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横扫千军 下章
第 二 章 美女为何成荡妇
  徐美娘越来越秀丽。

 她每夜返家时亦不再扳起脸孔。

 她偶尔更在睡中发出轻笑。

 她已不喜欢邰百扬以指及舌侍候她。

 邰百扬明知她有异,却不愿追问,因为,他已经衰弱似风中残烛,他自知已经活不了多久。

 他专心调教爱子。

 他之子邰千钧如今已经九岁,看上去却已似十二岁,因为,邰千钧的内外功皆已经奠妥基础。

 经由邰百扬之每严格调练七年余,邰千钧已经习全内功、掌、指、剑、轻功、暗器等武功。

 他唯一的弱点在于火候而已。

 心力瘁的邰百扬如今已整咳嗽。

 他的痰中所含之血,已一次比一次多。

 他知道自己差不多啦!

 这天上午,徐美娘离去半个多时辰之后,邰百扬一见爱子练过剑招,便召爱子进入房中。

 他一入座,便连连咳嗽。

 邰千钧便关心的轻拍他的口及背部。

 不久,他一顺过气,便道:“牢记吾今所述之事。”

 “是!”

 “吾自幼是个弃婴,蒙一对夫妇自潼关拾回华山朝阳峰百松谷抚育长大,记住潼关朝阳峰百松谷。”

 “是!潼关朝阳峰百松谷。”

 他嗯了一声,便又咳嗽。

 不久,他又道:“此人姓曹,名傲天,骄傲之傲,苍天之天。”

 “曹傲天!”

 “嗯!曹傲天养吾又授吾武功,其在生下一女时,血崩而死,综身未再娶,其女名叫曹翠娘。”

 “曹翠娘!”

 “嗯!曹翠娘小吾一岁,却是精明能干,其父在吾十五岁时,便定下吾与她之终身大事。”

 “啊!”

 “吾沐恩不便拒绝此亲事,其实,吾不喜欢曹翠娘之骄蛮以及自以为是,可是,吾不便道出。

 曹傲天昔年曾被仇家所伤,他在吾十九岁那年宿伤复发,他便把剩下之功力灌入吾之体中。

 吾与曹翠娘办妥丧事后、吾便借口历练而离开她,吾沿途行侠仗义,终于在扬州定居。”

 说着,他便又一阵咳嗽。

 邰千钧拍不久,邰百扬倏地吐血。

 邰千钧不由大骇。

 “休骇!听吾说!”

 他便道出在船上杀二十名劫匪以后之一连串侠行。

 他更道出自己与徐美娘成亲之事。

 他更直言曹翠娘制他之经过。

 邰千钧不由变

 邰百扬不由连咳。

 良久之后,他方始又道:“吾今道出这些事,盼汝后勿恨汝娘,更勿恨曹翠娘,明白否?”

 “明白!”

 “万一曹翠娘后找上汝。除非有性命之危,不准还手。”

 “是!”

 “若有机会,替吾回报她。”

 “是!”

 “另有一事,邱家虽然对吾人有恩,吾一直觉得邱家异常,汝勿过度相信他们,以免遭波及。”

 “是!”

 “人心现实,自立自强!”

 “是!”

 “复诵吾方寸说过之地名及人名。”

 “是!”

 邰千钧便逐一复诵着。

 “很好!下去练剑。”

 “孩儿请个大夫来看爹吧!”

 “免!下去吧!”

 “是!”

 邰千钧便行礼离去。

 邰百扬了却此心事,反而心头一畅。

 不久,他挣扎的坐在镜前削发剃胡。

 然后,他洗净全身。

 他边咳边吐血的整理仪容。

 接着,他穿上干净的内外衣衫。

 他又系妥头?便穿上靴袜。

 然后,他挣扎的上榻躺妥。

 他边咳边以巾拭血。

 午前时分,倏听一名路人道:“这种鬼天气,够热的!”

 “休心浮气躁,六月六断肠时呀!”

 “啊!今天是六月六呀?”

 “是呀!”

 “难怪会有如此多的香客。”

 “是呀!”

 邰百扬喃喃噫语道:“六月六断肠时…”

 他倏地忆起往事。

 百味俱陈,他不由连咳。

 他手中之巾为之染红。

 午时一到,他呃一声,便双足一蹬。

 他一偏头,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他徐徐闭上双眼。

 他抱憾离开人间啦!

 可借,一位江湖俊彦因为不知感恩图报,竟在二十九岁英年早逝,尚携走世人之不哩!

 邰千钧又练剑半个多时辰,他收剑入内用膳。

 他一身大汗的一入房,立见父亲躺在榻上。

 他怔了一下,便离房。

 他倏觉有异,立即上前细瞧。

 他终见父已死。

 他不由趴尸大哭。

 不久,哭声已引来邻居。

 二人入房一瞧,不由摇头。

 其中一人立劝邰千钧赴镖局报母。

 他一想有理,立即离去。

 他凭着幼时印象便疾掠而去。

 沿途之香客见状,不由纷避。

 不久,他一到镖局,便向门房表示见母。

 门房立即表示其母在清风庄。

 他便询问清风庄之位置。

 门房便详加指点。

 他申过谢,便匆匆掠去。

 不久,他一到清风庄前,立见庄门紧锁,他立即敲门道:“娘,我是钧儿,爹死啦!娘!爹死啦!”

 徐美娘此时正与邱寅在畅玩“莲花坐台”她乍听此言,不由变,邱寅正在,便沉声道:“勿理!”

 她只好摇顶着。

 邰千钧又敲又叫不久,便自行掠入。

 不久,他已循声在敞开的窗外目睹这幕活宫,他不敢相信的张口一啊!他怔立着。

 徐美娘忙道:“汝先返家!”

 他喊句:“汝不是人!”立即离去。

 徐美娘怔住啦!

 邱寅为之索然。

 他一下马,便入内沐浴。

 她匆匆穿上衫裙,便直接出房。

 她匆匆赶返家中,却不见爱子。

 她入房一瞧,果见邰百扬已死。

 她便边唤钧儿边前往寻找着。

 立见邻居上前道:“令郎未返家。”

 她便又匆匆离去。

 邻居不由疑道:“瞧她一身汗又鬓发散,难道…”

 他稍忖,立忆她的双颊红霞未褪。

 他不由啊道:“她偷汉子!”

 他不由神色一变的匆匆返家。

 邰千钧怎会没有返家呢?

 原来,他方才怒极离窗之后,便匆匆掠出清风庄,他立见一名中年人一挪闪,便在地面接住他。

 而且立即扣肩及拍上他的“黑甜

 他刚骇立被制昏。

 中年人微微一笑,立即掠去。

 只见他一掠起,便迅即掠落于五十丈外。

 刹那间,他已经消失。

 原来,邰千钧急于报丧,便沿途施展轻功,中年人乍见如此少年便有如此不俗轻功,不由爱才。

 他便沿途跟踪着。

 他一制昏邰千钧,便连掠而去。

 不久,他已雇车离城。

 他不但吩咐车夫赶路,而且在三十余里外的镇甸中下车。

 不久,他已进入林中。

 他沿林上山,便掠于山道中。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方始又入官道拦车。

 他便吩咐车夫赶路。

 入夜之后,他便下车入村买妥干粮。

 不久,他另雇一车赶路而去。

 且说徐美娘在城内找一个多时辰之后,不由急出泪来。

 不久,邱记镖局的外管事应杰已经拦住她。

 她便请他协寻儿子。

 他便返镖局报告。

 邱寅便派六十三人协寻邰千钧。

 黄昏时分,众人纷纷回来缴白卷。

 徐美娘经过这段期间之冷静,她便买棺返家为邰百扬入殓,当她抱尸入棺时,倏见邰百扬七孔溢血不止。

 她为之大骇!

 她便匆匆盖棺及入钉。

 她心虚的又心恋爱子,不由彻底失眠。

 翌上午,邱寅夫妇一起前来探视。

 不到半个时辰,便有十二人前来协助设立灵堂。

 接着,三名道士前来诵经。

 邰百扬的后事因而办得有模有样。

 邱记镖局的人便天天在城内外找邰千钧。

 头七之后,邰百扬已被送到坟场入土为安。

 徐美娘便正式住入邱府。

 她与仆妇们共处着。

 不过,她每天必返家探视一、两次。

 因为,她企盼爱子能够在家等候她。

 她为之消瘦。

 她一时无心陪邱寅快活。

 邱寅一来事忙,二来知道她的心情,便暂勿动她。

 且说那名中年人沿途换车赶三三夜之后,这天下午,他终于挟着邰千钧沿庐山山道掠去。

 细雨纷飞,山下之暑气立消。

 不久,中年人已停在一个八角木亭中。

 他把邰千钧朝桌上一放,便泛出笑容。

 他忍不住又由头摸到脚。

 他已在沿途车上六度摸遍邰千钧的全身骨骼,他迄今仍然惊喜自己会遇上如此资优之少年。

 所以,他如今仍摸个不停。

 良久之后,倏听一声轻咳,他才收手望向亭外。

 立见一名中年人行来道:“大哥何来此子?”

 “扬州之宝也!”

 他便略述经过。

 此人姓梁,单名天,另一人便是他的胞弟梁地,别看他们其貌不扬,却是江湖道上有名的“桐柏双梁”

 他们忽正忽,全凭心情好坏行事。

 他们因而得罪不少人,所以,他们一直小心隐匿行踪。

 只听梁地道:“再探探怪吧!”

 “行!”

 梁天挟起邰千钧便与梁地掠去。

 不久,他们已折入右山脊。

 他们又掠纵半个时辰之后,便停在崖前。

 梁地向下一探,便跃向崖下。

 叭一声,他已站在一株老松上。

 此株松自坚硬的山壁上长出,它的主干逾人臂,松针并不多,不过,它长得甚为结实。

 梁地一跨步,便跃入松左之口。

 不久,梁天也掠落松上。

 他亦直接入

 此似葫芦般在中央窄得梁天二人必须侧身而过,里面却是一个宽敞之室,可惜,内空无一物。

 梁地向左一指,便轻拍向石壁。

 他使沿途以脚踩地面。

 梁天放下邰千钧,便如法炮制的向右查去。

 外已被夜笼罩,梁天及梁地不但敲踹过每寸留地,而且彼此互换位置详察一遍,可惜,仍无所获。

 梁天吁口气道:“咱们太过敏了吧?”

 梁地却道:“不!庐山神君晚年在庐山归隐,咱们已搜遍庐山,唯独此最突出,奇宝必在此地。”

 梁天苦笑道:“咱们已找过三次哩!”

 “明再找。”

 “行!先歇会吧!”

 说着,他取下背上之包袱,便取出二包卤味。

 梁地亦自行取出一包卤味。

 二人便各自取用着。

 不久,梁地望向上方道:“难得有月。”

 “嗯!此能透月,建筑得真妙!”

 “是呀!吾因而认定奇宝必在此地。”

 “据闻庐山神君把毕生武功华留在一枚制钱中,它若当真藏于此地,咱们可能必须改变寻找方式。”

 “挖乎?”

 “吾有同感!”

 “据闻庐山神君精通奇门遁甲机关之学,咱们在挖土之时,误融机关埋伏,反而会受害,必须小心!”

 “有理!”

 “咦!什么味道?”

 梁天笑道:“这娃儿又啦!吾在途中一直制昏他,为维持他的体力,吾多次喂水及灵丹,他已过三次啦!”

 “汝可真有耐。”

 “难得遇奇才呀!”

 “吾可不打算传徒!”

 梁天笑道:“咱们这项武功失传不得也!”

 “随汝吧!”

 倏听一阵轧轧细声,二人不由一阵惊喜。

 立见邰千钧所躺之地面右沿在轧声之中凹下,一阵清香立即弥漫。

 梁天二人不约而同的凑前一瞧。

 立见凹下处乃是一个一尺见方,约有二尺深之方坑,坑中有一寸余深之水,水中有一朵球状之红果。

 果旁有一块石,石上刻着:“童津现宝;

 福者得之。”

 石上另放着一个比一般制钱大上一倍之制钱。

 二人不约而同的探臂抓向制钱。

 叭一声,二掌未近制钱,已先互碰一下。

 梁天瞪道:“长者为先!”

 梁地沉声道:“见者有份!”

 “汝坚持此念?”

 “不错!”

 “制钱归吾,灵果归汝!”

 “不!吾要制钱。”

 “当真?”

 “不错!”

 二人的脸上立现煞气。

 不久,梁天沉声逍:“先分高低吧!”

 “行!胜者可先择一。”

 “行!”

 “来吧!”

 “出去较量,以免损坏此二宝。”

 “行!”

 于是,二人便一起起身。

 立见梁天道:“汝先出去,途中不许搞鬼。”

 “行!”

 梁地便大步离

 不久,二人已经先后出

 二人又叙不久,梁天便先踏松向上掠去。

 不久,梁地暗扣二丸,便踏松向上掠去。

 他刚近崖沿,梁天倏现身及左右开弓的掷出二丸,梁地立即掷上二丸以及闭气向外翻身而去。

 倏觉一昏,他立即道:“乌蛇丹?”

 却见梁天也栽仆而下道:“金蛟丸?”

 “不错!汝够!”

 “彼…此…”

 二人便互劈向对方。

 砰砰二声,二人各挨一掌。

 血箭乍,二人已吐血加速坠下。

 不久,梁天已撞上一块凸石脑袋开花而坠。

 没多久,梁地也撞上另块凸石脑袋开花而坠。

 这对宝贝兄弟为夺宝,居然不顾手足之情互相残杀,上天如果瞧见此景,必然也会闭眼一叹。

 此二具尸体一坠下,便在荒谷中捧得粉身碎骨。

 这便是他们一生任行事之报应也。

 邰千钧完全不知情的仍然昏睡在中。

 梁天并未胡盖,他在赶路途中,的确每天喂水及灵丹供邰百扬维持体力,因为,梁天已经视他为宝。

 他便似童年般吃即拉屎

 大约又过半,梁天所制之黑甜,便自行解开。

 卤味余香及灵果清香,立即醒邰千钧。

 时值天亮,朝阳由顶端小圆孔入,邰千钧刚坐起,他立即望见池中之物,他不由为之一怔!

 他立即发现自己置身于陌生又奇怪之地方。

 他自从出生以来,只进出于邱记镖局以及木屋中,他何曾见过山,他更未曾瞧过池中之物。

 他不由望向池中。

 不久,他怔道:“童津?什么意思?什么是宝?红果吗?这枚东西(指制钱)吗?我怎会在此地呢?”

 他不由好奇的拿起那枚制线。

 他迄今未曾接触过财物,他只觉得它好看的,他如今凑近一瞧,立见上面刻着“嵌壁入室”四字。

 却听砰一声,右壁上自行掉落一块拳大之凸石。

 他循声一瞧之下,不由好奇的瞧着壁上。

 他立即发现原先凸石处,凹了一小块,该小块中央却刻着一个制钱形状之图案,他不由望向手中之制钱。

 “咦?形状及大小皆相似哩!嵌壁入室?是不是要将制钱嵌在那个地方呢?入室是什么意思吗?”

 他心动之下,立即行去。

 不久,他已把制钱放上凹处。

 嘿!丝毫不差哩!

 他刚怔!倏听轧轧声音,他不由一怔!

 他正在找声音之来源,倏觉脚前之壁顶上自己之膝,他向下一瞧,立见壁间已自行滚出一块石。

 此子之定力颇强,他便跃向右方。

 立见此石继续向外滚去。

 接着,另一块石也跟出。

 而且似母带小般,先后滚出六块石。

 邰千钧不由暗暗道奇。

 他又侯不久,由于未再看见大石滚出,他不由趴地望向壁中,他立即看见一条微斜之通道。

 他恍悟七石必然沿斜道滚出。

 可是,他不明白第一块石如何出来的。

 他迅即想起此事可能与他把制钱放入壁有关,于是,他起身望向仍然嵌在壁上之制钱。

 他又瞧不久,便望向七石。

 立见它们散落在石室中。

 他不由又想起斜道。

 好奇之下,他便沿口爬入。

 不久,他爬过斜道顶端,便见前方有亮光以及一条斜下之通道,他忍不住好奇的朝前爬去。

 不久,他已爬入另一室中。

 此与方才之差不多大小,不过,他立即看见一堆奇怪的骨头,他井不知它们便是人死腐化之骷髅。

 腐味立使他皱眉。

 不过,他立即望见那堆怪物之壁上刻着:“庐山神君卢开泰升天处”

 邰千钧怔道:“升天?此物原是一个叫庐山神君卢开泰之人呀?人死之后,原来变成这样子呀?”

 他忍不住进入室。

 他立即看见壁上刻很多的字。

 他更看见两侧壁上各挖一个凹处,二颗拳头大小的圆珠放在凹处,难怪室内会如此的明亮。

 他便望向那些刻字。

 不久,他便笑容面。

 立见那些刻字道:“吾南昌卢开泰也!吾家世代经营陶瓷品。七岁那年,遭劫匪袭家杀人劫财,吾幸逢一位道长搭救。

 道长圣号法天,他除恶助吾复仇及葬妥亲人之后,便率吾返昆仑山授技,十五年后,吾已有大成。

 道长兵解后,吾返中原行侠仗义,一晃便过半甲子。吾因打遍天下无敌手,吾便决定归隐。

 唯恐一身所学失传,吾留口诀于此壁。

 唯恐世人不知此处,吾多次在庐山现身。

 吾更刻意散出制钱之说。

 有缘入此之人,盼先悟练吾之内功心法,再食外池中之乾坤果行功,俾充份收此果之效。

 吾技虽然只有乾坤三招,却甚难练,有缘习此技者,宜耐心在此勤练数年,勿丢吾之颜面也!

 前池中之水乃聚集庐山华而成,一滴足可止饥三,切勿牛饮,以免糟蹋灵物及无法止饥练招。

 吾招可用于掌剑,切勿仗以为恶,否则,必遭天谴,勿怪吾未事先言明,切记!切记!”

 邰千钧道:“太神奇啦!”

 他便连瞧三遍。

 然后,他瞧右壁上之乾坤大法。

 他已有内外功根基,他边瞧边想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忍不住喃喃自语道:“够神妙!难怪他能天下无敌。”

 于是,他便到左壁前瞧乾坤三招。

 他越看越喜,忍不住练习。

 却见他的双脚互绊,立即仆倒。

 他不由一阵脸红。

 他立悟此三招果真不易修练。

 于是,他决定先练乾坤大法。

 倏觉一阵饥饿,他便爬向外。

 不久,他已吃着梁天的另外二包卤味。

 他不由思忖为何有此三包卤味及二个包袱?

 不久,他忆及自己匆匆掠出清风庄,便被一名陌生中年人接住以及制昏,他不知自己是否被对方接来此地?

 他不由边忖边好奇。

 于是,他向外行去。

 不久,他已在口向外望。

 他立即骇得缩入中。

 因为,顶端高不可及,下方却不见底,前方更是空旷,他知道自己已经置身于高山之中。

 他立即返回中。

 他不由望着那池水及红果。

 良久之后,他方始爬入内

 他便盘坐在右壁前思忖乾坤大法口诀。

 他还每勤悟口诀。

 他如觉口渴或饥饿,便到外喝一小口池水,他每喝一小口水,果真至少可以维持二至三

 十天之后,他正式修练乾坤大法。

 三个月余之后,他才练会此心法。

 于是,他返外捧出红果。

 却见果下似香菇般附有一梗,他便一并出。

 他轻轻一咬,立即皮破汁

 他轻轻一,立觉一阵涩味。

 他一咽下它,立觉喉中一凉。

 “疑者不信,信者不疑”他相信庐山神君不会骗他或害他,所以,他一口口的把红果汁入腹中。

 不久,红果及梗已成干扁。

 他便把它们送入口中嚼着。

 不久,他已咽下它们。

 他立觉腹中似装冰水般冷。

 他便按乾坤大法行功。

 半天之后,他的全身百脉皆注冰冷。

 他明知有异,却深信不疑的行功着。

 他一直又行功三天三夜,体温方始转暧。

 由于未觉饥渴,他便继续行功着。

 十天之后,他已似坐在蒸笼般全身热乎乎,他不但汗下如雨,全身更似抹遍胭脂般红。

 他由冷转热,不由更具信心。

 于是,他继续行功着。

 又过七,他的体温逐渐正常。

 接着,他似沐春风般舒畅。

 他又行功三天之后,倏地连打三记响

 他的全身为之轻松。

 他说不出的欣喜。

 他便继续行功着。

 他似翅般轻盈飞翔。

 他说不出的轻盈舒畅。

 他只好不停的行功。

 他要探探自己会再有什么不同的感受。

 足足又过十天,他挨不住饥饿的收功喝水。

 他一起身,便觉全身是劲。

 于是,他到右侧演练家传招式。

 他一出招,便轻疾有劲。

 他一旋身便连演三招。

 他惊喜的收招道:“我成功啦!”

 因为,他一直突破不了之招式已经刃而解。

 他确定乾坤大法之神妙。

 他确定红果之威。

 于是,他入内开始修练乾坤三招。

 不久,他便又连连自行绊足仆倒。

 他明白自己踩步不合标准。

 于是,他逐式的试探以及修正着。

 他便全心全意的修练乾坤三招。

 此时的徐美娘正失望的离家。

 她在这段期间不但天天返木屋,更在半个月前改每天返木屋两次,她企盼能够瞧见爱子。

 可是,她天天失望着。

 爱子撞见她偷人时之神情以及他之责骂,一比一清晰,它们一比一具威力刺着她的心房。

 她为之天天默默工作着。

 她毫无找男人快活之望。

 她只盼能见爱子一面。

 即使爱子再骂她一次,她也甘愿接受。

 因为,她终于发现自己深爱着这个唯一的儿子。

 途中,她遥见清风庄,不由心儿又疼。

 她便打算匆匆行过清风庄。

 不久,倏见庄门一启,邱寅探头一招手,便又入内。

 她不由全身大震。

 她的心儿又疼。

 她多么不愿意进入清风庄呀!

 可是,她不敢拒绝。

 因为,她久处邱记镖局,她知道邱寅是一位令人畏慑之人,镖局内之所有人员皆不敢违抗他。

 何况,他待她不错呀!

 他虽然视她如工具,他按月给她钱,而且,她自己也需要利用他来发呀!

 所以,地立即入内及关上大门。

 不久,她一入房,立见他已一丝不挂。

 纸窗不但已关妥,更放下窗帘。

 她便低头剥光自己。

 不久,她强作笑颜上榻。

 邱寅抚道:“仍找不到人。”

 “嗯!会不会发生意外啦?”

 “不可能!若生意外,早已传开矣!”

 “可是,一个小孩子能到何处呢?”

 “他或许一时气头上,出去透透气,他必会返家。”

 “他会不会在外受歹人之害吗?”

 他便轻抚桃源胜地道:“不可能,他长得俊秀又福寿双全,他不会遇害,他一定会回来的。”

 说着,食指已溜入区活动着。

 她的念头一转,便不敢扫兴。

 于是,她扭动着体。

 她更以双撕磨他的膛。

 扬州第一美人果真媚力无穷,他迅即火冒万丈。

 他翻身上马,便直入区。

 她喔了一声,便合着。

 你来我往,好不热闹也!

 房中为之热闹纷纷。

 良久之后,他足的下马。

 他轻抚右道:“放心!吾会托人到外地找人。”

 “谢谢!”

 “后天下午再来此地吧!”

 说着,他取衣掏出一叠银票放入她的手中。

 她道过谢,便入枕下。

 不久,她已陪他入内鸳鸯浴。 M.eDAxS.com
上章 横扫千军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