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横扫千军 下章
第 一 章 人心不古怨叹多
  “笑,世人跟着你笑;

 哭,世人看着你哭。”

 世态炎凉,人心现实的要命,你如果得意,大家纷纷巴结你,跟着你,企盼能够获得提拔或捞些好处。

 你如果衰尾,世人视你如瘟神,对你避之犹恐不及哩!

 邰百扬对此句话感受最刻骨铭心。

 他们寒天饮冰般把人间之冷暖点滴在心头。

 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先聊聊邰百扬之遭遇吧!

 丁辛年六月六午后时分,大地热似火炉,连扬州运河之水面也烘烤得水气连冒,人人皆呼热得“快皮啦!”

 “六月六断肠时”原已够令人嘀咕,今天又热得令人晕头转向,不少人干脆泡水消暑。

 此时,距离扬州三十余里之运河河面上,正有一条客船行驶着,船客在舱内也热,一到船面更被大照得发昏。

 不由有人嘀咕“鬼天气”

 话音方落,倏听一阵“不准动!”喝声。

 立见十名游客取匕各抵上一名游客之眼,游客刚惊呼,那十人已探怀搜出游客之财物。

 接着,他们以匕把向游客后脑一敲。

 十名游客立即应声倒落船面。

 其余的游客不由骇呼再奔入舱中。

 却见舱中也传来“不准动!”喝声。

 接着,便有游客被劫财及敲昏。

 舱中之其余游客骇得纷纷逃向船面。

 二位游客便在舱梯上推挤着。

 二十名劫客便狞笑着在船面及船中拉人搜刮财物及敲昏,船家骇得不敢吭声,船夫也骇立于舱底。

 倏听一声朗喝道:“住手!”

 一扇舱门乍开,一名蓝衫青年已经出现。

 “蓝帅、红美、黑高尚”这位青年原本相貌俊逸,配上一身蓝衣,更添加一股帅气。

 立见二名劫客狞笑去。

 右侧之劫客更笑道:“是非皆因强出头,小子,汝家大人没有把此句话之意思告诉汝乎?”

 青年朗声道:“吾只记得鸟为食亡及人为财死。”

 “臭小子,汝会耍嘴皮哩!”

 左侧劫客沉声道:“休浪费时间,作掉他。”

 “行!”

 二人便挥匕扑去。

 蓝衣青年向右一闪后,便以左掌扣住一名劫客之右腕,只见他的右掌朝劫客“曲地”一按便拍按对方之匕。

 卜一声,匕已刺入劫客之心口。

 劫客啊叫一声,不敢相信的低头望向心口。

 呃一声,他已咽下最后一口气。

 另一劫客,立即挥匕刺来。

 蓝衫青年一推出尸体,尸体之背部已换一匕。

 另一劫客不由一慌。

 蓝衫青年向外一闪,便踏前捣出一拳。

 砰一声,拳中对方之心口,立见对方血而倒。

 蓝衫青年立即闪到另一劫客前出拳。

 砰一声,另一劫客便吐血而倒。

 立见二名劫客扬匕扑来。

 蓝衫青年出掌如风及捣拳如电,只听砰砰二声及二声惨叫,那二名劫客便吐血倒地。

 另外五名劫客便怒吼的一起扑来。

 船面之十名劫客乍听同伴之惨叫,便怒吼的推开船客及冲向舱中,沿途立即一阵惊呼以及混乱。

 蓝衫青年却掌拳加的扣捣着。

 不久,二名劫客已被利匕刺心而亡。

 另外三名劫客则挨拳吐血而倒。

 十名凶神恶煞般劫匪竟似纸人般挨宰。

 立见另外三名劫客率先扑向蓝衫青年,却见蓝衫青年以左脚“金独立”的侧身连踹右脚。

 惨叫声中,三名劫客已按着间飞出。

 血迹立即裆。

 蛋黄乍破,三人已经疼昏。

 他们乍撞上舱壁,便脑袋开花而亡。

 另外七名劫客不由骇怒加。

 其中一人喝道:“汝是谁?”

 “邰百扬。”

 “无名小子竟敢架梁?上!”

 七人便扬匕一起扑去。

 邰百扬倏并双掌,便振臂一劈。

 劈空掌力乍扬,七人便吐血飞出。

 邰百扬一上前,便抬脚纷踹。

 砰砰声中,七名劫客已吐血而死。

 他的俊颜煞气倏逝。

 他便上前按住昏倒船客之伤处。

 不久,舱中之昏倒船客纷醒。

 他便含笑行向舱口。

 船客们不但纷纷让道,而且皆陪笑点头。

 他便含笑沿梯而上。

 不久,他已救醒船上之昏倒船客们。

 众人纷纷上前行礼致敬。

 被救醒之船客纷纷上前申谢。

 邰百扬含笑道:“免礼,速寻各人之财物吧!”

 “是!”

 他们便入舱到尸旁搜认财物。

 不久,每人皆已欣然取回财物。

 他们纷纷向邰百扬申谢及献银。

 邰百扬便含笑婉拒。

 众人便包围着这位英雄猛拍马

 船家却发愁的望着尸体。

 他正在思忖如何向官方待此事哩!

 良久之后,他硬着头皮向大家请教此事。

 立见一名中年人拍脯道:“吾负责!”

 船夫喜道:“有高员外出面,天下大平矣!”

 “哈哈!小事一件!”

 此人正是扬州盐商高平,他立即召来六人及船家指示着。

 船家七人不由所得连连点头。

 不久,高平召来四十名遇劫之船客指点着。

 四十名船客皆欣然同意入衙作证。

 于是,众人取布包妥二十具尸体。

 此事一搞定,众人便松口气。

 高平便向邰百扬低语着。

 邰百扬听得含笑连连点头。

 所以,当船一泊妥,众人便抬尸下船。

 高平更先上岸雇车。

 不出半个时辰,高平已与邰百扬搭车率走船家、四十名船客以及二十具尸体,立见另外一百余名船客也雇车追去。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进入府衙。

 高平便先向师爷报告着。

 师爷一瞥尸体,便含笑点头。

 不久,他已请知府升堂。

 高平便先行扼要叙述经过。

 知府便先派忤工验尸。

 知府逐一向船家、邰百扬及四十名船客问供。

 黄昏时分,知府立即结案。

 邰百扬不但杀人无罪,更获赏三百两白银。

 邰百扬便以“惊”名义邀宴众人。

 众人因而欣的享用酒菜。

 膳后,高平便邀邰百扬住入高府。

 翌起,四十名遇劫之船客一批批的宴谢邰百扬,他们的亲人一一作陪,邰百扬因而名头响亮。

 十后,他利用夜晚独闯一处赌场,他擒下所有的赌场人员,却故意让大部份的赌客落跑。

 然后,他向府衙报案。

 知府因而平空捡到一项功绩。

 他便在翌夜由高员外作陪的宴谢邰百扬。

 三人相见恨晚,不由享用酒菜。

 从此,邰百扬每在高府,他天天上街打抱不平的铲恶,他更一家家的消灭赌场,再交给府衙善后。

 他因而倍受扬州人之敬爱。

 高府更视他如守护神。

 知府更百般依赖他。

 不到半年,扬州的治安大为改善。

 这天下午,知府邀他入衙,立见另一吏在场。

 经由知府之介绍,邰百扬知道此吏是盐吏徐忠朝。

 双方一阵寒喧之后,便欣然品茗。

 不久,徐忠朝请邰百扬协助消灭盐盗。

 当时,盐价高昂,盐盗如,官方动用大批人力又付出惨重的代价,却一直无法彻底铲除盐盗。

 所以,徐忠朝决定借重邰百扬。

 邰百扬便阿沙力的答允。

 二吏为之大喜。

 二吏连连申谢。

 接着,三人密商着。

 三后,邰百扬扮成挑夫与二百名挑夫挑盐出城。

 第二天下午,他们便在山道遇上三百余名盐盗。

 乔扮挑夫之军士们纷纷战。

 邰百扬亦拔剑一马当先的进攻。

 只见他剑光霍霍,剑尖却似青竹丝之吻或毒蝎之尾般纷纷准确又迅速的刺入盐盗之心口。

 不出半个时辰,这批盐盗已全被刺死。

 现场却只有十名军士负伤哩!

 事后,徐忠朝不但在府中设宴,还召出他的二子一女及其,邰百扬乍见其女,便似突然被“电”到般一痴。

 徐女却羞赧低头。

 徐忠朝夫妇不由含笑互视一眼。

 那一餐,邰百扬吃得拘束之至。

 翌,他便向高员外探听徐女。

 高员外便表示徐女才貌双全,乃扬州人公认之第一美女。

 他便允居中作媒。

 邰百扬不由脸红。

 翌起,邰百扬热心的乔扮挑夫到处宰盐盗。

 不到四个月,他已和军士们消灭四千余名盐盗。

 盐盗为之绝迹。

 徐忠朝因而受朝廷嘉勉,赐金及升官。

 从此,徐府几乎成为邰百扬之厨房般任由他天天自由进出。

 许忠朝之女徐美娘亦奉双亲之意与他交往。

 花前月下,留下二人无数之身影。

 海誓山盟使二人更加的亲近。

 翌年六月六午时,邰百扬与徐美娘在冠盖云集祝福声中,圆完成拜堂,他顿成扬州新贵。

 当天中午,席开千桌,盛况空前。

 邰百扬不由喝得摇摇醉。

 当天晚上,他在房内会见徐美娘。

 她羞赧一笑,便入内室更衣。

 他打个酒呃,便匆匆宽衣解带。

 不久,他已把自己剥成原始人。

 徐美娘换上新袍一入房,立被他的“丑”状得脸红。

 他趁着酒兴,便上前搂吻她。

 七拉八扯之下,他已把她剥光。

 他终于瞧见久盼之体。

 他为之火冒万丈。

 不久,二人已上榻。

 他翻身上马,便大军长驱直入。

 破瓜之疼立使她一颤。

 他却趁着酒意快乐的出航。

 良久之后,她否极泰来的尝到甜头。

 她不由暗喜老公之神勇。

 不知不觉之中,她生疏的合着。

 人之青春响曲为之飘扬。

 往,甘泉终于

 不久,他已呼呼大睡。

 她又回味不久,便足的入眠。

 子中时分,这座新人庄院一片寂静,倏见一道倩影由后院飘入,不久,一名秀丽女子已停在新屋窗外。

 她便以口水润指尖。

 然后,她以指尖润破纸窗。

 不久,她已瞧见榻上互搂的赤男女。

 她的双眼立现怒火。

 她口气,便以右掌按上窗栓。

 她一吐潜劲,立即震断窗栓。

 她便徐徐的移开纸窗。

 她便似狸猫般轻悄入房。

 不久,她已停在榻前。

 她的双眼怒芒更炽。

 她立即以双掌按上邰百扬的双肩“肩井

 邰百扬乍醒,醉眼一时瞧不清楚对象。

 她立即排上他的“哑

 然后,她制昏徐美娘。

 她便瞪着邰百扬。

 邰百扬乍见到她,不由神色大变。

 他的酒意立消。

 他的额上立现冷汗。

 他的俊颜立即苍白。

 那女子便冷峻的道:“邰百扬,汝不该违誓于先,汝休怪吾绝情,汝该受到誓言之恶报!”

 说着,她倏拍上他的“气海

 邰百扬全身一震,功力立消。

 他立现骇怒之

 那女子哼道:“邰百扬,吾父为成全汝,不惜赠功力予汝而丧命,汝却以历练为由外出而久久不归,料不料汝已变心。”

 她的那张秀丽玉颜立布寒霜。

 邰百扬立即冷汗直

 那女子哼道:“邰百扬,汝放心,吾既已发誓终生不杀汝,吾不似汝,吾一定会信守吾之诺言。”

 邰百扬之骇立减。

 那女子又道:“不过,吾曹翠娘可咽不下去,吾得不到的人,谁也休想得到,汝好好的消受吾之惩罚吧!”

 说着,她倏地并指戳上邰百扬的子孙带下沿。

 然后,她在他的小腹拍戳八下。

 邰百扬立即全身连抖。

 曹翠娘冷峻的道:“邰百扬,任凭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汝啦!”

 邰百扬立即咬牙连抖。

 曹翠娘冷峻的道:“休想返山求吾,吾即刻迁家。”

 说着,她便转身离去。

 不久,她已经消失。

 血水立即自邰百扬的小兄弟汩出。

 从此,他的小兄弟便形同废物。

 任凭他以各种念头、手法以及药物重振雄风,它一直“垂头丧气”而且,它年年缩小。

 而且,他每逢晚上子时,便腹疼如绞,他一直疼到汗透全身衣物,方始逐渐的消除这种痛苦。

 他不敢告诉其

 他私下遍访名医求诊。

 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四处求诊。

 可惜,罔石无效。

 奈何,名医束手无策。

 俗语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不出半年,不知何方神圣一状告进皇宫,而且附上完整的物证。

 徐忠朝贪污八百余万两黄金之事迹,终被查证属实。

 徐家财物全被没收。

 徐家三代十八口全被斩首。

 只有徐美娘幸免,一来,朝廷尚念邰百扬除恶之功绩,而且他们夫妇未介入贪污共犯。

 二来,徐美娘已身怀六甲。

 不过,他们被“请”出庄院。

 他们便住在城外观音山下之木屋中。

 世人皆不知告密者是谁?邰百扬却研判出自他的师妹翠娘,因为,曹翠娘敢爱敢恨,他一定会彻底的修理他。

 不过,他不敢吭声。

 因为,他自知再也承受不了曹翠娘之修理。

 俗语说:“人若衰,喝水也会呛到”这天下午,邰百扬到邻村一名老大夫家中求诊之后,他失望的出来。

 他便茫然行去。

 途中,十名劫匪现身拦路。

 以他昔年之修为,两三下便可以解决这批贼,如今,他的功力全失,他的身于亦因夜夜受折磨的消瘦。

 他完全利用身法及手法闪躲。

 不久,他已被砍上两刀。

 他更被抢走财物。

 劫匪更朝他拳打脚踢的痛扁着。

 危急之际,扬州城中之邱记镖局主人邱寅率六人路过,他们因而出现替邰百扬解危。

 邰百扬却已昏不醒。

 当他醒来之时,已在自己家中。

 徐美娘更是不见人影。

 他起身,却全身剧疼。

 他一使力,居然吐血。

 他不由骇然不敢动。

 良久之后,徐美娘一入房,便把一碗汤药放在榻沿及冷淡的道:“明知自己不行,还要逞强,哼!”

 说着,她已掉头离去。

 邰百扬立似被人一拳捣上心口。

 他气得一抖。

 他不由又吐血。

 他恨恨的一把推掉那碗汤药。

 徐美娘一入房,便瞪眼道:“若想活命,少使子!”

 说着,她已拎走破碗片。

 她为何如此苛待他呢?

 原本,她与他快活一次之后,他便一直不能人道,她曾多次配合使他重振雄风,哪知一直未能成功。

 其父被举发罪证全家被斩,他们夫妇却平安无事,不知那位缺德鬼散播谣言,说此事出自邰百扬之密告。

 因为,徐忠朝一直没有好好的让邰百扬分享。

 谣言便一传十,十传百的散播着。

 徐美娘一听再听之下,逐渐相信此事。

 因为,外人实在取不到其父之污证呀!

 如今,邰百扬又逞强伤成这样子,她怎能呢?

 所以,她“酸”了几句。

 那知,他竟使起子。

 二人正式引燃战火。

 她不再替他抓药及熬药。

 他的伤势因而更重。

 每夜子时之绞疼,夜夜使他疼得死去活来。

 他为之惨叫不已。

 邻居纷纷询问原因及劝他勿再吵人。

 徐美娘为之向他开骂。

 当天晚上,邰百扬忍不住又叫疼。

 徐美娘便以布团入他的口中。

 他出手推她,却又担心伤到腹中之胎儿。

 他只好忍受她的羞辱。

 他又熬一个半月,终于可以自行下,他便入城求医。

 他的内伤却因为延误如此久,而成为宿疾。

 他求诊数月,却只能减轻疼痛而已。

 他的积蓄却已快耗光啦!

 这天上午,徐美娘向他索银买婴儿物品及雇产婆。

 他便把剩下的一百余两白银全部交给她。

 那知,她怀胎十月,胎儿仍不愿诞生,她为之多次延医。

 他为了爱子,便卖掉祖传的玉戒指。

 人心便如此现实,原本价值五千余两之玉戒指,却只卖到一千两白银。

 端节午前,产前阵疼使她疼得死去活来,助产妇亦急得头大汗,一向不信鬼神的邰百扬不由决心祈求。

 他便上观音山入古刹向观世音菩萨跪求。

 此古刹乃扬州第一古刹,刹内正殿中供奉之观世音菩萨十分的灵验,每年农历六月一起便香客如

 六月十八日子时起更是香火成海。

 香客更是穿梭不已。

 邰百扬返家又候良久,方始听见婴啼声!

 他一头入房。

 助产妇却硬不开门。

 他询问良久,方知自己已获一子。

 他那腔的屈辱立消。

 那知,随之而来的便是现实的生活问题,他的一千两银子已被花光,她一提出“坐月子”他不由傻眼。

 她却抛下一句话:“借钱!”

 他不由一怒!

 她却冷冷的瞪着他。

 他望着正在之子,只好咽下这口气。

 于是,他默默离去。

 他一离家,他边走边想。

 终于,他想起高平。

 他便鼓起勇气行向高府。

 那知,他一到高府,门房立即挡骂。

 狗眼看人低,他不由暗恼。

 为了儿子,他只好表示见高员外。

 那知,门房立即表示员外不在家。

 他一询问高员外归期,门房立答不详。

 他只好暗恼的离去。

 途中,他想起这些年所结识之人,他便逐一拜访。

 三之后,他终于先后借到三百两白银。

 其中更有不少人表示下不为例。

 他便省吃俭用的替坐月子。

 他甚至舍不得抓药治自己之宿伤。

 三后,邱记镖局主人邱寅夫妇不但一起前来申贺,而且送来六只以及六帖补药和六套婴儿衣物。

 徐美娘不由连连申谢。

 邰百扬却百味杂陈,不是滋味。

 他去年春风得意时,邱寅便多次接近他,他却一直觉得邱寅有一股气而与邱寅保持距离以策安全。

 那知,邱寅不计前嫌的在上回救他。

 那知,邱寅此次送来如此重礼。

 他该如何以对呢?

 他只好先行出去逛逛。

 良久之后,他一返家,徐美娘便指责他不念恩又不懂礼数,他便似聋子般任由她训话。

 * * *

 “靠吃山空”那三百两白银尚未花光,徐美娘便又邰百扬出去借钱,他越难受,她便越

 他只好又厚颜出去借钱。

 “前债未还,再借必难”何况,大家多被谣言所影响,邰百扬因而几乎在每个对象面前碰壁。

 不过,去年被他救过之四十名船客中,仍有八人又各借给他一锭白银,不过,他们坚定的向他表示下不为例。

 这天下午,他更在路上遇见高员外。

 高员外立即摆出臭脸。

 他自忖此幅臭脸比不上老婆之尖损神色,他便上前借钱。

 而且,他提及去年之人情。

 高员外便以一百两白银与他一刀两断。

 他因而顺利返家差。

 三后,徐美娘他利用六月进香热卖纸钱。

 他立似挨千刀万砍般难受。

 她便训叱他一顿。

 而且,她仗子天天训他。

 无奈之下,他只好学习卖纸钱。

 他经过六月初一至六月十九之厚脸皮卖纸钱,居然赚二十余两白银,他为之五吃不下饭,三说不出话。

 因为,他的尊严已彻底被践踏。

 这一天,他却非开口不可。

 因为,徐美娘表示她在儿子满月之后,要携子进入邱记镖局帮佣,他受不了的连连反对及吼着。

 她不屑的讽刺不已。

 二人为之大骂一场。

 二人便天天为此事而骂。

 终于,家中又快唱“空城计”她便他解决。

 他只好又出去借钱。

 那知,他连借十天,居然借不到一文钱。

 十天之中,他每天一返家,便被她讽刺。

 无奈之下,他同意她入镖局帮佣。

 他便似自闭儿般天天把自己关在家中。

 她每天一大早抱子离家,黄昏时分才返家。

 她每个月给他一块碎银供他生活。

 他不由兴起江郎才尽之叹。

 不过,儿子之益壮大,使他有一丝安慰。

 不过,体内之宿疾经由每夜绞疼之摧残,使他更加的瘦弱,年纪轻轻的他居然已经出现白发。

 * * *

 时光飞逝,徐美娘已入邱记镖局帮佣二年,她不但更会打扮,而且更加的秀丽妩媚,邰百扬却已头白发。

 他自半年起,亦已经弯驼背。

 不过,他反而更振作。

 因为,他自从爱子邰千钧一岁余之后,便留爱子在家。

 他天天教爱子识字。

 爱子不但过目不忘,而且能举一反三哩!

 受此鼓励,他为之大喜。

 他便自去年底,指点爱子蹲马步以及弓剑步。

 他完全不过问徐美娘之所作所为。

 因为,他每过问一次,便引来一场大吵。

 他的噪音已低她好几个“分贝”

 何况,他越吵身子越弱。

 他把一切希望寄托在爱子身上。

 又过年余,徐美娘在这天晚上一返家,便把一个大瓷瓶放在桌上,然后,她直接进入自己的房中。

 邰百扬启瓶一瞧,立见瓶的灵丹。

 他便取出一丸捏碎细视着。

 不久,他立知此丸对爱子大有用途。

 于是,他入房问此瓶来源。

 他一入房,立见她一丝不挂的正在沐浴,她那成曲线以及白皙的肌肤,立即使他前所未有的一阵冲动。

 他忍不住上前一搂。

 她叱句“干什么”便推开他。

 他便按住她的“麻”抚

 “干什么?少逗,吾若上火,汝该如何善后?”

 “吾…吾有对策。”

 说着,他吃力的抱她上榻。

 他贪婪的摸遍体。

 久旷的她不由连着。

 不久,他探舌趴在她的间。

 他似狗般着莲宫内外。

 她受用的嗯呃着。

 不久,他并指入莲宫开疆辟上。

 她不由呻着。

 他便以指及舌轮番侍候她。

 良久之后,她足啦!

 经此一来,二人之关系逐渐改善着。

 他便频频以这种方式伺候她。

 那知,他却因此惹下祸

 这天上午.她正在邱记镖局整理夫人之房间,夫人邱寅突然入内,她不觉有异的立即转身行札。

 他立即递出一把钥匙道:“还记得清风庄吧?”

 “记得!”

 “膳后过去整理一下。”

 “是!”

 她便接下钥匙。

 邱寅便转身离去。

 她用过午膳,便持匙离去。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在清风庄内整理着。

 当她正在房间拭桌时,倏被一人自身后一抱,双更直接各被一手按住,她啊叫一声,便挣扎。

 “是吾!”

 “啊!主人!”

 “嗯!汝真美!”

 “主人行行好,小婢已是有夫之妇。”

 “邰百扬那废人已误汝多年矣!”

 “求求主人,事关主人之颜面呀!”

 “放心!下人皆不在!”

 “可是,若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

 “天知!地知!汝知!吾知而已!”

 说着,他已她的粉颈。

 她倏打寒噤。

 她倏觉莫名的一畅。

 他走到她的身前,便取出三张银票入她的手中道:“吾不会比汝的邰百扬差,侍候吾吧!”

 “这…下不为例,好吗?”

 “先尝尝再说!”

 说着,他已打开她的衣襟。

 她一咬牙,便任由他摆布。

 不久,他一卸下肚兜,便含着右不已。

 酥酸之快,立使她连抖。

 不久,他一拉她的带,她居然接手卸

 她更顺手剥光下体。

 他立见已沿她的右腿内侧滑下。

 他不由大乐。

 于是,他抱她上榻。

 他边欣赏边去衣物。

 不久,他凑近她的前道:“够雄伟把?”

 “嗯!”

 “捏捏它!”

 她便探手一捏。

 “够硬吧?”

 “嗯!”

 “待会够汝乐的。”

 说着,他已翻身上马。

 他一挥戈,立道:“够紧,好货!”

 他便连连冲刺。

 不久,她忍不住合着。

 她这阵子经由邰百扬以指及口舌过瘾,终究比不上如今这个好货,何况,他强而有力的连连逗她哩!

 “很好!稍右些,快些!”

 她便依言而为。

 “很好!”

 他便含住一及挥戈连刺。

 双管齐下,她为之大乐。

 她便合不已。

 半个时辰之后,他畅然赠送纪念品。

 她舒畅的嗯叫着。

 他足的笑啦!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下榻净身。

 她倏然想起一事,不由芳容变

 他却含笑道:“汝担心有孩子?”

 “主人英明,怎么办?”

 “放心!汝还记得吾曾赠汝六帖补药吧?”

 “记得!”

 “汝每进补一次,是否皆血?”

 “是呀!”

 “很好!汝已无生育能力。”

 “啊!当真?”

 “若非如此,岂有今之约?”

 “这…”

 “汝放心,吾一向口风紧,吾不会始终弃。”

 “这…夫人若知此事,怎么办?”

 “她一向不敢逆吾意。”

 “这…”

 他轻抚右道:“咱们每五天来此乐一次,出不了事。”

 “吾每月赏汝二千两白银。”

 “笑一个,吾最欣赏汝之笑容。”

 他便把玩着体。

 她眉开眼笑的扭动体。 m.EdaXs.COM
上章 横扫千军 下章