,咱们便无法天长地久快活啦!”

 “这…”

 “再帮一次忙吧!”

 “他当真对您如此重要?”

 “不错!”

 “下不为例喔!”

 “行!吾先谢啦!”

 “讨厌!”

 他立即温存着。

 不久,他便又给她一叠银票。

 她白他一眼,便陪他入内沐浴。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返榻歇息。

 没多久,他已呼呼大睡。

 她望着那三张一万两银票,不由含笑忖道:“捞吧!反正吾也不会少块,何况,那家伙的。”

 她不由足一笑。

 她收妥银票,便合眼进入梦乡。

 翌夜,邱寅送童颜入房,便藉词离去,童颜便取出一个锦盒笑哈哈的递出道:“请笑纳!”

 “无功不受禄!”

 “汝待会便可立功啦!”

 “讨厌!”

 她一启盖便美目一亮。

 因为,盒中放着一个绿澄澄的玉镯,她对玉颇内行,她一瞧便知道此玉乃是上品中之上品。

 “喜欢吧?”

 “嗯!谢谢!”

 说着,她放盒于几上便送上热吻。

 他已亢奋的吻着。

 他脚的剥光她。

 不久,二人已在榻上搏战。

 重赏之下,果然便有勇妞,她便热情合。

 童颜乐得横冲直撞着。

 房中为之热闹纷纷。

 不久,她助兴的叫着。

 他不由畅然冲刺着。

 往,他舒畅的连抖。

 雪立即连摇着。

 他怪叫不已。

 他哆嗦不已。

 终于,他由一条龙变成一条虫。

 他乐得茫酥酥。

 他大方的给她一大叠银票。

 不久,他已呼呼大睡。

 她一清点妥银票,不由心跳如鼓。

 因为,她又添十张一万两银票啦!

 她为之眉开眼笑。

 翌,她不但留他在庄,更陪他快活二次。

 又过一,她更陪他快活三次。

 他乐得又赞她一叠银票。

 天亮之后,他已畅然离去。

 她愉快的收妥银票。

 * * *

 五月一上午,华山派内人滚滚,不过,人皆肃立着,因为,李秀将于今长眠于其父及老公之坟旁。

 其母哀伤逾恒,早已昏过三次啦!

 家家之后,便是公祭,人群便一批批的到灵前上香、奠酒、献果、献花,然后默默的退出灵堂。

 哀伤之气息使沈念雯哭得涕泪加。

 她既为伤心,更为其母伤心。

 因为,其母不但已经下半身瘫痪,下半身肌亦逐萎缩,她甚至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排物。

 沈念雯每天至少要替母净身六次。

 曹翠娘却动辄责骂她。

 她体会娘之心情,便一直忍着。

 如今,她越想越难受,因而放声大哭。

 此时,曹翠娘似死人般僵躺在房中之榻上,她瞪着双眼望着天花板,她已经对未来充绝望。

 她不知已经想起邰百扬几百次?

 她昔日制残邰百扬,料不到自己如今更狼狈,她不知自我检讨,她一直陪咒邰百扬之变心。

 她认为若非邰百扬变心,局面必会改观。

 所以,她天天气得咬牙切齿。

 所以,她动辄叱骂女儿。

 如今,她茫然的瞪着。

 一道瘦小人影却自窗外闪入。

 立见此人是一位相貌普通之中年妇人,她一身素服又发素花,十足是一付前来致哀之模样。

 她一见到榻上之女,便微微一笑。

 她一到榻前,便制哑曹翠娘。

 曹翠娘不由目泛骇

 立见妇人附耳道:“滋味不错吧?吾叫童颜,吾上回侍候汝,吾今天要让汝早,汝不会反对吧?”

 曹翠娘不由抖着双臂。

 “想还手?做梦!”

 说着,他已制上麻

 他的右手拉开她的襟口,便道:“的,可惜却即将化为乌有,汝想知道这场恩怨否?”

 她不由双目一转。

 “很好!汝父叫曹傲天,他是位大盗,他昔年曾经侮辱过邱寅,所以,只要与汝有关之人,皆必须死。”

 她不由双眼连转。

 “嘿嘿!汝先走一步,吾会劫汝女出去先快活一番,然后!把她一丝不挂的钉在潼关城墙,妙吧?”

 她不由眼角溢泪。

 “哭吧!听说汝强哩!何必伤心呢?”

 说着,他突然卸下她的下裳。

 不久,他抚她的问道:“真扫兴,缩成这付模样。不过,它仍可派上用场,汝好好的品尝吧!”

 说着,他已自怀中取出一瓶及一个小纸包。

 “嘿嘿!此纸包着糖粉,此瓶装着蚂蚁,好玩吧?”

 说着,他正倒粉入区中。

 然后,他启瓶把一百余只蚂蚁倒入区。

 蚁群一沾上糖粉,便连连咬食。

 她为之剧着。

 他把瓶口区口,便按上她的右脉。

 不久,她嘿嘿笑道:“脉象旺哩!吾必须小心下手,以便让汝多尝些滋味,便入地府会见汝父。”

 说着,他便并指戳上她的“膻中

 立见她一震,嘴角迅速溢血。

 他便又含笑切脉。

 不久,他又轻戳上她的“膻中

 立见她又溢出二口鲜血。

 “很好!汝尚有半个时辰可以好好享受。”

 说着,他便含笑离去。

 她一跃出窗,便混入人群。

 曹翠娘被蚁群咬得冷汗直,偏偏众人皆正在忙碌,其女更是哭得涕泪加,她只盼速死。

 又过盏茶时间,她全身出冷,鲜血连连溢出。

 她倏见邰百扬瞪着她,她不由大骇!

 下体之疼更使她冷汗直

 她昔年一念之差而种下今之报应也!

 此时,童颜正跟着华山派中之妇人们一并进入灵堂,众人立即哭嚎的趴地再连连的叩头着。

 童颜却趁机一掌劈向李源。

 事出突然,站在一旁的李源立即吐血倒地。

 童颜一出掌便转身腾掠而上。

 惊呼声便和叱喝声响着。

 童颜一回身,便腾空掠上石墙。

 一批飞镖迅即追过去。

 他朝墙头一踏,便打算掠向远处。

 他不由嘿嘿一笑。

 却见墙外滑上一股掌力,只听砰一声,他的跨间立即挨上一掌,只见他惨叫一声,“蛋黄”立破。

 他便似断线风筝般飞坠而下。

 诸镖纷纷上他。

 他惨叫一声,立即坠下。

 立见一名华山派弟子扬剑一刺,便刺入他的心口。

 他呃叫一声,立即结束罪恶的一生。

 不久,他已被卸掉假发及面具。

 立听:“啊!鬼影子!”

 “啊!果真是童颜!”

 正在众人惊呼声中,方才劈伤童颜之人已经掠近山下,立见他毫不停顿的掠下山再疾掠向远方。

 不久,他已消失不见。

 李源却在此时咽下最后一口气。

 悲上加悲,现场立即哭成一团。

 华山派弟子愤怒的上前劈碎童颜。

 曹翠娘在茫茫中倏听这阵惨叫及哭声,她不由全身一颤,她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立见泪水连溢。

 她死得不甘之至也!

 果报既快又严厉也! m.EDaXs.Com
上章 横扫千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